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弃婿by天问本尊小说_弃婿完本在线阅读

弃婿by天问本尊小说_弃婿完本在线阅读

2019-10-07 12:22:18作者:天问本尊

《弃婿》的主角是楚枫李若妍,作者:天问本尊,为您提供天问本尊写的弃婿小说在线阅读,弃婿小说讲述了:接人"你个废物赘婿,竟然也敢打我?!"不仅是郑婉,郑笃同样也是怒火冲天。偌大的江北市,谁不知道楚枫这热废物赘婿。可是现在,他竟然被这样的一个废物给打了。"那个废物赘婿竟然来了,还表现得如此的强硬,有好戏看了。"有人低声轻语,略微感到意外。"郑家兄妹

弃婿by天问本尊小说_弃婿完本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天问本尊创作的新书,弃婿楚枫李若妍小说在线阅读:

第5章李若妍被打

你就是李若妍?

女子年龄和李若妍差不多大,长得还算可以,但却显然比不上李若妍。

甚至是跟边上的叶清月,也都有着一些差距。

她端着高脚酒杯,里面的红酒微微晃动,居高临下的看着李若妍。

李若妍疑惑的点头,她不认识这个女人,不过却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不怀好意。

我叫郑婉。

郑婉开口,那眼神中有着怨毒之色。

听说刘铭很喜欢你,你一个破鞋,竟然还去勾引别的男人,你还要不要脸。

郑婉很大声,引得不少人看了过来,为之侧目。

李若妍一下子就涨红了脸,羞怒不已,她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刘铭。

呵呵,还真的是够贱的啊,竟然还不承认。

郑婉冷笑。

一副清纯的样子,装给谁看呢,表面上看着纯洁无瑕,暗地里,还不知道是怎样的男盗女娼,跟多少男人睡过了,也就那些傻子,才会相信你那虚伪的表演。

叶清月很是不忿,没等李若妍开口,就起身找郑婉理论。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连这种话都能够说得出来。

这显然是故意过来找麻烦的。

但就在这时,郑婉猛地将杯中的红酒,泼在了李若妍的脸上。

贱人,这次是给你一个教训,下次若是再见到你纠缠刘铭,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也敢跟我抢男人,你配吗!

郑婉说话很是难听,各种污言秽语都说了出来,把李若妍给贬的一文不值。

李若妍眼睛一下子就红了,那是被气的。

纵使她是好脾气,也忍受不了了,她没有想到,这个郑婉,竟然如此的无耻。

我没有,你要是再污蔑我,就不要怪我告你诽谤!

李若妍冷声道。

她能够以女人之身,撑起一家公司,自然不是软弱之流。

郑婉变色,羞怒不已:你还敢反驳,你个千人骑的女表子!

郑婉伸手,径直的一巴掌打在了李若妍的脸上。

啪的一声,李若妍脸上便就出现一个鲜红的手印。

李若妍捂着脸懵了。

你算什么东西,就算是你们李家,也不敢这样跟我说话!

郑婉很有底气,原因就在她的身份上。

她所在的郑家,势力比李家要强大的多,自然毫无畏惧。

给我跪下来道歉,承认自己是千人骑,喜欢抢别人男人的女表子,不然,今天这件事情没完!

郑婉得寸进尺,她今天要狠狠的羞辱李若妍,将李若妍的尊严给狠狠的践踏在地上。

她也是嫉妒李若妍的啊。

你要是不服气的话,可以把你那个废物老公一起给叫过来啊,看看他敢不敢为你出头,哈哈哈

酒会上有不少人,但在这时一个个的全部都在看好戏,没有上前帮忙。

对于一些男人来说,他们得不到江北市第一美人,但能够看到第一美人受辱,那也是有种快意的。

既然是我得不到的东西,那就宁愿毁了,也不愿意让别人得到。

至于女人,自然是嫉妒李若妍,更乐意看到这一幕,想看到李若妍被踩进尘埃里。

你个贱人,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自己废物,没有吸引力,管不住男人,凭什么找若妍的麻烦,我看你自己,才是千人骑的女表子。

看到闺蜜受辱,叶清月爆发了,毫不示弱。

她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一向都是火辣椒,你打我一下,我就要打回去。

你找死!

