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借寿小说(连载中) 借寿在线阅读

借寿小说(连载中) 借寿在线阅读

2019-09-10 10:22:18作者:默杏

《借寿》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小说,主角是尧凌天,小说讲述了:人要活到多少岁才算尽天命?别人我不知道,我只有十八年的阳寿,还是从别人身上借来的……

借寿小说(连载中) 借寿在线阅读

借寿精彩内容分享:

第一章

人要活到多少岁才算尽天命?

别人我不知道,我只有十八年的阳寿,还是从别人身上借来的

梁家沟中的墓地是我出生的地方,关于梁家沟的传说流传最广的就是那里是阴曹地府囤纳阴兵的地方,墓上杂草丛生,墓道暗流汹涌。

中元节当日我母亲腹部绞痛,比预产期早了整整七天,已经是午夜十一点,我父亲急得团团转,披上衣服背起我妈要去墓对面的县医院。

无奈敲响了尧凌天家的门,尧凌天是村上的外来户,靠撑船为生,无妻无子,性格孤僻,很少与村上人来往,住久了大家也就习惯了。

尧凌天开门,手里还拿着他的酒葫芦,只看了我母亲一眼,怕的像是见到了鬼,急忙关门,硬是被我父亲一只手拦住。

尧凌天紧蹙着眉头,不耐烦的说道:

梁家沟的规矩你不知道么?即将临盆的产妇不能进梁家沟的墓地,生在墓地上的孩子会触怒土神伯,是要扔进墓地里平息亡灵的,你媳妇这样子,如何能挺的过二十三里的长墓道?

母亲大着肚子伏在我父亲的后背上,额头豆大的汗珠流下,一声声痛苦的哀嚎着,我父亲急得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两条人命,再加上我父亲这一跪,背上我母亲不断的哀嚎,尧凌天轻轻的摇了摇头,嘴里念叨着:

劫数啊,躲也躲不掉。

尧凌天进屋灌了满满一葫芦酒带着我爸妈进了墓地,在阴深的墓地上犹如一棵无根的杂草随风飘荡,我母亲躺在旧大衣上死死的攥着我父亲的手。

午夜11点的墓地,秋风呜咽更显萧瑟,残月高悬被乌云盖住,微弱的光线照不清前路,迷雾漫天夜色浓重,一盏油灯放在桌边,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爸才能看见我妈的脸。

奇怪的是尧凌天不知如何辨别方向,他撑着船一路飞快,手里的酒葫芦原来另有玄机,他一口接着一口的倒进嘴里,一滴都没有喝进去。

噗——

一口白酒喷出去,周边的白雾迅速散开化为乌有,口中不住的叨咕着,手里结着掌印,这时候我父亲才知道,原来村上默默无闻的人是个有本事的道士!

因为我母亲的声音越来越频繁,就要生了,尧凌天转头看着我父亲急切的说道:

让你媳妇坚持住,前面是梁家沟,阴兵地界,千万不能在那把孩子生下来,百万冤魂都等着机会投胎,我们都得把命搭到那。

我母亲坚持着坐了起来,不断的深呼吸,平静了很多,甚至感觉不到宫缩,随着船进入梁家沟流域,我母亲不断的打着冷颤:

好冷,怎么这么冷,雾怎么越来越浓?

尧凌天朝着我母亲喷了一口白酒,围绕在母亲身边的浓雾稀薄了一些,他才开口说道:

是雾怎么会散退?这是冤魂聚集的阴气,梁家沟地势低洼,从古至今墓里浮尸数百里,成千上万的尸体最后都会沉积在梁家沟里,形成囤尸池。

刚走数里路,我母亲忽然腹痛异常,痛苦的捂着肚子不住的哀嚎着:

肚子好痛,感觉要被撕裂一样。

一定要挺住,这是百鬼缠身,所有的冤魂都抢着你这未出生的孩子投胎,囤尸池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会夭折的!尧凌天几乎是低吼着说道,手上加快了速度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我母亲感觉肚子都要被撑破了,有无数双手挤压着肚子,疼痛使她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智,最终还没没能忍住,在梁家沟这片沉尸池生下了我。

