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天降娇妻项少恒by项少恒项少恒小说

天降娇妻项少恒by项少恒项少恒小说

2019-10-07 11:37:04作者:项少恒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天降娇妻项少恒》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天降娇妻项少恒》说的是主角项少恒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入赘成为冰山总裁的丈夫,还得管理整家航空公司的空姐。我是狂霸地下世界的王者,可以潇洒自如地处理任何冲突,唯独遇到美女事情,头疼,只能好好安抚她们。

天降娇妻项少恒by项少恒项少恒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天降娇妻项少恒》真的非常好看。

第1章 让你洗个够

老大,你是堂堂地下世界的王者,怎么能洗这堆女人衣服,看看上面还有姨妈裤衩啊。

你这样做,兄弟们看了会怎么想?肯定会军心大乱,士气不振的。

难道是那场大战伤到老大你的脑袋瓜了,才让你变成这样子?

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空姐宿舍楼洗衣房里,项少恒穿着花衬衫、七分裤和人字拖,站在洗衣池前,满头大汗,用力搓洗着洗衣板上一件女人的衣服,双手沾满了丰满雪白的泡沫。

旁边的水池里泡着满满一池子衣服,都是女人的。

后面站着一个脸色惊愕,目瞪口呆,满脸焦急的平头青。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还有项少恒刚刚转头他瞬间显露出来的霸气眼神,实在不敢相信。

堂堂地下世界的五大兵王之一的项少恒,独霸一方、不可一世,傲视群雄,将多少军阀、武装组织、极端组织、基地组织、神秘组织、杀手组织等等踩踏在脚下。

如今却站在面前犹如洗衣工洗着衣服,还是一整空姐宿舍楼,像一座小山似的衣服。

他那双手是用来征战四方、开疆扩土、横扫天下的手,不是用来洗女人的衣服啊!

滚开,老子正常的很,别妨碍老子洗衣服。项少恒用力拧干手中的衣服,扔在旁边篮筐里。

老大,你不在,其他四大兵王都快疯了,还以为你真的准备动手挑起地下世界大战,一统地下世界。平头青年焦急道。

这段时间地下世界一直有流言,项少恒接连灭了几个实力强大的武装组织,实力大增后,早就看其他四大兵王不爽了,想将他们也一并灭了。

什么一统底下世界?老子早就放弃这个目标,现在就想洗衣服。

平头青年脸色僵住,完全没办法相信昔日狂妄霸气的老大,会说出如此话来。

一统地下世界,独霸四方,傲立巅峰,更是当初他们立下的誓言。

站着没事情做?帮我把那堆衣服抱过来。项少恒余光扫了一眼后面堆成小山的衣服。

这平头青年有些厌恶地看着衣服,上面几条女人的裤衩,还有淡淡地血迹,分明就是姨妈

他宁愿被一枪爆头,也不愿意洗女人的姨妈裤衩,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算了,我自己来。项少恒甩了甩手上的水。

老大,米国国防部来电,只要我们干掉在叙国的极端组织首领,价格是五亿美金、两架战斗机和五十辆战车。平头青年拿出手机,念着上面的信息。

别烦我,没看到我在洗衣服?项少恒抱起衣服,完全不感兴趣。

还有,沙国的阿克西亚公主说只要你答应成为她的男朋友,就送我们十块油田。平头青年翻动着手机上的信息,希望引起项少恒的注意。

阿克西亚公主是标准的混血美女,五官精美,身材丰满,波涛汹涌,澎湃不已,还温柔可人,善解人意,典型的贤妻良母。平头青年有意强调道。

什么沙国公主,向老子表白的公主难道还少?老子要是不拒绝,一个个都要嫁给我怎么办?项少恒不耐烦道。

平头青年没辙了,缓缓转过身准备离开。

消失一个多月的老大真的变了,平时一听到这些生意和公主表白,绝对会高兴一番,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再和公主调调情,如今一心只想洗衣服。

我的事情不许说出去,尤其是不能告诉听到没有?项少恒停住了,叮嘱道。

平头青年叹了口气,没有回答,步伐沉重地转身走掉了。

什么五亿美金、战斗机、沙国公主、一统地下世界能有自己老婆重要吗!

