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乔子萱凤千枭恨嫁危情撒旦免费阅读-恨嫁危情撒旦全文无弹窗

乔子萱凤千枭恨嫁危情撒旦免费阅读-恨嫁危情撒旦全文无弹窗

2019-10-07 11:20:22作者:奇葩果果

乔子萱凤千枭《恨嫁危情撒旦》免费阅读全文,乔子萱凤千枭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恨嫁危情撒旦无弹窗在线阅读,小说《恨嫁危情撒旦》全文简介:女人,说,这孩子是谁的‘种’!恶魔总裁将女人压制身下逼问,明明六年前,他狠心灌药,孩子胎死腹中!但眼前这缩小版的自己,是哪里来的生物?!某宝宝不屑撇...

乔子萱凤千枭恨嫁危情撒旦免费阅读-恨嫁危情撒旦全文无弹窗

乔子萱凤千枭《恨嫁危情撒旦》免费阅读全文,乔子萱凤千枭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恨嫁危情撒旦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14章哀求,不要告诉你哥哥

  她不明白凤千枭为什么生气,既然已经同意她来客厅这边吃饭,怎么又?

  若以后可可再因你掉一滴眼泪,我绝不让你好过!,凤千枭冷冷的说完,便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那冰寒的温度也因他的离开而升高了不少。

  乔子萱双目含泪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咬紧了下唇,他从来都不会听她的解释更不会相信她,是啊,他已经厌恶她到多看一眼都是多余的地步,又怎么会对她有好脸色看,他心里在乎的只有君可可。

  乔子萱缓缓转过头,当她的视线对上君可可那双含笑的眼睛时,她先是心中一震随后狼狈的移开视线。

  她转身就要离开,身后忽然传来君可可冷漠的声音:大嫂你什么时候回家?哥哥他知道你在这里吗?。

  似乎从来没有听到过君可可这么冷漠的声音,乔子萱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但是当她听到君可可后面的话时,一张小脸顿时惨无血色。

  她不能离开,也不能让君默然知道,这是她最担心的事情,她是君默然名义上的妻子,虽然他们之间只是契约关系,但她真的不想让君默然知道这些事情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要告诉你哥哥乔子萱哀求的目光看向君可可。

  听到这话君可可从鼻子里冷笑了一声,:为什么不能让哥哥知道?你是他的妻子不是吗?就算凤千枭是你的养父你住在这里又有什么不能和哥哥说的,你心安理得的住在这里,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失误公司损失惨重,哥哥已经好多天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这些你都知道吗?

  说到这里君可可精致的脸上闪现一抹狰狞,完全没有平时娇俏可爱的模样。

  乔子萱惊讶惶恐的张大了嘴巴,她看着咄咄逼人的君可可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公司损失这么惨重君默然为什么告诉她没有大事?

  他是不想让她担心吗?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他们只不过是两个不甚熟悉的人而已啊,而她做了什么?离开,挂他电话,关机!每一样都是任性的事情,他却从来没有埋怨过她什么。他为什么对她这么好?这些事情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啊!

  一时间乔子萱心中酸甜苦辣五味杂陈,一面是赵中泽一面是君默然,她注定要帮一方伤害另一方的。

  君可可很是满意自己看到的,她唇角勾出一抹嘲讽的冷笑继续说道,:大嫂,怎么不说话了?为什么不让哥哥知道?还是说你和凤千枭之间并不是养父女这么简单?君可可的声音突然拔高,总是柔柔弱弱的声音中多了一丝凌厉,她看着乔子萱,双目微瞪,盛气凌人的逼迫着乔子萱。

  乔子萱往后退了一步,她的一颗心脏因为君可可的怀疑狂跳了起来,尤其在看到君可可受伤的眼神时,她的心里被羞愧内疚塞的满满的,她不想让君可可难过,这个总是帮助她的女孩子她只想让她就这样开开心心下去。

  没有,我们之间除了养父女之间的关系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关系了!乔子萱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凄凉的笑容,从他亲手杀死他们孩子的那一刻,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现在的他们,只是仇人!

  真的吗?君可可挑了挑眉,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心里却已经对乔子萱恨的咬牙切齿,若是没有关系,那她手里的那些照片又是怎么回事儿?

