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妙因手by墨妖moyao小说_妙因手完本在线阅读

妙因手by墨妖moyao小说_妙因手完本在线阅读

2019-10-07 12:27:30作者:墨妖moyao

《妙因手》的主角是李妙黎崇,作者:墨妖moyao,为您提供墨妖moyao写的妙因手小说在线阅读,妙因手小说讲述了:、突发事故李妙承认:她的家境确实不富裕!从小到大,她享受过的最好的待遇也不过是十七岁生日时,妈妈给她买过的一个十二寸的全巧克力蛋糕。那是她十八年最奢侈的享受!或许在这些有钱人眼里,简直是穷酸得不能再穷酸的东西,但李妙却从来不觉得,她的人生

妙因手by墨妖moyao小说_妙因手完本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墨妖moyao创作的新书,妙因手李妙黎崇小说在线阅读:

第五章、人间好恶

黎先生?

什么黎先生?

李妙不记得她认识这么个人。

叫她的那个女生却瞪圆了眼:还有哪个黎先生?当然就是你救了的那个孩子的舅舅啦。送你进医院,给你付医药费的那个?

噢!

原来是他啊!

李妙这才算是想了起来,这个黎先生到底是谁?

不过说来其实挺可笑的,事情发生好几天了,她周围的人似乎都知道了这位黎先生。

可是她自己却还是从来没见过。

在被同学一路拉着到了宿舍门后,李妙终于是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黎先生。

话说这位黎先生还真是一个出类拔萃的男人。

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年纪不大,可周身却有着一种超出年纪的沉稳和练达。

他模样长得其实不算很出色,可眉眼间却是温润着一种让人如沐春风一般的谦和冲淡。让人看了他一眼,就很难忘记,更很难和他生出怨怼不喜的情绪来。

李小姐,我是黎崇。很抱歉,前几天因为家中突有急事,所以没能陪在您的病床前。对于您救助我家宝儿的行径,我和我的家人深表感激。

说着,这人竟是直直地给李妙鞠了一个将近九十度的大躬。

把李妙吓了一跳,赶紧闪身,连连摇手:不用不用,没事的。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做了,好在孩子没事,我也没事。您不用这个样子。

她闪开了,可那位黎先生却还是坚持把这九十度的大躬施完,才重新站直了身体。笑道:我昨天接到了医院方面的通知,他们说您出院了,可是却把我给您准备的押金,您却一分没要地全留在了医院,对吗?

这话一出,听得旁边一堆看热闹的女生全瞪大了眼。

李妙自己大概不知道:她让送进医院后,所有的手续都是黎崇办的。甚至在确定她没有大问题后,黎崇还第一时间到了学校给李妙办理了请假手续,并很巧妙地给学校送上了锦旗,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学校方面自然十分高兴,马上就派了老师去医院看过了李妙,只不过当时她昏迷着并不知情罢了。

但李妙不知道,并不等于学校的人不知道啊。

尤其是在知道黎崇给她一下子交了三个月治疗和特护费用的事后,李妙几乎瞬间成为了南大的名人。几乎人人都在算着这笔帐。

算李妙这次'舍已救人'到底值不值!

开始她还在医院的时候倒没人说什么,可自打昨天晚上李妙回来的事从何曼嘴里传出来后。学校里有不少人就都'明白'了!

这在地上滚了一下,没伤骨头没伤肉的就破了点皮,居然就能赚几万块?这买卖还真是好赚。

所以刚才这位黎先生来找李妙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以为人家这是找上门来要钱来了。

结果没成想:李妙这个傻子竟是没要人家的钱?

所有人都在用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李妙,李妙让这些眼神看得也不舒服。但:那些钱不是我的,我不能要。

李妙有些发囧,说这话时不由自主地低了头,脸颊上甚至还泛出了浅浅的红晕。

李妙其实是个长得还算漂亮的女孩子,要不然何曼也不会进寝室的第一天就看她不顺眼。只是李妙性子内敛沉静,不怎么装扮自己,更从来无意出任何风头,再加上那一头及腰的黑长直头发总是披散着,遮出了大半的容貌,所以别说是这个各色美女云集的南大了,就算是在她们这二号宿舍楼也不出名。

入校十来天,从来没有人认真注意过她。

李妙自己也享受这种安静恬淡的生活,所以今天突然让这么多人盯着看时,李妙可说是又羞又恼。

我都不要你的钱了,你还找来学校干什么?

