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夜班司机小说(连载中) 夜班司机在线阅读

夜班司机小说(连载中) 夜班司机在线阅读

2019-09-10 10:39:07作者:黑十二

《夜班司机》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灵异恐怖小说,主角是李承何婷,小说讲述了:现在很多人都喜欢坐黑车,特别是在深夜叫不到出租车时,可你知道吗?有种黑车千万不能坐,一旦坐了,车费就是你的命

夜班司机小说(连载中) 夜班司机在线阅读

夜班司机精彩内容分享:

第一章

现在很多人都喜欢坐黑车,特别是在深夜叫不到出租车时,可你知道吗?有种黑车千万不能坐,一旦坐了,车费就是你的命!

而我,就是这种黑车的司机,当时为了钱,险些搭上了自己的命。

我叫李承,屌丝一个,开黑车就是个巧合。

那段时间我刚被黑心老板炒了鱿鱼,去找工作却因为低学历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蹲在路边狠抽了几支烟,一咬牙把简历搓成一团,就准备回家种地,可一抬起头,就看到旁边的电线杆。

吸引我的不是上门那些重金求职、治疗性病的野广告,而是一张海报一样大的招聘信息,上面是这样写的:

现在需要招聘夜班司机一名,要求年纪24周岁以上,驾龄超过五年,能够熟练驾驶手动车辆,待遇丰厚,联系人郭明,手机号码......

我猛的一下从地上窜了起来,二话没说就把这张招聘启事给撕了下来。

上面所说的一切,几乎就是为了我量身定做的!

撞上这种好工作,就叫山穷水尽疑无路。

可算是在招聘市场找到了一个适合我的工作,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给那个叫郭明的人打了一个电话。

他在电话里告诉我一个地址,在郊外,距离我现在的市区非常的远,我就算是坐公交也得两个小时才到。

下了车一路奔波,我总算是在一个已经拆的乱七八糟的城中村里,见到了那个叫郭明的人。

我进去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里看着黄片,见我进来,立马把电脑关了,套上拖鞋向我走了过来。

还伸出手打算和我握手,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象征性的回应了一下。

我坐了下来,郭明笑着看着我,大概是看到了我手里的招聘启事,说:你叫个啥名字?看你年纪也不大呀,驾龄多少?

我急忙点头回答:我叫李承,16岁就进我爸的厂子开车,驾龄已经十年了!

我知道那个时候我还属于无证驾驶,不过当学徒也没有那么多人管,所以有些心虚。

郭明倒是很兴奋,似乎觉得有些意外:不错呀,小小年纪,十年驾龄,也算得上是老司机了,正好我这边缺一个上夜班的,白天那趟车有别人开,你看你年纪轻轻的晚上,他应该不成问题,每天晚上12点准时交班儿,干到早上6点钟收班,平时呢你可以住在这儿,月薪给你开8000,觉得行吗?

郭明看起来非常平淡的态度,让我彻底的愣住了。

我当了那么多年的司机,怕是我爸厂子最兴旺的时候,我一个月的工资也只有2000多块钱。

虽然我不知道郭明让我开的是什么车,但看样子应该是类似于出租车,一个月给我开8000,这多少让我觉得有些欣喜。

郭明见我惊讶,但是没有回答,他觉得有些着急,凑过来贴近我的耳边,用力的拍了拍我:年底给你双薪,干不干?

我顿时心里乐开了花,傻子才不干,赶忙点点头说同意了!

眼看着我答应下来,郭明的脸倒是晕了一些,小声说:但是有些丑话在哪说在前头。

我点点头:您说吧。

郭明点了一根烟,缓缓说:这每天早晨6点,你就要准时把车交班,记住了,白班司机问你啥都不要瞎说话,我这个是网约车,你只能接从手机上的客人,在路边招手停车的人,无论发生了什么,你死活都不能停,哪怕是个快要死的人,你也必须当没看见一样的开过去明白吗?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原来他让我开的是黑车。

虽然美曰其名叫网约车,可我也知道这就是黑车,只不过换了个名。可既然不用交车份儿的,也就是说我努力干一年,兴许能挣不少的钱。

再加上晚上还有加倍挣得更多,难怪这个叫郭明的人给我那么高的工资。

不过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反正都是挣钱,有客人给我高价钱,我自然会来。

而且,如果真要是遇到个岁数大的或者有急事儿的,我怎么着也应该停下来帮个忙吧?

