Z 您现在的位置: > 萌宝来袭陆少要抱抱全文免费阅读 萌宝来袭陆少要抱抱徐熙然陆晋学完整观看

萌宝来袭陆少要抱抱全文免费阅读 萌宝来袭陆少要抱抱徐熙然陆晋学完整观看

2019-10-31 14:40:05作者:小安

小说主人公是徐熙然陆晋学的小说是《萌宝来袭:陆少,要抱抱》,本小说的作者是小安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男人冰凉的大手抚摸过她的脸颊,如此相似的一张脸,令他零散的记忆再次浮现脑海。关于他记忆最深处的爱情,他的白月光,顷刻间如同潮汐澎湃。可他那颗火热跳动的心,突然就凉了下来。末了,他略带痛苦地念道。“徐熙然,可惜你终究不是她。”这时,突然跑过来一个小孩子一把将男人推开,冷冷道:“不

萌宝来袭陆少要抱抱全文免费阅读 萌宝来袭陆少要抱抱徐熙然陆晋学完整观看

小说主人公是徐熙然陆晋学的小说是《萌宝来袭:陆少,要抱抱》,本小说的作者是小安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

第十五章 找上门

徐熙然这一昏迷,就昏迷了整整三天,甚至半路发起了高烧,说起了胡话,陆晋学自认理亏,喂药换衣倒是亲力亲为,不过不消两天,公司的事物着实吃紧,他只好从家里叫来了佣人照顾徐熙然。

徐熙然生病的事情很快传进了陆晋雅的耳中,她本来就对自己哥哥找了这样一个女人不满意,这下更是十分厌恶了。

甚至向韩晓倩抱怨:你说这个女人什么都配不上也就算了,丫鬟命还长了一个千金小姐的身体,这样弱不禁风的,怎么给哥哥生孩子?

韩晓倩倒是没有把她的话听进耳朵里,她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徐熙然已经和陆晋学同居了这件事情吸引。

浓浓的嫉妒占据了她的脑海,她不禁唆使陆晋雅:好歹也是你哥哥名义上的女友,不如我们去探望一下她?

探望她?陆晋雅大呼小叫了起来:凭什么?她配吗?

至少我们可以去看看她到底怎样了,要是真的这么弱不禁风,跟你哥哥商量一下,换个身体好的女人不是也挺好吗?

这倒是。陆晋雅点头赞同。

两个各怀鬼胎的女人,就这样在陆家佣人的带领下,径直踏入了那间酒店套间。

一进门,韩晓倩更是嫉妒了。

这间套间是整个市里面地段最好,视野最佳的房子,一般人根本就预定不到。没想到陆晋学为了这样一个女人,竟然将它长租了下来,甚至将它当成了第二个家。

她可没有错过这套套间里,随处可见的陆晋学的私人物品。

据她所知,哪怕是那个女人,陆晋学也没有和她同居过!

而这样一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野丫头,一个代孕的女人而已,竟然轻而易举的获得了这一切。

嫉妒使韩晓倩失去了理智,她甚至不顾佣人的提醒,径直走进了徐熙然的房间。

徐熙然此时已经恢复了意识,正虚弱地半躺在床上,捧着一碗白粥,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

见到韩晓倩闯进来,她甚至连眼角都没抬起来过,黑发垂落在苍白的脸颊边,露出一截修长而洁白的颈项,上面痕迹斑斑,全是陆晋学留下来的印记。

这一幕狠狠地刺痛了韩晓倩的眼睛,她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将徐熙然手中的粥狠狠挥落在地。

哟,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大小姐呢,大白天的就躺在床上搔首弄姿。真是下贱!韩晓倩声音十分尖刻,可是这丝毫影响不了徐熙然。

比这个更难听的话,陆晋学都对她说过,这又算什么?

徐熙然抬起头,淡漠地说道:据我所知,陆晋学并没有允许你来这里吧?

