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混沌主宰小说(连载中) 混沌主宰在线阅读

混沌主宰小说(连载中) 混沌主宰在线阅读

2019-09-10 10:05:31作者:成沫的狗

《混沌主宰》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小说,主角是李锋冷雪,小说讲述了:少年不负凌云志,敢吞天地日月星。玉宇乾坤无人识,吾为混沌大主宰人族少年自白阳城而出,修混沌天道诀,与星空万族争辉,横压诸天万界,霸绝宇宙寰宇,铸就混沌主宰之路

混沌主宰小说(连载中) 混沌主宰在线阅读

混沌主宰精彩内容分享:

第一章

青山宗独居云泽山脉一隅,在这云岚州也算的上一方巨擘的大势力,其下无数城池家族都是费尽了心思想要将自己家族的子弟送到青山宗修炼。

此时青山宗外门,一个宗门弟子打扮的胖子正急冲冲的往着一间小屋跑来。

徐辰,不好了,出大事了!

胖子跑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屋内一名清秀少年此时正在盘膝而坐,双手环抱,胸脯不断的起伏,以一种极其特殊的呼吸节奏在吐纳不停,少年显然正处于一种修炼状态中。

周围隐约可见的有着淡淡的一层白茫茫的雾气聚集在他的周围,正是天地之间的灵气。可是无论少年如何的运转功法,吐纳呼吸,那些灵气都只是在他的体表周围缭绕徘徊,无法将其吸收至体内,甚至纳入经脉之中,汇于丹田。

哎!还是失败了。

少年摇了摇头,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眸光似星辰般璀璨,熠熠生辉。俊朗的面庞上闪过一抹阴郁的忧愁之色。

自从半年前为了救林月菲被那头黑水玄蛇所伤,黑水玄蛇的黑煞之气侵入腐蚀了浑身经脉后,他就再也无法吸收灵气了,修为也一直停滞在炼气九层不能更进一步,甚至最近一段时间隐隐的还有着往下掉落的趋势。

不过想到自己心里的她,徐辰内心划过一丝柔软,明亮的眼神变得坚定无比,就连那面容上的忧愁之色也是一扫而空,为了她,就算是丢了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骤然响起,随即似乎来人相当的焦急,不等徐辰开门,大门便是被来人直接撞开。徐辰微微蹙眉。

徐辰,出大事了!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冒失,大老远就听到你喊叫了!

徐辰挑眉瞥了胖子一眼,眼前之人叫王浩,一年前同自己还有林月菲一起来到青山宗,是他打小的死党。

执法堂找你!

王浩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焦急的说道。

徐辰闻言脸色有些变了变,一向冷静沉着的他,眸子中也是划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慌乱之色。

要说这青山宗最令人敬畏的不是青山宗宗主,不是各大长老供奉,而是这执法堂!

执法堂专管青山宗刑罚之事,上至长老,下到门外弟子。总之,这青山宗除去掌门之外无论是谁,只要是被执法堂找上了,定没什么好事。

曾经就有一位宗门长老因为擅自对外私传本门功法,被执法堂当着无数人的面当场废去修为,驱除宗门。

但他一个外门弟子,又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怎么会让执法堂来找?

徐辰摇了摇脑袋,眉头皱起,心中有着一丝不详的预感。

青山宗执法堂位于落雁峰上,堂主段天凌,是整个青山宗中修为仅次于宗主的人,不然也无法执掌这凶威赫赫的执法堂。

此时执法堂内,几位长老坐于两旁,他们并非执法堂长老,乃是青山宗各殿的长老。

青山宗门规,但凡有重大刑罚之事,各殿必要指派一名长老随堂听审。

而在那中央坐着的则是执法堂的执法长老赵世敬,专司青山宗外门弟子的刑罚。

正当众人等待受罚之人时,站在赵世敬旁边一位青袍少年忽然咧嘴冷笑,眉眼间充满阴鸷之气,看了看大殿门口处。

趁着徐辰没来,悄悄附身赵世敬耳边,带有阴森口吻道:三伯,这次无论如何您也得将徐辰那小子给踢出宗门!

