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余生与尔共朝暮清尘by清尘顾言深叶蓉小说

余生与尔共朝暮清尘by清尘顾言深叶蓉小说

2019-10-07 11:42:49作者:清尘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余生与尔共朝暮清尘》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余生与尔共朝暮清尘》说的是主角顾言深叶蓉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沥安市年轻有为的青年总裁,在商界一战成名的金融才子,不近女色、清冷高傲,却唯独对她青睐有加。她是豪门千金,冷漠倨傲,将所有的秘密掩埋于心底,拒绝任何人的靠近。他将她一颗冰冷的心捂热,把所有的温柔与宠爱给了她一人。顾言深,你别缠着我了,想要什么你直说。我想要你啊。他笑着回答,眉目间是温柔的风月,让她无处可逃。其他的自己留着,把你交给我就行了。

余生与尔共朝暮清尘by清尘顾言深叶蓉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余生与尔共朝暮清尘》真的非常好看。

第一章:别浪费我时间

暖黄色的阳光透过窗户在桌子上投下一片斑驳,热气缓缓自白色瓷杯里的热咖啡升腾而出,氤氲在朦胧的阳光中。

偌大的咖啡厅靠窗一侧,一个男人此时正端坐着。

那无疑是个很高贵的男人。

他穿着白衬衫系着领带,黑色的西装外套搭在椅子上。他端起咖啡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再放下,翻看着桌上的杂志,干净修长的手指一下又一下轻轻敲击着桌面,形态慵懒而惬意。

事实上,他此刻心情很烦躁。

周边有不少人在打量他,更多的是来自女性仿佛盯着猎物般的目光,他却依旧从容淡定,吝啬于施舍哪怕一个眼神。

不多时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子步履匆匆地赶过来,在他对面坐下。她五官精致,妆容艳丽,范儿赛明星,属于平时走在大街上都会引人忍不住回头多看两眼的类型。

她落座后轻轻地喘息,还未彻底平复下来。只见对面容颜俊美的男人抬起左手看了一下手表,又瞥了她一眼。

眼神沉静淡然,毫无感情,却不知为何让她打了个寒颤。

叶小姐,你迟到了三分钟。

低沉磁性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也没有埋怨的意思。明明是没有情感的简单一句话,却不知为何让叶蓉一个激灵。

理由?

叶蓉打量着对面这个男人。平心而论,他绝对有让女人疯狂的资本。

他眉目清俊,五官深邃分明,流畅的下颌线似是上帝一笔一画亲自勾勒,微抿的薄唇不怒自威。一身简单的白衬衫被他穿出不一样的高冷气韵,手腕上戴着一块黑色名表。

俨然是气质清冷卓越的贵公子。

此刻他微抬下巴,深棕色的瞳孔泛着细碎的如同琉璃的迷人光华,她不禁呼吸一滞。

而他的身份,是沥安市名气颇大的顾家二少爷——顾言深,青云集团现任总裁。两年前,正处于发展阶段的青云集团面临前所未有的信誉危机,各股东纷纷低价抛售股份并携资产退出集团,股价大幅下跌,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其逃不过倒闭的命运。而在公司岌岌可危之时,这位顾家二少突然上任总裁,以铁血手腕震慑董事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力挽狂澜,股价迅速回升,名下关掉的店铺也纷纷重新开业,他也自此在商界一战成名。

这两年青云集团在他的领导下可谓是如日中天,真正地青云直上,迅速成为沥安市四大集团之一,这位英俊的黄金单身汉也成为沥安市众多少女垂涎的对象。

而令人倍感惋惜的是,顾言深不同于其他世家的纨绔子弟爱好玩弄风月、游戏花丛,而是洁身自好,如非必要,从不与女人过多接触,这也引发了沥安市大众一系列无端的猜测。

当然,对于此刻正跟这位传说中不近女色的总裁相亲的叶蓉来说,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自己能成功与他谈恋爱并结婚

叶蓉突然吞咽了一下口水,如果真是这样,她自己都能想象得到沥安市少女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顾言深看着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发呆少女,好看的眉头一皱,忍不住出声礼貌地提醒:叶小姐?

