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小说(连载中)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在线阅读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小说(连载中)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在线阅读

2019-09-10 10:11:06作者:云中飞燕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小说,主角是厉容铭简初,小说讲述了:“女人,勾引了我就想跑?”男人邪魅一笑,欺身把她压在身下,上下其手。“靠,搞清楚到底是谁勾引了谁?”某女怒吼。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小说(连载中)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在线阅读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精彩内容分享:

第一章

G城

女子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

出去后好好做人,往前走,永远不要回头。女狱警扭头瞥了眼简初貌美如花的脸,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谢谢。一股冷风夹着雨雪迎面扑来,简初打了个寒噤,裹紧了身上单薄的衣服,红唇紧抿,低声道谢后,五指搼紧了手中的皮包,快速踏出了监狱笨重的大门。

今天,她出狱了!

今年,她年仅二十一岁!

在这座监狱里,呆了整整两年!

监狱外面空荡幽冥,没有半个人影。

凄冷的雨雪正在一阵紧似一阵地从天空中飘落下来。

她,这个刚出狱的女犯人,水性扬花,心狠手辣,臭名昭著,当属G城十恶不赫的女人之首。

似乎就连老天都不愿放过她,以这样的凄风苦雨来迎接着她的出狱。

有人说,当一个人最痛苦的时候,不是万箭穿心的时候,而是梦碎心死的瞬间,此时的简初梦早碎,心已死,徒留下深入到骨髓的恨。

她咬紧了红唇,狠狠一笑,迈着坚毅的步子,迎着暴风雪朝着前面一步步走去。

猛烈的北风挟裹着的雪花很快就淹没了她单薄的身子。

夜总会的大厅里,红酒妖娆,发出诱人的馨香,光怪陆离的灯光打在舞池里面正在疯狂扭动着的男男女女身上。

情浴的气息在酒吧里肆意疯涨。

厉总裁,人已经带来了。妩媚性感的妈咪带着简初穿过夜总会的大厅,直接来到了华丽的包房里。

昏暗迷离的灯光下,紫色的灯圈层层叠绕在正坐着的男人身上,诡异莫测。

尽管有了足够多的思想准备,但在见到这个男人的一瞬间,简初的心还是猛地挛缩了下,唇角边涌出的都是苦涩的汁液,眸中的一点寒星跃动迸裂开来后瞬即熄灭。

她慢慢扬起了头来。

这个男人

在监狱的这些日日夜夜里,她早已把对他的恨深植入到了骨髓里。

厉容铭慵懒地坐着,修长比例的黄金腿交替叠起,后背惬意地靠着沙发,白晳的手指夹着雪茄,薄薄的妖娆雾色正从男人玫瑰色的薄唇里缓缓吐出,英挺的侧脸完美得让人窒息。

他扬眉,抬眸,狭长的眼眸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

女人全身只着半缕色的纱衣内裤,身姿曼妙,山峰傲立

突的,厉容铭的喉结不自觉地响了下,后背稍微直起。

空气中,似乎有股异样的气息在快速朝他浸袭过来。

那气息渐渐聚集在一起,凝成一股力量,直朝他的心窝处狠狠撞来,撕扯揉搓着他的心。

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厉容铭微微失神,手臂酥软,腹中竟像燃起了一盆火,一股强烈的渴望从心底深处汹涌而出,再蔓延至全身,下腹胀得似要裂开来。

不就是一个红尘女人么,怎么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为了旗下公司新募集的电影选一女配,厉容铭破例地走进了这家红人馆。

见惯无数美女的他,面对着一个风尘女子,真用得着如此的激动么!

为了掩饰这股难堪,他站了起来,弹了弹手中的烟蒂,脸上的俊颜已然胀上了一层红色。

你叫什么名字?他低沉磁性的声音有些暗哑。

简初微微一笑,明眸抬起,男人正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身体,目光如炬,泛着红色,恍若随时都会扑上来把她撕裂般。

她脑中清明,笑得分外的妩媚妖娆,语声娇滴滴的:厉总裁,我是19号呀。

19号!厉容铭深吸了口气,稍倾回过了神,这才觉得自已有些失态。

你,过来。一会儿后,他伸出手指朝她勾了勾,低沉磁性的声音虽嘶哑,却动听。

见火侯已到,妈咪很识趣,笑眯眯地退了出去。

简初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眸中潋艳起盈盈秋波,脚尖微掂,轻盈的身子华丽丽地转身,下一秒,盈手可握的腰肢就握在了厉容铭灼热滚烫的手掌中。

厉容铭呼吸微促,墨瞳里渐渐染上了一层迷雾,低头,睥睨着面前女人的容颜,脑中一阵错愕。

是她吗?不,不可能。

厉容铭幽深的墨瞳定格在简初的脸上。

简初绝对是个美人胚子,秀眉轻软,五官紧凑,下巴小巧,秀目明亮而妩媚,揉合在一起的五官只那么回眸一笑的瞬间就能惊艳四射,让人过目不忘。

他暗吸了口气,心跳动了下!