少年叫赵云杰,是赵世敬的亲侄子。修为已经跨过炼气境进入了灵旋境,而且还是二星灵旋。

赵世敬微微点头,并未因少年阴森的声音而感到不快,反倒是神情有些颇为自豪。

青山宗只有十六岁以下修为达到灵旋境,才有资格进入内门;能进入内门之人无一不是天资聪颖之辈,他这侄子能以十六岁的年龄达到灵旋二星,就算是在内门都是天赋佼佼者。

想到这,赵世敬脸上自豪之色更盛,随即声音压低道:只要你那小女人能一口咬定是徐辰干的,量他有翻天本事也不能在这青山宗度过最后一晚!

说着,赵世敬有意无意的向依偎在赵云杰身边的一位紫衣女子瞟了一眼。  

若是徐辰与王浩在这定然能一眼就是认出,此女正是与他二人一同上山的林月菲,徐辰打小的青梅竹马。

林月菲心思也是异常的玲珑,听到赵世敬的话赶忙就是恭声答道:赵长老请放心,小女定然将那日后山发生之事一五一十的在这大堂之上向众人说明。

嗯,如此甚好!赵世敬淡淡的点了点头,赵云杰与林月菲互望一眼,面上都是浮现一抹得意之色。

此时大堂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青山宗弟子,有外门的也有内门的。

不知道是谁这么倒霉,被执法堂叫来?

是啊,自从上次执法堂将一个犯了宗规的长老全身修为废除之后,好久都没有如此这般大动干戈了。

哈哈,今日有好戏看咯。

一众青山宗弟子此时已是在门外议论纷纷,都是来看热闹的,说什么的都有。

就在众人议论之时,一个白衣少年已是疾步而来排众而入,进得堂内。

他刚一进执法堂,眼睛便是看见了几乎占据了他整个心扉的那个女人,林月菲,只是她怎么也会在这里?而且还紧紧的依偎在一个青袍少年的怀里,样子极为的亲密。

徐辰眉头狠狠皱起,心中闪过一丝阴霾,不过此时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外门弟子徐辰见过执法堂赵长老,见过各殿长老。

强压下心中思绪,徐辰弯腰朝着各位长老作了个揖。

大胆徐辰!你可知罪!

赵世敬猛然一声暴喝,声如洪钟,震的众人耳膜都是微微的有些疼痛。

他本身实力极强,且又久居执法堂长老一位,身上有着一种极其威严的气势,此时故意暴喝出声,一双虎目死死的盯着徐辰,散发着令人心悸的目光。

没有一个外门弟子能承受的住他这般威势,曾经有一个外门弟子在他一怒之下更是直接吓的跪地不起。

可是眼前的这个十六岁少年,似乎并没有露出他所想要看到的惊吓神色。

徐辰眉头微微皱起,身躯挺拔如枪,傲立堂上,不卑不亢的问道:不知我何罪之有?

林月菲,你出来说。

赵世敬喊了一声,虎狼般的目光依旧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白衣少年,此子之桀骜不驯,当世罕见!今日若不能一棍将其打死,只怕日后会有隐患。

是,赵长老。

林月菲应了一声,走到了大堂中,看着徐辰时,目中装作露出一抹惊慌恐惧之色。

前日弟子因有事去往后山,不料竟被徐辰一路跟踪,开始时候弟子并不知是徐辰,有些害怕走的极快。后来走到后山深处四下无人之时徐辰忽然出现,弟子跟他从小一起长大,是以,弟子对他收起戒心。可最后,最后

林月菲说着竟是开始泪眼婆娑,神情暗淡不住的哽咽抽噎,仿佛有着什么难以启齿之言一般。

最后怎么了?你但说无妨,我自会与你做主!

赵世敬一脸关心表情的说道,显得颇为的正气凛然。

徐辰他跟着我来到后山,见四下无人,竟然要强行与我做那男女之事,我奋力反抗,无奈实力欠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若不是后来赵云杰碰巧路过,只怕,只怕我的清白身子就要被他玷污了!

林月菲似是下了极大决心一般,才将这羞人之事说了出来,说完后更是泪如雨下,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怜惜。

第二章

哗!

