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白白小说武者巅峰无广告弹窗全文阅读

白白小说武者巅峰无广告弹窗全文阅读

2019-09-10 10:33:31作者:白白

白白是武者巅峰的主角,武者巅峰是由网络作家白白倾情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武者巅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武者巅峰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

白白小说武者巅峰无广告弹窗全文阅读

主角是白白甜宠新书武者巅峰由白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白,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武者巅峰精彩内容:

018暗流涌动下

  今天的白白实在有够倒霉,被人吃了霸王餐不说,还跟人打了一场没有结果的架。而且他也已经猜到了,今天晚上天羽哥的话题,一定又是围绕着他展开的。

  可令人吃惊的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天羽哥,听到自己的餐馆儿被吃了霸王餐后,居然只顾边喝红酒边嘲笑白白,却没有想到自己的损失,实在是神经有够大条。

  这对白白来说,注定是一个憋愤的夜晚,完全被人给耍了。

  而身旁钟叔和小李的玩笑,以及白晓倩对一天工作的抱怨,他都没有听进去。

  现在的他,真想找个地方好好清静一下,整理一下自己混乱的内心。

  各位京国市民,大家晚上好,现在是19点30分,下面播放时事要闻。继京都国际美食集团长女,琴墨菲,被绑架一案告一段落后,全世界武者陆续遭到各国国民以及国际政府的排斥。今天下午14时,国际政府再次命令两家大型武馆,十二家中小型武馆停止营业。但是在下达停业命令过程中,连续遭到了多家武馆的反抗,最终演变成警察与武者之间的武力冲突。国际政府纪检会向政府提出谴责,应避免暴力事件的发生,却没有得到政府高层的正面回应。但已有相关人士透露,琴墨菲绑架事件的主谋是一名武者一事,将会对武者们的声誉造成很大的影响,不排除国际政府为了和平安定将会废除武者的可能。现如今,武者似乎成为了‘不稳定因素’的代名词。

  白白的视线被餐厅吊在屋顶角落的液晶电视吸引过去,听到里面新闻播报员播报的新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有一丝触动。

  武者,已经开始遭到国民的排斥了吗

  此时此刻,白白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那一夜,自己意识模糊中所听到的,卡多的那一通电话。

  虽然白白将自己剑灵武化之后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可是那一通电话却留有一点印象,但也是记住不到一句话而已。

  到了明天,全世界的人都会开始排斥武者。

  这是他所记得卡多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电视中还在不停播报有关武者的新闻,让白白的内心更加烦乱了。

  他才刚刚决定为了武馆,暂时踏上武者这条路,可是却发现眼前的麻烦不止一个,而且背后还可能隐藏一个巨大的阴谋。

  我还有事,先走了。白白忽然起身,表情呆滞,拎起桌子上的手提包就走出了餐馆。

  钟叔和小李愣了片刻,耸了耸肩,表示不清楚白白突然怎么了。

  而白晓倩也感觉白白有些奇怪,立刻追了出去。

  可大家都没有看到,之前一直处在微醺状态,一直笑嘻嘻开玩笑的天羽哥,却也忽然安静了下来。

  他破天荒的双手离开了酒杯和酒瓶,十根手指交错,手肘拄在桌上,静静的看着电视中播报的新闻。

  现在的天羽哥,眼神与平时很不一样。盯着电视屏幕的那一双眼睛背后,仿佛还有另一双犀利的双眼,能够穿透层层迷雾,看到事情的真相。

  下一刻,他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轻声道,已经开始了吗

  今夜的京国,注定会度过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这一座闻名了数百年的古国,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谜团。

  现在,越来越多的怪事,要开始慢慢浮出水面了

  凌晨两点,天空浓稠的如同墨水,漆黑一片。

  位于青北高中的剑术社,也同其他社团一样,死气沉沉,连学校的保安都不愿意靠近这里半步。

  从学校建立开始,剑术社就一直被学生们视为夜晚不能靠近的禁地,就算是剑术社的成员,也不会深夜来这里练剑的。

  恐惧就这样在人群中蔓延。

  许多人传言,剑术社后面的那一片禁地,沉剑池,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古代英灵。那里封存的每一把古剑,似乎都有一个可怕的灵魂在守护。

  沉剑池,就是青北高中学生们心中恐惧的代名词。

  然而今天的沉剑池,却显得更加的寂静而又可怕。

  仿佛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哗——!

