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美文阅读《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萧真韩子然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美文阅读《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萧真韩子然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2019-08-13 14:19:36作者:寸寸金

萧真韩子然的小说叫做《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是作者寸寸金写的一本小说,美文阅读《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萧真韩子然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书中主要讲述了:上一世,萧真嫁给了韩子然,却受到了韩家人的排挤,在韩子然中了状元后韩家举家迁往京城,独将她丢在了乡下生活。七年后,在韩子然做上丞相大人时,她还莫明其妙的死掉了。重生一世,萧真立志与韩家划清界线。可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山洞里,发着高烧的她竟将魔爪伸向了少年韩子然。这一世,萧真唯一的愿望是:老天,让我寿终正寝吧

美文阅读《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萧真韩子然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主角是萧真韩子然的小说名字叫做《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这本书是由作者寸寸金倾心打造的穿越小说,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精彩内容:

第1章 农女重生

深冬之季,也是秋猎最后一波之时。

对于靠山吃山的塘下村人来说,这是一年当中最后准备过冬食物的时分了,因此只要是家里的壮男都拎着自制的箭把式,准备好干粮上山打猎去。

阿真啊,阿真啊,快出来上山打猎去了。萧家婶子大嗓门喊了好几声也没见侄女屋开门,正要去敲门时,门开了。

婶。萧真开门时,看到向来精明干练的婶子一脸狐疑的打量着她,颇为不自然的一笑。

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啊?村子里的人都要上山了。见萧真还是穿着罗裙,一脸的茫然,萧婶子急了:哎哟,去晚了就没猎物了,快去换衣服准备家伙上山。

上山?哦。萧真有片刻的呆愣,随即僵硬的点点头,转身进屋。

真啊,这二天你咋回事啊?萧婶子也跟了进来,熟练的将挂在墙上的弓和箭都拿了下来,又拿出几件御寒的衣物包在一起。

咋回事?望着婶婶半响,萧真苦笑了下,她明明死了,睁眼里却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年前,整整二天,她将自己关在屋里,她这才接受自己没有做梦,她是真的重生了,回到了她十八岁的事实,这时的她与韩子然还没有成亲,甚至还不认识,说不定这位未来权极一时的宰相大人连她萧真这个名字都不知道。

没事。

真的没事?萧婶子担忧的看着她,萧真可是萧家唯一的支柱了,上山打猎,去市场买卖,田里活都她在扛着,要是有点不舒服,她这心啊就能提吊个一天啊。

没事。见婶子这般担心的看着自己,萧真抛去这二天来因重生而受到的茫然,像以往那般爽朗一笑:婶婶可是把我当儿子一样依靠着的,我哪能出事呢?

你这孩子,萧婶子白了她一眼,不过受惊的心算是平复了下,将弓箭与包袱递过去:快准备一下进山吧,干粮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放在院子里。

萧真接过弓箭,看着虽一脸精明脸上却已经有了不少皱纹的婶婶,眼眶微有些酸,上前一步就抱住了她:婶婶,你对我最好了。上一世,她与韩子然的姻缘是婶婶耍泼要来的,后来见她过得并不如意,对她愧疚无比,加上操劳成疾,不到35便去逝了。

这也成为了她心中永远抹不去的痛点。二天前突然发现自己重生了,不敢置信之余,只能茫然的躲在屋里,三餐都是婶婶拿来的,如今抱住婶婶,她突然觉得重生也挺好的,或许上辈子的那些遗憾能在这辈子补偿呢。

这孩子,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萧婶子眼里是满满的慈爱,阿真是家里的支柱,她至今都无所出,丈夫身子又残,她和阿真虽是侄婶的关系,但在心里,她是既把阿真当女儿也是当儿子在养的。

