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全文免费阅读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月千澜君墨渊完整观看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全文免费阅读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月千澜君墨渊完整观看

2019-10-31 15:01:26作者:漫步云端

小说主人公是月千澜君墨渊的小说是《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本小说的作者是漫步云端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助他登上皇位,换来的却是,被废后位,痛失爱子,失去家人,被砍掉一双腿。死前,她攥着剑尖,狠狠捅了自己五刀,将对他的情爱统统斩断。最后一刀,他亲手所赐,扎在了心窝,她死不瞑目。一觉醒来,她回到了十五岁那年,重活一世,她杀刁奴,虐庶妹,惩继母,诛渣男。她冷情冷心,再不沾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全文免费阅读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月千澜君墨渊完整观看

小说主人公是月千澜君墨渊的小说是《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本小说的作者是漫步云端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

第15章 黄泉1

沈氏手段高明,用尽心机将三姨娘的女儿拉拢在手心里,三姨娘为此,暗下里恨毒了沈氏。

聪明如三姨娘,她怎么会放过这个全力打击二夫人的机会

沈氏脸色一白,颤抖着声音无奈的看着三姨娘。

婉柔妹妹,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

三姨娘凄厉大吼:可你也不能独善其身,谁知道不是那恶奴替你顶罪

月晟丰脸色难看的厉害,这两个人女人吵得他脑仁疼,他直起身揉揉太阳穴。

随即,低声叹息一声:罢了,沈氏错在管辖手下不严的罪过,那就惩罚她跪在西园的小佛堂一天一夜抄写佛经赎罪吧我有些乏了,先回前院了,婉柔啊,你好好照顾樱儿吧。

沈氏喊了几声老爷,月晟丰似没听见,脚步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三姨娘一改之前柔弱姿态,她缓缓的起身,擦干了脸颊上的泪水,慢慢的渡步到沈氏面前,扬手狠狠的甩了沈氏一个耳光。

来人,请二夫人去佛堂好好抄写佛经,记住了,老爷说了,要让她跪一天一夜。三姨娘微微凤眸,眸底闪过一丝冷光,咬牙道。

沈氏不可置信的瞪向三姨娘,气得脸色青白交加:你你竟然打我?

这是你欠樱儿的,你让她受了那么大的罪过,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杀了你。还不来人,押二夫人下去,你们是都想步赵嬷嬷的后尘,被送入京兆尹那里赐死吗?三姨娘冷声一笑。

门外立即冲进来几个下人,战战兢兢的钳制住了沈氏。

沈氏气得心口发疼,瞪着三姨娘:柳婉柔你给我记住了,今日之辱,来日我定要千百倍讨回。

沈氏气吼吼的又瞪了月千澜一眼:狼心狗肺的贱货,枉费我疼爱你多年,没想到最后却是你背后捅了我一刀。

月千澜撇撇嘴,极其委屈:二娘,女儿冤枉啊,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你对女儿那么好,女儿怎么会故意陷害你呢。