但是毕竟是我找工作,而且给了我那么高的工资,最后还是点点头,应承了下来:我记住了。

郭伟很满意,笑着问:那就行,白班司机已经把车开出去了,今天晚上咱们就交班,你在我这呆一会儿,八点的时候,他会准时把车开过来,你就在这等着,记住了,就算是没什么事情也不许早发车,12点一分一毫都不许差!

我有些疑惑,既然晚上8点的时候车就已经交班儿了,那为什么非要等到12点的时候才允许我出去拉活,中间扣那几个小时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郭伟看出了我的疑惑,但是没回答,让我下载了一个手机软件,并且用我的手机号码注册了。

这个就是叫车软件,上面的就是你的车牌号码,记住了,只能接上面来的生意,其他的钱一律不许挣!

郭伟的严肃和坚毅,让我心里更加的疑惑。

可我毕竟是打工的,所以没去细问,只是点了点头,心里感叹这配置还不错。

我都听明白了,我会遵守的。

我说完看了一下时间,今天来的实在是太早了一些。

可是如果要回到市区的家里,路上还得再奔波几个小时,我干脆就在这个地方休息了下来。

郭明给我安排了一个宿舍,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很干净。

我后来才弄明白,他其实算得上是一个小包工头,手底下有不少的二手车,打着网约车的名字雇了司机给他开车。

不过大部分司机都是附近的人,只有我一个是从市区来的。

我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遇到了不少司机,他们多半是回来交班的。

看到我的时候那些司机都对我指指点点,似乎眼神里面充满了疑惑。

一个看起来年纪比我大了很多的男人走了过来,递了我一支烟:我说你小子新来的开夜班车?

我点点头,把烟接了过来:对,刚刚办完了手续,你也是这儿的司机?

那个男人把烟点上,笑着说:咱们这夜班还行,八点交车,凌晨两点钟就能收班了,也不算很辛苦,待遇也不错。

我愣了一下,回答:不是,老板跟我说晚上12点上班,早上6点钟才能收班呢。

对面的男人大概是被烟给呛到了,不停的咳嗽着,脸色发白的盯着我:你说个啥?你上晚上12点那个班?

我疑惑的点了点头,还想再问什么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快步的离开了,看起来像是在躲着我。

我回到宿舍的路上,很多人看到我都窃窃私语。

我心里开始隐约的觉得不安,总觉得这里面有事情。

我回到宿舍的时候躺在床上,搞了半天最终还是想明白了。

反正一个月给我开8000的工资,活自己会找上门来,我还不用满世界跑着拉活,这么轻松的事情,那些人大概是嫉妒我!

我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睡着了,睁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我看了一眼手机,还有半个多小时就12点整了。

我套好衣服走出了宿舍,才一出门就碰上了在门口抽烟的郭明,看起来好像是特意在等我。

看见我过来的时候,郭明丢掉了手里的烟屁股,笑脸盈盈的盯着我:来来,就是这辆车,车钥匙给你了,记住我跟你说的话。

郭明说完转身就走了,可是我一看到这辆车就傻眼了。

我之前只知道是一辆手动挡的车,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是一辆早就应该报废的大屁股桑塔纳!

第二章

但是毕竟找到一个工作不明白,反正老板给什么车就开什么车,大晚上的要真开一个奔驰宝马出去估计还不安全,这种大破车正好。

我趁着时间没到的功夫上车溜达了一圈,可是很明显,这个车实在是太破了,比我之前开过的我爸那辆N手的破夏利还要破。

我只不过是在院子里面兜了一个圈,就能听见底盘晃动的声音。

很明显,这个车子要是开的快一点,我都担心它会瞬间散架。

我坐在车上恍惚的犹豫着,这个地方是市郊,外面的道路非常的黑,距离市区又特别的远,我要想拉活必须得赶往市区走。

我叹了一口气,刚想发动汽车,忽然之间看到今天和我说话的那个大哥走了过来。

他看起来面色有些紧张,大概是特意来找我的。

他俯下身子,扒着我的窗户,叮嘱了一句:你小子记住了,只能接手机上派的单啊,大马路上给再多钱咱也不拉。

他说完就转身走了,我疑惑的点了点头,但是我知道,我点头他也看不见。

这句叮嘱郭明也和我说过,而且说过不止一次。

我才想把车开出去的时候手机就响了,没想到这第一单居然就这样来了!

