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无敌神眼近卫林浩然by林浩然林浩然小说

无敌神眼近卫林浩然by林浩然林浩然小说

2019-10-07 11:11:10作者:林浩然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无敌神眼近卫林浩然》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无敌神眼近卫林浩然》说的是主角林浩然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震惊!小职员发现自己可以透视后,竟对美女总裁做出不可描述之事。保安过来阻止,看我透视你的病灶,让你发病。富二代过来吹嘘,看我看透你的钱包,举报你的小三。总经理以为自己有钱,看我透视赌玉亿万富翁。

无敌神眼近卫林浩然by林浩然林浩然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无敌神眼近卫林浩然》真的非常好看。

第一章青瓷

翠湖酒楼,青川市文人雅客的喜好之地。

四周环境优美,古风亭格林立,水天一色,波光粼粼,鸟鸣幽幽,诗意盎然。

伯父,你看我跟梦瑶的婚事?

林浩然小心翼翼的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偷偷打量了一眼对面端坐的中年男子面沉如水的神色,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不用想了。纵然你煞费苦心的请我到这里喝上这么一壶九百多块钱的铁观音也丝毫掩盖不了你穷困潦倒的事实,月薪也不过就两千块钱,一壶茶就能要了你半个月的命,还奢望跟我女儿在一起?

陆汉城冷笑一声,他高抬着眉眼,看向林浩然的目光充满着不屑,更有深深的嘲讽和鄙夷。

伯父,我和梦瑶是真心相爱的,您一定要相信我,我可以给她幸福的。

林浩然承受着冷嘲热讽,紧紧地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眼眶却是泛上点点红色。

真心能值几个钱?林浩然,我再说最后一遍,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女儿将来要嫁的人非富即贵,不是你这种穷酸鬼可以配的上的。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还谈什么真心?

陆汉城瞪着一双眼睛,轻蔑的语气将内心的鄙视描述的淋漓尽致。

林浩然沉默许久,叹了口气,弯腰打开了脚边的破布袋子,道,伯父,这是林家祖传的花瓶,年代不知道多久了,但是可以保证能卖出个不低的价钱,如果这能够给梦瑶带来幸福的话,我就去把这花瓶给卖了。

陆汉城闻言眉毛一挑,脸上的神色缓和少许,双眸则转向了那只破布袋子。

林浩然却显得更为紧张,双手竟然都有些颤抖。

林浩然!我以前也只是认为你穷,但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个骗子!就这么个烂货你告诉我是传家古董?你当我这么多年都白活了啊?就你手里这么个破瓶子,三岁小孩也知道是从下水道里面淘出来的。得,话就到这儿吧,你跟我女儿没有半点的希望,听明白了吗?

陆汉城茶水一口都没碰,甚至都懒得看他一眼,起身欲走。

伯父,你听我解释啊,这真的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

林浩然将花瓶放在了桌上,连忙站起来试图做一个最后的挽留。

滚!你这个废物,以后别来找我们家梦瑶,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不料陆汉城猛地一个转身,随手拿起手中的茶杯就砸向了林浩然的头部,温热的茶水泼洒在林浩然的胸膛,他的心中却是一片冰凉。

茶杯落地,碎裂的声音骤然响起。

酒楼里面所有人好奇的目光都聚集在此处,林浩然的脸上涌上一股血色,火辣辣的!

酒楼里面的人很多,但林浩然却仿佛感到世界上只有他孤身一人。

自幼失去父母的他极其自卑,对尊严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然而就在今天,是女友的父亲让他走到了无地自容的处境,让他感觉到一无所有的绝望与孤独。

陆汉城的话如同是一柄锋锐无匹的利剑轻易的穿透了林浩然所有的骄傲和防备,让他的心在这一刻暴露在阳光之下,鲜血淋漓。

尊严。

被践踏的一文不值。

我恨!

林浩然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憋屈与无助,怒吼出声,泪水随着他略显稚嫩的脸颊缓缓流下,羞辱的话语不断的在脑海中回荡,令他胸膛鼓荡。

凭什么人分三六九等。

凭什么人有高低贵贱。

我抛弃了尊严,选择委曲求全,却只能眼睁睁的败给世俗的金银,就连小小的幸福都争取不到?

林浩然双拳不自然的捏紧。

他恨,恨的发狂。

滴答。

一滴鲜血从林浩然的额头落下。

林浩然双目无神的望着地上的碎片,神经质一样的笑着。

花瓶传承年代已久,瓶口有着一角残缺,瓶身涂绘的人物早已模糊不清,唯有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勾勒其中,却更加显得不伦不类。

任谁看也都会联想到地摊上摆放着的仿古水货。

忽然。

一声清脆的响声引起了林浩然的注意。

顺着声音望去,林浩然看到瓶口上滴落的鲜血正在缓缓融入瓶身,每融入一分就会发出指甲摩擦黑板那种刺耳的声音。

那一双黑色的眼睛仿佛活了过来,朝着林浩然诡异的眨动了一下,猛然变成了鲜红色。

这怎么可能?!

