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刺婚荣皓辰by荣皓辰荣皓辰景晓言小说

刺婚荣皓辰by荣皓辰荣皓辰景晓言小说

2019-10-07 11:45:41作者:荣皓辰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刺婚荣皓辰》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刺婚荣皓辰》说的是主角荣皓辰景晓言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他害得她家破人亡。五年后,她带着小包子华丽回归,开启复仇之路,谁知被他步步紧逼,圈禁在身旁。荣皓辰,嫁给你是我最大的错。那你只能一错再错。

刺婚荣皓辰by荣皓辰荣皓辰景晓言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刺婚荣皓辰》真的非常好看。

第一章 不能离婚,只能丧偶

房间里,一片混战后的凌乱。

景晓言站在门口,瞪视着床上的男子,心里如同被烈火烧灼了一般,头昏昏、目涔涔而五脏翻腾。

男子靠在床头,一脸的不耐,找我什么事,赶紧说,说完滚蛋!

在他身旁,妖娆的女子未着寸缕,只用一条浴巾遮蔽着身体,雪白的胳膊环在他的腰间,肆无忌惮。

景晓言深吸了口气。

这样的场景其实并不陌生了。

有荣皓辰的地方,就有孙静珊,如影随形。

而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如同虚设。

奶奶去世才三个月,你们俩要鬼混,是不是该低调一点?

荣皓辰冷冷的瞅着她,目光里的厌恶之色犹如利刃一般,把她从头剐到脚,娶你的是荣家,不是我,你没有资格管我的事。

孙静珊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撩开她额头的刘海,露出了一道丑陋的伤疤,丑八怪,皓辰看到你,恶心的连饭都吃不下去,你哪来的勇气嫁给他的,你怎么不去死呢?

景晓言下意识的捂住了额头,脸色一片惨白。

她知道,自己有多丑。

她知道,荣皓辰有多么的讨厌她。

从小,她就跟荣皓辰订了婚,但荣皓辰想娶的人只有孙静珊。

对方是豪门千金,光彩照人,而她是个毁了容的丑八怪,卑微的就像一粒尘埃,给他提鞋都不配。

荣家为什么坚持娶她当XF,简直就是个未解的谜团。

让她出去,我们谈谈。她的声音在微微的颤抖,仿佛被情敌的嘲弄击碎了。

荣皓辰拍了下孙静珊的肩,她会意,穿上衣服走了出去,关上门时,还不忘回过头来,抛出一丝洋洋自得的冷笑。

景晓言咬住了牙关,视而不见。

荣皓辰,我没有想过要嫁给你,从来都没有,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们就离婚。她说着,从包里拿出了离婚协议书。

一道无法言喻的阴暗之色从荣皓辰眼底悄然划过,什么条件?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异常的平静,仿佛巨浪来临前海底的暗潮,缓慢而凝重的流动着。

她咽了下口水,我要三亿。

荣皓辰眯起了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桃花眼,眸色变得极为阴沉,犹如千年的深潭,望不到底。

他的唇颤动了下,像是想要说什么,但咽住了,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支票,刷刷的写完,扔到了地上。

粗暴的动作,仿佛刻意压制着某种即将失控的情绪,也是对她的鄙夷。

她咬住了唇,弯腰捡起了支票,再见,荣先生。

但愿今生今世,永不相见。

转过身,她正要离开,忽然一只大手攥住了她的胳膊,像老鹰拧小鸡一般,把她扔到了床上。

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你要干什么?

荣皓辰欺身而上,灼热的呼吸扑散在她的脸上,带着压迫的味道,一张破纸,能值三亿?他十指微微一用力,扯开了她的领口。

显然,她还得付出些什么!

意识到了他的意图,她羞得满脸通红。

结婚半年来,他从来没有碰过她。

现在,他是想要毁了她,不让她完整的离开。

放开我!几乎是本能的,她一巴掌扇了过去。

荣皓辰额头上的青筋跳动起来,一抹愤怒的火光在他眼底阴鸷的闪烁。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敢动他一根头发!

她是第一个!

他一把抓起枕边的领带,把她的手绑在了床栏上,动作是那样的狂暴,没有一丝怜惜。

荣皓辰,你这个混蛋,不要碰我!

