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名门再爱傅先生求放过最新章节-挽歌傅承勋完本免费阅读

名门再爱傅先生求放过最新章节-挽歌傅承勋完本免费阅读

2019-08-13 15:01:05作者:晚街听风

提供挽歌傅承勋名门再爱傅先生求放过完本阅读,书友们及时观看名门再爱傅先生求放过最新更新章节。小说讲述了:向挽歌,名动江城的天才医生,20岁嫁给傅承勋,她一直都知道,傅承勋不喜欢她这个妻子,但却从不知道傅承勋这个人能狠到如此地步,23岁那年,傅承勋的爱人死在手术台上,他亲手把她送入监狱,毁了她引以为傲的右手。再相逢,看着那个亲手毁了她的男人,向挽歌告诉自己,此生不再乱爱他人

名门再爱傅先生求放过最新章节-挽歌傅承勋完本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名门再爱傅先生求放过》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豪门虐情故事,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名门再爱傅先生求放过精彩内容:

第1章 他爱逝世,送她进监狱

医院。

向挽歌,你竟然敢在思璇的手术台上动手脚害死了她。

向挽歌整个人像是突然被人抽干了力气,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在前一秒,她的丈夫,江城名贵,傅氏集团总裁傅承勋带着满腔的怒火来到她的办公室,二话不说,直接重重的给了她一巴掌,之后就指责她害死了人。

傅承勋,你瞎说什么呢,秦思璇的手术的确是我做的,但是手术过程很顺利,刚才才转入普通病房,她怎么可能死了呢?

秦思璇,傅承勋的爱人。

傅承勋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向挽歌还把什么都抹得一干二净,他愤怒的抓起向挽歌的手,任凭向挽歌如何反抗硬生生将她拖到了秦思璇的病房。

病房里,秦思璇的母亲正靠在病床前哭的撕心裂肺,床上,秦思璇被被子盖住全身,向挽歌是医生,常年在医院,面前的这一幕,她看到过无数次。

她转眸看向傅承勋,这个名义上是她丈夫,实则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的男人。

傅承勋,手术是我做的,但是我没有对秦思璇做其他的,你相信我。

男人捏住她的下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嗜血的气息:向挽歌,你就那么喜欢我吗?喜欢到不惜害死无辜的思璇?喜欢到在手术上动手脚?

冰寒瞬间占据向挽歌的身体,向挽歌突然明白,是了,三年婚姻,傅承勋恨她入骨,恨她占据了傅太太的身份,让他不能跟自己爱的女人成为夫妻。

傅承勋,其实不用我多说对不对,从秦思璇死了的那一刻,你就认为是我做的了对不对?向挽歌笑,声音带着一丝凄凉。

三年了,我不顾一切嫁给你,得到的除了冷落,恨意,误会,再无其他,既然这样,那我们离婚吧。

傅承勋幽冷的视线盯着她,眼里寒光尽然显现:离婚?向挽歌,你以为你害了人不用偿还罪过了吗?我告诉你,我要让你得到应有的惩罚。

傅承勋的话语冰冷,一点都不顾惜多年的夫妻情分。

向挽歌表情倔强,对于傅承勋所说的惩罚,她轻抬眉眼,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没有在秦思璇的手术中动手脚,不管你怎么想我,都要拿出证据,这故意杀人的罪名,我向挽歌可真是担不起。

傅承勋哪曾想都这个时候了,向挽歌还满身傲气,说起话来条理清晰。

他大手一挥,甩开向挽歌:证据?向挽歌,我告诉你,我说的话就是证据。

向挽歌承受不住傅承勋突如其来的力道,整个身子直接被傅承勋摔甩出很远,身体重重的撞在VIP病房的茶几角,向挽歌第一感觉就是肚子传来一阵钻心的疼意。

肚子疼?

想到这个月大姨妈迟迟未来,再加上此刻身下溢出的鲜血。

向挽歌如果再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那她就不是医生了。

她艰难的开口,语气断断续续:傅承勋,我怀孕了,你的孩子,快送我去急诊室。

孩子?向挽歌,你骗谁呢,我从来没有碰过你,哪里来的孩子?