怎么?你不过是暂时住在这里而已,还真当自己是女主人了吗?韩晓倩双手环胸,精致的脸庞因为嫉妒而扭曲:如果陆晋学真把你放在眼里,就应该让你住进陆家才是,而不是像招**一样,让你住酒店。

你不也是没住进陆家吗?徐熙然甚至微微笑了起来:真是可惜,你可是连酒店都不配住进来呢。

你!韩晓倩被气了个人仰马翻,手掌高高扬起。

就在徐熙然反射性的闭上眼睛的时候,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酒店的陆晋学,此时正脸色铁青的狠狠握住了韩晓倩的手腕。

第十六章 这才是威胁

滚出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陆晋学厌恶地推开韩晓倩,任凭她跌倒在地,一脸厌恶的看着她:我好像没有允许过你出现在这里。

韩晓倩一脸慌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试图解释: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看我?陆晋学冷笑了一声: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言语中的嘲讽十分明显,以至于韩晓倩的神色尴尬不已,陆晋雅在这个时候匆匆走了进来,将韩晓倩从地上扶了起来。

哥!陆晋雅还在为韩晓倩打抱不平:你怎么能这样对晓倩姐?她哪点不如床上那个病恹恹的女人了?

陆晋雅,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少**手我的事情。

哪怕是对着自己的亲妹妹,陆晋学的态度也没好到哪里去:你最好现在就带着她离开。

说起来,陆晋雅虽然是他的亲妹妹,可到底还是十分惧怕这个冷酷到不近人情的哥哥的,看他实在有些生气的样子,也不敢多说什么,拉着韩晓倩就要离开。

韩晓倩还恋恋不舍,临走时甚至还瞪了从头到尾都不发一言的徐熙然一眼。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徐熙然和陆晋学两个人之后,他这才在床头坐了下来,伸手去抚徐熙然的长发,哪知她头一偏,竟然躲开了他的触摸。

陆晋学神色一冷,几乎想发脾气,但是一看到她埋在枕边的苍白小脸,可怜兮兮的,一时间,满肚子的怒火就像被扎了孔的气球,泄气得无影无踪。

算了。陆晋学站了起来:懒得和你计较。

给你十分钟,收拾收拾,起来吃饭。他一边警告道:徐熙然,你知道反抗我的后果。

你除了羞辱我,威胁我,就没有别的招数了吗?徐熙然将头埋在被子里,闷声闷气的说道。

陆晋学长眉一挑,大步走上了前去,不顾她的反抗,将徐熙然从被子里扒拉了出来。

侮辱?威胁?他盯着徐熙然冷笑起来:徐熙然,你看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帮你处理了你那个不知死活的父亲,又派人照顾好了你的母亲,怎么?这些还不够换你的言听计从吗?

我现在就去撤掉你母亲病房外的保镖?你猜猜看,你的父亲会让她活到明天吗?他俯下身来,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道:还是说你想去见识一下,那些真正被圈养的小宠物?

徐熙然的身体一僵。

这才是威胁。陆晋学冷冷说道:现在,立刻起来吃饭。

徐熙然立刻手脚并用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许是昏迷太久,赤裸的双脚刚踩到地上,她的眼前就一片发黑,一头栽了下去。

好在陆晋学眼疾手快,将她一把捞了起来,这才避免了和地板来个紧密接触的命运。

真是麻烦。陆晋学不满的说道,干脆抱着她径直走向了餐厅。

被陆晋学打横抱在怀里的徐熙然还想挣扎,却被他毫不客气的扔进了柔软的沙发。

小几上摆放的,是陆晋学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的药膳,虽然看上去精致可口,但是那股中药的味道还是那么刺鼻,徐熙然下一秒就想吐。