郑婉怒极,伸手就要去打叶清月,但却被叶清月提前一步给抓住了头发。

两个女人立刻就扭打在了一起,李若妍自然上去帮忙,生怕自己的闺蜜会吃亏。

同时,她心中对郑婉也是非常的痛恨。

二打一的情况下,郑婉自然不是对手,被打得很是狼狈。

你说,那个楚枫若是看到这一幕,会是怎样的反应。

顾方平坐在角落的沙发上,嘴角抿着红酒笑道,像是在看好戏。

哼,我怎么知道。

孙凤云羞怒不已,她先前竟然被楚枫给吓到了,她已经打听到了,那家伙竟然不过是李家的一个废物赘婿而已。

想她堂堂的上京孙家嫡女,竟然差点在这上面栽了一个跟头。

这个消息若是被传回上京,她的面子,怕是就要丢得一干二净了。

耻辱啊!

我们必须要报复回去,不然,等到你大哥得到消息,对你将会更加的不利。

这个不急,我那个大哥想要在这上面做文章,没有多大用处。

家族继承人之争,就是如此,任何一个小问题,在某些时候,都有可能会被无限的放大。

我感觉,那楚枫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简单,或许,他真的是中云集团背后的人,江北市所有人,都被他给欺骗了。顾方平若有所思的道。

楚枫给他的感觉,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废物赘婿。

他自认为,自己看人的眼光不会差到哪里去。

若楚枫真的是一个废物赘婿,不可能会有那样的气质。

梁中云对楚枫的敬畏,同样也是发自内心的,如果是表演的话,根本不可能会如此的真实。

你是说不会吧?孙凤云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若是那样,那他的城府也太深了。

隐藏了三年,背着一个废物赘婿的名头,活的不如狗。

如此的隐忍,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

特别是,那个楚枫手中,还掌握有中云集团。

中云集团的实力,可是能够完全碾压李家的啊,两者根本不在同一个层次上面。

换做是她的话,无论如何也忍耐不了那种屈辱。

先等等看

给我住手!

一个男人怒气冲冲大步走了过来,命令保安将李若妍她们三人给分开。

哥,她们两个贱人竟然敢打我,你快点帮我打回去。

郑婉披头散发,身上还有抓痕,脸上同样也有手掌印,那是李若妍打回去的。

郑笃怒火滔天: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我妹妹都敢打!

郑笃很是愤怒,来人,给我把她们两个抓起来!

自己的妹妹竟然被人给打了,他自然是要报复回去,就算对方是女人也不行。

呵呵,我当是谁他已经认出了李若妍和叶清月的身份。

你想怎样?!

李若妍神色警惕,但却被那保安给控制住,挣脱不掉。

叶清月同样也是如此。

你们两个贱人,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郑婉神色怨毒,他让郑笃找人,毁掉李若妍和叶清月的清白。

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出来她的心头之恨。

两位,我想你们也不愿意被别人给玷污了吧,如此,我愿意代劳,春宵一度之后,今天的恩怨,便可两清。

郑笃眼神火热,江北市第一美人啊,若是能够春风一度,绝对不枉此生。

李若妍和叶清月两人都脸色煞白。

你们敢,你们这是在犯罪

孙凤云问道:我们要不要过去帮下忙?

她觉得,卖给楚枫一个人情是值得的。

如果楚枫真的像他们刚才所猜测的那样的话,绝对值得他们投资。

不用了,楚枫已经来了。

楚枫怒火喷张,径直的来到郑笃跟前,将郑笃和那两个保安,同时给打翻在地。

对不起,我来晚了。

看着李若妍脸上的鲜红手印,楚枫目眦欲裂,既自责又心疼。

他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来迟了一步而已,竟然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怒火在心头熊熊燃烧,让他想要杀人。

李若妍大哭,扑在了楚枫的怀里,她今天差点就清白不保了。

楚枫?

郑婉惊叫出声。

你个废物竟然也敢来英雄救美,你

啪!

楚枫一巴掌打在了郑婉脸上,将其给抽翻在地。

第6章接人

你个废物赘婿,竟然也敢打我?!