是真的,真的是你的孩子,是那晚你喝醉二字还没有说出口,男人突然冷声打断,语气恶毒:不说我从来没有碰过你,就算你真的怀孕了,以你害死思璇的心狠手辣,这孩子也不敢来到这世上。

向挽歌,我说过,你该为你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

向挽歌坐在地上无法动弹,地上的鲜血越来越多。

男人说完那话,毫不留情的离开,根本没有管她的死活。

向挽歌坐在地上突然笑了。

傅承勋,我是应该为我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但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大的错事就是爱上了你,还不顾一切的嫁给你。

秦思璇死后第三天,傅承勋为她办了一场盛大的葬礼,葬礼那天,寒风刺骨的冷,向挽歌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风衣,她出现在葬礼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她。

这不是傅太太吗?她怎么还有脸来秦小姐的葬礼,她可是害死秦小姐的杀人凶手啊。

谁说不是呢,傅先生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些天全力打压向家,让向氏集团面临破产,但就是不动向挽歌。

身边一众人嘲笑的声音传来,向挽歌却像是听不到一般,径直朝着中间,最耀眼也最冷酷无情的男人走去。

谁让你来这里的?男人钳制住她的手,声音冷的像是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一般。

向挽歌神情麻木,刚流产没过几天,她的身体还很虚弱。

她偏着头看男人:到底要如何,如何你才能放过向家?那日傅承勋离开之后,便对向家下手。

几日时间,向氏集团已经面临破产的危机。

放过向家,你做梦。

意料之中的答案,向挽歌却笑了,她突然挣脱开傅承勋的手,大步跑到秦思璇的墓碑前,厉声出口:秦思璇,你看到了吗,你这一死,可真是把我向挽歌,向家推入了万丈深渊。

向挽歌,你疯了吗?

对,我疯了,傅承勋,我向挽歌真是瞎了眼,会爱上你这样一个绝情绝义的人。

我绝情绝义?

男人掐住她的脖子,表情阴冷:向挽歌,你害死了思璇还敢来闹她的葬礼,我本想等葬礼过后再送你去监狱的,既然你这么等不及,那么我不介意让你现在就去监狱。

监狱?

向挽歌睁大眼,她忍着痛意看着傅承勋:傅承勋,你竟然要送我去监狱?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男人狠狠地一甩,将她怎个人摔在地上。

额头撞到墓碑上,温热的鲜血从额头溢出,向挽歌却突然笑了。

是我错了,真的是我错了,傅承勋,三年前我以为我可以感动你,可如今三年过去,我哪里感动得了你啊,我只感动了我自己而已。

傅承勋冷眼看着头发凌乱,笑的快要疯魔的女人,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生出。

第2章 四年牢狱,她已不是她

但也只是一瞬,他便恢复了正常。

吩咐身边的保镖上前,将向挽歌连拉带拽带到他面前:向挽歌,在你狠心害死思璇的那一刻,你就应该知道,自己要承受些什么。

看着男人狠厉的面容,向挽歌突然挣扎了起来:傅承勋,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害了秦思璇,没有证据,你凭什么送我去监狱?

凭什么?凭我是傅承勋。

在场所有人都在看着向挽歌,看着她被傅承勋保镖带走,看着她疯狂质问傅承勋:傅承勋,你就那么爱秦思璇吗?爱到不惜用身份施压也要把我送到监狱?

傅承勋,你会后悔的,我向挽歌22年来活的肆意坦荡,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我没有害过秦思璇,终将有一天,你会为你如今的所作所为后悔的。

傅承勋从头到尾表情都没有一丝变化,甚至,在向挽歌话落的瞬间,他唇角还勾起了一抹冷笑。

后悔?他傅承勋从来没有为什么事后悔过!

四年后。

江城最大声色场所,魅色。

你确定了要拍卖?

