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天使之剑H5

昔日勇士再创辉煌!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缘来情之所系是你最新章节-辛缘慕清时完本免费阅读

缘来情之所系是你最新章节-辛缘慕清时完本免费阅读

2019-08-13 13:04:38来源:zsy发布:细雨微甜

提供辛缘慕清时缘来情之所系是你完本阅读,书友们及时观看缘来情之所系是你最新更新章节。小说讲述了:辛缘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好不容易就要掉渣男奔赴美好未来,却惨遭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迫害,容貌尽毁而妹妹摇身一变,不仅霸占了她的身份还霸占了她的男人整容归来,她发誓要摈弃一切感情,只为了复仇!可是,这个即将成为她妹夫的男人不停得缠着她是怎么回事她攻略渣男的时候他在旁搞鬼,动手动脚还要诱拐她……辛缘:妹夫,这样真的好吗?慕清时:妹夫这个称谓不准确,改个字,叫丈夫。

缘来情之所系是你最新章节-辛缘慕清时完本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缘来情之所系是你》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婚恋生活故事,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缘来情之所系是你精彩内容:

第一章 缘起

辛缘蹲在花坛旁,注意着左侧前方的那几个人已经好一会了。

三个孔武有力的男人,正拉扯着一个走路摇晃跌跌撞撞的高个金发女人,女人像是喝多了,挣脱不掉他们的纠缠。

后来,几个男人索性就将她给抬了起来,往停靠在路旁的一辆面包车移动。

她注意到了女人有挣扎,只是她的挣扎的动作幅度挺小的,看起来苍白无力。

辛缘犹豫着该不该上前阻止。

她其实知道在酒吧里头,喝醉酒的单身女人被人带走的机率很大,就是所谓的捡着漏了,只是,三个男人会不会太凶残了点,辛缘觉得要不管,这可怜的女人可能会被搞得进医院了!

想到这,她猛地站了起来往前跨步,手腕却被人拉住,小缘,这种闲事我们可不能管!

拉着她的男人戴着眼镜,满脸不赞同,是她的男友郑高远。

可是,辛缘微侧头,嘴角的梨涡浮现,不管的话,她不是很可怜?

那也是她话该,谁让她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喝醉的,穿得还这么暴露,也许她心里还乐意得很!郑高远语气不屑至极。

你怎么能这么说!辛缘被这直男观点突然惹怒了,猛地甩开他的手,不管不顾得冲了上去,大喝了声,把人放开!

为首的一个光头男人立即看了过来,目光凶狠,少多管闲事,滚!

辛缘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其实她应该先报警的!

她咽了咽口水,强撑着道:你们没看到她不乐意跟你们走吗?快放开她,否则,否则我就报警了!

小丫头片子,胆子挺肥,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光头男示意另外两人赶紧把人弄上车,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弹簧刀,二话不说冲着她就扎了过来。

辛缘猛地后退了好几步,让对方扎了空。

她额上溢出了冷汗,真没想到对方一言不合就动刀子!

这样,就更不能让他们把人带走了,要不然,那女人可能会见不着明天的太阳!

辛缘想到此,立即朝着四周围叫起来,快来人呀,杀人啦,救命啊!

有人望过来,却没有人上前一步,而她的男友郑高远,早在她挺身而出那刻,不知道避到哪去了。

那光头男着急要走,便没同她多做纠缠,只是威胁意味浓重的用刀指了指她,便转身快步往车走去。

辛缘咬了咬牙,突然蹲身拾起地上的石子,用力得砸向了停靠在路旁的一辆车,车玻璃应声而裂,然后是刺耳的报警声!

不够,一辆车不够,辛缘索性快速的沿着停靠在路边的车挨个砸了过去,警报声起此彼伏,杂夹着越来越多的咒骂声。

辛缘喘着气看着愤怒围靠过来的群众笑了,眼角瞥见光头男黑着脸,招呼着同伴赶紧将女人弄车上去,果断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惨叫起来,大哥,你不能扔下我不管呀!

去你奶奶个熊!光头男要疯了,后悔刚没一刀扎死她,用力踹腿想要将她甩开,辛缘吃痛却还是紧紧抱着他的大腿不放!

你们砸我们车是几个意思!

我靠,谁划烂我的车,哪个不要命的划的,给老子出来!

老子的奔驰车啊!

车主及围观群众团团将几人围住了,又见辛缘抱腿就喊大哥,自然而然就朝光头男讨要说法。

光头男现在是有话也说不清了,说跟眼前的臭三八不认识没人信,又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动手,跑又跑不掉,胸闷得气都快喘不上来了!