她的头越垂越低,银牙甚至逐渐咬到了嘴唇。

一副都要开始气鼓鼓的样子,让黎崇眼中那层从来不为人知的淡淡冰霜消融了。

他回身去了自己的车上,提出了两个精美的纸袋。

李小姐,既然您不接受我的谢金,我也不能强迫您。不过这两盒燕窝是我姐姐,也就是宝儿的母亲各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我送给李小姐养身的,请您务必收下。

黎崇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有盯着这个李妙。

见她听了自己的话后,惊得抬起了头不说,之后甚至还倒退了两步。

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让黎崇忍不住心头起笑,促狭道:当然,您可以再次拒绝这份礼物。不过李小姐,我希望您明白一件事,我姐姐是个很执着的女人。她要是知道我没有完成她交待的事后,一定会亲自从香港飞过来的。李小姐,您确定想承受一个险些失去独生女儿的母亲的热情吗?

李妙的下巴,瞬间掉到了地上。

她七岁的时候出过一次车祸,母亲当时崩溃的神情到现在为止还深刻地印在李妙的脑海里。

一个险些失去女儿的母亲会有多疯狂,她当然是知道的。

所以,李妙这次超级利索地从这位黎先生的手里就是拿起了那两个纸袋,头也不回的就是冲回宿舍去了。

那副逃命的样子,逗得黎崇站在原地,笑了好久。

收下两盒所谓的燕窝,李妙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是过了。却不想:这个黎崇却是每隔三天就过来一次,每次手上都不落空。燕窝什么的倒是不送了,但是某港各色名点小吃,本埠美食,却是一盒一盒地往过送。

这种待遇让李妙在南大瞬间又红了几分,不管她去哪里都有人冲她指指点点,那个何曼一天到晚讽刺她要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李妙对此是烦不胜烦!

在忍了两次后,李妙终于是再也忍不下去了。

在黎崇再一次带着东西在宿舍楼下堵她后,李妙彻底爆发了出来:你到底要干什么?

之前几次,李妙见黎崇时都和耗子躲猫,良民躲瘟疫一样,看都不看他一眼。

黎崇觉得有趣。

可今天,李妙眼中的风暴却是让黎崇觉得这事怕是不能再糊弄下去了,也便收起了脸上的微笑,真诚地讲:我只是想谢谢您对宝儿的恩德。您的经济条件大概不是很好,大伤初愈,我希望您可以吃得更好一些。

就猜到会是这样!

但李妙的脸却是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冷声道:你这种行为非常恶劣地影响到了我的生活。黎先生,如果你真的想感谢我,那我希望您从今天开始,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第六章、突发事故

李妙承认:她的家境确实不富裕!从小到大,她享受过的最好的待遇也不过是十七岁生日时,妈妈给她买过的一个十二寸的全巧克力蛋糕。

那是她十八年最奢侈的享受!

或许在这些有钱人眼里,简直是穷酸得不能再穷酸的东西,但李妙却从来不觉得,她的人生需要别人的同情!

她穷怎么了?

她穷也从来没花过别人的一分钱,她花的每一分钱都来得干干净净。

这个黎崇居然想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她!简直就是可恶!

李妙是越想越火大,冲上楼去就把之前黎崇送给她的那些东西全给他拎了下来。燕窝什么的她根本没动,吃食什么因为黎崇送的都是真空包装,李妙连包装也没开。这会子正好,一件不少的还给他。

然后,最后一次警告他:不准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黎崇生来便是温和从容的性子,多少年来的养尊处优和与世圆滑更让他习惯了面上的微笑。可今天,看着面前女孩怒气冲冲的模样,黎崇却是再笑不出来了。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没有再说一句话。

而李妙更是理也不再理他,直接扭身回寝室去了。

没有坐电梯,而是咚咚咚地直接走楼梯。

一路杀回307后,李妙还是气得脸色煞白。紧抿着嘴唇坐在自己的书桌边,一句话也不说。

沈茵刚才也看到楼下发生的事了。

原本她便不信宿舍里那些人的话,如今见李妙把东西全还给那人了,也信了。见她气得这样,便想上来劝两句。

可她话还没说出口,那边的何曼却是在这个时候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怎么?人家识破你这欲拒还迎的小手段了?呵!你说李妙,你怎么也不照照镜子瞅瞅你自己那丑样。就你这德行,也配得上人家黎崇?就你这德行,给人家黎家做保姆,人家都嫌你手粗呢。还想攀上人家黎少?别说你那点小手段了,你就是脱光了爬到人家床上,人家都不会看你一眼!

何曼这话简直是太刻薄了!

饶是李妙涵养好,也听不下去了。回身就是冲到了何曼在前,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再说一遍?

何曼毫不示弱,仰起了尖尖的下颏,直接就是重复说了一遍:我说你是个贱货!

啪!

忍无可忍的李妙一个耳光便是甩了上去。

打得何曼一时都有些懵了: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打我?