林月菲此话一出,整个执法堂包括外面看热闹的一众弟子都是尽皆哗然。

啧啧啧,这个叫徐辰的是哪尊大神啊?看着挺帅气的一个小伙,怎的就干出如此龌蹉之事呢?

好像是外门弟子,才进山门一年,看他平时挺好的啊,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人群中炸开了锅,不知道内情的人议论纷纷,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

知道内情的也就几个身份低微的外门弟子,可是如今看这赵世敬脸色,又有谁敢去为徐辰辩解,那不是跟执法堂长老对着干么,无异于找死!

就连执法堂内那一干坐着的长老也是纷纷摇头叹息,显然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颇为清秀的少年竟会做出此等事!

赵云杰也是没想到林月菲这演技竟然如此之好,若不是这件事是他与林月菲一起策划的,他都差点信以为真了!

月菲,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是徐辰啊,你的辰哥啊!

徐辰瞪大双目,几乎不敢相信林月菲竟会说出这种话来。

少在这假惺惺的套近乎,我今日在这里就是要揭穿你猥琐的真面目!

林月菲俏脸含怒,愤恨的说道。

徐辰一瞬间脸色变的苍白无比,心中直如被人用锤重击,又像是有着无数只蚂蚁在啃噬一般,如刀绞似的疼痛,让得他整个人都是面无血色。

他蹭蹭蹭的一连后退三步,身形摇颤,双拳紧紧握住,因太过用力,指甲都是深深的陷入了肉里而不自知。

徐辰,你竟敢对宗门女弟子做出如此厚颜无耻之事,把我青山宗当成什么地方了?!

赵世敬猛的拍案而起,凌厉的眼神如同刀一般向着徐辰射来。

这个时候自大堂门外突然闯进来一道略微有些肥胖的身影,正是王浩。

赵长老,林月菲在说谎,徐辰和我,以及林月菲打小就认识,徐辰跟她更是青梅竹马,怎么可能会要qiangbao她呢?

王浩扑通的一下跪在了大堂上,一口气说完就是死死的埋着头,不敢看上面的赵世敬一眼。身躯巫自在那颤抖不已。

显然,面对此时的赵世敬,王浩几乎是鼓起了全部的勇气,这才有胆量冲进大堂为徐辰辩解。

混账!哪里来的野小子,给我拖下去关禁闭一个月!

赵世敬勃然大怒,一旁立即就是闪出了两个执法堂的弟子,俱都有着灵旋一星的修为,将王浩直接就是架了出去。

王浩被人架出去,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忽然对着厅内各位长老大喊:长老,弟子句句属实啊!

林月菲,你真的要如此薄情寡义,忘记我们的曾经吗?

看着进来替他说话却如同犯人一样被拖出去的王浩,徐辰终于不再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眼眸中有着冷芒闪过。

呵呵,薄情寡义?青梅竹马?赵云杰摇了摇头冷笑着站出来说道,你徐辰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妄谈青梅竹马,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论家世,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三流家族的小少爷,论资质,入门一年了都未能踏入灵旋境,而月菲妹在我的帮助下突破到了灵旋境,并且觉醒冰凤武魂,以后得前途不可限量,又岂是你能望其项背的!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月菲妹怎么可能会看上你?简直就是笑话!

不错,我喜欢的是云杰师兄。

林月菲淡淡的点了点头,走过去极其自然的挽住了赵云杰的胳膊,看着徐辰的眼眸一片冷漠,没有一丝的感情色彩。

轰!

赵云杰这句话又是引起了满堂轰动!

竟然是冰凤武魂!那可是地级武魂啊!整个青山宗拥有地级以上武魂的弟子绝不超过十指之数。

武魂能带给修炼者无法言喻的好处,不仅有着武魂战力的加成,对于自身修炼更是有着加速的作用,每一个修炼者在到灵旋境的时候都会觉醒一门武魂,至于什么样的武魂就因人而异了。

天元大陆上武魂依照品级可分为凡级、人级、地级、天级、王级、皇级以及帝级。至于上面还有没有,已经没人知道了,毕竟整个天元大陆上最高的武魂也就是帝级了。

此时赵世敬以及其他的众长老都是目露震惊之色的看着林月菲,地级武魂,就算是在青山宗的极品天才里都是可以排的进前十啊!