清冷的声线拉回她飘远的思绪,想起来他问自己迟到的理由,叶蓉面上摆出了略带歉意的笑容:那个,顾先生,我有急事耽搁了,让你久等了,非常不好意思。

他点点头,并没有太在意她敷衍的答案,或许这个问题他根本就毫不在意。

我叫顾言深,今年二十六岁,喜欢看书看球赛听音乐和游泳,不喜欢喝酒聚会开趴,喜欢吃辣不喜欢甜食以及油腻的食物,喜欢西方古典乐不喜欢摇滚重金属。

叶蓉一恍然,在脑袋里迅速过了一下相亲的流程,立马打算报上自己的喜好,刚想开口却被他无情地打断。

我说这些并不是真的想跟你相亲,如果我妈问你有关我的喜好,你就这样跟她说。

叶蓉脸色一僵,有些不悦地看着他,面带控诉。这是几个意思?

他看不上自己?还是说根本就没想相亲,过来赴约只是为了敷衍自己?

顾言深没有理会她难看的脸色,淡定沉稳地继续说道:你得让她认为我有认真听她的话跟你相亲,但是我俩真的不合适,明白?

叶蓉的脸慢慢涨成了猪肝色,胸腔轻微起伏着,觉得自己心脏都快被气得跳出来了。她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她妈想把他俩凑成一对儿,但是他对她完全没意思,所以就这样敷衍地见个面说几句话,如果他妈问起她,就得做出一副很了解他的样子,让他妈觉得他们是在认认真真地相亲,但是最终没相成,也就是有缘无分了。这样他妈责备他并逼迫他的可能性极小。

这个顾言深,不愧是商人,算计地好哇!想着快要钓到手的凯子就这么没了,叶蓉气得一阵牙痒痒。

她看着他冷冽的俊脸,突然有种惹他生气的欲望。她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挑衅的笑容:如果我不按照你的话跟她说呢?如果我偏要嫁给你呢?你拒绝得了吗,顾二少?

顾言深听她话轻蔑一笑,眸中的温度更冷了几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他让她这样做不过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其实这根本就无关紧要。难不成这高傲的女人真把自己当成公主了?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没意思。

随你。

他懒得再与她纠缠,看了看手表,想着自己等会儿还有个重要的会议,拿起搭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结了账后潇洒地离开,彻底地无视了身后叶蓉惊愕的目光。

第二章:初次见面

出了咖啡厅,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顾言深径直朝着位于商业区中心的青云集团大厦走去。

在人来人往中走进大门,不少认识他的员工都很有礼貌地向他打招呼,他点头算作回应,没有耽搁立马去往位于三楼的会议室。

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人基本都到齐了,只有寥寥几人的座位还空着。他的座位在最上首,他缓慢走过去坐下,熟悉了一下对方团队的人,身边的秘书凑过来开始跟他汇报。

总裁,这次华耀集团共派出了一个七人的团队,领头人物是华耀集团的技术总监,去年刚上任,据说很厉害

刚说着,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个身穿裁剪得当的西装的美丽女子进入,会议桌左边的一列人见自家领导人来了,立马纷纷站起来。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非常抱歉。女子微微颔首,笑着说道。

双方团队各自介绍了一番后,她的目光落到最上首的位置,细细打量了一番顾言深,见对方高瘦挺拔气质冷傲,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不说话就可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心中微微一动。她笑着伸出手,手指洁净修长:这位就是顾总吧,久仰大名。我是这次项目的总负责人,也是华耀集团的技术总监,白景迁,很荣幸认识你。

她眉眼分明,琼鼻秀挺,唇红齿白,一双眼眸灿若星河,笑起来时眼角微微上挑略带慵懒意味,谈吐间从容不迫尽显大家风范。面上虽然是在微笑着,却带着几分冷淡与疏离。

聪明、淡雅、理智、冷漠,完美却破碎。

白景迁?

顾言深清冷的眸子像是缓缓升起潮汐,他用一种令人猜不透的深沉目光看着她,略微熟悉的面容使他原本冷硬的唇角微微扬起。

是他想的那个白景迁么?

