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沐卿儿免费阅读-锁春愁小说完整版在线全文

沐卿儿免费阅读-锁春愁小说完整版在线全文

2019-08-13 13:45:01作者:不鸣居士

《锁春愁》是一本主角为沐卿儿的架空历史小说,作者是不鸣居士。全文主要讲述了:那一夜,他亲手剜下她一颗眼珠,一场大火,沐卿儿似疯子一路往火海深处而去,泪水如同鲜血……  他眼睁睁看着她消失,一切都来不及了……  才知道卿儿再也回不来了……

沐卿儿免费阅读-锁春愁小说完整版在线全文

小说《锁春愁》,主要讲述了架空历史之间爱恨情仇的虐恋。为您提供锁春愁小说阅读,锁春愁故事非常精彩。

>>《锁春愁》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第16章 饿死鬼不好投胎

取过北凝霜让人取进来的衣裳,沐卿儿眉头微皱,还是选择拿起换上,那一套白衣穿在身上,至少是干净的。

坐在桌子前,缓缓拿起筷子。

饿死鬼可不好投胎。

沐卿儿浅浅勾起唇角,张口吃下,优雅的模样,不紧不慢的动作让人心疼。

我沐卿儿不要死在你们两个手上,要死也死在自己的手中。

今日皇宫热闹,她要添上另一番佳景,待那时,今日便并非只有登基封后二事了。

放下手中筷子,将那盘子上的东西拿起扔出门口,如今,世间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皇宫之中热闹,谁都没有注意到,辛者库中的沐卿儿一袭白衣去过何处,沐卿儿再回到辛者库中,手上多了一桶黑漆漆的东西,那一阵味道也是让人难闻。

宫门口,红布一路铺向正阳殿,红布上,夜胤一袭龙袍手中捧着玉玺,而身旁便是一袭凤袍的北凝霜。

二人款款走向正阳殿,夜胤眉头蹙起,抬脚一步步踏进,曾经,他也想过这一幕,可身旁的佳影另有其人。

沐卿儿,如若不是你背叛算计朕,如今在朕身旁的佳影便是你。

辛者库

小小娇影将手中那桶黑乎乎的东西在辛者库里里外外都倒上,每一处,都有一阵火油的味道。

白衣上,也溅上了许多。

正阳殿上,两人并肩而站,夜胤手中捧着玉玺转身走到龙椅上坐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方,几百臣子齐齐下跪哄拥立。

众爱卿平身!夜胤居高临下看着他们,这就是皇位的魅力吗?如今,他倒是感受到了,怪不得,皇叔为了皇位那般心狠。

视线移向一旁一袭凤袍的北凝霜,见她脸上得意的模样,眉头微皱。

沐卿儿当初也是这般得意吗?

感觉夜胤的视线,北凝霜侧头看向夜胤,脸上有些不满,皇上为何还不宣布立自己为后?

夜胤移开视线居高临下看向所有人。

今日,朕还有一事宣布,今日是朕的登基大典亦是南阙国的封

皇上!

男子的声音打断夜胤的话,阿箐抬脚从外头直径跑进来,手上拿着一个盒子。

北凝霜看见那个盒子,彻底慌乱了,回头看向夜胤,摇头着急开口。

皇上,不要管他,快将话说完!

夜胤眉头微皱,方才北凝霜还得意洋洋,如今为何见了阿箐如此慌张?转眸看向迅速朝这边来的阿箐,夜胤并未开口。

见如此,北凝霜更是着急,伸手抓住夜胤的龙袍。

夜胤,你快说你要封本宫为后,夜胤,你快说!

北凝霜如今急得不顾唤他名讳了,见他还是如此,转身看着所有人开口。

今日还是本宫的封后大典,即日起,本宫是南阙国的皇后!来人,将他给本宫拿下!

北凝霜说罢,伸手指向阿箐,随后,一旁侍卫迅速上前,而那些侍卫,都是北陵国的士兵。

闻言,一旁大臣议论纷纷,封后一事岂能她口中说出作数?一国之君还在那里呢。

见她指向自己,阿箐心中更加确定自己手中盒子里的东西,紧护怀中,避开那些侍卫。

都给朕住手!