她无助而绝望,失声痛哭。

哭声震荡了空气,也震荡了他的心。

不准哭!他撕下一张胶带,封住了她的嘴。

从第一次见到她,就知道她是个爱哭鬼,动不动就哭鼻子。

他很讨厌她的哭声,总是让他心烦意乱。

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没有了丝毫的还击之力,只能用眼睛瞪他。

那满含泪水和怨恨的眸子,在他眼前不断的放大放大似乎充满了所有的空间。

他的内心深处,有个遗忘的角落被撕裂了。

那个角落里,装满了他同景晓言的过去,让他顿时烦躁起来。

他三下五除二的扯下了衬衣,朝她扔去。

黑色的衬衣盖住了她的头,盖住了她的眼睛,盖住了他不想看见的一切。

景晓言的眼前也只剩下一片漆黑,恐惧爬满了她的背脊,让她开始颤抖起来,抖得连床都在簌簌作响。

就在这时,一声手机铃响撕裂了沉寂的空气。

她听到了匆忙离去的脚步声和关门的声音。

荣皓辰出去接电话了,半晌都没有回来。

他走了吗?

那她该怎么办?

她拼命的甩头,拼命的扭动身体,想要自救,完全不知道门已悄然被推开了。

荣皓辰站在门口看着她,喉结灼热的滚动了下,急步走了过去。

几乎粗暴的肆虐席卷而来,她绝望的嘤呜一声,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瓷娃娃,被摆弄、被撕裂,被碾成了一片片,再也合不拢了

清晨。

她从昏迷中醒来,所有的束缚都解除了。

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还有一室的狼藉。

手机忽然响起,那声音让她有种莫名的、心惊肉跳的感觉。

小言,你在哪里呀,你爸爸跳楼了,你妈受不了刺激,突发心脏病进了医院话筒里传来了姑姑的哭声。

一记霹雳狠狠的击中了她的天灵盖。

她头晕目眩,眼前一阵发黑。

三个月前,父亲的公司出现危机,荣皓辰不肯帮忙,父亲被迫借了高利贷。

现在公司濒临破产,高利贷天天追债。

他们已经走投无路了。

除了拿离婚来换资金,她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爸,我拿到钱了,你为什么不等我呀!

她穿上衣服,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太平间里。

景父躺在白布下,一动不动,早已没有了丝毫的生气。

景晓言掏出口袋里的支票,噗通一声跪到了他的身旁,爸,我们有钱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呀,你不要死,不要离开我

站在一旁的景小姑微微一惊,小言,你哪里来的钱?

她啜泣着,声音低若蚊吟,我用离婚协议书跟荣皓辰换的。

景小姑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小言,你知不知道,公司破产,你爸爸被迫借高利贷,都是荣皓辰的阴谋。他处心积虑,就是想要逼你离婚。当初荣老夫人病重,他不得不同意结婚。老夫人一死,他就没有了后顾之忧,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摆脱你。

她顿了下,忽然把语气一转,不过,他肯定没有仔细看过婚前协议。

景晓言狠狠一震。

她和荣皓辰确实签了一张婚前协议,是老夫人让律师拟定的,当时荣皓辰看都没看,签完就甩手走人。

她也没仔细看。

那不是财产协议吗?

不是。景小姑摇摇头,老夫人在临终之前,给了你爸爸协议书的副本,里面规定了你们的结婚期限,是一百年。

什么?景晓言整个人都惊呆了。

一百年,那岂不是一辈子都不能离婚了?

景小姑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她的肩,你爸爸在出事前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明天就送你出国,荣皓辰知道这件事之后,肯定会对你不利。你妈和弟弟,我会好好照顾的,你不用担心,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景晓言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唯一知道的只有一件事,要活下去,替父亲报仇!

在ICU前守了母亲一天,晚上她开车回去收拾行李。

后视镜里,一辆黑色汽车一直跟在后面。

她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由的加快了油门。

十字路口,红灯亮了。

当她踩下刹车时,惊愕的发现,刹车竟然失灵了。

白天还好好的,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

寒意攀上了她的背心。

看来荣皓辰的动作比想象中要快得多。

不能离婚,只有丧偶。

他要杀了她!