人群中,有人报了警,很快,有片警就过来了。

现场混乱极了,光头男等人见状不好,果断弃车要跑,被群众死死拽住了。

同一时间,辛缘也松了口气,她赶忙挤开人群吃力得将半趴在车里的高个金发女郎扶了起来,喂,你没事呀!

女郎被她扶着,身体晃了晃,然后便没力得压着她往地上摔了过去。

一顶金色假发滚落在地上,辛缘被压着闷哼了声,然后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瞪大了眼。

男男人!

路灯下,男人的脸显得十分白净,此刻精致的脸上布满了汗水,即便他的眼神迷惘,看着她的眼睛却依旧黑得发亮。

他动了动,似要抬手,可下一秒,却闭上了眼沉沉地将头埋在了她的肩上。

辛缘愣了几秒才发出尖叫声。

警察过来将她和他扶了起来,似乎也有些意外这个穿着女装的人是个短发男人,警队队长走过来,看到男人的脸后神色猛地一凛,立即让人把他带车上去。

辛缘揉了揉被压着发痛的肩膀,啧啧了两声,可惜了这么个大帅哥,竟然是个女装癖!不对,用时髦的话讲是女装大佬!

她失笑着被警员带到一侧做笔录,警察对于她机智救人给予了高度的赞赏,只是,她砸坏的车辆该赔还得赔。

辛缘苦哈哈得笑着,应着明白,然后便等在旁,等保险公司的人员过来,查看损失。

不多时,又来了六辆黑色奥迪车,车上下来的人直奔队长那儿说话,很快,又朝着辛缘走了过来。

辛缘还以为是保险公司的人,正耷拉着脑袋时,冷不防就听到了对方的道谢声,她懵了。

对方道了谢,另外表示她可以离开了,车辆损失他们这边会赔付。

辛缘还在云里雾里的,对方又让人开车送她回家,她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打车走吧。

对方也不勉强她,再次道了谢,便离开了。

辛缘走到一旁打车,侧头就看到他们将警车上的帅哥扶了下来,带到了奥迪车上,他身上穿着的紫红色旗袍特别打眼。

随后,几辆车调转车头,看起来很有气势得离去。

辛缘眯了眯眼,总觉得自己救了相当了不得的人。

第二章 感谢费

望城的十月,天气依旧炎热,刚下车就有热浪扑面而来,朗香梅崩着脸,快步走进了医院,朝着病房行进。

病房内,慕清时倚靠着床头,低头认真看着手提。

朗香梅进了病房,观他神色正常,心口微松了口气,面上却严肃着不显半分情绪。

慕清时认真看着屏幕,没有抬头。

病房里弥漫着古怪的气氛。

半晌,朗香梅开了口,我已经让人把新闻压下去了。

慕清时点头,神色寻常,知道了。

这两天公司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有我。

慕清时靠向床背,微蹙眉抬眸,我没事。

有事没事不是你说了算。

朗香梅语气强硬。

慕清时的右手重重按了下鼠标,什么也没说。

朗香梅便只当他妥协了,本想再说两句,见他一脸冷漠,关心的话语也就咽了下去,转身离开。

慕清时抬头看向渐渐关拢的门,微扯了下嘴角,嘲讽着笑了笑。

朗香梅出了病房,等在旁的李管家跟了上来。

两人走进电梯,朗香梅抬手捏了捏眉心,语带惆怅,这孩子,还是跟我不亲。

少爷只是还没放下心结,给他点时间,一定会知道太太你的苦心的。

朗香梅扯了下嘴角,露出苦笑,自从丈夫去世后,她跟这个儿子的关系越来越僵,有时候,她都有些后悔当初将他送离了自己身边。

她怀念小时候依在怀里叫妈妈的慕清时。

脆弱也只是一时,等走出电梯的时候,朗香梅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又变得面无表情。

她想起什么,问道:老李,你昨日见着那个救清时的人了?

李管家点头,是个聪明的小姑娘。

朗香梅顿时冷笑,聪明,我可真是受够了那些聪明的小姑娘了,你送点钱过去道谢,别让她借机缠上了清时。

李管家应声,明白。

望城老城区的西北角落,新开了一家名为缘份的婚纱设计工作室。

店铺不大,二十来平米的样子,摆放着几具穿着婚纱的人体模特。

玻璃门被推开,林南南大叫着好热呀把买回来的酸辣粉往桌面上一搁,就冲到空调跟前站着。

你站远点,别贪凉回头感冒了。

辛缘提醒她,收起画稿过来解粉辣粉的包装,她真有些饿了。

林南南背过身来站在风口处,郑高远没来找你?