沈氏觉得今天的月千澜邪门的很,行为诡异,不安常理出牌,有时怯弱胆小,有时又聪敏过人。

冥冥之中,今天这一切的发生,好似都是她牵引着一步步走。

沈氏不由脊背发凉,再一看月千澜,一抹冷冽的暗芒射向她,沈氏吓得脚步踉跄后退几步,不可置信的看着月千澜。

月千澜敛去那抹冷光,勾唇娇憨一笑:二娘,希望你这两天保重身体,澜儿还奢求你能庇护我的安危呢。三天后的宴会,希望我能化险为夷,到那时,澜儿定会对二娘感恩戴德的

沈氏稳住脚步,自我安慰,刚刚她一定是看错了,一定是她被气得眼花了。

月千澜还依仗着她能活命呢,这个仅仅十五岁的丫头,怎么可能有本事在今天搅弄风云呢,这一切都是巧合。

她不能因为此事,和月千澜撕破脸皮,她要顾着大局,还要为自己的女儿筹谋呢。

沈氏压下惊涛骇浪,僵硬着嘴角尽量扯出一个慈祥的笑意:放心,无论如何你还是我的乖女儿,我不会不管你的。

沈氏走了,撑着她身为二夫人的骄傲与尊严走了。

三姨娘掏出帕子,轻轻的擦净脸颊上的泪痕,她斜眼瞥了眼月千澜:你变了,想不到,曾经的草包蠢货,居然有一天会脑子开窍,学会韬光养晦将计就计,算计人了。

月千澜神色不变装糊涂:三姨娘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呢。

三姨娘冷哼一声,再不理睬月千澜,转身进了内室照顾月樱。

小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翠湖心底早已欣喜若狂,小姐出手狠决果断,不费一兵一卒,单凭一张嘴,便把局势逆转,让沈氏和三姨娘斗起来。

这一局,月千澜独善其身,轻轻松松将二夫人与月樱算计在内。

沈氏折了得力助手赵嬷嬷,月樱重病受了一回罪。

一碗原本赐给月千澜的汤药,却让月樱受了罪过,且敢怒不敢言。

这一招釜底抽薪,实在是精妙。

月千澜眸光微眯,这时门外进来几个护卫,架起满头是血赵嬷嬷便要出府。

她连忙喊道。

等一下,我有些话想要问一问赵嬷嬷,你们先退下。

几个护卫,面面相觑,有些为难。

月千澜瞥了眼翠湖,翠湖肉疼的从衣袖里掏出一包碎银子,塞给了那几个护卫。

我家小姐,只是想要和赵嬷嬷想几句话,耽误不了你们的事。这点银子,你们拿去喝酒吧。

其中一个护卫,眸底放着精光,连忙接过银子,扯着另外几个护卫出门了。

月千澜缓缓的蹲下身,看向赵嬷嬷:赵嬷嬷,你想活命,还是想死?

赵嬷嬷抬头,睁着一双血目,瞪着月千澜。

害我落得这样下场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你。以前,真是看走了眼,没想到你才是蛇蝎心肠,最狠毒的那个人。

月千澜微微挑眉,冷声而笑:赵嬷嬷这话我不爱听,如果我蛇蝎心肠,那么现在的你已经死了。真正要害我的人,我知道是谁,你只不过是一个替死鬼罢了。你以为,你替她背了黑锅,你的家人便能衣食无忧,平安度日吗?

简直是痴心妄想,一旦你死了,沈氏她不会再关顾你家人的死活,你在黄泉路上都不得瞑目。人死了,便什么都没有了,赵嬷嬷我给你时间考虑,你便在牢里,好好的权衡一下利弊吧。

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考虑,三个月后告诉我,你的答案。是生是死,掌握在你的手中,你可千万别辜负我为你拖延死期的心思。

赵嬷嬷眸底露出一丝惶恐,她颤抖着手要去抓月千澜的衣摆。

你在胡说什么,我不信,二夫人不会这么对我的家人的。

信不信的,现在我说了不算,你就在牢里等吧

月千澜缓缓起身,再不看赵嬷嬷一眼,抬脚便走出了正厅。

跨出了雪樱阁,月千澜低声问翠湖:二小姐和祖母明天便要回府了吧?

第16章 黄泉2

嗯,老夫人真是偏心,去佛寺还愿,居然只带了二小姐一个人去。而且还派了大公子和二公子来回护送,这架势,倒真的把二小姐当做未来的国母对待了。同样都是月府千金,小姐你还是嫡女呢,可是却不如她一个庶女来的风光。

小姐,我们手上的最后一包银子,都被打赏给刚刚那帮护卫了,我们实在是没钱了。下人们,一个个都捧着二小姐,吃的喝的,穿的用的住的,都是可着二小姐的倾城阁送。太不公平了翠湖愤愤不平的控诉道。