林浩然失声惊呼,随后便看到那双变成鲜红色的眼睛里面射出了两道红光。

眼前便被漫天的鲜红色覆盖,一声声大道之音在耳边低声喃喃。

林浩然瞪大了眼眶,他却听不清到底说的是什么,只感觉头疼欲裂,阵痛的感觉传遍全身,紧接着大脑又是一阵强烈的刺痛,便失去了知觉晕了过去。

先生您好,您没事吧?先生?

林浩然迷迷糊糊中听到一个柔美的女声在呼唤着自己,茫然的睁开了双眼,却是悚然一惊。

麻利的站起身,林浩然忽然变得有些窘迫,眉眼低垂的轻声道,我没事。

先生您确认没事吗?那就好,刚才有客人说您突然晕过去了,我刚才还想着要不要叫救护车呢。

女服务员的脸上带着职业化的笑容,甜甜的说道。

林浩然的长相英俊,还是很容易勾起女孩子的同情心的,只是穿着有些寒酸,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也只能是得到一些同情却不能奢望更多。

啊,我没事,谢谢。

林浩然仍然是低着头,不敢与这个女服务员对视,直到服务员走后,林浩然才再次抬起头,看着女孩子的背影,又四周扫视了一遍,面色古怪。

我居然...可以透视?这是怎么搞的?

林浩然小声嘟囔着,方才他昏迷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女服务员白花花的大xiong脯,吓了他一跳,而且周围的人也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外衣外套,内称内饰,全部都形同虚设,每一个人在他的面前都是毫无遮掩。

回头再一看家传的古老花瓶,依然还存在着,只是瓶身上的那一双眼睛已经消失不见。

林浩然打了个哆嗦,连忙将花瓶再次装了起来转身就走,方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他百思不得其解,还是回家再慢慢研究。

刚出了翠湖酒楼的实木大门,大街上高挑的美女路过身边时那火爆的真空身材让林浩然直呼辣眼睛,随即狂喜涌上心头,有了这种异能,何愁没钱?

梦瑶,你等我挣了大钱去娶你。

然而他刚刚走出了一步,一个神色匆匆的白发老头在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

第二章狗眼看人低

林浩然脚步一顿,眉头微微皱起,正想要将老人扶起来的时候,从身后传来了两个年轻人嚣张的叫嚷声。

妈了个巴子,你小子走路长不长眼睛,我爹一把年纪了被你撞成这样你还想动手打人?

张亮的公鸡嗓异常响亮,栽赃陷害的本事也不小,三言两语就把林浩然定成了一个故意伤人的恶霸。

真是特么的欺人太甚,小子我警告你别乱来。

另一个年轻人是张亮的弟弟张辉,快步小跑着放着狠话,眼睛瞪大如牛铃。

唉,又一个可怜的年轻人,遇上张老赖他们一家,恐怕又要倒霉了。

还别说,张老赖他们一家靠着碰瓷儿可是捞了不少钱,尤其是他们一家子专门守在大酒楼的门口,在这里边儿出来的人都不差钱,大多是给点钱就打发了。

你说的对,这一来二去的,每天的收入都有好几千了,可是看这个年轻人的穿着也不像是有钱人的样子,张老赖这次恐怕是挑错人咯。

不少路人听到张老赖两个儿子的叫骂声纷纷摇摇头,看向林浩然的目光报着一丝同情。

林浩然也听到了驻足路人的讨论声,恍然的点了点头,嘴角噙上冷笑,原来是碰瓷的。

不知怎么的,自从花瓶上涂绘的那双眼睛融入自己体内之后,他的听力也增强了太多,整个人身体的机能无时无刻都在变化。

林浩然知晓后抬腿就走,没有丝毫的犹豫。

妈的,还想跑?

张亮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抓住了林浩然的胳膊,骂骂咧咧的道。

林浩然反手那捏住了张亮的手腕,缓缓用力将其从自己的手臂上拿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好像都没碰着你爹,他自己就躺在那里了,你确定他没个心脏病脑血栓什么的?

张亮怒不可遏,手腕吃痛不已,想要挣脱却徒劳无获,把老子放开!不然一会儿有你好受的!

这个小子好大的力气!张亮挣脱不了,只好l色厉内荏的吓唬道。

林浩然面无表情,怒火却是越来越盛,今天被陆汉城从头到脚羞辱了一个遍,现在又遇到碰瓷的,谁都能到他这里踩上两脚,真当他是好欺负的不成?

想到这里,林浩然手上的力气又大了几分,疼的张亮呲牙咧嘴,狠毒的瞪了林浩然一眼。

还想连我们一起打?看来你是不打算讲道理了,啊辉,上!

