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代嫁娇妻暖心宠宋安歌by宋安歌宋安歌小说

代嫁娇妻暖心宠宋安歌by宋安歌宋安歌小说

2019-10-07 11:51:27作者:宋安歌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代嫁娇妻暖心宠宋安歌》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代嫁娇妻暖心宠宋安歌》说的是主角宋安歌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继妹抢走宋安歌的暗恋对象,求着她成全。于是李代桃僵,宋安歌成了人人羡慕的陆少奶奶。陆少对她百般呵护,宠溺至深,就连洗澡也要亲自伺候。宋安歌小心翼翼,却没能抵得过男人的糖衣炮弹,甘愿成为本本分分的陆太太。然而,那个把她宠上天的男人,却在某一天,转身拥抱旧爱。宋安歌自嘲,她连新欢都算不上。可是婚久情深,宋安歌又如何能够坐以待毙,什么旧爱,什么小三,觊觎她的男人,都该滚得

代嫁娇妻暖心宠宋安歌by宋安歌宋安歌小说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代嫁娇妻暖心宠宋安歌》真的非常好看。

第1章 妹妹和暗恋对象

每个女生心底都有一片最柔软的地方,藏着一个珍贵的人,却见不得光。

江忘川的存在,对于宋安歌而言,便是如此。

暗恋了江忘川五年,从十八岁开始,一晃眼,宋安歌已经二十三岁了。

她想,她耗不起了,万一江忘川跑了怎么办?

这么想着,宋安歌的嘴角分明是甜蜜的笑容,明明还没有得到那个人正面的回答,光是想着和江忘川并肩在一起牵手亲吻的样子,宋安歌便开心得不能自已。

好在江忘川也看到了宋安歌的心意,他终于答应跟宋安歌单独吃饭。

为了让自己第一次告白变得更有意义,宋安歌决定亲自下厨。

从菜市场拎了一堆菜回来,宋安歌掏出钥匙,忍不住哼着歌,心情欢快得像小鸟儿。

忘川哥,她有什么好的?你还在这里等着她回来做饭?是不是你们吃完饭,就要滚床单亲密无间了?

这声音娇嗔轻怒,饱含风情,宋安歌再熟悉不过了。

宋安歌握紧门把的手指微微发白。

那扇门怎么也推不开。

江忘川终于出声了,似是无奈的叹了一声,我跟你姐姐不是你想的那样。

宋安歌身子一震,她多么希望,此刻面对那个刁蛮妹妹的任性,江忘川能够出声站在她这边,哪怕只是承认一下他们之间的确有点那个什么,或者即将会有些什么

忘川哥,其实我也喜欢你很久了,你都没有发现么?我姐姐才不是真的喜欢你,她是因为在家里得不到爸妈的关爱,你那么温柔,她才转而要拉你当做后盾的。宋舒雪分析得头头是道。

