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此生安稳小说(连载中) 此生安稳在线阅读

此生安稳小说(连载中) 此生安稳在线阅读

2019-09-10 10:16:42作者:小墨仔

《此生安稳》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小说,主角是苏木莫文雅,小说讲述了:当世间没有了秩序,当人性没有了对错,我们该何去何从?当世界没有了秩序,我便创造一个秩序;当人性没有了对错,我便建立新的人性苏木,一个自幼闯荡江湖的少年;莫文雅,一个从小失去亲人的少女;且看他们如何在这个血色的世界演绎出属于他们的荡气回肠。

此生安稳小说(连载中) 此生安稳在线阅读

此生安稳精彩内容分享:

第一章

暖冬的午后,阳光似乎也失去了温度,只剩一片苍茫,如同苏木的眼神,不带一丝色彩,一丝温度。怀中人似乎在逝去的时候一并带走了他身上的暖意,只剩空洞和漠然,仿若这世间的一切已经失去了意义,再也无法引起他心涟漪。怀中是一手养他成人的爷爷,自小的流浪生活让苏木过早的体会了人间冷暖。长期漂泊,注定了苏木没有朋友,爷爷的离世也带走了他唯一的家人。自有记忆起,苏木便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长久停留,或许是因为他,或许是因为苏爷爷本身,爷孙二人一直在路上。曾经苏木也曾试图询问自己的父母,为什么只有爷爷在身边而从来没有见过父母。但是,苏爷爷留给苏木的永远的只有一个孤独、萧瑟的背影。。。。。。。。。

处理好爷爷的身后事,苏木便没有了继续停留的此处的理由,收拾了一下家中所有财务,其实也不过是几身换洗衣物外加漂泊多年存下来的所剩无几的积蓄。在离开之前苏木去了村长大伯家交还了房屋地契,同时用村长大伯退换的银钱向村子中的花婶买了些干粮,想了想又一并买了些腊肉和酒。苏爷爷在世时最爱的便是乡下酿的米酒,每餐必定一杯,如今苏爷爷虽已离去,但苏木依旧替爷爷打了一壶酒,也算作是留给爷爷最后的礼物,亦是自己最后的寄托,希望爷爷可以放心,以后的日子里苏木会过的很好。

。。。。。。。。。

看着耸立在城门两旁高大凶猛的石狮子、人来人往的城门,耳边传来各种交织呼应的叫卖声、儿童哭闹父母无奈而又宠溺的安抚声,苏木静立在马路一侧,安静地感受着眼前这座城池传递给自己的热闹繁华与自身的陌生感。待到自己逐渐适应了眼前热闹,紧了紧手中包袱,最终下定决心迈入了这座名叫安然郡的城池。

步入繁华热闹的街道,苏木有点目不暇接,形形色色的人带着相似的开心面孔,似乎也冲淡了苏木长久以来积压在心底的冷漠,整个人也变的温暖阳光了些。

冰糖葫芦来,好吃不贵的糖葫芦,三文钱一个五文钱俩喽。。。。

卖青菜啊来买青菜喽,好吃又新鲜的菠菜、鲜又大的土豆。。。。。

走一走瞧一瞧哎,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

吆喝叫卖的众人,四处跑闹的孩童,临街而坐的纳鞋大妈。。。。。。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温馨,让人向往。。。。。。苏木一边走一边感受这座城市的热闹与安稳,心底也在不断盘算自己所剩不多的积蓄,默默地为以后的生活做打算。在苏爷爷没去世之前苏木从未曾想过会在一个城市落脚,似乎浪迹天涯是便是最好的生活,因为爷爷在身边。然而,随着爷爷的离去,苏木似乎也厌倦了四处漂泊四处为家的流浪生活,看着眼前温馨的一幕幕,似乎。。。。。其实。。。。。好像。。。。也许在某一个地方安稳的生活下去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呢!

在集市周边走了一圈,苏木对安然郡本地的物价消费有了一个大致了解,看了一下有点耀眼的午后阳光,苏木决定先去郡守府户卫司办理一下买房地契,还有自己的户籍。向一位和气的大娘问了一下大致方位,苏木不在犹豫,大步走向户卫司,也走向许光明安稳许无奈落魄的生活,但不论怎么样,至少第一步已经走了出去,未来,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美妙而不可预测的事情呢?