咬紧牙关,她把车开上了沿海公路,正要打电话报警,前方一辆货车逆行而来,眼看就要撞上她了。

她猛然一打方向盘,车像失控的野马,撞断护栏,冲进了大海

第二章 丑态百出

五年后。

希尔顿大酒店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庆生会。

寿星是豪门千金孙静珊。

她站在台上,张大了眼睛,期盼着心爱之人的到来。

当荣皓辰出现在大门口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他就像是九天神祗下凡尘,高高在上,无与伦比。

189公分的高大身躯,时刻都散发着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一双深邃的桃花眼,似笑非笑时,魅如新月,肃然时,冷若寒星。

精致的五官就像是上帝细心雕琢出来的,360度无死角的完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太冷了,连阳光洒落在上面,似乎都能凝结成冰晶。

当他走到孙静珊的身边时,四周的灯光忽然就黯淡下来,墙上巨大的液晶屏亮了。

无数令人大跌眼镜的照片,犹如幻灯片一般,一张一张的播放出来。

里面全是孙静珊的特写,抠鼻屎的、吐口水的、翻白眼的简直是丑态百出,迷之尴尬。

所有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有注意到宴会厅里多了两个漂亮的小奶包。

哇小女孩嚎啕大哭,这个阿姨好丑哦,吓死宝宝了,眼睛好痛痛,宝宝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丑的阿姨,想要娶她的男人肯定是史上第一的睁眼瞎。

姐姐,你别怕,我保护你。这么丑的女人,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口味极重的男人,就喜欢辣眼睛的庸脂俗粉,越俗越丑,他就越喜欢。小男孩搂住小女孩,鄙夷的目光如利箭一般,直射向焦点中的男女。

台下众人一片唏嘘。

孙静珊妆容精致的脸涨得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了,关掉,把屏幕给我关掉!她羞恼的尖叫。

小女孩连忙捂住了耳朵,妖怪在叫,好恐怖呀,宝宝害怕。

荣皓辰的脸色阴了下,旋即恢复了惯有的冰冷。

一年有24个节气,而他的身上只有两个节气——小寒和大寒。

走到小女孩身边,他低沉的问道:你们是谁家的孩子?

老天爷家的孩子,专门惩凶除恶。小女孩吐吐舌头,牵起小男孩的手,朝外跑去,一溜烟就消失在了门外。

荣皓辰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大步跟在了后面。

他倒要看看,谁家的熊孩子如此胆大包天。

酒店外,一名女子正在寻找孩子。

她一头微卷的长发,露出光洁而白皙的额头,那样的美丽如画,那样的清新纯净,又那样的超凡脱俗,犹如黎明天空吐露的第一抹蔚蓝,又似山间初绽放的空谷幽兰。

看到从电梯里走出来的孩子,她嘘了口气,小萌,小琛,你们两个跑到哪里去了?

下飞机之后,孩子们就闹着要来这里的餐厅吃午饭,结账之后,她去了一趟洗手间,他们就不见了。

妈咪,我们到处逛了一下。

两个小奶包对视一眼,狡黠一笑,跟着妈咪上了车。

酒店门口,荣皓辰走了出来,目光飘过透明的车窗,只是淡淡的一眼,却让他的心脏咚的一声几乎裂腔而出。

那个女人

景晓言也看到了他,目光在一瞬间交织,又在一瞬间移开。

她仿佛被闪电击中了一般,慌忙发动引擎,疾驰而去。

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设想着同荣皓辰再次见面的场景,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偶然。

五年前,车冲进海里之后,她被人救了。

恩人秘密送她去国外,给了她新的身份——东南亚华裔伊若初。

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怀孕了。

那晚,她的头被蒙着,不知道进来的男人到底是不是荣皓辰。

毕竟他出去接电话之后,就离开了。

从内心深处,她希望孩子不是荣皓辰的,因为他是仇人。

孩子们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一直以为恩人就是亲生爸比。

这次回国,她要做两件事。

第一,找荣皓辰报仇。

他害得她家破人亡,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第二,把父亲的公司夺回来。

公司破产之后,就被荣皓辰收购了。

父母一手创立的品牌茗言,不能落在敌人的手里。

在她思忖间,小萌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妈咪,我们要一直留在龙城吗?

嗯。她点点头,下个月爸比也会回来,他已经替你们联系好了学校,等暑假过后,就可以去上学了。

过去的事,她从来没有告诉过孩子,不希望他们卷入仇恨之中,但她不知道的是,孩子早就已经知晓了。

爸比帮他们联系上了舅舅,让他们得知了一切。

他们要帮妈咪复仇。

今天的一幕就是舅舅安排的。

这是他们的秘密,绝对不能让妈咪知道。

去到住处,孩子们午睡之后,景晓言就开始准备下午的面试了。

她应聘了茗言的设计总监。

要想把茗言夺回来,就要先打入它的管理层。

龙城的另一端,荣皓辰从酒店出来,直接去了公司。

他的内心犹如排山倒海,犹如万马奔腾,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那是景晓言吗?

他是不是看花眼了?

他本来想要追上去看个清楚,但车飞快的开走了。

景晓言已经死了呀!