脑海中闪过一个穿着白色舞裙如同一只白天鹅缓缓起舞的女孩,优美的舞姿使她若天空中最闪耀的星星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也在他脑中留下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

随即他回过神,低头看着面前洁白如玉的葱指,嘴角绽出一抹淡然却融着丝丝暖意的笑容,伸出手握住她的,微凉的触觉顺着他的手指缓缓传递到心底。

很高兴认识你,白景迁小姐。

他语气温和,似携带着笑意。

不知为何,白景迁觉得眼前这人对自己有种莫名的亲近,这让她眼中的笑意多了几分真实。

接下来她非常负责任地为顾言深这边的团队介绍了有关他们这个项目的种种内容。顾言深所在的青云集团与白景迁所属的华耀集团同为沥安市四大集团之一,这次两家集团合作了一个项目——研制新型手机芯片,如果新的芯片被成功研制出来并上市受到追捧,其为他们两家带来的利益无疑是丰厚的。

会议进行得很顺利,等到一切都结束之后,白景迁收拾了一下材料起身准备离去,一个清冷磁性的声音叫住了她:白小姐。

她不解地转过头看着顾言深,略带冷意的眼眸中无法窥见任何情绪,似将人隔绝于千里之外。顾言深微微一笑,刹那间令人如沐春风:赏脸一起吃个饭如何?

这是一家小有名气的小餐馆,人气旺得要想占到座位需提前两小时预定,否则到时就只能被挤在门外了,不过这家餐厅是顾言深名下的,所以他自然不必担心这个问题。

白景迁看着对面吃相优雅的男人,高冷禁欲,一举一动都带着浑然天成的尊贵气质,像一幅画般赏心悦目。心中咂舌,想着这辈子不知哪个女人有幸嫁给他,那铁定是积了八辈子的德。

她低头看了一眼盘子里的甜点,被她戳得不成模样,她声音平静淡然,令人猜不透她的情绪:顾先生,我以为我们在会议上已经谈得很清楚了。

言下之意,似乎没必要再私下吃个饭交涉一下。

她话语中的疏远意思毫不遮掩,顾言深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似乎并没想到她如此刀枪不入。好看的眼眸盯着她,眼中似有光华流转。

白小姐的意思,是除公事以外,顾某便不能私下约白小姐了?

白景迁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他,没说话,但显然就是这个意思。

顾言深一笑:如果我说我想交白小姐这个朋友呢?

顾先生身边应该也不缺朋友吧?不过能得到顾先生的赏识,若能成为顾先生的朋友,那定是我的荣幸了。

她如此说着,面上却没有半分荣幸的神情,随意得就仿佛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如何。

顾言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向来在商场上应对自如的他这时却不知用什么方法来应付这个冷漠的女人。

气氛尴尬,在两人僵持之际,一个女人朝他们这边走过来。

我就说怎么远远地看着那么眼熟,原来是表妹啊,表妹今天一如既往地漂亮呢,生意谈妥了吗?浓妆艳抹的脸,高挑的身段,仿佛一个大明星。此刻她居高临下地看着白景迁,美丽的眼中满是不屑与厌恶。

这女人是白景迁的大伯的女儿,白杏雨,一个空有外表毫无头脑的花瓶,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来形容她最合适不过。她也是华耀集团董事会的一员,大概是出于女人的嫉妒之心,平日里就处处针对白景迁,嚣张狂妄。

白景迁皱着眉头听出了她话语里的讽刺甚至是羞辱的意味,眸中色彩更冷了几分。

几天不见,表姐还是一如既往地讨人嫌呢。不过我还是挺羡慕表姐的,能够用脸蛋谈生意。

第三章:冲突

白杏雨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上前一步靠她更近,紧紧地盯着她,气势逼人: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表姐如果听不懂,我是不会给你解释的。

白杏雨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冷笑一声:我看你还挺牙尖嘴利的,那平时装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给谁看呢?

这位小姐,如果你没有什么要紧事要跟白小姐谈,麻烦你先走吧。一旁静坐了许久的顾言深觉得她十分碍眼,他竭力保持良好的修养不对她说些难听的话,脸色也沉了下来,语气微冷地说道。

于是白杏雨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顾言深的身上,不由得被惊艳到了。见这男人五官冷峻,墨黑的发丝垂在脸侧,微抿的薄唇线条性感,最诱人的是那一双深棕色的眼睛,清冷中带着锋芒,整个人说不出的尊贵清傲。

这颜值,这气质,少有女人能不动心吧?

虽然白杏雨没有见过顾言深,但她知道今天白景迁去青云集团谈合作项目,对于这男人的身份也能猜个七七八八,心里蓦然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脸上带着讥讽的笑意说道:这位贵公子看起来很维护表妹嘛,我说今天怎么这么嚣张,原来是傍上大款了。

餐厅里有不少人都往这边看过来。顾言深的脸彻底黑了下来,冰冷的眼神犀利地盯着她,语气彻底冷了下来。

今天没吃药,嗯?