萧家的屋是泥房,二间屋成一个直角,旁边则是搭着一个小小的灶房,而前面就是个大院子,院子内有一口井,还有竹子搭成的晾衣杆,以及晾着的一些南瓜块。

简陋,但还能遮风挡雨。

萧真出来时,就见到唯一的叔叔正切着老南瓜晒。

萧叔叔才30出头的年纪,双鬓却已能见到了白发,紧拧的眉头也显得他心事重重,见到侄女出来,他略显担忧的道:阿真啊,我听村子里的人说,山中的猎物都被猎得差不多了,可能要进山林深处才能猎到别的猎物,你,要是不行就别去了。边说着,萧叔叔一手悄悄摸了摸己断了一腿的空裤管。

萧叔的腿是当年进深山打猎时没的。

见到叔叔,萧真胸中一陈辛酸的翻滚,掩饰了心中的激动,道:放心吧,叔叔,我的猎艺可是得了您和爷爷的真传的。如果没有多活一世,或许她不会有这样的自信,上一世,没人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有怎样的变化。

比如,她一直努力在识字。

比如,她将韩子然书房里的书全都看了个遍。

比如,她做过七年的士兵,上陈杀敌

这些连韩子然也不知道,前二样,她只是想配得上这位天才相公而已,可惜,在上一世他从未正眼看过她。

此时,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跑进了院子,冲着萧真喊道:萧真,你怎么还不来啊?我们队都在等你呢,快快——

这张面孔有些熟悉,但萧真已经忘了这人叫什么了,提了提弓箭,她深吸了口气:来了。上一世,她困在了韩家,叔婶也没有过上好日子,重来一世,她只有一个心愿,不要那么早死,能寿终正寝是最好的,顺便让叔婶过上好日子。

看着萧真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萧婶突然道:阿真已经十八了,别的姑娘这个年纪都有好几个孩子了,等这次阿真回来,咱们就给她找个好人家吧,不能再拖累这孩子了。

萧叔满是沧桑的面庞点点头:你想在自个村找还是外村找啊?

萧婶蹲下身看着丈夫,一脸兴奋的道:当然是同村最好,你说村头的韩家怎样?

村头的韩家?不错啊,那韩家二哥好像还没成亲,年龄也与阿真一样,我见过他,长得高高壮壮,是个有福相的人。

我倒觉得那韩家三弟挺好的。叫韩什么来着,噢,韩子然。

一听到这名字,萧叔的嘴就张成了O字型,随即道:你糊涂了,那韩家三弟比阿真还要小二岁呢,听说韩家还在供他读书,指望着他考取功名,又怎会看上我们家阿真。

也是。萧婶子心里也知道自己这说法有些不实际:我就是这么一说。

那韩家的条件比我们不知道好出多少,人又多,都是劳动力,就连那韩家二哥,我都担心会不会我们太高攀了,你先去打听打听,看有没有别的姑娘在说媒。

萧婶子点点头。

第2章 上辈子的夫君

金湾山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都说靠山吃山,塘下村人靠着这座山养活了一辈又一辈,而每逢春秋二季,村里的人都会组成一队一队的进山狩猎。

今年这猎物是怎么回事啊?眼看天都要黑了,竟然连一只猎物也没有。

真是奇怪啊。

看来,只能进山里头了。爬了半天山的村人你一言我一语,开始讨论如何进山来。

萧真年轻,又是这一队里唯一的女孩,因此只有听的份,甚至连插嘴也是不能的,没人听。

听着这些讨论,又望着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庞,萧真终于能确定,自己便是在这一次的打猎中遇到了韩子然,并且救了他的。

想到韩子然,萧真的脑海里浮起了一张带着点点凉意又不至于让人觉得太过疏离的脸来。

胳膊猛的被人顶了一下,萧真回头时,就见同村的一男子正不耐的看着她。

萧真,走了。另一男子道。

好。萧真忙跟着往前走。

真是倒霉,怎么每次都把她分到我们队里?方才顶了她一下的男子一脸的不耐烦。

我不会拖后腿的,也不用大家分心照顾。萧真回了一句,自八岁开始跟着村人上山,她什么时候麻烦过别人了?

