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圣灵奇医里恩书生by里恩书生吴振华回灵灵小说

圣灵奇医里恩书生by里恩书生吴振华回灵灵小说

2019-10-07 11:25:33作者:里恩书生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圣灵奇医里恩书生》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圣灵奇医里恩书生》说的是主角吴振华回灵灵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卫校都没毕业的屌丝侥幸进入一家刚开的诊所实习,他很快就发现这家诊所的医生很怪,美女护士也很怪,病人更怪,不仅怪,还很诡异。这是一段从零开始,打怪升级,拣钱拣装备,练技能,收获美女的传奇人生。

圣灵奇医里恩书生by里恩书生吴振华回灵灵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圣灵奇医里恩书生》真的非常好看。

一 天上掉馅饼

吴振华朝打工的萧记烩面馆赶去。

对于一个独自来这座城市闯荡的吴振华来说,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他马上就可以领到人生的第一笔工资了。

萧家烩面馆的大门口却空无一人,而且卷闸门上还贴着封条。

吴振华忙上前察看,封条上标注着古城工商局的字样和公章,就在他疑惑不解时,身后传来招呼声,他回头望去,公交车站牌下,一个老大爷正在朝他招手示意。

而一辆警报呼啸的面包车正朝这里驶来。

吴振华更加疑惑了,这位老大爷手里拿着一张纸,朝他焦急的招手。

一辆公交车也进了站,老大爷一把拉住了他就登上了公交车,然后往投币币箱里丢了两枚硬币,后面的人也挤上了公交车,车门关闭。吴振华忙向他:大爷你要带我去哪儿啊?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做!

这个老大爷却低声回答:小伙子,烩面馆完了。

吴振华倒是欲哭无泪了,该发工资了,烩面馆却被工商局查封,店里的老板和其他伙计服务员都没有了消息。

吴振华就朝这个老大爷询问:烩面馆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会被工商局查封,还有店老板,店里的服务员和厨师都去哪里了,我的工资找谁领啊?

他发出了一连串的询问,对方却不慌不忙的回答:难道烩面馆的事情你真的就一点都不知道吗?刚刚那辆警车就是去烩面馆抓人的,他们在面里加大烟壳。

吴振华登时惊讶了,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讲如同晴天霹雳。

对方仍然用不慌不忙的语气对他低声道:烩面馆的厨师被抓,老板和伙计也在劫难逃,你还打算领工资?

他听后沮丧的往地上坐去,旁边一名中学生忙站起为他让了座。

这个老大爷将吴振华按在了旁边的空位上,吴振华就反驳道:可我也不知道那个胖子往佐料里加的是大烟壳,老板还欠着我的工资没给。

你这样说警察会相信吗?亏你还是学医的。对方语气咄咄逼人。

车到了定鼎路站,车门打开,大量的乘客开始上下车,吴振华疑问:那我该怎么办?我全指望着领了工资交房租的!

老大爷拉着吴振华自公交车的后门下了车。

小伙子,我知道你现在身无分文,又独在异乡,急需用钱,你看前面是什么?

吴振华顺着这个老头的手指望去,前面是一家彩票销售中心,不过门前冷落车马稀,但门梁上却悬挂着一张红色条幅:热烈恭贺我市王先生中了三等奖一百万元。

你去帮我买这五个号,如果中奖了,我就把奖金分给你一半,如果没中奖,这钱算我的,怎么样?

吴振华当然不相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他摸了裤兜内就剩十块钱了,这十块钱可是自己最后的希望,是回家的车票钱。

他的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在学校时他从不吃早饭,来饭店打工后就在饭店里凑合吃馒头咸菜当早饭。

老头把这张写着五组号码的纸片在他眼前晃悠,然后用低沉的声音道:年轻人,俗话说富贵险中求,你连十块钱都不肯出,还想赚更多钱吗?

吴振华听后觉得对方言之有理,但仍感觉哪里不对?

他思考了片刻后就决定:我可以为你买彩票,但买到的彩票必须先放我这里保管,如果没中奖,你必须把这十块钱补给我!

老头一口答应了,吴振华从口袋里摸出了这张带着体温的十块钱纸币就要往彩票店走去,老头笑吟吟的盯着他。

他却突然又转过了身,向这个老头质问:那如果你要骗我呢?这十块钱可是我回家的车票钱!