  乔子萱挺直了脊背,掷地有声的道:是,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别的关系!

  也就是在这一刻,乔子萱一向懦弱卑微的性格变得坚强起来,或许她一直都是坚强的,只不过在爱情面前她心甘情愿的变得卑微而已。

  以前的她乐观向上坚强,在遇到凤千枭之后她变得小心谨慎慢慢的失去了自我,自己变的不像自己,以后再也不会了,她是乔子萱,就算是阴天心中也有太阳的乔子萱,以后她再也不会如此的卑微了!

  君可可冷嗤了一声,缓缓的勾起唇角: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若是不想回去那就不回去,我不会告诉哥哥,我只能告诉你爸妈因为你没去向他们敬新媳妇茶非常不满,现在已经开始对哥哥施压了!

  说完,君可可便优雅的转身,踩着脚上的十寸高跟鞋缓缓离去,在乔子萱看不到的地方,她收起脸上的柔弱的表情,一张脸狰狞的有些恐怖,新媳妇茶吗?她是决计不会让乔子萱回去的。

  她好不容易想办法把乔子萱弄出来,又怎么会让她回去,尤其是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她要慢慢的折磨她,折磨到崩溃,再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她君可可的东西,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惦记。

  君可可走后,乔子萱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丝毫未动的早餐,她不禁拧紧了秀气的眉,宝石般明亮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她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或许一开始答应成为君默然的妻子就是个错误,如果不是他的妻子,或许他现在会过的更好,而不是每天都因为她而生活在压力中。

  ****

  君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漂亮的女秘书慕青心惊胆战的垂着头站在办公桌前,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温文尔雅的总经理生气的样子,但现在她又有重要的文件要让君默然签字又不能走开,只能认命的站着。

  就算是很生气,但是良好的教养告诉他,无论多么生气都要保持自己的风度,就算他现在已经气的恨不得想要杀人,表面上他依旧是表现的淡淡的,但是从紧握的拳头可以看出来,他现在是多么的生气。

  爸,我说过了子萱是因为有事情出国了,并不是我不想带她回去君默然耐着性子解释,还没等他说完就被君父怒火冲冲的打断:我看这个媳妇是压根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吧,我告诉你,这个媳妇我们君家是不会承认的!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慕容家的大小姐,你立刻给我去相亲!

  君默然张开嘴刚要反驳,却听见电话里传来了嘟嘟的挂断声,显然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的脸色难看的厉害,就算如此他依旧是俊美儒雅的不像话,慕青的一颗心脏砰砰的乱跳着,漂亮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羞涩的红晕,总经理这么俊美,家世又好,如果她能成为君家的少奶奶那么

  想到以后能够穿金戴银,慕青就万分嫉妒乔子萱那么普通的一个女人凭什么就能成为君家的少奶奶。

  咦,不对,貌似乔子萱是君家少奶奶这事并没有公开过,那么也就是说君家并不承认乔子萱。

  刚才听总经理那意思好像真是家里不同意,这么说来她是不是就有机会了?她自认长的不差身材又好,公司里可是有好多黄金单身汉都喜欢她的,如果她能使出浑身的解数相信君默然一定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比乔子萱可是漂亮多了。

  总经理慕青的声音柔的似乎能滴出水来,她倾下身子把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趁着俯身的机会她把自己那本就不高的领口又往下拉了拉,露出她那令男人狂喷鼻血的丰满胸部。

  君默然却是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更别说正眼看慕青了,他随手翻了一下文件,就抬起头来。

  慕青见状,赶紧露出一个自认为最美的笑容。

  你还有什么事吗?君默然似乎很是奇怪慕青怎么还不走,不由得出声问道。

  嘎?慕青不可置信的看着君默然,似乎不相信他见到了这么美丽性感的自己竟然无动于衷,但见君默然的目光带着疏离,慕青的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不甘心的咬了咬唇转身往外走去。

  她还没走到门口,身后就传来君默然的声音:慕秘书。

  慕青惊喜的转过身,看到的却是君默然眉头紧皱:明天换身衣服再上班,我们是公司不是夜店!