不仅是郑婉,郑笃同样也是怒火冲天。

偌大的江北市,谁不知道楚枫这热废物赘婿。

可是现在,他竟然被这样的一个废物给打了。

那个废物赘婿竟然来了,还表现得如此的强硬,有好戏看了。有人低声轻语,略微感到意外。

郑家兄妹俩做的有些过了,就凭他,竟然也敢染指江北第一美人,也不看看他有没有那个资格。有人冷声嗤笑,没有将郑家兄妹俩放在眼里。

楚枫杀意强烈,安慰了下李若妍和叶清月两女。

既然你们这样喜欢打人,那我就成全你们!

楚枫出手,啪啪啪的几下,差点将郑家兄妹俩给打成猪头。

叶清月跃跃欲试,道:等下,我也要来。

她逮着郑笃就是一顿狠揍,这个畜生,刚才竟然还想要玷污她。

你们死定了,

郑笃疯狂了,他竟然被一个废物赘婿,一而再再而三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殴打。

咽不下这口气啊!

你们做的过分了吧。又有个年轻人站了出来。

楚枫问他是什么人。

张健,中云集团总经理。

张健态度很是高傲,中云集团在江北市独领风骚,身为总经理,他自然是不畏惧什么,丝毫都看不起楚枫。

同时,在他的心中,对李若妍,同样也是非常的觊觎。

楚枫那个废物赘婿,凭什么能够独享这样的美人。

张健表示,让楚枫他们向郑家兄妹俩道歉,不然,他将动用中云集团的力量,让楚枫他们付出代价。

叶清月慌了,他们叶家与中云集团比起来,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李若妍也是傻眼了,她咬着牙,红着的眼睛中含着泪水,很是委屈。

郑笃狰狞大笑着,感谢张健的仗义执言,并且威胁楚枫他们。

郑婉更是在想着恶毒的毒计,等下该怎样报复回去。

呵呵,不知所谓的煞笔。

顾方平摇头冷笑,区区一个中云集团的总经理,竟然敢如此的呵斥并威胁楚枫,真的是不知道死字该怎么写啊。

张健,你好大的胆子啊,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还不知道,你在外面竟然如此的威风凌凌!

冰冷而熟悉的声音,让张健亡魂大冒,他看到了梁中云。

梁中云到来,直接就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张健的脸上,并且说张健已经被开除了。

他的心中怒火滔天,但更多的却是恐惧,他没有想到,张健这个畜生,竟然如此的胆大包天。

如果不是事先得到楚枫的警告,他都差点要跪下来了。

任凭张健怎样苦苦的哀求,梁中云都无动于衷,并且让保安将张健给扔了出去。

郑家兄妹俩傻眼了,变故来的太快,他们想不通,中云集团的大老板,怎么会替楚枫出头。

这下子麻烦大了。

看到楚枫没有反应,梁中云一咬牙,警告郑家兄妹俩:鉴于你们的无耻举止,让我对你们郑家的信任产生了动摇,我们中云集团将会切断与你们郑家的合作。

郑家兄妹俩瞬间便就如遭雷击,脸色煞白,摇摇欲坠。

梁,梁总,不要啊

郑笃疯狂哀求,他们郑家很大一部分业务,可都是靠着中云集团的。

如果中云集团切断了合作,那他们郑家,可就完蛋了。

他回去之后,绝对会被打死。

酒会中,不少人都为之侧目,很是疑惑楚枫这个废物赘婿,什么时候跟梁中云搭上线了。

他们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看得出来,梁中云是在为楚枫出气。

这个废物还真的是好运气啊,也不知道使了什么阴谋诡计,竟然得到了梁总的青睐。

不少人又一次的嫉妒楚枫了。

你什么时候跟梁总认识的?

