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终极护花狂徒楚浩by楚浩楚浩小说

终极护花狂徒楚浩by楚浩楚浩小说

2019-10-07 11:08:17作者:楚浩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终极护花狂徒楚浩》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终极护花狂徒楚浩》说的是主角楚浩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植物人可以苏醒吗?当然可以!因为我苏醒了,不仅苏醒了,还拥有了意想不到的能力!貌美的妻子,无数的少女都聚拢到我的身边,是缘分吗?还是因为......

终极护花狂徒楚浩by楚浩楚浩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终极护花狂徒楚浩》真的非常好看。

第一章 起死回生

昆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某VIP病房。

这个倒霉玩意儿,死透了吗?

是的夫人,您的女婿已经去世了。

刘英用手绢捂着鼻子,一脸嫌弃地看着病床上的楚浩。

几分钟前,一股浑浊的液体进入楚浩的身体,先是冰冷刺骨,接着灼热难耐,楚浩

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一幕幕过往闪回到了眼前。

第一幕,逛商场时突遇大火,自己冒死救出一个名叫齐珊珊的漂亮女孩。

第二幕,被救女孩突然跟自己联系,希望楚浩入赘齐家,恰逢楚浩老母病重,急需

用钱,只好同意了这门亲事,嫁入豪门。

第三幕,巧合的是,入赘一周后,他便从三楼窗台摔下,成了植物人

张医生再次确认后,告诉刘英,楚浩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体征。

哈哈!可算死了!刘英按捺不住心里的喜悦,兀自说道,这肯定能卖个好价

张医生马上明白了,这种事情在医院里见多了,作为一个医生,他还是要提醒刘英

夫人,私自贩卖尸体的可是犯法的

刘英眼睛一瞪,双手叉腰,嚷道,犯法?老娘就是法!你们院长是我表哥,少管

闲事!我跟你们院长都是一家子,你要是不想干了就直说!

刘英朝门外招了招手,一个身着名牌的中年男人拎着个箱子走进了病房。

你看这腹肌,你这看皮肤,你看着身材,啧啧啧绝对是上等货色!

中年男人连连点头,不错不错,给我老娘找个这样俊俏的小伙子配阴婚,才显得

我脸上有面儿

刘英直直地盯着箱子,男人赶忙将箱子抱起打开给了刘英。

这里面是10万,等到并骨的那天,我再给您剩下的15万。

刘英冷哼了一声,真小气!这点钱还分成两次

说着,刘英跟中年男人离开了房间。

门刚一关上,楚浩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不但没有死,反而身上充满了力量。

楚浩坐起来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胸脯,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疼。

缓了几秒钟,楚浩赤身裸体地跳下床,推门走了出去。

一个小护士经过正好看到了一丝不挂的楚浩。

诈尸啦!啊!小护士一嗓门把张医生喊了过来。

看到眼前的场景,张医生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走到楚浩面前,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最后得出结论,人没事,各项指标都正

常。

不可能啊,安乐死的药物可是剧毒张医生寻思着。

医生,我能走吗?楚浩盯着张医生问道,人没事,在这里待着也就没有必要了

可以可以!

楚浩随手找了一件病号服套在了身上。

楚浩不知道的是,注入自己体内的,并不是安乐死的药物,而是一种尚未经过人体

实验的神秘药物。

而发明该药物的人,是医院中备受尊敬的杨天信教授。

他在看到昏迷的楚浩之后,偷偷将安乐死药物,换成了自己研发的神秘药物。

没想到,植物人居然醒了?药起效了!

至于这药物后面会有什么作用,杨教授还不得而知,他打算继续观察。

此时,楚浩告别了张医生,快步朝外面走去,他打算将自己没有死的消息第一时间

告诉自己的妻子。

尽管妻子平日对自己看似冷淡,但是他心里知道,在那个冰冷的家中,只有妻子对

自己是友善的。

刚到医院大厅,楚浩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他回头一看,竟然是自己一

直挂念的妻子!

齐珊珊,楚浩的妻子,是附属第二医院的主治医生,同时也是医院的院花,此时正

低头打着电话。

妈,我们毕竟夫妻一场,今天他安乐死,我当然要来看他最后一眼

一抬头,齐珊珊愣住了。

楚浩,你,你还活着?