如此妖孽资质,我青山宗,我赵家捡到宝了啊!

赵世敬哈哈狂笑,神色中有着无尽狂喜。

呵呵,冰凤武魂?地级武魂?为了得到赵云杰的帮助觉醒武魂,你竟然不惜如此陷害于我也要跟他在一起!你好狠的心!

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被践踏到如此地步,徐辰目中有痛苦!有失望!还有着一股滔天杀意在眼眸深处,在内心深处,不停地翻腾肆虐,如同江河奔涌一般!

林月菲不再看他,转过头向着赵世敬问道:不知徐辰此罪该当何种惩戒!

罪当废除全身修为,驱除宗门!

赵世敬冷漠的声音传来,犹如九天之上神灵的圣旨,又如九幽之下阎王的宣判。

说完亲自出手,身形快如闪电,一掌击碎了徐辰体内丹田。

啊!

大堂内传来了一声极其痛苦的惨叫声,让人闻之都会色变,赵世敬亲自出手一掌击碎了徐辰的体内丹田,徐辰痛苦的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额头冷汗如雨般往下滴落,打湿了地面。

林月菲,赵云杰,赵世敬!

徐辰已满口鲜血,咬牙切齿的念着他们的名字,似是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他体内的痛苦。

他颤抖着身子想要站立起来,即使他体内此刻正承受着那丹田尽碎的极端痛苦,他依旧想要站直身躯,就如同他刚开始进来一般。

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直到用尽了全身所有力气站直了身躯,原本明亮的双眸此刻泛着一丝幽深之色,望着三人,里面有着无尽的冷冽,仿佛能把空气都冻结了一般。

盯着他们很久,直到盯着林月菲都是低下了头颅不敢直视自己,徐辰嘴角荡起一丝嘲笑,声音冷厉像是极北冰原上吹来的寒风。

很好,今日之辱,来日我必加倍奉还!

赵世敬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碍于面前诸位长老又是在这大堂之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这毕竟是在青山宗的执法堂,如此妄杀一个外门弟子,对他对青山宗的名声都是不太好听。

轰隆隆!

仿若末世来临一般,整个苍穹都是被一片黑云笼罩住,白昼变黑夜,无数条粗大如水桶的闪电在黑云中闪过,似要劈开这混沌黑暗的天地。

暴雨倾盆而下,巨大的雨幕仿佛能将人的视线都遮挡住。

徐辰在雨中狂奔,身后一个一身黑衣劲服的男子在紧追不舍,大约灵旋三星的实力,徐辰如今丹田被废,也就跟一个普通人差不多,面对这人毫无反抗之力。

该死!

一定是赵世敬伯侄两人派来的杀手,徐辰心中恨道,眼里是无尽的冷芒。

咻!

一道破风声响起,徐辰骇然回望,就是见到一柄在雨幕中寒光四射的长剑向着自己的胸口刺来!

正中心脏!

黑衣人一剑得手反掌一推,将徐辰的身子拍飞悬崖。面无表情看着那下坠的身影,眸内划过一丝不屑,掉头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那一剑他有着十足的把握,徐辰必死无疑!

杀人藏尸这种事,黑衣人看起来干的十分的熟练。

轰!

原本被乌云笼罩,一片漆黑的天地间,骤然是雪白如同白昼。

一道粗大仿佛是紫色雷龙一般的闪电,划过苍穹,似乎是连空间都被划破了开来,露出里面一片无穷无尽的虚无,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般。

蓦然间,自那无尽的虚无中有着一道快若流星般的莹白色光芒极速飞出。

光芒在半空中晃了晃,似是有片刻间的停顿,紧接着化为一道光芒,朝着正不断坠落的徐辰射去。

徐辰脑海中最后的意识就是看到自己胸口不断喷涌而出的血花,似乎还有着一抹莹白之光射入了自己的体内。

第三章

突如其来的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暴雨过后,沾满灰尘的大树以及那些花草,好似被洗礼一般变得异常光亮。就连藏在泥土中的嫩芽,都充满了韧劲,准备破土而出。

青山宗一处悬崖之下,乱草丛生,碎石遍布。突然半人高的草丛一阵微动,似乎有着什么东西隐藏在内一样。

呃,这是在哪?