咯咯——婴儿特有的笑声震颤着船上三个人的心灵,父亲和尧凌天站在一旁愣愣的看着我,脸色铁青,像是活见鬼了一般。

借着月色,我娘抱着我欣慰的笑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我诡异的勾着唇角笑的正欢,皱巴巴的皮肤,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天上的残月映着我的脸颊,这诡异的笑容让人瘆得慌,吓得我母亲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扔了!赶紧把孩子扔进坟里!

尧凌天的语气毋庸置疑,看我母亲不动手一个健步冲了过来,一把把我夺了过去,高高举起的瞬间,我母亲拼死的抱住了尧凌天的大腿,嚎啕大哭:

我的孩子,他今天要是死在这里我就跳下去陪着他

高高举起的手臂忽然被脚下大力的拉扯而放下,尧凌天整个人失去了中心,再低头一看,母亲的一只脚腕已经坠入了坟里,身子重如千斤,如果不是死死拉住了尧凌天的脚腕可能整个人就掉下去了。

我父亲吓傻了,死命的拉着我母亲的胳膊不知如何是好。

母亲的身体在两个强装男人的拉扯下脚腕终于露出坟上了,只是那只拉住她的手却丝毫没有放开,那是一只肿胀惨白的手,手指已经泡胀有胡萝卜粗细,透明的皮肤还在不断的渗出液体,一股恶臭从鼻腔钻入肺里,呛的人一阵干呕。

我父亲看到这只手疯狂的想要把我母亲出坟,浮尸紧随着我母亲浮出了。

尸体像氢气球一样随时爆炸,有透明的粘稠液体不断的从皮肤渗出,眼睛被挤出了眼眶,嘴唇外翻露出了腐败的牙龈,狰狞的像一颗鬼头,浮尸正呲着牙,残破的喉咙里发出阵阵呜咽,拉住我母亲的脚踝伸出了一尺长的舌头想要舔食。

畜生,胆敢放肆!

尧凌天的手从怀中一摸,一张符纸夹在手上瞬间自燃,扔进了浮尸的口中,迅速推上下颌骨,两秒钟之后朝着浮尸印堂重重一掌推了出去,浮尸像是气球一样从水面浮了出来,掉进墓里的刹那,嘭的一声,四分五裂。

浮尸轻松解决,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我的身上,刚才即使如此危险,尧凌天都没有把我放开,这一次我又被高高举起。我像是感觉到了危险一样,恢复了婴儿该有的模样嚎啕大哭起来。

尧大哥,把孩子还给我,求你了

母亲哭的撕心裂肺,不顾刚刚生产的虚弱身体,死死的拽着绕凌天的手不放。

呜呜呜——墓里阴深深,暗流四起,成千上万的浮尸从墓底不断涌出,集合成暗流在像小船飘来,瞬间来到眼睛。

残破的小船被无数只手死死的扒住,不断下沉,滚滚的暗流水不断的涌入小船,瞬间摸过了脚面。

月光之下一颗颗腐烂发臭的人口从墓里漂浮上来,活了一般争相踩踏着尸体想要上船,此情此景让人头皮发麻。

闯祸了,闯大祸了,这男娃在中元节午夜的坟上出生,纯阴之命易惹鬼魂,早晚都是一死,现在扔进坟里平息亡灵还不算晚。

我父亲听了拉着我母亲跪在了尧凌天面前开始磕头,破败的铁皮船被两个人磕的砰砰作响,尧凌天的表情有些害怕,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的额头看去,无奈的说道:

快别磕了,再遇上阳血,会有更多浮尸赶来,把我们生吞活剥。尧凌天说着把我交到了母亲的怀里,看了我一眼说道:我的劫数躲也躲不掉的

长叹一口气,尧凌天向我母亲说道:

抱好了!

