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王者锋芒西风漂by西风漂韩寅赵灵雁小说

王者锋芒西风漂by西风漂韩寅赵灵雁小说

2019-10-07 11:19:48作者:西风漂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王者锋芒西风漂》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王者锋芒西风漂》说的是主角韩寅赵灵雁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蛰伏三年,只待一日羽翼丰,所有人都把我当作吃软饭的废物,而我却是为了血海深仇,卧薪藏胆的王者。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王者锋芒西风漂by西风漂韩寅赵灵雁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王者锋芒西风漂》真的非常好看。

第一章 赘婿

少爷,五分钟之后活动将会开始。

确认好名单了吗?

嗯,确认过了,收到邀请函的人都到场了。

不出所料,铜臭味向来传播得很快。

大家都在楼下等着您呢。

还是跟往常一样,由你替我出面吧,趁这次宴会搞好人脉关系也是事业的一部分。韩寅端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淡淡地说道。

少爷,您才是这场宴会的主人,天下金融已站稳脚跟,您不打算借此机会昭告全城吗?陈嘉良不解地问道。

三年之约未到,承诺的大礼无法做到稳操胜券,现在还不是时候。韩寅微微摇头说道。

少爷,其实换个身份您照样可以遵守承诺,何必做赵家的上门女婿天天受气?陈嘉良想不通,凭着韩寅这样杀伐决断的性格是怎么在赵家忍气吞声的。

三年我都忍了,还在乎最后这一个月吗?

韩寅无所谓地继续道:再说了,原本也是我欠她的,当初我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跟赵老爷子做了一场秘密交易。入赘赵家对我来说是卧薪尝胆,但对她来说简直天降横祸,和她这三年承受的相比,我受点气又算得了什么?

是。陈嘉良终于明白,韩寅迟迟不肯恢复身份,原来都是为了赵灵雁,那个名义上的韩太太。

巨贾云集的上港城,赵家仅是一个刚入流的工程项目承包商,不过也正是因为赵家的不起眼,才得到了三年前韩寅青睐。

当年韩寅找上赵老爷子,开门见山,直入主题,尽管年龄悬殊巨大,但是两个各怀目的的男人一拍即合,当场达成共识。

只是让韩寅没有想到的是,被逼着与自己成婚的人,并不是赵家嫡系孙女,而是老爷子的私生子赵国廷的独女,赵灵雁。

由此可见,赵灵雁才是被老爷子寄予厚望的赵家后辈。

不过,对当时的韩寅来说,是哪个孙女并不重要,他只是需要一个能名正言顺回归上港城的身份而已,婚礼也不过是交易的一部分。

韩寅的真实身份,只有赵老爷子一人知晓,可是婚礼过后没多久,老爷子竟离奇地得了阿尔茨海默症,整个人变得痴痴傻傻。嫡长子赵国林顺理成章地接管了家族生意,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野种赵国廷一家赶出了赵氏产业。

在家里发生这么大事的时候,新女婿韩寅却始终保持沉默,更别说有所作为,气得赵灵雁的老妈王凤琴跳脚,大骂他是废物。

废物之名由此而生。

三年来,韩寅受尽冷嘲热讽,百般责难。不过这些和他要做的事情相比,简直沧海一粟,不值一提。

自古以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把单独列出来的那几位请到二楼会客厅,反正在他们面前我也藏不住了,倒不如彼此直接一点。一想到那些难缠的老家伙,韩寅的眼睛又不自觉地眯了起来。

是,少爷。陈嘉良鞠了个躬,快步走出休息室。

韩寅缓缓起身,背手站立在落地窗前,瘦削而修长的背影在偌大的厅堂内显得有些孤寂。

这里是上港城的兰会所。

一楼的正门口豪车云集,不断有肤白貌美的长腿女人从香车里袅袅婷婷地走下来,让人眼花缭乱。

今晚的来宾男有钱,女有貌,他们都是来参加这场在全城最顶尖的会所举办的迎秋慈善拍卖会。

而这场拍卖会的幕后主人,此刻仿若一个旁观者,神情淡然地看着这一切。

三年了,凭借着自己一步一步的努力,想要的东西终于离他越来越近了。

透过宽大的落地窗可以纵览夜色下整个上港城五彩斑斓的灯光,韩寅仿佛一只蛰伏的猛虎看到了猎物,眼底燃烧着对猎杀的渴望。

他知道,真正的战斗,属于他的战场,才刚刚开始。

西装革履的陈嘉良出现在一楼宴会大厅,作为此次慈善晚宴明面上的发起人,跟来往的宾客微笑着打招呼。

盛装打扮的赵谷峰和赵谷函兄妹俩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没想到他们竟能受邀参加上港城顶尖的名流宴会,更没想到这个只用了三年不到的时间就飞速崛起的新贵人物陈嘉良竟然认识他们。