徐辰悠然醒转过来,望着四周的乱草碎石,在望向头顶的悬崖,心中一阵极度的震惊。

这我竟然没死

刚刚那一剑明明已经刺穿了我的心脏了,自己应该是必死无疑的。

徐辰突然想起了自己坠落悬崖的那一瞬间,似乎有着一道白芒射入了自己的身体中。

难道是那道白光的原因

徐辰急忙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接着就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嘴巴张大的能塞进一个拳头。

他那原本被赵世敬一掌击碎的丹田,此时竟然是一副完好无损的样子,而且更是有着一个玉碟般的东西静静悬浮在他的丹田之中,散发着一丝丝莹白之光。

这个玉蝶是什么东西?徐辰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他分出一丝神魂,尝试着探索一下这个莫名的玉碟。

嗡!

他的神魂刚刚一接触到这个玉碟,顿时整个神魂都是如同被吸进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一般,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那漩涡中旋转了多久,只知道当他恢复过来意识的时候,眼前是一个神秘无比,震撼异常的地方。

这是个一片灰蒙蒙的空间,没有星辰,没有月亮,就连天和地都是没有,一眼望不到头的混沌虚无不知有着多少亿亿万里,混沌中一片死寂。

接着似乎是过去了亿万年之久,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他在这空间之中只待了几分钟,可是心中却有着一种强烈的感觉,仿佛岁月已流逝了亿万年。

突然一道极度愤怒的咆哮声响彻这片混沌空间,那咆哮声巨大无比,充满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力量,似乎就算是一方世界,一颗星辰,都能被其吼碎。

我不甘!我不甘

似乎是有着什么东西苏醒一般,紧接着徐辰就是骇然的发现在那混沌深处猛然的爆发出了一道炫目至极的白色万丈光芒,化作一道庞大无比的白色光波,不断的向着四周扩大。

整片灰蒙蒙的混沌世界,被这白色的万丈光芒给撕开了一个口子。

隐约可见似乎在那混沌的世界里面,有着一道如同数百个星球叠加一般庞大的身影。那巨大的身影奋力挣扎,仿佛是被囚困在那无尽的混沌世界里一般。

徐辰定了定神,正待仔细的看清楚那道无比巨大的身影究竟是何人之时,突然神魂一阵剧痛,仿佛自那混沌深处有着某种神秘力量一般,将他的神魂逼出了那神秘的混沌空间,接着他的脑海中蓦然的便是出现了一股繁杂神秘的信息。

混沌天道诀!

在他识海深处,赫然是出现了五个金光闪闪的巨大字体,字体并非是他们现在这个大陆所通用的文字,而更像是一种极其古老的上古神魔文字,但是奇怪的是,虽然从来没见过这种文字,但是徐辰在见到字的一瞬间就是认出了这五个字。

这是一种极其玄妙的感觉,就仿佛这五个古老的神魔文字,不需要他见过,天生就认识一般。

接着金色大字渐渐消失,一段晦涩玄奥的口诀在他识海中蹦了出来。

元元遂初,芒芒太始,有物混成,先天地生,清浊同流,玄黄二气

这是一门修炼法诀天阶功法?还是后天功法?亦或是那传说中至高无上的先天功法?

徐辰一脸极度震惊神色?不断的揣测这混沌天道诀究竟是何种功法?不过他思来想去也是弄不明白这门功法到底达到了何种层次?