  顺着君默然的视线,慕青低头看了看自己露出的大半个胸脯,终于哭着跑了出去。

  滴滴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一声,君默然伸手拿过,在看到信息内容之后,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震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默然,对不起!取消契约吧!

  短短的十个字,君默然看了整整十遍,在确定这信息的确是乔子萱发来的之后,他给乔子萱打了过去,没想到对方却是关机。

  子萱,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君默然不相信乔子萱会莫名其妙的忽然说出这些话,一定是她听说了什么,或者是有人和她说了什么。

  不行,他要知道乔子萱的下落!

  拨出一个电话号码,那边很快的接通了,君默然冷声道:帮我查乔子萱的下落,一天之内我要知道结果!

  发这条信息是乔子萱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的,她已经给君默然制造了不少麻烦,唯一的将解决方法就是终止这个契约,虽然这么做很对不起君默然,但她必须这么做,她不能再继续拖累君默然了。

  把手机放在抽屉里,她深吸了一口气,挥去凝聚在胸口的那团莫名的感觉,她笑着摸了摸隆起的肚子,脸上散发出只属于母亲神圣的光辉。

  咚咚

  敲门声响起,她说了声请进之后,张婶推门而入,她的手里端着一个瓷碗,在看到乔子萱之后,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我给你熬了点补汤,你太瘦了趁着现在多多补补。

  乔子萱忙从床上起身:张婶你不用做这些的,她们".

  乔子萱没有说下去,张婶已经想到了她担心的是什么,她把补汤放下之后,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要做什么那些丫头片子还敢说什么除非是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所以你就可以大胆的放心吧,真希望以后能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出来。

  在说到孩子的时候,张婶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她看着乔子萱的肚子,似乎已经看到了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依依呀呀的在和她说着什么,于是她看向乔子萱的眼神也越发的柔和起来。

  张婶乔子萱感动的叫了一声,泪水已经蓄满了眼眶:谢谢你!

  在所有人都不相信她,在所有人都不关心她轻视她的时候,是张婶一直在提醒她帮助她,说不感激那是假的。

  张婶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的眼泪,尤其是在知道乔子萱的遭遇之后她更加同情心疼这个小姑娘,现在见她一哭,她的鼻子猛地一酸,怕自己在小辈面前失态,她忙转过身恶声恶气的说道:哭什么哭,赶紧把汤喝了,就你这小身板喝饱了才有力气把孩子生下来。

  嗯!眼中含泪,乔子萱却是笑了起来,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端起那碗温热的汤一口气喝了进去,这汤味道不怎么样,但现在乔子萱只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喝的汤。

  见她喝完,张婶眼中闪过一抹欣慰的光芒:多出去晒晒太阳,总呆在屋子里也是不好的,我还有事先去忙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

  然而张婶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端着补汤上楼之后,厨房里的一个女佣拿起电话向君可可汇报了这一系列的事情。

  你可知那汤是什么汤?君可可满心的疑惑,平时也没见张婶和乔子萱有什么交集,怎么会突然炖了汤给乔子萱呢?这件事情真是怪异。

  女佣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尝了一口,不太好喝。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那女佣惊喜的叫了一声道:会不会是张婶看乔子萱不顺眼所以故意炖了难喝的汤整她?

  君可可也想不清楚张婶这么做的目的,被女佣这么一打断更加没有头绪了,她冷哼了一声道:继续监视,乔子萱有什么动静继续汇报给我。

  是女佣恭敬的应了一声,在看到张婶的身影之后,她忙说道:张婶来了我先挂了说完,她便挂了电话,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干活去了。

  当然,这些张婶都不知道,乔子萱也不知道,更加不会怀疑君可可竟然找人监视她。

  晚上,与往常不同君可可并没有和凤千枭一起回来,凤千枭是独自一人回来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一进屋,乔子萱便接过他脱下的西服,还没等她转身去挂起来,凤千枭便一个用力把她逼到了墙壁上,大手却是紧紧的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禁锢在了冰冷的墙壁与他炙热的胸膛之间。

  你果真有本事!凤千枭冷冷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乔子萱在他眼中看到的只有深不可测。

  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才会得到这么高的评价。

  我又做了什么吗?凤总乔子萱的下巴被他紧紧的禁锢着,有些疼,但她却像是丝毫感觉不到一样,眉头只是紧拧了一下之后便又松开,那双明亮的眸中除了坚强还有一丝的讽刺。

  是的,凤千枭没有看错的确是讽刺,是谁给了她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讽刺他?