出席这样的场合,原本有些不安的赵家兄妹,在收到陈嘉良的点头微笑后瞬间变得底气十足,甚至生出一种赵家将要飞黄腾达的傲气。

哥,你看那是谁?赵谷函推了推身边的赵谷峰,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赵谷峰顺着妹妹的目光看过去,跟陈嘉良碰杯的女人居然是赵灵雁。

赵灵雁身穿一袭剪裁得体的大红色露肩晚礼服,手拿酒杯婷婷而立。

曼妙的身材,绝美的容颜。

赵灵雁?她怎么也在这里?赵谷峰大吃一惊。

走哪儿都有她,这个贱人怎么整天阴魂不散!赵谷函穿着一条紧身的粉色小礼服,胸怀澎湃地骂道。

赵灵雁是爷爷的私生子赵国廷所生,虽然也姓赵,但是他们永远也不会承认这个野种是赵家子孙。

除了赵灵雁尴尬的出身,更让赵谷函痛恨的是,赵灵雁作为赵家外面领回来的野种后代,模样生得竟然比她这个名正言顺的孙女更像千金大小姐。

怎能不让她心生嫉妒?

好在一直对赵灵雁偏爱有加的老爷子生病前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硬是给赵灵雁入赘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废物女婿。

如果三年前这场轰动家族的婚礼对赵灵雁来说像是一场灾难,那么对赵谷函来说,简直是老爷子送给她最好的一件礼物。

走,咱们过去打个招呼。赵谷峰盯着赵灵雁阴笑着说道。

懒得跟野种说话。赵谷函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对于赵谷峰的提议她原本是拒绝的,但是当她看到赵谷峰满脸的阴噬之色顿时心领神会,二话不说,挎上亲哥哥的手臂径直朝着赵灵雁走去。

赵灵雁,老实说,是不是哪个野男人带你来的?赵谷峰一脸猥琐的样子说道。

赵灵雁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兄妹俩。

真是无聊至极。

与你们无关。赵灵雁冷冷地说道,过去无数次的冷嘲热讽,让她早就懒得跟这对兄妹多费唇舌。

听说你根本不让那个废物上床,我猜你心里肯定在做别的龌龊打算。赵谷函刻意凑近赵灵雁小声说道。

姐妹情深的模样,却说出剜人心肺的话语。

嗯,毕竟他们家有这个传统。

赵谷峰的话引来赵谷函一阵做作的讥笑。

兄妹俩一唱一和,实是诛心。

话说到这个份上,饶是再有修养的赵灵雁也被气得浑身发抖。

因为不想成为跟这对兄妹一样的人,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赵灵雁大部分时候选择沉默,可沉默不代表她没脾气,不代表她不憋屈。

天生倔强,赵灵雁把眼泪流在了心底。

哥,二楼那个身影怎么那么像赵灵雁的废物老公?赵谷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二楼走廊,嘴巴惊得能塞下一整颗鸡蛋。

赵灵雁不自觉地随着赵谷涵的目光往二楼看去。

扶梯处空空如也。

怎么可能!我刚才听说二楼是那些大人物在开会,连咱们都没有上去的资格,那个废物韩寅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那里?!赵谷峰不满地回道。

也是,大概是我眼花了!像这种整日就知道在家洗衣做饭的男人,恐怕这辈子都没资格跟咱们一样参加这么高端的宴会。赵谷函撇撇嘴,还不忘讥笑赵灵雁的废物老公。

在赵谷函看来,当着赵灵雁的面嘲笑她的老公,等于就是在打赵灵雁的脸。

赵灵雁顾若惘闻,望着二楼入口负责守卫的两个西装男发愣。

会是他吗?难道她收到的邀请函跟他有关?

