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穿越楚王妃茗门水香by茗门水香慕容久久百里煜华小说

穿越楚王妃茗门水香by茗门水香慕容久久百里煜华小说

2019-10-07 10:59:40作者:茗门水香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穿越楚王妃茗门水香》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穿越楚王妃茗门水香》说的是主角慕容久久百里煜华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两世为人,来自现代古中医世家的大小姐,慕容久久,待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为一个古代版受气包时,她毅然决然的发下豪言,我的人生我做主。从此之后。她一斗伪善继母,让你知道花儿到底是为什么这么红二斗莲花小妹,让你成残花败柳,看你以后敢在姐跟前得瑟。三斗狠心老爹,你对我不仁,那就休怪闺女我不义了,断你官途了。可没了家人,可怎么好,于是姐步步登高,今日你们对我爱答

穿越楚王妃茗门水香by茗门水香慕容久久百里煜华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穿越楚王妃茗门水香》真的非常好看。

第1章 相府长女

小姐,大事不好了,楚王府来人了,他们说要跟小姐你退亲,怎么办,怎么办啊?宁儿急的跟什么似得,一阵风,就冲进了慕容久久的闺房。

搅的门前的珠帘,一阵哗哗作响。

但是。

闺房里的正主,闻言却没有半点着急的意思,依旧一脸认真,自顾自的翻动着,几棵不知从那采摘来的植物。

一会儿用鼻子嗅嗅,一会儿掰开来看看。

最后,她好像挑中了喜欢的。

直接塞进了捣药的罐子里,合着其他几种,几下就捣成了一团沫沫。

小姐,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奴婢的话?

宁儿哭丧着一张脸。

三天了。

一切的改变全部都始于三天前。

那日,相府忽然迎来圣旨,宣读后,才得知,原来是打小就跟小姐订有婚约的,睿王殿下,到御前请旨,要跟她们家小姐解除婚约。

小姐可是待嫁女啊。

被这么公然的解除婚约,在冬月朝,可是奇耻大辱。

而小姐在闻听这个消息后,羞愤交加之下,居然一头就扎进了后院的荷花池,好在当时周围人多,救的也算及时。

虽无性命之忧,可人捞上来之后,发了两日的高烧,之后就性情大变了。

小姐过去最爱的便是女红,可如今,她连针线都不碰了,专爱摆动花草,但她这摆动,也跟旁人的摆动不同。

旁人惜花护花。

可小姐若是有相中的花,直接连根就拔回来,为此,惹了不少人的议论。

嗯?

这时,一直沉浸在思考中的慕容久久,仿佛终于注意到眼前,这个正急的满脸通红的大活人,有些懊恼的,撇了撇嘴。

那个,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什么!她居然没有听。

饶是宁儿也算好脾气,可现在也被自家小姐,气的有种暴走的冲动,她现在真恨不得,吼出来。

大小姐,您又被退婚了

嗯,退婚我知道啊,三天前,不是已经传了圣旨了吗?今天又退的那门子婚?慕容久久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闲事不理的样子。

您果然忘了。

宁儿无语问苍天。

我脑子不好用,不是还有你嘛,说说看,我又忘记什么了?慕容久久终于放下手中的活计,认真听了起来。

可是宁儿现在,却是满脸的委屈。

在冬月朝,女子被退婚,便视为不祥,是嫁不得高门的,大概陛下也觉的这事,办的不怎么漂亮,所以连着又下了第二道圣旨,又将您赐婚给楚王府世子

谁知楚王世子,也看不上我这被退了婚的不祥之人,所以现在正派人过来退婚?慕容久久猜测着,随口接过了话茬。

只是那笑眯眯的模样,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一般。

宁儿那张小脸,早就塌了一半,闻言,立刻从满脸的委屈,又转变成了满面的愤愤。

若是旁人也就罢了,可听说,那楚王府世子是个残废,奴婢都觉的他配不上小姐,可如今,他反倒先过来退婚了,实在可气。

慕容久久好笑的看着宁儿这副管家婆的模样。

脑中也不禁浮现出三日前的情景,她原是出生现代二十一世纪,东方古中医世家的传人,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觉睡醒,就发现被泡在水里。