不许吐!陆晋学冷眼瞪她:全部给我吃下去。

说完,好像监督她似的,坐在一旁看着她像仓鼠似的一点一点的扒拉着那些料理。

吃完以后你收拾下行李,司机等会来接你。

干什么?徐熙然放下碗筷,终于说了这几天以来最正常的一句话。

给你换个地方住。陆晋学厌恶地扫了一眼这套奢华的酒店套间:被脏东西玷污过的地方,我不喜欢住。

那个佣人竟敢不经过他的同意就带韩晓倩来这里,看来是没把他这个陆家的主人放在眼里。

陆晋学冷笑了一下,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沙发的扶手。

第十七章 耳边风

徐熙然听他这么说,呐呐开口:我不想换

放心,新换的地方离医院不远,我给你安排了司机,你要是想去医院照顾你妈妈,随时都可以去。陆晋学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女人也是有点可取之处的,虽然身材挺一般也不知道讨好他,脾气还倔,至少挺孝顺的。

以后也总不至于生个不孝子出来吧。

他一边想着,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个小婴儿开口叫他爸爸的场景。

但是很快,他就按捺住了自己这种不着边际的想法,站了起来。

不要在医院逗留太久。他命令说道:一个星期去两次,每次不许超过三个小时。

可是徐熙然还想说什么,但是陆晋学却没耐心听了,径直离开了房间,赶往公司。

司机很快就赶来了酒店接徐熙然,随行的甚至还有两个陌生的大婶,根据她们的自我介绍,原来是陆晋学特意请来的佣人,专门负责教她做饭。

徐熙然坐上车的时候,还在不停的腹诽,真是恶魔,恨不得压榨她所有的价值。

令徐熙然没想到的是,新换的住所不再是酒店,而是市郊区一处宁静优美的私人庄园,除了一幢三层楼的小别墅,甚至还拥有泳池和马场,种满了各色花草

哪怕是徐熙然家中还没发生变故的时候,也没有见过这么奢华的私人庄园。

徐熙然一下车,就立刻有自称许嫂的管家迎了上来,态度亲密地将她的行李送到了房间,一路絮絮叨叨,说着什么陆先生说这里适合养病之类的话。

养病?徐熙然愣了一下:他病了吗?

许嫂暧昧的笑了起来:李医生没和您说吗?您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调养身体,这样才能生出健健康康的孩子。您放心,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就是,陆先生吩咐过,一切以您的需求为准。

还是为了孩子。

徐熙然的内心一片平静,礼貌的谢过了许嫂之后,便躲进了房间里不再出来。

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安静又优雅,拉开落地窗之后,还能闻到空气中透过来的花香,她躺在阳台的美人榻上,竟这样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阳光洒落在她的身上,为苍白的脸颊添上了几分颜色,使得她的肌肤更为晶莹剔透。

陆晋学回来以后,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睡梦中的徐熙然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着,整个人就像无忧无虑的甜美天使。

他黑眸内闪过一丝复杂的颜色,轻手轻脚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伸出指尖,一点一点抚过她娇嫩的双唇。

指腹尖的肌肤细嫩柔美,陆晋学的黑眸愈加深沉,手指也随之往下眼神,一点一点的挑开了她的衣扣。

当印着小花仙的内衣跳入他的眼帘的时候,陆晋学差点气笑了,手指直接捏住了她的鼻子。

徐熙然,你是真的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

无法呼吸的徐熙然在睡梦中挣扎不已,但是依然没有苏醒,甚至娇气十足的抱怨了起来:干什么啊?烦死了。

她的声音带着几分睡意,软绵绵的,就像一只小猫一样,轻轻地在陆晋学的心底挠了那么一爪子。

陆晋学忍无可忍,干脆低下头,吻住了她甜美的双唇。

这下徐熙然是彻底醒了,反射性的想挣扎,被陆晋学先发制人的扣住了她作乱的小手。

很快,炽热的吻彻底吞没了徐熙然所有思考的能力,她勉强挣开一点空间,哀哀恳求:不要在这里。

没关系。陆晋学吻着她赤裸的双肩,手指不停的在她身上抚动,带动她的每一丝情绪。

我不想在外面。徐熙然的眼泪滚落了下来:不要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