可是刚刚晚宴的发起人陈嘉良明明说邀请她的是爷爷的一位旧友。

赵灵雁拍拍自己的脑门,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又对他抱有幻想了?

第二章 废物?

二楼的会议结束得出乎意料,很明显参会的人员不欢而散。

韩寅看着匆匆离去的背影冷笑,身后的陈嘉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灵雁走了吗?韩寅突然目色一柔,低声问道。

应该快了,楼下的慈善拍卖会马上结束了。陈嘉良回答道。

那一会儿我先走,剩下的事你来处理。韩寅说道。

是,少爷。陈嘉良恭敬地答道。

慈善拍卖会已接近尾声,韩寅站在二楼的走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

坐在沙发上的赵灵雁背对着韩寅的方向,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一定是她忘记带捐赠拍卖品了。

此刻的赵灵雁才意识到赵谷函为什么生拉硬拽非要她一起参加最后的慈善拍卖会,摆明了想看她笑话,欺负她拿不出体面的东西来。

赵灵雁,宴会就要结束了,你带了什么宝贝还舍不得拿出来?赵谷函挤眉弄眼地尖声问道。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赵灵雁身上,当然她原本就美得让人无法忽略。

赵灵雁脸色微变,骑虎难下,谁也不想在这种场合丢脸。

她忐忑地掏出手包里随身携带的一柄手镜交给负责竞拍的职员。

这是燕京一位大师的手工作品。赵灵雁说道,脸上露出一个稍显牵强的微笑。

谁都有虚荣之心,赵灵雁也不例外。

有时候打肿脸充胖子不过是想守住心中最后的一丝骄傲。

韩寅知道,这柄手镜看似花纹精美,不过是赵灵雁某天逛街的时候在精品店里买回来的。

感谢赵灵雁小姐提供的燕京大师手镜,下面开始无底价竞拍。拍卖员大声宣布道。

我出十块!

十二!

十五!

十八,不能再多了!

赵家兄妹迫不及待地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像极了过家家。

四周一片哗然,谁都看出来这对兄妹是在羞辱赵灵雁,可是大家都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完全没有要解围的意思。。

英雄救美的梗这帮人早就玩腻了,那些刚刚在赵灵雁面前碰了软钉子的男人们心中纷纷闪过一丝快感,越是漂亮的女人,越需要认清自己的位置。

赵灵雁,你看除了我们肯赏脸,其他人都看不上你的破烂货,要不你自己出二十再买回去?二十块你总出得起吧?赵家兄妹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嘲讽道。

赵灵雁脸涨得通红,孤立无援的场面让她心生绝望,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

为什么要让她经历这些?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都说人生像一场戏,那她是不是还没出场就被导演贴上了反派的标签,无论怎么抗争都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此刻她真希望自己今晚从未出现过。

一百万!一道如金石般的声音响彻全场。

众人纷纷回过头去。

是陈嘉良,他快步走向赵灵雁所在的位置。

什么?一百万!

我没听错吧?一百万买个破镜子?

赵家兄妹难以置信。

直到拍卖员宣布成交,他们才不得不认清现实,陈嘉良确实花一百万拍下了赵灵雁的破镜子,一跃成为整场慈善拍卖会成交价最高的捐赠品。

赵谷函显得非常不甘心。

陈先生,这个女人撒谎成精,什么狗屁大师手作,明明就是一个地摊货!赵谷函站起来大声喊道。

赵谷函,你就那么希望看到我丢脸吗?赵灵雁双眼发红,紧咬牙关问道。

你还有脸可丢吗?从出生起你就是个野种,再加上你的废物老公,你们简直是赵家的耻辱!赵谷函嗤笑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韩寅的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

你闭嘴!既然我陈嘉良愿意花一百万买下这柄手镜,那么它就值一百万!陈嘉良转头盯着赵谷函冷声呵斥道。

这个女人简直不知死活,竟敢当众欺辱少爷的女人,如果她还不收敛,恐怕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赵谷函还想辩驳,被身旁的赵谷峰一把拉下。

妹妹,陈先生咱们可得罪不起,你想收拾这个野种哥以后有的是办法!