何曼长这么大,从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

想不到今天居然让这么个土包子给打了?当下便也冲了过去。

李妙正好也火大了,两个人你扯我的衣服,我撕你的扣子,没两下就滚在地上打起来了。

外头的人听到动静,赶紧推门看情况。

一见这两个打起来了,赶紧上来拉架。可她们拉得开人,却拉不住何曼的嘴。

何曼见人多了,劲便更足地骂了起来:你个骚蹄子浪货,装圣人的臭婊子。什么舍已救人?你也装得出来?让车撞了,能不伤胳膊不伤腿的三天就出院?你骗鬼呢吧?不过为了吊凯子罢了。不要钱,勾得人家黎崇回来一次一次地看你,这才是你的目的吧?可惜了,人家不当你这套当。就你那点小手段,当谁看不明白吗?还一天到晚正义凛然地装模作样,简直恶心透了。你怎么不干脆脱光了去卖?那样赚钱还来得快点呢。也配得上你土包子的身份!

何曼牙尖嘴利,李妙却是个嘴笨的。她从来不会吵架,着了急宁可直接上手打人,也绝不骂出来那些个字眼。

原本她们两个已经让四五个女生给拉开了,可这会子李妙让骂急了,却是突然间身上有了万千力气一样,一下子就挣开这些人冲了过去。

扬起左手就要再给何曼一记耳光:你让你再嘴贱!

旁边拉着何曼的两个女生,站在左面的那个见势不对,赶紧松开手,低头就闪。

这个女生本身也是从小地方来的,她虽然也看不起李妙的行径,但何曼刚才那些话也让她听得不舒服,尤其是最后那三个字。

土包子!

土包子怎么了?

你高贵你厉害,你自己挨耳光去啊!

这个女生闪了,后面拉着何曼的那个女生哪里知道她突然撤了手?她那边还照着原来的力气使着劲呢。别说,这个何曼看着苗苗条条的,劲也不小。她这边是连吃奶的劲也使出来了,才堪堪拉住。

结果那边一松手,整个人顺着惯性扯着何曼一起往后跌了回去。

李妙这里是使足了力气扇过去的。

本来照原来的距离,她肯定会狠狠给何曼一耳光。不想何曼这往后一倒,却是让李妙一下子打空了。一下子冲着床架子就冲过去了。

这要是真撞上去,不撞个好歹,也得磕得不轻。

李妙赶紧伸手去挡。

却不想,她的手指才堪堪碰上那床架的边儿,力都没使上,那直径足有八厘米的床架却是突然间断了!

整个床'轰隆'一下,散了架一样的就砸了下来!

床下去的何曼和另外一个女生都没反应过来,便让砸在了下面。

李妙那边也没得了好处,她手没碰到床架,整个人便再也保持不住平衡,咕咚一声,也摔倒了。

整个事件用时都不过两秒!

屋子里的人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到咣当呼啦何曼的床整个塌了。

所有的人都傻了,谁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直到外头的人听着动静不对,把宿管老师叫来后,这才发现:这307室里,床塌了,床底下的两个人没了动静不说,连李妙都摔在地上晕了过去。

再之后的事,简直就是一场乱麻。

校方这边自然是赶紧是组织人把床下面的两个学生拉了出来,把三个不省心的丫头一起送进了医院。

一番检查之后,拉着何曼的那个女生受伤最轻,少许皮外伤,当时之所以晕过去完全是让吓的。可剩下的何曼李妙两个人,情形却是不好了。

何曼的左腿让砸下来的床梁压断了,额头上还让一块断裂的木刺划出了一个极深的伤口。

照医生的话讲,就算养好了也肯定会留疤。

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在额头这么明显的地方留了至少五公分的伤疤,那简直就和毁容也没什么区别了。好在的是:这个年代有整容手术这种东西。只要钱到位,一切应该还是可以挽回的。

可李妙这里却麻烦了!

她自从送进医院来后,就一直昏迷着。

根据那位姓吕的主治大夫讲:这位姑娘刚刚才经历了一次严重的脑震荡。小孩子家不懂事,以为没事就出院了,殊不知这种伤不发出来才是最可怕的。这下子又摔了!还又磕到了额头。要是再过三天她还醒不了的话,可能她这辈子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第七章、暗中守护

南大新生在入校的时候,都会交一份为期四年的平安险。有这位平安险在,这四年里,非但你生病住院可以享受二十万元以下的医疗保险,而且就算是你发生了意外,也可以享受相应的医保待遇。

所以307寝室事件发生后,校方领导一开始并不是很着急的。

大学校园虽说还算是个校园,但因为学生们年纪已满十八,所以很多习惯和个性都已经形成。个性不和的学生们在校打架或闹出什么事件,对于学校来说都已经是常事。只要不出大事,一般学校也就是进行口头教育,再严重一些记过处分,实在不行劝退就是了。

换句话说,只要不出人命,学生们怎么打架校方是不如何在意的。

校方怕的从来就是出人命!