  尤其她那一句咬牙切齿的凤总,总有一种嘲讽的意味,这让凤千枭心中更加不悦了,他微微眯了眼睛,狭长的凤眸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看来我的小玩物还真是有本事,你说你到底被多少男人上过?凤千枭的话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刃在她的心脏上划出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乔子萱痛的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她的脸色如同白纸一样透明,那双漂亮的眼睛绝望的看着他。

  在他的心里,她乔子萱就是一个淫-娃荡-妇,就是这么不堪吗?

  你在乎吗?看着男人愤怒的眸,乔子萱的眼角滑落一滴晶莹的泪珠,她忽然笑了起来:你心里在乎的只有君可可,我又算什么呢?所以我的事情你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

  凤千枭的脸色又黑了几分,就连手中的力度都加大了不少。

  记得我说的话吗?我说过我的玩物决不允许沾染上别人的气息!凤千枭眼中闪过一抹狠戾的光芒,瞬间沉寂在了他深不见底的墨瞳之中,快的让人捕捉不到。

  我是你的吗?除了我是你的养女,我们两个之间好像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吧?我是一个人,我有自由,我不是物品!乔子萱痛苦的吼了出来,他明明心里没她,又为何这么对她?

  乔子萱!凤千枭低吼了一声,墨黑的眸中闪烁着一团愤怒的火焰,他是真的生气了!

  可是乔子萱不在乎了,真的不在乎,他带给她的所有痛苦难过伤心就像是压缩海绵一样,现在遇到了水自然膨胀起来。

  他结实的身体猛地撞上她的,但是在触及到她的肚子之后,凤千枭的脸上布满了狂风暴雨,他犹如刀刻般完美的俊脸泛着黑色,眸中喷出的怒火似乎要将乔子萱焚烧殆尽。

  告诉我!你的肚子怎么回事儿?周围的温度似乎下降了不少,乔子萱已经感觉到他冰冷的寒气扑在她的身上,令她浑身发抖。

  可是肚子被他撞了一下隐隐生疼,疼的她禁不住拧紧了眉,光洁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密密的细汗,顺着脸颊流下,模糊了她的眼,就连眼前这个男人俊美的容颜都变的模糊起来。

  见她不说话,凤千枭的大手掐住了她纤细优美的就像是白天鹅一样的脖颈,他的力气很大,乔子萱不得不踮起脚尖,她的呼吸开始变的困难,周遭的氧气也越来越稀薄。

  乔子萱的意识有些模糊,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说,自己和孩子今天恐怕都无法逃脱。

  我怀孕了孩子孩子是君默然的一句话她说的结结巴巴,但也用尽了自己浑身的力气。

  她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如果她告诉孩子是凤千枭的,凤千枭一定不会放过她肚子里的孩子的,他那么喜欢君可可,怎么会让阻碍出现在他们中间。

  凤千枭的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复杂的让人看不清看不懂,他的大手猛地松开,没有了力量的支撑,乔子萱就像是一滩烂泥浑身无力的倚着墙壁缓缓的瘫坐在了地上。

  重新得到自由呼吸的她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凤千枭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雕塑一样冷漠的看着那个坐在地上的女人,似乎还没有从她怀了君默然孩子这件事情中回过神来。

  蓦地,他神色一闪,暴戾的眸子落在了乔子萱涨的通红的小脸上,忽然他笑了起来,那抹笑容让他看起来更加邪魅,更加让乔子萱心惊胆战!

  很好!真的很好!君可可告诉他,乔子萱和君默然已经有了身体上的接触,那时他只想洗清自己玩物身上的痕迹,却没想到别人留在她身体里的痕迹却是他永远都清洗不掉的!

  乔子萱!这个该死的女人,她胆敢胆敢怀上别人的孩子!

