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前妻太动人复婚请排队帝爵豪温暖免费阅读-帝爵豪温暖小说全文阅读

前妻太动人复婚请排队帝爵豪温暖免费阅读-帝爵豪温暖小说全文阅读

2019-09-09 18:19:53作者:大尾巴狼

主角帝爵豪温暖小说《前妻太动人复婚请排队》免费在线阅读。前妻太动人复婚请排队是一本火爆的婚恋生活小说,她为救家族,被结婚,被离婚,因“出轨”,净身出户。事后才知,背后的策划人,竟是她的豪门老公,那个帅到逆天,冷漠如冰,渣得没底的无良男人——帝爵豪!不过,离婚那天,她也相当不客气的摆了他一道!5年后,温暖华丽逆袭,成为国际知名品牌的金牌设计师,携一对萌宝归来。然而,回国的第一天便被前夫帝爵豪拉进酒店房间,成为他的解药。事后,“喏,九块九,现在的头牌都这个价,剩下的那一毛,算是小费!”温暖丢下...

前妻太动人复婚请排队帝爵豪温暖免费阅读-帝爵豪温暖小说全文阅读

前妻太动人复婚请排队帝爵豪温暖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12章 放过她,求你!

一辆二手大众,居然敢蹭布加迪威龙,这傻比!

旁边的司机们个个面露讥笑,一个个的把自己的车开得飞快,溜得远远的,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免得一不小心被随后的战火波及,成了炮灰。

温暖却在看见那辆破车的时候,眼睛瞬间亮了一下,随即浮上一层担忧。

方雨这家伙,不要命了?

正巧,方雨打开车门跳下车,一边捋袖子一边直冲冲的朝着这边走来,隔得老远都能听到她那富有穿透力的大嗓门:帝爵豪你个混蛋,把温暖交出来!否则,老娘跟你拼了!

郝帅着急忙慌的从副驾驶下来,屁颠屁颠的跟在方雨身后,别傻了,我哥柔道十段,你根本就不是他的菜!

管他几段,只要他敢伤害温暖,我问候他祖宗八代!

方雨一边骂,一边抬起脚,磅的一声踹到布加迪威龙的车头上。

帝爵豪的脸色马上变了。

谁不知道,帝家大少爱车胜过爱女人,他的车库里,光是世界顶级的限量版跑车,就有十多辆,谁敢动他的车,那就是在老虎头上拔毛!

温暖第一时间拉住盛怒的帝爵豪,放过她,求你!

这是温暖第一次用这么卑微的语气跟帝爵豪说话,哪怕是在帝家要他们立即离婚,宣布温暖净身出户的时候,哪怕是在刚刚,他把她欺负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她都没有求饶过半句!

鬼使神差的,帝爵豪忍了。

方雨踹过跑车之后,一抬头,便看到了副驾驶座上的温暖,当即脸色一变,马上跑过来。

此时的温暖,一头乱发像鸡窝,一身红裙破得像拖把,瞎子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了!

方雨顿时一声痛叫:温暖帝爵豪,你个混蛋!

温暖抓住方雨揍向帝爵豪的拳头,方雨!我累了,送我回家!

方雨看看虚弱的温暖,狠狠地瞪了帝爵豪一眼,紧捏拳头,硬生生把那口怨气咽了下去。

比起修理渣男,她更在乎温暖。

看样子,这丫头已经强撑到了极限!

方雨伸手想要扶温暖,待看到她一身的青紫痕迹和碎得跟抹布差不多的裙子时,却犯了难。

两辆车虽然相隔不远,可是毕竟是在大马路上,不能让温暖再次受到别人的冷眼伤害!

这帝爵豪也太渣了,把温暖害成这样,居然连遮羞的衣服都舍不得给一件!

方雨心一横,把手伸向自己的衬衣扣子。

不要!温暖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郝帅在旁边看不过去了,连忙喊:还是用我的吧!