不,绝不可能,那个女人应该还在狱中的,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样的风月场所中呢?似乎是为自已找到了理由般,厉容铭摇了摇头。

厉总裁,你好帅,好有男人味哟。简初的深眸把厉容铭脸上的表情全部收进了眼底,不动声色,趁机伸出了细长的胳膊搂起了他的脖子,身子紧紧缠绕着他,红唇往他的唇上轻触,呼气如兰。

为了这一刻能有勇气接近他,临来时,她主动喝下了不少催情药。

厉容铭,你终究是来了!

是在怀疑吗?

一定没有想到会是我吧。

简初的嘴角浮起了丝冷冷的笑,手指蜷曲进了掌心里。

现在的厉容铭一定认不出她了!她可以肯定。

三年了!

除了在那个婚礼上,他勉强出现了外,从此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场婚礼,她记得清清楚楚,他自始至终连正眼都没有看过她一眼,温柔宠溺的眼眸全都放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

直到被他亲手送进监狱

已经被磨得足够强大的心脏瞬间还是溃不成军,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简初硬生生地把它们逼了回去。

直到现在,被面前这个男人伤得体无完肤,恨得咬牙切齿,却在见到他时仍然无法恨得彻底。

今天,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

往前一步就是悬崖。

可她,已经无法勒马了。

厉总裁。药力发作,越来越多的热潮开始在体内汹涌而起,她呼吸不匀,浑身燥热得难受,轻柔芊细的手指抚过他的面庞,再慢慢探到了他健硕的胸膛里,声音糯软得化不开来。

厉容铭的眸色由深到重,再到炙烈如火。

落在女人腰上的滚烫的大掌渐渐移到了女人的背上,呼吸粗重急促。

一种亘古未有的感觉从心底悄然升起,像喷涌的岩浆,浇灭了他所有的理智。

在这一刻

他竟像孤独的灵魂在无数个黑夜中徘徊,奔跑,疲倦后找到安慰般,整颗惶惑不安的心沉静了下来,只留下了满满的激情。

他薄唇微挽,铁臂顺势打横抱起了怀中的女人。

喝下它。厉容铭俯视着女人,五指在她的红唇上摩挲着,渐渐溜过了她娇美的脸庞,穿过了柔顺青丝,另一只手则从旁边床头柜上拿起了一粒白色的药丸送到了简初的唇边。

避孕药!