哥赵谷函气得直跺脚,能在这些有钱人的面羞辱赵灵雁,简直是她这二十多年来的巅峰时刻,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陈嘉良,让她白白吃了个闷头亏。

幕后操纵者韩寅抿着嘴,神色略有缓和。

陈先生。赵灵雁满眼感激地看着陈嘉良。

赵小姐,您不用感激我,我完全是受您爷爷的旧友所托。陈嘉良微笑着说道,他可不敢独占功劳。

爷爷的旧友到底是谁呢?

陈嘉良不愿意透露,只告诉她时机到了,自然就能揭晓。

今晚赵灵雁的出现是为了解开心中疑团,没想到来了之后反而更是困惑,爷爷的这位旧友难不成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拍卖会结束,宾客开始散场。

韩寅脚步匆匆,从会所的另一个出口下楼,转到宴会厅的正门口。

今晚的赵灵雁明艳得不可方物,作为她名义上的老公,他要接她一起回家。

一楼的宾客没有见过韩寅,自然不知道他才是这场慈善拍卖会的主人。

韩寅站在一片阴影里,远远就看到风流婉转的赵灵雁娥娜翩跹地走来。

赵灵雁越美,韩寅心中的愧疚就多一分。

三年前,是他亲手断送了这个女人的大好前程。

因为他迫不得已的蛰伏,心高气傲的赵灵雁被所有人嘲笑了整整三年。

而这个女人,除了对他的沉默偶尔流露出不满情绪,从未恶言相向。

灵雁!韩寅对着走近的赵灵雁喊道。

你怎么在这儿?赵灵雁瞬间错愕,她并没有告诉他自己来这里参加宴会。

我看到你的邀请函了。韩寅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赵灵雁皱了皱眉头没再说话。

不回应,也不拒绝,这是两个人三年来的相处方式。

但是今晚的赵灵雁明显是对韩寅有情绪的。

是啊,需要他的时候连个人影都见不着,这个时候却跑来做无用之功,在赵灵雁的眼里自然显得有些多余。

哟,这是谁啊?阴阳怪气的声音尖利地响起。

韩寅这才发现赵灵雁的身后还跟着那对让人生厌的兄妹,说话的人正是赵谷峰。

不过他一点也不意外,因为这对兄妹之所以能出现在这里,是他韩寅特意邀请的。

为什么要邀请,自然是在下一步远棋。

这不是赵家赫赫有名的废物女婿韩寅吗?赵谷函尖利地喊道,恨不得路过的所有人都听到,最好让这个废物女婿的骂名轰动全城。

哈哈,韩寅啊韩寅,我看你的人生就是一个大写的输字,丧家之犬有资格叫赢吗?赵谷峰极尽讽刺,没想到刚才他们兄妹俩吃的闷头亏这么快就可以找补回来了。

赵谷峰,你别太过分!赵灵雁再也忍无可忍,不管怎么说,三年之约未到,在外人面前韩寅还是她的老公。

啧啧,野种配废物,咱们的痴呆爷爷简直绝了,真让人忍不住想给你们鼓掌!赵谷峰狂妄地大笑道。

赵谷峰,你除了在我面前逞口舌之快还做成过什么?公司到了你们手里效益越来越差,你们也不过如此!赵灵雁不再忍气吞声,赵谷峰连生病的爷爷都不放过,已经触犯了她的底线。

啪!

被戳到痛处的赵谷峰上前就是一个大力的耳光,打得赵灵雁的脸火辣辣的,瞬间半边脸红肿了起来。

老子的事还由不得你来指手画脚!赵谷峰张狂地骂道。

赵灵雁的双眼噙满了泪水。

韩寅看着赵谷峰那张狞笑的脸顿时气血上涌,指节握得嘎嘣响,赵谷峰这个耳光也触碰到他的底线了。

赵灵雁就是他的底线,所有伤害赵灵雁的人绝不饶恕!

整整三年,赵谷峰一家逼得赵灵雁已无处可退,竟然还不肯罢休,一副要赶尽杀绝的模样。

虎伏深山听风啸,龙卧浅滩等海潮。

蛰伏三年,羽翼终丰,风云再起,沉睡的猛兽苏醒。

不在此刻,更待何时?!