待她奋力游出水面,看到头顶天空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居然无比狗血的穿越了,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时空。

冬月国。

还附身在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而这个女孩,还是冬月国相府的嫡出长女,别看名号听着金贵,其实就是个生母早逝,常年遭继母暗中苛待,爹不疼娘不爱的可怜虫。

如今又被退了婚,才会一时想不开,寻了短剑。

原本慕容久久还有点不能理解,多大点事,就要寻死腻活,但随着这三日的记忆沉淀,她渐渐明白,这所谓相府大小姐,竟是如此的凄楚可怜。

当时高烧发了一天一夜,这偌大的府邸,居然都没人来看过一眼。

果然是命如草菅。

如今她也算是接替了这个身子,就万不会像以前那样,活的那么窝囊了,她要利用自己苦熬多年,练就出的一身医术,闯出一片属于她慕容久久,自己的天地。

至于退婚,压根就没想过要嫁,退了也好,只是

小姐,你怎么不说话?

宁儿见慕容久久始终若有所思,一时竟猜不透小姐的心思。

我只是在想

慕容久久冷笑着抬眸,楚王府来的人,应该还没走吧,按说,主人与客人还在叙话,谁是谁非且尚未定论,就有消息就传进了你这小丫头的耳朵里,我相府的消息,何曾这样廉价了。

慕容久久说话的口气极淡。

却是点中了要害。

是啊!

宁儿一愣,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当时,楚王府的人,就在老夫人的寿安堂里叙话,里里外外围了那么多丫头婆子,就算有什么消息,也不可能这么快传出来。

难道

是夫人身边的巧翠。

宁儿猛然想起,其实说起来,也不算是巧翠特意告诉她的,而是她不小心偷听到的,只是此刻想来。

这个所谓‘偷听’恐怕大有文章可寻。

果然又是那个女人在作怪。

慕容久久本就寒凉的目光,瞬间又冷下了几分,随即慢悠悠的反问。

宁儿,她通过你的嘴告诉我,你说,我若信了,是效仿三日前在跳一次荷花塘呢,还是直接三尺白绫,来个干净?

话不及说完。

宁儿已经满脸惶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小姐,奴婢

我知道你是关心则乱,但再乱,也不能轻易给人当了枪使,这次便罢了,再有下次定不轻饶。

这三日来,宁儿是唯一对她不离不弃的人,当然知道她没什么坏心思,当即伸手将她拉了起来。

小姐。

宁儿握着慕容久久暖暖的手指,心中又是难过又是憋缺,夫人如此用心,绝对歹毒,若非小姐的性子,自三日前有所改变,那自己岂不成了害小姐的帮凶。

其实宁儿不知道的是,她已经是帮凶了。

因为三日前,未穿越的慕容久久,正是从她嘴里得知的确切消息,才彻底的心灰意冷,决定轻生,不想阴差阳错之下,居然迎来了一个她。

当然,事已至此,慕容久久绝不会在跟宁儿说这些的。

第2章 退亲

宁儿是个单纯的孩子,只是还没有防人之心而已,而她现在要教的,就是要让这丫头,从此多长几个心眼。

省的被卖了,还给人家数钱。

至于她那个继母,苏氏,慕容久久眼底在次冷芒一闪,在没有足够的能力之前,她还不想太过出头。

毕竟她现在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在这个时代,以一家主母的身份,想无声无息的杀掉她,还是可以办到的。

但随即转念一想,今日退婚。

又何尝不是一个契机。

既然有人免费给了我们这么好的消息,我们又怎么好意思不利用一下,走,去祖母的寿安堂看看。

慕容久久忽然一语。

宁儿一惊,可是小姐,我们这会儿去恐怕不好吧?