虽然猜不到,但是徐辰敢肯定,必是比青山宗的至高功法归元圣本要厉害的多,归元圣本不过地阶高级功法而已,这混沌天道诀绝对是在地阶功法之上。

惊喜之下,徐辰也不迟疑,直接就是盘膝坐下,按照那天道混沌诀开始修炼起来。

这一修炼顿时又是让他大喜过望,他只感觉四周无数的天地灵气仿若潮水一般的向他涌来,比之他以前修炼的速度不知快了多少倍。

可是下一刻,他就又是面露沮丧之色,那些灵气依旧是在他身体四周不断缭绕盘旋,就是不能被他吸纳入体。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一直静静悬浮在他丹田中的那块莹白玉碟此时竟然缓缓的旋转起来,随着它的不断旋转,似乎有着一种强大的力量将他体内黑水玄蛇的黑煞之气全都是吸进了玉碟之中,经脉也是被玉碟散发的莹白之光不断的滋润修复,不仅恢复如初,更是隐隐比之前更加的粗大了几分。

没有了黑煞之气的阻挠,徐辰身体四周的灵气顿时如同江河决堤一般向着他的体内轰然而去,在经脉之中不断地游走,接着最终汇入了丹田之中。

徐辰大喜过望,足足半年了,自己终于再一次的感觉到灵气入体的感受了,那种灵气洗涤全身经脉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令人四肢百骸都是舒畅不已。

嗯?

紧接着徐辰又是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这等巨量的灵气足以让他从一个修为降为零的人跨入炼气一层,可是自己的丹田内怎么还是空空如也

他将混沌天道诀运转的更加快速起来,此时若是有人在旁看到,定会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只见天地间的灵气被徐辰如同长鲸吸水一般源源不断的吸收过来。

可是他体内丹田依然是空空如也,没有丝毫的灵气留存。

这吸收来的灵气都到哪去了?

徐辰皱眉苦苦思索,突然心中一亮,难道自己辛辛苦苦修炼的灵气都是被那莫名玉碟给吸收了去?

徐辰赶紧分出一丝心神观察着那玉碟,果不其然只见他体内所有的灵气都是刚一进入丹田就是被玉碟丝毫不漏的全给吸进去了。

靠!到底是我在修炼还是这玉碟在修炼!

一向沉着冷静的徐辰,此时也是忍不住的暗骂了一声。

就在他摇头苦恼之际,异变陡生,只见那莹白玉碟突然向外吐出了一丝灵气,不过诡异的是,那吐出来的灵气竟然是呈现着一种微微青色。

徐辰苦笑,算你还有点良心,不过这青色的灵气又是什么东西灵气不都是白色的吗?而且你吸收了如此之多的灵气就给我吐出了这么点?

不过此时的徐辰也没奈何,有总比没有好。就如此这般的足足修炼了四五个时辰,徐辰终于是如同龟速的修炼到了炼气一层。

说是龟速,其实也就比他以前的修炼速度慢了一丝,毕竟他此刻吸收灵气的速度可是比以前不知快了多少倍,若是没有那玉碟吸收了灵气,只怕他现在早已是炼气三层都不止了。

短短四五个时辰,就达到了炼气三层,这种速度只怕整个云岚州都是找不出第二个人。

而且,他有着一种感觉,这次的修炼比他以前修炼时候的灵气淬体要更厉害一些。

所为炼气就是吸纳灵气入体,不断淬炼己身,令得自身的身体达到一种更加强悍的状态,无论是力量、敏捷、速度还是身体本身的防御力都是比平常人要厉害数倍甚至数十倍。

唔,青色的灵气,倒是闻所未闻,不过似乎对着身体淬炼有着更好的效果,就是不知道实际战斗效果怎么样?

徐辰暗暗思索,运足灵气,一掌拍向身后一棵二人合抱粗的树木。

轰!

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那棵粗大至极的树木竟是被他一掌生生的给劈断了。

徐辰惊的目瞪口呆,这这也太强了吧,要知道以炼气一层的实力顶多也只能在这树木上留下一寸深的掌印,或许有天资绝顶之辈,但顶多也只能留下三寸深掌印。

可是如今徐辰竟然一掌就是将整颗大树给劈断了,这等实力至少也是能与炼气四层相匹敌了。

惊喜的收回手掌,眼中有着寒芒闪过,望向那颗断裂的大树。

林月菲,赵云杰,赵世敬,等我功成之时,就是你等道消之日!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