我看了一下定位,上车的人距离我现在的这个地方不到400米。

我把车开出了公司的院子,用大灯不断的晃着寻找着那个人的位置。

很快我就在马路边上看到了一个女人的影子,她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衣,披肩长发,在我的大灯照射之下,显得越发的阴森。

我把车停到了她的边上,并没有下车,而是摇下车窗看着她:是你叫的车吧,赶紧上来吧。

大晚上的我也看不清楚,只是觉得这个女人的面色很白。

她点点头,拉开了车门,坐了上来蜷缩在了后座上。

你是新来的吧?之前的那个司机不干了吗?女人说话的声音很空悠,吓得我一个激灵。

我发动汽车,看了一下她要去的地方,在市中心的不远处。

我一边开车,一边点头微笑回答:我今天第一天开这车,你之前经常坐这趟车进城吗?这么晚。

我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心里盘算着这个女人这么晚进城,估计不是干什么正经勾当。

想到这儿的时候,我还可以多看了几眼,女人胸大屁股圆,的确是个美人胚子。

那个女人点点头,回答道:是的,我每天晚上都会坐这趟车进城。

那个女人倒是也不羞涩,声音好听的很,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敲在我的心里,我竟然开始有些陶醉了。

我美滋滋的想着,这工作也不错,大晚上的说不定还有艳遇。

大晚上的我也不敢开得太快,一边开一边透过后视镜看着那个女人。

她似乎并不打算再和我说话,而是拿开了手里的小挎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香水对着自己的脖子喷了两下。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心想这到底是什么味儿啊!

女人喷香水倒是不稀奇,我认识的女孩子多少都有这爱好。

可是这个女人喷出的香水实在是太过于刺鼻了,浓烈的酒精味儿,加上了一种很特殊的味道,就好像是福尔马林。

哎啊!我说姑娘,你这香水是哪个国家进口的?这味道这刺激呢。我故意的打趣着,还观察着这个女人的表现。

那个女人在听到我这话的时候愣了一下,把手中的香水收好塞进包里。

她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多了一丝娇美但是却诡异的笑容。

你们男人懂什么?我这香水可贵了,一般的人可是用不上的。

她说完还瞥了我一眼,大白眼珠子瞪的我浑身发毛。

我也不敢再说什么,到时候给我一个差评我今天一晚上还得扣钱。

我加速的往城里开着,忽然手机又接了一个单,是一个拼车的单子。

我疑惑的皱了一下眉头,刚才这个女人上车的时候没有显示是拼车单呀!这单子是怎么进来的?

有人要拼车,大概是你刚才选的时候允许拼车了,我得去拉他一趟,这边拐个弯儿就到了。我征求着那个女人的意见,可是手底下的方向盘早已经向左拐了过去。

那个女人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点头,表示同意了。

我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对这里的地形并不熟悉,但是我看到导航上显示拼车的那个人距离我现在并不算太远。

拐个弯儿去路就越走越黑,当我的大灯看到面前牌子的那一刻,我吓得一阵头皮发麻。

我操,真他妈的晦气,大晚上的火葬场还有人下单!当我看到大牌子写的火葬场几个字的时候,不由得在嘴里小声的咒骂。

我大老远的就看着远处跑过来一个男人,手中还夹着一个老式的皮包,看样子大概40多岁。

他拉开车门就挤了进来,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手已经碰到了旁边的女人。

你快点开啊,我着急赶事儿呢!男人上来语气不耐烦的催促,但是那眼睛却一直飘在了旁边女人的胸部上。

我没搭理他,反正拉这种活什么人都能遇到,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掉了一个头就走到了正路上。