一念至此,韩寅面色凛冽,一个箭步冲到赵谷峰面前,以雷霆之势狠狠地扼住了对方的脖子。

手如铁钳,眼埋杀意。

赵谷峰一脸的错愕,被韩寅单手掐得满脸通红,弱鸡得只剩挣扎的份儿,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这个废物,快点放开我哥!一旁的赵谷函尖利地喊道,一边喊一边跟个疯婆子一样对着韩寅拳打脚踢。

不过这点力道对从小练过散打和拳击的韩寅来说,无异于隔靴挠痒。

废物?!

冷咧,却掷地有声。

第三章 利剑出鞘

韩寅眼中森然的杀意让赵谷峰寒彻骨底,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要死在这个被他骂了三年废物的上门女婿手上,整张脸已成绛紫色。

这还是赵灵雁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废物老公吗?

赵谷函吓得连退三步,韩寅对赵谷峰的狠辣让她再也不敢胡乱纠缠。

废物突然变成了怪物。

但是如果再不阻止,自己亲哥哥的性命就要断送在这个怪物的手上了。

赵谷函急中生智,转身一把抓住赵灵雁的胳膊嘶吼道:赵灵雁,你快让韩寅住手!

这时候她哪还敢再喊废物,自己哥哥的小命可捏在韩寅的手上。

赵灵雁厌恶地甩开缠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对着韩寅的背影喊道:放了他,咱们回家吧。

好,回家。韩寅慢慢地松开了手,温柔地答道。

眼底的杀意消失殆尽。

赵谷峰瘫倒在地上喘着粗气,赵谷函一个箭步冲过去。

赵灵雁,你太狠毒了,再怎么说我们跟你也有血缘关系,你们竟然想要哥的命!赵谷涵一边扶起全身发软的赵谷峰一边歇斯底里地骂道。

呵,这个时候想起有血缘关系了?

赵灵雁嘴角挂起一抹苦笑。

韩寅,咱们走吧。

韩寅点点头,与她并肩而行。

赵谷函在身后骂骂咧咧,走了几步的韩寅突然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赵谷函。

又是那个可怕的眼神。

赵谷涵吓得噤若寒蝉。

怎么了?赵灵雁问道。

没事了。韩寅轻声回道。

赵灵雁没再说话,刚才的韩寅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其实她心里比那兄妹俩还要震惊。

将近三年的朝夕相对,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身边的男人。

每天端茶倒水,洗衣做饭,受尽丈人丈母娘的百般刁难。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在家里任劳任怨的软弱男人,瞬间变成了一头发怒的雄狮,让赵谷峰兄妹俩栗栗危惧。

是什么改变了他?

赵灵雁不知道,也问不出口,不过能有人这么保护她,一定不是件坏事。

下了车,赵灵雁踩着一双裸色的细高跟微微拎起身上的礼服开始爬楼。

自从被赵国林赶出赵家别墅后,他们一家就住在这栋老旧的民居里。

总共六层的房子,他们家在五楼。

韩寅不紧不慢地跟在赵灵雁的身后,看着她因为费力而摇曳的腰肢,心中不免闪过一丝心疼,当然体内涌动的暗潮让他也无法忽略。

将近三年的日日夜夜,韩寅的心里早就有了这个女人的影子,他懂她的倔强,也知道她内心的柔弱。

王凤琴和赵国廷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纷纷露出满脸的期待之色。

赵灵雁和韩寅俩人一前一后进门。

灵雁,宴会怎么样?有没有认识几个年轻的豪门公子?王凤琴迫不及待地问道。

妈,你胡说什么呢?赵灵雁埋怨道。

王凤琴这才发现跟在女儿身后的韩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韩寅,别告诉我你也跟着灵雁一起去了,那么高级的地方是你这种人能去的吗?

妈,我只是去接灵雁回家。韩寅苦笑道。

谁让你去接了?连辆代步车都买不起的人还有脸去接灵雁回家?要不是你杵在那儿,凭我女儿的美貌想送她回来的男人多得是!王凤琴厉声斥责道。

在王凤琴看来,都是韩寅拖累了他们一家,凭着女儿倾城的容貌,找个比赵家强大的家族不费吹灰之力,甚至于攀上上港城的三大家族之一,都是有可能的,何至于落到被赵国林欺负的地步?