警方打捞了整整三个月,终于找到了她的尸体,被鲨鱼啃得面目全非。

景家人做了DNA鉴定,证实就是她。

他深吸了口气,撑住了额头,一想到这个名字,就头疼。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他明明极其厌恶这个女人,她心机深重,谎话连篇,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能入他的法眼。

可是这五年来,每次一想到她,就会有一种莫名的、隐隐的刺痛,从他心底掠过去,来无影,去无踪,犹如闪电一般。

他不想去琢磨,也不想去深究,只选择用一杯烈酒来冲淡。

在他看来,这绝对不是因为怜惜,她曾经对他做过的事,就算死一百次,也不足以谢罪。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茗言的负责人王总进来了,手里拿着面试者的简历。

荣总,昨天有一名海外设计师投了简历,我觉得非常合适茗言,她是帕森斯设计学院毕业,精通手工刺绣。

他把对方寄来的绣品拿了出来,您看看,这手艺跟当年的景家有过之而无不及啊,茗言的灵魂就是刺绣,只有把灵魂找回来,才能重塑茗言的辉煌。

荣皓辰的目光落在了绣品上,这是一只孔雀,神形兼备,栩栩如生,仿若活物一般。

恍惚间,他想到了景晓言。

她绣过孔雀,几乎和上面的一模一样。

让她过来,我亲自面试。

第三章 恶鬼杀人啦

景晓言接到王总的电话,一秒进入备战状态。

万万没想到,荣皓辰会亲自面试她。

一个小公司的设计总监,需要大boss亲自出马吗?

难不成他还挺在乎茗言的?

她梳了一个丸子头,自信的露出额头。

恩人为她找了全球最好的整容专家,终于去掉了丑陋的伤疤。

她不记得这道疤是怎么来的了。

只知道,这一切是从温泉山庄那场名流派对开始的。

她和荣皓辰同时发生了意外。

她昏迷了一个月,醒来后,不但失去了部分的记忆,还留下了一道疤。

究竟发生了什么,荣皓辰只字不提,仿佛跟她一样失忆了。

其他人也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但不愿说。

在那之前,荣皓辰对她虽冷漠,但谈不上讨厌。

因为他看着她的时候,表情虽冷,虽淡漠,眼睛里却有温度。

在那之后,冷淡就升级成了厌恶。

或许因为她太丑了。

或许还发生了别的什么事,让她彻底得罪了这尊大神。

收拾心绪,她换上一身素雅的OL装,出了门。

绝对不能露出破绽,让荣皓辰再杀她一次!

宇都大厦是龙城的标志性建筑,高耸入云,同它的主人一样野心勃勃。

从电梯出来,她深吸了口气,要沉着应对,千万不能露出马脚。

荣皓辰已在办公室等候多时。

当她进门的刹那间,他浑身的细胞都掠过了一阵剧烈的抽搐,差一点就从大班椅上惊跳而起。

景晓言!

真的是景晓言!

他在酒店门口见到的女人一定就是她了!

景晓言未动声色,微微一笑,礼貌而不失优雅,荣总,您好,我叫伊若初,来面试茗言的设计总监。

他没有回答,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直直的、死死的、一瞬不瞬的盯着她,那复杂的目光仿佛要把她吞噬。

如此反应,在她的意料之中。

她维持着笑容,故意问道:荣总,您是在看我的衣服吗?是我自己设计的。

荣皓辰的喉头滚动了下,恍然回神,但目光还落在她的身上。

她好像是景晓言,又好象不是,额头上没有伤疤,光洁无暇。

他记得医生说过,那疤是治不好的,整容也去不掉。

景晓言喜欢化妆,脸上总是变换着各种妆容,而她一脸的素净,脂粉未施,只涂了一层透明的唇彩。

咽了下口水,他拿起简历看了一眼,她今年24岁,比景晓言大了一岁。

伊小姐是马来西亚的华人?

嗯。她点点头。

伊小姐喜欢灰色?他几乎是脱口而出,虽然表面一直维持着镇定,但内心犹如翻江倒海,连脑细胞都有点不稳定了。

她穿得是一件灰色的套装。

这是某女最讨厌的颜色。

对她而言,灰色代表了颓废和悲伤,她从来不穿灰色的衣服!

这一问,倒让景晓言有点吃惊,像是在试探些什么。

从前的她讨厌灰色,难道他会知道?

她咧开了嘴角,用微笑来掩饰异常的心绪,作为一个设计师,所有的颜色在我的眼里都是美好的。

荣皓辰薄唇抿成了一道直线。

她看着他的神情如此的平静,像一汪没有波澜的深潭,完全不像是久别重逢的故人。

难道她真的不是景晓言?

