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予你情深终老by怿心小说_予你情深终老完本在线阅读

予你情深终老by怿心小说_予你情深终老完本在线阅读

2019-10-07 12:32:42作者:怿心

《予你情深终老》的主角是沐云抒厉寒时,作者:怿心,为您提供怿心写的予你情深终老小说在线阅读,予你情深终老小说讲述了::显得虎背熊腰周六一大早,苏笛又约沐云抒去逛街。沐云抒这两天身体不太好,本来没心思逛街,不过苏笛兴致勃勃的,她也只好舍命陪君子。苏笛家境很好,S市本地人,在大学的时候,就开着跑车上学了,做为同宿舍的好姐妹沐云抒,也占了不少便宜,跟着去过

予你情深终老by怿心小说_予你情深终老完本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怿心创作的新书,予你情深终老沐云抒厉寒时小说在线阅读:

第五章:不过就是逢场作戏

本来沐云抒不应该过问陈观慧的,但她心里酸的难受,还是忍不住说:她知道你结婚了吗?

不知道厉寒时是装的还是真没反应过来,一脸茫然的回道:谁啊?

陈观慧,陈大小姐啊!沐云抒的语气里都带着浓浓的酸意。

果然,厉寒时的脸色都变了,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惊慌:你认识她?

沐云抒呵了一声:当然认识啊!陈小姐在S市大学不是很出名吗?人长的漂亮,家境又好,真正的白富美呢!

当年沐云抒为了追寻厉寒时的脚步,也从A市考来了S市大学新闻系。而陈观慧跟她是同一届,只不过陈观慧是舞蹈系的。

陈观慧追厉寒时的时候,可谓轰轰烈烈,家里有钱,浪漫的不得了,两人还谈了几年,后来不知道怎么分了。

厉寒时好像想起来,沐云抒也是S市大学毕业的,轻描淡写的嗯了一声。

沐云抒看见厉寒时这货那漫不经心的样子,更加火大,好像她说了半天,是在跟他回忆过去似的,难道听不出来她在吃醋吗?

就在这时,厉寒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沐云抒下意识的伸出头看了看,是个陌生号码,隐约看到第一行写着寒时,这些年我很想你

不用猜,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是陈观慧发来的。

沐云抒酸不溜秋的说一句:看来陈小姐对你旧情难忘啊!你也对她念念不忘,其实你们可以重新开始啊!

说出这些话,沐云抒鼻子突然就酸了,眼眶有泪水在打转。

厉寒时看了她一眼:我已经结婚了,前任对我毫无意义。

沐云抒怼他:没有意义还一起去吃饭。

厉寒时端着她那暗暗憋着的小表情,反问:你绕了这半天,其实就想问这个问题吧!

沐云抒被戳破心思,窘迫的哼道:谁想知道这个问题,你跟谁吃饭,是你的自由。

厉寒时看见她这故意不屑的样子而低笑:她回国以来约了我几次,我都没回应,今天下午是她世叔约我的,她世叔跟我们公司有业务往来,我没办法不去。

沐云抒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说起陈观慧,那样自然,比对她还自然,她感觉她更像一个外人,在听别人两口子的事情。

跟陈观慧相比,她真的没什么优势,她长相清秀,算得上好看,却也不是什么人见人爱的大美女,家境也很普通,父母只是工人,哥哥还在创业。

如果厉寒时踢开她,选择陈观慧,其实她觉得也很正常。

只是心里会隐隐作痛而已。

厉寒时冷静自持,他或许是知道沐云抒的心思的,只是他不知道说什么。一把抱起沉默的沐云抒放在卧室的大床上,帮她盖好被子以后记得按时吃饭,照顾好自己,不然你爸妈看见你瘦了,还以为我虐待你。

沐云抒切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好像你对我很体贴似的,不过就是逢场作戏,我懂的。

厉寒时凝视着她片刻,没再说什么就离开了。

第六章:显得虎背熊腰

周六一大早,苏笛又约沐云抒去逛街。

沐云抒这两天身体不太好,本来没心思逛街,不过苏笛兴致勃勃的,她也只好舍命陪君子。

苏笛家境很好,S市本地人,在大学的时候,就开着跑车上学了,做为同宿舍的好姐妹沐云抒,也占了不少便宜,跟着去过不少高端场所。

所以说投胎是门技术活啊!

苏小姐逛街向来只去高端商场,买一个包包好几万,一条围巾都一两万。沐云抒的工资一个月才一万左右,对于这种消费简直不敢想象!

逛到一家清新风店的时候,苏笛拿着一条裙子在沐云抒身上比划一下,很兴奋的说:云抒,这条裙子太适合你的气质了,买了吧!

沐云抒假装不经意看了一下吊牌上的价格,居然要五位数,吓的立马说:我不是很喜欢,算了吧!

