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小说(连载中)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在线阅读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小说(连载中)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在线阅读

2019-09-10 09:59:41作者:隋安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小说,主角是骆少霆顾念,小说讲述了:三年前,她成为他的合法妻子,却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三年后,她化身金牌编剧回国,再次见面,倔强坚持离婚。“为什么离婚,给我一个理由”“你欠我一个儿子”“老婆,你的意思是,我们再生一个?”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小说(连载中)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在线阅读

隐婚甜妻总裁别傲娇精彩内容分享:

第一章

你是谁?顾念摸着一边火辣辣发烫的脸庞,冷若冰霜的看着眼前嚣张的女人。

三年没有回来,一下飞机便被陌生人扇了个耳光,顾念没想到在踏上故土的第一时间竟然得到了这样的迎接方式。

我是谁?你还有脸问我是谁?扇顾念耳光的女人杏目圆睁,嘴角得意的向上翘着,纤细的双臂环于胸前,不屑道。

有病的话麻烦到医院,出门往右走。顾念平静的看着对方一副泼妇的样子,旋即莞尔道。

虽然她是受害者,除了右脸有些微红,高端定制的羊绒大衣着身,乌黑的长发披肩,由内而外散发着的大家风范令人着迷,她的镇定气场已经完全凌驾于对方之上。

这女人真没有素质。

就是,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真是个泼妇。

旁边有过路的旅客看到两人的对峙,开始指责打人者,但很快便被那女人杀人般的目光吓跑。

什么同类不同类,我这个耳光只是警告你,以后离我男朋友远点儿,不要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能为所欲为,我和陈一豪的感情可是固若磐石的。

女人本来是感觉自己是有理的,正主打小三是天经地义,没想到一出手却在别人眼里成了泼妇,气得直喘粗气,怒视着顾念,几乎是想要吃了对方的架势。

哦,陈一豪。

顾念看了眼面前的女人,微微点了点头。

承认了吧,你个狐狸精,虽然他是你们公司旗下的艺人,可他是我苏凝的,你再怎么想插足也不会得逞。

女人看到她点头,本来被路人指责有理亏劲儿立刻消失,再次底气十足起来。

既然他是你的男人,麻烦你自己看好。

顾念基本上已经明白了自己无缘无故被打一耳光的缘由,眼中透出一丝怜悯,不准备再和面前的陌生女人多说什么,理了理面前的两络发丝准备转身离开。

本来陈一豪是她家媒体公司的艺人,现在已经跳槽了,虽然曾经她因为看好他而提拔过他,那只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而做出的决定,与男女关系扯不上半毛。

她不想再和面前的泼妇拉扯下去,浪费时间。

喂,站住。苏凝看到顾念挨了自己一巴掌不但不反驳还想逃,立刻伸手拉住了对方的手臂,无理取闹的扯着嗓子又叫起来。

你是知道自己理亏想跑了是不是?你这个三心二意的女人,明明和欧阳家的公子青梅竹马,现在又朝三暮四的来勾引陈一豪,要不要脸啊?

苏凝虽然是在言语恶毒的质问顾念,可顶着一头爆炸式发型,再加上那张涂得鲜红的嘴唇,和气质温婉的顾念比起来,怎么看都会让人感觉她在发疯。

至于陈一豪,顾念实在不想说什么,也没什么好说的。

老板和员工,在国外拍戏期间被传出了诽闻,这种事情在娱乐圈实在太常见了,更何况是对于某些人来说,只会越描越黑,比如苏凝。

要不是今天被我抓到,你是不是准备和陈一豪一起回来,然后去哪个酒店开房了?还装出一模冰清玉洁的样子,真是恶心。

本来是得理不让人的气场,越说越气,苏凝最后竟然鼻子一酸眼泪掉了出来。

顾念冷漠地哼了声,原来如此。

看来陈一豪是和自己同一班机回来的,只不过没有碰面。

回眸瞥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那只手,顾念连看都没有看苏凝,冷道:如果这是你发泄的方式,那就继续在这大吵大闹吧,希望陈一豪能懂你的这份情意,祝福你们。

想到陈一豪曾经说过他是单身,而且还对自己示过好感,她的心里只有冷笑。

姓顾的,你这个贱人,这个时候了还在装圣洁,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苏凝已经被顾念近乎莫视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她抬起手准备进行下一轮的暴力攻击。