  忽然间,一道微弱的月光,从被慢慢拉开一道缝隙的门缝中,透射在长满杂草的荒凉土地上。

  剑术社训练场的滑动式松柏木门被缓缓来开。接着,一只穿着黑色高帮皮靴的脚踏了进来。

  穿过这扇门,就是剑术社后面被列为青北高中禁地的沉剑池了。

  然而在这样寂静的深夜,有谁会偷偷溜到这里,闯入这一片鬼都不想来的禁地呢?

  滑动式木门在短暂的几秒钟开启后,又慢慢的合上,把最后暗一点暗淡的月光也阻隔在了外面。

  此刻这里静得只能够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但就算那声音很细很轻,在这如此安静的地方,依然十分清晰。

  那一双穿着黑色皮靴的脚慢慢向前走去,路过了一片枯黄的杂草地,小心翼翼地向着立在前方100米处的一座敞开式木质巨门走了过去。

  地上的杂草又干又黄,不知道这地方已经多少年没人来过了,踩在上面发出噼噼啪啪的脆响。

  就这样向前走了一分钟的时间,这一双脚终于停了下来。

  幽暗的月光下,一个少年的身影,立在一座足有10长宽的巨大木门下。

  不,准确的说,是立在一个巨大的门框下。

  因为这里有的,只是三根极其粗大的木方搭成的门框,并且在横梁上挂着一块被百年风雪侵蚀的木质牌匾。

  那一块带着道道裂纹的牌匾上,用鲜红色的狂草字体写着三个大字!

  沉剑池!

  而在这巨大门框的左手边门前,还立着一块像是被学校工作人员摆在这里的,半人高的提示牌,上面写着禁止入内!。

  站在沉剑池巨门前的少年目光平静,虽然造型另类的黑色面罩遮住了他的半张脸,但是那一双俊秀的星目却散发出无法掩盖的贵族气质。

  少年穿着一件Dior黑色短身皮夹克,一条黑色的修身款牛仔裤,手上带着一双黑色皮手套,背后交叉背着两把银白色,似乎是用一种非常坚硬的金属材料铬铸城的长剑。这一身黑色的装扮配上武器装备,完完全全就是一副杀手风打扮。

  如此夜行装扮的少年,全副武装来到沉剑池,必然不是来夜游观光的。

  扑啦啦!

  突然,旁边传来了一阵飞禽拍打翅膀的声音。

  带着黑色口罩的少年余光在周边一扫,发现不远处的树林中,有几个黄色的光点在闪动。

  但很快他便知道,那只是几只猫头鹰罢了。

  少年在沉剑池门口站了几秒钟,终于迈开了步子,踏入了这一块被青北高中列为禁地的神秘之地。

  经过了那巨大的门,里面便是一片有些荒凉的枯树林。

  难以置信,位于风水宝穴的青北高中,竟然也会有这样一片死地,光是看着就会让人感觉到这里面似乎会藏着什么妖怪,而深夜独自一人来到这里,更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走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这名少年突然停下了脚步,原本平静的眼神中,闪烁着一丝吃惊,却又带着一丝狂热的目光。

  就在他面前不到两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直径足足有五米的大坑!

  而在大坑的边缘,有几尊古人手持利剑,形态各异的石雕。

  少年目光在这大坑周围扫了一圈,发现一共有八尊手持利剑的雕像。他们有风烛残年的老人,有长须垂胸的侠客,也有英俊非凡的青年,每个人的样子都一样。

  这八尊雕像对称而立,将巨坑围城了一个圈。

  而这巨坑也是由坚硬的理石铺砌而成,那理石上的纹路很讲究,不是在2055年这个时代存在的。

  不知不觉,少年的心跳竟然开始加速,双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前头。

  下一刻,他再次迈开了步子,靠近了那一座深坑。

  当他看到深坑里面的东西时,那眼神已经不能用吃惊来形容了。

  太美了黑色口罩下,传来少年的声音。

  此时此刻,在少年面前的巨坑里,不知道插着几百、几千甚至几万把各式各样的刀剑!

  这样的场面,简直太壮观了!

  让人热血沸腾!!

  沉剑池,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名剑坟场!

