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独宠旧爱女人别想逃夜伶雪季拟辰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独宠旧爱女人别想逃夜伶雪季拟辰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2019-09-10 09:54:30作者:公子伶

主角是夜伶雪季拟辰的小说名字叫做《独宠旧爱女人别想逃》,这本书是由作者公子伶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独宠旧爱女人别想逃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独宠旧爱女人别想逃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独宠旧爱女人别想逃夜伶雪季拟辰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独宠旧爱女人别想逃夜伶雪季拟辰小说by公子伶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这是一本现代言情风格小说,主角是夜伶雪季拟辰,他们之间单纯又凄美的爱情故事在作者细腻的笔触下描写的淋漓尽致,还没看过这本小说的小伙伴们,赶紧看起来吧!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独宠旧爱女人别想逃精彩内容:

第十章:她误会我了。

季拟辰还没来得及欣喜她醒了,她的冷漠就给了他晴天雷劈,嘴角泛起了苦涩:“我,我昨天看到你晕倒了,所以带你来医院检查,奈何你昨晚昏迷了一晚上,我工作太忙,困了,我就睡着了。”

他深邃的眸有轻微可见的担忧,夜伶雪勾起唇冷笑了声:“噢,一晚没走?我还以为你刚来,专门来看我笑话的呢。”

说完,夜伶雪一把甩开了他的手,看也不看他一眼就掀开被子下床,奈何体力不支加上许久未进食,导致她一脚踏空,脸吓的一白,潜意识的闭上了眼。

季拟辰敏捷的反应过来一把把她捞进了怀里,扑鼻而来的清香让夜伶雪的眼眸一愣,精致的脸离她不离三尺,季拟辰近乎痴迷的看着她。

所以丝毫没准备的被夜伶雪推开打了个踉跄。

夜伶雪低着头,颤抖着唇穿好鞋子,就像逃跑般撒腿就跑。

一路上她没敢回头,生怕看到了季拟辰就在后面,直到跑到脑袋一阵眩晕,才蹲在地上喘着粗气。

右手抚上心口,这里,好疼。

即使知道自己应该离他远一点,但是她做不到,只要看到那个人,她就会缴械投降。

说她懦弱也好,胆小也罢,反正她不敢去问那件事到底是不是他做的。

她怕。

她怕听到他说是的。

摇摇头,强行把季拟辰排出脑袋才打了个车到父亲的医院。

她看着手机里进帐的消息,心情好了那么一分。

一到医院,无数目光定格在了她身上,她惨白着脸,几乎是落荒而逃。

咬着牙才勉强不让自己哭出来。

院长看到夜伶雪来了,对这件事也不好说什么,就把账单和国外的联系的方式递给了夜伶雪,说:“夜小姐,这是夜先生在医院的消费,麻烦你去结下帐,然后这是国外医院的联系方式,我已经打好了招呼,等过两天你父亲的身体稳定了一些,就必须把他送上飞机。”

事关父亲,夜伶雪立马就把那些事情抛到了脑后,拿着几张单子就问:“好,我知道了,对了院长,那我父亲现在身体是什么情况?”

院长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气急攻心啊,状态很不好,只能勉强用药材舒缓你父亲的郁结了,夜小姐,我劝你还是和你父亲一起出国,你知道的,病重的人,看到自己的家人,心态会好一些。”

夜伶雪眨了眨眼,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声音带着哽咽;“我会和我父亲一起出国的,我会,我会一直陪着他。”

其实医生不说她也会陪父亲的,父亲从小一个人把她拉扯大不容易。

院长欣慰的看了她一眼,虽然她做了不好的事,但一切都是为了她父亲,对于吃瓜群众估计会觉得她不知廉耻。

但对于知道她父亲实情,和夜伶雪的举动的他就会很理解,毕竟夜壑是她唯一的亲人。

“那好,那你尽快把国内的事安排好了,过几天就和你父亲一起走吧。”

夜伶雪礼貌的说了句麻烦了,就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夜伶雪拿着账单去柜台结了帐后,就回到了父亲的病房,父亲现在身上有十几个地方都插着针管,她心疼的握住了父亲的手,眼泪止不住哗哗的掉:“父亲,你醒来好不好,你不是一直期待雪儿站上国际舞台当个万众瞩目的歌手吗?雪儿已经拿到nt的学位了,离站上舞台不远了,现在就差您这个见证人了,父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夜伶雪身边的悲哀感染了夜壑,他的眉头轻轻动了一下。

夜伶雪一直陪在夜壑身边,所以并不知道夜氏出大事了。

“翼勋,你这是什么意思?”一穿着中山装的老头,阴冷的看着坐在正中央的翼勋。

翼勋佻了佻眉,看着下面十几个咬牙切齿看着自己的人,没有丝毫胆怯的说;“我什么意思?公司破产,这是命数,何况你们一直在私下瞒着夜壑挪用资金,你当他傻子呢,以为他没发现?”

