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傅言琛黎舒小说最美遇见你无广告弹窗全文阅读

傅言琛黎舒小说最美遇见你无广告弹窗全文阅读

2019-09-10 10:22:59作者:幻莹

傅言琛黎舒是最美遇见你的主角,最美遇见你是由网络作家幻莹倾情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最美遇见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最美遇见你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傅言琛黎舒小说最美遇见你无广告弹窗全文阅读

主角是傅言琛黎舒甜宠新书最美遇见你由幻莹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傅言琛黎舒,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最美遇见你精彩内容:

第十八章最好的去处

  严玉欢声泪俱下,看起来当真是着急心焦到了极点。那张一向骄傲跋扈的脸此刻梨花带雨,再无半分平日的盛气凌人。

  黎舒有些吃惊,但细想这件事可能性极大,傅言琛对自己恨之入骨,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她们严家。

  可是不想,他的行动居然会这么快,快到让黎舒根本没有办法招架。

  傅言琛是想对自己赶尽杀绝,杀人诛心,他知道自己会因为放不下严家,乖乖任由他摆布操纵。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面对严玉欢乞求无助的眼神,黎舒无能为力。

  从前你可以说服傅言琛,现在也一定可以对吗?严玉欢紧紧攥住了黎舒的手,我知道你恨我,你怪我当年对你不好,我知道错了

  过往的点点滴滴一幕幕浮现眼前:自己将自尊心踩在地上、不得已去找父亲要生活费时,严玉欢的肆意羞辱;自己接近傅言琛时,严玉欢的妒忌陷害;还有自己在美国锒铛入狱时,严玉欢的落井下石

  黎舒不自觉将手从严玉欢的手中挣脱,后退了几步保持开距离,她并非圣人,这么多年来心里又怎会全无芥蒂。

  可是,父亲日渐苍老的脸庞浮现在眼前,还有母亲弥留之际,紧紧握住自己的手,还在喃喃叮嘱着:小舒,要照顾好你的爸爸

  血浓于水,她入狱三年,没能陪伴在父亲身边,现在若是还因为自己连累了严家,她的确没有理由推脱。

  可是,她却偏偏自身难保。

  我会尽力。半晌,黎舒从地上扶起严玉欢,可是,我不能保证什么。

  听闻此言,严玉欢已是大喜,仿佛得了特赦一般,兴奋至极:只要你能答应帮忙,严家一定能脱困。

  

  拜祭过母亲,黎舒匆匆告别严玉欢,独自走出墓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不容易决定放下司诺,可是严家的事情让她再一次被绊住了脚步。

  难道这真是冥冥中的注定

  刚走出墓园,黎舒便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一片冷清的墓园门口,竟然齐刷刷停着好几辆名牌车,车的四周笔直站立着十几名保镖模样的人。

  待看清车牌,黎舒的心咯噔一下,一阵强烈的不祥预感瞬间占据了心房。

  三年前她接近傅言琛时便把傅家的资料记得烂熟于心,这为首的车分明是傅老太爷——傅言琛爷爷的车!

  仿佛要印证黎舒心中所想,只见为首的后座车门缓缓被推开,一根十分昂贵且考究的拐杖拄地,接着便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人——正是傅老太爷。

  虽然已经年过古稀,满头白发,但傅老太爷依旧西装革履、后背挺直,壮年厮杀商场时的雄姿分毫不减。

  他拄着拐杖,一步一步朝着黎舒走来,脸上的表情让黎舒捉摸不透喜怒,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黎舒本能地后退一步,事实上虽然当年与傅言琛纠缠不清,却对这位傅家老太爷知之甚少。但是他从前的雷霆手段和强势作风,却是每个行业内的人都如雷贯耳的。

  黎小姐,你好。傅老太爷缓缓走近,步履虽然不快,却每一步都走得沉稳有力。

  全身的细胞都紧张地戒备了起来,黎舒不由得攥紧了双手:傅先生。

  傅老太爷凝神细细打量了黎舒一会儿,想好好看看这个当年将自己的孙子迷惑得三迷五道的女人,到底拥有怎样的三头六臂。

  虽然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但是我对黎小姐已经非常熟悉了。傅老太爷凌然开口,虽然语气不重,却如重鼓锤在黎舒的心上。

  见黎舒不说话,傅老太爷继续开口:黎小姐聪明过人,想必也猜到了我来找你的原因。不知可否车上一叙?