一根银针骤然刺向我的印堂,一滴黑血滑落,尧凌天用大拇哥一抿,抽出匕首一刀削去了自己的左手拇指,赤红的拇指沾着我的黑血落在坟上,浮尸一拥而上,随后慢慢没入墓里,围绕着我们的迷雾竟然也跟着慢慢退去,瞬间消散。

尧大哥,你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我父亲跪在尧凌天面前郑重的感谢,却不敢再重重的磕头,刚才的场面实在是不想见到第二次。

撕破了一角抱住自己切断的手指边缘,尧凌天划着船将我父母送到了墓对岸,然后迅速的消失在了墓里。

再次回到村子已经是一周之后,父亲想去登门拜访,为了救我尧凌天自断手指,父亲抱着我过去却是人去楼空,小院一片寂静,像是荒废了很久,尧凌天自救了我之后就音讯全无。

父亲怕尧凌天是在回去的路上死在了墓里,心中愧疚,可是又见识过尧凌天的本事,觉得他不会轻易死掉,只能默默祈祷。

一个月之后我母亲出了月子,抱着我在院子里乘凉,天色灰暗,没有想要尧凌天借着月色来到了我家,手里还牵着一个女孩。

小女孩长着一双小鹿一般的眼睛,皮肤白的像纸一样,全身冰凉似鬼魅一般,更可惜的是她是个哑巴。

看到我爸妈之后尧凌天把小女孩交到了我妈手里,一脸严肃的说:你的娃生在坟墓的夜晚,就叫星河吧,至于这女娃

尧凌天意味深长的看了小女孩一眼沉吟着说道:叫星月,希望她能记着你们对她的好,她就是你们的女儿了,好生养着,兴许你们全家还能多活几年!

一句话吓得我爸妈透心凉,我妈牵着女娃的手都在颤抖,尧凌天就这样消失在了视线里,一去不复返。

我爸酒后失言告诉我的事情,酒醒后却眼神闪躲言语含糊,但是我这个姐姐却是真真切切的在我眼前,不由得我不信。

我对李星月是有些惧怕的,她是我的姐姐,虽然是个哑巴却能听得懂所有的话,妈妈对她更是偏爱,她只大我两岁,在家里却比我受宠。星月姐姐从小就是美人胚子,杏仁眼樱桃口,只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笑,从我记事起她就是那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18年转瞬即逝,18岁的春节打破了长久的宁静。

我在玩花灯,姐姐忽然凑近对着我咯咯直笑,哑巴姐姐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

借了十八年阳寿,到期该还了

第二章

李星月第一次开口说话,竟然成了我的催命符!

毛骨悚然,吓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吓尿了

那笑声太可怕,还有那阴气森森的声音,尖利刺耳,令我在18岁的这个除夕夜记忆深刻。

我再看李星月,她又变回了平日冷清的模样,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甚至以为刚才的是幻听。

回屋吃饺子,我换了新衣服,外面却飘起了雪花,院子里的狼狗疯狂的跑着,似乎想要找到藏身之所,我看了一眼李星月,她若无其事的样子让我眉心直跳,预感到风雨欲来。

瑞雪兆丰年,明天我们能有一个好收成,星月丫头也能多几身新衣服。父亲看着窗外的雪景,摸了摸李星月的头,夹起了盘子里最后一个饺子。

电视上播放着无聊的春晚,我无所事事的趴在窗棱上看雪景,这一瞥却吓得我不敢动弹。

门口站着一个模糊的黑影,穿着黑色的中山装,周身笼罩着一层雾气,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他僵硬的挪动着大腿,一步步朝着我走来,我像是被他勾住了魂魄,不能动弹。

轰隆——

一道惨白的闪电伴着雷声的闷响划破长空,刺痛双眼也照亮了整个院落,我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窗外,看清了一切。

那人全身腐烂,已经分辨不出样貌,大冬天却赤裸着上身,手里攥着的是我家的狼狗,狼狗似乎还活着,可是身上已经血肉模糊,被生生的剥去了整张狗皮,苟延残喘。黑影似乎发现了我,眼睛与我对视的瞬间,面目狰狞,露出了腐烂的牙龈。

啊——

我大叫一声,颤抖的举起了手指着窗外说道:有人不不是人

我语无伦次,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看到的一切,我爸凑过来往外面一看,一巴掌打在我后脑勺,愤愤的说道:臭小子,大过年的哪你爸寻开心?你看看外面有个屁!