迈步走入户卫司的大门,苏木感觉到一阵惊讶,本以为进门就算不需要花钱也会被刁难一二,没想到衙内的人竟然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一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走到大堂的苏木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那么直接进来了,没有衙内人的剥削压榨和刁难,就那么一笑而过!!!!也许。。。。。这座不大却透着宁静祥和的安然郡真的会给自己一个很大的惊喜呢。已经进来了,苏木也不在多想其他有的没的,没有人喜欢被压榨刁难,既然给了自己一个不算惊喜的小惊喜,自己还是抓紧办理户籍入住比较重要,毕竟还要安置自己不多的行李呢,而且自己的新家虽然不用装修,但是很久没人住也是需要重新打扫一下的。

很快,苏木就办好了户籍一切所需,向户卫司交了一笔费用后,拿到自己的房契,看着房契上自己大大的名字,苏木脸上的笑容再也压制不住终于完全绽放,内心还是真的非常激动,这是自己的家!!!第一个家!!!虽然只有自己一个人,但是也是自己的家,以后也许会有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甚至自己的孙子。。。。。。怀揣着对未来美好的向往,苏木不在发呆,走出户卫司,向着之前闲逛时看到的集市走去,要买的东西还有很多,但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是很充足了,之前问路时那位热心的大娘告诉自己集市到日落时分就关了,而现在距离日落也左右不过一个时辰的光景,不抓紧今天晚上自己说不定就要独坐一宿而无床睡觉了。

买了碗筷等些家用品,又买了米粮青菜和调料,苏木也不贪多,将买的东西放在路过车行租来的牛车上,告知了一声车夫住宅的位置,随后坐在牛车上的苏木看着眼前的一切的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很快、很快、很快就会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家了。

第二章

清晨,一缕阳光正好从缝隙间散出,斑驳的树影,清脆的鸟鸣,甚至呼吸间都能嗅到窗外的花香。仅仅靠着听觉和嗅觉,脑海中便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幅图,一幅晨间百味人生图。

简单收拾了一下床铺,苏木穿了件深灰色长袍,头发用发带随手系起,打开门一步迈出,微风飘过,带起几缕不甘被束缚的长发,带走早起的些许倦意,为苏木平添几分洒脱的同时,又让人感觉似乎缺了点什么,与这座小城有着丝丝格格不入。

新打上来的井水,沁着丝丝凉气,洗完脸人也更精神了些。这口井也是当初选择这个院子的原因之一,这样就可以省了买水或者去外边井里打水的力气与时间,也可以做点其他事。再有,苏木总感觉自家院子里的井水似乎要比外面的更清甜些,颇有点什么都是自家好的趋势。

用井水简单的洗漱了下,苏木再不犹豫,挽起长袍,在院子里随意的活动了开来。先是简单的跑了会步,活动了下筋骨,让自己更精神些,然后开始缓慢的打起苏爷爷教的无名拳。这套拳法有没有名字苏木并不是很清楚,曾经也问过爷爷,但每次看到爷爷都是一副往事不堪回首,徒留一世寂寥的时候,苏木便歇了刨根问底的念头。爷爷总不会害自己,有没有名字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由慢到快,再由快到慢,苏木打了一遍又一遍,好似不知疲倦一般。前前后后竟然用了两个时辰,但看苏木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便知他如此这般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而功夫讲究的就是勤学苦练,熟能生巧。看他这身手想必是下了一番功夫在里面。

晨练过后,苏木走进厨房随意热了点昨天晚上剩下的饭菜吃,收拾好一切,不再多做旁的,取了些银钱便准备出门买些青菜和肉类,为三天后的请客做准备。

再次走进热闹的街市,喧闹嘈杂的声音纷纷涌入耳膜,由不得拒绝。深吸一口气,捋了捋衣服上并不存在的褶皱,苏木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买菜。昨天虽然也逛了,一则有房子的事压着,二则只为熟悉路径和环境,三则时间紧张,所以并没有买什么菜,只是顺手买了些吃食。今天自然是要好好逛逛,买些菜回家做一下尝试,再者要好好了解一下当地的情况,也好为自己以后的生计做个打算。

大婶,这个怎么卖?

两文钱,绝对新鲜,今天早上才从自家菜园子摘的。。。。。。。小哥要不要来点?