  虽然是商量的口吻,可是傅老太爷话中并没有半分可容黎舒拒绝的余地。旁边的保镖更是严防死守,剑拔弩张。

  好。不想去做无谓的反抗,聪明如黎舒,顺从地跟着傅老太爷上了车。

  坐进车厢,司机会意,径直发动了汽车。

  黎小姐,恕我冒昧,刚刚和你谈话的人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对吗?傅老太爷微眯双眼,如一只即将扑食猎物的老豹,谈论的是关于严家公司的危机?

  黎舒一愣,怔怔地望向傅老太爷,看着他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似乎对黎舒的反应很满意,傅老太爷嘴角轻勾——他孙儿的手段我怎么会不了解。

  事实上,傅老太爷比黎舒更为此事烦扰。傅言琛这一举动,明摆着是为了威胁黎舒。也从另一面证实了,他对这个女人有多么介怀。

  三年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他绝不允许当年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黎舒。

  黎小姐若是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我倒是有一个提议。半晌,傅太爷缓缓开口。

  黎舒没有说话,静静等待着傅老太爷的决定。

  黎小姐是个聪明人,我便不跟你拐弯抹角。傅相权眼眸里闪过一抹精光,三年前的事情黎小姐也为自己的行为买过单了,我便既往不咎。只是自从你回来后,我那孙儿言琛又不得安生,除了商业打压你们严家,和白氏集团又开始了新一轮商战我们傅氏就算实力再强,也不能由着他这么肆意妄为不是。

  傅太爷一番话的信息量太大,黎舒反应半天才意会到,难怪傅言琛前些日子整日忙碌,他居然同时开了两条战线,要将三年前伤害过傅家的人一网打尽。

  想到这里,黎舒也渐渐明白今日傅老太爷前来找自己的目的。

  所以,为了你们严家能苟延残喘下去,也为了我孙儿不再丧失理智,一意孤行,我觉得黎小姐有必要消失一段时间,你觉得呢?

  图穷匕见,傅相权终于亮明了真正来意。

  黎舒没有立刻回应,等待着他的下文,内心竟是出奇的平静,仿佛早有预料。

  我为黎小姐精心挑选了一间庵庙,地处偏幽,最适合静心修行,洗尽罪孽。希望黎小姐可以留在那里,为自己、为家人、为你的儿子祈福修炼,还大家一个平静。傅老太爷缓缓启唇,宣布了他不容抗拒的决定。

  虽是商量口吻,但事实上无论黎舒同意与否,自己都不会再让她出现在孙儿言琛身边。

  她没得选。

  一方面为了严家,更多的,却是她自己内心深处的疲惫和无望。

  而这或许也是最好的去处。

第十九章揭开往事

  出乎傅老太爷意料的是,黎舒并没有如自己想象那般吃惊抗拒,事实上,这个女人眼中连一丝波澜都未曾泛起,仿佛对于自己刚刚的话她早有预料。

  甚至可以说,这个女人的反应镇定到让傅老太爷有些害怕,他竟然看不透眼前这个女人的心思。

  车子终于到达那个庙堂,是在安城与邻城交界处的偏僻地方,茂密树林的深处。

  四周寂静一片,只有偶尔的鸟鸣声划破这份宁静,空气中淡淡浮动着幽雅的檀香,青石板的地面上散落着桂树飘落下的碎花,碾落成泥。

  庙堂里早有尼姑等候,看来傅老太爷早已打好招呼。

  施主,请跟我来。尼姑对着黎舒淡淡点了点头,示意她跟随。

  黎小姐,你就在这里静心修炼祈福,还你们严家和我们傅家一个安宁吧。傅老太爷不怒自威。

  我只有一个请求。半晌,黎舒抬头直视着傅老太爷,只要司诺安好,别的,我什么也不求了

  傅老太爷审视了她几秒,这个自然。

  一番休整后,待黎舒从尼姑为她安排的厢房中换好衣服走出时,傅老太爷一行人早已离开,空雅的庙堂终于再次恢复了平静。

  虔诚地跪伏在软垫上,静静注视着眼前端庄的菩萨像,一种从未有过的心安与解脱感缓缓在心脏蔓延开来。

  从前的事情如同走马花般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如电影快进回放。

  想到当年她听从白璟文的安排,更想做一番事业得到父亲承认,来到傅言琛身边当助理

  想到那些岁月里她陪着他风霜与共,点点滴滴的过往让她不知不觉爱上了他,到了最后她已不想再隐瞒他,她希望用真心对待他去好好爱他

  想到最后自己锒铛入狱,满心以为傅言琛葬身大海,怀着巨大的绝望和痛苦生下司诺

  她累了,三年的恩恩怨怨、爱恨纠葛,让她身心疲惫。

  如今一切已经都来不及了,正如傅言琛所说,有些事情虽然是她起的头,可由不得她说结束了。

  黎舒只想祈求司诺安宁,也祈求傅言琛安宁,她愿意终生吃斋,遁隐山林,青灯古佛,了此余生。

  