梁中云离开后,李若妍好奇的问道,并且红着脸从楚枫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一想到自己刚才竟然主动对楚枫投怀送抱,李若妍内心就羞愤不已。

楚枫稍微有点遗憾,怎么不多抱一会儿呢。

是啊是啊,你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叶清月宛若好奇宝宝。

刚才郑婉那个贱人绝望的表情,看得我爽爆了。

梁中云自然是没有原谅郑家兄妹俩,她能够想象的到,郑家兄妹俩回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楚枫笑着说,梁总是看上了他的才能,所以才会替他出气。

李若妍和叶清月一起白了楚枫一眼,她们自然是不相信。

好吧,我说实话,我曾经帮过梁总一个小忙,所以刚才梁总才会出手帮忙。

楚枫编出了一个理由。

叶清月立刻就大喊可惜:那可是中云集团的大老板耶,他只要稍微帮你一点,你就能够飞黄腾达了,可惜

说着,叶清月又开始疯狂的咒骂郑家兄妹俩,如果不是他们的话,楚枫也就不会浪费这样一个天大的人情。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

李若妍向楚枫道谢,如果今天楚枫没来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你我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些吗。

叶清月神色怪异的在楚枫和李若妍之间来回转着,语气酸酸的让楚枫两人不要秀恩爱了。

说实话,楚枫今天的表现,让她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改观。

你说什么呀

李若妍羞怒,立刻就与叶清月打闹在了一起。

酒会很快结束,楚枫将李若妍送回了家。

晚上,李若妍让楚枫搬回屋子里去。

楚枫面色一喜,关系又进步了一点。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后,苏红梅就让楚枫去接李若妍舅妈一家。

李若妍皱眉:妈,舅妈他们来干什么?

对自己舅妈那一家,李若妍是从心底里的感到厌恶。

那一家人不仅小气贪便宜,而且三观各种炸裂,简直就是一家子奇葩。

她恨不得跟那一家子断绝关系。

你表弟刚高考结束,所以你舅妈准备带你表弟来江北玩几天。苏红梅道。

玩几天?他们不会是想要让我们出钱供他们玩吧,我事先声明,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这件事情以前就发生过一次,那还是两年前,舅妈一家子来他们家做客,没有带礼物也就算了,竟然还让他们支付了各种吃喝玩乐的费用,不然就各种撒泼,无理取闹。

苏红梅爱面子,推脱不掉,最后咬着牙代付了。

李国栋也是说道:你哥哥他们来可以,如果再发生上次那种事情,就不要怪我不讲亲戚情面了。

苏红梅红了脸,抹不开面子了,对着李国栋怒声道: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娘家

苏红梅的战斗力很强,打得李国栋节节败退,根本就不是对手。

眼看着两人就要吵起来了,李若妍招呼了楚枫一声,赶紧离开了,就让他们自己吵去吧。

这次罕见的,李若妍竟然让楚枫送她去公司,并且让楚枫在她下班之后去接她。

送李若妍上班去了之后,梁中云那边就打电话过来了,说郑家找人来求情了。

楚枫问郑家找了什么人。

云家。

楚枫微微皱眉,疑惑的问道:云家?郑家什么时候跟云家扯上关系了?

云家在江北市的势力可不小,比中云集团还要强大。

梁中云道:郑婉勾搭上了云家那位二公子。

楚枫立刻就懂了,那个女人还真的是祸害精啊,还真的是会钻营。

那这件事情暂且就算了,给云家一个面子。

他的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目前还不宜招惹太强的敌人。

我是不是也应该去买一辆车了?

家里有一辆车,不过那是李若妍用来上下班的。

嗯,那就买一辆。

身为中云集团的幕后大老板,买一辆车对于楚枫来说,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

这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到了楚枫的手机上。

第7章无耻之尤的一家人

你怎么还没过来,到哪里了,赶紧快点过来,这大热的天气,你难道是想要把我们热死在这里吗什么?你竟然还没动身?你

啪嗒一声,电话突然被挂断了,话筒中传来嘟嘟的声音。

火车站出口处,一个胖女人愣了愣,然后瞬间就瞪红了眼睛,被气得直哆嗦,口中怒骂出各种污言秽语,引得不少人为之注目。

看什么看,没见过骂人吗!

