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挚爱的你》名可小说免费试读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6章 满心不安

《挚爱的你》名可小说免费试读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6章 满心不安

2019-08-13 14:41:30作者:拈花惹笑

名可《挚爱的你》小说免费试读,挚爱的你全文完整版,主角:名可,小说《挚爱的你》全文讲述了: 听说,有个大人物要来名可慌得连早饭都没吃,这还不打紧,今天所有参与接待工作的女生全都上了妆,就连平日里大大咧咧粗鲁惯了的肖湘都抹了粉,就她一个人清汤挂面的,顶着一张素颜,根本没时间上妆。赶到校门口的时候,社长徐年华一看到名可这模样,眼底顿时淌过失望。不是跟你说过今天要

《挚爱的你》名可小说免费试读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6章 满心不安

名可《挚爱的你》是一本都市言情类型的热门新书,作者:拈花惹笑,小说《挚爱的你》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6章 满心不安

北冥夜还是在看剧本,完全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

不抽雪茄,便偶尔把杯子端起尝两口红酒,每次酒水快到底的时候,名可又会拿起酒瓶给他满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所有人的等待中,半个小时之后,北冥夜剧本合上交给佚汤,佚汤接过之后立马放到公事包里。

北冥夜的目光落在桌上的菜肴上,扫了大家一眼,忽然挑了挑眉,讶异道:怎么都不动筷?

徐年华和他们文学社的副社长忙陪着笑,立即招呼着大家吃饭。

名可也拿起筷子,低着头慢慢吃了起来。

徐年华见她只顾着自己吃,完全不跟身边北冥先生交流,不断对她挤眉弄眼的,希望她能够接收到一点信号。

但名可这次却让他绝望了,不管怎么样给她传达信号,她都像没看到一样,只顾着自己低头吃饭,完全不理会其他事。

徐年华无奈,只好给肖湘暗示。

肖湘有点腼腆,面对着这个超级大帅哥的时候,压力老大了。

她站了起来主动给北冥夜夹菜,把菜肴夹到他的碗里,虽然中间隔了一个名可,这事做起来很不顺手,不过,总得要有人招呼:这是我们学校最出名的糖醋里脊,北冥先生尝尝味道怎么样。

北冥夜微微皱了皱眉,佚汤立即招来服务员,给他换上一只新的碗。

这个举动弄得肖湘顿时红了脸,回头看着徐年华,满心不安。

徐年华向她摇了摇头,知道那些有钱人都有些怪毛病,例如洁癖什么的,大概是因为筷子肖湘用过,再给他夹菜,他嫌不干净。

事实上肖湘真的觉得很冤枉,她用的筷子连自己都没有碰过,要是碰过了,哪里敢给北冥先生夹菜?

虽然佚汤这举动挺没礼貌的,但因为北冥夜尊贵的身份,谁也不敢多想什么。

又因为北冥夜不是个多话的人,不管徐年华和副社长跟他说什么,他都只是一脸淡漠,高兴的时候哼一哼,不高兴的时候连理都不理一下,弄得大家十分尴尬,一顿饭吃得极不自然。

也不知道是不是饭菜不合北冥夜的胃口,整顿饭他一直很少动筷,到后来甚至直接把筷子放下了,这模样更是弄得大家紧张兮兮的。

最后徐年华又招来服务员,换了一桌新的菜,看着北冥夜,一脸讨好的笑意:我们不知道北冥先生喜欢吃什么,如果北冥先生有自己喜欢的菜可以说出来,我让人马上送来。

北冥夜不理他,倒是目光落在了身旁的名可身上。

她还在低着头,一碗饭已经吃了大半,看这样子也吃得差不多饱了。

宾客不动筷,她自己倒是吃饱了,这丫头还真不懂人情世故。

他唇角微微扬了扬,溢出一抹几不可见的笑意。

但这笑还是被徐年华捕捉到了,他忙看着名可,笑得有几分着急:可可,给北冥先生介绍一下这里的特色菜,看看先生都喜欢吃些什么。

哦。名可才像反应过来,应了一声,便夹起一块小青菜放到北冥夜碗里。

这动作,立马让其他几个人全都皱起了眉。

刚才肖湘给北冥夜夹菜她没有看到吗?人家连碗都马上换了,她居然还敢做同样愚蠢的事情,可见她刚才真的一直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居然连这事都没注意到。