慕容久久勾唇诡异一笑:有什么不好?刚你你路过园子时,什么都没有听到,回来也什么都没有禀报,我只是去寿安堂给祖母请安,仅此而已。

宁儿听得似懂非懂,但她隐隐觉的,小姐似乎不会吃亏,就点头赞同了。

此时正值人间的四月天。

相府花红柳绿的院子里,阳光正好,慕容久久主仆二人,直接穿过了花园的九曲回廊,朝老夫人的寿安堂而去。

而此刻的寿安堂内。

因退婚的事,自是高朋满座。

楚王府这次派来说事的,是二房的正室夫人,柳氏,与嫁去远东侯府,为正的楚家长女,楚氏,这二人各个资历不凡,都是场上的头面人,说起话来,更是难得灵巧。

今日往相府的寿安堂内一坐,相府也顿觉的,这次退婚,楚王府算是给足了他们台阶,不好平白伤了和气。

所以这趟婚退下来,众人态度竟是难得的齐整。

说起来,也是我家久久没福气,嫁不得高门,只盼来日在许一门好姻缘,也便罢了。

相府主母苏氏,此刻无比哀叹的淡淡一语,虽神色显得很落寞,但心中却是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相府原配,云氏,家道中落,去的也早。

虽说她也是正经官家的嫡女,但到底也是填房续弦,加之这些年,看着云氏的女儿,一天天的把模样张开,头上还顶着睿王殿下的婚约。

她心里就如鲠在喉,日日的不舒服,好在,那慕容久久半点没继承她母亲的才名,是个不中用的,没看住睿王不说,还被连遭两次退婚,以后的日子,估计是好不到那里去。

相反,她的女儿,鹏程展翼的日子才刚开始。

话虽这么说,但到底还是耽搁了贵府的小姐。

这时忽听远东侯夫人,楚氏,淡淡道:听说贵府的小姐也到了及笄之年,若夫人不嫌弃,如今,我手上正好有几门不错的姻亲,倒是可以给夫人还有老夫人参详参详。

堂堂远东侯夫人给出的姻亲,就算不是京城贵胄,高门大户,那也是人品德行,上上的人选,别人就是求也求不来的。

这原是好事。

但苏氏闻言,心里却不乐意了。

她好不容易看着慕容久久最近连遭倒霉,活该将来嫁个草民,被她们母女一辈子踩在脚下,如今怎容她在咸鱼翻身。

当即,摇头,叹息道。

远东侯夫人有心了,只是您有所不知,上次,久久那孩子因睿王退亲,一头就扎进了荷花塘,救上来后,人一直的神志不清,怕是

咳咳

一声重重的咳嗽响起,就见堂上,一直不曾言语的老夫人,罗氏,目光不善的瞪了苏氏一眼,冷声道:久久不是一直在闺房歇着,何时神志不清了?

母亲恕罪,EX失言了,只是久久这几日的行为,的确与以往大有不同,底下的奴才们,估计是怕您忧心,没有禀报,不过EX已经请郎中用药养着了,母亲无需忧虑,苏氏躬着身,一副贤妻良母的做派。

这老夫人罗氏,平日身子也不是很好,坐在寿安堂内,闲事不爱过问,现在听苏氏说的如此有鼻子有眼,心里也疑了一疑。

心道,果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不就退个婚,也能神智不清,平白丢了,远东侯夫人手上的一门好姻缘。

看来,贵府大小姐,是不便议亲了。

柳氏与楚氏,不禁双双无奈对望一眼,毕竟,女子因夫家退婚,羞愤自杀的例子也不稀罕。

而神智失常的女子,如何议亲,只能说她没福气吧。

既然如此

柳氏和善的笑着,就从身旁伺候的大丫鬟怀中,取来了一只精巧的檀木盒子。

一见柳氏去取那檀木盒子,一直安安静静的苏氏,登时双眼一亮,寻着,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望了过去。

惹得老夫人罗氏,一阵冷眼。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寿安堂,层层幕帘之外,忽然响起一个清朗如风的声音,孙女来给祖母请安。

这一嗓子喊来,立刻打断了屋内正在进行的事。

苏氏着恼的皱起了眉,但因场合不对,她不敢发作。

发生何事了?