月千澜眯眸而笑,她是重生而来的恶鬼,专为复仇而来,月倾华的皇后命也该到头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前世月倾华和老夫人罗氏从佛寺归来不久,老夫人便生了一场大病,是病入膏肓的那一种。

后来,因为抢救不及时,老夫人瘫在了床上,再也爬不起来。

这一切,她要抓住未卜先知的优势,替自己谋求老夫人这颗大树做倚靠。

虽然,老夫人比较疼爱月倾华,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是,她也有把握,一点点的收拢住老夫人的心,让她一点点的厌弃月倾华。

这一世,但凡月倾华在意的,拥有的,她月千澜统统都要抢过来。

该属于她身为嫡女的荣耀,她绝不容许任何再随意践踏,拿她当傻子一般玩弄。

放心吧,明天一定会有惊喜降临的。我交代给你几件事,你一定要好好的替我办妥。

月千澜附耳到翠湖耳畔低语,翠湖听得认真,连连点头。

翠湖没敢耽搁,立即偷偷溜出了府。

却不想,她刚刚溜出府,刚刚转了一个弯,眼前一道黑影闪过,黑衣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月大小姐要你办什么事?

翠湖办完了事情,悄悄溜回了府内。

彼时,已是夜幕降临。

月千澜彼时正坐在木椅上,借着微弱的烛火,翻看兵书。

看见推开房门,走进来的翠湖,她眉头微挑问。

那么快回来了?事儿办妥了?

翠湖不敢隐瞒,连忙把出府之后遇见黑衣人的事情告诉了月千澜。

小姐,这个黑衣人三番两次相助,奴婢实在有些惶恐不安,他到底是什么人啊,我感觉他又神秘,本事又大。原本以为这件事,我恐怕办不成,可是他轻轻松松就办成了。

月千澜眸光闪烁,心口一抹疼,隐隐传来。

她随即抿了抿唇瓣,吩咐翠湖道:下一次,再遇见他,不要再接受他的帮助。

翠湖不解的问:为什么啊小姐,我觉得这个黑衣人好像在保护你,他轻功厉害,一定是盘桓在月府周围,否则我怎么两次出府,他都能立即知晓呢?

月千澜放下医书,抬起手指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

她的思绪,顿时有些混乱。

沉吟了一会儿,她喃喃自语:这一世,还是不要祸害他了。

小姐你说什么祸害啊?翠湖一脸懵,特别好奇的问。

月千澜摇摇头:没什么。

然后,她又拿起了兵书继续看。

翠湖顿时惊呼一声,看着月千澜手里的兵书:小姐,你好好的怎么会看起兵书了?大家闺秀不是应该多看一些诗词歌赋,弹弹琴,刺刺绣吗?

前世,她为了博取君冷颜的欢心,她倒是满腹经纶,诗词歌赋,弹琴唱歌,刺绣,样样精通。

可是最后呢,她得到了什么?还不是空有这一身的才华,都抵不过月倾华那一张倾城倾国的脸蛋?

再是才华惊艳又怎样?终是一些身外之物,远远不如看一些兵书,学习一些计谋策略来的重要。

如何揣摩人心,工于心计,她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临睡觉的时候,翠湖才意识到了更严峻的问题。

她替月千澜铺床的时候,看着单薄的被子,心疼的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

大小姐,这都什么天了,都已经过了立秋,天气都冷了起来了,你居然还盖着这么薄的被子,夜晚气温很冷,这一夜夜的熬着,身体总有一天会被冻坏的。

二夫人表面待你温和宽厚,可是她送过来的东西,没有一件实用的。东面的窗户破了,都没人来修,被子又薄,房间里又漏风,大小姐你这嫡女的日子过得连一个下人都不如啊。

翠湖又去翻翻桌子上的已经冷掉的饭菜,一张小脸更是煞白。

你今晚是不是又没吃饭啊?厨房里送过来的饭菜都是剩的发臭的,这样的东西,倒给猪,猪都不吃啊。大小姐,你才十五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天天挨饿受冻,这不是办法啊。