  同一时刻——

  安城市中心的傅氏集团大厦会议室里,傅言琛和白璟文再一次针锋相对,为了一个利润丰厚的项目争得天翻地覆,分毫不让。

  事实上,在场的人皆是双方心腹,自然都知道,两人不睦已久,除了正常的商业竞争,更有扯不清的私人恩怨。

  傅言琛,你处处针对白氏集团我没有意见,可是你不该把对我们白家的怨怼,转移到黎舒身上。白璟文话锋一转,径直点中了傅言琛的七寸。

  你没资格提要求,我与黎舒之间的事与你何干?傅言琛闻言冷笑,目光森冷到令人发寒你们白家欠我的,我自然会一点点讨回来。你最好把你弟弟白文毓藏好了,若是被我找到,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璟文不禁感到一丝后怕,当年若不是自己死死阻拦,将弟弟藏起,文毓恐怕早就被傅言琛枪杀。

  你保得了他一时,未必能保住他一时。傅言琛满意于白璟文的反应,告诉白文毓,让他连睡觉时,都要睁着一只眼睛。

  会议室里其他的人都顿时噤若寒蝉,傅言琛的雷霆手段,这么多年来他们也领教过不少。

  白璟文若有若无地轻叹一口气,勾起唇锋,可是,黎舒心里最重要的人,自始至终都是我。

  当年她为了自己心甘情愿成为傅氏的卧底,难道还不足以证明黎舒的真心吗?

  傅言琛神情一凛,继而反唇相讥,这个自然,否则黎舒怎么会替你顶罪,白白受了三年牢狱之灾,对此傅某可是佩服得很。

  一瞬间,白璟文脸色霍然一变,愣怔在原地,如乌云般阴暗压抑的往事滚滚而来,避无可避。

  三年前东窗事发,你表面上车祸昏迷不醒,实际上你早已醒来!傅言琛微微眯起狭长的星眸,一字一句揭开当年旧事,你之所以假装重伤昏迷,是因为当时白氏集团正值大权轮换之际,你若入狱判刑,即使最后出狱,也会永远被打入地狱,再无前途可言。

  白璟文冷汗直冒,铁青着脸色不置一词,紧紧攥住了双拳。

  这三年来傅言琛费尽千辛万苦,目的就是为了查清当年真相。他继续开口,所以,黎舒为了救你,顺理成章成了你的替罪羊,替你顶替了这三年的刑罚。白璟文,论装孙子,我的确自叹不如你。

  白璟文低垂着眼睑,默认了这一切。

  对此他无可推卸,再多的苦衷也无法改变事实,他知道自己对不起黎舒,所以才想要加倍偿还。

  看见白璟文失魂落魄的模样,他的多年贴身秘书沈菱却忍不住心酸,将当年实情脱口而出。

  三年前白璟文车祸昏迷,是她擅作主张,贿赂主治医生让他为白璟文注射了安眠药剂,让白璟文晚些清醒

  也是她找到黎舒,软硬兼施让她去替白璟文顶罪受刑

  沈菱跟随白璟文多年,维护他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种本能,她不愿看着白璟文苦心经营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更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前途尽毁。

  只要能成就白璟文,要她沈菱做什么都在所不惜!牺牲黎舒,是当时她逼不得已的一条路。

  沈菱话到一半,却被傅言琛冷冷打断,就算你说的是实情,也没见白璟文醒来后站出来自首。

  言语中嘲讽之意昭然若揭,白璟文紧紧闭着嘴唇,得知真相又能如何?自己终究成了懦夫,将黎舒推下了万丈深渊。

  白璟文如鲠在喉,却无法再为自己辩解。心里的罪孽也被揭开了,于他而言反倒是种解脱。

  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敲响,傅言琛的助理马佑走了进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见状,傅言琛款款起身,对着白璟文轻启薄唇,讥诮道,你以为你不继承白氏,放弃总经理的位置,就能让良心好过?你可真是她的好哥哥!

  语罢,傅言琛转身离开,留下白氏集团一行人坐在原地,俨然一副吃了败仗的模样。

  关上门,马佑表情凝重地汇报道,傅总,傅老太爷刚刚出现,强行带走了黎小姐。

  傅言琛霍然变色。

第二十章只娶你为妻

  少爷,少爷,您不能进去,老爷正在休息!傅家老宅的管家急匆匆追着大步流星的傅言琛,焦急阻拦道。

  傅言琛冷光一扫,马佑心领神会,用庞大健硕的身躯死死拦住了管家。

  砰——书房的门被傅言琛猛地推开,他快步走到书房里端坐于书桌前正在凝神练字的傅老太爷前,直奔主题,黎舒呢?

