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薛莲一轩辕彻宁做祸国小妖妃免费阅读-宁做祸国小妖妃全文无弹窗

薛莲一轩辕彻宁做祸国小妖妃免费阅读-宁做祸国小妖妃全文无弹窗

2019-10-07 11:02:28作者:白菜猫

薛莲一轩辕彻《宁做祸国小妖妃》免费阅读全文,薛莲一轩辕彻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宁做祸国小妖妃无弹窗在线阅读,小说《宁做祸国小妖妃》全文简介:一代名后薛莲一重生了,死前她贵为皇后,拥有这朝代女子最高的权利和地位。她什么都有,她有坐在至高无上那个位子上的天子夫君。她有强大的外戚薛家作为后盾,有权势通天的父亲和弟弟。她也有情同姐妹的至交好友一同...

薛莲一轩辕彻宁做祸国小妖妃免费阅读-宁做祸国小妖妃全文无弹窗

薛莲一轩辕彻《宁做祸国小妖妃》免费阅读全文,薛莲一轩辕彻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宁做祸国小妖妃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不受

各府女子皆争先恐后地围到几案旁,只想一睹为快。

亭子里变得分外拥挤,薛莲一也被逼到了亭子的边上,她想挪个无人的位置,只可惜已经无处落脚,她便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薛锦玉转着眼珠,趁势挤进了人堆里,故意将身后司马家的小姐狠狠踩了一脚,司马秀便急着抬脚往后退,而她身后最外面第一个便是薛莲一,若她倒下去,薛莲一自然会跟着一同糟殃。

平日里,这些贵女们被家族娇养着,琴棋书画样样皆通,个个娇柔精贵,很少有女子学拳脚工夫。司马秀身子被推,重心不稳,便一脚落到了王侍郎家小姐的脚面上。

啊!

啊!

因相互踩了脚,更有人衣裙被踩,便引起一阵混乱。薛锦玉想要见的结果没有发生,她便有意推搡,自己后退着倒在司马秀的身上。

一群女子避闪不及,倒成一片。

薛莲一早就有防备,明明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来不及抽身。甚至有人伸脚勾在了薛莲一的脚踝处,她整个人便猝不及防地向后倒去,而后面便是深深的荷塘。

在倒向后方时,薛莲一本能地惊叫出声,她不会游水啊!

她以为自己这次定是要落水了,可当她闭着的眼睛睁开时,看到了令她无比尴尬的一幕。

一只男人的手提在自己腰带上,将她悬在空中,她只是脚面落进了水中,湿了绣鞋。薛莲一在空中蹬着双脚,双手扑腾着,像极了一只笨鸭子。

轩辕晔那双深邃地眼睛毫无波澜,嘴角抽动地样子像是在嘲笑她的滑稽。

快放我下来,还好她已经跌了下去身边是湖边垂柳,遮住了他和他,亭中上众也人无暇顾及她是否落水,已乱作一团,她红着脸对轩辕晔大声反抗。

果然轩辕晔用力一扯,她便安然落在一块可垫脚的石头上,用眼神打量了她,看见她已经湿了的鞋滴着水时,似笑非笑地剑眉轻扬。

多谢公子相救,薛莲一窘迫地俯身道谢。

而轩辕晔未作回应,抬头望了一眼上边塘中混乱的局面,便转身离去。趁着混乱,轩辕晔就像来时的悄无声息,静静消失在薛莲一眼前,连长公主也未惊动。

轩辕晔离开后,薛莲一往上一看,垫脚的地方距离岸上一人高,她只要抓住柳树枝爬上去就好了。

只是再爬之前,她无意间在脚旁边看见了一个荷包,弯身拾了起来,同样是玄青色面料,右下角绣着晔字,薛莲一悄悄将荷包揣进了怀中,只待日后再归还。

薛莲一上岸后转身看众人,这才发现无人理她的原因,竟是晴鸾郡主也落水了。大家皆在边上观望,府中丫鬟奴才纷纷跳入水中搭救主子。

晴鸾郡主被四皇子轩辕彻拖上岸时,吓得脸色已经苍白,浑身瑟瑟发抖。再加上呛了几口水,情绪非常不好,她死死抱着轩辕彻地脖子不肯松手。

长公主只得传叫御医诊治,并让四皇子将晴鸾郡主抱回寝室休息。

长公主盛怒,拍着几案要追究责任。

刚刚摔倒的丫鬟小姐们跪了一地,唯恐责难降临在自己头顶。然而危难面前无大义,各家只保各家安。

你来我往,相互推诿,谁也不承认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害得晴鸾郡主落水,一时也难解难分。

薛莲一,是你!