怒气上头的胖女人直接就怼了回去,引得不少路人都在指指点点。

边上那一老一少两个男人不由得拉了拉那个胖女人,有些畏惧。

因为边上已经有几个壮汉,正挤过来,一看就不好招惹。

胖女人也是下意识的缩了缩头,后退了两步,不敢再继续骂下去了。

那个废物竟然敢挂断我的电话,他好大的狗胆子

这个胖女人,自然就是李若妍的舅妈王芳了。

这下子是新仇旧恨加在了一起,让王芳心中的怒气,几乎是快要爆棚了。

王芳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废物赘婿,竟然敢跟她吹胡子瞪眼,还敢主动挂他的电话,简直就是反了天了。

一个废物赘婿,竟然都敢骑到她的头上,一向以来都没吃过亏,以自我为中心的王芳,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恶气。

边上的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自然就是李若妍的舅舅苏全和表弟苏岩。

苏岩一副小痞子的模样,同样也是在一旁咒骂着楚枫,丝毫也没有将楚枫给放在眼中。

一番拱火之后,王芳心中的怒火,就更加的强烈了,几乎是快要烧破胸膛。

她二话没说,立刻就打电话给了苏红梅,质问苏红梅到底是什么意思,还说你们家要是不想让我们来就明说,没必要在背后做这些小动作。

那声音非常的大,就差点指着苏红梅的鼻子骂了。

好他个楚枫,竟然敢在背后跟我耍小心眼,我饶不了他!

被王芳给质问后,苏红梅那叫一个愤怒啊,恨不得立刻就将楚枫给叫回来,狠狠的给楚枫一巴掌。

这是在丢她的脸,而苏红梅本来就是一个把脸皮看得非常重要的人。

你那SZ不会是在说谎吧?

李国栋皱眉,有些不理解,他不认为楚枫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相比较于楚枫,他更加厌恶苏家那一家人,恨不得没有那种亲戚。

而且,这种凭空污蔑的事情,那一家人也不是没做过。

苏红梅立刻就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李国栋,质问李国栋到底是什么意思,一副你不说清楚,我就跟你没完的态度。

苏家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她的娘家,李国栋这话,是在打她的脸。

李国栋不说话了,就让苏红梅打电话问问楚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红梅二话没说就打通了楚枫的电话,直接就愤怒的质问楚枫,还没等楚枫开口解释,就在电话里面骂个不停,那话说的特别的难听,让人难以想象,那是一个丈母娘对自己女婿说出来的话。

楚枫把话筒远离了耳畔,皱着眉头,然后同样也是啪嗒一声就挂掉了电话,留下电话那头的苏红梅呆住了。

他,他竟然还敢挂我的电话

苏红梅很是不可置信,立刻就认为,楚枫是在故意羞辱她。

她立刻就又连续几个夺命连环call,不过无一例外,全部都被直接挂断了。

好你个楚枫,你给我等着,这次我跟你没完!

苏红梅气得吹胡子瞪眼,也幸好楚枫现在不在她面前,不然的话,恐怕得直接动手打起来。

然而,楚枫不知道的是,在他挂了电话之后,苏红梅再一次打电话给了李若妍,控诉楚枫。

楚枫悠然挂断电话后,打了一辆车,直接就去了火车站,顺便让司机师傅走慢点,不用着急。

对于苏家那一家人,他的心中可以说是非常的厌恶,那个死肥猪女人,刚才竟然还敢骂他,不给他们一家一点教训,他的心中可不痛快。

废物,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竟然过了这么长时间才过来,你是故意想要晒死我们吧,你到底是何歹毒的居心!

一看到楚枫下车,王芳就怒火狂涌,发飙一般的朝着楚枫怒吼,吐沫星子都喷了出来,吓得楚枫赶紧撇开了脑袋。

这个胖女人,竟然又胖了不少,真的已经快要变成肥猪了。

说完了没,说完了就走吧,你要是没说完的话,就继续在这里骂,反正我也不着急,有的是时间。

楚枫慢悠悠的开口,把王芳气得个半死。

你个小畜生,你王芳气得就挥出那仿若是猪蹄一般的手,朝着楚枫的脸打了过去。

我今天就代你妈好好的教训一下你这个小畜生,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长幼尊卑!

然而却没有打中楚枫,猪蹄一般的手,却是狠狠的拍在了出租车的前盖上,疼得她直哆嗦。

楚枫,你是怎么跟我妈说话的,你个废物赘婿,有什么嚣张的资格?还不快点跟我妈道歉!

苏岩也是一个胖墩,上来怒斥楚枫,并且还要跟楚枫动手。

这一家人都是同一个德性,从来都不会在自己的身上找问题,把所有的错误,全部都推到了别人的身上,可以说是无耻之尤。

苏全同样也过来质问楚枫,一家三口正好将楚枫给围了起来。

我告诉你,你今天光是道歉还不行,还必须得给我跪下来道歉,否则,今天的这件事情没完!