老夫人罗氏也不耐烦的道。

近身伺候的桂嬷嬷,立刻打来帘子,出去查看了一下,回来道:禀老夫人,是大小姐来了,说是给您请安。

请安,请个什么安?

苏氏一听,立刻暗自一喜,知道她交代下去的事,定是办成了,那死丫头受不住两次退婚的打击,估计一闻讯,就赶来闹腾了,殊不知,她们这里早就一锤定了音。

不过闹闹也好,女儿家闹的越大,就越是轻贱自己,到时候也不能怪她这个主母,随便给她指个破落户嫁了。

苏氏心里盘算着。

老夫人,大小姐估计并不知道,您屋里有贵客,难免冲撞,不如奴婢先让大小姐回去吧,桂嬷嬷忧心的道,毕竟,这谈的是大小姐退婚的事,她一个姑娘家出来,总归不好。

老夫人罗氏正要点头。

忽听拿着檀木盒子的柳氏,道:不如让大小姐进来吧,我楚王府主动退亲,怎么也是理亏,如今大小姐就在门外,我也好安抚几句,也算进一进心,望她能早日想开。

也好。

既然柳氏都说了,老夫人自然应允。

苏氏则暗自好笑,以慕容久久那上不得台面的性子,待会少不得一哭二闹三上吊,闹成一场笑话才好。

请大小姐进来。

第3章 苏氏吐血

寿安堂,幕帘外。

慕容久久听到传唤嬷嬷的话,想着自己此来寿安堂的目的,不觉勾唇一笑,步履平缓的就踏进了门槛,待看清屋内琳琅满目,坐着的妇人时。

并没有惊慌。

恭恭敬敬的就矮身行了一礼,孙女久久给祖母请安,愿祖母身体康泰,久久见过母亲,见过二位夫人,不知二位夫人驾临,实在唐突。

端是标准的贵女礼节,不亢不卑,不骄不躁,没个十年八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

而这个时代,看女子,看的便是体德品貌,无疑,慕容久久的登场,是合格的。

但苏氏刚才却说她神志不清,这是神志不清的人,能做的姿态吗?

一时间,柳氏与楚氏,皆面上一愣,目光,下意识的就望向了苏氏本人。

老夫人罗氏,也瞬间冷下了脸,看向苏氏的目光,恨不得飞出一对刀子,明明是个品貌皆宜的孙女,偏就被她说成了神志不清。

苏氏当即也是变了脸色。

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堂前优雅从容的慕容久久,她平日从不曾让人教她这么标准的礼仪,她怎么可以做到?

大小姐快快起身吧,今日一见,端知大小姐蕙质兰心,原是我家世子没这福气,柳氏与楚氏,上下打量着慕容久久,半天才赞贺着道。

但心里,却对苏氏,充满了鄙夷。

继母苛待嫡女的事,她们也不是没听过,但好好的闺女,平白给诬陷成神志不清,却是相当歹毒。

只是不知,慕容宰相何等的精明,竟娶了这么个不顾脸面的正妻。

感受着,这二位夫人打量的目光,苏氏的脸上,登时火辣辣的臊的厉害,她强忍着情绪,笑的起身。

故作欣喜的道:久久,我的好闺女,想不到你的病,居然好了。

慕容久久的眼底,有淡淡的冷芒闪过,望着跟前,这张伪善的嘴脸,故作不解的道:病?母亲说笑了,女儿何时染了病,母亲定是家中俗事缠身,记错了吧。

苏氏表情一僵,暗骂慕容久久连个说话的眼力劲都没有,只能面色讪讪的点了点头,可能记错了吧。

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拆穿谎话,苏氏气的胸脯直疼,但脸上,却是不敢有丝毫表现,反倒越发的不甘心起来。