项少恒冷哼一声,扬嘴一笑,继续卖力地洗着衣服。

衣服洗了快一半,一个五官超凡脱俗,身材高挑曼妙,曲线婀娜多姿,肌肤雪白柔滑,三千秀发如流瀑般垂下的绝世美女,穿着一身黑色的严肃职业装,站在项少恒后面。

她就是徐若瑶,项少恒的妻子,长宁市最大的集团公司,汉空集团总裁,也是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的幕后老板。

徐若瑶是典型的商界女强人,高傲、强悍、霸道,且对男人非常高冷,完全就是一座可以冻死人的千年冰山。

尤其是男人,没几个能入她那双高傲、清澈、深邃的双眼。

徐总。徐若瑶来看自己,项少恒拧着衣服,低头弯腰,笑呵呵地转过身,

看着眼前洗衣服的男人,徐若瑶冰冷的双眸更是瞬间爆发出一股怒火,猛烈地燃烧着,纤细的双手紧紧在一起,手指深深刺进肉里。

就因为徐家对他的帮忙,他想要入赘报恩,父亲居然还同意了。

真不知道父亲看上了他什么,难道长宁市被徐家帮过救过的人还少?

一无是处的窝囊废,入赘报恩是假,根本就是从小到大受到资助习惯了,不思进取,毫无上进之心,想通过入赘来吃她的软饭。

可惜不管自己怎么求父亲,也无法改变他的决定,真的将这个窝囊废入赘进门,连自己这辈子最期待的浪漫婚礼也烟消云灭了。

一个月以来,为了逼走项少恒,洗厕所、洗马桶、下水道、洗脚用尽各种手段。

今天更是故意命人暂时关闭空姐宿舍楼,让人将楼里空姐的衣服都聚集起来,找了个借口让他洗,用手洗,不许使用洗衣机。

这么多衣服就算不洗断手,皮也得脱下一层。

想着自己应该可以成功逼走他,便过来看看,但得到的还是他逆来顺受的满脸笑容,以及一件件已经洗好了,在篮筐里码得整整齐齐的衣服。

徐总,你放心,我今天绝对可以将这些衣服全部用手洗好。项少恒满脸示好笑着,犹如一个洗衣工。

徐若瑶很冷淡,没有说话,葱白纤细的还手微微颤抖,自己这辈子的大好青春,绝对不能浪费在这个男人身上。

徐若瑶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手放进了香奈儿的顶级限量包,摸到了一个信封,走到转角处,目光鄙夷不屑地扫了项少恒一眼。

好啊,你吃苦耐劳、逆来顺受,我就让你吃个够,受个够。让你明白,什么叫做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

第2章 这辈子绝无机会

晚上快十点,项少恒才洗好宿舍楼里的衣服,回到了长宁市郊区云顶山庄高级别墅小区,也就是他和徐若瑶的家。

站在门口,看着自己浸泡在水里时间太久,已经泛白褶皱的双手,连他都不敢相信,真的用手将那堆衣服洗完。

该进去了,老婆还等着我给她洗脚。

说是家,其实项少恒连基本的大门钥匙都没有,只能按门铃声,耐心等待徐若瑶在里面用遥控器开门。

有时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或者更久、通宵,全凭徐若瑶心情。

今天项少恒运气不错,不到一分钟,门锁传出了咔擦的清脆声。

他惊讶地看着缓缓开启的门,今天冰山美人这么快就开门?