“你,你胡说八道!我在夜氏十几年,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被挑破了丑事,老头有点气急败坏的意思。

翼勋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做没做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即使公司破产,你贪污的钱都够你好吃好用的活一辈子了,你何必还把主意打到夜氏的房产上呢?做人这么贪婪,不太好吧萧总?”

萧总咬了咬牙,脸一阵青一阵白,怒声说:“那是夜壑管理不当导致公司破产,损失了那么多钱,难道要他一个房子过分吗?还有翼勋,你凭什么劫了我和洛氏合作的项目?你知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少,花了多少钱?”

翼勋冷冷一笑:“是不过分,但不代表你可以那么做,做人做事还是不要那么贪心的好,至于劫了你的项目?呵,证据呢?洛氏难道没有告诉你,那个项目早就定标了我的公司?“

翼勋那样子根本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油盐不进执拗的样子,气的萧总砰的一声打在了桌子上,怒视着他:“帝都的圈子就那么大,你要做生意,总有一天会碰上我,我们无冤无仇,你何必做的这么绝?”

翼勋转了转手心的钢笔,不屑道:“我喜欢就做了啊,管你毛事,再见了萧总,希望你接下来的商途顺利!”

翼勋留下了一句话就走了,听的萧总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翼勋离开了夜氏后拨打了季拟辰的电话,:“顾少,萧老头我搞定了,至于你要我查的事。”说到这翼勋停顿了。

季拟辰蹙着眉::“怎么了?”

翼勋抿了抿才开口:“没查到,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势力很强大,他们把所有的线索都斩断了,现在暂时只知道报道的有哪些报社,其他的暂时查不到,可能需要时间。”

季拟辰疲惫的靠在椅子上,声音都带着疲倦:“好,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季拟辰失神的看着桌上的相框。

看样子夜伶雪已经误会她了,即便他查到了是谁,现在这种时候,夜伶雪估计也是不愿意听他解释了吧。

第十一章:时光如梭

“夜伶雪,不管怎么样,这件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夜伶雪站在窗口,攥紧了手机,道:“与你有没关系已经不重要了,我,我要陪我父亲出国了。”

季拟辰猛的从办公椅上噌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要出国了?”

夜伶雪嘴角泛起苦笑:“如果你能多注意我一点,就不会直到现在才知道了,季拟辰,当初我做的错事,就一笔勾销了,从现在开始,你是你,我是我,我…祝你能够幸福,再…见。”

滴滴滴。

耳边的忙音让季拟辰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夜伶雪方才说了什么。

“该死的夜伶雪!你凭什么冤枉我了,还能说一笔勾销?”

季拟辰浑身的怒气冷的吓人,踩下油门几乎把速度提到了顶点,繁华的帝都车来车往,还未走到一半,就堵的一塌糊涂。

季拟辰一拳狠狠砸在了方向盘上,冷着脸打开车门,瞥了眼道路中央的追尾事件,迈起腿就走到路边开了一辆自行车。

无数人的关注、季拟辰视而不见,就好似竞赛,穿梭在人群中,季拟辰垂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离夜伶雪挂掉电话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了,不知道现在赶去机场还来不来得及。

“夜小姐,你父亲已经安置好了,飞行时间大概十二个小时,虽然我是医护人员,但也总不能时刻都在你父亲左右,所以还请麻烦夜小姐多加注意一点。”一穿着白色简洁衬衫的女子对着夜伶雪说道。

夜伶雪提着行李箱往机场内走,她点头道:“麻烦你了刘小姐,”

刘护士点头,跟在夜伶雪身后道:“走吧夜小姐,登机时间快到了。”

话音落地,机场大厅就响起了飞向BL的声音,夜伶雪脚一顿,眨了眨酸涩的眼,即便告诉自己不能回头,到此刻,还是抑制不住的转过了身。

扫了一眼尽是陌生人的机场,没有那抹熟悉的身影,虽失望,却不知为何,心下竟然松了一口气。

“夜小姐?”耳边传来了刘护士的声音,夜伶雪回过神,墨镜下的唇微抿,道;“走吧。”