  少年狂热的目光在密密麻麻的长剑上扫过,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位于巨坑核心,那一把深红色的长剑上。

  然而,就在他刚刚踏出脚步,想要跃入沉剑池,将那一把深红色长剑拔起的时候,可怕的事情,却发生了。

  嗯?少年忽然皱起眉头,余光中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他看到沉剑池外的那八尊雕像。

  眼睛居然同时向他

  看了过来

019盗剑客上

  此刻那十六只眼睛,仿佛泛起了淡淡的红芒,诡异的让人牙齿打颤。

  口罩少年现在的表情已经凝固,余光瞄着八尊雕像,脚下步伐一点点的向着沉剑池的边缘靠近。

  然而他的每一步,其实都是在试探。他想要证明,刚刚自己感受到的一切,究竟是因为环境而产生的幻觉,还是那八个东西真的在看着他。

  如果是真的,那这种事情真是不可置信。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迈出了最后一步,站在了沉剑池的边缘。

  从上面向下望去,这个巨坑起码有五米深。

  他向着只有半个脚掌踩在地面,另一半脚却悬空的沉剑池里看了看,又用余光瞄了瞄那八尊雕像,却见他们眼中红芒不知何时已经熄灭,就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难道刚刚真的是幻觉吗?

  少年心理有些茫然,或许真的是因为自己太过紧张,而导致自己看到了幻象吧。

  想到这,少年终于鼓起勇气,双膝微微弯曲,准备跃入沉剑池。

  嘤——!

  突然,就在他正要起跳的一瞬间,一阵金属划破空气的刺耳声音从少年正面传来!

  少年立刻察觉到这是有人向他掷出了武器,在就要跃入巨坑的一刻,用力跳向了天空,做出一个灵活的后空翻。

  然而在他仰面向天翻越的那一刻,一把闪着寒光的锋利长剑,几乎是贴着他的口罩飞了过去,甚至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细小的,整齐的切口!

  长剑掠过他的脸,削掉了他的几根黑色短发,擦着他的脑袋破空刺入了寂静的枯树林。

  少年一个翻身落地,胸口快速起伏,急促的喘息着。

  刚刚如果慢上一步的话,自己一定会被那一把剑劈成两半的!

  可是危险并没有结束,就在少年落地的一刹那,又是一阵异响传来。

  下一刻,少年猛然抬头,居然惊恐的瞪大了双眼!

  他看到一尊面容俊朗,好似活人一般的雕像,瞬间冲刺到了他的面前,几乎是与他面贴着面。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那雕像身上冰冷的温度。

  接着,几道剑光从他的头顶落下,快得几乎看不清那长剑斩落的影子。

  哼!少年一声闷哼,双脚突然发力,向着侧面一个翻滚,正躲开了那从天而降的几道剑斩。

  就在他躲开的一瞬间,那几道剑光在理石地面上留下了三厘米深的剑痕,激起了大片的碎石屑,和几颗零星的火花!

  八门剑阵!

  少年在翻滚的同时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随即起身连续向后两个空翻,稳稳落地。

  当他再次看向沉剑池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被逼退到了五米开外!

  而且更令他吃惊的是,那八尊雕像,已经完全改变了朝向,全都面对着她,手中利剑紧握,好似八位武林高手,正蓄势待发。

  少年目光如炬,看着八尊雕像的双眼仿佛燃烧着狂热的火焰。

  那是对挑战的渴望和求胜的欲望!

  想不到八门剑阵居然真的存在。哼。

  少年黑色的面罩下传来一声冷笑,接着双手伸向身后,紧紧握住了交叉背在身后,两把特殊金属制造而成的长剑,现在是2055年,你们这些沉浸几百年的老顽固,能够挡得住我吗?

  话音刚落,那八尊雕像双眼突然红芒猛地一闪,散发出慑人的杀气!

  见此一幕,少年已经感觉到那八股杀气,如同八根刺针一样,刺得他全身剧痛。

  然而下一刻,那八尊雕像动作整齐划一,统统摆开架势,居然活了起来,纷纷冲向了少年!

  看着迎面而来的八位几百年前的武林高手,少年眼中的狂热火焰瞬间爆发!

  接着,他挥舞着手中双剑,迎面扑向了那八尊杀气如潮的雕像。

  这一夜,注定将会成为一个传奇之夜。

  只是不知道,这创造传奇的人,是要维护和平,还是准备掀起一个新的乱世呢?

