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以婚囚爱徐连翘by徐连翘徐连翘小说

以婚囚爱徐连翘by徐连翘徐连翘小说

2019-10-07 11:22:41作者:徐连翘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以婚囚爱徐连翘》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以婚囚爱徐连翘》说的是主角徐连翘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想要得到什么,就得付出相应的等物代价。例如,你想踏出这个牢笼,可以试着取悦这个牢笼的主人,你的丈夫。他将她困在角落处,一字一句跟她说着这句话。六年的无爱婚姻里,他画地为牢,将她困在其中。然而她按着他的要求开始努力时。等待着她的,是他的青梅竹马回归,是他的未婚妻苏醒,是他的一纸离婚协议书

以婚囚爱徐连翘by徐连翘徐连翘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以婚囚爱徐连翘》真的非常好看。

第1章:是她精心筹划的阴谋?

麻麻麻麻我要奥特曼我要奥特曼

麻麻答应了今天陪小夕玩哦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麻麻流血血我痛痛

嘟——伴随着尖锐的汽车鸣叫声。

不要一道绝望凄厉的尖叫划破了寂静,徐连翘猛地从睡梦中惊醒。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冷汗。

熟悉的床,熟悉的摆设,房间内并没有什么异样。她低下眼,抬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沉浸了数秒,这才掀开被子,起身下床。

走到玻璃茶几旁,倒了杯清水,还没有来得及喝下去,嘀嗒嘀嗒,墙壁上的时针叮地一声,她轻掀起眼皮,指钟已经指向了凌晨十二点。

漠然地收回视线,她抬手喝掉倒好的水,转身,房门砰地一声,被人推开,浓郁刺鼻的酒味瞬间传入她的鼻息。

夜色下,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跌跌撞撞地朝她所在走来。

徐连翘身子几不可觉地僵了一下,面无表情地往床的方向走去。

男人快她几步,冰凉修长的大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丢在床上,动作直接粗暴,根本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

徐连翘疼得整个人痉挛了一下,泪水顷刻爬满了眼眶,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颈,居高临下地睨着她。

徐连翘紧咬住下唇,她忍着不出声。

脖颈上的冰凉手指用力掐紧,那一瞬,她感觉丧失了所有空气,男人报复性的动作,一下比一下凶狠。

她知道他这是在报复她,她让他最爱的女人成了不生不死的植物人。

徐连翘屈辱地闭上眼,傅冽昕,你既然那么恨我,为什么不跟我离婚?却要把她囚禁在这个金丝牢笼,每天还要勉强着她,让她陪他上床?

怎么?想跟我离婚了?男人凑近身在她耳边,低沉的嗓音如同利刃直接切入她的心脏,当年是谁不知廉耻,下药爬上我的床,在我结婚的那天,用肚子里还没有出世的孩子,要挟我取消婚礼改娶你为妻了?

徐连翘心脏刺疼,精致的脸苍白了几分。

又是谁,为了留在我身边,不惜用自己的孩子为诱饵,做了一场车祸事故,还险些把自己孩子的性命给搭上了?!三年了!楚语和你儿子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三年了!直到现在还昏迷不醒,而你这罪魁祸首却还好好地活着!

握住脖颈的大手紧了几分,男人眼底厉色昭然若揭,你说,当年那场车祸怎么就没有直接撞死你?

眼泪几乎在刹那夺眶而出。是啊!怎么就没有撞死她?

三年前,少夕的生日,她答应陪他接完正在读幼儿园的龙凤胎妹妹颜颜就去取蛋糕,出门的时候,楚语过来,将验孕报告甩在她脸上,告诉她,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叫她跟傅冽昕离婚。

少夕看不得妈妈被人欺负,伸手推了楚语。她带着少夕开车离开的时候,不知道那车怎么就会突然刹车失灵,楚语正好从路中央窜了出来,一场车祸由此发生

楚语流产成了植物人,少夕也不知是何缘故躺在医院上整整三年未醒。

第2章:藏在心底深处的男人

不管你信不信,不是我徐连翘哽咽出声,嘶哑的嗓音几乎听不出本来面貌,少夕是我的孩子,我又怎么会为了对付楚语而利用

傅冽昕冷笑地打断了她的话,你当初不就是利用少夕,加重他的感冒发烧,而阻止我与楚语出差安市办公的吗?

对于这件事,徐连翘不想在过多解释。尽管她内心在厌恶楚语,也不会为了留取傅冽昕片刻温存而伤害自己的孩子。

是少夕不想爸爸跟别的女人出差,所以,明知道自己发着高烧,还故意在浴室里淋了整整一晚的冷水。她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还不够吗?徐连翘睁开眼睛看着他,你为了报复我,三年来,从来没有让我去见过少夕一面,将我困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别墅里,不准我出去半步,让我与整个世界脱轨。

更是与我们徐家的敌人联手,谋夺了我们家的公司,害得我父亲中风躺在病床上卧病不起,害得我母亲心脏病发身亡,更是

傅冽昕冷漠地望着她:更是什么?