学生在校内死了,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学校都有脱不了的关系。但一般解决方式也不过是赔一笔钱就了事了。

而比这个死人更可怕的:其实是像李妙这样的!

醒不了!

植物人!

那就意昧着:在医疗用金抵达上限后,剩下所有的钱都要由学校来付?

除非,找到替学校付这笔钱的人。

所以,在医生给校领导做出了李妙同学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的定论后,主管学生安全方面的副校长直接就给舍管老师下命令:彻查307打架原因的始末,不管花多少精力,你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我查清楚。

舍管老师在昨天看到三个学生都是晕过去时,就知道这回麻烦大了。所以回到宿舍后立马便把当时在307的学生都叫到了办公室,一个一个的问。

可问来问去,最后得到的答案却都差不多。

何曼骂李妙不要脸,勾搭黎崇。李妙就和她打起来了。我们上去本来已经拉开了,谁想到那何曼越骂越过分,李妙挣开我们就要冲过去打人。可没成想刘丽丽手一松,黄真和何曼就摔到后面去了。不知道碰到哪里,床就给榻了。然后李妙没站稳,自己也给摔了。

在场的一共八个女生,给的答案几乎一模一样。

可这份口供,舍管老师根本没办法和副校长交待啊?在这场事故里,何曼和李妙是吵架打架了,可那和她们两个人受伤根本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第一次打架根本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两个人就让同学给拉开了。

第二次李妙再冲上去打的时候,却是连何曼的皮都没碰到。

何曼和黄真之所以受伤,完全是因为后退的时候撞到了床架。床架塌下来砸伤了她们的缘故。和李妙一点关系也没有。

至于李妙的伤,打空了人没站稳自己摔伤的,和任何人也没关系。没有人拉她扯她,纯粹是她不小心摔的。

这事和屋里所有的学生都没关系。

可既然是在学校里意外受的伤,那谁都能跑了,学校却是跑不了的。

这实在是一份让舍管老师绝望的口供!

她都无语了,刘副校长就更崩溃了:你交给我这样一份口供干什么?让我去查学校床铺的质量问题?好把这个责任全部扣在咱们自己脑袋上吗?

刘副校长简直要疯了!

学校主管后勤这块的副校长可是南市某位高官的直系亲属,他不要命了去查这个?

这个刘老师,简直就是个蠢猪!她一个人想死就算了,居然还想拉他一起死。

刘副校长气得不轻,可很快让他更抓狂的事就发生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两方的学生家长是必要通知的。

李妙的妈妈也就罢了,接到电话就往过赶,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等她来了再说不迟。

可何曼的家就在上海,所以她的家长在第一时间就是找到了医院。

何家家境不错,何父在本市开着一家颇有名的珠宝公司。

一听说女儿在学校受了伤住院了,直接带着律师就杀过来了,张口闭口就要走法律程序。

而她那个母亲,更是看见女儿那漂亮的脸颊上多了那么长的一道口子后,立马就哭嚎了起来。说这毁了容将来可怎么是好?

而更麻烦的是:不知道怎么回事?307宿舍里几个学生的口供却是在学校里流传了开来。

何曼的父母很快也听说了,一口咬定她女儿伤成这样就是因为学校宿舍的寝室床有问题!更暗指学校在某方面存在严重的经济问题,才会导致这起惨案的发生。如果校方这次不能给她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就别怪他们把这事给捅出去。

刘副校长一个头两个大!

南大校园内外更是一时间都被307的事件影响了。许多学生听到消息后的第一反应都是回寝室去查看自己的床是否安全。结果,床没找出什么问题,却有几个学生的宿舍莫名其妙的发生了电路短路,引导了几场不大不小的火灾。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刘副校长急得差点没有揪光自己的头发。

不到十二个小时,嘴上就长了一圈的水泡。可麻烦显然远远没有结束。因为十二个小时后,何曼醒了!她身体其它部位基本上没什么伤,可额头上那道长长的口子却是让何曼直接崩溃了。

抱着妈妈又哭又叫,一会儿寻死,一会儿又说不活了。惹得那个原本便心疼她的亲妈更加火大,任凭副校长怎么说好话都不行!

整个颅外,这一天时间里都是被闹得不得安宁!

可作为这件事情两个当事人当中的李妙,一个原本应该处在漩涡最中心,甚至很有可能被作为最大原罪方进行审问的人,此时此刻却是安安静静地睡在自己的单人病房里。

各式监控仪器全部开启,可负责看护的小护士却是拿着平板正在追剧,直到嘀零一声,闹铃响起后,这才起身,从消毒柜里取出了一只针,将里面的液体轻轻地推进了液瓶之中。

▲《妙因手》完整版已有,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