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魔君大人要从良姜行离林清绝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魔君大人要从良姜行离林清绝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2019-09-10 10:28:22作者:叶冬

主角是姜行离林清绝的小说名字叫做《魔君大人要从良》,这本书是由作者叶冬倾心打造的都市言情小说,魔君大人要从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魔君大人要从良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魔君大人要从良姜行离林清绝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魔君大人要从良姜行离林清绝小说by叶冬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这是一本现代言情风格小说,主角是姜行离林清绝,他们之间单纯又凄美的爱情故事在作者细腻的笔触下描写的淋漓尽致,还没看过这本小说的小伙伴们,赶紧看起来吧!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魔君大人要从良精彩内容:

第十章 旧事重提5

凤凌绝一脸懵逼,他又干什么了?

半晌,他看了看自己,再看了看沈卿尘,很快反应过来,猛地一敲脑袋,哎呀,昨天晚上,他好像太困就倒在沈卿尘床上睡了,难怪这一整夜睡的这么好,不过,现在看来,沈卿尘好像就要吃了他一样,刚才他还以为他半夜去挖了沈卿尘家的祖坟呢。

“咳咳,你听我解释,这纯属误会。”

凤凌绝觉得,他现在还是尽快把事情解释清楚吧,否则沈卿尘指不定会拿剑劈了他,于是乎,他慢悠悠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清了清嗓子,解释道,“昨天晚上我太累了,一不小心就睡错地方了,这可是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当真?”

沈卿尘微眯了眼,确定不是凤凌绝在恶作剧。

“自然是,更何况,你我都是男人,我总不会占你便宜吧?是不是?”

凤凌绝双手抄在脑后,慵懒散漫的道。

沈卿尘眼眸一冷,又是慢慢的平复下去,眼中的狂风暴雪也是嘎然而止,他自床上走下,拉过衣服穿上,穿好靴子,走过凤凌绝身旁,脚步微微一顿,他别过头,对凤凌绝淡淡的道,“下次再睡错地方,后果自负。”

言罢,沈卿尘就离开了。

凤凌绝勾唇一笑,转过身,抄起双手没脸没皮的笑了笑,“难不成你还能吃了我吗?”

末了,他又低低一笑,“如果是这样,无比荣幸。”

昆仑山之巅

仙气缭绕,飞云流雨,白鹤在空中嘶鸣,叫声接连不断的落下,一抹玉白的身影轻轻立于其上,那俊美的容貌与那出尘的气质赫然就是沈卿尘。

此时的他眉头紧皱,他忽然就后悔当初要让凤凌绝与他一同住了,凤凌绝的心思他是想不明白的,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很难搞的刺头,至于当初为什么会让凤凌绝与他一同住,也只是想将凤凌绝身上的刺给除掉,没想到,刺没有除掉就算了,现在沈卿尘还惹了一身的刺。

想到这里,沈卿尘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什么事情让你如此苦恼?”

忽然,背后传来一声轻笑。

沈卿尘回过头,只见一个蓝衣俊朗男子正款款而来,细细看去,那蓝色的衣角处还绣着一些小花,远远望去,如一大片一大片的海浪一般。

那是昆仑山的副掌门——寐欺药,医术精湛。

沈卿尘连忙行礼,“弟子拜见副掌门。”

“行了行了,这些虚礼你就用不着在我面前端着了。”

寐欺药挥了挥衣袖,淡淡的道。

沈卿尘面无表情,轻声应了一声是,不卑不亢。

“卿尘,你啊,就是太墨守陈规了。”

寐欺药忍不住看了看沈卿尘,眼神是恨铁不成钢。

“弟子不明。”

沈卿尘有些不解,挺直了背脊,修长的身姿挺拔,衣角大片大片的飘扬着。

“罢了,和你说再多,这木头始终是木头。”

寐欺药负手至背后,抬头眺望着远处那被黑雾萦绕着的一座山头,眼眸升起一抹担忧,“六界之中,已是无人能与那人匹敌。”

“最近魔域的魔气渐散,魔君可是已经离开了魔域?”

沈卿尘站出来,问道。

“谁知道呢……”

寐欺药微微呢喃着,杀意缓缓而现。

“啊嘁!啊嘁!啊嘁!”

此时正在被议论的凤凌绝是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正想着是谁背地里说他坏话之时,忽然一个竹简正破空袭来,其目标正是他,凤凌绝轻轻一躲,竹简堪堪不偏不倚的砸在凤凌绝身后的岱泽头上。

岱泽无辜躺枪,抓着竹简是气的直咬牙,不过再看了看台上那气的发抖的司业,岱泽干咳几声,默不作声了。

凤凌绝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凤凌绝!你给我站起来!”