江忘川似是惊讶了,半晌没有出声。

宋安歌不甘心的用手指轻轻推了推门,入目却是宋舒雪踮起脚吻上江忘川的场景。

而江忘川的手,却并未推开宋舒雪

宋安歌的心,在夜里被豁开一道口子,一点点在胸口上拉开巨大无比的伤疤,空洞又哀伤。

宋舒雪只是站在江忘川面前说了几句话,她就得到了他,得到了宋安歌心心念念的人。

你看,人跟人之间真的是没有可比性,她宋安歌费尽力气想要的东西,宋舒雪只要轻抬手指,就会有人拱手奉上。

在父亲面前是这样,在江忘川这里也还是这样

宋安歌出了小区,抬头望着夜空,心里这么想着,把自己鄙视到了极点,落魄和压抑的感觉积压在胸口,巨大的黑暗漩涡让她的负面情绪无处可发泄。

她逼退眼角的泪,在街上漫无目的散着,终于看到一处酒吧,钻了进去。

酒,可真是个好东西。

宋安歌对酒没有什么概念,喝了一瓶又一瓶,服务员来问她好要不要酒,宋安歌大手一挥,把钱包里的钱都放在桌上,要的,要的,一醉解千愁。

几个混混早就盯上了宋安歌这样落单的女孩儿,在服务员走后,坐到了宋安歌旁边。

美女看起来不高兴,说,是谁让你不高兴,哥几个好好给你出出气。

对啊,你要是寂寞了,哥几个还能陪陪你。

宋安歌拍开混混们乱来的手,撑着身子站起来,滚开。

她的低喝绵绵软软,没有什么威慑力。

酒吧这种事情司空见惯,也没有人来帮宋安歌。

宋安歌蹿进通往包房区域的走廊,明亮的灯光晃得她头疼,她只知道要往前跑,身子却越发疲乏。

有一个男人冲上来抓住宋安歌,别跑了好好陪陪我们!

玩你个头,我要去找我男朋友。宋安歌甩不开那人的手,只好说道。

这时几个人从走廊转角走了过来,模糊中,宋安歌只看见一个黑色挺拔的人影朝这边走来,她顺手拽住那个人的胳膊,粘了上去,醉醺醺的说:我男朋友来了,你们走吧。

陆君城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被宋安歌拽住的袖子,通过薄薄的衣料,他几乎能够感觉出眼前这个女人的颤抖,她在害怕。

同时,宋安歌抬头望着他,依稀的醉眼迷蒙,小鹿般的眼神有着试图清醒的倔强和不甘的恳求。

这种场合出现的女人,能有多干净?

陆君城撇了撇嘴角,轻而易举就躲开了宋安歌的手。

宋安歌本能的再度扑上去,整个身子挂在陆君城身上,嘴里恳求着,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

她本就喝醉了,抱着陆君城只觉得身上郁气一散,小手更是大胆的在他脖子上胡乱抚摸着,没有章法地撩动着陆君城的火。

女人,你看清楚,我是谁?陆君城恼了,抓住宋安歌的手腕,逼得她整个人往外退。

宋安歌却犯了浑,不肯后退,死死抓着陆君城不依不饶,我不走,你是我的。

呵。陆君城当真不动了,薄凉的唇角淡淡瞥出一抹冷笑,整个人冷意斐然,他一手捏住宋安歌的脸,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我是你的?怎么证明?

宋安歌用力抱住陆君城,踮起脚就亲了上去。

两唇相亲,陆君城只觉得唇上冰凉一片,犀利的眸中闪过几分意外,脸色更加冷了,大手钳制住女人的腰。

宋安歌以为陆君城是要推开她,反而缠得更紧,在陆君城唇上反复厮磨着。

明明她毫无章法可言,稚嫩又滑稽,陆君城却喉头一紧,揽住宋安歌的腰,吩咐身后的人,去酒店。

第2章 陌生男人

车到了酒店门口。

陆君城看着怀里的宋安歌,低声问她,女人,你真的要跟我进去?

宋安歌搂着陆君城的腰,把头埋在他胸口,蹭了蹭,脑海中不断闪现江忘川的脸。

呵。陆君城见宋安歌不吭声,低笑一声,大手扣紧了宋安歌的腰,带着她下了车。

进了房间,陆君城没有开灯,捧着宋安歌的脸亲吻下去。

一夜旖旎。

天亮了没多久,宋安歌翻了个身,隐隐约约感觉身边有个布娃娃,她以为是家里的小熊,稀里糊涂的抓了一把。

咝陆君城倒吸一口冷气,这女人是想要他的命,他一把掰过宋安歌的脸,戏谑道:怎么?昨晚还没有喂饱你?

宋安歌脑袋里嗡的一声,猛地睁开了眼,朝陆君城膝盖上踢了一脚,见他纹丝不动,宋安歌慌忙抱紧了被子,忍着头疼,质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床上?