九月的天气正暖,这个时候,大家都只穿着薄薄的一件,虽然他佩服男人婆的勇气,可毕竟她还是一个女孩子,让她当街脱衣服,也太难堪了!

帝爵豪一个凉凉的眼神递过去,郝帅拧开两颗扣子的手僵在半途,面带难色的看着帝爵豪,带了几分哀求的喊:哥!

就算小嫂子得罪了你,这惩罚已经够了啊!

帝爵豪依旧冷着一张俊脸,他伸手,飞快的解开扣子,将自己的衬衣脱下来,丢到了温暖身上。

整个过程,他都没有回头看过温暖一眼。

衣服一落到身上,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暖眼前顿时浮现出帝爵豪野兽一般疯狂掠夺的模样,层层的羞辱感爬上来,她当即涨红了脸,像被烫到一样,飞快的将帝爵豪的衬衣丢开,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帝爵豪猛地回头看向温暖,眸底的寒光瞬间凝结成冰。

既然这么不识好歹,那就滚吧!

帝爵豪毫不犹豫的一踩油门,布加迪威龙擦着温暖的身子,箭一般飞驰而去。

激扬的风吹起温暖破败的裙子,温暖手忙脚乱的往下按,方雨和郝帅连忙站在她的身边,替她遮掩。

温暖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虚弱的笑容:让你们见笑了!

说什么呢!方雨白了温暖一眼,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飞快的往她的二手大众里跑去。

不过几秒钟,方雨又飞跑回来,手里多了一副窗帘布。

看看这是什么?咱们上次躲狗仔的时候用的,我居然给忘了!

方雨飞快的把窗帘给温暖披上,将她裹得严严实实,掩去一身的狼狈。

这才几天啊,第二次披窗帘了!

温暖苦笑一声,看来,我这辈子跟窗帘结缘了。

都是帝爵豪那个混蛋害的!温暖,你放心,总有一天,姐会帮你找补回来!

不用了,我会亲自找补的!温暖紧握着掌心里的东西,声音很轻,很坚定。

郝帅在一边看着,总觉得这个样子的温暖,竟然有一种令他肃然起敬的卓然气质。

郝帅跑过去,一改往常吊儿郎当的模样,那个,小嫂子

滚!方雨一脚踹到郝帅的小腿上,跟帝爵豪一路货色的都不是好东西,除了渣还是渣,不要再来烦温暖!

郝帅蹲在地上,想要问问温暖是否需要帮助的话,便就这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他实在是觉得这位小嫂子不错的,偏偏表哥他唉,大概温暖会因为哥的缘故,连带着把他也恨上了吧?

方雨带着温暖上车,摇上所有的车窗,发动引擎,飞快的离开。

二手大众很快融入车流,像是一个不起眼的村姑。

方雨一边开车,一边不时的侧头看一眼温暖,妞儿,你没事儿吧?要是难受,就哭出来!

我没事儿。

温暖的声音轻轻的,像是一缕轻烟,风一吹就散了。

她今天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真正痛苦到了极致的时候,是根本就哭不出来的。

方雨还是不放心,下了立交之后,索性靠边停下了,一脸担忧的看向温暖。

温暖抬头,朝着方雨露出一丝苍白的微笑,停下来干什么?好好开车,不要太担心我!我现在还不想死呢!该死的是帝爵豪,他的好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

温暖说着,慢慢地摊开手掌,掌心里,静静的躺着一枚针孔摄像头。

因为之前用力握紧的缘故,那枚细细的大号钢针一样的摄像头,将温暖白皙细腻的掌心,嵌出了一道深深的红色印痕。

方雨睁大了眼睛,将温暖手里的针孔摄像头拿起了端祥着,妞儿,真有你的!什么时候准备了这种东西?