简初当然明白,这是夜总会里每个包厢必备的。

她心里泛起隐隐的疼,眼睛一闭,顺从地张开了嘴。

厉容铭熏染着情浴的脸毫无表情地注视着她,五指轻托起她精致小巧的下巴,药丸放进了粉嫩的红唇里,半杯白开水已然灌进了嘴里。

简初的长睫微微眨了下,毫不犹豫地吞了进去。

哈哈。厉容铭仰天大笑一声,被情浴熏染过的暗哑嗓音在简初的耳畔生动传情,今晚做我的女人。

他滚烫的大掌急不可耐地落在了她的腰间,身躯覆上了女人娇弱的身子,炙热的红唇覆盖着她脸上的每一寸娇嫩的肌肤

简初发出低低的声音

当撕裂的痛传来时,简初咬紧了红唇,脑海里电闪雷鸣般的只有二个字复仇。

厉容铭,我只有以这种方式才能进入到你的真实生活中,才能夺回一切

第二章

厉总,您看这合同是不是可以签了?简初是被妈咪讨好的声音惊醒的。

费力地睁开眼睛。

天已经亮了。

雪后的阳光透过密层窗帘洒了进来,带来了丝暖意。

简初刚挪动了xiashen子,xiashen就是一阵撕裂般的刺痛,痛得她秀眉拢起,脸色煞白。

咬紧牙关坐了起来,双腿间似乎还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

低头就看到自己的肌肤上面到处都是一块块的青紫淤斑,触目惊心。

这一晚上,简初不知道晕死过去几次,厉容铭像头困兽般不停地狠狠冲撞着她,索要着她,不知疲倦,直到最后累极了双双睡去。

简初浑身哆嗦着爬了起来,穿好了衣服。

男人修长挺拔的身材正靠窗而立,双手插在裤兜里,浑身都是一副生人勿扰,唯我独尊的气息。

厉总,19号可是真正原装的处,是我们红人馆的头牌,您应该满意吧?将来有您在背后的鼎力支持,大红大紫应是没有问题的。妈咪半躬着腰,点头哈腰。

厉容铭缓缓转过身来,风华绝代的脸上清冷如昔,高冷莫测。

狭长的眼眸眯了眯,眸光落在床单上面那几抹如玫瑰般艳丽的落红上,嘴角微微上扬。

离落。他薄唇轻启,深沉磁性的话语从玫瑰色的唇瓣中吐出。

少爷。正守侯在外面的一个身材瘦高,面容黝黑的年轻男子立即走了进来,俯首垂耳,非常恭敬。

厉容铭的眼眸似有若无地望了下正垂眸低头站着的简初,嘴角处无意识地闪过丝不易觉察的柔情,脸上居然泛起了丝薄薄的红晕。

昨晚整夜,他竟然会不知疲倦地要着这个女人,好似有用不完的精力,那种紧窄的勒裹几乎让他断了气,如着了魔般,他要了她一整夜直到累瘫在床上,这让他自已都感到惊讶。

昨夜他真只是为了工作来的,却没想到会情难自禁

签三年合同,按最高行情办。厉容铭丢下这句话后,深沉的眸再看了简初一眼,转身大踏步离去。

是,少爷。离落听闻,立刻答话。

妈咪的眼睛瞬间晶亮莹润,放着异彩。

简初,恭喜你,从此后你有机会出人头地了。妈咪脸上的兴奋无法形容,转身喜滋滋地恭喜道。

简初的嘴角微微一翘,笑容竟是那么的勉强酸涩。

行业内的规矩,G城的顶级夜店红人馆一年一度都要举办这样一场不公开却人尽皆知的盛宴,那就是为G城的首富们选取‘干净’的女人,供他们挑选。

女人一旦被选中陪睡后,就可以与全城超级富豪签订一年或者几年的卖身合同,名曰:宝贝情人。

明知是潜规则,有条件的女人还是趋之若附。

譬如时下的许多当红影星,在没出道前,都是这样被包养后,才被富豪们在背后出钱出力捧红的。

简初从女子监狱出来的当天,几乎没有犹豫,就直接来到了这里。

这是一次机会,能快速接近勾引厉容铭的机会,简初知道平时的厉容铭从不出入这种场所,但这次是个例外。

她的计划才只是刚刚开始

妈咪很快随着离落喜滋滋地去办理合同手续了。

她微微闭上眼睛,流下了一串苦涩的泪水。

红人馆的楼下草坪里。

身着白色披肩的女孩,留着齐耳的短发,深亮的明眸如一汪清泉,在浮华狂躁的暄嚣中褪尽了风尘,清丽出尘。

雪薇静静地站在草坪里,双手绞成了一团,大大的杏眼紧张不安地望着迎面走来的厉容铭。

小薇,怎么到这里来了?厉容铭在见到她后一阵惊愕,身子僵了下,语气里带着责备却仍然是那么的温柔无比。

女孩站在草坪里弱弱地望着他,北风吹得她单薄的身子簌簌发抖。

厉容铭曾经想要找个这样的女人做妻子,干净纯粹善良,很贴心。

只是人生充满着变数,如果不是那个女人

他抿紧了红唇,大踏步迎上去。

雪薇说话像小猫那般细腻,低吟婉转,小心翼翼地:

铭哥哥,你昨晚整夜没归,我听明龙阁的管家说你在红人馆里替旗下的电影选演员,担心你胃会疼,就过来看看你。

昨晚?

厉容铭脑中轰地响了下,脑海中浮过昨晚疯狂的一幕,一丝内疚涌上了心头。

该死,第一次走进夜店,竟然会做出了这种对不起小薇的事。

他很有些懊恼。

铭哥哥,你没事吧。雪薇看到他脸色有些发白憔悴,不由心疼地问道。

厉容铭躲闪着她的眼睛,清咳了下嗓音,柔声说道:小薇,我没事,放心。

那就好,我好担心呀,整晚都睡不着。雪薇眼中一热,再也控制不了情绪,像个彩蝶般扑进了厉容铭的怀里,紧紧缠着他的腰,轻轻哭泣起来,边哭边说,声音里都是惶恐不安:铭哥哥,你不要怪我呀,我只是想着你,没有你在身边我会睡不着觉。

