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猛男无双李子慕by李子慕李子慕小说

猛男无双李子慕by李子慕李子慕小说

2019-10-07 11:48:34作者:李子慕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猛男无双李子慕》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猛男无双李子慕》说的是主角李子慕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入赘两年,被所有人当作骗子和咸鱼。而我,却一人默默扛起家族,为她撑起全世界!

猛男无双李子慕by李子慕李子慕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猛男无双李子慕》真的非常好看。

第一章 咸鱼大少

华京台讯,李氏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振先生昨日去世,享年89岁。名下资产将全部捐赠......

山水市,某破旧住宅楼一套狭小的两居室内,正卖力拖地的李子慕突然听到这么一则新闻,下意识的一愣神,拖把掉在了地上。

老东西,终于死了?

片刻之后,李子慕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脸上的伤感转瞬即逝。对于老人捐献财产这件事,他也丝毫不感到意外。

原因很简单,因为李家唯一继承人,他的长孙李子慕,李大少爷。早在三年前,就因犯了些不为人知的错误,被他赶出了家门!

老子才不稀罕呢!

李子慕回过神来,满不在乎的说道,同时捡起拖把,继续埋头苦干!

今天是他妻子夏如雪的生日,也是他们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这个日子,他们俩谁都不会忘,因为太过深刻!

他清楚记得,第一次在白海滩上的邂逅。美得不可方物的夏如雪朝他缓缓走来时!这个从未正眼看过什么女人的豪门大少爷,竟然愣在了当场,忍不住想去靠近,想要拥有!

身为山大校花追求者无数的夏如雪,也被他身上那种说不清的气质深深吸引。最后她拒绝了所有的追求者,选则了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

并且坚信,自己绝不会选错!

呼,终于拖完了!

看着一尘不染的地面,李子慕长舒一口气,倒在了沙发上。

结婚这两年来,他一直窝在家里无所事事,宛如一条咸鱼。可做家务的本事,却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

看着墙上被砸碎的结婚照,不由得又想起当年的事。

认识三个月后,李子慕便抱着五百万现金敲开了夏家大门。一直希望女儿嫁入豪门的柳青,看着满桌子红艳艳的钞票,立刻就同意了这门婚事。但却提了个过分的要求,让他入赘!当时的李子慕,想都没想便一口答应!

夏家人不仅不觉得意外,反而以为捡了个大便宜。不仅大肆宣传,还在山水市最好的酒店为他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只不过,这场婚礼最后却成了个盛大的笑话。

婚礼当晚,男方亲友无一人到场。更重要的是,还被当场揭穿,并不是什么富家子弟,只是个游手好闲满嘴谎话的骗子。就连聘礼,也是他从财务公司借来的!

在场宾客顿时就炸了锅。夏家人更是瞠目结舌,啼笑皆非。丈母娘柳青如遭雷击,冲上台哭着喊着要拉他们去离婚。

可夏如雪站出来阻止了母亲,说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还让柳青留下那五百万,因为她夏如雪值这个价!至于债务,她会和自己丈夫一起还!

最后,婚礼在宾客们嘲讽的目光下继续进行,却也草草结束。这件成为山水市民茶余饭后的笑话,更是夏家人心头解不开的结。

该做饭了!想到这里,李子慕回过神来,走进了厨房。

夏如雪本以为结婚后,李子慕会有所改变,不辜负自己的坚持。可没想到,这家伙干脆变成了一滩烂泥!本就是笑话的婚姻,变得更加可笑。

天知道他们听了多少闲言风语,受了多少白眼唾弃。李子慕不痛不痒,因为并不在乎。但夏如雪,却心如刀割!

她开始拼命工作,变得沉默寡言!前不久还臭骂了李子慕一顿,告诉他等还完那五百万,就离婚!

李子慕笑而不语,因为他知道,按她的收入水平,还完那五百万,他俩也已经白头偕老了!

.........

真香?全都是老婆大人爱吃的菜哦!

傍晚六点,李子慕完成了丰盛的晚餐,嗅了嗅香味自豪的说道。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响了房门。

李子慕看了一眼从地摊上买回来的电子表可再一想,以为是夏如雪忘了带钥匙,于是连忙跑过去开了门,并毕恭毕敬的说了句,欢迎老婆大人下班回家!