第15章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张婶!一直躲在一边为乔子萱提心吊胆的张婶在听到凤千枭冰的能冻死人的声音之后,走了过来。

  她担忧的看了乔子萱一眼,迅速的收回了视线,她不知道乔子萱为什么说孩子是别人的,但乔子萱曾经请求过她,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凤千枭,就算她现在心里再担心,也决计不能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少爷

  打电话给张医生让他立刻过来!凤千枭冷声吩咐,这个孩子他不会留,只要一想到这个孩子,他的心中便有一团怒火,烧的他眼睛都痛了。

  这个孩子是他的耻辱,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他的玩物已经有了别人的痕迹,永远都清洗不掉了!

  乔子萱眼中闪过一抹慌乱,张医生是凤千枭的私人医生,若是没什么事凤千枭从来不会找他,如今

  不,凤千枭一定是想要拿掉她的孩子,不,不可以!她好不容易保住的孩子,不能被凤千枭再次无情的杀掉。

  她跪了下来爬到凤千枭脚下,拽着他的裤腿苦苦哀求:不要,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求你!求求你!

  见凤千枭无动于衷,乔子萱咬紧了下唇放下了自己所有的尊严,她跪在地上砰砰的磕着头,每一下都很用力,才那么几下她的额头上便有了血迹,可她似乎不知道疼一样继续用力的磕着。

  张婶的眼睛也湿润了,她也跟着跪在了地上:少爷,看在我辛辛苦苦伺候了你三十多年的份上,你放过乔小姐吧,孩子是无辜的!

  如果老爷子知道了凤千枭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孩子,那该多么痛心。

  老爷子?张婶眼睛一亮,是啊,她怎么忘记老爷子了。老爷子一定会救乔子萱的,她要立刻给老爷子打电话,可是现在如果跑去给老爷子打电话,那么凤千枭一定会阻止的!

  眼下,要怎么办?

  似乎连老天爷都要向着乔子萱,就在张婶急的火急火燎的时候,凤千枭冷漠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张婶,我敬你是长辈,所有的事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不行,来人,送张婶回房!

  凤千枭话音刚落,便有两个女佣心惊胆战的走过来,架起地上的张婶,不顾张婶的挣扎强制把她带离。

  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咚咚咚咚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空气中已经多了一丝浓重的血腥味,每磕一个头,乔子萱便会这么说一句,她已经成了一个血人,殷红的血顺着她的额头流下,染红了她的眼睛,她的世界忽然变成了红色。

  可是她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目光呆滞无神的看着某一处,只是机械性的重复着磕头的动作,重复着那一句话。

  凤千枭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冷漠的抿紧了薄唇,仿佛跪在他面前磕头的女人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张医生很快的赶到,当他大汗淋漓的出现在凤千枭的面前时,乔子萱就像是疯了一样从地上爬了起来死死的护着肚子:走开,不要过来,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她讨厌白色的大褂,讨厌关于医生的一切!

  这个男人是来害她的孩子的!

  这是怎么回事儿?张医生看着面前满脸是血并且精神有些失常的女人忍不住拧紧了眉头,还有这个女人说不要伤害她的孩子?他的视线落在女人微微隆起的肚子上,似乎有些了然。

  该不会这个女人怀了你的孩子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吧?张医生嘲讽的笑了一声,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女人。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乔子萱看到凤千枭向前迈了一步,挥舞着自己的双手,像是要和他拼命一样。

  凤千枭的脸色沉了沉:乔子萱,不要逼我亲自动手!

  什么?那个女人是乔子萱?那个像是个疯子一样的女人是就像是小鹿一般无辜可爱又天真的女孩子?

  不是吧?张医生的眼睛突突的跳了两下,实在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癫狂的女人是乔子萱。

  等等凤千枭说什么?

  乔子萱怀孕了?

  凤千枭,乔子萱,君可可,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如今看着这三人之间的爱恨纠葛,他真心的感觉到脑袋疼了,完全是剪不断理还乱嘛。

  凤千枭一步一步的逼近,乔子萱双目已经充血,她看着向自己走近的男人,浑身发冷,似乎已经想到了自己的下场,她的情绪更加激动起来,大力的挥舞着双手,她就像是受了伤的小兽一样怒吼着:别过来,滚开!别过来!