原本念在她是个女人的份上想给她留点面子,但她这样给脸不要脸的话那他说话也没必要客气了。

表姐今天是不是喝了一整个醋坛子?不然我怎么听你的话都飘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白景迁极有风度地优雅笑着,说出的话不难听却也是丝毫不留情面。

我看她没吃醋,倒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不然嘴巴怎么这么臭。

顾言深冷冽而高傲地配合着白景迁说道。他向来不屑与人作口舌上的较量,但是在没有办法跟对方动手的情况下,言语上的刺激显然更能让人不适。

见这几人气氛越发不对劲,一个服务生凑上来扯出勉强的笑意说道:几位客人如果有什么矛盾私下解决好吗?现在还有很多客人,这

可是显然没人将他的话听进去。

俩人的一唱一和让白杏雨的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紫,她气急败坏地瞪着白景迁,眼中掠过一丝恨意。突然她抬起手,朝白景迁的脸狠狠扇下去!

围观的一些人不禁发出了惊呼,有些人甚至拿出手机拍照录视频,刚才的服务生也欲上前阻止。白景迁反应极快,往旁边一躲闪,堪堪避过了她的巴掌,只是额头还是被她长长的指甲划了一道一厘米长的血痕。

白杏雨看她这副狼狈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更是嚣张得意,再度抬手还想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她的右手腕突然被人扣住用力往外一拉,她一个重心不稳蓦然跌坐在了地上。

哪个混蛋动的手?白杏雨连忙起身,却觉得自己脚腕一阵疼痛传来,似是崴了脚,令她立马又跌坐回去。察觉到众人传来的戏谑目光,前所未有的羞耻感令她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烧,使她愤怒地质问着。

她抬头,原本愤怒的火焰在对上顾言深冰冷的眼神时似被泼了一盆冷水狠狠地浇灭。

为什么他的目光会是这样?

原本温润如玉令人如沐春风的眼神此刻竟如冰山一般冰冷,直勾勾地盯着她令她的后背升上一股寒意,一时间竟忘了发怒。只见他冷若冰霜的目光缓缓移到她的左手上,仍然在笑,温和的笑,却沾染上嗜血的味道。

这位小姐如果不想要你的左手,我可以帮忙动手废了它。

白杏雨的心狠狠一颤。

我不想对女人动手,不过你要是实在不知天高地厚,我不介意教教你做人的道理。

他淡漠地说完,懒得再去看她惨白的脸色。从兜里掏出一张创可贴递给白景迁,眼里闪过微不可察的心疼:先贴着,等会儿我带你去看医生。

白景迁欲言又止,其实这点小伤犯不着去看医生,但看他难看的脸色又住了嘴,这个时候反驳他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三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气氛越发冷凝沉重,围观的群众并没有上去缓和气氛的想法,见没有戏看也纷纷散去,也没人去理会跌坐在地上的白杏雨。这个女人看起来不像个省油的灯,还是别去招惹她为好。

白杏雨狼狈地坐在地上,脚腕的疼痛让她无法起身,她被气得脸色通红,愤怒地对顾言深说:顾先生不打算扶我起来吗?

顾言深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俊颜冷硬,语调肃冷:抱歉,我并没有这个打算。

顾言深!你别太过分了!

这时服务生小心翼翼地凑上来扶起白杏雨坐在一旁的座位上,这疯女人刚才打人动作太快想拦都拦不住,他的存在根本就被人忽略了,心头也是郁闷自己倒霉碰上这档子事。

几位顾客,有事好好说,怎么还动手呢

你们老板呢?顾言深没有心思听他废话,直接问道。

老板在、在二楼。服务生是个年纪轻轻的男生,原本社会资历不深,这会儿看着顾言深的脸色竟被唬得结巴起来。

让他滚下来。

他心头憋着一团怒火不好发泄,也懒得控制自己的言语。男生眉头一皱,这什么态度?想与他争论,但这男人衣着气质一看就知道地位不低,万一惹怒了他自己饭碗不保怎么办?这几个客人怎么一个比一个烂脾气?

他在心里腹诽着,一边往二楼走去,老板很快被叫了下来,当他看见顾言深的脸以及那称得上黑如锅底的脸色,心中只掠过一个念头:完了。

▲《余生与尔共朝暮》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