不知何人喊了一声,所有人目光都聚到了她的身上,争论终因这一句而安静下来。长公主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此时又坏了三分。

这时下荷塘救人的奴才又报来了坏消息,他低声在长公主耳边细说,从塘里捞出了一具男尸,像是前几日宫中走失的传旨公公。

昨日,他还特地带来了皇上的封赏,献寿礼时长公主也是见过一面的,只是现在尸体已经泡胀难以辨认。

从他怀中掏出的腰牌来看,他出来后便没有再进宫,应该说是没来得及回宫复命,便死在这里了。长公主脸色越发难看了,皇上虽然对她宽厚,但也不至于能大肚到自己身边的得宠奴才死在公主府也不过问。

这事情发生在大白天,又有这么多官员家眷在场。说不定不用她去报,年纪越大疑心越重的皇上就已经派好了人等着往她这公主府里来瞧个究竟了。

长公主略作思忖,便速速招来了自己信得过的奴才,附耳交待了几句,那人便麻利地走了。

薛莲一还在努力回忆着,可她前世未出阁前,确实少出门,这些事儿她自然也不知情。此时也毫无头绪,心中甚至也有些茫然无措地恐慌,总之这种感觉不是太好。

一场闹剧,害得郡主落水,引出一具尸体,掀开一桩凶案。

长公主眼神阴暗,但脸上却丝毫不改冷静,她只是手一抬,那尸体便被人远远抬走。草草结束了寿晏,众人慌乱四散,对死人的事情缄口不提,都盼着没有见过那一幕。

寿诞结束,各府女眷均乘车离开,唯独薛家人被留了下来,还被带到了公主府的偏殿。

莫名其妙,不知所以。

徐氏想问问留下她们的人,但是带着她们的人,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肯对她们说,这让徐氏母女们更加的不安起来。

母亲,我想回家。薛浅玉哽咽着,低垂着脑袋,摇晃着身子轻扯徐氏衣袖。

原本就不安,再有女儿烦闹,徐氏心情更加不好了。

没出息的东西,给我安静点。现在得想办法把消息带回去,盼着你父亲来接我们。

由于徐氏声音狠厉,薛锦兰吓得浑身一抖。她便将刚刚想说的话悄悄咽了回去,静静站在薛锦玉身旁,不安的眼神四处乱看。

殿中突然的安静,像是时间停止,女子低微的呼吸声也变得明显起来。

徐氏终将眼神投到了薛莲一身上,见她气定神闲的样子,心中气不打一处来。

这样的危难关头,你竟然还敢做出这副事不关已的样子来。说起来这些事儿都是你惹出来的,回去定叫相爷好好惩罚你。

母亲这话莲一当真不解,你该问问锦玉姐姐才是,切莫以为我不知事情是如何发生的!若想要查清楚也不难,只要不怕薛家名声败坏,我们大可去长公主面前对质就是了。薛莲一微抬下巴,脸上并无惧色,直视着徐氏,她的声音并不高且不愠不恼,但说出的话却让徐氏脑中轰然炸裂。

见母亲变了脸色,薛锦玉愤然转身,抬手便在薛莲一脸上甩了一巴掌,敢和母亲顶嘴,这巴掌是罚你目无尊长,我替母亲教训你。

啪!薛莲一抬手便将巴掌还了回去,并且唇边带着笑容,姐姐还真是女子中的典范呀,人前人后变得可真是快,公主府眼目众多,你就不怕别人听了去,坏了你的名声,我劝姐姐还是别再说话了。

第十五章忐忑

虽然薛莲一打了薛锦玉,但是她的话提醒了徐氏,这毕竟不是相府,不是她徐氏的后院里,相府内宅之事不该外扬。她不由自主地四下观望着,生怕真有人偷听。

她便对着薛锦玉摇摇头,让她不要再生事非。

母女几人便安分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也已经躲不过了,只能静候相爷佳音了。

晚饭过后,长公主终于肯传见了徐氏和薛家姐妹。

晴鸾郡主也恢复了光鲜模样,似乎已经从下午落水的惊恐中走出来了,她正坐在长公主身旁,看来她们已经审过一遍地上的奴才了。

看着两个奴才正抬着出去的木凳上还有残留的血渍,薛莲一就知道已经是用过刑了,她面上平静,心中却微骇,难道这便是前世传说中的皇家离间计?