为了拿到所谓的商业合同,不惜把我送给别的男人徐连翘唇角勾勒出一抹苦涩的弧度,傅冽昕,我徐连翘在你的心中就这么不值钱是吗?要不是她拼死保住自己的清白,恐怕现在早已经成了A市名媛眼中的笑话。

傅冽昕面色微冷,松开掐住她脖颈的手,狠狠地一动,徐连翘忍不住疼出了声,她紧紧地握住傅冽昕的手臂,听说,颜颜病了!傅冽昕你可不可以让我去见见她?

男人没出声,力道却越发凶狠。

徐连翘抓住他的肩膀,继续道,我要求不高,就让我远远的看她一眼好不好?傅冽昕我求

男人握住她的腰,暗哑的嗓音带出了少许情.欲,好今晚,到我满意为止!

徐连翘身子僵了片刻,沙哑细碎的轻吟,屈辱地从口中溢了出来。

天微亮,当身上男人终于停止动作,室内只剩下那旖旎暧昧的气息。

徐连翘全身累到瘫痪地倒在床上,她转过头,望向那张俊美如神祗般的脸。

傅冽昕——

A市最为神秘的豪门阔少,动动手指就能够让整个A市抖上几抖的男人。

俊美如斯,冷如魔鬼,铁腕手段,雷厉风行,就是他的代言词。

与那人温和阳光,暖如三月春风的性格完全不同——

她不明白,明明是同一颗心脏,为什么性格却如此差距巨大。

翘翘熟悉温柔的嗓音又回荡在耳边,不要哭,不要流泪,我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

徐连翘眼圈泛红,转过头不再去看傅冽昕的脸。

脑海中,却浮现了在医院亲自送走那人的一幕。为了继续留在他的身边,为了留住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东西,她千方百计嫁给了心底完全没有她的男人。

她以为她能够与他重新开始的!就像从前一样,却不想,赔尽了所有的一切

傅冽昕是傅冽昕——

白玉矜是白玉矜——

这两人尽管拥有着同一颗心脏,却始终不同。

她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第3章:你一定要这么羞辱我吗?

悲凉漫上了她的眼。

一瞬间好像整颗心脏空空荡荡。

徐连翘紧咬住下唇,目光空洞而迷茫地望着白色天花板,静谧了一会儿,她掀开被子,起身下床,走进了浴室冲凉

花洒淅淅沥沥的凉水直接浇下,秋季清晨的温度有些凉,可是她喜欢用凉水来让自己保持清醒,似乎这样,才会让自己那躁动焦虑的心平静一点。

冲完凉,她换上居家运动服,直接走到了一楼餐厅。

起初,她为了留住傅冽昕还会象征性的化化妆,直到后来,因为那场车祸两人彻底摊牌。傅冽昕每次见到她不是冷嘲热讽就是爱搭不理,久而久之,她也就懒得维持那表面的假象了!

玉矜——从来不会这么对她的!

福嫂早餐向来做得早,徐连翘走下餐厅,已经有热乎乎的早餐可以吃了。

她细嚼慢咽地吃着早餐,静待楼上卧室的男人睡醒下来。

墙壁上的时针指向七点,叮地一响,男人轻缓沉稳的脚步声随之响起。

傅冽昕的生物钟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改变,尽管他跟她折腾到了清晨六点。

欣长矜贵的身影坐在她对面,入目,是男人那熨烫到一丝不苟的意大利手工定制白色衬衣,领口微敞,衣袖挽于手肘处,略显得慵懒随意。

傅冽昕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咖啡喝了小口,姿态优雅地享用着早餐,从始至终不曾抬眸看她一眼。

互不干涉,形同陌路,已是两人的相处模式。

徐连翘双手握住牛奶杯,在心底酝酿了下措辞,昨晚吐字有些艰难,她低下眼睑,抿了下唇,开口,你还满意?

做完之后,他就闭眼睡了,她没太好意思问他。

傅冽昕眼皮轻掀了一下,口吻淡淡,什么?

徐连翘不知他是故意装作没听懂,还是诚心想要她难堪出丑。

她紧握了下杯子,头更低了几分,昨晚我叫的你还满意?

男人喝咖啡的动作微顿了一下,又被他不动声色地掩饰了过去。

叫声很激烈!恐怕隔着卧室也传出来了轻饮了一口咖啡,他唇角挑起一抹似嘲非讽的弧度,每天上你的时候,总摆出一副要奔丧的表情,实则骨子里荡得很,我看你也挺沉溺其中的。

傅冽昕。她脸色苍白地望向他的脸,你一定要这么羞辱我吗?

难道不是?男人玩味地睨向了她,口口声声说着不要不要,实则不过是欲擒故纵的筹码,不是说要跟我离婚么?怎么还跟一个毫无感情的男人在床上做得这么起劲?还是徐连翘,你骨子里就是天生放荡的呢?

我跟自己的老公上床,在浪也是浪在自己男人的床上。徐连翘攥住手中的杯子,不比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楚语,在她成为植物人的这三年,却每天跟撞了她的罪魁祸首上床。你这样,就好比自己是一个出钱的嫖客,明明喜欢妓女浪,却还要假模假样的要求,她装成什么都不懂得傻白甜!

▲《以婚囚爱》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