这一家人完全不知道什么礼义廉耻,更是不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他们这是诚心的想要给楚枫难堪,让楚枫丢脸,只有这样,才能够发泄出他们心头的恨意。

喂,兄弟,这种情况你也忍得了啊,换做是我的话,早就一巴掌抽过去了,哪里还容得下他们在这里逼逼个不停。

边上一个年轻人摇下车窗,对楚枫喊道。

他在边上看到了全部过程,实在是忍不住了,恨不得直接开车撞过去,将那无耻的一家人,全部都给撞死了事。

反正他是从来没见过这样无耻的一家人,简直就是打破了他想象力的极限。

如果不是今天亲眼所见的话,他都完全想象不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人存在。

正在气头上的王芳忍不住了,对着那个年轻人怒骂了一声,一口浓痰就吐了过去,啪嗒一声就沾在了车窗上,恶心至极。

然后,王芳似乎是嫌还不够解气,竟然直接就将手中的玻璃杯朝着那个年轻人狠狠的砸了过去。

小畜生,给我去死吧!

年轻人本来想要下车理论,见此立刻就被吓得连忙缩回了脑袋。

砰!

玻璃杯在车窗上被砸碎,里面的热水,直接就泼进了车内,烫的那个年轻人一阵哇哇大叫。

车窗玻璃上更是出现了破碎的纹络,车门上的漆,同样也是被砸的掉下来了一大块。

妈,你,你竟然砸了一辆保时捷

苏岩很喜欢车,对一些名牌车了解的很多。

这种类型的保时捷,最低价也是100多万。

这下子损失有点大了。

他刚才虽然想要阻止,但是他母亲的动作太快了,根本就来不及阻止,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

王芳一下子就傻眼了,她虽然是泼妇,但现在也知道,自己惹出大麻烦来了。

保时捷的名头,她还是听说过的,那可是非常昂贵的一辆车。

年轻人怒气冲冲的就开门冲了出来:你个死肥猪,竟然敢拿热水泼我,老子跟你没完,小爷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

年轻人年轻人那叫一个愤怒,恨不得一巴掌抽死眼前的这个死肥婆。

也幸好那热水不是特别的烫,但是在这大夏天的,温度也不低。

很明显能够看到那个年轻人的手臂上,被烫得通红一片。

楚枫也是傻眼了,他知道王芳是一个泼妇,但却没想到,竟然强悍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连保时捷都敢砸,这是家里有矿啊,果然是强悍至极。

兄弟,今天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我知道你不好动手,我顺便着替你出口恶气!

年轻人立刻就打了报警电话,然后又去找了律师。

小爷我今天就跟你们这无耻的一家子耗上了。

年轻人自我介绍他叫韩啸。

你也是脾气好,这样的亲戚,换做是我的话,早就已经打死了,哪里还容得下他们在这里撒泼。

韩啸摇摇头,恶狠狠的瞪着王芳那一家子:今天你们要是不赔个几万块,你们就给我进去蹲班房吧!

你这是在抢钱吧,不过是玻璃碎了点,掉了块漆而已,哪里用得着几万块钱?我告诉你,想要这个钱,没门!

王芳立刻就愤怒的大吼了起来。

韩啸冷笑:呵呵,你们要是不赔偿的话,就别想安然无恙的走出江北市,我韩啸今天就把话给放在这里,你们尽可以试试看,我能不能说到做到。

这下子,苏家一家三口全部都慌了,能够开得起保时捷的,可不是他们一家能够惹得起的。

特别是王芳,她本来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在这个时候,早就已经是被吓得六神无主了,恨不得立刻转身就逃。

几万块钱,她怎么可能赔得起呢,就算是能够拿出这么多钱,她也不想去赔偿。

不,不是我王芳大喊着,然后就看到了在一旁看好戏的楚枫,眼珠子一转,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了一个恶毒的想法,楚枫,你快点给我滚过来,你赶紧承认车子是你砸的,把所有的责任都给承担下来,然后赶紧拿钱出来赔偿,你听到了没有,还不滚过来快点!

▲《弃婿》完整版已有,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