伊小姐,你长得很像我的妻子。

他并没有放弃试探。

毕竟某女心机深沉,撒起谎来犹如家常便饭,搞不好一切都是刻意的掩饰。

景晓言半掩起嘴,笑了声,动作十分的自然。

荣总真会开玩笑,我知道您的妻子是龙城第一名媛孙静珊,我怎么会像她呢?

荣皓辰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她不是我的妻子。

声音很低沉,但不带一丝犹豫。

景晓言剧烈的震动了下。

这是什么意思?

在他的心里,孙静珊不是正主吗?而她,是被硬塞进来的垃圾,只想扫得一干二净。

五年不见,态度怎么变了?

难道他和孙静珊之间,没有从前那般融洽了?

您的家事,我不便过问,您不想问些专业的东西吗?她巧妙的转移话题,言多必失。

荣皓辰的嘴角微微一颤。

她的语气如此的云淡风轻,看起来压根就不关心他的事。

但他不会轻易打消疑虑。

不用了,你被录取了。

先把她留下,才能查个清楚。

景晓言笑了,眸子里闪着狐狸一般狡黠的微光,荣总,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从办公室出来,她脸上的笑意消失的无影无踪,藏在内心深处的仇恨慢慢的浮现出来。

荣皓辰,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走廊上,一个女人走了过去。

那身影,化成灰,景晓言都认得出来,是孙静珊。

这就叫冤家路窄,走到哪都能撞见!

对方也看到了她,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那女人的身材也太好了,高挑性感,凸凹有致,该不会是来勾引荣皓辰的吧?

她快加了脚步,当看清对方的容貌时,她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眼珠子鼓得快要暴裂开来,嘴巴张得老大,但因为强烈的惊恐而发不出声音来,停顿了十几秒,才尖叫出声:鬼呀——

景晓言的眼里闪过了一道仇恨的怒火。

当年,这个女人没少坑害她,各种阴谋诡计都耍过一遍。

在她毁容之后,更是变本加厉,让全校的人都嘲弄她、孤立她、霸凌她。

要不是姑父在学校当教导主任,她恐怕早就死在校园暴力中了。

这位小姐,你是在说我吗?我怎么觉得你更像鬼呢?

孙静珊像是被刺了一下,内心的恐惧逐渐化为了恼怒。

下等的贱胚,永远都像阴影一样笼罩着她,即便死了也挥之不去。

每次,荣皓辰跟她秀恩爱,都是在她出现的时候。

她死了,他就碰都不碰她一下了。

你这个额头流脓的丑八怪,我要让你魂飞魄散,再也不能缠着皓辰。

她张牙舞爪,像发疯一般扑了过去。

景晓言抓住她的手臂,一个过肩摔,狠狠的将她撂倒在地。

她用力很大,地板砰的一声闷响,孙静珊感觉自己的背脊骨都要裂开了,救命啊,恶鬼杀人了。

景晓言冷笑。

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可以任人欺凌的软柿子了,孙静珊对她犯下的罪孽,她会变本加厉的讨回来。

荣皓辰就站在办公室门口,孙静珊尖叫的时候,他就出来了。

这一幕尽收眼底。

伊小姐好身手。

他的妻子可没有这样的身手。

景晓言耸了耸肩,我是柔道黑带,这位小姐不知道为什么想要袭击我,我只好自卫。

在国外的五年,她学了柔道,必须变得强大,才能保护好家人。

孙静珊一边哭一边伸出手来,皓辰,救命啊,贱女人变成恶鬼了,想要杀了我。

荣皓辰没有伸手拉她,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她是茗言新聘的设计总监。

孙静珊的哭声戛然而止,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顾不上背部的疼痛,她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不是

看到女子的额头,她咽住了后面的话。

额头没有疤,地上有影子,她不是鬼!

景晓言故意装出困惑的表情,这位小姐语无伦次又歇斯底里的,是不是有间歇性精神病?有病,就要赶紧治,不能耽误。

孙静珊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伸出手来,挽住了荣皓辰的胳膊。你才有病,我告诉你,我是龙城第一名媛,皓辰的妻子,你要叫我总裁夫人。

这是在宣告自己的主权。

景晓言红唇划开了一道阴戾的冷弧,刚才,荣总亲口跟我说,你不是她的妻子。

她说着,故意望向荣皓辰,是吗,荣总?

这是挖个坑,让他自己跳呢。

▲《刺婚》完整版已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