辛缘低头吸食了口粉,辣味在口腔中炸开,忙喝了口奶茶,耸耸肩道:我没接他电话。

郑高远一早就打来电话道歉,她听着烦,索性将手机都关机了,好在她朋友不多,平日里也没什么人找她。

要我说,你们分开算了,你们压根就不是一路人。

林南南对郑高远的意见颇大,早就想让辛缘和他分手,她也好再给辛缘找个好的。

辛缘白净的手搅拌着汤粉,哪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就分手,毕竟我跟他也这么多年了

林南南瞪大了眼,恨铁不成钢呐,就冲他昨晚把你一人扔在那儿就够他死一百次的了!我说你怎么这么死心眼,这么多年怎么了,还不许换成好的了?

辛缘笑了笑,没有吭声。

林南南知道她是听不进去的,嘀咕了声那四眼田鸡有什么好的,然后恨声道:你迟早会被郑高远坑死的!

辛缘低头把粉吃光了,然后撑着下巴看着店外的阳光发呆。

有时候她也挺烦郑高远的处事的,只是,她跟他总算是有些情份在的,毕竟从小一起长大,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何况她也答应过院长会帮她照顾好郑高远的

郑高远做事虽糊涂,本质倒是不坏的,日后多调教就是了。

辛缘苦笑,就当是还了院长养育自己长大的恩情吧。

玻璃门又被推开了,辛缘回神,看到昨晚跟自己道谢的老人走进来了,她立即站了起来,惊讶,大爷

李管家看着她笑了起来,态度和蔼,小姑娘,你这店可真是让我好找呢。

辛缘有点懵,下意识问道:昨晚的事是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李管家挥了下手,跟随在侧的人立即将手提箱放在桌面上,打开,里头的一叠叠钱快闪瞎了辛缘的眼。

她愣在了原地,林南南捂住嘴巴封住了要出口的惊叫声。

这里是二十万的感谢费,对于昨晚的事,我们都很感谢辛小姐的出手相助。

辛缘看着这么大笔感谢费,心生不安,结巴得道:我,我也没做什么

她动手,将箱子合上,往回推了下,这太多了,我不能收。

李管家还在微笑,收下吧,这是你应得的。

还是辛小姐你觉得太少了?那么再加十万怎么样?李管家的脸色冷了冷。

辛缘从他的眼神当中读出了不识好歹,觉得自己要疯,这有钱人的思维真是

有钱人,三个字让她瞬间又冷静了下来,她想起昨夜那张精致的脸,她抿了抿唇,将箱子收下了,替我谢谢你的上级,这钱我收下了,他不欠我什么了。

李管家便又笑了,那我先回去,祝辛小姐生意兴隆。

辛缘微笑说了声谢谢。

送走了李管家一行人,林南南才拽住辛缘质问,你疯了,这么多钱你说收就收了!

辛缘苦笑,不收能怎么办?

退回去呀!林南南可不想好友掉进钱眼当中,虽说是救了人,可这么大笔钱收得也亏心呀!

辛缘也烦着,我能怎么办,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昨晚救得人不一般,他是打算拿钱买断对我的恩情,省得我以后挟恩图报!在他看来,那就不是二十万能解决的事了!

你是说林南南有些生气,这人,怎么这么小人心!

辛缘无奈,小人之心可以理解,毕竟他又不认识我。

那这钱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

店里的两人正大眼瞪小眼之际,谁也没注意到门口一个染着奶奶灰发色的男子转身走向了停在巷口的保时捷。

第三章 犯愁

店铺内的两个女人正在为天降的这笔巨款犯愁,郑高远捧着花束过来负荆请罪了。

辛缘一见他,立即转身,不着痕迹得将箱子塞到了办公桌底下。

林南南亦知这笔钱是不能让郑高远知道的,恢复往常的样子,看着进门的郑高远立即讥讽道:哟,让我瞧瞧这是谁呀,哦,原来是这个扔下女友不管逃跑的胆小鬼呀!

郑高远脸上不见半点羞愧,也懒得理会林南南,冲着辛缘过来就跪下了,低着声音给自己辩解,小缘,你要相信我,我没跑,我只是去找帮手了!我也没想到事情会那么快结束了,我回去找你的时候你都没影儿了,都快把我吓死了

林南南听着他这番说词直翻白眼,辛缘抿了抿唇,让他起来。

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小缘,你要相信我,我下回,下回不会再扔下你去找人了郑高远抬头,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她。

辛缘回视他,看着这张帅且熟悉的脸,怎么也想不明白,小时候总是护在自己前面的那个小男孩是怎么变成了今天这副模样,这几年,到底是哪儿出问题了?

她叹了口气,你起来吧。

郑高远惊喜,你原谅我了?

辛缘想着那二十万,有些心不在焉得点了点头。

郑高远笑了起来,起身将花塞在了她怀里,又俯身亲了她脸蛋一口,我就知道小缘你对我最好了!