冲上来那个男人的眼光一直就在女人的身上不停的游走着,居然还掏出了一支烟点上。

我心中一阵烦躁,大声说:这位客人,车上不能抽烟。

那个男人愣了一下,很是不耐烦的骂了回去,但是还是把烟丢在车底下踩了一脚:真娘们的事儿多!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但是也没再说什么。

可是烟味依旧留在了车里,顿时让我呛得有些喘不过气儿来。

车子里面浓郁的香水气味和香烟的呛人味道搀和在一起,让我觉得有些头疼。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让他俩下了车,我打开车玻璃不断的散着车里的呛人气味。

他俩下车的地方也并不繁华,我坐在驾驶座上想要休息一会儿,瞥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2:50了。

这一单生意挣了100多块钱,多少也算是一个大活,我没敢多休息,重新发动汽车,接着往市区赶。

车上的香烟味道依旧没有完全散去,我在去城里的路上拉了一个老大爷。

大爷看起来倒像是一个正经人,他才一上车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用手在鼻子面前不停的扇着。

哎哟!我说小伙子,你这车上是个啥味儿啊?这香烟味道呛死人呀!看你年纪轻轻的,咋还抽这种烟!

老大爷一边说一边把窗户开到最大,我愣了一下,的确觉得奇怪。

我趁着车还没有发动起来的功夫,弯腰从地上把那个男人扔的香烟屁股给捡了起来,借着外面微弱的路灯看着。

我便把香烟屁股给了大爷,大爷才看了一眼就愣住了,脸色惨白的吓得一个哆嗦。

我说小伙子!你是不是从你家老爷子那里偷出来的呀?这玩意二十几年前就没人抽了!

第三章

我心里疑惑,但是还是把老大爷拉到地方,让他下了车。

我留着那个烟屁股放在嘴里,使劲的唆了一口。

虽然我不抽烟,但是这个味道我知道,不是好烟!

呛的我是咳嗽了半天,愣是没有缓过劲儿来!

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生意,我坐在车上发呆,仔细的回想着那个男人的样子。

先不说他是从什么地方走出来的,这大晚上的从火葬场那边打车,难不成是从死人堆里把这香烟先刨出来的?

还有那个男人的穿着打扮,手上拿着那个破包,我爸在20年前就已经不背了,可是他却抱着跟个宝贝一样的,不免得让人生疑。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人吸的是假烟,故意仿制一个几十年前就已经停产的牌子,到时候真是被人追查起来,也追究不到责任。

我想了半天脑袋都大了,在车上迷迷糊糊的躺了一会儿,可是本以为能够在天亮之前再接到一个生意,可是没成想一个觉睡的天都已经亮了,我看着马上就到六点开着车就往回走。

第二天晚上,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按点发车,不过说来也怪,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白天开这个车的司机。

我晚上在路过那个地方的时候,想着也许又会遇到那个男人,可是一连好几天,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我都没有在遇到过。

天亮开车回来的时候,有的时候郭明还在打游戏,看见我就会拉着我喝两杯。

日子过得倒也平淡,一个月很快过去,我拿着手里的8000块钱,也决定好好干下去。

第二个月的第一天拉生意,我在晚上的时候又碰到了那个女人,这一次她依旧是那个地方打车,就连时间都相差不多。

我接上她的时候,她还穿着那件白色的袍子,头发依旧是披肩长发,唯一不同的是,在她的怀里多了一个孩子。

她上车后就告诉我:小伙子,一会儿到了火葬场,你可不许再拉人了。

我心里一惊,看着她的样子,真还分辨不出来这女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我又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她怀里的那个孩子,顿时吓得一阵头皮发麻,后背的冷汗都出来了。

女人手里的小孩个头看起来也就两岁左右,但是那面相看起来却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

两个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神里面充满了世俗的盯着我,我不由得一个激灵,赶忙的发动汽车往外开。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衰老症的,也许这个孩子就是得了这个病。

想着这个女人大晚上的还要出门,大概是因为给孩子看病缺钱吧。

听到那个女人的要求,我还特意查了一眼她下单的单子,没有拼车,应该拉不上别的人。

我点点头说可以,今天是不会再拉别的人了。

我的车开出去没200米的功夫,手机居然又响了,提示我有拼车的单子,我心里一惊,这也太莫名其妙了。

我瞥了一眼,吓得一脚刹车就停在了原地,这一次拼车的居然又是那个男人,地点还是火葬场!

