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夜琉璃夜琉湘野蛮小娘子免费阅读-野蛮小娘子全文无弹窗

夜琉璃夜琉湘野蛮小娘子免费阅读-野蛮小娘子全文无弹窗

2019-10-07 11:25:29作者:桃七七

夜琉璃夜琉湘《野蛮小娘子》免费阅读全文,夜琉璃夜琉湘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野蛮小娘子无弹窗在线阅读,小说《野蛮小娘子》全文简介:她是荣王府最尊贵的嫡女,却生来胆小怯弱,皇子府上被人欺辱羞愤撞柱自杀。再次醒来后却已然换上了一个强大的灵魂!谁打她?揍,胖揍,使劲揍,见一次揍一次,让他跪着唱征服!他是忠王府最有钱的世子爷,有着雌...

夜琉璃夜琉湘野蛮小娘子免费阅读-野蛮小娘子全文无弹窗

夜琉璃夜琉湘《野蛮小娘子》免费阅读全文,夜琉璃夜琉湘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野蛮小娘子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14章窝里闹腾

  夜琉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入暮十分。鼻尖有着淡淡的香炉里焚烧的香料,不似女儿气却让人闻了心神宁静,浑身舒畅。大小姐,您醒了?床上的动静惊动了屋内的人,夏雪和临冬两人笑着走了过来,顺手把帷帐挂起。然后捧着一套粉色衣裙给她换上,一头乌发也在临冬的巧手下变的生机勃勃。

  爷爷呢?夜琉璃醒来看着自己还躺在老王爷的房内,不由得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四处搜寻了一下,竟没有看到老顽童。难道还宫内还没有回来?

  临冬走上前,拿起一个珠钗插在夜琉璃的发间回道:老王爷看大小姐昏迷不醒,担心宫里的那些太医治不好便把容世子给请了过来!现在这回老王爷只怕在忠王府与容世子下棋聊天呢

  容世子?夜琉璃轻声的念着。脑海中似乎没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忆,这让她不由得恍惚。难道自己不曾见过这个人?

  临冬看夜琉璃的模样,轻声的解释着:这位容世子可是咱们天启的奇才呢!7岁那年便把文武状元全都击败了的,后来皇上年年都让那些能人去忠王府,那些人是得意洋洋的进去灰头土脸的出来。所以那容世子的名气一下子名扬天下,就连皇上都要对他客气三分呢!

  哦?夜琉璃听临冬这般说,倒是真的好奇了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儿,竟然会如此厉害?照临冬那般说,岂不是跟她那个时空的天才儿童没什么区别啊?想想夜琉璃吞了吞口水,虽说她也是天赋异禀可那都是旁门左道,正道上的事情她几乎就没什么天赋。

  人啊,果然是不能比的。

  只可惜容世子在十年前家中造了大难,不但父母双亡就连他自己都几乎丢了性命。好不容易活了过来,却终日要靠名贵药材续命一旁的夏雪语气中有些唏嘘。

  临冬也跟着点头,轻叹口气:容世子是个苦命的人

  果然上帝给人开了一个门,关了一扇窗。那容世子虽有惊世之才,可这命随时都有可能丢了的倒也让人可怜他几分。

  爷爷从宫里回来可有说什么?眼看着两个丫头一脸哀伤,活像自己家人遭了大难般让夜琉璃不得不转移话题。她可不想看着两个丫头对着自己一脸的愁眉苦脸,好像在对自己默哀!!!好不容易重生一次,能随便的挂了吗?

  自然是有说到这个,临冬和夏雪两人皆是一脸的笑意:老王爷出马岂会便宜了三皇子那人?皇上可是下旨了的,让三皇子不得出府三月,罚俸一年还给大小姐赏赐了好多东西呢!

  是啊是啊,皇上这次可真是下了血本了的!什么千年人参,雪莲还有灵芝等等,各个都是极好的

  那些东西呢?夜琉璃听了也是心中一动。白白得来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临冬和夏雪一听,互看一下然后说道:宫里的人都送去荣王府了

  荣王府?夜琉璃鼻子冷哼:只怕都被柳侧妃收起了吧?

  夏雪和临冬两人不语,算是默认了夜琉璃话中的意思。

  随后,夜琉璃嘴角露出一抹邪笑。伸出手理了理耳边的碎发:让她捂着两天吧,待本小姐回去的时候正好新帐旧账一起算,敢不给本小姐打的她祖宗都不认识!说完露出森森白牙。

  夏雪,临冬两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望着自那日就不一样的夜琉璃十分相信这事她绝对做得出来,一点都不用怀疑。

  而彼时正在院内喝茶的柳侧妃,身上禁不住的打了个冷哆嗦。正在让裁衣师傅量身的夜琉湘看到柳侧妃的异样不由得担忧的望着她:娘,你没事吧?