月千澜看着翠湖,微微叹息一声,放下手中的兵书,伸手替翠湖擦了脸颊上的泪水。

好了。别哭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如今窘迫的境遇不会持续太久,你要相信我。明天,我们的生活质量,一定会得到提升的。

前世,她也过着这样的苦日子,要不然,她一个堂堂的嫡小姐,怎么会对身为妾室的沈氏唯命是从呢。

母亲不知因为何事惹恼了月晟丰,五年前被赶出了月家,从此青灯古佛为伴,长居佛寺。

她一个爹不疼,娘不要的嫡小姐,在这月府的境遇,每一日都是如履薄冰。

第二日,月千澜早早起床,赶去了西院的小佛堂,求见了沈氏。

沈氏跪了一天一夜,脸色煞白,已然被夺去了半条命了。

沈氏抚着疼痛的双腿,不停的抹眼泪。

哎呦,疼死我了,我这双腿好像没知觉了,翠云我这腿不会废了吧?沈氏抓着身旁大丫鬟的手臂,哭丧着一张脸惧怕的问道。

翠云被她抓的手臂生疼,但她又不敢甩开沈氏,只得低声安抚不会。

月千澜赶紧向沈氏说:二娘,女儿担心你的身体,怕你跪一天一夜,身体受不住,所以我昨天派了翠湖出府,特意求了程大夫今天进府,给你诊治病情。

沈氏眸光一亮,这才抬头看向月千澜。

真的,你没骗我?程大夫昨天气得不轻,你确定他还愿意替我诊治?

第17章 黄泉3

月千澜犹如温顺听话的兔子,乖巧而讨好的点头:女儿昨天让翠湖特意向他老人家赔了罪,翠湖在他老人家药铺前跪了整整一天。老人家看到了我们月府的诚意,所以这气也渐渐的消了。他已经答应,今天晌午会来月府坐诊。

沈氏满意的点点头,连忙擦了眼角的眼泪,抓着月千澜的手,连连夸赞月千澜懂事体贴。

月千澜又狠狠的表了自己的忠心:二娘,你好了,女儿才能好。况且,我的命还捏在太子殿下手里呢,我可不想成了太子的垫脚石,二妹生辰宴上,女儿还指望你能替我谋求一条生路呢。

好好,澜儿你放心,只要你事事听我的,我一定保你平安无虞。沈氏原本郁结愤怒的心绪,顿时消散了几分。

她心内不由嗤笑一声,到底是十五岁的黄毛丫头,哪有那么多的鬼心思,还不是要依附着她才能存活?

月千澜的乖巧听话,让她格外受用,特别是这丫头居然求得了程大夫的原谅,这可真是解了她燃眉之急。

月千澜又仔细嘱咐沈氏好好歇息,她亲自去门口将程大夫迎过来。

沈氏顿时笑开了花,望着月千澜离去的背影,缓缓的放下了心底的疑虑。

昨天的事情,仔细一想,怪不得这丫头,事情会变成不可控制连累了她,应该都只是巧合。

翠云有点担忧的提醒:二夫人,我总觉得大小姐哪里变了,她的话,我们不可全信,小心被她拿来当靶子了。

沈氏瞥了眼翠云,伸手扭了扭翠云胳膊上的肉一下:她一个十五岁的丫头,能够做什么?心机又有多深,还不是最后要依赖我,寻求我这个二娘的庇护。我和樱儿设的局,让她误以为太子视她为眼中钉,从而让她自己放弃太子妃之位。这个计划不能半途而废,所以即使她有可疑,我也不能在这节骨眼上退缩。