温暖嘲讽的牵了牵唇角,其实昨天我回帝家去拿资料就差点着了帝爵豪的道儿,幸好上次来公司推荐监控设备的人附送了这个,回家以后,我就着手准备了,随身带在了身上。

方雨小心翼翼的把针孔摄像头放回温暖掌心,有些生气的剜了温暖一眼,之前就有过,你居然连我都瞒着!

温暖抿唇:我不能够什么都靠你帮助的,人,总是要在苦难中学会成长!赶紧开车回家吧,我想洗澡!

好!

方雨再不说二话,载着温暖,飞快的回了自己的小公寓。

温暖一头扎进浴室,洗了很久,久到方雨都以为她在里边睡着了。

方雨几次想进去看看,走到门口又停下来,有些焦灼的在门外转来转去。

要不是温暖够坚强,她几乎都要怀疑那妞儿躲在里头闹自杀了!

可是这要是万一

方雨再次转到浴室门口,抬起手,准备敲门。

浴室的门忽然从里边拉开,温暖披着湿漉漉的长发站在门口,一套保守的睡袍从头裹到脚,掩去她一身的青紫痕迹,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了许多。

我还以为你在浴室里睡着了呢!你以为水费不要钱哪?快点出来,速度的!哥还等着上厕所呢,憋不住了!方雨大大咧咧的咋呼着,伸手将温暖拽出来,自己走了进去。

温暖紧了紧身上的浴袍,看着方雨着急关门的动作,心底一暖。

就在刚刚拉开门的瞬间,方雨眼底的那抹担忧,她看得清清楚楚。

她知道,方雨这么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纯粹就是为了不让她难堪。

那个家伙,动不动就痞里痞气的自称哥,时不时的还要吃个豆腐什么的,貌似什么都粗枝大叶,但是其实比谁都细心。

关键时刻,比谁都靠谱!

温暖捏了捏拳头,轻声对着浴室门说道:方雨你放心,我不是一个轻易就被打趴下的女人,就是冲着你对我的这份关心,我也会很快站起来的!

几分钟之后,方雨回到房间,只见温暖正在处理一段视频,而视频的内容,正是今天在帝爵豪的布加迪威龙里发生的那一幕。

只一眼,方雨便默默地撇开了脸。

一个女人,得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够如此冷静理智的围观自己被欺凌的过程!

方雨想要帮忙,转念一想,哪怕是再好的朋友,温暖也一定不希望被第三个人看到自己的这一面,于是,她伸手拍拍温暖的肩膀,故意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睡意朦胧的说道:我困了,先去睡了啊!有事儿记得咳嗽一声!

温暖头也不抬的:恩。

第二天,温暖再次上了头条。

这一次,不是因为她做的事情有多丢人,而是她的举动实在是太惊天动地了,因为

第13章 温暖把帝爵豪告了

温暖把帝爵豪告了!

在离婚当天,温暖把她的豪门前夫告上了法庭,罪名是,帝爵豪在离婚后,不顾她的个人意愿,把她强了!

大幅标题下面,是一张巨幅照片,两人的姿势亲密至极,除了身体重要部位打满了马赛克之外,两人的面部表情却是相当的清晰。

温暖隐忍痛苦的皱眉,帝爵豪则是满眼狠厉,一副掠夺者的模样。

这张照片,颠覆了A市很多少女们心目中的帝少形象,多少人芳心碎了一地。

再后面,是一张温暖诉讼帝爵豪的诉状截图。

有图有真相,让人不相信都不行。

昨天领离婚证,帝家开了现场新闻发布会,虽然那些记者们都收了帝家的重金,发表的全是攻击温暖的言辞,一个劲儿的为帝家洗白撇清,但是今天这事儿一出,帝家刚刚上升一点点的风评,又一路下滑。

更有拿钱不办事的记者倒戈,揭露在民政局门口,疯狂的帝爵豪差点开着豪车把他们撞死了,最后硬把温暖拽上车,一路狂飙离去,那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温暖这则消息,是掐着半夜三点钟发的。

等到清早帝家人知道时,那些声讨帝家的声音,已经霸屏。

舆论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眼看着短短的几小时时间网上便被刷屏,纵使一手遮天的帝家也堵不住众人悠悠之口,风评再次下跌到了底线,帝家股市也出现了波动。

帝老爷子气得一拐杖敲在帝爵豪的背上,当场气得晕厥过去。

帝爵豪生生受了老爷子一拐杖,高大颀长的脊背挺得笔直,深邃的面容像是罩了一层寒霜,紧捏的拳头上,青筋暴跳。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温暖竟然会来如此狠厉的一招!