一边说着,张亮就已经挥舞着另一只拳头冲着林浩然的面门打了过去,林浩然闪过这一拳,一脚蹬在了张亮的肚子上。

这一脚势大力沉,速度又极快,张亮只是一个回合就被放倒了,引起旁边围观的吃瓜群众一阵嘘声。

张辉阴冷的一笑,他已经绕到了林浩然的背后,抬脚就朝着他的下盘踢了过去,这两兄弟一个比一个狠毒。

然而林浩然的动作更快,一个侧身轻松的躲过了张辉这次的偷袭,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鲜红的巴掌印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脸颊,张辉也被这一巴掌抽的晕晕乎乎的,随机感到小腹传来一阵剧痛,也被踹翻在地。

我先前要走,你们不让,很好,现在我不走了,打够为止。

林浩然面色冷酷,花瓶吞噬了他的鲜血后传递给他的不仅仅是眼睛可以透视的变化,力量和速度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加强。

不要!不要打我的儿子,我给你钱,我们赔钱。

听到林浩然这番话后,原本躺在地上装死的张老赖一个激灵跳了起来,身子骨比年轻人还要利索几分,他也意识到了这次是遇到不该惹的人了。

以往都是他们让别人拿钱消灾,这次却换成了自己。

咦?我不要你的钱,把你怀里的那个铜球给我,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林浩然本想一口回绝的,但转头仔细观察了张老赖一眼后缓缓开口道。

张老赖一愣,他怎么知道我怀里有个铜球的?不过一听到不要钱,顿时一乐,这个铜球是他从一个瞎子乞丐的盆里面偷出来的,只是觉得铜球放在家里当个摆设不错。

爹,您...您不要给他任何东西,我们能摆平...平的。

张亮捂着肚子剧烈的咳嗽了两声,瞪着林浩然恶狠狠的道。

张老赖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青铜色的小球,递给了林浩然。

林雨轻笑一声,拿在手中把玩了几圈,掉头就走。

知足吧,这孩子是个硬茬子,这次没找我们赔钱就是赚到了。

张老赖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依然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安慰道。

拥有了透视能力的林浩然岂会做赔本的事?

林浩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揣着铜球抱着花瓶来到了市区里有名的一家古玩店,秦时明玉。

这家店里面收售各个年代的古玩,原本他就是打算将花瓶在这里卖掉的,不过现在他改主意了,要卖掉的是从张老赖那里索取的铜球赔偿。

这颗铜球在林浩然的眼中散发着一层淡淡的青光,必定不是什么凡品,但他对古玩也不太懂,因此想到了这家店,鉴定一下。

你好,我这里有一块顶级的古铜器材,请问可以鉴定一下吗?

林浩然踏入门口后,看到门台前的伙计正忙着擦拭桌子,客客气气的问道。

古铜?就你?算了吧,别捣乱了。

擦桌子的伙计抬头诧异看了一眼林浩然,嗤笑一声,挥了挥手,就像在驱赶一只苍蝇。

你什么意思?

林浩然眉头一皱,这个伙计什么态度?自己没招他惹他的,就这么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

呵呵,没什么意思,掌柜的不在,你去别的店鉴定吧。

伙计淡淡一笑,面露讥讽之色,头也不抬地继续擦拭着桌子,把林浩然当成了空气。

林浩然胸膛起伏不定,显然被气的不轻,抬头看向二楼,双眸一凝,直接穿透了墙壁,赫然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拿着放大镜观察着一块洁白的玉佩。

没有再跟这个伙计多说什么,林浩然迈开步子就直奔二楼,这种货色他见的多了。

第三章 天价古铜

哎!说你呢?你干什么?保安呢,来人,快把这个捣乱的给拖出去。

伙计见林浩然如此不知趣,顿时急了,匆匆的朝着门外喊了两声就追上楼去,硬闯秦时明玉

如果碰碎或者丢失了什么贵重的东西,这责任他可承担不起。

当伙计和保安上来的时候,却看到傻眼的一幕,此刻林浩然已经和掌柜的老者在商谈了。

老者的手中拿着那块核桃大小的铜球,推了推鼻尖的老花镜,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和认真。

谁让你们上来的?都给我下去!