众目睽睽之下,只要她拒绝太子求婚,给堂堂一国太子难堪,那么她不但与太子妃无缘,这条命估计也彻底葬送了。到时候,不用我出手收拾,估计太子都容不下她了

翠云见沈氏自信满满的神色,顿时不敢再提出疑惑,更是连忙附和说沈氏计谋高超,杀人不见血。

沈氏眉眼飞扬,眸底划过一丝精光,随即让一旁站着的丫鬟替她捶腿。

偶尔丫鬟捶的重了,她便大发脾气,狠踹那些伺候她的丫鬟。

一时之间,小佛堂里静若寒蝉。

月千澜带着翠湖出了小佛堂,当真往府门口走去。

翠湖还有些愤愤:小姐,活该让她残疾了,走不了路才好,你干嘛要让我请程大夫过来啊?昨天要不是那我黑衣人大哥帮我,估计我就算跪一天一夜,程大夫都不可能答应我。

月千澜抿唇,高深莫测的笑了。

佛曰,不可说,等着吧

翠湖一头雾水,现在她家小姐,越来越神秘,她这智商,明显跟不上。

月千澜扭头,看了假山那边闪出来的两道曼妙的身影,她眸光一闪,勾唇淡淡的笑了。

果然,历史重演,一出好戏即将登场。

月千澜回头,拉着翠湖:好了,我们边走边说,我还有几句话要和你交代一下。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低声耳语,突然,月千澜觉得脊背一疼,有块石头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背上。

她被砸的脚步踉跄前行几步,翠湖一惊,连忙扶住了月千澜的身体。

下一刻,月千澜的背后,响起娇纵任性的笑声:哎呦,初盈妹妹,我好像砸错地方了。不知前面是哪个蠢货啊,真是抱歉,我手上没个准头,本来拿了石子想要砸进湖水里看波浪呢,却不想,角度出现了偏颇砸错了方向。

翠湖气得咬牙,怒视着缓缓朝她们走来的花枝招展的两个少女。

表小姐,你砸到我们大小姐了,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人?你虽是客人,但怎能对主人家这么无礼?

月千澜拉住翠湖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她眯眸看向穿着柳绿颜色衣裙的少女,二夫人娘家侄女沈静香,还有穿了湖蓝色衣裙简单低调的四妹月初盈。

沈静香沈家嫡女,前世她便仗着沈氏和沈家,在月府作威作福,以欺辱月千澜为乐趣。

沈静香微挑眉眼,神情倨傲的不得了:都说我砸错了,不是故意,怎么,看你这小丫头的意思,还不依不饶了?况且,我们这些小姐在说话,哪轮的上你一个贱婢多嘴?大姐还未说话呢,也由得你在这里耍威风,不知所谓?

大姐,我看你对着丫头太过放纵,养刁了她的野性。我今天就发发善心,替你管教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公然冒犯主子的贱婢?

沈静香话音一落,抬起手掌,便往翠湖脸上扇。

翠湖吓了一跳,躲都来不及躲。

月千澜上前一步,速度极快的抓住了沈静香的手腕。

静香妹妹,月府何时轮到你在这里越俎代庖?

沈静香一愣,她蹙眉挣了挣手腕,岂知,月千澜的力气极大,她挣了好几下,都没能挣脱她的牵制。

她不由恼怒了,瞪向月千澜:蠢货,快点放开我,否则我告诉我姑妈,我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四小姐月初盈满面惶恐,扯了扯沈静香的衣袖:静香姐姐,大姐再怎么说也是我们月府嫡女,你实在不该口出狂言。

沈静香嗤笑一声,满面嘲讽:月府嫡小姐?呵她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我姑妈养的一条狗罢了,我姑妈让她往东她绝对不会往西。月府嫡女,还不如我们沈家的一条狗。

你表小姐你欺人太甚?翠湖气脸色发青,扬手便狠狠的打了沈静香一耳光。

沈静香气坏了,想要挣脱月千澜的钳制还手,今天却不知怎么的,平时瘦瘦小小,柔柔弱弱的月千澜,力气大的惊人,她使劲全力力气,都没挣脱。

沈静香气得跺脚,瞪向真正旁边的月初盈:你还不过来帮我?你眼睁睁的任由她们主仆二人欺辱我致死吗?今天真是晦气,不但遇见两个疯子,更是带了一个傻子出来逛园子,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