看着我爸,我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回头再看,白雪皑皑的窗外只有北风呼啸,我朝着狗窝看去,狼狗吃得正欢。

不可能,我看见了,真的!

全家人都不再理我,任由我在炕上自言自语,我爸端着盘子去盛饺子,我看着我妈认真的说:

一个人穿着中山装,他手里还

我妈一把捂住我的嘴,严厉的说道:不许胡说,死人才穿中山装,大过年的你

话还没说完就听外屋啪嚓一声,盘子碎裂,我妈急忙冲了出去,站在门口看着我爸却不敢上前。

王八羔子,老子白养活你这么大,我的棺材都被别人破坏了,我成了孤魂野鬼,你到是喝的痛快,让你喝个够!

我爸快的像离线的箭,力气更是大的惊人,一把推开我妈,抄起桌上的酒瓶朝着自己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黏腻的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可是我爸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眼神里充满了愤怒,而且声音都变了,变得苍老而嘶哑。

我爸浑身抖成了筛糠,拉着我跪在了我奶奶面前,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才说道:

妈,这是您孙子,叫星河。看着我急忙说道:星河,叫奶奶,快叫!

我疑惑的看着我爸,怯懦的叫了一声:奶奶。

可是我奶奶并不买账,她苍老嘶哑的嗓音像是破风箱一样喑哑:不孝子,我现在成了野鬼,养你们有什么用!

说着就拿起桌上的酒瓶还要朝自己的头砸,我妈紧紧的搂着我吓得全身冰冷,手足无措,屋子里充满了彻骨的寒意,让人忍不住哆嗦起来。

李星月冷着脸走了过去,背对着我,趴在爸爸的肩头,手挡着嘴巴不让我看。

我像是触电一样浑身一颤,头皮发麻,哑巴姐姐真的会说话,这些年她都是装的,她到底说了什么,我越想越害怕,大口的喘息,像是要背过气去。

没想到,李星月的一句话这么管用,我爸瞬间瘫软下来,像是睡着了一样,我妈的注意力全在我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李星月的举动。

半个小时之后我爸醒过来,像是醒酒一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妈拉着我爸的手复述一遍,我爸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星河,刚才你看到的穿着中山装的黑影是你奶奶,现在你奶奶说她的棺材被别人破坏了,走,跟我去后山看看。

我怯生生的看着我爸,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的说道:

爸,我害怕,那黑影

怕个球,那是你奶奶,能害你?你是咱们老李家的独苗,你奶奶肯定会保佑你百邪不亲。我爸把我从炕上拉了下来,扛着锄头走出了家门。

后山是梁家沟的坟地,那里是小孩子的禁区,平时谁都不敢去那里玩。由于冬天,墓上结了冰,从墓上穿过是到后山的捷径,踩在厚实的雪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看着光秃秃的树杈沙沙作响,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不断回头。

坟被积雪覆盖,已经看不见本来面貌,根本没有人来过的痕迹,我爸一锄头下去抛去积雪,愤恨的骂着:

奶奶个熊的,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动我妈的宅,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满腔的愤怒化作力气,拦都拦不住,半个小时之后就露出了棺材表面,我爸毫不犹豫的跳下坟坑,手电往棺材上面一照,我们两个人都傻眼了。

棺材的八颗封顶是我亲手订的,一颗都没有了!