  柳侧妃压下心中那抹怪异的感觉,笑着对夜琉湘摇摇头:没什么,许是昨晚睡觉着凉了吧!待会让奶娘煮些姜茶喝下便好

  夜琉湘听后,关心的看着柳侧妃确定真的没事的时候,这才松口气:娘亲这几日操劳的太多,可要注意身体被累着了!

  柳侧妃听了,甚是欣慰:好好好,娘知道了!说完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夜琉湘:我儿这身段真是越来越好了

  娘娘说的极是,二小姐这身段真是越来越好了。裁衣的师傅忙恭维的附和着。柳侧妃没有接话,只是淡笑眼睛看了桌上摆放着皇上赏赐给夜琉璃的云锦:这云锦也只有我儿才配穿

  娘,我记得那里面还有蜀锦,女儿想再用它做一身!夜琉湘看着桌上的云锦是越看越喜欢,越喜欢就越不甘心让夜琉璃得到好的东西。索性仗着柳侧妃对她的纵容把云锦,蜀锦还有几匹上号的布匹全都拿来裁了几身的衣服。柳侧妃也觉得自己的女儿才配的穿,也只有自己的女儿才能穿出这些布匹的价值。若是让那个傻子穿了,名贵货也只能让人以为是残次品。想着,便默许了夜琉湘的做法。同时又擅自做主把里面的一些珠宝饰品拿来让夜琉湘挑选。

  躲在门外的夜琉芳,一双眼睛嫉恨的看着屋内母女其乐融融的场面,长长的指甲嵌在肉内都不觉得痛。娘亲可真偏心,那日她想要却拿夜琉璃那个傻子做借口,可今日不但把上等的布匹拿来给姐姐做衣服,还拿来珠宝让她挑选。想着,夜琉芳的双目几乎喷出火来,同是母亲所生凭什么夜琉湘得到娘的疼爱,而她总是被娘骂?想着,夜琉芳面色铁青,推门走了进去

  同是房门响声的柳侧妃等人,齐齐回头看向门口。在看到夜琉芳一脸愤怒的神情,柳侧妃的脸上有些讪讪。似被人抓到了什么般,面色尴尬。

  娘亲对姐姐真真好呢,瞧这桌上的料子只怕宫里才会有呢!夜琉芳走到桌前,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哦,这似乎是皇上赏赐给大姐姐的呢!这样好吗?娘亲说完眼睛直直的望着柳侧妃。

  夜琉湘看了一眼柳侧妃,随后又看向夜琉芳笑着走上前:三妹,你误会了!

  误会?夜琉芳挑眉看她。

第15章不学也得学!!

  夜琉湘看夜琉芳一脸阴郁的望着自己,心咯噔了一下随后笑起:是的,三妹你真的误会了!娘亲刚才就要去喊妹妹过来量身裁衣说完热略的拉着夜琉芳的手走到那一批上好的布匹中,却不料被夜琉芳甩开她的手。

  呵,这不是宫里赏赐给那个傻瓜的布匹吗?娘亲怎么想开要拿来给咱们量身裁衣了?夜琉芳看了一眼布匹,眼带嘲讽的望着坐在上座的柳侧妃。

  柳侧妃的眼角抽了抽,自己这个女儿话里话外的意思她又不是傻子听不明白。想必,是觉得那日自己当众打了她还在气自己吧?轻叹一口气,看着夜琉芳:芳儿,你还在为那日气娘亲打了你吗?

  不敢生硬的口气,分明还是有气。

  三妹,那日宫里的人还未离开。你说你说出那般大逆不道的话来,对咱们荣王府会带来多大的灾难?娘亲打了你,也是在护你!夜琉湘说到这里,拍了拍她的手:三妹,咱们都是一母同胞的姐妹。莫要再跟娘亲置气了,她都是为了咱们好

  少假惺惺的说这些话!夜琉芳甩开夜琉湘的手,一脸的嫌弃:你以为我不知道娘亲最疼的就是你?对,你长的国色天香,知书达理,才貌双全可那又如何?还不是庶女?及笄过也不过是去给别人做小的,就算是正的那也不过是低贱的商户之家!我亲爱的姐姐,你就算穿了,用了夜琉璃那傻瓜的东西就真的是嫡女了吗?说完口气十分的不屑。

