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天降萌妻总裁爹地哪里跑最新章节-萧弋宸舒默雪完本免费阅读

天降萌妻总裁爹地哪里跑最新章节-萧弋宸舒默雪完本免费阅读

2019-08-13 13:08:12作者:瑾秀

提供萧弋宸舒默雪天降萌妻总裁爹地哪里跑完本阅读,书友们及时观看天降萌妻总裁爹地哪里跑最新更新章节。小说讲述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舒默雪从未想过自己两次中药遇到了同一个男人,从此被这只饿狼紧咬不放。一不留神各种咚,强势霸道宠宠宠。“够了”舒默雪终于忍无可忍,弯着酸软的腰蹲在两只萌宝面前央求,“蕾蕾,霆霆,跟妈咪离家出走吧”下一秒萧弋宸将她捞进怀里,骄傲地晃着手中的化验单:“老婆,我们已经有了三宝和四宝,你还要到哪里去?”舒默雪:我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就是萧弋宸的套路。萧弋宸:爷是凭的实力宠妻虐狗...

天降萌妻总裁爹地哪里跑最新章节-萧弋宸舒默雪完本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天降萌妻总裁爹地哪里跑》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婚恋生活故事,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天降萌妻总裁爹地哪里跑精彩内容:

第一章 媚惑之音

第一章媚惑之音

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了

阴森暗潮的地下室。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麝香气味,一声声抑制不住的叫喊,击打着四周墙壁。

地下室东面,冰冷的墙上挂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

她脸上很脏,手脚都被拷在墙壁的铁箍中。

一身黑色紧致皮衣也被鞭打出道道血痕,触目惊心。

此刻,她正面无表情地欣赏地面上一对男女激烈的表演。

终于,在一声声几乎力竭的求饶声中,男人爆发出满足的低吼。

随即男人起身,提上裤子,一步步朝她走过来。

怎么样,好看吗?既然欣赏完了,不如,谈一下感受吧!

当脚步到达眼前,男人铁钳般五指倏然捏住女人的下巴。

用力一提。

舒默雪被迫迎上一双充斥着厌恶与憎恨的眸子。

厌恶?

憎恨?

呵!

她干裂的唇微动,喉咙发出轻缓嘶哑的声音,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

是的,没什么好说的。

面前这个男人,她偷偷喜欢了很多年。

在龙域佣兵组织里,他们无数次出生入死,并肩作战。

八年来,他们是伙伴,更似亲人。

而此时,她竟然觉得他如此陌生。

陆叶寒狭长的凤眼微眯,没有迟疑,捏着她下巴的手陡然滑向她的脖子,一把掐住。

没有什么好说的?舒默雪,看来你的嘴还是和你的骨头一样硬,不过,今天我会让你亲眼看着它们是怎么软下去的。

掌力不断加大,男人眸光阴鸷的似乎要将她的眼睛射穿,从齿缝中挤出冰冷的字眼。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宁儿的尸体你到底交,还是不交?

强烈的窒息感袭来,舒默雪不禁勾出一抹讽刺,回以他同样决然。

我也最后说一次,凤宁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杀的我没有她的尸体没有!

空气的温度仿佛一下子冷却了。

时间在僵持中沉寂,形成了山雨欲来的压迫。

良久,陆叶寒松开手,优美的唇线就那么自然地勾出一丝癫狂。

好,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兴趣再陪你玩儿了。

他转身朝地下室一角走去,那里有一张桌子。

桌子上有各种刑具,每个刑具上面都沾着血。

然而今天,桌子上又多了新东西,是一瓶猩红色粉末。

陆叶寒动作优雅地将粉末倒进半杯水里,拿起来晃了两下,粉末立刻同水融为一体。

再次走向她。

知道这是什么吗?