还不快进来给我倒杯水,想渴死我啊。徐若瑶还是穿着职业装,翘着均匀修长的腿,躺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

是,徐总。项少恒高高兴兴、屁颠屁颠地快走过去。

茶桌距离徐若瑶不过半米距离,她早已彻底将项少恒当做下人使唤,倒茶端水、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等等,全部由他做。

乃至这座别墅,除了埋在地下的化粪池外,能打扫的也全部由他打扫。

会很快开门,只是想让项少恒进来倒水而已。

徐总,喝水。项少恒低头示好地笑着,将水端到徐若瑶的面前。

霹雳吧啦!

想烫死我,这么热让我怎么喝?徐若瑶厉声不满,随手一甩,将水杯摔碎在地。

老娘白天在外面得面对那群混蛋,回来还得看你这个窝囊废,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错事,老天要这么对我。

我就是入赘了一条狗,也比你这个窝囊废来得强!

徐若瑶白眼一翻道,骂项少恒越来越狠,越来越自然,这种入赘吃软饭的窝囊废男人,何必给他留尊严。

对不起,徐总,我马上换一杯。项少恒心里很清楚,徐若瑶又在刁难他,一个月以来,被她摔碎的水杯已经不下几百个。

倒好水后,项少恒转身拿起抹布,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收拾着碎玻璃,余光朝徐若瑶葱白的手仔细扫去:幸亏老婆的手没有割伤。

徐若瑶双目紧盯着电视,明显冷哼一声。

徐总,我现在给你洗脚。收拾好地上的碎玻璃,项少恒打来一盆温水,蹲在徐若瑶面前,准备给她洗脚。

那双修长雪白的玉足,也是项少恒唯一能接触到徐若瑶的地方。

其他部位,如果项少恒不小心碰了一下,就是简单地擦过她的肩膀,也绝对会被劈头盖脸怒骂一顿。

不过就算仅仅给徐若瑶洗脚,项少恒也已经感到心满意足,觉得那是快乐的时光。

不必了,今天晚上我还有事情要出去。出乎项少恒的预料,徐若瑶今天不需要洗脚。

是,徐总。项少恒端起水准备离开,这么晚了徐若瑶还要出去?有什么重要事情?

等等,先把水放下,看看上面写着什么。徐若瑶从香奈儿包里拿出一张纸。

这是一份遗嘱文件,上面清清白白地写着,她徐若瑶百年之后,徐家的庞大资产将全部捐给国家。

徐总,这项少恒保持着笑容。

上面的字能看懂吧?我已经特意用最简单的字来写了,要是你还看不懂,我就大声念给你听。

徐若瑶又淡淡讽刺道,她是国外超一流大学的留学生,而项少恒半点学历都没有,在她的眼里就是一个目不识丁的文盲,这也是令她更加讨厌的原因之一。

她和他,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世界的人。

能,徐总。

我是不知道爸爸看上了你什么,让你入赘到徐家,但你的目的是个傻子都知道,不就是为了我徐家的钱罢了。徐若瑶冷冷道。

今天晚上我就清清楚楚告诉你,无论是现在、以后还是将来,徐家的财产,你一分钱也别想得到。

当然,不仅仅是徐家的钱,不管你做什么,怎么做,如何讨好我,我都不会有所触动,你我之间这辈子更绝无半点可能。

还有,你越是逆来顺受、越是吃苦耐劳,只会让我越是讨厌你。

想想连她自己都感到真是可笑,为了赶走这个男人,年纪轻轻地就立下遗嘱。脑海中满是长宁市公证处公证人员疑惑的目光,分明在怀疑她不是得了绝症就是有病。

项少恒不禁倒吸了口气,冰山美人的招数一次比一次狠。

将全部财产都捐献给国家,还继续强调,自己这辈子和她绝对没有任何可能的机会。

我知道,徐总。项少恒依旧是讨好的笑容,转身端起地上的水,准备离开。这辈子能和老婆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其它都是浮云。

站住,难道你就没什么要说的?

徐若瑶不爽叫道,自己好不容易想到用立遗嘱的办法来让这个男人死心,结果得到的又是他逆来顺受的笑容!