夜胤起身怒斥,龙颜大怒,一旁的侍卫不敢再动,北凝霜眼睁睁看着阿箐到了夜胤的面前。

北凝霜紧紧握着双手,摇头,现在,她只求这盒子只是模样与她的相同,并非她那个盒子。

皇上,这是属下在北陵公主那搜出来的盒子,里面是是皇上再回到皇宫时,沐将军留下的书信,还有一个小的檀香木盒,里面有一张生辰八字和

阿箐紧了紧手中的盒子,他不知道,告诉皇上这些是不是对的,可他知道,皇上绝对不能立北凝霜为后,沐小姐也不该

听见生辰八字那一刻,夜胤便已经不镇定了,取过盒子打开,将书信打开。

不要相信他,皇上

北凝霜伸手想要阻止,夜胤皱眉,伸手一掌将被北凝霜击开,他的内力深厚,如今又是他紧张之际,北凝霜摔出险些从上面滚下去,这一掌几乎要了北凝霜半条命。

啊!

夜胤看着信上的内容,顿时红了眼眸,当初一切的计划,只有他们知道,卿儿卿儿一直以来,都只是被蒙在鼓里。

生辰八字

夜胤视线落在那檀香木盒,那只檀香木盒与卿儿当初给他的生辰八字的檀香木盒一模一样。

当真是被换了?卿儿她从未

打开那张小纸,上面便是一串生辰八字,夜胤泪水盈眶,卿儿还会原谅他吗?他又该如何面对卿儿

檀香木盒内,还有一封信,夜胤伸手打开,信上的笔迹,他比任何人清楚笔迹是谁的。

阿胤,当你打开这个檀香木盒看到生辰八字时,你已经上门提亲了,卿儿很快便能嫁给阿胤了,卿儿心中只你一人!

卿儿

夜胤泪水滑落,一旁阿箐心中震惊,一直以来,即便王府被灭了,皇上也没有流过眼泪,如今

而沐承当初知道他没死,再回到宫里之时,沐承便已经知道一切都要发生变数,所以写下这封信想要送到他手中。

想起那日,他命人砍下沐承头颅之时,沐承只说一句:放过卿儿。

为何,当初朕没有收到这封信!

夜胤伸手将信揉在手中,若是当初他收到了,便不会对卿儿心生恨意,便不会让卿儿

阿箐愣了愣,看了一眼下面几百的臣子,靠近夜胤开口。

当日皇上一心屠宫,沐将军被抓住之际,命人务必带进宫中找你,不知为何,竟在北陵公主殿中,属下属下那日在辛者库中见沐小姐后,便怀疑当初真相,属下查实,发现了此事!

那日,沐小姐那一声阿箐,他听在心中,他也怀疑当初事情,若是沐小姐一心那般,再见到皇上,不该是那般模样,只是皇上被仇恨蒙蔽双眼,根本没有察觉。

夜胤冷眸看向北凝霜,她一直知道这件事?所以方才如此慌张?

感觉到夜胤冷眸中的杀气,北凝霜心跳咯噔了一下,撇开视线,咽了咽口水颤抖开口。

皇皇上,你你别听他胡说,臣妾臣妾从未见过这个盒子。

第17章 卿儿

北凝霜心中慌张,看向阿箐,皇上,说不定他早就被沐卿儿收买了,如今他是故意这么做的,皇上,他联合沐卿儿那个贱人想要诬陷

闻言,夜胤抽出阿箐腰间长剑轻功上前抵在北凝霜的心口前。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

夜胤此刻眸中怒气冲冲,他已经没有任何耐心再听她说其他,阿箐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他比任何人了解阿箐。

北凝霜心中害怕,他手上用力,利剑进了心口一寸,不可置信看着夜胤,他竟然如此狠心?

夜胤,你当真要杀了本公主?你可别忘了,本公主是

为何这些会在你手中!