刚出声她就懵了,宋安歌的嗓子哑得不像话。

昨晚的一幕幕不断在脑海里重现,宋安歌整个人像烧着了一样,脸色通红。

咬着唇,宋安歌垂眸不去看眼前的男人,她依稀记得,是她在酒吧的时候主动勾搭这个男人的。

万万没有想到

陆君城看着宋安歌埋头沉思的样子,只觉得有些好笑,他揉了揉她的头发,自己起身去了浴室。

顺便问宋安歌,要一起么?

宋安歌神色讪讪,脑袋要得像拨浪鼓。

浴室里的水声传来,宋安歌整个人更乱了,仿佛隔着墙都能够想到陆君城精壮有力的肌肉和俊美无双的脸。

昨晚他那么随便,今早又这般淡定,他是做那个的吧?宋安歌想。

陆君城洗完出来,裹了半张浴巾,有水珠顺着他的肌理滚动下来。

宋安歌眼神都直了,对上陆君城戏谑的目光时倏地红了脸,别开目光说道:昨晚是我主动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君城截住,嗯,昨晚你很主动。

宋安歌装作没有听到,白皙的手指的捻了捻被角,我会给你钱。

话音落,房间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陆君城低头看着床上的女人,肌肤白皙,裹着被子披散头发的样子别样的慵懒可爱,耷拉着脑袋,沉静着一张脸,瞳孔里却满满是慌乱。

莫名的,陆君城心头一燥,哭笑不得的坐在了沙发上。

宋安歌想开口让陆君城出去,方便她穿衣服,话到嘴边,看到陆君城光影下冷沉的一张脸,心下微惊,做这行的,越来越讲究气质了。

陆君城不单长得俊,气质卓然得不像普通人,应该经过了很辛苦的培训吧。

宋安歌想着,钻到了被子里。

陆君城点了一支烟,宋安歌就那么当着他的面躲在被子里换衣服,偶然伸出来一截手臂,白皙可爱得让人心动。

等宋安歌换好衣服,掀了被子,一张脸憋得通红,再看陆君城,他仍旧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她的眼神晦暗不明。

陆君城起身,宋安歌慌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拿过钱包,把钱包里所有现金掏了出来,递给陆君城,这是给你的。

给我的?陆君城微微眯了眯眼,双眼开阖间却流露出淡淡的犀利之色,仿佛能够将人一眼看穿。

宋安歌以为他嫌少,可她身上的确没有多的现金了,索性拉过陆君城的手,硬塞到他手里,你先拿着,如果少的话,我我把我的电话留给你,你需要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陆君城自动忽略宋安歌其它的话,轻挑着眼尾,看着宋安歌抓着自己的手,声音沉沉的问:需要什么?你么?

宋安歌恼他一眼,要不你给我留个电话,我改天得空把钱给你。

多少钱?陆君城活了这么久,可没见过谁说他缺钱的。

宋安歌略微沉思,阳光打在陆君城身上,感觉他整个人都神采奕奕发着光似的,举手抬足间气质如画,即便他只是裹着浴巾,宋安歌想,以他这样的品貌,是头牌么?

你是头牌么?头牌的话要很多钱吧。

陆君城失笑,伸手掖了掖宋安歌耳边的碎发,动作极致温柔,他那样但笑不语,宋安歌心里反倒没底。

宋安歌躲开陆君城的动作,先拿着吧,改天我把钱汇给你,咱们以后别见了。

几乎是落荒而逃,宋安歌拿着包跑出酒店,拦了车回家。

第3章 复杂的宋家

宋安歌一身疲惫的推开家门,客厅里,宋家的人都在,还有一个她现在并不想见到的人。

江忘川跪在地上,虔诚得像个教徒,他牵着宋舒雪的手,没有发现宋安歌的到来。

宋母瞅了宋安歌一眼,声音尖锐的问江忘川,忘川,你说你喜欢我们家舒雪,是真的么?

伯母,当然是真的,舒雪已经是我的人了,以后我江忘川一定会好好宠爱她,疼她,呵护她一辈子。江忘川说得温柔动人,和宋舒雪对望,眼里充满爱意。

宋父十分生气,冷哼一声,舒雪,你太让爸爸失望了,你让爸爸可怎么和陆家交代?