我,我,我打你个臭不要脸的女人。

尾音还没有出口,她的手在半空中被死死的抓住,像被钉死一般。

你怎么在这儿?顾念睨到苏凝涨得通红的脸,这时才注意到站在后者身后的男人,英俊潇洒,挺拔的身躯,冷漠的眼神。

虽然没有再次感受到那火辣辣的被打滋味,可是她却看到了一张最不愿意看到的脸。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对他免疫了,可是此时真正的出现在眼前,她的内心还是忍不住起了波澜。

骆少霆。

第二章

骆家向来有头有脸,你还是骆家的儿媳妇,怎么能这样被欺负?嗯?骆少霆看了眼右脸还有些微红的顾念,皱着剑眉冷道,周身的气场有些吓人。

这个女人要么不回来,一回来就被打还能表现得这么淡定,是在国外待傻了还是那个男人对她来说那么重要,重要的连脸都不要了。

骆家?骆少霆?

还没有看清是谁抓住了自己的手,可是听到顾念和身后人的对话,苏凝本想继续发挥下去的泼妇劲瞬间瓦解,纤弱的身体不由得轻轻一颤,用力的抽回了空中的手臂。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今天算你走运,竟然有人来替你撑腰。

狠狠的瞪了顾念一眼,苏凝只能收敛起刚才嚣张的气焰,乖乖站在一旁当起了透明人。

骆少霆,是全京城谁都不敢惹的角色。

实时务者为俊杰,骆少霆虽然并没有正眼看自己,但是他身上所散发出的冰冷气场同样令苏凝忌惮不已,她适时的闭起嘴巴。

我已经和你们骆家没有关系了,别动不动就说我是骆家的儿媳妇。顾念听到骆少霆的话,皱起眉头。

顾念,别不识好人心,我可是在维护你,当年要不是你和我领了结婚证,我才懒得管这闲事。

看到顾念毫不领情的样子,骆少霆莫名的心里划过一丝疼痛,口吻却显得云淡风清。

领结婚证?

一旁的苏凝听到这里脸上掩饰不住的意外表情看向顾念。

顾家和骆家都是有头有脸的豪门,两家结亲不应该是传得满城风雨,各大媒体都占个头条什么的吗,怎么自己一点都没听说过他们结婚的消息。

这个要是爆料出去应该算是独家新闻,可惜自己不是什么狗仔队的。

别提结婚证的事情,那是你的一厢情愿,我当时还在昏迷中,根本就是被迫的。顾念冷脸,反感道。

时隔三年,她竟然还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骆少霆心中暗叹口气:堂堂正正骆家少奶奶的身份你不要,竟然甘愿被人指点,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欺负不敢还手吗?

真是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竟然丢下自己偷跑到国外三年,还和别的男人传出了诽闻,现在还有胆子和自己叫嚣,越来越放肆了。

在别人眼里,他们是青梅竹马,更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什么门当户对,具体什么情况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这个男人,真是不可救药。

顾念不想再和骆少霆争执下去,拉起行李箱准备离开。

要不是前些天母亲苦口婆心的劝自己回来过年,她什么时候会回国还是个未知数。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无巧不成书,刚下飞机就被一个泼妇纠缠,更遇到了自己内心最排斥的人,要多背有多背。

自己就是做影视的,每天都在为吸引影迷而绞尽脑汁,没想到现在却身处这样狗血的剧情之中。

如果将这一幕搬上荧屏也许倒会吸引更多的影迷,可现在她是一秒也不想待下去了。

顾念,作为骆太太,你难道不应该解释一下绯闻的事情?骆少霆用手推了一把挡在自己面前的苏凝,快步追了上去。

苏凝没有半分反抗的随着那股力量向一边趔趄了几下,本来推力就不大,所以她并没有摔倒,可是她还是不由得咽了咽唾液。

骆少霆在发怒,虽然他并没有表现得很明显,可身处他的低气压之下已近窒息。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此时的她已经不需要再给顾念什么颜色看了,因为骆少霆的出现似乎注定了后者的下场,自作孽不可活。