夜胤皱眉,手中用力,长剑再刺入一寸,如今他的眼眸变得猩红让人害怕,看着像是失了控妖怪。

北凝霜惊吓一跳,心口一阵疼痛,咬牙切齿开口。

夜胤,你别忘了,你的如今是谁给你的,你就不怕本公主夺回来?来人!

话落,北凝霜心中得意,转头看向一旁,夜胤是忘了,在这宫中,都是她从北陵国带过来的士兵,父皇也早就下令,拼死护她的。

正阳殿上,听到北凝霜命令动的,也就方才想要抓拿阿箐的那几个。

来人,给朕将他们杀了!

夜胤令下,那些侍卫身旁同样是侍卫的男子抽取长剑,还未回神便死在那些侍卫手上。

你以为朕会做北陵国的傀儡?在这宫中放你北陵国的死侍?朕早就将那些人换下来了。

北凝霜不可置信,可是看着夜胤如今的模样,她岂能不信,夜胤这个人,她早就应该提防才对的。

好,夜胤,本公主告诉你,当初在宫外,那侍卫重伤,自己亲手把盒子交到本公主手中的,本公主岂能将里面的东西给你!

北凝霜说着,伸手握住夜胤的长剑,手心鲜血流出,皱眉隐忍疼痛将长剑从心口拔离,起身看着周围。

夜胤,你有今日你应该谢谢本公主,要不是本公主三年前救了你,要不是本公主费尽心思劝父皇借兵给你,你还有今日吗?夜胤,你如今竟如此对我?

北凝霜转身看着夜胤,此刻,他眸中只有怒气,杀气,恨!

夜胤,你可知道本公主为了你,都做了什么!本公主跪了三日三夜才向父皇求得三万精兵允你,本公主担心你会愧疚,还骗你只是在宫殿内向父皇撒娇了三日,赖死不走!

话落,众人皆是震惊,从未想过,堂堂北陵公主竟然如此痴情。

阿箐转头看向夜胤,那如今,皇上又会如何抉择。

夜胤,本公主一心痴情待你,三年三年你都从未对本公主动心,你这般无情无义,本公主得不到你,她也休想得到你,而你也别想再得到沐卿儿!

哈哈!

北凝霜说罢,仰头一阵大笑,一切,都来不及了,如今,沐卿儿怕是已经死在辛者库了,即便夜胤杀了自己,他和沐卿儿也剩下天人永隔!

抬脚一步步走向夜胤,如今,他失了理智,像他这般狠心之人,岂会轻易放过自己,那便鱼死网破!

夜胤,你如今装什么深情,别忘了,给沐卿儿伤害的人不止我一个,你才是罪魁祸首。

住口!

夜胤怒斥一声,紧握手中长剑,她步步走近,他才是罪魁祸首,卿儿那般生不如死

住口?夜胤,你若是相信她,若是下令调查,早就知道真相了,可你不敢,你害怕揭开旧伤疤!

北凝霜抬脚走进,看着夜胤抬起长剑再刺抵住自己的胸口,勾唇笑了一声,抬脚一步步靠近。

夜胤,你以为你和沐卿儿还能在一起?你杀了我,这个世间没有人比我更爱你,沐卿儿这个时辰,怕是已经香消玉殒了吧!

嗤!

长剑刺入心口,夜胤红了眼眸,声音如冰窖里的温度,让人心扉透凉。

你对卿儿做了什么?

北凝霜皱眉低头看着自己的心口,凤袍上染上了鲜血,今日,本是她的大喜日子,她的封后大典,可他却要杀了她,他还真是无情。

不,本公主什么都没有做,是皇上做了,皇上下令送了好多东西过去,白绫,金剪刀,毒酒,这都是皇上下令的。

闻言,夜胤心中收紧,怒气开口。

朕何时

夜胤顿时停住了声音,看着北凝霜得意的模样,冷眸收缩。

你以朕的名义?

哈哈!

北凝霜一阵狂笑,看着夜胤不可置信的模样,她笑了,一直以来,她不少以夜胤的名义去折磨沐卿儿,他不是都装作不知道吗?怎么这次倒是不知了?