  白白!白白!起床了!白白!白白!混蛋!起床了!

  嘭!

  一个白色的鹅毛真如流星般,不偏不倚的砸中了床头柜上的机械鸡闹钟。

  经过了无数个陪伴的日夜,和无数次鹅毛枕的袭击,这一只机械鸡闹钟已经伤痕累累,表面凹凸不平,可以依旧每天早上尽忠职守,用各种新潮的非赞美性词语来叫白白起床。

  白白的清晨和平时一样,迷迷糊糊的起床,吃掉两片面包,喝上一杯隔夜牛奶,然后一边咧着嘴闹着肚子,一边踩着滑板向着学校的方向而去。

  可是今天的白白,却发现了一些不同于往日的情况。

  当白白憋着因那一杯隔夜牛奶即将喷发的菊花来到校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那里站着许多老师。

  而那些老师并不是平时的文化课老师,而是代表了剑术社、拳术社以及气功社等各个部门的精英教师,可以说都是当今武林中的佼佼者。

  可是,这些武林中的高手,现在却一脸凝重的聚在校门口,似乎学校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啊。都是那杯牛奶害的,我得赶紧找个地方方便一下呀。

  白白从那些老师的身边疾驰而过,只是余光瞥了他们一眼,也顾不上去问他们在这里究竟是要干什么。

  哎呀!

  突然,白白感觉似乎是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接着一个身影在自己的眼前飞了出去。

  可白白已经来不及跟那个人说对不起了,没有片刻的停留,反而速度加快,直奔学校教学楼里的卫生间。

  那人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茫然,四处张望,却找不到是谁从后面撞了他。

  人生有三急,洞房、生子、上厕所。

  现在的白白,终于充分感受到菊花那万马奔腾的畅爽感了。

  一趟厕所下来,白白觉得自己的人生都豁然开朗了许多,仿佛挡在自己面前一座大山被搬开了,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然而当他揉着刚刚得到缓解的肚子回到班级里的时候,却感觉今天学校似乎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每一个班级的学生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白白一脸莫名其妙的坐到了自己班级左边第一排,倒数第三个座位上,环顾四周,这些家伙,一大早的都在叽叽喳喳说些什么呢?

  听说昨天夜里,剑术社的沉剑池被人闯了。

  哎呀吓死我了!

  白白被身后如幽灵一样冒出来的景岚吓了一跳,赶忙手拍胸口,安抚自己那受到惊吓的小心肝儿,你怎么跟个鬼一样!

  景岚露出一丝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白白哥,吓到你了。

  白白揉了揉胸口,坐直了身体,又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德行,问道,你刚刚说什么?剑术社被人闯了?什么意思?

  景岚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群,把脸凑了过来,对白白说,白白哥,我听说昨天凌晨两点钟,有一个神秘人进入了剑术社,并且闯入沉剑池,带走了什么东西。

  白白眉头一皱,沉剑池里能有什么东西?几把破烂古剑?

  说到这,白白背后布袋里的长生剑忽然微微震动了一下,似乎在抗议,它也是那破烂古剑中的一把。

  景岚的表情就像是天要塌下来一样,轻声说,嘘白白哥,话不要乱说,如果传说是真的,那沉剑池里面最厉害的几把古剑要是被人拿走了,只要那人资质不差,都可以通过它们,开启武化状态的!你也知道,想要开启武化状态,就要拥有一把灵气充盈的兵器不是吗?

  哦白白表情僵硬的点了点头,所以呢?

  景岚捂脸,白白哥,我说得这么明显了,你还不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吗?

  嗯,不明白。白白丝毫不为自己的无知而感到羞耻。

  我刚刚也说了,如果传说都是真的,事情恐怕就糟了。听说昨天晚上,那个神秘人破了沉剑池的八门剑阵,夺走了蔷薇剑。景岚语气森然道。

  听到这句话,白白的脸色终于有些凝重,八门剑阵?那个东西真的存在?

  对于八门剑阵这个阵法,其实白白并不陌生。因为在小的时候,白白就从父亲收藏的剑术秘籍中看到过有关八门剑阵的介绍,也算知道一点皮毛。

  在几百年前,八门剑阵被当时的武林中人视为能够争天下的利器。传说谁得到了八门剑阵,便能够得到整个武林!