男了冷冷一哼。

别说话了,留着体力进山。说话的是村长的儿子刘成,二十五六,长得身高马大的,已经是打猎的一把好手了,人也挺好的,因此才让他带队,他看了眼眼底透着倔强的萧真,又看着旁边满头不耐的村人道:萧真家就萧真一个女娃子能进山狩猎的,都是同村人,大家能帮衬就帮衬些。

萧真朝着刘成投去感激的一眼,萧家穷,同村帮衬着她家的人挺多的,但欺负他家的人也不少,虽然重活一世,但萧真并不觉得需要忍什么,该说的还是得说。

越往山里进,路就越窄,树就越密,也越是潮湿。

深吸一口气,尽是腐叶混着泥土的味儿,浓得掩盖了属于自然的清新气息,反有些呛鼻。

直到走到一处稍许开阔的林子后,刘成道:今晚就在这里落脚吧,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大家分头去找下猎物点,遇上了,先别出手,惊动了这一带的猎物就不好了,回来时都别忘了带些干柴枝回来生火。声音一顿,刘成看向萧真:萧家妹子就在这里帮着我拾叨一下。

上一世,她不想被同村的人看扁,因此并没有应下,同去找猎物点了,也因此遇到了正被猎物袭击的韩子然,回来后,却没见到张成几人,不得已,只得扶着受了伤的韩子然先回了村。

虽说乡下人对男女之别并不看得那般保守,但风言风语却还是流了出来,婶婶听了后上韩家大闹了一场,最后以救命之恩逼着韩子然娶她才肯罢休,韩家本不在意这些,然,为了不影响韩子然未来的仕途,只得让韩子然娶了她。

夫妻十年,他们说的话却寥寥无几,她有时甚至会想,韩子然可清楚他妻子长什么模样?

强扭的瓜不甜,强求的缘不圆,这一世,她放他自由,也放自己自由。

这样一想,萧真点点头:好。拿出镰刀开始割除周围的一些杂草,同时目光瞄向了另一个村人走去的方向,上辈子她就是走了这个方向遇上的韩子然。

很快,一片空地就被整了出来,正当萧真坐下休息之时,一道属于猎人应急时需要帮助的梢子声急促的响起。

有一队人遇到麻烦了?张成与另一村民互望了眼。

听梢子的声音应该是来自十里外,那是韩家大哥带的队。

说不定遇上猛兽了,走,去看看。张成说着,拿起了箭和镰刀,又转头望着萧真道:你在这里等着别的人回来,一个时辰后我们要还没回来,你带他们赶来。

我知道了。萧真点点头:刘大哥,你们要注意安全。

刘成点点头,和村人消失在山林深处。

夜,是越来越浓,深山的风,比起山外多了一丝阴凉,凉森森的。

萧真只是坐了一会,就有几人回了来,萧真将刘成的话转告后就坐在一边听着回来的人聊天,他们这一队除了她,其余的不是邻居就是同族,因此并不孤单,她也有族人,只是她家太穷,许多断了来往,也有几个交好的却是在外村。

她跟这些村人虽然熟悉,但平常也没多说过话,因此只是露个笑容算是打招呼了,加上男女之别,太过热络反而让人说,萧真只能静静的望着西南方,韩子然应该会从这里被人背回来。