苏笛是懂沐云抒的,直接说:你穿着肯定好看,这算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

沐云抒有些无奈,心里却是暖暖的,她和苏笛出门,几乎都是苏笛出钱,虽然说苏笛不差钱,但她心里也过意不去,一直推脱。

苏笛干脆霸气的直接把钱付了:沐小姐,反正我钱已经给了,要不要你看着办。

沐云抒和苏笛的穿衣风格完全不同,苏笛喜欢有个性的时装,而沐云抒则喜欢穿的小清新一点,所以沐云抒只能收下这条裙子了。

逛了一上午,两人都累了,沐云抒强烈要求请苏笛吃饭,便在商场里面找了一家餐厅坐下。

等菜的过程中,沐云抒把裙子拍了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还配了一句话谢谢亲爱的送的裙子。立马就有不少老同学和朋友留言,从她们的话语当中,大概都以为这条裙子是厉寒时送的。

一个个羡慕沐云抒找了个好老公。

沐云抒也懒得解释,她跟厉寒时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在钱上面也没占他一点便宜,除了住着他的房子,其他的开销都是用自己的钱。

而这时,沐云抒往评论下面一翻,居然看见了厉寒时那货的评论显得虎背熊腰。

气的沐云抒啊!真想一口盐汽水喷死厉寒时这个毒舌。

她倒是没想到厉寒时这种大忙人还有空来评论朋友圈,看来心上人回来了,时间也充足一点了。

她本来想回骂厉寒时一句,但想想还是算了吧!新婚夫妻干嘴仗,惹人笑话。

沐云抒想起抖音上说的话,真正爱你的人,永远有时间,不爱你的人,永远在忙。此时此刻,深感认同。

因为厉寒时评论的那一句虎背熊腰,沐云抒面对美食也提不起食欲了,她在想,自己最近是不是真的胖了很多。每夹起一块菜,她都有种罪恶感。

苏笛吃的津津有味,看见沐云抒那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问道:怎么了,这菜不符合你胃口啊!

沐云抒特别认真的看着苏笛说:你觉得我虎背熊腰吗?

苏笛差点笑喷了:是厉寒时说你胖了?

你怎么知道?沐云抒一脸被说破的窘迫感。

苏笛一副爱情专家的模样:女人往往只会为了爱的男人一句话而胡思乱想,明明你身材高挑,体型偏瘦,还自我怀疑,只有厉寒时能让你不自信啊!

沐云抒竟无言以对了。

两人吃完饭,又逛了一下午才回家。

第七章:又不是真夫妻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沐云抒累到直接瘫在沙发上。

今天许是周六的缘故,厉寒时下班也很早,沐云抒刚刚到家不久,他就回来了。

厉寒时一进门就看见桌子上的袋子,那是沐云抒拍照发朋友圈的那条裙子。他的声音清冷的说:这条裙子多少钱?

沐云抒一脸惊奇,厉寒时这货什么时候关心起她的裙子来了:两万多吧!怎么了?你该不会说我败家吧!这可是别人送给我的,就算是我自己买的,那也没用你的钱。

厉寒时没有接沐云抒的话,而是拿出一张卡放在桌子上:这张卡里有三十万,你拿着零用吧!以后买两万多的裙子,不必让人送。

沐云抒心里是很感动的,只是片刻的感动过后,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她捉摸不透厉寒时给她三十万是什么意思?分手费?我有钱用,我的工资够我消费了,这张卡你还是拿回去吧!

就算厉寒时想让这场戏完结,沐云抒也不会要他一分钱的补偿,因为她不是演员,她之所以愿意和他逢场作戏,只是因为她傻。

厉寒时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你宁愿花别人的钱,也不愿意花我的钱?

这话听上去,怎么那么别扭呢!其实她从小到大,就没有占便宜的习惯,除了读大学认识了苏笛,财大气粗让她无法拒绝的一些便宜外,她都是自力更生的。我们又不是真夫妻,怎么能收你三十万的零用钱呢!我怕我拿着这三十万,晚上做噩梦,被你扫地出门。

为什么你总记着我们不是真夫妻呢!厉寒时声音低而轻,深黑的眸中映着她的容颜。

那你觉得我们是真夫妻吗?沐云抒底气不足,心里有种说不来的感觉。

因为陈观慧的出现,让她觉得她随时会离开厉寒时。

什么叫真夫妻?我们不是已经扯了结婚证了吗?那上面有我们的照片名字,盖着国家法律承认的印章,还要怎么真?还是你认为,上过床的才叫真夫妻,那今天送你裙子的那位,和你又是什么关系!厉寒时沉着脸,他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这话沐云抒听起来怎么怪怪的,厉寒时那厮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原本这裙子就是苏笛送的,她也不想解释了,而是似笑非笑的说:送我裙子的那位,是这世间上除了父母和哥哥之外,对我最好的人了,她是我最难以割舍,最亲爱,最刻骨铭心的存在,你懂吗?

厉寒时骤然脸色阴暗,目光锐利,如山野间的老虎猛兽般骇人。

沐云抒还以为他要动手打人了呢!谁知道他只是起身,往楼上走去。

沐云抒叫住他:厉寒时,你为什么要跟我逢场作戏,而不选择直接跟陈观慧结婚呢!

厉寒时挑了挑眉头,深邃的黑眸眯起,淡淡道:我不想和一头猪讨论这个问题。

沐云抒:

逛了一天街,现在早就饥肠辘辘了,又累得慌不想动手做饭,沐云抒只好拿起手机准备点外卖,也不知道厉寒时那厮吃了没,想上去问一问,心里又很不爽。

她才不想管那个毒舌,自顾自的点了一份炸鸡翅,一份韩式拌饭。

▲《予你情深终老》完整版已有,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