下一秒,空气凝滞了,站在门外的并不是夏如雪,而是一位身材高大挺拔,穿着定制级黑西服的中年男人。此人气势非同一般,手里还提着一个公文包。

你怎么来了!

李子慕脸色变得无比阴沉,还把手搭在了门框上,俨然一副老子不欢迎你的架势。

我觉得,还是屋里说话较妥当!男人轻声回答道,眼神温和。

就在这儿说,我老婆在家,不方便!李子慕依旧表现得十分冷漠。

我确认过才来的!男人慢条斯理的回答道。

进来吧!记得换鞋,本少爷刚拖的地!李子慕没理由再将他拒之门外,只得妥协并提醒了一句。

男人乖巧点头,迅速换上拖鞋关好门,走进客厅。站在李子慕身旁,微微低头,毕恭毕敬。

三年不见,学会做家务了啊,少爷!

少废话!,有事说事,说完走人!

李子慕并未理会男子的调侃,苦大仇深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大老爷死了!男人沉吟片刻后,略显伤感的说道。

此人名叫李如,追随了李家老爷子二十年的保镖兼司机,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知道,都上新闻了!还把财产都捐了不是,多有爱心啊!李子慕负气的说道,虽然心情沉重,却还是假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没错!但是,他把李家留给了你!李如微微皱眉,沉声回答道。

哼,如果没记错,我李子慕不过是个被赶出家门的不孝子孙!难道,不怕我一晚上就给他败干净了?李子慕愤恨不满的自嘲道。

李如相信,大老爷不会选错人的!李如干脆利落的回答道,眼神中看得出对李子慕的信任。

呵!李子慕冷笑一声,接着问道,所以,你来这儿就为报个丧?

有份文件,需要您签!签完,您就是李家的新掌门了!李如一边说着,一边将公文包放在桌上。

但李子慕并没有让他把文件取出来,而是直接按住公文包,告诉他,让我考虑考虑!

好!那李如就等少爷答复,电话没变!

干脆利落的回了这么一句后,李如直接起身离去。

李子慕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李如离开,而后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到阳台点了根烟,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老人的身影!

六点半,夏如雪依旧没有回家。李子慕觉得不对劲,于是便开始给她打电话,但一连几个都是无人接听。

他担心出事,连忙又找出了夏如雪同事兼闺蜜陈晓冉的电话,打了过去。

喂,哪位呀!电话那头传来陈晓冉稍显尖锐的声音,就像捏着嗓子在说话一样。很不自然,令人浑身不适。

我是李子慕,请问如雪跟你在一起吗,她现在还没到家!

李子慕并不喜欢陈晓冉,但有求于人无可奈何。

李子慕?你怎么有老娘电话,该不会是夏如雪给你的吧!真是,怎么能随便把老娘电话给一个骗子呢!

虽然是夏如雪最好的闺蜜,但陈晓冉却是从骨子里讨厌李子慕,几乎每天都在劝夏如雪和李子慕离婚。

我问你,如雪去哪儿了!李子慕皱了皱眉头,稍显霸道的追问道。

谈,谈合同去了!听说是一个从山海市回来的大土豪,约她去了金华酒店......

讨厌李子慕是一回事,但自己闺蜜她还是关心的!她可不想看可怜的再出什么事。

所以,还是连忙把实情说了出来。

知道了!可还没等陈晓冉把话说完,李子慕就挂断了电话,听上去似乎有点漫不经心。

什么人嘛,自己老婆被人约去酒店了还这么淡定!夏如雪啊夏如雪,你到底是吃了什么迷魂药!

李子慕,活该你被绿!呸呸呸,夏如雪才不是那种人!

被挂电话陈晓冉气不过,立刻就对着手机骂了来,但最后又觉得这么说不对。连忙拍了拍嘴巴,暗道一句童言无忌!

挂断电话的李子慕,则直接出门,赶往金华酒店。本想打车,可一摸口袋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最后只好跑步前进了!

庆幸的是,金华酒店距离李子慕的住处并不远。不一会儿功夫,便已抵达。

李子慕停下脚步,一抬眼便看到身穿黑色裙子的夏如雪从酒店里走了出来。在李子慕眼里她一如既往,美得不可方物!只是看上去有些踉跄,像是喝醉了一样。

如果说,起初李子慕只是贪恋夏如雪的美色,只是想找个人来填补内心的空白。现在的他,却已经把她当成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不分了!