后面的女人大概是被我吓了一跳,手里的孩子差点丢出去。

但是那个孩子倒是无所谓,依旧瞪着眼睛看着我,反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抱歉的笑了笑,转过头来看着她说:真是对不起,那天那个男人他怎么又把单子插进来了,不然我跟你商量商量去接他一趟算了,一会我加你的微信,我把钱退给你,就当白拉你了!

如果我拒载会扣分,这一点对我的影响很大,所以我只好和这个女人商量。

那个女人倒是没有说什么,反倒是她怀里的那个孩子听到我的这个要求的时候,居然还是生气的皱起了眉头。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小孩,反倒是一个年纪比我还大的男人。

那个女人点点头,这个小孩也就不再看我了。

我吓得赶紧一脚油把车拐了出去,再次的拉上了那个男人。

仿佛和那天一模一样,那个男人上车的时候就开始催促我,他居然又把香烟拿出来想要抽烟,我趁机跟他要了一根。

我说大哥,你这烟我没见过呀,什么牌子?我故意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我这样的问话,那个男人很是得意的笑了笑,说:我这可是特供的,你这穷小子没抽过,太正常了。

我尴尬的笑笑没再说话,心想你就跟我这吹吧!

他俩又在当时下车的地方下了车,我看着那个女人抱着孩子的背影,隐约的心里觉得有些疑惑。

第一次我没太注意,总觉得那个女人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长裙。

可是今天我看的清楚了,她身上穿的哪是什么裙子,反倒是像火葬场的裹尸布!

我刚才已经答应了那个女人,她给了我她的微信,我正好趁机把他的车费给她转过去,只有十几块钱倒也不多,对于我来说无所谓。

我才点开那个女人微信的头像都吓了一跳,她的头像居然就是怀里抱着的那个孩子,眼神空洞的盯着我,好像活了一样!

我紧张都给她转账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她就点击了收款,就好像一直拿着手机在等待着一样!

想来想去,我都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是个鸡,怀里的那个孩子指不定连孩子的爹是谁都找不到。

我心里刚浮现出这个龌龊的想法,就用力的摇了摇头。

大晚上的出来讨生活,一个女人够不容易了,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一连开了好几个月的车,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就是在每个月月初的时候,这个女人都会坐车,有的时候抱孩子,有的时候不抱。

而且更巧的是,每次她坐车的时候,那个男人都会和她拼车。

两个人就好像是商量好了一样,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们两个应该不认识。

郭明依旧会一如既往的拉着我喝酒,我在喝酒聊天的时候,无意当中提起了这件事儿。

可是谁知道我有一搭无一搭的诉说,却让郭明的脸色瞬间变了,显得很是紧张的问我:每个月月初的时候,他们俩都回来坐车,而且那个女人手里还抱着孩子?

我一口酒瞬间的肚子里,点点头说:对呀,可是每次这个女人下的都不是拼车的胆子,那个男人居然拼车的单子全都能进来,我前几次还给那个女人退过钱,后来我发现有规律了,他俩要是合伙起来骗我钱的吧!

郭明也没说什么,昏昏沉沉的有点喝多了,眯着眼睛对着我笑了笑:你甭管!有单子你就拉,用不着给他们退钱,就算他们投诉你,你也不用害怕,记得不?

我点了点头,又喝了一杯酒,接着说:不过那女的真奇怪,你说刚开始她坐车的时候是夏天,现在都已经深秋了,她居然还穿着那个长裙,她也不冷!还有那个男人,每次都着急忙慌的跟赶着投胎似的,上车就催我!

我本来是想有一搭无一搭的想问问郭明知不知道这事,可是没想到这个家伙两眼一闭,扑通一下就摔在了酒桌上。

我赶忙起身,想把他扶起来,心想着这家伙不想告诉我,也用不着装醉呀!

可是没想到我晃来晃去,他居然还打起呼噜来了,真是睡着了!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