她喃喃说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猛地一阵咳嗽。

厉容铭身子僵住,眼里是一抹内疚不安。

低低叹息后,大掌抚上了她的后背。

小薇,对不起,昨夜我走得太匆忙了,忘了跟你说,但以后,绝不容许你在这么大冷天站在雪地下等着我,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要知道你的身体还没有康复,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已的身体呢。厉容铭的语气近乎严厉,脸上却是满满的宠溺温柔。

我会的,我会的。雪薇眸中含泪带笑,一个劲地点头,双手搂起了他的脖子,仰起了小脸,铭哥哥,我并不是想要整天缠着你的,只是担心你的身子,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不要怪我。

女人在他的怀里低低压抑的哭泣着,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一圈圈缠着,生怕他会在一怒之下弃她而去。

厉容铭的性格她是最清楚的,他不喜欢女人天天缠着他,对女人的要求近乎苛刻。

雪薇在他面前总是小心翼翼的,从不敢忤逆他,在他的面前,她柔顺乖巧得像只小白兔。

当然,厉容铭也是真的对她好,好到了骨子里那种。

她对他心无旁芥,他也对她有情有义。

二人的关系到现在为止都还是很融洽的,哪怕厉容铭新婚的那一年里,也是信守了对她的承诺,陪在她的身边,从不曾回过家。

走吧,天太凉了。厉容铭脱下了身上昂贵的西装罩在了她的身上,一只手臂圈起了她,护着她朝着外面走去。

离落早已经办好了手续,把名贵的房车开到了他们的面前。

厉容铭拉开车门,轻柔地呵护着雪薇坐了上去。

豪车发出一声低吼,绝尘而去。

红人馆二楼的落地窗前,简初直直地僵立着,明眸一动不动地盯着楼下面草坪上的那一幕,嘴角浮起了冷冷的笑,明眸里的那点痛渐渐扩散。

直到厉容铭的豪车消失了,再也看不到一丁点了,她才闭上了眼睛。

回过神来,心里竟是一阵阵的透心寒凉。

第三章

老城区一栋危旧的民房里,徐蔓珊脸色惨白,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地躺着。

妈,妈。简初刚推开门,一股刺鼻的霉味就迎面扑来,待看清躺在床上的妈妈时,脑中轰地一响,脸色雪白,撕心裂肺地痛叫起来,妈妈,您这是怎么了?

伏在徐蔓珊的身上,简初摸着妈妈的脸,泪如雨下!

徐蔓珊脸上发烫的肌肤正在敲打着她的悲伤!

妈妈,可怜的妈妈竟然病成这样了,非常严重!

几乎没有思考,她抬起身子强忍着泪水,快速拿出了手机来拔打了救护车的号码。

G城的人民医院。

医生,我妈怎么样?简初抿了下干裂的红唇,睁着红肿的双眼急切地问道。

这位小姐,你妈的脑动脉上长了个瘤,情况很不乐观,需要马上手术。老医生眼角的鱼尾纹一皱一皱的,说话不急不慢,却非常的理性,如果不动手术,肯定会没命。

那如果动手术呢?简初的心就要裂开似的,眼巴巴地望着老医生。

如果动手术会有六成活下来的希望,但仍有四成的不确定性,这个你要考虑清楚。老医生停顿了下,清了清嗓音,讲明了要害。

啊。简初后退一步,眼前一阵发黑,心脏有如被厉器穿过,一阵沉闷的钝痛瞬间浸袭了全身,眼前阵阵发黑,差点栽倒下去,可她咬紧了牙齿,立即就做出了决定:医生,马上手术,我来签字。

好。老医生看了她一眼后,立即点头答应了,那你先去交押金办理手续吧。

他淡淡说完就要离去。

押金?简初愣怔了下。

等等,医生,您能告诉我共需要多少钱吗?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像蚊子在叫,脸也胀得红红的。

老医生在这方面非常有经验,简初这样一问,很快就明白了什么。

开刀住院,初期治疗,差不多要二十万,后期如果需要化疗,那就很难预估了。他仍然是用一成不变的脸色轻轻开口,如果需要动手术,就要尽快凑足医疗费,否则病人是等不起的。

老医生说完这句话后掉头离去了。

简初的心一点点凉沉下去。

她刚从狱中出来,可以说是身无分文!