王青山注意到门口的伙计和站着的两个保安,微不可察的挑了挑眉,淡淡道。

伙计看了一眼坐在老者身旁的林浩然,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听从着走了下去,他只是给秦时明月打工的一个小伙计,别说核心层,外围都进不去。

贵人见谅,老头子收道一块上好的和田玉,见猎心喜倒是怠慢您了。

王青山一边将铜球放置在了桌子上,一边拿起放大镜开始观察。

先看看这块青铜能值多少钱吧。

林浩然不置可否,那块玉佩虽然也泛着点点乳白色的光芒,但是跟铜球比起来还是要差上不少。

这是...殷商时期的青铜!而且质地非常的精纯,不像是兵器的残缺物,应该是首饰的制品,只是年代太久远了,在岁月的磨合下才形成了这么一个球状物,可惜,可惜了。

作为秦时明玉的资深鉴定师,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判断出这块铁球的用途和铸造时间,已经是证明了他对古玩鉴定的极深造诣。

小兄弟,这块青铜的收藏价值极高,老朽也不做欺客的生意,不知能否以七百万的价格卖给我秦时明玉?

王青山很兴奋,转眼就将那块玉佩抛在了一边,满眼都是这个铜球,抬头看向了林浩然,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不好意思,这个生意我不做。

七百万!林浩然心头一震,他这辈子凡是百万级别上的钱都是能听能写的数字,打拼了这么多年,拼凑在一起的十几万他都没见到过。

话音落下,林浩然抓起铜球就走出了这个房间,顺着楼梯往下走。

眼尖的伙计看到身在楼梯的林浩然手中仍然拿着铜球,正想要冷嘲热讽一番,却看到掌柜的急匆匆的跟在他身后,一脸谄媚。

小兄弟,有话好好说嘛,我们可以再谈谈的,这件青铜古器能给出七百万的价格就已经是很高的了,唉,小兄弟你....

王青山说到一半,林浩然忽然转头轻笑道,我刚来的时候的确是很愿意跟老先生做这一笔生意,但是店里的伙计连门都不让我进,我怕跟老先生做了这笔生意再连门都出不去。

店里的伙计闻言顿时吓得一个哆嗦,穿着穷酸成真有顶级的青铜器这不重要,可怕的是这个人报复心还极强。

他一定是故意把掌柜的引下楼来报复自己的!

伙计可怜巴巴的看向了王青山,嗫喏着嘴唇却是说出一句话,王青山脸色铁青,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没用的东西,秦时明玉聘用你就是赶客的?这个月的工资扣除一半!下次再敢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就不用在这里做了。给这位先生道歉!

伙计一脸颓然,有气无力的朝着林浩然道,对不起,是我的不对,是我眼拙了怠慢了贵客,我一定深刻反省绝不再犯。

林浩然没有理会店面伙计所说的是真还是假,他要的只是一个受人尊重的态度。

王青山的做法还是令他很满意的,林浩然笑容满面如沐浴春风,老先生,我们进屋谈谈生意吧。

不久后,林浩然踏出了秦时明玉楼的大门,依旧是抱着那个装着传承花瓶的破袋子,只是身上少了一个铜球,却多出了一张七百万的支票。

梦瑶,我现在有钱了,百万富翁!你等我,我把钱存进银行就去找你,我要当着你父亲的面求婚!

林浩然眼神深邃,在这一刻,他突然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打了一辆出租车抵达建设银行的时候,由于是正值中午人们吃饭的时间点,办理业务的人不是很多,因此当林浩然踏进门后意外的看到了让他目眦欲裂的一幕。

陆梦瑶正搂着一个光头男子热情而奔放的在座位上打情骂俏,男子的咸猪手不老实的放在陆梦瑶雪白的大腿上摸来摸去,偏偏陆梦瑶还一副很享受的表情。

林浩然眼前一黑,险些没有拿稳手中的破旧麻袋,快步走到两人的身前,神色冰冷的打量着这个光头男子。

梦瑶,他是谁?

两人闻言纷纷一愣,光头男子斜眼看了林浩然一眼,讥笑道,你又是谁?

我是她的男友,你是谁?!把你的脏手拿开!

林浩然握紧双拳,怒气之火腾腾燃烧,如果不是保安的目光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现在他就想动手把这个王八蛋揍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你怎么在这儿?注意你的语气,刘浩峰是我老公!你放尊重点。

刘浩峰还没有开口,陆梦瑶突然站了起来,脸上没有丝毫的愧疚,神色如常,语气冰冷。

当她说出‘老公’这两个字的时候,林浩然反而平静了下来,心中的怒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陆梦瑶。

为什么?

因为你穷,你不能给我想要的生活。

陆梦瑶也很平静,仿佛只是在叙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仿佛七年的感情就如同一场儿戏。

嘿嘿,原来你就是岳父说的那个穷酸货啊,啧啧,老子月薪一万多,几千块钱的项链说买就买了,你呢?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刘浩峰也站了起来,顺手搂住陆梦瑶的肩膀,这是对林浩然更深一层的羞辱。

呵呵,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种女人?

林浩然望着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以前那么熟悉的面孔现在看来却是如此陌生,甚至有些恶心反胃。

还有你,刘浩峰是吧,月薪一万很多吗?五十年你能挣多少?五百万?还是六百万?

▲《无敌神眼近卫》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