那暴怒响起,整个堂上的弟子都被震了震,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罪魁祸首凤凌绝身上。

凤凌绝一愣,很是爽快就站了起来。

“看你这么不愿意上我的课,是不是我教的你都会了啊?”

负责授课的司业是一个老头,是昆仑山上十大长老之一,人称云慕子,刚才那个竹简也是这个云慕子的“杰作”,不过殃及池鱼,倒是砸到了无辜的岱泽。

废话,六界的历史本座可比你这个一只脚就要踏进棺材的老头清楚好不好?

凤凌绝干咳一声,刚欲大言不惭的开口,忽然就反应过来,然后学着沈卿尘的酸样,拱手道,“略懂一二。”

凤凌绝此话一出,哄堂大笑。

“得了吧,凤凌绝,你还略懂一二?整天上课睡觉、摸鱼打混的,怕是一窍不通吧?”

听到这句话,凤凌绝就不开心了,凭什么沈卿尘说略懂一二就是谦虚,换了他,就是打肿脸充胖子?

“行了行了,”

云慕子伸出手,及时把这场风波压下,然后他看向凤凌绝,道,“既然如此,那本司业问你几个问题,你若答的上来,从此以后就不必在上我的历史课,你若答不上来,以后就得给我乖乖的上课,怎么样?”

凤凌绝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他倒是没所谓。

云慕子干咳几声,开口便是问道,“上古大战是多久之前发生的?”

凤凌绝掏了掏耳朵,淡淡的道,“四万年前。”

“上古大战因何而召开?”

“因为仙神两界要讨伐魔域的魔君呗。”

凤凌绝看似漫不经心,不过对于这个问题却是留足了心眼,当时的魔君还不是他,不过,上古大战发生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最后结果如何?”

听到这里,凤凌绝的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冷笑与鄙夷,他冷冷的道,“仙神两界众神众仙不敌魔域魔君一人,后便将魔君之子掳走,硬生生的逼魔君自刎封印,魔域败。”

凤凌绝此话一出,全场哗然,所有人面面相觑。

“这该不会是真的吧?”

“众神与众仙怎么可能做出此等令人不齿之事?”

听着这些议论,凤凌绝很是得意。。。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第十一章 旧事重提6

闻言,云慕子身子狠狠的一颤,瞳孔骤然一缩,此等秘辛凤凌绝又怎么会知道?

听着弟子的议论纷纷,云慕子觉得不能继续再这样下去了,他冷喝一声,“胡说八道!凤凌绝,这种妄语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凤凌绝这时倒一脸懵逼的眨了眨眼,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原来不是真的吗?我听山下的那些说书人说的,瞧他说的有模有样的,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这时候云慕子的脸色稍微好了些,要是这件事真的泄露出去了,那么仙神两界的颜面何存?

“胡闹,市井之言岂可轻信?你给我到走廊站着!”

云慕子大手一挥,便是冷冷的道。

“嘁。”

凤凌绝咂了咂嘴,也不矫情,把头一扭,就往外面走去,大丈夫能屈能伸,怕什么?不过就是区区一个罚站而已。

看到凤凌绝如此大义凛然的直接走了出去,云慕子被气的几乎要吐老血。

凤凌绝倒是乐的清静,将怀中的那一块玉佩拿出来把玩,玉佩上面刻满了许多花纹,看起来很复杂,不过怎么看也是一块普通的玉佩。

凤凌绝看着玉佩的眼神却是很难得的认真,没有一丝玩意。

“哒哒。”

突然,一阵脚步声响起,凤凌绝立刻将手中把玩的玉佩收了起来,然后扭头看向走廊那头缓缓走来的男子。

他一出现,世界都仿佛暗淡失色了,只余他的脚步声与那飘飘若仙的身姿。

凤凌绝不禁为自己那危险的想法打了一个冷颤。

他大概是瞎了眼吧。

凤凌绝点了点头,颇为赞同,不过,无论他怎么将他目光从那个人身上移开,那都是枉然。

沈卿尘在他面前停下脚步,微眯了一双丹凤眼,瞧着凤凌绝,有些疑惑,“你在此处干什么?”

“这么明显看不出来?”

凤凌绝对将双手枕在脑后,慵懒的道,“罚站呗。”

“罚站?”

沈卿尘脸色微变,,眼中不由凝上一层薄薄的冰雾,“你又干什么了?”