昨晚在红人馆里签定的合同,全被妈咪拿走了,按行规那也要等到三个月后才能拿到一小部份分成的钱,可眼下,妈妈的病根本是等不及啊,而且也不够。

咬着牙关,她快速朝着外面跑去。

阳光家园小区。

G城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环境清雅,树木葱茏。

简初戴着墨镜,拿着手提包,在门卫老大爷惊讶鄙夷的目光中慢慢走进了小区。

为了可怜的妈妈,她不得不走进这个家。

咦,这个不是简沫明前妻所生的长女简初吗?听说犯了故意杀人罪坐牢了,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么?小区里正聚集在一起聊天的女人们,不知是谁率先看到了简初,惊呼出声来。

呀,这女人可真不是什么好货色,简沐明为了女儿也是拼了,费尽心机把她嫁到大名鼎鼎的豪门厉家,却被她把一切都给搅乱了,还把好端端的一个简家整得七零八落的。

可不是么,就连财力雄厚的豪门厉家都差点被她整垮了,真是祸害遗千年呀。

我就说,女人长得漂亮就不是好事,不成精就要做怪,人家厉容铭本来就有未婚妻的,可好,她横着插一脚,硬是把男人抢了过来,虽然这婚是结了,可最后还不是要被丈夫亲手送进监狱呢。

这就叫恶人自有恶报,不学好的女人下场就不会好,你们看吧,厉容铭指定是不会再要她了。

简初低着头,手指拼命地搼着手提包,眼里的光如果不是墨镜遮掩着,那必定是骇人的。

她从来都不是懦弱的。

如果是二年前,听到这样对她人格污辱的话,一定会拿着刀子拼上去杀人的。

但现在,二年的牢狱生活把她原本锋厉多刺的性格到底磨圆了许多,她也学会了隐忍,更何况现在妈妈生命垂危呢。

议论声终于在她的无动无衷中渐渐远去了。

想到妈妈,在那个家中逆来顺受,受尽了窝囊气,最终被赶出家门的妈妈,她的泪水如柱,不能自抑。

妈妈徐蔓珊生性懦弱,五年前,爸爸简沐明突然带着许如梅与简洛云出现在他们家里后,一切就都变了。

妈妈整日生活在泪水中,为了逼妈妈离婚,一向对妈妈冷漠的爸爸开始了对她的拳打脚踢,想尽办法来折磨着妈妈。

深爱着爸爸的妈妈,在那样的境况下,坚持着不肯离婚,最后得了抑郁症,整夜失眠,患上了高血压。

二年前,简初被警察带走时,回眸的瞬间,朦胧的泪光中,只看到了妈妈朝着地下倒去的身影。

这二年的牢狱生涯,她最担心的莫过于妈妈了,之所以能强撑着走下来,就是为了争取出狱后能把妈妈从那个家里解救出来,好好的照顾她,让她安度晚年。

可没想到,等待她的竟是这样的结果。

简初的心越来越痛,痛得不能呼吸

简家的大厅里,继母许如梅穿着时尚精致的旗袍,身着貂皮披肩,站在螺旋式的楼梯上,冷冷地注视着她。

还有脸回来么?

她的声音又尖酸又刻薄,脸上凝满着寒霜。

我是来找我爸的。简初微昂起头,冷冷地答。

找他干什么?许如梅语气慵懒,满脸的嘲讽,慢慢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我妈病危,现在医院里。简初在狱中这二年,爸爸简沐明从没有进去看望过她,因此,她竟连亲生父亲的电话都没有。

这悲摧的关系!

好家伙,这不是回来要钱么!许如梅原本冷漠平静的脸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即褪掉了优雅的外衣,原形毕露,面目可狰:

贱货,现在的简洛氏集团都已经快给厉容铭给整垮了,自从你坐牢后,为了不让你枪毙,沐明替你东奔西走,早把家里的钱都用光了,现在的公司那是负债累累,你倒好,刚从监狱回来就想来家里拿钱了,看来,不败坏这个家,你是不会甘心的,想当初,沐明偏心硬是把你嫁给了厉容铭,结果倒好,不仅没给家里增光,反倒整成了这样,你说,还有脸回来要钱么,你对得起这个家吗?。

许如梅咬牙切齿的,满脸的嫌弃与恶毒。

简初紧咬住红唇,尽量压抑住自已的负面情绪,生怕因为冲动而与她发生争执,到时毁了妈妈的救命钱。

要是以往的这个时候,许如梅这样跟她说话,她必定会横眉冷对,伶牙厉齿,反唇相讥,吵得厉害时甚至不惜拿刀子与她拼命。

但现在,为了妈妈,她忍了。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