  凤千枭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对待过他,更别说让他滚开,乔子萱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张医生大步往前一跨,挡在了凤千枭的面前,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乔子萱肚子里的孩子不会是你的吧?你想亲手拿掉自己的孩子?

  看乔子萱那一脸害怕的样子,再联系到两人的对话中,张医生大致的猜测到了其中缘由,只是他没有想到凤千枭竟然这么狠心的要杀了自己的孩子,看乔子萱那肚子,这孩子恐怕月份不小了。

  他的?凤千枭此时真想冷冷的大笑几声,怎么会是他的?这个孩子是那个

  等等不对,狭长的凤眸中闪过一抹怀疑,他仔细的想了一下,觉得乔子萱身上有诸多疑点:张医生,给她检查一下,我要她怀孕的确切日期!

  好!张医生应了一声,转过身来看着还处在癫狂中的乔子萱,他露出一个自认为很是和善的笑容:子萱,过来。

  他的声音很轻,就像是哄小孩一样,若是平时乔子萱一定会被这种人畜无害的笑容所迷惑,但是现在她什么人都不会相信,自己孩子的亲爹都想要杀了自己的孩子,其他的人她更加不敢相信。

  她凶狠的目光落在了张医生的脸上,一双充血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恶狠狠的道:别过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冷汗已经浸湿了她后背的衣衫,紧贴在墙壁上令她很不舒服,但她没有一丝的懈怠,她知道自己必须打起精神来,必须要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哪怕拼个鱼死网破,她都不能让凤千枭动她的孩子。

  张医生一出马就碰了壁,这让他很是没有面子,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死心的继续说道: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滚开!医生,没有一个好东西!想起那日冰冷的手术室里医生那冷漠的嘴脸,乔子萱裸露在外面的皮肤起了一层密密的疙瘩,她恨极了医生,更恨极了那个杀了她一个孩子,现在要杀她另一个孩子的凤千枭!

  张医生的脸色是彻底的黑了,不不不,眼前这个泼妇绝对不是那个听话的小绵羊。

  凤千枭俊秀的眉毛已经紧拧在了一起,他冷漠的看着乔子萱,眼中已经有了不耐烦,忽然那紧抿着的薄唇动了动,只听他声音无比冰冷的道:来人,给我控制住她!

  他话音刚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两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大汉,那两个大汉身高均185以上,脸上带着墨镜看起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乔子萱害怕极了,绝望的泪水从眼中流了下来,有谁,能来救救她的孩子。

  她好恨,恨自己的懦弱,恨自己的犹豫不决,一切一切都是她的错,是她太愚蠢把所有的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也把凤千枭想的太过简单。

  如果,她没有回国,如果她永远的不出现在凤千枭面前,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会好好的!可是现在

  宝贝,妈咪对不起你!

  没有谁从天而将将她救走,也没有人听到她内心的呼唤,她悲戚的看着那两个大汉走近,紧绷的身子缓缓的瘫软下来,或许是她太过于娇小,那两个大汉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就在他们的双手快要碰触到她的时候,只见她一猫腰从两人胳膊底下钻了过去。

  她拔腿就跑,却被一直紧盯着她的凤千枭以避之不及的速度在她脖子上砍了一记,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在陷入黑暗前,她凄厉的声音响彻整栋别墅:凤千枭,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她恨,恨自己无能!她恨,恨凤千枭无情!

  是死了吗?不然为何这么温暖,就像是妈妈的手那般温柔的抚摸着她,如翼的睫毛轻轻抖动了几下,缓缓的睁开了那双琉璃般散发着流光溢彩的双眸,映入眼帘的是一盏漂亮的水晶吊灯和白色的墙壁。

  那温暖的像是母亲的手却是照在她身上的阳光,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乔子萱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独自的位置,浑身在颤抖,却是怎么也没有勇气掀开被子看一下自己的孩子是否还在。

  她的手剧烈的颤抖着,透明的指尖还没碰触到身上柔软的被子,肚子里传来的一阵胎动,让她惊喜的落下泪来,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那一阵胎动让她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她不知道自己如果失去了这个孩子会怎样,但她庆幸自己的孩子还在。

  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开门声,乔子萱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双手揪紧了被子警惕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在看到来人是张婶之后,她紧绷着的神经才有了一丝松懈。

  张婶见她醒来,脸上闪过一抹欣喜,快步走到床边把手里端着的东西放下:你可算醒来了,饿了吧,我炖的鸡汤你趁热喝点。

  看着眼前妇人对她关心的样子,乔子萱心中涌过一道暖流,温暖了她冰冷的身体,:张婶,到底发生了什么?