上一世,她当了皇后,才听说了那件事儿。

当年长公主的驸马忠勇候虽战死,但是他的家族里后辈男儿众多,个个英勇善战,又偏偏忠于长公主,所以长公主府身后势力颇大。

但皇上与长公主兄妹情深,相处和睦,据说从未有过不和,所以长公主的势力便等同于皇上的势力。

而皇子间明争暗斗,为争皇位使尽各种手段,只为了得到更多的势力,有人便将目光投向了长公主府。只要有了兵力,便拥有了一切,所以谁能将长公主争夺过来,皇位便夺到了大半。争取长公主,便只能让她先和皇上有了分歧。

第一件事儿,似乎就是从长公主的寿诞开始的。再后来,就是将晴鸾郡主送去番外和亲,皇上和长公主便真的翻了脸。

长公主后来好像是支持了二皇子轩辕俊,可惜大事未成,她最后还出家了。

至于是谁使的计谋,她也并不清楚。

那条长凳几乎吓破了薛家姐妹的胆,都抖着身子跪倒在地上。徐氏也吓得打了个寒颤,虽然相府后院也常常动刑,但还没人敢用这样带着铁钉的长凳,想想都觉得很疼。

可是她的害怕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假装不曾看见。

唯独薛莲一,虽然脸色不太好,但还算镇定。

长公主原本不打算让这些女眷看见这些,不料她们来的不是时候,却也不作解释,只用眼神打量进门的几人。

都起身吧,别跪了。长公主冷冷的声音,就像那条长凳上带血的铁钉一样寒冷。

谢,长公主!薛莲一作揖起身。

听见薛莲一的声音,徐氏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拉着薛锦玉几人道谢起身,她连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敢说,生怕给相府带来麻烦。

出门前相爷也是再三交待,不懂的莫问,不确定的莫说。

我留你们,也只是晴鸾的意思。她想要和相府的小姐们一起促膝长谈,也增添一些诗书气。只是今日府中又有事情,便将你们怠慢了。长公主慢悠悠地道来,话中透着丝丝疲惫。

薛家能得长公主抬爱,臣妇受宠若惊。徐氏总觉得毛骨悚然,下午的事情还未解决心中很是不安,实在有些不愿意在公主府逗留,却又不敢直接拒绝。

老话说得好,忠孝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你们相府做的很好。日后相府小姐们,该多来我府上走动走动和晴鸾作个伴也好,长公主脸上挤出的一丝笑容很是牵强。

要留就让大姐和三姐留着,她们是才女,我可不愿意在这里。薛锦兰突然的一句话,吓得徐氏背后刮过一阵凉风。

放肆,还不闭了嘴,扣头认错。徐氏一把将薛锦兰拉倒在地上。

徐氏抢在长公主前面教训了薛锦兰,所以长公主皱起的眉最终还是展开,那薛夫人是留下哪个姊妹和晴鸾作伴?

徐氏知道今日公主府不太平,早就巴不得赶紧走。这会儿听公主这样说,她到是不好开口了,只将目光在薛莲一身上徘徊。

薛莲一知道徐氏心中所想,她看着徐氏笑了,笑得乖巧。徐氏也尴尬地笑了,可薛莲一却并未开口说话。

就算留下来,其实也无所谓。对她来说在哪儿都是一样,反正没有母亲和兄长的地方早就没有感情可言。但她才不会让徐氏这么痛快,想要她留下,那就求她呀。

然而在这时,有人走进来打断了她们的谈话。

公主,宫里来人了。一个眼角擦着胭脂红粉的男子,眉眼娇媚如同女子。一身合体白衣称得身段好过一般女儿家,行起路来脚下自带香风,却又走得轻飘飘,腰间两侧吊着一串铜铃,每行一步铃铛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手中拿着一只长箫。

铃双,快去将人迎进来。长公主抬眼看了他一眼。

那人便又脚下无声地出去了,公主的人前脚刚走,宫里的人后脚便到了。

然而郡主落水的事情没有结果,留谁在公主府陪郡主的事情也没落实,徐氏只能退到一边,咬牙在心中盘算。

皇上有旨,请长公主查明小李子的死因,回他一个说法。皇上还说,这是他用得最合意,最顺心的一个奴才。传话的人并不是大理寺的人,更不是刑部的人。只是皇上身边一个垂垂老矣,端茶传旨的老太监,正是死了的小李子的师傅。

请回禀皇上,本公主定会彻查给皇上一个交待,长公主脸色很不好看。

皇上这是在明白地告诉她,是她夺走了他的舒心,夺走了他的顺意。一个小李公公,很可能让他们间生出嫌隙。

长公主有些烦闷,但是她毕竟在这皇权顶层待了大半生,早就明白其中厉害,更懂得各中周旋。

奴才定会如实回禀皇上,只是老奴作为小李子的师傅,想看看他。老公公满脸的褶皱,甩着佛尘,步履有些蹒跚,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

长公主立马派人带老公公去看小李子的尸体,堂中众人静静等待着,却等来了痛哭流涕中的老公公。

我的傻儿子,这明明是被人勒死的,颈上还有一圈的印子呢。这可是谋杀啊,老奴还指着他给我养老的啊。

老公公向长公主哭诉着,拿袖子沾着泪痕。看到小李公公的苍白死样,瞬间怒火攻心,他以为是有人杀了他的儿子,气得突然起身,便要回去回禀结果。就连长公主也不敢强留,只能眼睁睁看着老公公转身。

▲《宁做祸国小妖妃》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