服务员。徐年华立马朝外头唤了声。

等服务员进来之后,他正要说什么,但,奇迹却又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只见北冥夜拿起筷子,把那块小青菜夹了起来送到口中,轻嚼了两下便直接咽了进去,看他神色似乎还算满意。

徐年华懵了,副社长和肖湘也傻了,就连佚汤都微微怔了怔,眼下不知淌过了些什么。

这么多人一脸震撼,只有名可一个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见他开始吃,她又夹了一粒玉米珍珠丸到他碗里,做完这事便低下头,继续吃自己的。

大家看着北冥夜碗里的那个玉米丸子,心里还是有几分不安,徐年华微微摆了摆手,让服务员退了出去。

门才刚关上,北冥夜便又拿着筷子把丸子夹了起来送到口中,依然吃得津津有味。

徐年华忍不住轻声说:可可,给北冥先生夹菜。

名可心里有点烦,忍不住侧头白了北冥夜一眼。

那是下意识的动作,但她没发现这些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她身上,她这个翻白眼的举动当然也被他们看到了。

徐年华慌了,肖湘也被吓到了,就连副社长也被吓得一动不敢乱动。

这名可平时还是很懂事的,哪怕在这种场面上从来不是个热情的人,但至少该有的礼仪还是懂的。

可是,今天明知道坐在她身边的是整个东陵最尊贵的男人,他随意跺一跺脚,整个东陵都要抖上三天,面对这样的人,她居然敢这么不懂事,她是不是被吓傻了,就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

至于名可,她为什么要翻白眼?其实这也不能怪她,这个男人有手有脚的,他不会夹菜吗?为什么非要她夹给他?又不是古代那些皇亲国戚,连吃饭都要人伺候。

不过,社长让她伺候,这种活她还是要做的。

翻白眼归翻白眼,不瞒归不瞒,她还是夹了菜送到他碗里,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柔和些:北冥先生,吃菜。

北冥夜出奇的听话,名可让他吃什么他都照单全收,一口不剩全吃下去了,就连饭也吃了满满的两大碗,看他用餐时那满意的表情,比起刚才时冷冰冰的模样也不知道可爱了多少。

一顿饭下来,文学社里的那几个人全都看出来了,这北冥先生对他们家名可似乎特别喜欢呀。

也因为这样,在吃过午饭之后,徐年华就立即建议道:我们社团有休息室,北冥先生不如先到社团里歇一会。

见他不为所动,他马上补充了一句:让可可顺便也给先生介绍一下剧本的内容。

他刚才翻剧本翻得那么快,才半个小时就已经把整个剧本看下来,事实上没有人相信他认真看了,大概也只是随意翻了翻,毕竟要看完一个剧本至少要好几个小时的功夫。

果然在听到他说让名可给他介绍之后,北冥夜脸上才终于有了一丝表情,虽然还是很淡很淡,淡得几乎让人看不到,但至少是有反应的。

他答应了。

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7章 天时地利人和

北冥夜点了头,徐年华立即招呼着大家离开餐厅,向他们文学社走去。

一路上名可都想远离着这个男人,可是徐年华和副社长却是有意的让她走在北冥夜身边。

至于北冥夜,他虽然不说话,脸色却也不难看,至少不像中午名可没来的时候那么冷。

走着走着,那只大掌就不知道怎么搞的,搂在名可腰上,一下把她揽在怀里。

名可吓得立即停了下来,北冥夜却忽然松开搂紧她的长臂,在她腰间拍了拍,唇角勾起一丝笑意:你衣服脏了。

看样子似乎只是真的在帮她把衣服上的脏东西拍下来,而不是要去抱她。

可是,刚才他有没有抱,名可自己自然清楚得很。

这男人刚才分明用力抱了她一把,但他现在已经把长臂收了回去,她再纠缠这件事又的似乎太小题大做了些。

再加上徐年华他们走在她身旁,个个都乐见她和北冥夜相处愉快,谁愿意为她出头?