杀死沐卿儿的人是你,夜胤,她会带着对你的恨下地狱,她永远都会恨你!

夜胤如今模样戾气冲天,让人心生一种惧怕感,臣子皆不敢多说,这脚下旁还是北陵国方才那几个侍卫的尸体。

北凝霜,卿儿有个三长两短,朕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夜胤咬牙切齿开口,抽出手中长剑,手起手落,将北凝霜手脚尽数根筋挑断。

啊!

北凝霜倒在地上,全身疼痛散开,手筋脚筋被挑断,动弹不得。

夜胤,我父皇不会放过你的,定会踏平南阙国!

夜胤低头冷眸看着北凝霜,嘴角上扬,手中长剑的鲜血滴落在地。

那朕拭目以待,阿箐,将北凝霜给朕押入大牢,没有朕的命令别让她死了。

北凝霜不可置信看着面前的夜胤,他竟如此狠心?

哐当

夜胤扔下手中长剑,他要去找卿儿,将一切告诉卿儿,他会求卿儿原谅,卿儿不能死!

禀报!

夜胤正要离开之际,抬头侍卫匆忙走进,大殿中央跪下。

回禀皇上,宫中宫中辛者库起了大火,周围一阵火油之味,属下众人无法扑灭。

什么!

夜胤神经绷紧,辛者库起了大火,火油之味?

卿儿

夜胤欲要轻功离开,身上龙袍有碍,伸手将龙袍外衣脱下运轻功离开大殿。

皇上!

阿箐接住龙袍,皇上三年来的努力,如今是要放弃吗?竟将龙袍脱下。

第18章 夜胤,是你杀了我的孩儿

地上,北凝霜看着那件龙袍,在他心中,沐卿儿如今变得如此重要了吗?

来人,将她押起!

阿箐一声落下,手中龙袍放在了龙椅上,一旁的御林军上前押住北凝霜跟随阿箐离开大殿。

周围瞬间寂静下来,臣子大眼看小眼不知何去何从,如今登基大典皇上不在,封后却又新后被押去了大牢。

本是皇宫热闹的一日,所有人的注意却都在辛者库。

辛者库里外都起火了,而外边火被扑灭了不少,可里边却大火难以消灭。

刺目的大火在眼前,夜胤落在辛者库那一处柴房前,这里都是干柴,如今更是纵了大火的势。

柴房外头,是她丢出来的白绫,金剪刀和毒酒。

一袭白衣的女子在四处大火的屋前舞动,这一曲惊鸿舞,她为他一人学的,如今,有始便有终。

她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脸上伤疤还有许些鲜血流淌,那凤眸也失了一只,让她如今的惊鸿舞满是悲伤。

小小的娇影丝毫不畏惧那身旁的大火。

阿胤哥哥,待卿儿学会便跳给阿胤哥哥一人看!

阿胤,卿儿卿儿的惊鸿舞如何?

阿胤若想看,无论何时,卿儿都愿一舞。

脑海中,是沐卿儿当初为他学着惊鸿舞的情景,夜胤心中收紧,大喊一声。

卿儿!

闻声,沐卿儿停下了舞姿,看见面前的夜胤,他身上褪去了龙袍,可这衣袍上,还是金丝绣着的真龙。

阿胤,你来了?

沐卿儿唤了一声,伸手抚摸上自己的脸,泪水盈眶。

阿胤,这惊鸿舞是不是不好看了?卿儿卿儿不美了!

见她如此,夜胤心中后悔,他之前怎会如此狠心对卿儿这般视而不见,让卿儿如今这般模样。

卿儿很美,卿儿,跟朕回去,朕有好多话要对你说。

夜胤抬脚走近,沐卿儿如一只受惊的鸟儿向后退,转身走进那大火的屋里,现在门口看着夜胤,眼眸中对夜胤的满是恐惧。

夜胤,你不要过来!

好,朕不过去,卿儿,你快出来!