夏小姐等一下,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一声高呼传入耳中,李子慕回过神来。只看见一个五短身材还挺着个大肚腩的油腻男人,从酒店里追了出来。

不用了陆先生,我自己可以回去的!夏如雪秀眉微蹙,看上去稍显慌张,直接拒绝了胖子的好意。

就是你这熊样,也敢打我老婆主意!李子慕咬牙启齿,立刻就冲了过去。

第二章 妖孽

不好意思,夏小姐由我护送就好,劳您费神了!

就在那胖子伸手想要染指夏如雪白嫩的手臂时,李子慕正好赶到。一个见缝插针挡在夏如雪身前,胖子的魔抓便直接落在了李子慕手臂上。

胖子吓了一跳,连忙松开了手后退两步。上下打量了李子慕一番,见他穿着皱巴巴的旧衣服,顿时满脸不屑,恶狠狠的叫骂了道:

哪里冒出来的臭乞丐,夏小姐轮得到你来送吗!赶紧滚!

他,他是我丈夫!李子慕正准备开口,身后的夏如雪却率先做出了回应。

听闻此言,胖子不由得愣了一下,李子慕则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呵,原来你就是那个吃软饭的大骗子啊!久仰久仰!

过奖了,正是在下!不过,我能骗到这么个漂亮XF,你呢?听到如此嘲讽的话,李子慕却丝毫不生气,反而得意洋洋的回了这么一句。

你,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你还自豪了?

正所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李子慕这句话一出口,胖子就急了!他一边骂着,一边举起拳头,摆出一副要替天行道,收了李子慕这个妖孽的架势。

去你的吧!见胖子要打自己,李子慕也没干等着吃亏。直接抢先出手,推了一把。看似轻描淡写,可体重一百八的胖子却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你......哎哟,打人啦,救命啊!

胖子气得满脸通红,本打算奋起反抗,可肚子上的疼痛却在提醒他,刚才那轻轻一推的力度有多大!所以,他担心自己吃亏,于是便干脆坐在地上大声嚷嚷了起来。

快走!夏如雪见状,担心惹上麻烦,于是连忙拉着李子慕跑下了台阶,骑着他们的小电驴扬长而去。

老婆,你喝酒了?骑车的李子慕嗅到夏如雪身上的酒味,于是便关心了一句。

不用你管!冷漠的回应,和李子慕预料的一样。迎面吹来的风,都带着苦涩。

夏如雪工作的尙幕集团,以私人资产管理业务为主。所以,免不了要跟一些土豪暴发户打交道,刚才那姓陆的胖子正是其中之一。

他魔都山海发了笔财,几千万的资产想找人打理。于是便搭上尙幕这条线,还点名要夏如雪来跟他签合同。想着能有将近二十万的提成,夏如雪便硬着头皮赶往了金华酒店。

可没想到一进门,死胖子便让她喝酒。一杯接一杯的,最后实在喝不下的时候,才反应过情况不对,于是连忙佯装接电话逃了出来。

要不,换个工作吧老婆大人!夏如雪正沉思着,李子慕突然又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不用你管!夏如雪回过神来,冷冷的回答道。

知道,知道!这工作收入高,能更快的把债还完。这样,就不用跟我这骗子耗一辈子了对吧!

李子慕虽然是笑着说完的这句话的,可天知道他心里多难受。而夏如雪,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老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见夏如雪不说话,李子慕又接着找话题道。

我生日!夏如雪随口回答道,明明是个好日子,她却显得有些失落。

对,是你的生日,还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给你做了一桌子好菜......

哦,去我爸妈那儿,他们要给我过生日!没等李子慕把话说完,夏如雪便打断了他。

听闻此言,李子慕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虽然那时他最不愿意去的地方,但还是点了点头,然后把车骑进了另一条路上。

........

如雪,你,你怎么把这家伙也带来了!不是跟你说了嘛,别带上他!