呃。。。。。。。。谢谢,大婶,给我两文钱的吧,面对如此热情、滔滔不绝向自己介绍自家青菜的大婶,一向不怎么和人交往打交道的苏木有那么一瞬间的尴尬,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拒绝这位一副你不买我菜我就不停说的大婶,再者自己也确实需要买一些青菜。所以苏木的第一次买菜就如此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成功了。其实,也不怪卖菜大婶如此热情的介绍自家的菜,自家的菜确实是水灵新鲜,而苏木又是一副生面孔,长的又小,自然是想要苏木买自家的菜了,毕竟能早一点卖完也能早一点回家忙其他的活呀。

多少钱一斤?

三文。。。。。。

怎么卖的?

三文一斤,二斤五文,来点吗?

这鱼怎么卖?

看你要哪种啊,鱼不一样,各不一样的价格。。。。。。。

这种鱼呢?

这种大鲫鱼,七文钱一斤,肉质绝对鲜美嫩滑。。。。。

大叔,你这排骨怎么卖的啊?

大骨头要五文钱,这种排骨有的十文,有的十二文,看位置和骨头上的肉来看吧。。。。

。。。。。。。。。。。。。。。。。。。

整整一个上午,苏木才算把整个菜市走了一遍,这也仅仅是菜市,还有其他的街道根本就没来得及去看。不过眼下还是三日后的请客比较重要些,这关系到日后邻里是否一家亲的大事,苏木自然不会敷衍了事。看了看自己买的菜,嗯。。。。可能自己还需要个菜篮子,不过眼下也不知道去哪里买,刚才也没有看到有卖的。

带着各种青菜和排骨,苏木打算今天做冬瓜炖排骨,青菜炒豆腐,再蒸点米饭。自己的厨艺到底如何,苏木心里也没底,以前不是烤着吃就是买着吃,再不济就是一锅大乱炖,味道上绝对称不上美味,只能说还可以吃罢了。唉,看看自己做出来的怎么样吧,真不行的话自己或许可以去请旁边的刘二嫂,昨天还是有她和刘二哥的帮忙,自己才能那么快安顿的的呢,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时间。

飞快的剁好排骨、洗好切好菜,一切准备就绪,只待生火做饭时候,,,,,,苏木傻眼了,自己忘记买酱油醋等东西了。心底暗暗地唾了自己一把,来不及多想,苏木只能简单的洗一下手,锁上门,带上钥匙出门去买油盐等物。

经过一番忙碌的买买买,又跑一趟买了些柴火、打火石,苏木终于开始了自己的做午饭之行。

许是未曾用过锅灶做饭,苏木这一餐做的可谓是手忙脚乱。以前不曾感觉,只以为将东西串好架上,然后时不时的加把火,撒点调料,再就是翻转一下,也就这样了。自己也看过别人用锅灶做饭,应该也不难啊,怎么自己做起来就那么难呢?不是找不到自己的酱油醋,就是糖盐不分,亦或者是火灭了,烟呛的苏木一直不停的干咳。不过,虽然过程艰难了些,好歹还是做出来了。菜说不上是色香味俱全,但卖相也不是那么差。香。。。。。排骨什么都不放也是有香味的吧。。。。。。。味道的话,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就算是咸菜和白面馒头也很知足,还强求什么。。。。。。。所以说。。。。。。这顿饭。。。。。。苏木只想说:我晚饭一定可以的!

吃了自己买、自己做的午饭,现在的苏木简直不要太懒散。斜靠在门上,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小院,苏木想:如果爷爷还在话,自己是不是会更开心?不过转过头来再看,如果爷爷还在,自己又怎么会选择一个地方停留呢?有爷爷的地方就是家,四处漂泊一直是自己爷孙二人的生活呀。呵呵。。。。。果然还是自己想多了。轻笑着摇了摇头,苏木不再被自己的愁绪所影响,也不再考虑那些已经不可能的事。转过身,回到房间,准备趁着午后,给自己来个小小的休息,为下午的晚饭做好精力的准备!

经过一天多的试验,苏木对自己的厨艺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虽然说不上好,自己吃也没什么问题,但是和昨天自己去刘二哥家蹭饭吃到的相比来说,明天还是请刘二嫂过来帮忙吧。对了,自己晚上还要去刘二哥家和嫂子说一下明天做什么菜、需要买什么的事,晚饭还是在那吃吧。当然,自己还是不能空手去的,不然也不好意思蹭饭不是,正好买的鲫鱼还有一条,可以带过去,明天再买就好了。