  乔子萱欲言又止,想了一会她还是没有直接问出为何凤千枭放过了她的孩子,她犹记得他阴沉的脸色以及对她肚子里孩子动手的势在必得。

  张婶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只见她谨慎的转过头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再转过来身时她的脸上有着狐狸一般奸诈的笑容,她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那个医生是我儿子,我让他告诉少爷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月份大了如果要做流产那就是一尸两命,并且我已经打电话向老太爷汇报,老太爷已经发话了,必须保住你肚子里的孩子,少爷一向听老爷子的话所以松了口,你现在和孩子已经安全了。

  乔子萱并没有因这个而感到高兴,她秀眉紧蹙眉宇间满是担忧之色,她咬了咬下唇,苍白着一张小脸问道:他是不是知道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张婶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她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乔子萱,低下头去道:当时迫在眉睫,如果我不向老爷子坦白少爷一定会拿掉你肚子里的孩子,子萱,我不是故意要告诉少爷的,相反在我儿子告诉少爷你肚子里孩子的月份时,他就已经怀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了!

  我我不是在怪你张婶,谢谢你为我做的,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乔子萱从床上下来在张婶面前跪了下去。

  还没等她跪在地上,张婶已经双手拖住了她下坠的身子,: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把乔子萱扶起来,张婶把已经快要冷掉的鸡汤端到了乔子萱面前,:快趁热喝了吧,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嗯,乔子萱哽咽着应了一声,接过张婶递过来的鸡汤一口气全都喝了进去,张婶说的对,她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再让他受到一点的伤害。

  喝了鸡汤,空落落的胃里才觉得好受了一些,连带着她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许是见张婶很久没有出来,凤千枭已经料到乔子萱已经醒来,于是在乔子萱刚把碗放下的时候,凤千枭高大修长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乔子萱的面前。

  张婶有礼貌的点了点头之后冲那个呆愣中的乔子萱使了使眼色退了出去,在临走的时候还细心的为两人掩上了房门。

  凤千枭往前迈了一步,他脸上的表情淡淡的,让乔子萱猜不出来他此时心中的想法,虽然他已经放过他们母子,但乔子萱对他还是打心底里害怕恐惧。

  想着,乔子萱慢慢的往后退去,那双带着血丝的双眸中盈满了害怕,看到她对自己警惕的样子,凤千枭没来由的一阵心烦。

  性感的薄唇紧紧的抿起崩成了一条直线,就连那两道好看的眉都紧紧的拧在了一起,他看着乔子萱,目光冰冷:你、在怕我?

  乔子萱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是,她怕凤千枭,真的怕了!一个对自己的孩子都能下手的人有谁能不怕呢?

  她的点头更加让凤千枭心烦意乱,他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周遭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在这炎炎夏日里竟然让乔子萱感觉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我知道孩子是我的,我让你留下,等孩子平安出世我会把他抚养成人,而你永远都不能出现在他的面前,否则、我会让这个孩子现在就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他冷冷的说完,看也不看乔子萱一眼,便已经转过身大步离去,看着他冷漠的背影,乔子萱的眼睛再一次被泪水模糊了。

  她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强忍着没让眼泪掉落下来,一辈子不见孩子吗?这是她的孩子,他凭什么自作主张,她会平安的生下这个孩子,然后带着他远走高飞永远都不回来。

  这个孩子是她唯一的亲人,唯一的精神支柱了,所以就算是拼到鱼死网破,她都不会轻易的放手!