负责代理帝爵豪离婚手续的律师当场下课,帝家将帝氏律师团队里最得力的金牌律师从国外紧急召回。

风评下滑是大事儿,帝爵豪成了被告更是大事儿!

一旦罪名坐实,帝家就完了!

虽然帝家有很多的手段去撇清,但是毕竟有舆论大众盯着,帝爵豪想要不沾丁点儿腥气的全身而退,恐怕不那么容易。

老爷子这次派出的金牌律师正好姓金。

金律师给温暖打了无数个电话,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无奈之下,他只好查到方雨住的公寓地址,亲自登门拜访。

笃笃

谁呀?开门的是方雨,隔着木门外的防盗门问,语气并不友善。

金律师连忙堆起满脸的笑容:鄙人姓金,帝家律师团首席,请问温暖小姐在吗?

方雨眼一翻,你才小姐呢!你全家都是小姐!

金律师脸一白。

就凭这句话,他就可以给这个无知狂妄的女人安上无数条罪名,但是现在,他必须忍!

不到一秒,金律师再次堆起笑脸,请问,温暖女士在吗?

方雨玩着手机,眼皮都没有撩一下,语气淡淡的:在睡觉呢!

金律师无语望天,都中午了还舍不得醒?

我找温暖女士有很重要的事情,麻烦你叫醒一下她,好吗?

不好!

那我进去等行不行?

不行!

面对油盐不进的方雨,巧舌如簧的金律师也没辙了。

方雨砰一声关上门,剩下金律师呆呆的站在门口,跟个门岗似的。

人家不让见,他就只有乖乖的等着。

说服温暖撤诉,这是临走时老爷子交代的死命令,别说是等,哪怕是在温暖面前趴成狗,他也必须做到!

门内,方雨一关上门便扑过去抱住温暖,将刚刚帝家律师吃瘪的表情学说了一遍,惹得温暖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笑完,方雨朝着温暖的脸蛋隔空吧唧了一口,妞儿,真有你的!帝家人不是仗着有几个臭钱,鼻孔朝天,拽得二五八万的么?就是要这么收拾他们!

温暖符合着方雨,笑得没心没肺,将眼底潜藏的伤痛,通通都掩盖了下去。

昨天整理好后,她便去递交了诉状,然后掐着凌晨三点,发了劲爆头条,然后关机、断网,一觉睡到自然醒,任凭外面闹得天翻地覆,她自个儿清清静静的躲在方雨的公寓里,整理着自己要出行的衣物,最后开开心心的玩游戏。

帝家人,此刻肯定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帝家会派律师来交涉,在温暖的意料之中。

但是,她就是要把他晾着,就是要让帝家人着急上火。

帝老爷子为人火爆,帝爵豪肯定没好果子吃!

一想到帝爵豪的惨状,温暖心底顿时一阵暗爽,连带着在游戏里也杀得酣畅淋漓。

金律师等在方雨的门外,心底着急得像是烧着一团火。

要知道,每多耽搁一分钟,帝家的股市就会缩水好几千万,虽然帝家不至于为此一蹶不振,可是要再这么拖延下去,等他说服温暖也没什么意义了。

他这个律师团首席,也该拎包走人了!

金律师想要敲门催促一下,好几处走到门边,举起手又放下。

之前那个丫头不好说话,要是惹恼了前少夫人,可就更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人家连帝少爷都敢明目张胆的摆一道,还会怕他一个小律师?