对方不耐烦的表示:老头子我都活了半个多世纪了,难道还缺这十块钱吗?只不过我今天出来的急,身上忘带了!

吴振华拿着钱和号码单踏入了彩票店内,几个彩迷正在埋头研究中奖号码的走势,仿佛没看到他。

吴振华也不在意,把沾满汗渍的十块钱连同这五组号码放在了投注机旁的柜台上,朝柜台里喊:老板,麻烦给我买这五组号码!

从柜台里抬起了一个年轻女子的头,伸出了纤纤玉手拿起他放在投注机旁边的钱和号码单,迅速在小键盘上敲出了号码,然后把彩票和写着号码的纸片递给吴振华,用甜美的声音道:请您再核对一下,祝您中奖!

这声音甜美的就和这位姑娘的容貌一样,吴振华拿着彩票朝姑娘点头致意后,就离开了投注站。

那个老头呢?出了彩票店后,他在外面找了两遍都没有找到这个老头,这就奇怪了,难道我又被骗了?

不可能啊?对方骗我买彩票对他有什么好处?难不成这个老头是这家彩票投注站老板的托?

可吴振华仍没找到这个老头,天空又传来了隐隐的雷鸣声,他忙往租住的房子里赶回,不过暴雨忽然而至,他忙把这张彩票叠成了小方块,用号码单包好,紧紧攥在手心里,防止被雨水打湿,他全身已经被暴雨浇透。

当吴振华如同一只落汤鸡般回到住处后,正在用毛巾擦身体时,房门被急促的敲响,门外传来了房东的叫嚷:工资领到手了吧,赶快把房租交了!

二 塞翁失马

当房东看到他被淋得如同落汤鸡一般归来,就开始催讨房租。

吴振华的内心是沮丧的,他假装没有听到,躺在了简单的床铺上。烩面馆大门上的封条和这张彩票在他脑海里萦绕。

我这也太倒霉了吧?为什么该领工资时,饭店就出事,老板和厨师都跑路了?

房东在门外继续嚷道:小娃子,我知道你在里面,如果你不交房租,我就给你爸打电话,让他带钱过来交,我可是有你爸传呼号的!

吴振华躺在床上,默默忍受着房东的讥讽怒骂,反正身上已经没钱了,这样倒好,省了给家里打电话求救的电话费。

他打开了枕头旁的彩票,再次核对了号码,彩票今晚九点开奖,明天就可以知道这五组号码是否中奖?

在饥寒交迫中,吴振华手里握着彩票昏昏的睡去,彩票投注站的那位美女投注员进入了他的梦里。

他梦到这五组彩票全都中了奖,投注站里的这些彩迷纷纷朝他投来了羡慕的眼神,而这位美女投注员更是主动亲了他一口。

吴振华准备兑奖时,昨天那个老头冲了进来,从他手里一把夺过了彩票嚷道:这些号码是我让你帮我买的,所以中的奖金都是我的!

老头兑了奖,怀里拥抱着美女投注员,在彩迷的道贺声中洋洋自得。

吴振华忙向他争论:可买彩票的钱还是我出的,就算号码是你选的,但你说过中了奖分我一半的!

这个老头却表示:这话你也信,你也太天真了吧!

吴振华忍不住跟这老头撕扯起来,对方却一把将他推倒在地。

从地上起来后的吴振华睁开了眼睛,发现天已经亮了,原来刚刚只是做了一场梦,再去找彩票,却已经没了踪影。

吴振华忙在床**下四处查找,但只找到了老头给他写着五组号码的纸片,而这张彩票却如同蒸发一般消失了。他只好带上了这张纸片,准备前往投注站看看是否能把彩票补回来,顺带看下这组彩票有没有中奖?

为了避开房东,他将门开了一条缝,隔着门缝朝外面望去,确定房东不在后,就迅速出了屋子,离开了出租房。

这间房也是他父亲作担保向房东租的,租金很便宜,每个月80块,但不准拖欠。

吴振华再次来到萧记烩面馆门口,卷闸门上的封条依然在,况且已经确定烩面馆已经被查封,自己都不知道该去找谁要工资?