都是这个该死的废物。

见韩寅又是一副三棍子打不出屁来的样子,王凤琴更是抓狂。

灵雁,你明天就去跟这个废物离婚,什么狗屁三年之约,我一天都等不了了!老爷子连自己亲儿子都不认识了,还用得着顾及他的感受吗?。

赵国廷弱弱地说:凤琴,你怎么这么说爸。

王凤琴开始撒泼打滚,哭喊道:赵国廷,你也是个没用的东西,我怎么会嫁给你这个窝囊废。结婚的时候以为这辈子不愁吃穿用度,没想到下半辈子混得这么凄凉。赵国林一家住着大别墅,其他赵家亲戚再不济也是高档公寓楼,就咱们一家挤在这个破败的老小区里。你就算不心疼我,你也应该心疼心疼你女儿啊!

赵国廷心中苦痛,却无力反驳。从小顶着私生子的头衔出生,他性格里不可避免地有些懦弱和自卑,三年前赵老爷子的病症对他来说犹如靠山轰塌,还没缓过神来就被同父异母的哥哥赵国林扫地出门,颜面尽失。

生活一落千丈,王凤琴开始怨声载道,赵国廷苦不堪言,不过自从新女婿韩寅被骂为废物之后,赵国廷找到了自我解脱的方式——那就是在针对韩寅的时候坚定不移地和王凤琴站在一起。

好了,妈,我有点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眼看局面又要失控,赵灵雁及时制止道。

不管怎么说,三年之约未到,她是不会跟韩寅离婚的。

韩寅,你还不快去给灵雁放洗澡水,一点眼力见都没有,真不知道要你有何用!赵国廷把气撒在了女婿身上,都是因他而起。

面对丈人丈母娘的颐指气使,韩寅选择了隐忍,没办法,谁让他们是赵灵雁的父母。

等韩寅收拾好自己走进房间的时候,赵灵雁已经坐在床上翻了半本时尚杂志了,至于看没看进去,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韩寅熟练地从大衣柜里搬出自己的被褥铺到了床边的空地上,这是他三年来的日常。

回想起在兰会所门口发生的那一幕,赵灵雁心中泛起了涟漪。

三年来的每一个夜晚,这个男人都沉默地睡在自己房间的地上,可是相处的时间越久她越觉得看不透他。

任劳任怨,沉默寡言,老妈王凤琴整日骂他是个不思进取的废物,但是通过今天发生的事,赵灵雁却惊觉,这个忍辱负重的男人,应该没那么简单。

她不禁想起结婚当天,韩寅非常自觉睡到地上,并承诺只要她遵守婚约三年,就会送她一份心中渴望的大礼。

赵灵雁很是好奇,这个男人只凭婚礼当天的接触就能看透她内心深处的渴望?

赵灵雁不敢奢望,但是承诺的大礼至少能解开她心中的众多疑惑吧,毕竟这场让她一夜之间沦为众人笑柄的婚礼充满了槽点。

还疼吗?躺在地上的韩寅轻声问道。

不疼了。赵灵雁知道韩寅在问她的脸。

沉默。

你今天赵灵雁迟疑地说道。

有点不一样是吗?韩寅接话道。

嗯。赵灵雁在等他后面的话。

以后你会慢慢习惯的。韩寅淡淡说道。

慢慢习惯?什么意思?赵灵雁没再问出口,刚才的追问就已经超出了两人三年来的相处界限了。

三天后是爷爷的八十大寿,大家都要去参加,但是你今晚彻底得罪了赵谷峰兄妹,要不你就别去了。赵灵雁不无担忧地说道。

韩寅知道赵灵雁害怕到时候他会被赵谷峰兄妹羞辱,她不想他在众人面前难堪。

过往每一次迫不得已的家庭聚会,赵家兄妹都会对韩寅极尽讽刺,更何况这次他们肯定怀恨在心,再加上人家是主场,指不定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来。

放心,不会有事的。爷爷的寿宴我一定要参加。韩寅语气坚定地说道。

鉴于赵谷峰今天的表现,他有一份构思很久的惊喜要在寿宴上送给他们父子二人。

剑已出鞘,何不饮血?

▲《王者锋芒》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