  脸上并没有多少意外,傅老太爷只是不满地皱皱眉,你越来越没规矩了。

  傅言琛不依不饶,您将黎舒送到哪里去了?您怎么能不经过我允许擅自做主!

  傅老太爷这才缓缓放下手中的毛笔,凝神打量着傅言琛,双眼微眯,凌厉的目光里透露出一抹了然。

  傅老太爷叱咤商场几十年,一双眼睛识人歹毒。孙子对黎舒的心思,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黎舒已经走了,不会再回安城。傅老太爷轻轻端起面前的茶杯,小啜一口,你和她这段孽缘,也是时候结束了。

  傅言琛一惊,这不可能!

  还没有见到司诺,她怎么可能说走就走!

  够了!傅老太爷失去了耐心,将手中茶杯重重拍在桌面上,滚烫的茶水撒溢出来,你还要浪费多少时间在那个女人身上?

  傅老爷声如洪钟,强大的气场瞬间压制过来,空气仿佛都要凝固。

  静了静心,傅老爷缓和下来,恢复了往日平缓的语气,你知道我今天在哪里见到黎舒吗?在她母亲的墓地!母亲死了,儿子被你控制着,她失去了所有的精神支柱,完全是靠一口气活下来的。你当真要把人家逼到发疯才能停手吗?

  犹如当头棒喝的一番话,让傅言琛顿时愣怔在了原地,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从黎舒回到安城后,自己满心都是为妹妹少柔报仇的心思,从没有想过黎舒的处境,只是由着性子和满腔怒气,肆意报复发泄,一步步逼迫着黎舒。

  可若她有一日发疯甚至失去生命,当真是自己愿意看到的场面吗?

  傅言琛的心蓦地抽紧,竟是那般生疼。

  他不愿意!

  傅言琛不再多言,带着马佑快步离开了傅家老宅。

  

  接下来的时间,傅言琛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力量,黑道白道,明里暗里,目的只有一个——找到黎舒。

  可是,无论是机票、高铁动车票,还是汽车发车记录,亦或是主要城市街道的监控录像,黎舒如同凭空消失一般,没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自然,傅老太爷的手段了得,做事一向滴水不漏,若他有意隐藏,在这上千万人口的城市里,要找到一个人又谈何容易?

  更何况,也许她自己也有意消失,脱离这个苦海

  可是,她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

  连司诺她都不在乎了吗?

  

  又一个一无所获的晚上,傅言琛筋疲力尽回到空空荡荡的兰公馆,瘫软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微微有些酸涩。

  这几天来,他越来越看不懂自己。明明是伤害少柔和傅家的女人,他本该厌恶痛恨,为什么还会如此牵肠挂肚,不能自制。

  一想到黎舒有可能一去不复返,他除了愤怒以外,更多的竟然是失落与空寂。

  自己还没有原谅她,她怎么可以消失。

  硬撑着疲惫的身体,步履沉重,傅言琛一步步走近黎舒住过的房间。原来没注意,现在自己走进来才发现,这个房间摆设有多么简单寥落。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傅言琛感到甚至连温度都比其他房间低了好几度。

  床上的被单单薄,在安城初冬的时节,明显是不足以取暖的。

  一个个漫漫长夜,她是如何在这冰冷的房间里捱过的。

  手指轻轻抚过床头的抽屉,拉开,里面躺着一个小巧的笔记本。

  手微微一滞,傅言琛微蹙眉头,打开了那个笔记本。

  上面的文字寥寥,大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只是翻到前页,傅言琛敏锐地注意到,黎舒在一个日期上面打了一个勾。

  那个日期,竟有些莫名的熟悉。

  凝神细思,电光火石间,傅言琛脑海中蓦地闪过答案——黎舒母亲的忌日!

  三年前和黎舒感情最深的时候,似乎听她提起过,每年都要去拜祭母亲。入狱三年后,今年应该是第一个忌日。

  仿佛冥冥中抓住了一根最重要的线,傅言琛一个激灵——他可能有办法找到黎舒了!