我爸啐了一口唾沫,愤怒的把手电说点递给我说道:拿着,照好了,老子今天倒要看看是那个不知死活占了我妈的尸身,让我老妈成了孤魂野鬼!

手电筒的亮光聚集在坟头,我爸双手搭在棺材盖上,用力一推,手电光瞬间照进了棺材,我哇的一声吐了一地。

尸体高度腐烂,开棺之后一阵恶臭扑面而来,我强忍着重新照去,尸体已经看不出容貌,分辨不出,只能往下照去。

我爸叨咕着说道:是你奶奶啊,这衣服就是你奶奶的,谁还能把你奶奶衣服脱下来穿自己身上,然后再躺在棺材里,还自己合上棺材盖?

听到我爸的话,我心中一惊,刚才在院子里看到的那个黑影就是一丝不挂的,我低声问道:爸,我奶奶手有残疾么?

第三章

没有啊,你奶奶是我爸忽然没有了声音,顺着我的手电光看去,一阵阴寒。

四四只手指拇指不见了

手电跌落在地上,我吃惊的看着我爸,我爸跪在坟坑里痛苦的捂住了脸:

星河,果然躲不过的,因果报应真的来了,18岁的诅咒真的一直都在,占了你奶奶阴宅的人竟然是尧凌天!

逃不开的宿命重新降临,我第一次正视哑巴姐姐的话,我借来的十八年阳寿,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到底什么十八岁,你们为什么都在说!爸你告诉我,我是不是真的借了别人十八年阳寿?

是。

我像是被雷劈中一般,木讷的想起了哑巴姐姐的耳语,不禁问道:谁的命?谁愿意把十八年阳寿借给我?

不知道,怎么借的,朝谁借的,一无所知,一切都是尧凌天做的,强行改命换来你十八年生命,我以为你能安然度过,没有想到如今占了你奶奶棺材的人竟然是你的救命恩人。

我父亲看着这具腐烂的尸体长叹一声,所有的希望化为乌有。

李星月肯定知道,你说过她是尧道长带过来的,我们回去问她!我急匆匆的拉着我爸往回走。

什么李星月,那是你姐姐,她天生聋哑,怎么开口说话,我告诉你李星河,她和我亲闺女一样,你要是敢欺负她不会说话,看我不打你。

第一次听到重话,又是因为李星月,我本来满腔怒火,一想到她那阴森恐怖的笑声我整个人都打了个寒颤,冷彻骨髓。

别站着了,把坟填上。我父亲合上棺材开始填土。

不行,我奶奶现在成了孤魂野鬼,现在填上我奶奶就得受罪。我想到奶奶连一件衣服都没有,连睡觉的地方也被占了,心有不甘。

尧凌天死了,你危险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抱住咱们李家香火,你奶奶知道了也不会怪罪的。

等我和父亲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除夕的爆竹已经放完了,母亲站在门口等我我们回家,父亲还没进屋拉着我父亲焦急的说道:收拾东西,找大师救命,尧凌天死了,具体路上说。

父母连夜出门,家中忽然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了我和李星月,平日里这个姐姐乖巧,12岁已经能做饭洗衣服了,照顾我完全没有问题,但是除夕夜的事情让我变得害怕起来,对她的恐惧不断加深。

我坐在饭桌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看着她若无其事的样子更加生气,还装,家里没人了,你能说话为什么装哑巴!

她站起来,朝着我一步步的走了过来,我甚至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她走到了我身边,拿起的碗筷,阿巴阿巴的张大嘴巴比划着,示意我早点睡觉。

我送了一口气,心中更加疑虑,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正的姐姐。她和我说过话的,现在为什么还在装,可是这装的也太像了,没有任何破绽。

最后我看着姐姐忙碌的背影释然了,姐姐两岁来到我家,和我一同长大,对我百般照顾,虽然冰冷了一点,但是想要杀我多的是机会,何必等到现在。

我躺在床上,黑夜将我紧紧包裹,吞噬其中,迷糊中我被惊醒,声音似乎就在门外,在这安宁的黑夜里却是异常炸耳,我躲在被子里,竖起耳朵听着,像是用指甲划黑板的声音 次次一声接着一声,越听越像是有人在用手挠着门板。