第三章

换了身衣服,又到厨房找了个绳,看了看似乎还活着的鲫鱼,将鱼系上,然后出门上锁,转身直奔刘二哥家而去。

在落日余辉中看到了刘二哥家的轮廓,刚好碰到刘二哥也准备进家门,赶忙叫了一声刘二哥,在刘二哥的招呼下同刘二哥一起进了门。也不多说,直接将带来的鱼交给了正在厨房做饭刘二嫂。然后,一起又回到梧桐树下的小桌那,接过刘二哥递来的温开水,唠起了家常。

小木,明天请客的东西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刘二哥也不和苏木废话,直接问起了明天苏木的打算。

刘二哥,还不待苏木继续说下去,就被刘二哥直接打断。

小木,我就直接叫你小木了。我虚长你几岁,咱两家又是邻居,就不和你客套了。你也别那么客气,虽然你昨天才搬过来,但左领右舍的,以后大家肯定都相互有个关照,你直接叫声二哥就成。如果你再这么一直刘二哥刘二哥叫的就是生份了啊!(刘二哥原名刘玉松,和妻子王淼目前育有一子,名为刘丰朔。上有一大哥,名刘玉龙,已经成家,妻子徐丹,有一儿三女,老三长女刘美君、二女刘美娟、三女刘美娇、幼子刘丰豪,)

刘二。。。。。。哦,不是,二哥,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我。。。。。

呵呵~好了,小木,我明白,不用多说。我们先说说你明天的打算吧。刘玉松笑着挥手打断了苏木的话,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直接转到了明天请客的话题。

看着不似生气的刘玉松,苏木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刚刚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刘二哥一家。。。不对,是二哥一家一直对自己释放了最大的善意。反倒是自己,经历了那么多世态炎凉,反而做不到二哥那般直爽。也罢,以后就将刘玉松刘二哥当作自己的亲二哥来待,也不算枉费了二哥的一片真心。自己,以后,或许,又会有家人了呢!

想通了的苏木也不在不再矫情,直接和二哥刘玉松说起了明天的打算。

二哥,我打算明天准备四素六荤,打一壶好酒。我早上早点去菜市买菜,还新鲜。不过,可能要二嫂帮忙去做饭,我这两天也尝试自己做了几个菜,自己吃还成,但请客实在拿不出手。。。。。嘿嘿说到请二嫂到自己家帮忙做饭,苏木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看着苏木这么孩子气的一面,刘玉松也笑了起来。这个好说,明天早上我让你嫂子收拾一下家里就去你那帮你收拾,中午就在做饭。

嘿嘿,那明天就麻烦二哥二嫂了。

这有什么好麻烦的,你二嫂明天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如果真赶上有事了,也去不了不是。

嗯嗯,也是。那二哥,明天我具体买些什么菜好呢?说好了明天由二嫂王淼到自家帮忙做饭后,苏木又直接问了第二个问题,也是明天的重中之重。

这个具体做什么,还是等会吃饭的时候和你二嫂商量一下吧。这个她比较懂。。。。。。

你们兄弟俩什么呢,都坐着半天了,水都凉了吧。小木,别和喝了。嫂子已经做好饭了,回屋吃饭。

哎,好,二嫂。我和二哥这就来。听到二嫂王淼叫自己,苏木赶忙应了,生怕晚了似的。看的刘玉松直笑着摇头。既然饭已经做好了,也不再坐在树下喝白开水,直接和苏木一道回了屋,洗手吃饭。

洗完手回到桌子旁的苏木,看着二嫂王淼做的四菜一汤,连连赞道:二嫂,你好厉害,做的好香啊。嘿嘿,闻着我就饿的不行不行了。。。。。。

呵呵。。。。。喜欢嫂子做的饭好说,以后常来。你家里就你自己,看着就冷清。平时朔儿不在家,就我和你二哥俩人。看着恢复了些孩子气的苏木,王淼直接说道。

对。小木,你平时也别自己做饭了,直接来我这吃。你嫂子每次做的都吃不完怪可惜的。刘玉松听到王淼的话也直接应和道。在没成家之前,刘玉松一直和大哥刘玉龙相依为命,靠着大哥的一门手艺才不至于露宿街头,但两个男孩子在吃食就不是那么上心了,经常是吃了这顿忘那顿。而大哥刘玉龙一直忙于挣钱,对弟弟的关心就少了些。看着现在的苏木,刘玉松好似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也是那么的孤单,这也是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对苏木释放那么大善意的原因之一。不想这个孩子再吃自己曾吃过的苦,算对自己的另一种弥补吧。