  傅言琛大肆寻人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傅老太爷的耳朵里,老人叹息一声:如此看来,孙儿言琛根本就没有放下黎舒。

  

  傅言琛顺藤摸瓜,找到了黎舒母亲墓园附近的路面监控录像,他亲自查阅,终于找到了拍摄到傅家车子的录像,理所当然的,还有傅老太爷和黎舒一起上车的画面。

  通过层层追踪,黎舒所处的位置终于被傅言琛找到,一得到消息,他便立刻动身,前往寺庙。

  黎舒!一进庙宇,傅言琛便呼喊着她的名字。

  施主,这里是佛门清净之地,不得喧哗和擅闯。一位尼姑拦住了傅言琛的去路。

  傅言琛哪还顾虑这些,一心只想找到那个一言不发就消失的女人。

  让开,否则我将你们这个庙宇掀个天翻地覆!

  跟随傅总而来的保镖们立刻严阵以待,场面顿时剑拔弩张。

  傅言琛。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平静而疏离,你来干什么?

  黎舒!傅言琛一个激灵,回头望去,果真是她!

  她就那么静静伫立在不远处,穿着一身素衣,头发盘起,素净白皙的脸上不施一丝粉黛,宛如一个遗世独立的仙女一般,可望不可即。

  明明只有一周不见,傅言琛却觉得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

  他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把捏住黎舒瘦弱的肩膀,恨不得将她刻进身体里,跟我走!

  这一刻,他突然忘记了从前的恩恩怨怨,只想让黎舒回到自己身边。

  黎舒任由傅言琛死死抓住自己,一动不动,眼神里的淡然反倒更甚,空旷得让傅言琛感到害怕。

  我不会跟你走的。黎舒扯了扯嘴角,也请你离开这里,不要伤及无辜。

  感到肺都快要炸裂,傅言琛被黎舒彻底激怒,你有什么资格决定去留?严家你不管不顾,连司诺你也不要了?

  这个女人,何时变得如此狠心!

  提到司诺的名字,黎舒心中依旧会隐隐作痛,但终究还是压制下这份起伏,我愿意放弃司诺,只求能留在这里,为司诺,为少柔,也为了你念经祈福。傅言琛,虽然他是我没有经过你允许就生下来的孩子,但他毕竟是你的骨肉,希望你能善待于他。其他的,我别无所求

  黎舒的声音虽轻,却一字一句如重锤敲打在傅言琛的心脏上,一阵阵生疼。

  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和自己一刀两断,恩断义绝。

  不!他不允许!他不说停止,她便不能结束!

  你说的这些,我通通不允许!傅言琛恶狠狠抓住黎舒的手腕,走还是留,由不得你!

  语罢,傅言琛猛然发力,将黎舒拦腰抱起,不顾她的全力挣扎,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走到车边,粗暴地将她塞进了后车座,继而上车、落锁、点火一气呵成,很快发动了汽车。

  傅言琛,你要带我去哪里?黎舒怒不可遏,我不会再回兰公馆,我再也不要被你囚禁!

  若是回到从前那段日子,她宁可去死。

  放心,不是兰公馆。傅言琛从后视镜里冷冷望了一眼黎舒,语气坚定坦然,我们去傅家老宅。

  偌大的傅家客厅里,所有人都正襟危坐,面色凝重。

  傅老太爷,二叔傅咏堂,傅夫人,还有正在傅家做客的孙芸菲所有人的眼睛都齐刷刷定格在傅言琛与黎舒的身上。

  沉重压抑的空气里满是浓厚的火药味,黎舒只感到一道道锐利的目光如同匕首一般直戳心底,在这般肆无忌惮恶意打量的视线中,自己仿佛被剥了个干干净净,窘迫又无助。

  言琛,你这是什么意思?从愣怔中回过神,傅二叔率先开口,你带这个女人来傅家是何居心?嫌她把我们害得不够!

  傅言琛目光一沉,更似做了什么决定。

  他一把牵起黎舒冰冷的手,坦然宣布,我只是来通知各位,黎舒和我即将结婚,届时,希望能得到各位的祝福。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傅言琛,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傅二叔怒目圆瞪,手指指着黎舒一副要吃人的模样,这个女人当年把我们害得还不够?

  傅夫人和孙芸菲更是惊诧不已,尤其是孙芸菲,她满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傅言琛,明明不久前,他还口口声声恨黎舒入骨,如今怎么会

  傅老太爷虽然同样吃惊,但多少有些心理准备,无论是爱还是恨,孙儿对黎舒总归是念念不忘的,他瞒得过别人,却骗不过自己。

  而当事人黎舒,更是被傅言琛突如其来的话惊得愣怔在原地。呆呆地注视着身旁这个男人俊逸坚定的侧脸,她只感到那么的不真实。

  他到底在说什么

  可是此刻,黎舒却又听见那道男声响起,我,傅言琛,只会娶黎舒做我的妻子!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