他眼中的冰雾有些刺眼,凤凌绝微微皱眉,不耐烦的道,“关你什么事?”

“你!”

沈卿尘眉头一皱,刚欲开口,云慕子已是走了出来,解释道,“卿尘,此劣子在学堂上胡言乱语,所以我才让他到走廊罚站的。”

沈卿尘瞥了凤凌绝一眼,凤凌绝缩了缩脖子,他恭敬的抱拳,道,“竟是如此?长老,还请将凤凌绝交于卿尘,卿尘定会严加管教的。”

闻言,云慕子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略有所思片刻,“既然卿尘你都这样说了,要么凤凌绝你便领回去好好管教吧。”

凤凌绝听罢,顿时脸色大变,不过还不等他抱怨,沈卿尘已是开口,“多谢云长老。”

“快点带他走吧,本来我还要上报掌门的,既然你来了,那么此事就此作罢。”

云慕子看了一脸不情愿的凤凌绝一眼,冷哼一声,“凤凌绝,你可千万得听卿尘管教,否则我饶不了你。”

“你!”

凤凌绝刚欲发作,一条捆仙索已是不知何时缠上了他的身体,将他牢牢捆住,他沿着绳索的另一头看去,看到一只修长白皙似玉的手,他指尖处淡淡的晕着光芒。

“不准多言。”

沈卿尘冷喝一声,便抓住捆仙索的另一头拽着凤凌绝离去,沈卿尘连头也不回的往前面走着,凤凌绝轻轻吐了一口气,捆仙索自动脱落,他抓住另一端有些无奈,这是捆仙索,怎么可能捆的住他?

不知道走了多久,沈卿尘终于在一个莲花池边停下脚步,凤凌绝还在哼歌,立刻是闭嘴,心神一动,这捆仙索又是自动捆了上去。

“你可知错?”

沈卿尘回过头,看着凤凌绝,眼神冷清高傲,却有种致命的干净,那种干净,看的凤凌绝心头的那种异样又是再次升起。

“我何错之有?”

凤凌绝低低开口,嗓音有些沙哑,但听起来依旧是玩世不恭。

“课堂之上胡言乱语,妖言惑众,重则可是要被赶下昆仑山的,更何况,你恶迹斑斑,你以为若是此事传到掌门耳中,他不会严惩你么?”

沈卿尘有些恼怒。

“所以,你这是在关心我?”

凤凌绝嬉皮笑脸的朝沈卿尘走了过去。

沈卿尘鼻子一哼,“昆仑山的弟子我都不会偏袒任何一个,但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你误入歧途。”

“话虽如此,不过,为什么你对其他弟子和对我的态度这么天差地别?”

凤凌绝歪着脑袋问,饶一趣味的勾唇一笑,话语间,他已经来到沈卿尘面前,沈卿尘与他差不多高,正好与他平视上。

沈卿尘面无表情,不自然的别可眼去,淡淡的道,“因材施教。”

“这就是你的因材施教?”

凤凌绝伸出被捆仙索绑住的双手,特意在沈卿尘眼前晃了晃。

沈卿尘干咳一声,单手结印,捆仙索慢慢的消失,他冷清道,“自作自受,与人无尤。”

凤凌绝被噎住了,这句话,好像真的有那么几分道理。

“此后,少闯祸,要不然休怪我将你吊起来,好生管教。”

沈卿尘“恶狠狠的”警告道。

此等恐吓,对凤凌绝没有丝毫影响,只是觉得他那凶狠的模样异常可爱,便是随口敷衍一般答应了。

这些天,凤凌绝倒是乖张的很,果真是没有闯祸,正当沈卿尘觉得凤凌绝这个浪子终于要回头之时,凤凌绝秉着不闹点事就誓不罢休的精神,完美的将他生活搞得一团乱。

凤凌绝一大早便是起来打扫藏书阁,拎着木桶跑到河里打水,刚刚走到河边,他便是瞧见沈卿尘领着一些弟子在瀑布旁打坐,一动不动,如是入了定的老僧。

鬼主意涌上心头,凤凌绝嘿嘿的怪笑一声,大摇大摆的走到瀑布下的河边,他旁边就是正盘腿打坐的沈卿尘,凤凌绝捡起一块石头,“一不小心”把石头重重丢在沈卿尘旁边的河里,顿时水花飞溅而起,不偏不倚,正好是尽数落在沈卿尘身上。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魔君大人要从良》完整版已有~

《魔君大人要从良》首发来自公众号【jmwx55】,回复【魔君大人要从良】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