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以毒攻毒吧楚浩紧张地看着齐珊珊。

齐珊珊上下打量着楚浩,慢慢的,她的脸上立刻恢复了平日的冰冷。

你真是命大。说完,齐珊珊转身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楚浩赶紧跟了上去,在齐珊珊前面打开了车门。

车子快速开动着,坐在副驾的楚浩眼睛盯着齐珊珊的动作。

让楚浩自己吃惊的是,他竟然学会了齐珊珊的开车动作。

你看什么呢?齐珊珊扭头不满地看了一眼,她感觉今天的楚浩好像跟平时不太

一样。

楚浩把头转向了车窗外,摇摇头说没什么。

饿了吗?齐珊珊问道,楚浩一愣,轻轻点了点头,没想到齐珊珊多日不见,竟

然会关心自己。

平日里妻子很忙,忙到几乎一天都见不到人。

今天却专门来看自己,让他很感动。

去吃饭吧。两个人下了车,等等!齐姗姗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件黑色外套,

披到了楚浩的身上。

楚浩往前走了几步,发现齐姗姗没有跟上来,一回头,看到的竟然是一个不知道从

哪儿冒出来的人,用手帕捂住了齐姗姗。

齐姗姗瞬间晕了过去,被那人拽上了一旁的面包车,随后面包车直接开离了现场,

整个过程不过几秒。

第二章 解救齐姗姗   

不好!姗姗被绑架了!

楚浩没有丝毫犹豫地跑到了车上。

哎呀呀,这开车看着跟实际上手的感觉还真是不一样楚浩尽管已经看

会了怎么开车,可是真的上手了,还是完全不同的感受,不免有些手忙脚乱。

这个时候,前面车里的人,已经发现了后面跟来的楚浩。

开车的小个子叫吴斌,大学生,刚刚下手的叫郑宇,是吴斌的表哥。

吴斌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哥,别闹太大啊,要不我爸那你知道的

郑宇瞪了吴斌一眼,不是我说你啊,吴斌,你就是被姨父管的太多了!我今天帮

你告别处男生涯!看看,这妞多棒,哥专门给你留着呢!走吧,橡胶厂!

吴斌不敢再说什么,心里不免有些后悔,今天真不该出来玩,没想到事情闹大了。

车子慢慢离开大路,驶向了偏僻的区域。

几分钟后,黑车来到了一间废弃厂房的外面,郑宇往腰里插了一根铁钳,下了车。

吴斌胆子小不敢下来,静静在车上呆着。

楚浩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也不绕弯子,停好车走了过去。

嗯?怎么来了个病人?郑宇嘿嘿笑了,将铁钳挥舞了两下。

楚浩不说话,双眼锐利地盯着郑宇,把郑宇看的浑身不自在。

很快,郑宇意识到,这个身穿病号服的人,不简单。

吴斌探出头,他的手心都出汗了,今天休息表哥只是说带他出去玩,不知怎么的突

然就开始劫色,现在又变成要抄家伙跟人打架?

宇哥,要不,咱们把人放了吧

放屁!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让我放人?不可能!

楚浩摇摇头,那我只能动手了。

郑宇目露凶光,心想先下手为强!冲着楚浩的脑袋拿着铁钳砸了下来。

楚浩盯着郑宇的手中的铁钳,稍一侧身,闪过了攻击。

紧跟着楚浩握住了郑宇的手腕,稍稍用力,咔吧一声,铁钳掉了,郑宇捂着手腕痛

得开始打滚。

郑宇的手腕骨裂了,但并不严重,如果楚浩不停手,郑宇的手就彻底废了。

吴斌吓坏了,推开车门跳了下来,高举双手,大哥我们错了!我们放人!

来不及照看鬼哭狼嚎的郑宇,吴斌拉开车门将齐姗姗抱了出来。

楚浩看了一眼自己的车,吴斌不敢怠慢,立刻将齐姗姗放进了楚浩的车内。

确认齐姗姗没有什么问题,楚浩走到了郑宇面前,俯视着痛苦的郑宇。

以后不要再用这种卑劣的方式伤害女孩子了,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郑宇使劲点着头。

楚浩钻进车内,看着吴斌说道,以后别跟这种人一起玩,学不到什么好

说完,楚浩驾车离去。

等到车走远了,吴斌才缓过神跑到郑宇身边,小心翼翼将他扶了起来,宇哥,你

没事吧?

卧槽,我他妈手腕子都折了!你说呢?

郑宇悔得肠子都青了,本想在表弟面前展露自己社会人的一面,没想到栽了个大跟

头。

我记住他了,看我下次找人弄死他!

郑宇朝着楚浩离去的方向恶狠狠地说道。

楚浩开出了几公里,看周围没人,将车停好,打算叫醒齐姗姗。

此时齐姗姗呼吸平稳,心跳正常,并无大碍,楚浩猜想就是那块手帕搞的鬼。

楚浩盯着齐姗姗看了看,发现齐姗姗脖子和胸口处有气流不畅的情况,便伸手在这

两个地方按下,齐姗姗立刻吃痛睁开了眼睛。

咳咳咳!