二十分钟后,李子慕和夏如雪抵达了目的地。这栋位于滨江路的联排别墅,是夏如雪父母去年买的新房。

可笑的是,买房的钱明明是李子慕给的五百万聘礼!而他刚到门前却直接被丈母娘拦了下来。

妈,我们还没离婚呢!!丈母娘的刻薄言语,李子慕完全不放在心上,可夏如雪不知为何竟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李子慕不知道她这是不是在帮自己说话,但心里,却突然好受了一点。

夏如雪,你竟然为了这个骗子跟你老娘顶嘴?可柳青却不乐意了,直接就板起脸骂了一句。

我没有!夏如雪冷冷的回答道,然后便拉着李子慕转身作势要走。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何开口,大概是酒喝多了吧!

我跟你说,今天可有亲戚朋友们在场,你最好别出洋相!一个人在角落里呆着,屁都别放一个!听到了没!见夏如雪要走,柳青只得选择妥协,并恶狠狠的叮嘱了李子慕一句。

李子慕哪里敢反驳呢,连忙傻笑着点了点头。

哟,如雪回来了啊!

咦,这么把这家伙也带了啊!

对呀,不是说离婚了吗,怎么还在这儿丢人现眼啊!

如雪听大姑的,赶紧让这家伙滚蛋,大姑给你找个好人家!

就是,咱们家如雪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也得嫁个真豪门呀!

......

客厅里挤了一堆人,以母的为主体,正是传说中的七大姑八大姨。他们先是热情的跟夏如雪打着招呼,但转眼看到李子慕,立刻变了嘴脸,争先恐后的展开唇枪舌剑的攻击。

这正是夏如雪带着李子慕逃离这里,到外面独自生活的原因。李子慕也实相,四个字逆来顺受,最后按照丈母娘的要求,乖乖坐在角落里,发起了呆。

这你都受得了!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走到李子慕身边,无奈的说了这么一句。同时,还给他递了一杯酒。

李子慕回过神,才发现是自己老丈人夏潮,一个在这家里地位只比自己高一级的苦逼男人。他可能也是这个家里,唯一没有对李子慕口诛笔伐过的好人。说不上为什么,大概是同病相怜,惺惺相惜吧!

受得了!李子慕傻笑道,然后接过了夏潮手中的酒杯。

二叔,你给他喝什么酒啊!不要钱?浪费!可这还没等李子慕喝到酒,就有人叫嚣着抢走了酒杯。

李子慕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夏如雪那惹人厌的堂兄夏如流。人如其名,当得起下流二字,也是夏家抗李大军中的骨干。在山水市一家大企业当着豆大的领导,工资不高,但架子不小,在李子慕面前永远是一副高高在上的丑态。

喂,死骗子,今天可是如雪生日,大家都准备了礼物,你不会空着手吧!李子慕并不打算理会夏如流,但这家伙却咬着不放,不仅喝了李子慕的酒,还高声问了这么一句,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听闻此言,七大姑八大姨们立刻就都扭头望向了这边,一个个都等着看李子慕出丑。

放在了家里!李子慕沉吟了片刻之后,淡淡说道。

哦,不会又是骗人的吧!不过就算真的准备了,估计也是路边两元店买的破烂玩意儿吧!李子慕话音刚落,夏如流立刻又扯着嗓子落井下石道。

就是,一个没有工作游手好闲的废物,哪来的钱买礼物啊!也不知是谁高声附和了一句,针对李子慕的讨伐

此时的李子慕,毫无颜面可言,他下意识的咬了咬牙,但紧跟着又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仿佛完全与他无关的样子。

骂吧,骂够了就没人烦我了!

这番骂战持续了很久,直到门铃突然响起,才终于停了下来。

第一个听到门铃的夏如流以为是自己订的蛋糕到了,于是便屁颠屁颠的跑上去开了门。

可开门之后才发现,并不是送蛋糕的,而是一名身材魁梧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子。

请问,您找谁?

一向以溜须拍马为己任的夏如流一眼看出此人来头不小,于是连忙客客气气的问了一句。

稍显木讷的中年男子并未理会,直接走进了夏家,站在客厅中央。

看到这刚刚才见过的老熟人,李子慕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想,谁让这家伙来的!同时,也担心他会点破自己的身份。

我们家少爷让我来给夏小姐送礼!

这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立刻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但他只是向夏如雪点了个头。沉声说完来意,便放下礼物转身就走。

你,你们家少爷是谁呀!直到那男人快走出门时,柳青才忙不迭的高声问道。

男子并未理会,直接关上了房门。

快看看是什么礼物!

你看这盒子都是镀着金边的,肯定非常贵重!