  而那所谓的八门剑阵,其实并不是一个什么阵法,而是八个剑术登峰造极的绝世高手。

  这八位绝世高手,每一个人都掌握着不同的能力,分别象征着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人体内的八个穴位所带来的八种力量。当这八种力量聚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战无不胜的存在。

  可是现在,居然有人能够破了传说中的八门剑阵

  太不可思议了!

020盗剑客下

  白白哥,白白哥?景岚见白白发呆,便叫了他两声。

  嗯?啊!白白立刻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白白哥,其实从很久以前我就听到剑术社的同学们说过,有人冒着被开除的危险,进入过禁地,并且看到了沉剑池的周围,立着八尊雕像。或许那八尊雕像,就是八门剑阵的所在。景岚说。

  白白皱起眉头,这怎么可能。我可记得那八门剑阵,明明是八个武林高手啊。而且那些武林高手早就已经不在了,他们又没有后代,那剑阵怎么传承下来?

  白白哥,难道你没听说过借尸还魂吗?

  景岚语气森然,说到借尸还魂这四个字的时候,整个人就像个幽灵一样,脸色阴沉。仿佛故意在吓白白一样。

  我呸,什么借尸还魂,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白白对景岚的话嗤之以鼻。

  可是忽然间,白白发现景岚目光一动不动,且十分认真的注视着他,白白哥,借尸还魂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在我小的时候,曾将见过我奶奶死去的朋友,利用别人的尸体,与自己的家人对话

  白白静静的看着认真的景岚,感觉自己这一块小小的空间仿佛瞬间被冰封,周围袭来阵阵冰冷的空气,就像是自己正身处停尸间一样的冰冷。而在白白的面前,就是许多躺在床上的冰冷尸体。下一刻,忽然有人打了一个响指,就好似再给那些尸体发号施令。接着,那些尸体都坐了起来,睁着空洞的双眼,开始对白白说话。

  想到这,白白突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不要说了!大白天的!你想吓死人啊!白白一巴掌推在了景岚的脸上,差点将他推得倒在地上。

  哈哈哈!白白哥,我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景岚忽然一扫脸上的阴沉,恢复了平时害羞腼腆的小男生模样。

  被你吓死了!白白瞪了景岚一眼。

  沉剑池被人闯入这件事,成为了学校的热门新闻。但令人奇怪的是,这种新闻仅仅只是持续到上午九点钟左右,就没有人敢再提了。

  每一个班级的班主任都向学生们下达了命令,任何人如果再提起沉剑池的事,都要记一次大过。

  本来沉剑池在学生们的心中就是一个恐惧的代名词,现在又加上这样一条规定,谁也不想做出头鸟。

  青北高中的这一天,就和平时一样,平静的度过了。

  然而,在学校的紧急会议室里,却不向学生们的教室里那样平静了。

  此时此刻,十几名学校各个社团的精英老师,围绕着一张圆形的大会议桌坐在一起,似乎准备开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

  他们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之间也没有什么交流,就如同十几个闷葫芦一样,不知道各自心里在想些什么。

  这时,会议室的大门打开,一个留着灰白色长发,面容精瘦,眼神却很锐利的中年男人,从门外缓步走了进来。

  从外形上看,这个男人已经有45岁左右了,可那一身笔挺的白色修身西装却将他的身形衬托的更加挺拔,丝毫不逊色于当今的时尚青年。他将自己的身体和形象打理的很好,可以说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缺点。

  看到他到来,所有老师都忽然起立,待他落座之后,又对他深深鞠躬,然后动作整齐的坐回到座位上。

  中年男人对大家点头示意,语气平静的说道,各位,关于昨晚沉剑池事件,有什么进展吗?