夜伶雪有些麻木的拿出身份和登机牌,盖了章后,夜伶雪就走进了vip通道。

“夜伶雪!夜伶雪!”季拟辰的身影现身在了机场,他脚步慌乱的四处寻找,陌生的人,不熟悉的声音,没有一个人是夜伶雪。

“夜伶雪你到底在哪里?是不是要登机了才告诉我!”季拟辰抬手抹掉了额头的密汗,对着手机怒吼道。

“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你好…”周而复始的一句话让季拟辰愈加烦躁,他走到机场内部,一脚踹开了门:“快点给我查查夜伶雪坐的哪趟飞机!”

“啊!你谁…季少?”工作人员吓一大跳,当看到浑身戾气的季拟辰脸一白,季拟辰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我让你帮我查一下夜伶雪坐的哪一趟飞机!”

工作人员连连点头,纤细指尖啪啪的敲在键盘上,网络弹出夜伶雪的信息时,她咽下一口唾沫:“夜小姐乘坐的是九点五十分飞往BL的航班,现在已经九点四十九了,飞机已经起飞了。”

季拟辰走到她身后看了一眼电脑、眼睛渐渐变得猩红,捏紧拳头狠狠砸在了办公桌上。

好,很好,夜伶雪,这么多天你逃避不愿意见我,给你解释了数次你不愿意听,现在你又出国了是吗,好,希望你这辈子都不要回国,更不要让我看到你!

季拟辰怒气冲冲的出了机场,回想起那几天,到现在夜伶雪的举动,就让他心里堵得慌。

几天时间,他一直在想办法给夜伶雪道歉,虽然他口气不好,但这绝对是他的底线,这件事虽然起因是他,但过程真的是和他一点都没关系。

他不想要别的,他只想让夜伶雪原谅他,至少能够见见她,谁知道他进医院找她,她的冷言冷语甚至是以性命威胁。

现在她又走了、她说的对,他这几天一直在想办法道歉,所以并没有关注什么,可她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又走了?

季拟辰麻木的游走在街头,恍恍惚惚不知道应该去哪里,看着熟悉的城市却突然觉得很陌生。

因为,这里又没了她的身影…

*

时光如梭,转眼,已经过了大半年,繁华的市中心,33层高楼医院拔地而起。

艾因医院,里面有国际上最权威的医学专家团队。

“夜小姐,您的父亲需要见你。”一身白大褂,混血精致的脸,她操着流利的英文,对着穿着宽松休闲的夜伶雪说道。

夜伶雪提着饭盒,听着护士这么说,脚步更快了些:“谢谢你,我现在就去。”

夜伶雪现在的模样比之前要圆润得多,小巧精致的脸也有了一些弧度,推开病房门,夜伶雪扬起了笑脸。

“爸爸,怎么啦,我刚去洗饭盒了艾。”

夜壑和她恰恰相反、用瘦骨如柴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

他睁开了那双透满了沧桑的眼,道:“雪儿,照顾爸爸半年多了,真是辛苦你了。”

他的声音很细弱,不离近一点,几乎是听不清晰,夜伶雪眼睛酸了酸,握上夜壑的手,说道:“爸,这不是雪儿应该做的吗,要说辛苦的也是您,是您从小一个人把我拉扯大,即便工作再忙也不会疏忽了我,”

夜壑看着那么乖巧的女儿,心里一阵欣慰:“还好你是个懂事的,雪儿啊,你可对以后有什么打算?”

夜伶雪直颤的睫毛轻颤,下意识的抚上肚子,声音轻轻地响起;“爸爸不是希望女儿站上国际舞台吗,雪儿一定会做到的。”

夜壑仰着头叹了一口气:“那你可以,在爸爸走之前,能看到你光芒万丈的时候吗?”

他等这一天等太久了,可就是雪儿压根就不愿意离开他半步,生怕他发生了什么。

泪珠滴滴答答的滑落在夜壑的手上,夜伶雪哽咽的说:“可是我一刻都不想离开您啊。”

▲《独宠旧爱女人别想逃》完整版已有~

《独宠旧爱女人别想逃》首发来自公众号【jmwx55】,回复【独宠旧爱女人别想逃】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