下一秒,七大姑八大姨们哗啦啦的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抢着要去打开那个精致的礼盒。作为当事人的夏如雪却满脸疑惑,一头雾水。

但躲在角落里的李子慕,不知为何却突然露出了稍显无奈的笑容。微微低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第三章对不起,又给你丢人了

我去,房,房产证和钥匙!最终,还是由这里的主人柳青打开了礼盒,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后,凑得最近的夏如流立刻就惊呼了起来。

众人定睛一看,礼盒子里装着的,还果真是一本房产证和一把金色的钥匙。翻开房产证后,上面竟赫然写着夏如雪的名字,而且还是位于市中心李园小区,一套二百平米的豪宅!

竟然是李园,我的梦想啊!二百平米,起码一千多万啊!

一,一千多万,那不是能买两栋这样的房子了?哪家的少爷出手这么豪爽呀!

肯定是看上咱家如雪了!照我说,赶紧跟这个骗子把婚离了,嫁给这位少爷!

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众人纷纷望向夏如雪,她知道这些人想说什么,于是便干脆利落的抢先说到。

你这丫头......

你们怎么知道,不会是个跟我我一样的骗子呢!

就在柳青准备对夏如雪进行一番思想教育时,李子慕突然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

此言一出,所有人齐刷刷的望向他,下一秒万箭齐发,污言秽语不绝于耳!

你这臭不要脸的,还好意思说话!害我们家如雪有家不能回,跟你住在那种租来的破房子里......

柳青气不过,劈头盖脸数落了一顿,最后竟然还恶狠狠的骂了句,你这有人生没人养的畜生,从老娘家里滚出去!

听闻此言,李子慕突然咬紧牙关,握起双拳,眼神中透着杀气。

够了!妈,是我自己要搬出去的,跟李子慕没关系!他是个人,不是畜生!你们可以看不起他,但别这样侮辱他!谁想嫁豪门谁嫁去,我不稀罕!

就在李子慕准备发飙时,夏如雪突然站出来气势汹汹的说道。众人顿时惊呆了,柳青更是满脸错愕说不出话来。

而夏如雪则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拉着李子慕愤然离去。

夏如雪,你是喝了这下子的迷魂汤吧!今天走了,你就再也别回来!

许久之后,柳青才晃过神追了出去,但夏如雪和李子慕早已不见了踪影。

......

对不起,又给你丢人了!

一进家门,李子慕便向眼眶泛红的夏如雪道了个歉。当然,此时除了道歉,他了不知道能说什么。

你刚才生气了!夏如雪并苦涩一笑,反问道。

我去给你热菜!李子慕一听,立刻就打起了马虎眼。

我问你话呢!

夏如雪一边说着,一边抓住了李子慕的手臂,不让他走。

我也是人,又不是畜生,你说的!

人,应该有人的样子!夏如雪恨铁不成钢的问道。

嗯!

李子慕重重点头,眼神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坚毅,但却一闪而过。

紧跟着,又问道,对了,房子为什么不要?李园豪宅呢,我也能跟着沾沾光!

你......简直不要脸!

夏如雪一听,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拂袖而去。

第二天早上九点,夏如雪已经去上班了李子慕才醒过来。他从枕头下面取出一个黑色的小礼盒,里面装着一块红色的玉佩,这是他昨天打算送给夏如雪的礼物,同时也是父母留给他唯一的纪念!

神游片刻之后,李子慕小心翼翼的收好玉佩,并拨出了一个电话。

少爷!电话响了三声接通,传来李如刻板的声音。

过来接我!

好!

顺便带一箱红酒!一番干脆利落的对话后,李子慕突然又补充了一句。

知道了!李如沉声回道,而后挂断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一辆黑色的路虎揽胜停在了李子慕家楼下。这种豪车在这个区域可不常见,以至于路过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多看两眼。李子慕躲了半天,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才终于上了车。

金华酒店?

李子慕刚上车,李如便沉声问了一句。李子慕看了他一眼,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以往,只要他想盘谁,这家伙总会先行一步为他开路。看来这次,也不例外!

车子缓缓开动,朝着金华酒店方向缓缓驶去。

昨天怎么回事?行至半路,李子慕突然开口冷冷的问道。

对不起,李如自作主张了......

李如稍显不安的回答道,原来昨天送礼之人,正是他!