没什么好解释的。顾念并没有因为骆少霆的呵斥停下脚步,冷声回应着,笃定的看着前方。

顾念,你欠我一个解释。

骆少霆没想到她回答得如此随性,外国人再开放,给别人戴了绿帽子也不能这样理直气壮吧。

给我个理由。顾念听到他义正言辞的质问有些哭笑不得,轻哼着。

骆少霆听到她的口吻轻缓起来,不由勾了勾嘴角,迈出一大步挡在她面前:我是你的老公,你必须向我坦诚一切。

老公?这两个字很快就会变成前夫了。

顾念微扬起小脸,一副根本没听到的样子,绕过他继续向机场外走。

第三章

刚走进停车场,骆少霆的豪华跑车便进入了视线。

顾念径直走过去,将行李箱放好,然后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停车场里人并不多,再加上跑车特质的玻璃,车里的情况外面人是看不到的。

骆少霆坐在驾驶座上,强势的揽过顾念的腰,俊脸靠近,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一股芳草的香味。

你这是干什么。顾念的表情很冷淡,下意识的扭动了两下躯体。

一定是母亲提前通知了他,要不是考虑到家人的面子,她才不会接受他的接机,更不会坐他车回去。

你是我老婆,你说我要干什么。骆少霆本来心里就有股无名火,听她的质问越发手上加了些力道。

她可是自己名正言顺的老婆,现在整的倒像是自己在调戏良家妇女似的。

骆少爷,请你放尊重些,我——顾念轻叹一声,试图再次坐正自己的身体。

骆少霆根本就无视她的反抗,还没等她说完话,他的唇已经强硬的堵了上去。

不甘的蹙了下眉头,顾念想挣将压着自己的男人推开,却根本使不上劲。

平日里在外面不总是装得温文而雅、风度翩翩吗?难道现在他变得越发放纵了?她可不像其她那些女人,被他勾一下就会丢了魂。

骆少霆,真是上辈子欠了他的,这辈子要这样还他,自己的初吻早早的给了他不说,就连第一次了在三年前成了他的。

相比于花名在外的这个男人来说,自己真是世上再难找到的单纯简单了。

你是我老婆,难道亲一下也要征求你的意见?三年了,你真以为我无欲无求吗?骆少霆很不满的抬起了头,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他抬起另一只空着的手指轻轻摸了摸唇,齿间仍然是独属于顾念的芬芳,令人回味。

你无欲无求倒好了,省得四处去沾花惹草,搞那么多花边新闻出来。比起口舌之战,顾念可是从来不会输给别人,她可是顾家影视的头号编剧,词汇量丰富得很。

怎么,你这是在吃醋吗?骆少霆听着她的话不置可否,饶有兴趣的扬了扬好看的剑眉。

真是迷死人不偿命。

顾念不屑冷哼:你认为会有这种可能性吗?

顾念,我看你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骆少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越发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低沉的说着。

你对我的惩罚已经三年了,难道这还不够吗,就算是以前是我的错,这么久的时间也该够了,让我们回到正常的夫妻生活好吗?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在示弱吗?

恶心。

顾念体内最柔然的地方被碰触了一下,但是很快那个地方再次变硬。

你说什么?骆少霆没想到自己的表白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两眼中愤怒的火苗开始燃烧。

你的手不知碰过多少女人,现在再来碰我,只会让我感觉恶心。

顾念暗暗咬着自己的唇,一双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再次用力的掰开骆少霆揽着自己的手,倔强而坚定。

如果我说除了你我没碰过别的女人,你信吗。骆少霆的情绪变得有些沮丧。

小别胜新欢,三年不在一起,他没想到这个女人不但没有因为自己的主动而欣喜,反而还冷言冷语的像只刺猬。

顾念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沉默着理了理自己有些发皱了的真丝衬衫,高级定制的羊绒大衣已经脱掉,苗条的身材显得有些消瘦。

跑车内的沉寂让人有些不适,此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妈妈,我是小北。

电话里,稚气十足的童音传来,清脆而甜腻。

宝贝,打电话来有事吗?

顾念微微点了点头,将身子向车门的方向侧了下,防止被骆少霆听到电话里的声音。

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里的孩子略带委屈的说着,嗲嗲的口吻听得要让人的心都化了。

很快的,年后就会回去,而且还会有礼物哦。

顾念眼里带笑的说着,嘴角上翘,温柔滴水的表情看得骆少霆微愣,多么熟悉的表情,可惜不是对他。

顾念在国外三年,他们两个人根本没怎么见过面,就算是骆少霆忙里偷闲的放下国内的事情过去,前者也是各种理由的没空相见。

最主要的是,想到他们已经去世了的孩子,骆少霆不想难为顾念,他想给她充分的时间去平复,去忘记。

那是他们共同的孩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