  看来,她是时候提前部署了。

  君可可再度回到别墅的时候,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似乎所有的人都对乔子萱恭敬有加,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眼中明显的闪烁着看好戏的光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君可可疑惑了。

  走到客厅,她见凤千枭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乔子萱坐在他对面在吃着水果,虽然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并且距离很远,但是君可可仍旧从那两人身上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凤千枭那么讨厌乔子萱怎么可能让乔子萱坐在他的对面,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压下心中的慌乱,君可可脸上露出一抹甜美单纯的笑容,高兴的走了过去:千枭,我回来了!

  她就像是只欢快的鸟儿一样扑进了凤千枭的怀里,纤细的手臂勾住男人的脖子,暧昧的在他耳边吹了口气用不大不小正好所有人都能够听清楚的声音说道:人家想死你了,你有没有想我?

  凤千枭冰寒的眸子并未因眼前的人而变得暖和起来,他的平静令君可可没来由的一阵心慌,她红唇轻启正当想要问出口心中的疑问时凤千枭已经将她从自己身上推开.

  他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她的上方,背着光君可可看不到他现在是何表情,但是他的冷漠他的这一系列动作无不让君可可心生恐慌,她攥紧了拳头任尖利的指甲狠狠的扎进肉里,她的眼中才氲氤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千枭她叫了他一声柔,弱的声音中满是委屈。

  凤千枭心中一震,顿觉不应该这么对待君可可,他冰冷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缓和:我有事要与你说,你随我来。

  君可可虽心有不甘但见凤千枭那么认真的模样,她紧跟上他的脚步,只不过那临走时向乔子萱投去的那包含深意的一眼,让乔子萱心中更加愧疚。

  唯一对不起的就只有君可可了,她是最最无辜的,她已经猜测到了凤千枭要与君可可说些什么,她也已经预料的到君可可会恨她,可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什么都不顾了,她欠君可可的她会还但不是现在!

  你说什么?君可可十二分贝的尖细嗓音在卧室里响了起来,震的人耳膜隐隐作痛,她漂亮的脸上有了一丝龟裂的痕迹硬是被她生生压下。

  凤千枭硬挺的眉紧紧的拧在了一起,他看着失控的君可可,俊美的脸上有的只是不容拒绝的坚定:可可,我要留下这个孩子,无论你同意与否,那毕竟是我的骨血!

  更何况老爷子身体状况日益下降,他最心心盼的就是重孙,加之昨日老爷子的警告,这让凤千枭不得不听从老爷子的意见。

  虽然他是凤氏的总裁,但是凤氏的实权还放在老爷子手里,老爷子为了那个重孙子不惜用这个威胁他,明知道他最在意的就是凤氏,这让他不得不妥协,虽然对不起君可可,但他会补偿。

  可是我呢?你让我怎么办?乔子萱她是我大嫂不是吗?她不是你的养女吗?为何会怀了你的孩子?凤千枭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别的女人怀了自己心爱男人的孩子,这个男人还要把孩子留下,凤千枭你好狠啊,你知不知道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

  眼中的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涌了出来,划过她苍白透明的脸颊,君可可已经泣不成声,但是那双满是幽怨的双眸依旧紧紧的盯着凤千枭。

  可可,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情!凤千枭斩钉截铁的说道,他俯下身拭去她面上的泪水,冰寒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寒光:你知道的,我最讨厌的就是不听话的女人!

  他凤千枭就是这样,他可以疼你宠你关心你爱护你,但是绝对不允许你无理取闹反驳他的意见或者是决定,君可可以前就知道,只不过没想到这个喜欢自己的男人一点都没有为自己改变。

  她收回眼中的泪水,毫无血色的唇瓣抖了抖,终于从嗓子里发出一声破碎的声音: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那个孩子是你的,我会把他当做是自己的一样,你和乔子萱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想知道了,我要的是以后,我希望在她生下孩子之后,你们两个彻底的了断!

  凤千枭点了点头:这个你可以放心!本来他也是打算等乔子萱生完孩子之后与她彻底了断的,这个倒是不用君可可提醒。

  千枭君可可咬了咬下唇,梨花带雨的模样万分惹人怜爱:你说过,要给我一个孩子的。

▲《恨嫁危情撒旦》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