浓妆艳抹的女子开口问站在面前的女人。

女人低着头,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她的些许面容,听到那女人的询问,女人身子一僵,随后抬头:璐姐,我现如今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被叫做璐姐的女人神情有了片刻的呆愣,随后叹了一口气:向挽歌,现如今的你,真的跟传闻中的你相差甚大啊。

向挽歌唇角勾起一抹自嘲:曾经的向挽歌早在四年前就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坐过四年牢的杀人犯。

璐姐神色有些复杂,三个月以前,刚出监狱的向挽歌找上了她,希望她能给她一份工作,她不在乎工作内容是什么,只要能够让她很快赚到钱。

她曾经受过向挽歌的帮助,在向挽歌入狱的这几年,也关注了一些向家的事情。

向挽歌入狱没有多久,向家破产,向母苏清云重病而死,向父向南天迎娶小三进门,而向挽歌唯一的弟弟向煜,身患白血病,这么些年来,一直都没有治愈。

这也是向挽歌这么急着用钱的原因,就是为了给向煜治病。

挽歌,钱可以慢慢的想办法,你知道的,拍卖一旦开始,你就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了,你的名声在整个江城,将会变成什么样你知道吗?

向挽歌视线移向远处,眼里都是凉意:璐姐,你错了,从我入狱的那一天,我在整个江城就再也没有名声可言了。

璐姐叹了一口气:既然我阻止不了你,那我就给你安排了。

豪华套房。

向挽歌坐在大床上,等着那人的到来。

紧张吗?难堪吗?向挽歌问自己。

没有,她的心里,除了麻木意外,再无其他的感觉。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向挽歌闭气眼睛,再次睁开,眼里都是凉意。

她低着头,从床上下来,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第3章 不卖

她低着头,从床上下来,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

在那人站定之时,向挽歌淡声开口,声音淡漠,不含情绪:你好,我是向挽歌。

向挽歌视线落在地上,头顶久久没有传来任何回应,向挽歌疑惑,抬头。

当看清楚站在自己对面的男人是谁时,她瞳孔放大,垂在一侧的手下意识的握紧。

几乎未曾多想,向挽歌就迈步朝着门外走去。

可是她刚迈开几步,就被男人伸出的大手紧紧攥住右手大力的甩到身后的大床上。

在出狱之前,向挽歌假设过无数个跟傅承勋重逢的场景,但是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一副场景。

你要到哪里去?冰冷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向挽歌看了一眼虽然被大力甩过却没有丝毫疼意的右手,从大床上坐起来。

离开,这么明显,傅先生看不出来吗?

开口说这话的时候,向挽歌眉色淡漠,没有丝毫再见故人应该有的激动。

傅承勋眸色转深,面前的女人,跟四年前有着极大的区别。

若不是那张熟悉的脸,熟悉的名字,傅承勋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认错了。

离开,我买了你,你想要去哪里?还是说,堂堂的向大小姐,也会临阵脱逃?

,买?向大小姐?

一个个讽刺,侮辱的词汇从男人的口中吐出,向挽歌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意。

是,我不想卖了。

不卖,那你想卖给谁?带着怒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向挽歌没有任何犹豫就回:我可以卖给全江城的任何人,但是就是不会卖给你傅承勋。

男人脸色瞬间冰冷,大手一伸,掐住向挽歌的脖子:向挽歌,如今的你,不过是个有着前科的杀人犯,一个坐过牢的女人,你凭什么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

脖子被男人掐住,呼吸越来越困难,向挽歌却像是没事的人一样讥诮开口:多亏傅先生提醒,是啊,我就是个坐过牢的杀人犯,说起来,我还是傅先生亲手送进去的呢,我向挽歌随时谨记在心,没有一刻敢忘呢。

男人眸色完全冰冷:向挽歌,你在恨是不是?

恨?向挽歌笑。

却不回答,但正是她这副傲慢不在意的态度彻底惹怒了男人。

向挽歌,我告诉你,你没有资格去恨,你害死了思璇,四年牢狱是你应得的。

身子被重重的摔在地上,熟悉的怒火,熟悉的场景,向挽歌想起入狱之前在秦思璇病房那一天。

身上又开始泛起疼意了。

明明这一次只是简单地摔倒,向挽歌却隐隐觉得四年前腹部钻心的那种疼意又再次涌了上来。

呵呵她低低的笑,笑声在这大大的得套房之内竟显得有些渗人。

傅承勋,我没有资格去恨吗?

四年牢狱,我连我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如今,我只不过是想要给我弟弟筹集手术费的,你却还是不让我如意。

是了,我没有资格自己恨,我只是悔,我当年为什么要爱上你,为什么要执意嫁给你呢!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