她看着,不说话,只是干裂的唇抖了抖。

媚惑之音。

舒默雪的一双美眸陡然撑大。

还不等她有所反应,他就恶狠狠捏着她的下巴,将掺了药物的水凶猛地灌进她口鼻。

呛的她猛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

我给过你机会,到如此地步,都是你逼我的。

冷酷的话刺痛她的耳膜,陆叶寒的脸狰狞而扭曲。

你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人招待你,保证你下辈子都会记得那种被男人瓜分蹂.躏的滋味。

灵魂仿佛在一瞬间抽空,舒默雪的眼底闪过痛恨、和绝望。

媚惑之音与其他媚.药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会控制你的身体,瓦解你的意志,却依然让你心神清明。

身体很快有了变化,舒默雪惨白的小脸开始染上红晕,额头上,也渗出细密的汗水。

因抵挡不住药性,脑海里一幕幕限制.级的画面争相上演。

不不要

她抗拒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可是,身不由己。

束缚手脚的镣铐被全部打开,娇小的身体就那么直直扑在地上。

她试着想要爬起来,可冰凉的地面竟让她有一丝贪恋。

陆叶寒满意的勾起嘴角,用力拍拍手。

突然,地下室的大门在瞬间被咣地一脚踹开!

舒默雪抬眼望去,模糊中只看见一个妖艳女人,和她身边地上躺着的几个粗野大汉。

雅娜她费力地张嘴,意志被片片撕碎。

余光里几道模糊的身影交缠打斗在一起,她却再也顾不得。

体内燃起烈焰,无情地焚烧她的理智。

炙热的身体狼狈地贴着地面,依旧无法减轻半分痛苦。

终于在她几近崩溃发疯时,她感觉自己被人背了起来。

嘭――嘭――嘭——剧烈的爆破声震的整个地下室跟着抖动,屋顶沙尘层层坠落。

爆破的烟雾很快弥漫而来,刺鼻的气味充斥着整个地下室。

......

夜晚的冷风格外彻骨,寒气扑面而来,舒默雪总算捕捉到一丝理智。

雅娜

默雪,你中了媚惑之音,得赶紧找个男人才行!

崔雅娜背着她,焦急的声音在她耳边徘徊。

找个男人?

舒默雪沉默,心中本能排斥。

要她把自己清白的身体,随便交给一个她不爱的男人?

不,她做不到!

你别想那么多,男欢女爱本来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们是佣兵,过的是有今天没明天刀口上舔血的日子,最重要的是活着。

崔雅娜知道舒默雪的性格,要让她放逐自己,说不定她更愿意选择自杀。

再说了,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是你杀了凤宁儿,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在陷害你,你不想报仇吗?!

舒默雪瞳孔骤然一缩,缓缓捏紧了拳头。

对,她得查出到底是谁在陷害她,然后将他碎尸万段!

第二章 我会报答你的

第二章我会报答你的

快,别让她们跑了,快点给我追。

身后的别墅里传来陆叶寒气急败坏的咆哮,还有两声枪响。

崔雅娜一惊,赶紧架着舒默雪上车,飞驰而去。

......

轰隆隆——

乌黑的天空骤然下起了雨。

豆大的雨点劈头盖脸打落下来,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一辆红色跑车奔跑在无人无车的专属公路上。

后面远远跟上来三辆黑色轿车。

舒默雪已经抵挡不住药性,将衣衫大片撕碎。

身体的燥热让她清楚地感受着空虚和痛苦。

她知道陆叶寒在后面紧追不舍,她只恨自己这么多年瞎了眼,竟然喜欢了一个完全没有良心的男人。

雅娜,别管我了,这样下去我们都跑不了。

不想连累雅娜,这是她和陆叶寒之间的恩怨。

陆叶寒认为是她杀了凤宁儿母子,不可能会放过她的。

你说什么胡话,要死我们一起死。

雅娜

舒默雪痛苦皱眉,心中抽痛。

不知道多少年没掉过眼泪的她,竟在媚惑之音和意志溃散的双重夹击下,哭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

汗水浸透舒默雪全身,仿佛有一头凶兽闯进身体,正在疯狂撕咬她的魂魄。

那种极致的痛苦,让她恨不得立刻死去。

崔雅娜看着舒默雪的眼睛因为痛苦变得赤红,咬牙一脚刹车,车身猛然定住。

她下车把舒默雪拖了出来,一把推进路边的树林。

默雪,活着,一定要活着!