昨天的那个老头也没有出现,吴振华在公交车站牌下等了快一个小时,也没有等到那个老头出现,无奈中,他只好独自前往投注站查看昨天购买的彩票是否中奖?

他忍着饥肠辘辘,拖着沉重的脚步往投注站赶去,幸好只有一站路。

天空刚下过雨,凉爽了许多,但太阳仍没有出来。

当吴振华赶到定鼎路上的这家投注站时,门口的喇叭里传出了恭喜本市彩民又中了一个三等奖一百万,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又中了一百万的三等奖!

吴振华正准备抬腿迈入投注站时,从里面出来一位姑娘,手里拿着一块牌子,往店门口一放,转身抬头看到了他,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帅哥,你是来兑奖的吗?

美女投注员的脸上绽开了花朵,牌子上写着:热烈恭贺本投注站彩民中了三等奖一百万!

三等奖一百万被彩笔圈了起来,加了三个感叹号。

吴振华忙拿出了老头给他的号码,对这位投注员道:你好,我昨天来你这里买的这五组号码,麻烦你给看下是否中奖了?

美女带着他进入了投注站内,店内的这些彩迷仍在埋头研究中奖号码走势。

恭喜你中了三等奖一百万,你可以乘42路公交车到南阳路站倒79路前往彩票兑奖中心兑奖。

吴振华听后登时眼冒金星,全身颤抖,忙抓住了美女的手道:我中奖了,可我的彩票丢了,你可以证明是我买的这个号码,对吗?

对方忙从他手里抽出纤纤玉手表示:先生你购买的是不记名彩票,兑奖中心以中奖号码的彩票为准。

可我的彩票不见了。吴振华沮丧的道。

这位美女投注员仍表示:可兑奖中心的工作人员只认彩票不认人的!

投注站里的这些彩迷发出了窃笑,对于这种现象他们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

吴振华只好转身走出了投注站,阴涩的天空变得黯淡起来。

他低着头不愿离开,门口的喇叭里再次传出了恭喜本市彩民又中了一个三等奖一百万的宣传语,门口的宣传牌上的中奖提示也清清楚楚,彩票怎么会找不到了呢?

就在吴振华有些失魂落魄时,他感觉到对面传来了一束目光,就抬头望去,昨天那个老头正盯着他,吓的他打了个哆嗦。

小伙子,彩票呢?这个老头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吴振华想要逃离,却迈不开步。

老头已经赶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臂,他感觉自己的手臂被超大号的老虎钳夹住一般。

彩票丢了!吴振华哭了出来。

对方发出了一声冷笑,枯瘦的手更加用力了,中了奖,彩票就丢了,你不会是想要独吞吧?

这个老头的眼神凌厉,言语刻薄。

吴振华想要辩驳,但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当他苏醒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钢丝床上,手背上扎着输液的针头,玻璃瓶内的药液正一点一滴的通过透明的输液带进入他的血管里。

这是什么地方?吴振华挣扎着想要坐起。

从角落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呵斥声:别动,要是跑针了,你就还得再挨一针!

这声音有些沧桑,但充满了威严。

吴振华循声望去,就看到床头的墙角处坐着一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本草纲目》正在阅读。

吴振华扭头朝身前望去,跟床正对的是一只玻璃柜台,里面摆放了一些常用药物,而柜台后面是一座老式木制药架,由一只只抽屉组成,在抽屉的横档上贴着红纸,红纸上用黑笔写着药材名称。

这是一家诊所,吴振华立刻明白。

我怎么会在这里?吴振华还是从钢丝床上奋力坐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酸疼无力,就朝角落的这个年轻人望去,可以断定对方就是这家诊所的医生。

这名医生放下了手里的《本草纲目》,淡淡的解释:是老苏把你送来的,你你是我这家诊所开张后的第一个病人,不过我听老苏说你欠了他五十万元钱?

吴振华登时惊恐了,想要扯掉手背上的针头,这名医生却道:你不用害怕,老苏不会向你逼债的,我还听他说你是学医的,为什么要在烩面馆打工?