夜胤被沐卿儿往火中走进惊吓,站在原地不敢再动,害怕沐卿儿在往里面走去。

卿儿,你出来,朕错了,朕一切都错了,你出来好不好?

错了?

沐卿儿泪水滑落,他说他错了?不,他没有错,沐卿儿摇头。

不,你没错,错在我,我不该认识你!

你没错,卿儿,你出来!

夜胤见她身旁倒下的柱子,心中就像被石头重重砸了一下,卿儿若是再不出来,怕是会被掉落的东西砸中,再抬脚往沐卿儿靠近。

沐卿儿情绪更加激动了,猛然向后退去,往火中而去,怒喊开口。

我让你别过来!

好,卿儿,朕不过去,你快出来好不好,你不要折磨朕,你不要离开朕。

夜胤站在原地,双手伸前。

折磨你?沐卿儿嗤笑一声,到底是谁折磨了谁,他如今过来做什么?既然对她视而不见,如今为何不要龙袍到这里来?

夜胤,祝你登基为帝,百年昌盛,我要去找我的阿胤哥哥了。

话落,沐卿儿向后退去,脸上的笑容就如当年初见。

卿儿,你别再往后,我是你的阿胤哥哥,我不做皇帝了,卿儿,我就是你的阿胤哥哥!

沐卿儿停下了脚步,看着夜胤身上的衣裳,整个人疯了一般,再也受不得一丝刺激,摇头开口。

不,你不是,你是皇帝,我的阿胤哥哥只是一个小王爷。

卿儿!

夜胤伸手慌乱褪去身上绣着真龙的衣裳,剩下一袭白色的里衣,他什么都不要了,他只要她一人。

卿儿,你看,我就是那个小王爷。

沐卿儿心中收紧,看着一袭白色里衣的夜胤,勾起笑容,抬脚走向夜胤,就像一个小孩子哭诉一般。

阿胤哥哥,你来接我了?

夜胤看着她走向自己,匆忙点头,抬脚一步步走向柴房。

卿儿,你快到我这里来,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去过平凡的日子。

曾经,她与他说过,她更憧憬那平凡的日子,相夫教子,平平淡淡的度过余生。

可他从未放在心上,他是王爷,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不平凡。

可如今,他只想带她离开。

沐卿儿点头应下,平凡的日子?你是阿胤,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卿儿受不了了,这里有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人一直在折磨我。

话落,沐卿儿就要往前走离开之际,面前一天烧着的柱子掉落在沐卿儿的脚边。

啊!

沐卿儿惊吓一跳向后退去。

卿儿!

夜胤抬脚跑去,沐卿儿回神,抬头看着夜胤,害怕的向后退去。

你别过来,夜胤,你别过来!

沐卿儿像疯了一般向后退去,站在门口的夜胤不敢再动,若是卿儿再往里面走去就更加危险了。

好,我不动,卿儿,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去过平凡的日子。

沐卿儿停下了脚步,方才孩童一般的模样消失,脸上皆是对面前男子的恐惧,沐卿儿伸手抚摸自己的脸。

不,你不是阿胤,你是那个宫里一直折磨我的夜胤,我不要出去,我出去了,你就会折磨我,你会杀了我的孩子,杀了我的亲人,我不要出去。

沐卿儿说完,一步步向后退去,那只手情不自禁抚摸上自己的肚子。

卿儿,你别再往后退了,我错了,是我误会了你!

夜胤心如刀绞,看着她如今对自己的恐惧模样,自己到底做了多少狠心的事,才让她如今如此惧怕自己。

沐卿儿并没有停下脚步,看着夜胤,冷笑开口,泪水模糊了双眼,看不清不他的模样。

你为什么要折磨我?我做错了什么,夜胤,你为何这么狠心对我?夜胤,我好恨你!

我为什么要认识一个叫夜胤的人,是我害了将军府上下一百八十几口,是我害了爹和娘亲,是我害了夜尘,是我害死了桀儿,可我的孩儿

沐卿儿停下脚步,低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

夜胤,是你杀了我的孩儿!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