正当她如此想着之时,就听得西南方有人喊道:快过来帮我忙,有人出事了。

休息的村人迅速走了过去,不一会,就见几人扶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走过来。

快快,把炒过碳的艾叶拿过来止血。一人急急道。

这人话刚落,萧真已拿了炒过碳的艾叶过去,他也不及想什么,迅速的将艾叶敷在了伤者流血的地方。

这不是韩家子然吗?有人惊呼道。

子然怎么也上山了?韩家人向来不准他做粗活的。

快看看伤到哪了?都别愣着,把带着的药和干净的水都拿出来。

几个人顿时手忙脚乱起来。

许是谁绑的时候碰到了韩子然的伤口,韩子然猛的睁开眼,上半身微微前倾,喘着气,清冷的眸光望着眼前的这些人片刻,又昏了过去。

萧真一时被挤在了外面,但韩子然醒来的样子却入了她的眼里,明明比她还要小二年,十六岁的年纪却已经表现出了惊人的自制能力。

他的伤没有致命的危险,但痛楚是难免的,上一世在她给他绑扎的时候,他额上冒着豆大的冷汗,却没坑一声,此刻,他哪怕是昏过去了,也依然是忍着不吭,好像在睡梦中,他依然能左右自己的意志力。

韩家母亲生了三个儿子,个个能干,因此村里的人都待他们家极好,要是一般的人受伤了,最多就是清理一下伤口,哪会像对待韩子然这般,又是给水又是给药的。

看伤口,韩家三弟应该是被头小熊所伤,没想到这个地方竟会有熊。幸好只是头小熊而已。

有小熊必然有母熊在周围,韩家二哥那里肯定遇到麻烦了,方才刘大哥传话说,他一个时辰不归就让我们都赶过去,可韩家三弟这边不能不管,怎么办?

要不先带韩家三弟回村吧。谁愿意回村?

尽管大家都高看着韩家,但若是这会回了村,定会少打些猎物,虽然村里有规定,若是打到庞大的野兽必须同队的同分,但这种事少,而且分开的肉的也不多啊。

第3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一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萧真。

我就算想帮忙,也体力有限啊,要是半路遇上野兽怎么办?再说,男女有别,不太方便吧。萧真脸上无可奈何的样子,事实上,她既然不想再跟韩家人有牵扯,就绝不可能再做上辈子同样的事,她与韩家,最多,也只能是相互在村里见面了打个招呼而已的交情。

这样一想,她忽觉得很是轻松,仿佛整个人放下了什么似的,上辈子那压了她十年的负担瞬间没了。

在所有人都犯愁之时,她则是低头笑了,这辈子,她一定要做回自己,那个会爽朗大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萧真。

不期然的,她对上了一双冷静清凉的黑眸。

韩子然不知何时睁开的眼,一睁眼就看到了几步之外的少女低头偷笑的样子,少女的眉眼鼻唇都生得挺好的,但合在一起最多就是清秀,他对她有印象,是村尾萧姓人家的侄女,父母早没,是由叔婶带大的,好像叫萧真吧。

她在笑什么?还笑得这般开心。在这深山野林的,有什么事能让她笑成这样?

萧真收回了笑容,只给了韩子然一个大方但并不热络的礼貌性点头,上辈子的夫君,这辈子就做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吧。

三天后。

所有的村人都从山上回了来,这次的狩猎不负重望,大小猎物都有,每个人的手上和竹篓子里可说非常丰富。

萧真手中也不少,但比别人来却是少了许多。

以萧真现在的本事,狩猎是小事一桩,不过要是猎得太多,难免会让人怀疑。总不能一夜之间,她的本事就大长了吧?

不过就算少,萧家婶子叔叔脸上也是笑开了花,萧家婶子很是欢喜的就去清理猎物了。

萧真虽是女儿身,但萧婶子向来把她当儿子养,因此举凡家务从没让她做过,她就跟萧叔子喝着点酒吃着花生,天南地北的聊聊就成。

萧真伸伸懒腰,笑眯眯的看着在院子井边洗着猎物的婶婶,还有磕着花生心满意足的叔叔,因重生的激动又在心里泛滥。

重活一回,真好。

亲人还在,真好。

她的人生不用那么糟糕,真好。

吃完花生,萧真拍拍手中的花生碎粒,道:叔,婶,我晚上打算再上山一趟。

干啥去?