破碎的声音被吞没在猛烈的雨势中。

崔雅娜深深看了舒默雪一眼,而后转身上车,呼啸而去。

紧接着又几个车影快速闪过。

不过一瞬间,就消失在黑漆漆的雨幕里。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天空像被撕开了一道道大口子。

舒默雪被暴雨击打的茫然若失,她爬起来就追了出去。

雅娜——雅娜——

除了刺耳的雨声,无人回应她。

冰凉的水洗去面上的污垢,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

击打在身上的水滴变得滚烫,陌生而强烈的空虚让舒默雪几乎发疯发狂。

想到雅娜会为了救她,可能尸骨无存。

她就崩溃的想要毁天灭地、杀人放火。

赢弱娇小的身躯迎着瓢泼雨势漫无目的地奔跑,她不知道眼前有什么,她不知道会跑到哪里去。

她只知道,她要活下去,她要报仇,她要男人。

跑着跑着,嘭一声,胸前震痛。

头一晕,娇小的身体猛地向后跌去,倒在泥水里。

然后听到车里一声低沉的轻咒。

Shit!

车上的萧弋宸以为是杀手。

他快速拿起了腿边的手枪,撑着胸口戒备。

就在刚不久之前,他在一场拍卖会上遭到暗算受了重伤,是手下人拼了命才掩护他逃出来。

暗夜里,那双锐利的黑眸散发着冰冷阴鸷的厉芒,他看到车前面有个黑影缓缓升起。

萧弋宸冷眸狭眯,瞳孔渐渐收缩,所有细胞都警觉地进入备战状态。

人影动了,绕过车头朝驾驶室而来。

而后,车门打开,一股刺骨的风雨骤然涌入。

萧弋宸冷眸倏然一变,抬手就要开枪。

而他举枪时牵动了伤口,动作只稍稍慢了一点点,来人便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

用力一掰,枪就掉了下去。

落在人影的另一只手里,随后抵上了他的脑袋。

别动。

萧弋宸一愣,竟然是个女人!

舒默雪一手掐着萧弋宸的手腕,一手用枪抵着他的脑袋。

她心中嘲讽,是老天可怜她吗?

她需要男人,就真的给她送了个男人来。

男人身上特有的男性气味,在这雨夜里好像长了脚一样疯狂钻入舒默雪的口鼻。

她感觉体内好像有亿万个分子在爆炸,惹得她心痒难耐,躁动不安。

此刻,她终于知道陆叶寒为什么要在她面前和女人做那种事。

那些糜烂的画面一幕幕涌上她的脑海,在脑海中越发清晰蚀骨,如万蚁钻心。

不要动,否则我杀了你。

尽管体内燃烧着火焰,舒默雪的声音依然很冰冷。

一道闪电划过,煞白的光扫过她的侧脸。

男人还没来的及看清她的模样,白光便已散去。

他只知道那是一张姣好的轮廓

你是谁?

萧弋宸忍着疼痛开口,深幽的目光紧紧锁着舒默雪。

男人的声音就像大提琴奏出的曲调。

低沉,性感,很有磁性。

这声音让舒默雪心头骤然一悸,喉咙微微发紧,体内火热的血液也流淌的更加急促。

别说话。

怎么会有人的声音这么好听,她不知道自己再听一次会不会就此控制不住。

仅凭着脑中那一丝冷静,舒默雪抓着萧弋宸的手一翻快速扯掉了他的领带。

然后将他的手紧紧捆在一起。

萧弋宸黑着脸看着面前这个人影。

女人的体温很烫,抓他的时候几乎烫伤他的肌肤。

她的身上有股浓烈的血腥味儿,可也隐藏一股淡淡的幽香。

从这女人的身手来看,她一定不是个普通的女人。

萧弋宸心下暗忖,他现在身受重伤,而这女人的身手很犀利强势,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致胜。

既然她没想要他的命,那他也只能静观其变。

终于确定男人再无法反抗,舒默雪放下枪,在黑暗中看着他黑亮的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作用,她觉得他的眼睛都格外的好看。

冷冷的,像冬季里天空的寒星,明明没有温度却十分惹人向往。

深深吸了口气,舒默雪尽量按耐着体内的躁动,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我没做过,但是我现在身不由己,日后若是相见,我会报答你的。

萧弋宸猛地一惊,脑海中有什么信息一闪而过。

正当他想要开口,一张嫣红的小嘴便堵住了他冰冷的薄唇......