  琉芳,你怎么可以这般说你姐姐?柳侧妃腾的站起身。自己的子女成为庶子,庶女一直都是她心中的痛。想她一个将军府嫡女,为了夜琉城甘心变成侧室,却毁了自己的子女一生。这一直都是她所不能提及的痛

  说错了吗?夜琉芳鄙夷,不愿再看自己的娘亲和夜琉湘:这些东西还是留给姐姐一个人用吧,毕竟我可没有姐姐那么能带的出手!说完转身离开。

  三妹夜琉湘转身喊她。却没有人发现,她眼中的毒辣。

  这个孩子,真是要气死我了柳侧妃揉着胸口,夜琉湘走上前轻抚柳侧妃的胸口:娘亲,莫气。三妹年纪还小,说了一些口不择言的话!

  那个孩子柳侧妃想骂,可想着到底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竟有些不舍。抬头握着夜琉湘的手:琉湘,琉芳她还小,有口无心。你作为姐姐还是要多担待一点

  娘,我知晓的!夜琉湘一听撒娇的轻摇柳侧妃的手。柳侧妃一听,微微点头,甚是欣慰。随后又把裁缝传进去,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情。

  正在量身的夜琉湘似不经意的提起:娘,弟弟被夜琉璃打了您可知道?

  端着茶杯喝茶的柳侧妃,手微微一顿随后点了点头:恩,知道!

  夜琉湘微微抬头,看着她:那这事就算了?

  柳侧妃咬牙:怎么可能算了?可说到这里又是一阵的无奈:你爹也是知道这件事的,似乎并不准备追究。娘亲现下也不好冒然出手,不然

  娘亲,我倒是有一个不用出手的办法!夜琉湘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好消息嘴角弯起。柳侧妃眉毛一抬,随后问道:什么法子?

  夜琉湘让裁缝把布匹带下去,约好几日送上府内便让他们离去。随着房门关上,夜琉湘来到柳侧妃的身侧趴在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柳侧妃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最后连连点头。一脸赞许的看着夜琉湘:这个主意甚好

  还是娘教导的好!夜琉湘低头浅笑。只是那眼里的笑甚冷,三皇子所受的耻辱她一定会帮他一点一点的讨回来!

  老王府内

  夜琉璃被老王爷恩准了在这里养伤,什么时候养好了什么时候回去。这不,老王爷正拉着夜琉璃下棋,这可苦了夜琉璃。她虽然有夜琉璃的记忆,可这本主真的是什么都不会的啊!而她,现代玩过的棋子也不过是飞行棋!!!她哪里会玩这个黑白子的玩意呢!

  爷爷,你是存心糗我吗?夜琉璃看着面前的棋盘,咬牙。

  老王爷眉毛一挑:哟,看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没看出来呢说完摸着胡子笑呵呵。

  夜琉璃暗自挫牙,想着下次要不要下点蒙汗药把他嘚瑟的胡子给刮光让他以后摸去!

  你说说你,都快要及笄了,却什么都不会。走出去,我荣王府的面子往哪里搁?丢人啊,堂堂嫡女大字不识,什么都不懂。白瞎了她这么显赫的身份

  女子无才便是德关键时候,夜琉璃觉得这句话还是能给自己寻一个很不错的防身借口。

  啪老王爷一巴掌啪在夜琉璃的后脑勺上,痛的夜琉璃捂头瞪眼:爷爷,您不知道我头上受伤了呢?你想谋杀亲孙女呢?

  哼老王爷特么傲娇的抬头冷哼。惹的夜琉璃又一阵的咬牙。一旁伺候的如玉,抿嘴偷笑。

  明个我让人送你去忠王府让容世子教你,去了那里给我好生学着!老王爷缓了缓把最终目的说了出来。

  夜琉璃眼珠子转了转,随后摇头:不去她都13岁了,还跑去让人羞辱呢?更何况她现在又不是真的不识字,只是不想被穿帮而已。

  不去也得去,要么你自己走着去,要么绑着你去!老王爷吹胡子瞪眼:哼容世子多尊贵的身份,让他教你偷着乐吧!

  爷爷,有你这么说自己孙女的吗?我是不是掉包的?夜琉璃翻眼。太无良了,太无良了

  老王爷一听这话,还当真低着头认真想了想摸了摸下巴琢磨了一顿随后总结。做嫡女做的这么失败的也只有她!!!意思就是如假包换是他孙女!

  特么,要不是心中一直念咒尊老爱幼,想干架有木有?夜琉璃只觉得胸口万马奔腾在大草原奔驰而过,扬起一片灰尘

▲《野蛮小娘子》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