爸宋舒雪娇滴滴的哼着,我和忘川哥是真心相爱的,而且我现在已经是忘川哥的人了,还怎么嫁到陆家

你还有理了?宋父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气得不行。

当年宋家做生意失败,是陆家施以援手才得渡过难关,两家人也是在那个时候定了娃娃亲,宋舒雪长大了是要嫁给陆家的少爷的。

但是现在发生了这么一件事,便是宋家背信弃义,脸都丢尽了!

宋安歌看着客厅里这一幕,心头微涩,攥紧了身侧的拳头。

就在昨天,江忘川和宋舒雪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带着疑惑的看了过去,宋安歌的目光撞上继母精明的眼神,继母安抚着宋父,朗声叫宋安歌,安歌回来了?你昨晚都跑哪去了?一晚不回家。你爸爸现在正生气呢,你好好哄哄。

说的好像,宋父生气的原因是宋安歌彻夜未归。

爸。宋安歌叫了一声宋父,走了进来,跪在地上的两个人也看到了她。

宋舒雪得意洋洋的神情,江忘川逃避的样子,刺得宋安歌头晕目眩。

如果没有我的事的话,爸,我想先去休息,待会儿再下来跟您解释。宋安歌平静的说着,一点也没有受到他们的影响似的。

宋舒雪有些意外,眼神一暗,嚷道:爸爸,我知道怎么结局了,您就让我嫁给忘川,让姐姐嫁给那什么陆家少爷好了,反正陆家也没有见过姐姐和我,谁嫁过去都一样!

宋安歌拳头捏得发白,宋舒雪怎么可以就这样轻易主宰她的人生?

宋母在一边也鼓动着宋父做决定,然而宋父却沉默了。

这时候,江忘川也开口了,我觉得舒雪说的办法,也不无道理。

没有人看到,宋安歌唇角勾起一抹苦笑,随即归为平静,她冷冷的睨了宋舒雪一眼,对父亲说道:爸,我有点头晕,先上楼了。

宋父点点头,宋母却不依不饶的,安歌,你别走啊,这可是整个宋家的大事。

宋舒雪看到宋安歌不开心的样子,心里就觉得高兴,和江忘川十指相扣着,再次恳求宋父成全。

你们俩都给我出去!宋父这次真的发了火,怒声吼着,把宋舒雪吓了一跳。

宋母连忙圆场,舒雪别说了,让你爸好好考虑。安歌,你先送忘川出去吧。

宋安歌抬头看了一眼继母,心中划过一丝薄凉,整个家里,没有人不知道她喜欢江忘川吧?继母这么做,分明是故意的。

然而宋安歌看得明白,江忘川都要娶宋舒雪了,她断然不会再对他存有半分希望。

宋安歌送着江忘川出门,两人走过院子,一路上沉默异常,宋安歌显然有些心不在焉,江忘川打量着她,以为她是在为自己的事情难过,于是笑了笑,安歌,我跟舒雪的事情,还得你跟伯父多多说点好话。

宋安歌怔怔看着江忘川,心底发笑,她昨天还想告白的男人,今天就以她XY夫的身份来说话了么?

江忘川看她怔楞,安抚了一句:安歌,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

宋安歌张惶的看了他一眼,掩下心底的烦躁,敷衍道:我会帮你的,走吧。

江忘川但笑不语。

送完江忘川回来,宋安歌径直上了楼,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

继母和宋舒雪几次想要来找她,都被她的冷漠挡了回去。

她们找她,多半没有什么好事。

明明累得要死,躺在床上的宋安歌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满是江忘川前段时间跟自己暧昧的场景,转眼转眼他就要成为自己的XY夫了呢?

宋安歌愁死了,以后要是江忘川娶了宋舒雪,几人还少不得见面。

想到这些,她心里就一阵烦闷,想要去酒吧,又担心再像昨天那样子,只好软磨硬泡拉着自己的闺蜜韩熙出门。

▲《代嫁娇妻暖心宠》完整版已有~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