齐姗姗大声咳嗽了几声,汗也下来了。

楚浩,谢谢齐姗姗缓了半天才冒出来这么一句。

正说着,齐珊珊手机响了。

是我,哦,主任啊!我在外面什么?嗯,好的!我马上过去!

楚浩看出有急事,小心问怎么了?

齐珊珊皱着眉头,说医院有急诊,主任点名让自己过去。

我送你过去吧!楚浩知道自己需要表现,拉开了车门。

很快就到了医院。

医院门口停着的一辆车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不是刚才抓走姗姗的车吗?

楚浩正要提醒妻子,发现妻子已经跑进了医院,自己只好跟了过去。

刚刚来到医院的楼道,就听到从抢救室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郑宇!

只见他胳膊上打着绷带,气势汹汹地说道,我可告诉你了,我表弟要是有什么闪

失,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人紧张地看着郑宇,小伙子,别冲动,我们这里最好的医生

这不是来了嘛

看来领导对于这种痞子也很怵头。

楚浩认出这个中年人正是妻子科室的谢主任。

切,别说的那么好听,医生没一个好东西!最黑的就是你们!

郑宇叼着烟,凶神恶煞地看着谢主任。

楚浩看到吴斌躺在病床上,胸口被扒开,脸上挂上了氧气罩。

刚才还没事,怎么成了现在的样子?

楚浩正想着凑过去看看,齐珊珊已经换好白大褂走了过去。

嚣张的郑宇一回头看到了齐珊珊,立刻打了一个激灵!眼睛直直地盯着齐珊珊,跟

触电似的。

怎么了?别愣神了,说下病人刚才怎么了?齐珊珊被抓走时并没有看到郑宇他

们的样子,所以没有认出他来。

哦哦!我们刚才在路上正聊天呢,我弟他突然嚷嚷着热,我一摸他额头,都烫手

了!很快他就开始说胡话了,什么冤枉、死不瞑目之类的,然后就迷糊了!

齐珊珊抬手打断了滔滔不绝的郑宇,在她看来,郑宇后面的话就实在有些扯淡了。

听了郑宇的描述,再加上自己的检查,齐珊珊对于病人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

主任,病人的症状来看,应该就是热射病,今天气温高,湿度大,这种天气很容

易中暑,我已经给他挂上了盐水,估计一会就可以醒过来。

听到热射病,郑宇有点懵,这是什么病?

看着郑宇的表情,谢主任赶紧解释道,你表弟这是中暑了,应该没什么大碍!

中暑?

郑宇觉得不应该是中暑这么简单,刚要说话,突然有人拍了下自己的肩膀。

一回头,看到楚浩正站在自己身后。

哎!你,你,你怎么在这里?郑宇脑袋嗡了一声,手里的烟都掉了。

楚浩捂住了郑宇的嘴,小声说道,没想到咱们这么有缘啊!

郑宇眼睛红了,低头说道,我真是后悔,这就是报应啊!

说着,郑宇转身看了一眼正在检查的齐珊珊,欲言又止。

楚浩明白了,轻声说道,放心吧,只要你们真能改过自新,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姗

姗的。

郑宇感动地给楚浩鞠了一躬。

哎,你们认识?齐珊珊看到了楚浩。楚浩微微一笑,说不认识

第三章神医驾到

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说了让你在车里等我嘛?

谢主任扶了扶眼镜,这位是?

齐珊珊动了动嘴巴,挤出几个字,这是我爱人

这一声犹如晴天霹雳,不仅让郑宇目瞪口呆,其他的医生护士也都看向了这里。

楚浩自己并不知道,其实他在妻子的医院可是小有名气。

同事们都知道赫赫有名的美女医生家中有这么一个窝囊废的上门女婿!

为了见到这个传说中的入赘女婿,同事们还煞费苦心地安排了好几次聚餐。

通知齐珊珊一定带家属参加,可每次齐珊珊都爽约了。

她何尝不知道同事们的小心思。

一个个长得不如自己好看,技术不如自己,但是她们的老公非富即贵,一个个高调

得不得了,而自己的老公呢?实在拿不出手。

楚浩伸出手跟谢主任握了一下。

谢主任笑着握了握手,心想小伙子其实长得还不错,怎么偏偏非要吃软饭呢?

齐珊珊的同事们开始窃窃私语,一个护士甚至拿出手机偷偷拍了照。

估计已经在他们的群里传开了。

齐珊珊已经发现了周围的异常,她压低声音让楚浩赶紧离开这里。

可是楚浩根本没有听到,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吴斌,隐隐觉得好像哪里有问题。

嗯?你要干嘛?齐珊珊很意外,今天楚浩怎么突然对病人感兴趣了?