我吓得汗毛竖立,上牙碰着下牙直哆嗦,怯怯的问道:姐,你出来,知道我胆子小还吓我

我缩在被窝里心跳如雷,这挠门的声音让我浑身发痒,对面没有回答,我瑟缩着掏出了枕头下面的手电,默默的数了三个数,一下推开电筒朝着门口照去。

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手电找过去之后竟然没有人!

我慌了,那声音绝对不会听错,我拿着手电筒四处照去,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任何异常,我关上了手电用被子将自己蒙的严严实实。

在找我么?

这声音尖利的像是金属摩擦一般,环绕在我的周围,这声音我听过,一阵电流穿过我的头皮,我猛地坐了起来,奶奶?

房间里格外安静,一滴液体低落在我头顶,粘粘的让我想到了爸爸讲的黄河浮尸。

奶奶?你在哪?我抬头往棚顶看去。

房间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突然有节奏的三成传来,当、当、当。

我一个激灵,吓得不敢动弹,这声音,不在别处,就在我床底下,刚才的三声是有人在敲我的床板。

你不是找我么?趴下就看见我了,嘿嘿

我魂飞魄散,夺门而出,刚打开门,就和什么东西撞了满怀,血腥味扑鼻而来,借着月色我终于看到我抱的是什么了。

狼狗!我家那条狼狗!和我除夕夜看到的一样,狗皮被活生生的整张剥下,还有微弱的呼吸,赤红的眼睛里满是仇恨和恐惧。

孙子,我没有衣服,你也看到了,这狗皮能给我御寒,你不介意吧。尖利刺耳的声音响起,说的倒是客气,我介意也没有用了。

我抱着狼狗浑身是血,合上了狼狗的眼睛,这狗是我最好的玩伴,它这样死去我很伤心,一想到我也命不久矣,不由的哽咽了起来:

死就死吧,我早晚也是要死的,只是希望别死的这么惨

不行!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老李家的独苗,你死了李家就绝后了,奶奶已经找到了救你的方法,我门前300米有一颗槐树,叉子上插着你的救命肉,拿回来白水煮上,只要吃了你就能活下去。

这刺耳的声音像是催命符一样,我不得不行动起来,朝着李星月的房间走去,刚抬脚却被生生叫住:离那个哑巴越远越好,她才是要你命的人!

一声更比一声高,我只觉得耳膜震碎了一样,嗡嗡作响,奶奶说的对,李星月绝对居心叵测。

我随手拿了件衣服穿上就走,接着月色我将狼狗尸体放回了狗窝。一个人出门往后山坟地走去。

走过一次之后我已经熟悉,但是找到奶奶的坟墓也花了很大力气,周围只有我一个人走路袖子摩擦的声音,嚓嚓一声声回荡在坟场。

300米之外我看到了那颗槐树,槐就是木鬼,阴气极重,而且这可树更甚,因为我的同学赵明亮他爸就是吊死在这颗树上的。

我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树上的冰凌被风吹动像是风铃一样悦耳,我心也放松了不少,看到一个风筝一样的东西挂在树上,摆来摆去,根本没有发现奶奶所说的肉。

站在树下,我太阳穴都跟着一剜一剜的疼,那根本不是风筝,而是一个人插在树上。

下颌骨被树杈穿透,挂在树上,肚子被人生生剖开,内脏掏空,肠子还血琳琳在留在外面,整具尸体随着呼啸的北风在空中摇曳,像极了一张人皮风筝,脚上的鞋子有节奏的打在槐树上,发出哒哒的声音,像极了走路的声音。

这就是奶奶说的插在树上的肉?

我心中一阵干呕,电筒朝着人脸照去,吓得我两腿发软,忘记了呼吸。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