林南南翻了个白眼,切了声走开了。

辛缘有些平静得抬手擦了擦脸,说话,你回去呀,我还得工作,没法陪你玩。

你忙你的,我给你打扫下店铺,不会烦你的。

郑高远殷勤去门后边拿出了扫把,有模有样得扫起了地。

辛缘趁着他不注意,让林南南将钱箱子提去了放置杂物的小仓库,然后若无其事得开始画手中的稿。

医院的病房内,传出了笑声,乔乐茂拍着沙发椅哈哈大笑,哈哈哈,挟恩图报,小人之心,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染着奶奶灰的童池摸了摸鼻翼,我见她收了钱,本来还挺失望,倒没想到她能想到那么多不过清时哥,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慕清时手里拿着一把钢笔,正在细细的打量,淡声道:我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

乔乐茂啧啧了两声,看来我们的慕大少还真对人起了兴趣呀!这是,第一次吧?

慕清时没有否认,眼底闪过笑意,稍纵即逝,脑海中浮现起了一双瞪得很大的眼睛和她嘴角的梨涡,好看,让人舒心。

乔乐茂对这个引起慕清时好感的女人好奇极了,立即让人去查资料,不出十分钟,辛缘的详细资料就传到了他的手机上。

长得不错,挺白挺清纯哈,乔乐茂看眼照片夸了声,然后清了清嗓子念道:辛缘,女,二十三,孤儿,毕业于本市的望城大学服装设计系,男友郑高

男友两个字让乔乐茂和童池齐齐望向了慕清时。

慕清时神色不变,只是啪嗒一声合上了钢笔盒子,冷声道:继续。

乔乐茂便继续,男友郑高远,高中就在一起,啧,挺早熟呀,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感情应该不错你是准备开抢呢还是开抢还是开抢呢?

慕清时瞥了他一眼,薄唇吐出两字,无聊。

乔乐茂站起了身,我可说真的,你要抢我就给你支招,这锄头挥得好,就没有挖不倒的墙角,何况男未婚女未嫁!

童池比较善良,他抓抓后脑勺,有些迟疑得道:我觉得这样不好吧,清时哥要真把她抢到手了,伯母也不会同意的,那到时小姐姐不是很惨?

乔乐茂回头瞪他一眼,小孩子懂什么,到时进不了门,大不了养在外头啰!

我不会养女人,慕清时推斥这个念头,他垂眸淡淡道:我只会养老婆。

乔乐茂笑他太天真了,大锅,你呢,现在只有恋爱自由,婚姻只能听你老妈的,我都抗争了那么久还不是认命了?

他摊着手,满脸无奈。

乔乐茂的父母已经给他物色好了未来妻子人选,即将在两个月后订婚,他的反抗在父母眼中看起来如同笑话一般,在被收回了房车钱半个月后,乔乐茂还是乖乖滚回了家接受父母的安排。

现在,他只求未来老婆能漂亮点。

慕清时笑了笑,转头看向童池,问道:你姐姐的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

童池摇头,不清楚,我不管这些事。

慕清时的手指在床沿敲了敲,告诉你姐,婚纱我送了,后天我陪她去挑,地点我定。

童池诡异了下,瞬间明白过来他的用意,有些无语得道:可我姐去西班牙了

让她赶回来,机票钱以及蜜月旅行钱,我出了。

童池咳嗽着拿出手机给姐姐打了电话,在听到慕清时送婚纱送蜜月旅行,掉在钱眼里的童真立即答应了下来。

慕清时侧头看向窗外,眼里很平静,男朋友,真不好办。

连续两天,辛缘都没能睡好觉,自然是为了那二十万发愁。

果然这种钱是收不得的,亏心的感觉并不好受。

辛缘想着自己要是自私贪财点就好了,至少能心安理得的。

捧着奶茶,辛缘将自己欠的外债算给林南南听,店铺租金一年十万,我跟院长借的,欠了同学三万,还跟你借了一万,用那笔钱还债倒是绰绰有余了,只是我真的花不出去。

林南南吸了口奶茶,现在是收也收了,花是不想花,怎么办,放着发霉?

辛缘惆怅,要不,我再给人送回去?

你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怎么送回去?

辛缘啊得大叫了声,苦恼得将头抵在了桌面上。

有人进来看婚纱,林南南起身去招呼,伸手拍了拍她让她振作点,没准日后能见着面呢,到时再还也不迟。

辛缘叹气得点了点头,现在也就只能这么想了。

送走客人,林南南进了仓库,突然就发出了尖叫声然后冲了出来,慌乱得叫起来,不见了!不见了!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