一听老苏不会向他逼债,吴振华稍稍安心了,缓缓的回答:我不想在家待业,就来城市里碰运气,谁知道我的运气如此差,该领工资了,烩面馆却被查封了,买彩票中了奖,彩票又丢了!

这名医生淡淡的道:老苏又在捉弄人了!

吴振华露出了疑问的表情,医生就对他道:你已经有一天都滴水未进,加上昨天淋了雨,所以生了急病,你能联系上你的家人吗?

吴振华点头应了,但是诊所的玻璃门被推开,戴着大草帽的老苏走了进来,在诊案对面的木椅上落座,然后朝吴振华望来,向他询问:你醒了,记起彩票放哪里了吗?

这个老苏摘下了草帽,当作扇子朝他自己扇着。

吴振华的心弦登时再次绷紧,诊所的医生对老苏道:你就别再向他逼债了,你就是把他卖了,也不够抵你的债啊!

三 费心介绍

当吴振华失魂落魄时,能有人收留已经是万幸。

老苏进入诊所内,吴振华以为他是来找自己逼债的,吓的又出了一身汗,年轻医生来到他的病床前,拔掉他手背上的针头,丢下一句:多按一会!便朝玻璃门外走去,老苏忙也起身跟了过去。

两人在门外小声聊天,吴振华一边按着手背上的针眼,一边竖耳偷听两人的对话。

老苏称呼这名医生小袁。既然你已经租了这套小院,为何不把你父母也接过来一并住呢?

小袁解释:我爸妈还得照顾我爷爷奶奶,况且我不希望爸妈为我的工作和生活担忧!

老苏就表示:哪个父母不希望跟自己的孩子在一起住啊?

我会经常回去看望他们的!小元忽然转身朝玻璃门内望来,吴振华忙假装起身,对医生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小元转过头,对老苏道:他已经没事了,等吃过饭后,你就把他送回去吧!

老苏却表示:我观察这孩子一个多月了,他属于不惹事的类型,如今他流落街头,有家难回,倒不如留下给你打下手。

小袁一脸严肃的回答:就我这小诊所还需要人帮忙?你也知道我们的性质,不能耽误了孩子的前途,还是把他送回去吧!

可他还欠我五十万块钱呢?可能他一辈子都还不清!老苏仍坚持己见。

病床上的吴振华听后心里更加忐忑不安,就继续倾听门外两人的对话。

老苏向医生表示:把他留下,他只不过是一个孩子,如果你不收留他,他就会流落市井,让他给你打打杂,也算是替我还债了!

两人返回了诊所内,吴振华忙从床上站起,一脸焦虑的望着两人,双手不断的拧着自己的衣襟。

你叫什么名字?对方开口询问。

吴振华忙如实回答,对方就继续道:我不打算收留你,可老苏见你无处可去,非要我收留你,你是否愿意留下呢?

老苏忙补充:你留下打工还债,或许袁医生那天心情医好,就免了你的债,你小子就赚大发了!

吴振华听的一头雾水,袁医生便呵斥老苏:你别说笑了,我这诊所刚开,资金有限,恐怕养活自己都困难,哪里给小吴开工资抵你的债!

老苏一拍胸口表示:小吴,你留在这里帮袁医生看诊所,你欠我的钱就不用还了,要是你中途跑了,我可认识你爹!

吴振华只好答应留下,小元医生对他道:你先跟着老苏熟悉一下这里的情况,等下我带你们去吃饭!

这名医生转身出了玻璃门,飘然而去。

吴振华心里仍是忐忑不安,向老苏询问:大爷,你还认识我爸爸?

老苏领着他往诊所的后门走去,随口道:当然,你爸不就是绳池的老吴吗?这座诊所刚开,所以还没有什么病人,不过袁医生可是专家出身,他肯收留你还是看我的面子。

诊所的后门外是后院,天空中灼热的阳光照的石板小道发亮,但两旁的柏树却给人以一种冰冷阴森的感觉。吴振华呆在原地,老苏伸手抓了他手腕,这种冰冷的感觉再次传入了吴振华体内。

楼上是袁医生和他女朋友的住处,没有他们的允许,你不要上去。这座诊所虽然很小,但袁医生医术高明,一定会有很多病人前来求诊的,你留在这里用心学吧!