二哥,这。。。。。这不好吧。我怎么能一直赖在你家吃饭呢,这不是吃白食吗?听着二哥二嫂这一唱一和的好像就定了似的趋势,连忙出声道。

王淼看着慌忙连声拒绝的苏木轻声安抚道,你这孩子,这有什么不好的。还有什么叫吃白食。大不了你每个月给你嫂子我二两就是了,又不差你那口吃食。

嗯,也行。如果小木你真的感觉不好意思的话,就按你嫂子说的来。这样的话你不会不舒服,我和你嫂子也能照顾些你。

二哥,你这样。。。。。。我。。。。。。我。。。。。。

怎么,小木,你是不是感觉二两比较多?多的话一两也成。

不是,二哥。我不是。。。。。。我。。。。。。。我觉得这样的话。。。。。。我以后。。。。。。。我。。。。

好,小木,你每个月交一两银子的伙食费,然后和我们一起,如何?刘玉松不再给苏木纠结考虑的时间,直接决定道。

别别别,二哥。还是按照嫂子说的,一个月二两吧。其实二两也很少,我在家也是可以的。我。。。。。。。

看到说的差不多了,王淼直接道:好了,小木,听嫂子的,一个月二两,一年一结快吃饭吧,再不吃就凉了。

听你嫂子的,吃饭!

苏木看了看一脸笑意的二嫂,又看了眼一直对自己释放莫名善意的二哥,忍住了眼角的湿意,好,听嫂子的。我就喜欢嫂子做的饭菜,特别的好吃,简直比外面餐馆卖的还好。如果嫂子开个酒馆当厨娘,生意绝对红火。。。。。。。。。。。。

小木,多吃点菜

小木,饭够不够

小木,你慢点吃,别噎着,。。。。。。。

你这孩子。。。。。。。。。。。。。。

苏木:嗯嗯,够了够了,别在给我夹菜了。二哥二嫂你们也吃,别光顾着我吃。

感觉吃差不多了,苏木放下碗筷冲二嫂道:二嫂是这样的,明天我想弄了四素六荤您看怎么样。说完一脸诚恳的看着嫂子,做好了你说我就认真听的样子。

二嫂道:成啊,四素六荤是肯定够了

苏木:是这样的二嫂,虽然想着这样来备着菜,但是不知道应该准备那些菜。您看我该买些什么菜比较合适,明天一早我就去买好。

二嫂:这样啊,那您买些肉,买条鱼,在买两肘子,买一只鸡,一只鸭,在买点排骨,蔬菜你就买点青菜萝卜在加上土豆番茄,买回来后剩下的就交给我了。嗯。明天的食谱未接就做红烧肉,红烧鱼,酱肘子,烧鸡,爆鸭,蔬菜呢就炒个青菜,干拌萝卜丝,炖土豆最后在弄和番茄汤刚好。

苏木:好嘞,那我明天就照着这个买,还是嫂子你厉害,这要是让我来我是真不知道从何下手。那明天就要辛苦二哥二嫂了。

二哥道:有啥辛苦了,搭把手的事。

二嫂:明天我把家里拾掇好就,去出发你那边准备。

苏木:好,好,好,那明天就辛苦二哥二嫂了,那我这边就先回去了,你们今天也早些休息。

二哥:成,那小木你也早些休息,明天我帮你通知邻里。

苏木:那明天就麻烦二哥了。二嫂我就先回去了。

二嫂:行,小木明天交给我就放心了,回去好好休息。

苏木:好的,谢谢二嫂,那我回去了你们早些休息别送了。

苏木走在路上想着二哥二嫂对自己的帮助和关心,心底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二哥二嫂的恩情。如果说,人总想守护些什么,或者说总想找个精神寄托,来督促自己不断努力向前。那么,今夜过后,二哥刘玉松、二嫂王淼以及他们的儿子刘丰硕,将会是苏木以后想要守护的存在。

回到家以后,苏木没有急着洗漱,而是搬了个座椅,直接躺在上面,枕着双臂看着漫天星空。闭上双眼,静静倾听微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感受夜空下很久不曾体会过的平静。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纷乱争斗,似乎连内心也染上并且喜欢上了那份隐藏了暗夜里的暴乱。而这座宁静安详的小城,仿佛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在不知不觉间化解了苏木长久以来积累下来的暴躁。或许,在这里,自己可以安稳一生呢!

月西沉,色微凉。内心一片平静的苏木在进入梦乡前的一刹那,脑海中飘过一丝念头:安然郡,真的是不愧安然二字呢!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