  左手边其中一名老师站起来走到了中年男人的身边,将一个褐色牛皮纸档案袋递给了他,南宫校长,这是我们今天调查得到的一些资料,您过目一下。

  原来这个男人,就是当今青北高中最德高望重的人物,也是所有学生和老师最崇拜的男人,校长,南宫林。

  南宫林动作优雅如贵族一般接过档案袋,解开上面缠绕的丝绳,将里面一些照片和报告细细看了一遍。

  大概在五分钟之后,南宫林才将那些资料放回到档案袋里。

  所以说,大家也都觉得,这次夜闯沉剑池,破掉八门剑阵一事,是一人所为吗?南宫林沉稳如初,不见一丝一毫的慌乱。

  十几名教师面面相觑,似乎想要从别人的脸上找到一点反对的神色,可是看了一圈,大家似乎暂时只能同意这样一个说法。

  校长,根据我们拍摄的照片来看,只能做出这样的判断。而且经过我们调查,从剑术社到沉剑池,只留下了一个人的足迹,而且应该还是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少年。会议桌上有人说道。

  虽然大家很不愿意相信,曾经的传说八门剑阵居然是被一个还没成年的小鬼破掉的。但按照现在的证据来看,却得不到其他的解释。

  南宫林听了那位老师的话默默点了点头,表情沉稳得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的确,我也看不出有第二个人的痕迹。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究竟是谁能够年纪轻轻就破了驻守沉剑池的八门剑阵?剑阵被毁,那借尸还魂的八尊雕像就不能再用了。校长,以后沉剑池要怎么办?靠近校长的一名老师问。

  南宫林沉默了片刻,摆了摆手,罢了,那八位高手的灵魂被禁锢了几百年,我想是时候还他们自由了。从今以后,驻守沉剑池就是我们的事情了。

  哦,是,校长。老师回道。

  但是有一点,我们一定要搞清楚。南宫林忽然说,蔷薇剑的去向,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查明,那可不是平凡之物,甚至能够与曾经最厉害的名剑,长生剑相提并论,所以不可以落入不法之徒的手里。不然会武林大乱的。

  众教师纷纷点头,对校长的话表示赞同。

  还有一件事,需要大家去做。那就是将我们学校中所有的学生档案都重新核对一遍,因为很有可能,盗走蔷薇剑的人,就在我们的学生里面。南宫林说。

  校长,这似乎不太可能吧,我们学校的学生,应该都知道沉剑池是禁忌之地,如果闯入是要被开除的。老师说。

  校长南宫林眼中忽然精光一闪,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位老师,你不要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青北高中,而在青北高中里面上学的孩子,你们觉得会是正常的孩子吗?他们不是鬼才,就是高中生里的佼佼者,思想有些时候要有别于常人的。

  那位提出质疑的老师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校长,我们这就去翻查所有学生的档案。

  去吧,今天我们会就开到这里。希望关于沉剑池的事情,不要继续传出去了。现在武林动乱,国际政府也开始在给我施压,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弄出什么乱子。散会吧。

  说完,南宫林便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蔷薇剑被盗一事,就在这一次会议之后,从所有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然而暗流涌动,表面的平静,似乎却象征着下一波狂潮的来袭

  午后,白白每天的老地方,学校操场边的大槐树下,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出现,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对面的那一片空地。

  可是今天那片空地上,却少了一个人的身影。

  白白看着那块空地,口中自言自语,奇怪,那个家伙今天怎么没在那里睡懒觉?是害怕面对我吗?哈哈,我就知道,我这张正义的脸,总会让人有压迫感的。

  白白哥,你今天怎么有些怪怪的,干嘛一个劲儿的盯着对面看?我们还是不要待在这里了,当心一会儿又碰到那个柳承元。景岚心里依然对那个家伙有阴影,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那个札龙,昨天吃了我一顿霸王餐,我必须要找他把钱讨回来。白白气呼呼的说道。

  景岚想了想,忽然说,我听说那个札龙今天似乎没来学校。

  没来学校?那他去哪了?白白一脸惊奇。

  景岚摇头,我也不清楚,那个家伙本来就行踪诡秘,完全是个看心情办事儿的怪胎,或许又跑到哪里打架去了吧。

  打架去了?哼,也难怪,他那种臭虫一样的家伙,还能去干什么好事?白白冷冷一笑,随即从裤兜里掏出了昨天札龙留给他的钱夹。

  他拿着钱夹打量了一番,随即将它打开,里面依旧只有一张十元大钞。

  可是忽然间,一张纸条却从钱包的夹层里滑落下来。

  嗯?这是

  白白发现,那其实不是一张纸条,而是一张折了又折,有些皱巴巴的名片。

  他将名片打开,看到上面用仿宋字体写着一行小字。

  京都私立医院,王医生,联系电话xxxxxxx。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