打猎。下山时,我看到山脚有些小猎物的脚印,晚上去看看。说不定有收获呢。她不能在白天明目张胆的上山,只好选择在晚上了。

一听是山脚而已,萧叔叔点点头,倒也不担心什么:我给你去磨下猎刀。

我去给你准备晚上御寒的衣裳。萧婶子擦干手,进屋准备去了。

深秋的夜晚,月亮总是特别的亮,一个人的山林,萧真丝毫不隐藏自己实力,十几年的打猎经验,七年的当兵生涯,她的本领,发挥得淋漓尽致。

隔天,天还未亮。

萧婶子就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不过,当她看到院子里的猎物,还有猪圈里多出的一些活物后,眼晴都看傻了:当,当,当家的,你快出来看看啊。

萧叔子听到妻子这结巴的喊声,以为出了什么事,来不及穿戴整齐就出了屋,当看到院子里那堆起来的猎物时,这嘴张得能塞进一颗鸡蛋:怎么这么多?竟然还有活的。

可不,撑到来年三月也是绰绰有余啊,特别是这几头野猪仔,养到明年一定能卖不少钱。你还愣着干嘛,快去洗下脸,把其中一些先去集市卖了。萧婶子激动的道。

啊?卖了?

你这猪脑,咱们不是说过要给阿真找户好人家吗?没有钱怎么办嫁妆啊?

噢,是啊,瞧我这脑子。我马上去。萧叔子说着赶紧进屋。

声音轻点,别吵醒了阿真,她肯定累坏了。萧婶子说完,挽起袖管开始干活。

许是上辈子的事已经想开了,加上狩猎一夜的疲惫,萧真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日落时分,才醒来。

一觉无梦,不知道有多舒服。

萧真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想到上一世,韩家婆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坐相,吃相,还有做为媳妇上桌后不得和男人一样随性的聊天各种规矩,不禁又伸了几个懒腰,只觉无比舒畅。

打着哈欠开房门,就见婶婶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看到她,萧家婶婶笑得那个灿烂:打了这么多猎物,肯定累坏了,赶快吃饭吧。

今天晚饭这么早啊?还有半个时辰才是正常吃晚饭的时间。

这不是担心你饿吗?提前吃也没啥的。萧叔叔拿了筷子碗过来。

给你们叔侄俩热了点小酒,还烧了兔肉,快坐下吃吧。

哇,真香啊。萧真已迫不及待的抓了块兔肉来吃,上一世,韩家的饭菜,她若是多夹了块肉,韩家婆婆的眼晴就盯过来了,她是个粗人,又从小打猎,体力消耗大,那饭量就跟男人一样,韩家的媳妇都是斯文人,看她的眼神就像是看怪物似的。

哎,她没饿死也真是奇迹了。

我和你婶婶把一半的猎物都卖了,今天整整卖出了一两银子呢。一两啊。想到早上的收获,萧叔叔抿了口酒,现在还激动不已。

这么多啊?萧真也有些小激动,以前她打的猎,吃都不够,哪还能卖钱啊。

可不,再存些银两,你的嫁妆就能有了。萧婶婶给萧叔子和萧真倒了点酒后,自己兴致一上来也弄了点喝。

嫁,嫁妆?萧真一愣。

是啊,你都18了,你看咱们村哪个姑娘到了18还没嫁人的?有的都生了二娃了。说到这个,萧婶子这心里总觉对萧真很是亏欠啊。

她不想嫁,真的不想嫁人。但她也知道,不嫁必然是不成的,就算是她不想嫁,到别人口头也会成为她嫁不出去,没人要她,甚至干脆是有什么隐疾。到时村里的流言蜚语会让叔婶连家门也迈不出去,就像上辈子的流言让韩家不得不娶了她一样。

原本好吃的饭菜这会只觉食之无味,萧真道:婶婶可有中意的人选了?

先说说你有没有中意的男儿?萧叔子关心的问道。

如果说上一世在谈婚论嫁时,她还有一个女孩子的羞涩,这一世,是连装都不想装一下了。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