貌似亲密的,拉着慕容久久,上前就道。

还没给你介绍呢,这位是楚王府二房的楚夫人,这位是远东侯夫人,她们今日前来,是因楚世子要退你的亲,孩子,别难过,虽说睿王与楚世子都看不上你,导致接连退亲,你还为此羞愤的投了一次湖,但我相府的闺女,怎有嫁不出去的道理

闻言,慕容久久嘴角一抽,她这那里是劝人吗?分明是字字诛心,挑唆着她,在自杀一次吧。

咳咳,玉兰,你站到一边吧,孩子大了,心里自有分寸,就连老夫人罗氏也看不下去了,阴着脸,冷哧一声。

苏氏只好强笑着退下。

柳氏与楚氏,早就将刚才苏氏的弯弯绕看在眼里,心里充满不屑之外,不禁对眼前,这俏生生的闺女,更生出了几分同情。

柳氏含笑拉过了慕容久久的手,轻拍着道:好孩子,委屈你了,记住,今日绝不是我楚王府看不上你,而是我家世子没福气拥有你,放心,来日,我必给你保一个大媒。

慕容久久虽并不在意这安慰的话,和所谓的大媒,单看这柳氏含笑的眸子,就觉的是个和善的夫人。

谢过夫人。

来。

看着柳氏将手中的檀木盒子,重新拿起,苏氏的眼睛,不禁又亮了亮。

自古男女退亲,怎么说也是女儿家吃亏,这盒子内的银钱地契加铺子,虽不多,但也算楚王府对大小姐的一点歉意,你清点一下吧。

说着,柳氏将盒子递到了慕容久久的手中。

苏氏则微微瞪大了眼,银子,地契,铺子,这么多,居然比上次睿王退亲,还的礼还多,这楚王府果然不愧是开国元老。

但是,送到手边的东西,慕容久久却连忙推拖,不,楚夫人,男女婚嫁,乃是自情自愿,楚世子与我不是姻缘,久久心里明白,如何有脸面要楚王府的东西,请快快收回吧。

她言辞恳切,做不得假。

苏氏伸长了的脖子,却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若不是当着面不好发作,她真恨不得敲死这个败家女,白送的东西居然不要。

久久,收下吧,自古男女退亲,男方给予还礼,也算是规矩,你若不收,这不是让楚夫人与远东侯夫人,作难嘛。

老夫人罗氏忽然说了一句。

慕容久久却是面上一惊,愕然道:男女退亲,竟还有如此礼数?孙女从未听过,还请恕罪。

你没有听过?

老夫人罗氏一愣,一双阴冷的眸子,就瞪向了苏氏,上次睿王退亲,给的还礼,你没告诉久久吗?

啊这

苏氏一时语塞,她当然没有给慕容久久,东西到了她的手,如何能给出去,包括楚王府的还礼,她都有心私吞,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平日性子软和的死丫头,今日居然如此扎刺。

她绝对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借机给她难堪才是真的,苏氏心里暗恨。

但面上却是匆忙做出了解答,因为当日久久投湖,府上也是一团乱,EX,EX一时忙糊涂,还未告知。

未告知?分明是想吞了久久的东西。

老夫人罗氏,也是从这后院的弯弯绕里,过来的人,如何看不透苏氏的那点花花肠子,只是没想到,过去还算乖巧的长媳,如今竟变的如此不顾脸面。

尤其,今日还当着楚王府两位夫人的面。

老夫人罗氏只觉的面子里子都让这个贱妇给丢光了,但当着人的面,她又不好教训XF,只能冷着脸,警告道。

既然忘了,那就尽快补上,那可是久久未来嫁娶的填妆,没的,还以为我相府连自家闺女的东西都要贪墨呢。

是。

苏氏低着头,背梁已经见汗,而她心里也知道,老夫人今日是真的生气了,她在不敢随意阳奉阴违。

同时心里更加后悔,她压根就不该让这死丫头来。

她今天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穿越楚王妃》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