楚浩在吴斌的胸口处看到一片淤青,随着盐水和葡萄糖的进入,淤青显得越来越重

了。

嗯?楚浩弯腰凑近了仔细一看,吴斌的鼻孔里好像有黑气冒出!

难道吴斌不是中暑?

还有这注入病人身体里的液体,该不会在滋养着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吧?

楚浩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猜测。

把液体拔了吧!这样下去,他很快就会出问题的吴斌回头看着齐珊珊。

什么?齐珊珊皱了皱眉头,别胡闹了!赶紧回家吧!

今天楚浩的出现已经让齐珊珊十分头疼了。

本来隐藏工作做的很好,没想到今天全都暴露在阳光下面。

郑宇也很生气,但是鉴于楚浩的厉害,特意调整了语气,说自己这个表弟还昏迷呢

,不输液了可就危险了。

楚浩摇摇头,现在给他输液才是害了他,他根本就不是中暑!

你再不走我就要找保安了!齐珊珊忍不住了,提高了嗓门。

看到此时的齐珊珊确实火大,楚浩只能走了出去。

楚浩钻进车内,望着医院的方向发着呆。

其实楚浩自己也没有办法,只是一种感觉,好像在吴斌身体里有有种看不见东西在

接受到这些液体后开始大肆生长,一旦这些物质超过一定的限度了,吴斌也就完蛋了。

十分钟后,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黑色车身上写着昆州市人民医院几个大字。

昆州市最好的几个医院,排名依次就是昆州市人民医院、附属第一医院、附属第二

医院。

一个气质不凡的老人在别人的陪伴下下了车,跟谢主任握了握手快步走了进去。

人民医院的陈副院长!他怎么来这里了?

楚浩想起来了,他在妻子的照片中见到过这个人。

陈副院长,绰号陈华佗,神医,是全省知名的临床医生,拥有丰富的治疗经验。

很多医生都以能跟他合影为荣。

毕竟这个陈院长现在算是网红一样的人物,能拍照发到朋友圈都会引发关注的。

而此时,陈院长正在给吴斌检查。

今天陈院长休息,接到了一个电话,专门来到附属第二医院会诊。

谢主任诚惶诚恐,真没想到陈院长竟然亲自来了。

陈华佗翻了翻齐珊珊记录的病历,看了一下病床上还昏迷的吴斌,面露不悦。

这样治疗不对啊,会耽误病情的!

陈华佗要过一张纸,从兜里拿出笔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药,让齐珊珊拿去准备。

这些药包含了消炎药、抗病毒,其实还是以中暑的原理上进行地治疗。

药效增强了很多。

谢主任看了看单子,频频点头,陈院长调理的对!病人是小伙子,就应该用一些

力度较大的药物来医治,齐医生的尽管没有太大问题,但相对保守,效果会差一些。

齐珊珊红着脸,不停地点头称是。

再加一些补剂吧,吸收效果会更好

不能再加量了!

楚浩出现在了门口。

楚浩!你干嘛呢?这位是陈院长!你太失礼了!齐珊珊走过去就要把楚浩推出

去。

包括谢主任在内,脸色都很难看。

这可是大人物,这么做太不给领导面子了,当着领导的面进行反驳,就是赤裸裸地

打脸!

齐珊珊正要将楚浩推出去,被陈院长拦住了。

等等!陈院长拦住了齐珊珊,小伙子你说说,为什么不能加量啊?

陈院长双手背在后面,微笑地看着楚浩。

嗯,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

感觉?

陈院长笑了,感觉可不能用来治病啊!那我问你,你有什么治疗的办法吗?

楚浩挠了挠头,其实,我感觉,在吴斌的身上有脏东西

谢主任叹了口气,其他的医护人员也都纷纷摇头。

这不是公然传播迷信吗?

一个小护士小声说道,看不出来啊,这个吃软饭的还有这种思想

另一个附和道,估计是在家里压抑地太久了吧,一般性生活得不到满足的,脑袋都

会不太正常

第三个更狠,说道,谁跟咱们齐医生在一起都和谐不了!你没觉得齐医生太凶吗?

这种女人肯定要求在上面,下面的男的,谁受得了啊?

一个男医生咳嗽了一声,行了行了,别说了!一会让人家听到了

可这些话如同针一样全都扎到了齐珊珊的心坎上。

行了行了,别丢人了,赶紧走!

齐珊珊已经忍无可忍了。

之前一直没有表达出不满情绪的谢主任,现在也忍不住了,冲齐珊珊摆了摆头,让

她尽快处理掉这个麻烦。

来吧,我让你看看病人是怎么醒来的!

齐珊珊亲自将陈院长写的药,注入进了输液瓶内。

不到五分钟,吴斌睁开了眼睛。

我,我这是在哪儿啊?

▲《终极护花狂徒》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