第三章 妈咪还是那么暴力

正当他想要开口,一张嫣红的小嘴便堵住了他冰冷的薄唇......

-------------------------

大雨不停歇地下着,拼了命地冲刷着这个世界。

漆黑的雨幕中,那辆停在路边毫不起眼的豪车内,人影摇动。

一声声若有似无的喘.息弥漫开来。

动作中,因为重伤,萧弋宸只觉得身体的力量正在一点点消失。

他敢肯定,他这辈子,加上上上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而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

他竟然在这场屈辱的掠夺中,尝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异滋味。

直到这场旖.旎的掠夺,终于结束。

告诉我,你是谁?

舒默雪。

好,舒默雪,你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嗯,等我报了仇,我会回来找你的,如果你要我负责,也不是不可以。

昏暗中,女人的眼睛很美很美。

像含在水中的黑曜石,闪动着晶莹的光芒。

她最后临走前,还在他的嘴边落下一枚清浅的吻。

她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

他恼恨地瞪向她,身体却早已被抽空了所有力气。

雨停了,天空蒙蒙亮。

萧弋宸看着女人离去时模糊的背影渐渐消失,终于闭上了眼睛。

舒默雪,就算是把这个世界翻过来,老子也一定找到你,扒了你的皮!

萧弋宸捏着一条精致的银色手链,将它死死掐进掌心里。

......

六年后,X国A市

正午时分。

日光洋洋洒洒透过稀疏的枝条,在青石板上铺缀一路斑驳的光点。

人来人往的林荫路边,两个同款水蓝色的小小身影,正鬼鬼祟祟躲闪在一棵棵粗.壮的树干后面。

小身影不停向前移动,闪到这条路的最后一棵大树才停下,一边一个伸出小脑袋。

蕾蕾唔!

灵动帅气的小男孩话刚出口,后脑勺就被盖了一个巴掌。

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语气却微凉,带着纠正教育之气,叫姐姐。

两个小宝贝都是五六岁的年纪,眉宇间五六分相似,稚嫩的小脸洋溢着稚气,却精致美好的出奇。

多么漂亮的宝宝。

在大众视野里,这样的好看的小孩子真是非常少见。

霆霆宝贝捂着自己的后脑勺,一脸小哀怨外加十分不服气。

你才比我大一分钟,叫姐姐会把你叫老的。

大一秒钟我也是姐姐,下次再叫名字我揍你哦。

蕾蕾宝贝只用小小余光扫向隔着树干与自己平行的小子,警告威胁的意味毋庸置疑。

好嘛好嘛,不叫就不叫。

霆霆宝贝撇撇嘴,虽然妥协,可是帅气的小脸满是无所谓。

他心里明白的很,蕾蕾虽然看上去很凶,但才不舍得真的揍他呢。

一抬眼,霆霆宝贝差点跳起脚,蕾蕾,你看妈咪出来了,我就知道妈咪一定会成功的,今晚上我们可以吃很多好吃的了。

蕾蕾的小嘴儿抿了抿,小小瞳孔闪过无奈和挫败。

都说了再叫名字就揍他,这个臭小子,真是没记性。

尽管心里小小郁闷,但宝贝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是朝着霆霆指的方向看过去。

眼前那家高级餐厅门口,一个长相清丽脱俗的女人正面无表情地从里面走出来。

她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包,装的鼓鼓的。

而她身后的门口,一个已经鼻青脸肿看不出本来模样的男人,正哈巴狗一样对着她的背影作揖。

霆霆宝贝小嘴角抽了抽:妈咪还是那么暴力,收个债而已,干嘛把人打的连亲妈都不认识。

小霆霆心里微微同情那只哈巴狗。

不过,一想到晚上的大餐,他就立刻很兴奋。

呃要是每天都有美味的大餐吃,他可是不会吝啬自己的同情心的。

蕾蕾淡淡睇了弟弟一眼。

妈咪早就已经催过了,那个王老板明明有钱就是不还,他是逼着妈咪揍他。

三十万,小钱而已。

舒煜霆,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们家开的是借贷公司,不是慈善机构。

蕾蕾没好气瞪着霆霆,心道这小子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个败家玩意儿。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