一路战战兢兢地回了社团,北冥夜在大伙的拥簇下进了休息室,沙发有点小,对于他近一米九的身高来说,坐上去就像是坐在小孩的玩具上一样。

见他修长的腿完全没地方放,徐年华和副社长立即把沙发前的矮几搬开些,总算给他挪出了地方,安置他那两条黄金比例的长腿。

肖湘立即给他泡了茶,让名可亲自端给他。

北冥夜接过后只是尝了一口便把杯子搁下,目光落在徐年华身上。

徐年华立马陪着笑,迎了过去:北冥先生累不累?要是先生累了,不如先在这里歇一歇,事情等先生歇好了我们再谈。

其实,他恨不得现在就和他开始商讨,但他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招了招手,副社长和肖湘这些人立即会意,都不动声色退了出去。

名可也想出去,徐年华却看着她,笑着说:北冥先生可能对剧情还不是很了解,可可你留下来,给先生好好讲解。

名可心里打了个突,看了看他,又回头看着北冥夜,他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接过了佚汤递过来的剧本,又在细细翻阅了起来,看这模样,似乎真的看得很认真。

如果不是经历过数次他对自己的迫害,她一定也以为这男人现在所有的心思全都落在这剧本上。

可是,她心里为什么就是在怀疑,总觉得这男人的心思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不过,她没有机会多想了,徐年华瞟了她一眼,给了她暗示之后,就和佚汤打着招呼离开了休息室。

当休息室的门被关上,名可才吓了一跳,下意识往门口处走了两步,身后却传来北冥夜淡然磁性的声音:这剧情还是不错的,但是从头到尾连一场床戏都没有,在现在这种影业风气下,一点激情都没有,你拿什么去吸引观众?

我名可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想着他的问题,下意识回答:我们毕竟是学生,不是很适合

你们预算的观众也是学生吗?北冥夜扔下剧本,斜靠在沙发靠背上,看着她局促不安的小脸:东陵是个重商业轻文化的地方,整个东陵有多少学生?你的电影或许可以卖到整个东方国际去,但如果连东陵这块都做不好,我想我也没必要来投资。

不是

帝国集团如果要投资影视业,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也是想借此做点宣传,如果你的观众只是学生,对我们来说完全不适合。他的声音更沉了,还添了一点冷漠。

当他说起正经事,而不再对她迫害的时候,名可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真的很有魅力。

心里不服输的那点小性子也窜了起来,她回到茶几跟前,在椅子上坐下,解释着:这部片子不仅适合学生,也适合其他人,尤其是情侣。

但我没看到剧本里头有任何吸引眼球的地方。他挑眉,落在沙发扶手上的长指无意识地轻敲着。

名可有注意到他这细微的动作,想起他最喜欢拿这两根长指夹着雪茄,不知道这男人是不是烟瘾犯了。

她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起身到一旁的柜子前,找了一只平时从来招待宾客市所用的烟灰缸,恭敬放在沙发一旁的矮几上。

北冥夜的目光从烟灰缸上扫过,最终又落回到她身上,玫瑰色的唇瓣微扬:你不怕被我呛到?

她摇了摇头,坐得足够的远,不怕。

但北冥夜却没有点亮雪茄,只是看着她,眼底意味不明。

不说话的时候,名可总感觉这男人极度危险,所以,她宁愿选择和他继续交谈:那么,北冥先生觉得剧本需要怎么修改,才能做到你想要的效果?

你在诱我入局么?原来这丫头不光长得好看,也不光会怕他,有时候说话也有几分技巧的。

名可抿了抿薄唇,被他看穿心思,只能红着巴掌大的小脸,硬着头皮继续说:加一点激情戏也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北冥先生有没有什么好建议?我记得先生刚才说了,这个故事本身还不错。

是不错。他又把剧本拿了起来,翻开其中某一页:在这里,如果可以让公主和将军做点什么,宣传的时候弄几张唯美的画面打广告,效果应该会更好。

他只说这里,却没有说第几段,名可忍不住微微探了探脑袋,无头无尾的,她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场戏。

北冥夜的目光依然在剧本上扫过:你看,这一段戏,天时、地利、人和,男女主如果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太对不起观众了些?

名可忍不住站了起来,向他靠近两步:先生指的是

我指的,是这样。

名可对上他的视线,还没来得及想明白他眼底一闪而逝的笑意代表的是什么,他已经大掌一扣抓上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拉了过去,让她狠狠跌趴在他的腿上。

啊!她吓得低声惊呼了起来,慌忙想要从他腿上爬起来,可他一条长臂落在她后腰上,尽管什么都没做,却已经将她锁在自己腿上,锁得死死的。

放开

你想让他们进来,看看我们现在的模样么?这么好骗的小家伙,真让人心情愉悦,他目光晶亮晶亮的,修长的指在她纤细的柳腰上轻轻划过,竟从她的上衣下摆往里头探去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