没怪你,但这钱我可不认!李子慕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笑容。对他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看到了夏如雪替自己出头,知道她还是在意自己的!

这是李如送给少爷和少奶奶的新婚贺礼!李如松了口气,一本正经的说道。

说话间,车子已经抵达金华酒店门前!

金华酒店1508号客房内,被人五花大绑丢在地上还堵上嘴的陆胖子,脸上写满了绝望。就在这时,突然有人用房卡刷开了门。

胖子连忙回过神来,看到是昨天晚上突然出现在自己床边,二话不说把自己绑了的木讷男人后,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好久不见呀,陆总!

紧跟着,突然有人开口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不是别人,正是李子慕!他把酒箱放下,一屁股坐在上面,面带笑意的看着陆胖子。

胖子连忙抬眼一看,看到李子慕后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想说什么又无奈与嘴被塞得严实。

给他解开!李子慕沉思说道,李如立刻取出一把刀子割断了胖子身上的绳索。

李,李子慕,你,你想做什么!重获自由的胖子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躲到墙角处战战兢兢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希望你去一趟尙幕,把合同签了!李子慕随口回答道,一边说着,一边动手开酒。

你,你以为你是谁,你让我签我就要签啊!胖子假装镇定的说道,但显然有些语气不足。

我家少爷是谁不重要,但我知道关于你的所有事。如果必要,我不介意让你倾家荡产,或者人间蒸发!不信的话,尽管试试!

胖子话音刚落,李如立刻冷冷的威胁道。胖子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李如的话和身上的凌人气势让他喘不过气来。他也算见过些世面,心知李如绝非善类,不是自己惹得起的角色。

话多了,李如!让陆总自己考虑!

李,李如!李子慕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胖子顿时又瞪大了眼睛。这李如是谁,他虽没见过,但却早有耳闻。那可是华京老家老爷子的贴身保镖,几大家族都忌惮三分的狠角啊!

这家伙要真是李如,那李子慕岂不是......

胖子细思极恐,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至于李子慕的身份,他那儿还敢去深究,毕竟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赌上身家性命!

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呀李少爷!我本来就打算今天去尙幕找夏小姐签合同的!天人交战一番之后,陆胖子连忙开口笑着说道。

那就谢谢陆总了!听说陆总喜欢红酒,我特地带了点过来,聊表谢意吧!

见陆胖子突然变得这么识趣,李子慕稍稍有些意外,但也没废话,直接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李少爷客气了,客气了!胖子也不敢怠慢,连忙屁颠屁颠的走上前去。拿杯子的时候,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酒瓶。

才发现,竟然是法国庄园的珍藏品,属于喝一瓶少一瓶的好东西!这一瓶酒的售价不夸张的说,至少得二十万以上,而且还不是寻常人能买到的。这一来,胖子越发不敢去怀疑李子慕的身份了!

陆总,你弄错了,这些才是你的!胖子回过神来,正准备往杯子里倒酒,李子慕却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并瞥了一眼旁边那三瓶起开的红酒。

这......

需要我帮忙吗?李子慕冷冷的问道。

不用不用!胖子虽然心知李子慕这是再为夏如雪报仇,但却不敢反抗。连忙拿起酒瓶咕嘟咕嘟的往嘴里灌。

一瓶下肚眼泪直流,两瓶开始发蒙,第三瓶,就差没一边喝一边往外喷了!

好酒!好不容终于喝完之后,还强忍着呕吐,赞扬了一句。生怕李子慕还不慢,继续为难自己!

很好,那就麻烦你现在去把合同签了吧!胖子话音刚落,李子慕又幽幽的说道。

现,现在?

没错!李子慕眯起眼睛,不容拒绝的回道,眼神中再次泛起杀气。边上的李如,也缓缓走了过来。

马上去,马上去!胖子见状,心惊肉跳。赶忙一口答应下来,然后直接夺门而出,甚至连衣服也不敢去穿!

谁他妈告诉老子,那小子是个谁都能欺负的怂包软蛋?老子去他先人......

几分钟后,一个只穿着内裤浑身酒气摇摇晃晃的胖子,成为了马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

面对戏谑和嘲笑,胖子却像失了智一般,毫不在意。一路埋头狂奔,嘴里还不停的叫骂着!

▲《猛男无双》完整版已有~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