金律师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眼看着已经时近黄昏,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抬手敲门。

这温暖女士再能睡,这会儿也总该醒了吧?

开门的仍然是方雨,不过这次她倒是没有为难金律师,而是直接把外面的防盗门都打开,往旁边一让,进来吧!

谢谢!谢谢啊!金律师感激的朝着方雨连连鞠躬,作为帝氏有头有脸的人物,除了帝氏的老爷和少爷,他第一次在人前这么卑躬屈膝。

方雨撇撇嘴,撞上门,率先走了进去。

金律师亦步亦趋的跟在方雨身后,一进客厅,便看见温暖抱着个平板,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玩游戏。

温暖大概是队长,带着个耳机,一边杀敌一边指挥,忙得不亦乐乎。

金律师不敢打扰,就那么在旁边规规矩矩的站着。

这一等,又是大半个小时。

直到温暖玩得累了,摘下耳机,金律师才连忙趋身上前,朝着温暖俯身一礼,恭恭敬敬的喊:少夫人!

温暖冷冷的睨了金律师一眼,回去让帝家派个清醒点儿的过来!

金律师连忙作势给了自己一耳光,马上又再弯腰道歉:对不起,温小姐,刚刚是我口误,我该死!还请看在我们这些下属难做的份上,体谅一下!

温暖轻哼一声,倒也没有再坚持。

金律师暗暗擦汗,自己一不小心差点儿又做错事儿了!平常的豪门女人被离婚之后,不是舍不得那个头衔的吗?想不到自己装糊涂的一声少夫人,非但没有讨巧,反而差点儿被赶出去,看来这位温暖小姐还真是跟寻常女人不同,幸好!

金律师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带着些公式化的开口:温小姐,我今天来,是代表帝家,想要就您状告帝少一案商讨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解决方法,毕竟,您跟帝少好歹夫妻一场,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好一个一日夫妻百日恩!

温暖粉脸上覆上一层寒冰,声音冷冽的:没什么好商量的,回去告诉帝家,要想让我撤诉也可以,帝家百分之十的股份!

百分之十!

好大的口气!

金律师又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试探着问:这个比例,可不可以再商量?

可以!温暖嫣然一笑,就高不就低,反正底线就这儿了,你回去商量吧!

金律师眼看着要被扫地出门,顿时慌了。

他发现自己在这个冷静淡漠的年轻女人面前,平常在法庭上唇枪舌战的那一套,完全施展不开。

金律师朝着温暖俯身,对不起,我失陪一下!

温暖手一伸:请便!

金律师踱步到阳台上,马上给帝老爷子打电话,毫无疑问的,挨了一顿狗血喷头的痛骂。

尤其是听说温暖要帝氏百分之十的股份,老爷子气得当场就摔了一个自己最心爱的古董花瓶。

金律师返回客厅,脚步有些沉重,他没敢把老爷子骂的那些难听的话说出来,只满脸愧色的说道:对不起,温小姐,关于这个股份的事情,董事长那边不答应,你看可不可以换成别的要求?

温暖浅浅一笑,那就让他儿子等着坐牢吧!

金律师见求了半天,软的不行,态度便转为强硬,语气也冷硬了许多:温小姐,何必太贪心?我劝你还是三思而行,以帝家的权势地位,这场官司你不一定能赢,何必非得撕得鱼死网破呢?做人总得要学会给自己留条后路。

他帝家给我留后路了吗?温暖的笑容里有几分凄凉,淡淡的看向金律师,我太贪心了吗?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老爷子当初当众许给我的聘礼,而今却要将我净身出户,你说,我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有错吗?

金律师动了动唇角,竟然答不上话。

他发现,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律师,白当了!

面对一个柔柔弱弱、冷冷清清的年轻女孩子,面对那清澈的目光,他——无言以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