没有,徐总。

没有?你不就是想吃软饭为了钱?现在钱都没有了,还装什么装?知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种虚伪、道貌岸然的男人。

徐若瑶一双葱白纤细的手,毫不客气地对着项少恒的额头指去。

那姿势,凌厉、强悍、霸道,犹如在训斥一个犯错的佣人。

男人最重要的是要有骨气、有志气,懂得上进、懂得进取,可是看看你,就是扫马路的清洁工都不知道比你强多少,你就跟电视剧里的太监没什么区别

算了,回你的杂货间,我没有叫你,不许出来,知不知道。徐若瑶狂涌的怒火本想给项少恒来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

突然又打住放弃,今天晚上还有重要的事情,不能和这个废物男人浪费太多时间。

是的,徐总。项少恒满脸笑容地转身离开。

倒好水,项少恒回到位于楼梯下面的杂货间,也是这栋价值超过三千万的别墅里他睡觉的地方。

不到三平米的空间里,地上铺着一张硬纸板,那就是项少恒的床。

一躺下去脚都没办法伸直不说,里面还堆满了拖把、扫帚、纸箱等各种各样的杂货。

关上门,项少恒靠着墙坐在地上,拿出一个五百出头的小米手机,上网浏览着美食信息。

明天早餐给老婆做什么好?这两天她工作压力似乎很大,得给她做一些有利于舒缓压力的食物。

看着一张张色泽靓丽诱人的美食照片,项少恒突然陷入了沉思之中,脑海中浮现起一个女人满脸是血,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的画面。

少恒,今天妈妈的话你一定要记住,徐家对我们有天大的恩情,等你长大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徐家

第3章 已经是最差了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妈妈都要你答应我,报答徐家的恩情

知道,妈妈

仅仅七岁的项少恒,眼眶通红,满脸泪痕地站在病床前,连忙拉住妈妈慢慢垂下去的手,那是她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

记忆中,有一天他和母亲来到了海云市,正当他们走投无路时,徐若瑶的父亲徐业出现了,帮助他们度过了困难。

等自己稍微懂事,妈妈就一直跟他说,没有徐家就没有他们母子二人,无论如何都要报答徐家的恩情。

要不是那场车祸,妈妈也不会放心吧,妈妈,我回来了,一定会完成你的遗愿。

项少恒若有所思,眼眶慢慢湿润起来,画面变得越来越模糊。

睡觉了,明天还得早点起来到菜市场买些新鲜的食材,给老婆准备一顿丰盛的早餐。

项少恒随后将手机仍在旁边,关了灯,准备躺在硬纸板上。

瑶瑶,你真的要去?这么晚了,明摆着就是一场鸿门宴,根本没必要理那个混蛋。

刚刚要躺下去,一个女人显得着急的声音传来,项少恒快速坐起来,倚靠在门边,仔细听着大厅里的谈话。老婆今天晚上有什么心烦事?

瑶瑶,那个混蛋叫你到他家,根本就是把你当软柿子捏,想占你便宜。

大厅里,徐若瑶还是一样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将电视音量调小。

旁边站着一个身穿黑色职业西装长裤装,身材曼妙高挑,比例完美,腰身纤细,肌肤柔滑雪白,脸蛋超凡脱俗的绝顶大美女。

异常此起彼伏、波涛汹涌的上半身,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大美女气质,看得人一靠近仿佛呼吸会暂时停止。