老苏絮絮叨叨的,带着他来到楼梯口,却停了下来。

吴振华忙向他请求:苏老伯,既然你认识我爸爸,那你能不能给他打个传呼,我现在已经是身无分文了!

老苏回应:你放心,我见了你爹自然会告诉他你现在的情况,这也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在楼梯旁边出现了两间小房子,上面用粉笔写着男女二字,老苏介绍:如果你要上厕所,这里就是了,不过在入厕之前先朝里面询问一声,如果里面无人回应,你再进去!

吴振华忙点头应了,他已经憋了很久,忙朝男厕所里喊里一句:里面有人吗?

里面无人应答,他闯了进去后就开始方便。

老苏扶起了一根木桩,嘴里道:这些年轻人怎么把这根定宅楔子随意丢弃了!这可是我在邙岭特意找的!

吴振华方便后出来,看到老苏正将一根手腕粗的木桩徒手砸入了厕所前的泥土中,虽然天刚下过雨,可这地面仍很坚硬,这位苏老伯居然徒手将木桩钉入地下三尺。

参观过了诊所的后院,老苏领着他来到诊所的玻璃门外,发现还有一所院子,看来这座诊所并不是临街而开。

前面的院子只在当间留了一条石板道,两侧开辟为花圃,种满了月季花,这个时节,月季花已经不多了,只有少量花蕾仍含苞待放。

院子的门楼是旧式结构,粗砂面,两米多高,顶着瓦檐,两扇木板门被漆成了黑色,但已经漆皮斑驳。

苏老伯,那张彩票我不是故意弄丢的,睡觉时我还拿在手里,一觉醒来就找不到了!吴振华向老苏解释。

老苏却淡然表示:我已经半截身子入土了,早就看开了,钱财乃身外之物,但你可就不一样了,如果你有了五十万,你今生的命运就改变了!

吴振华听后更是感觉可惜。

木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袁医生走了进来,对老苏和吴振华道:时间不早了,咱们抓紧去吃饭,下午我还要回我爸妈那里一趟!

袁医生领着这俩人出了小院,也不锁门,径直顺着门前的大路走去。

吴振华这才发现这座小院两边也是相同的建筑,而这种建筑通常只会在农村出现,难道这里已经出了古城郊区了?

虽然是大白天,但这条路上的行人稀少,也听不到农村应有的鸡鸣狗叫声。三人来到路口,在一家家常便饭的小饭店里找靠窗的位子座了,老苏直接到柜台上拿了一瓶杜康,询问小袁:袁医生,恭喜你诊所开张,我们喝两杯?

袁医生摆手谢绝,表示:我下午还得开车,就不喝酒了。

店伙计走过来询问三人要吃点什么?

袁医生就朝老苏望去,表示:我已经在店里开了帐户,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定点食堂了,你随便点!

这时店门外传来一声刺耳的刹车,下来一个戴着墨镜,西装革履的壮汉闯入了饭店内,店伙计忙上前招呼,却被推开。

这人打量了吴振华一眼,就走来,向吴振华质问:你就是绳池来的吴振华?

吴振华一脸茫然,绷紧了心弦,也不敢回应。

旁边的老苏回应:你是什么人?找吴振华做什么?

对方继续瞪着吴振华,冷声回应:就算你不说话,我们也能确定你的身份,跟我走一趟吧?

吴振华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老苏端着一杯酒,向他询问:你认识他们吗?

这人伸手就来拽吴振华的胳臂,吓得他就要尿裤子。

老苏迅速端酒起送到这人身前,表示:年轻人不要急,先坐下饮杯水酒,再带他走也跟得上!

对方却甩手打翻了老苏端来的酒杯,抓着吴振华就朝店外拉去。

老苏用纸巾擦了胸前的酒渍,呵斥:撒手!

这人却继续拽着吴振华朝饭店外走去,老苏一个箭步上前,擒住此人手腕,用力一扭,这人就发出一声惨叫,吴振华忙脱身,躲在老苏身后。

老头,你手劲够大啊!不知道你这把老骨头经得住打吗?对方揉着手腕,亮出了拳头。

店伙计吓的脸色惨白,想要劝架,被这人一巴掌打翻在地。

▲《圣灵奇医》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