女人是徐若瑶的好闺蜜,也是航空国际航空公司的总经理,李潇,是一个典型的职场女强人,性格非常的强势、凌厉和霸道。

尤其是对男人的态度,完全和徐若瑶同出一个模子,难以入她的眼也就罢了,一不小心,被骂个狗血淋头还是小事。

私底下,徐若瑶和李潇的关系非常亲密,两人完全没有上下级关系,无所不说,无所不谈,如同姐妹一般,直呼对方小名。

瑶瑶,真的没必要理会那个混蛋,我们大可以先劝说其他股东李潇粉嫩的脸蛋,一双弯弯的秀眉拧在了一起。

其他股东已经都被他说服,现在劝说太迟,我们只能看看他会不会改变主意。徐若瑶看着电视,余光扫向楼梯下面的杂货间。

不过有时候连她都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确实很听话,叫他在杂货间里待着不许出来,就绝对不会出来。

也因此她才敢在这时间让李潇过来。

走吧,如果他真的敢对我怎样的话,有你在我怕什么。徐若瑶关掉了电视,从位置上站起来,和李潇一起走出了大厅。

项少恒慢慢推开杂货间的门,恍然大悟,立即明白发生什么事情。

该死的狗东西,活腻了,敢欺负我老婆,老子今天晚上让你后悔惹到谁。

汉空国际航空公司是股份制公司,徐家是大股东,其他三个主要股东分别是吴氏集团、孙氏集团和冯氏集团。

冯氏集团的冯立阳一直觊觎着着汉空国际航空公司的经营权,暗中偷偷说服吴氏集团和孙氏集团将持有的股权卖给他。

如此一来,他持有的股权将一举超过徐家,成为第一大股东,掌控汉空国际航空。

当然,冯立阳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得到绝世美女徐若瑶。

我知道你在附近,一分钟之内给我滚出来项少恒拿起小米手机,拨通了白天出现的平头青年的号码。

今天晚上回来的路上,就已经知道平头青年偷偷跟踪他。

老大,不用一分钟,三十秒,不,二十秒、十秒

呼!平头青年的话刚刚落下,汽车刺耳的轰鸣声出现在别墅外面。

项少恒走出别墅,一辆犹如来自未来的黑色兰博基尼超跑停在了路边。

在这种小城市开这车?太高调了吧。项少恒随意扫了一眼。

超跑是兰博基尼叫维诺,全球量产七辆,仅车灯就镶嵌超过五百颗宝石,属于有钱也买不到的绝对顶级超跑。

老大,这已经是你车库里最差的车。平头青年笑呵呵道,以为项少恒突然改变心意,准备跟他回去。

给你二十分钟,不,十五分钟,带我去这个地方。项少恒拿出手机,打开地图。

可是老大,你不是要跟我回去?

废话少说,快走。项少恒催道,必须赶在徐若瑶、李潇之前到达目的地。

是,老大。平头青年的口气失望道。

不到一分钟,兰博基尼超跑维诺就超过徐若瑶和李潇,也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瑶瑶,快看,是兰博基尼维诺,全球仅有七辆啊。李潇两眼放光,她也喜欢超跑,一眼就认出来。

真的是兰博基尼维诺?不可能,长宁市商界应该没人买得到这车。徐若瑶秀眉一皱。

在维诺面前,她的宾利添越越野车显得相当羞涩。

快点,瑶瑶,让我们靠近看看主人是谁。李潇兴奋催道,期待超跑的主人。

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厉害买到维诺。徐若瑶的用力踩着油门,宾利添越快速追了上去。

但维诺似乎故意在跟她们开玩笑,待宾利添越快要靠近,猛地发出一阵低沉的轰鸣声,犹如一道红色闪电,一下子远远将她们甩开,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永鸿海岸高级别墅小区,位于长宁市以南的海边,别墅群沿海岸线而建,每座别墅都有独立庭院、游泳池等,十分奢华。

冯立阳的别墅一片灯火辉煌,阵阵欢声笑语传出,好不热闹。一群穿着火辣辣泳装的美女正在游泳池里互相嬉戏着。

被老子玩烂了的庸脂俗粉。

冯立阳穿着浴袍,仰面躺在长椅上,余光不屑地扫了一眼游泳池,又转头看着手机屏幕,上面是一张徐若瑶的照片。

▲《天降娇妻》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