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寂寞画鸳鸯by一纸寂寞小说_寂寞画鸳鸯完本在线阅读

寂寞画鸳鸯by一纸寂寞小说_寂寞画鸳鸯完本在线阅读

2019-10-07 12:43:07作者:一纸寂寞

《寂寞画鸳鸯》的主角是姜棠靳三爷,作者:一纸寂寞,为您提供一纸寂寞写的寂寞画鸳鸯小说在线阅读,寂寞画鸳鸯小说讲述了:他根本不是靳家的下人夜晚,姜棠呆坐在床边,房内没有点灯,只有冷寂月光透过窗片片照进空荡房间。说来奇怪,每当夜幕降临,她院里便断了电,连根蜡烛也领不到,以致于那人可以肆无忌惮地摸进她的房间,还不必担心被她看到真容。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寂寞画鸳鸯by一纸寂寞小说_寂寞画鸳鸯完本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一纸寂寞创作的新书,寂寞画鸳鸯姜棠靳三爷小说在线阅读:

第005章所以,哪有什么可笑的人性

姜棠睡得不安稳,窗外不断吹来冷风,她咽了下干涩的喉咙,正想起身去关窗,睁开眼便模糊看见床前立着一个人影。

那是个体型高大的男人,西式黑色长衣更显他身型颀长,他背对着着窗外月光,让人看不清脸。

姜棠刹那瞪大双眼,双手抓紧了棉被,颤抖着张口就要喊人。

忽然一只大掌捂住了她的嘴,他早有预料般,又上榻压住了她,一只手便轻而易举地将她两只手桎梏于头顶,使她无法动弹。

不许叫。

他在她耳边低声警告,音色低沉又醇厚,是成熟男人才有的嗓音,气息喷洒间流出淡淡的烟草味。

姜棠眼底狠狠一颤,这个味道她深深记得,是洞房夜的那个男人。

你、你是谁

视线昏暗,男人看不清神色,唇边勾起的微凉弧度却异常清晰,他压低了姜棠,俯视着她。

姜棠心中惴惴不安,浑身抑制不住地打颤,双眼蒙了层浅薄水雾,在月色下反射出晶莹光芒。

男人阴沉地眯了下眸,伸出大掌遮住了她那双清澈又明亮的眼睛。

细碎轻柔的吻落在姜棠左脸,他在她耳边轻吐气息,再开口,低沉语声中多了抹怜惜:疼吗?

姜棠不敢说话,只有哆嗦。

她和他姿势危险,他如猛兽扑食般将她压于身下,随时会露出獠牙将她拆骨入腹。

她的目光透过他的指缝瞄着,努力想看清他的脸,却徒劳无获。

忽然,他收回了捂着她双眼的手掌,却是从一边捞过枕巾,蒙住她的双眼,照旧在她脑后打了个结。

姜棠刹那绷紧了身子,不敢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微凉感忽然在左脸漫开,药香萦绕在姜棠鼻间,他指尖轻柔地抚过她脸颊,将药膏一点点涂匀。

带有薄茧的指腹擦过姜棠的脸,姜棠僵硬地一动不敢动,就像一只被虐待了的狗,当施暴者再次将她绑住却只是抚摸起了她的脑袋,她受宠若惊而又心怀惶恐,只能以瑟瑟发抖来回应。

好半天,姜棠狠狠地咬了下僵直的舌头,才挤出一句话:我不管你是谁,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她现在是靳家的寡妇,如果被靳家人发现,等着她的只有死路一条。

身上那人在她脱口一瞬,身形僵了下,随即回应她的,是他饱含了讽刺的不屑一嗤。

你的意思是,让我放过你?

闻言,姜棠忍不住瞠目结舌。

我本就和你无冤无仇,我甚至不认识你,是你平白无故跑来喜房占了不属于你的东西,我不曾招惹得罪你,谈何你来放过我?她恼怒,语声也染了急色。

气氛安静,那人忽然沉默了。

姜棠急了一通,这会儿也升起一股后怕,忐忑地小声说:你知道我被大太太打了脸,说明你也是靳府中人,你来给我送药膏,说明你还有人性,我和你们家大少爷成婚那晚的事我希望你能忘掉,它于你于我而言都不是好事,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扰可好?

冷风幽幽地吹进房,吹起姜棠额前细碎的发丝,吹得她眼眶微红。

互不相扰?

寂静的房间中,他阴鸷的声音缓慢地响起,透着彻骨寒凉。

他猛地掐住了姜棠的脖子,戏谑地在她耳边嗤了声,大少奶奶,我一个卑贱下人,三十多了还没娶到XF,好不容易睡到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女人,你还不会往外说,你觉得我会轻易放过你这张长久肉票?

随着他的话,姜棠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牙齿隐忍地咬破了唇。

那你到底想怎样

那人再次沉默。

两秒后,回应姜棠的是他掀了棉被,解了她的里衣,在她又冷又恐惧之下,毫无人性地再次占了她。

人性?

末尾时,他俯在她耳边,勾起唇瓣冷冷地嗤了声,知道我为什么来给你擦药吗?

姜棠死咬着唇,不吭声。

他淡呵,冷意自姜棠耳蜗缓慢又清晰地蔓延至心脏,她冷得打颤,他却一字一顿饶有兴味的说:就算你只是玩物,若脸坏了,我上着也会不舒服啊

所以,哪有什么可笑的人性。

像设定了某种生活节奏,每晚那个男人都会出现在姜棠的房间,每晚姜棠敢怒不敢言,每晚她好不容易熬到他餍足离去,睡不到两个时辰便得起身去杜佩云的院子。

好在她院里不来人,她多是伺候完杜佩云后又去补觉,她在靳家存在感低,倒是无人发现她的异样。

但如此下去,不是长久之计。

姜棠让扶翠注意靳府中人,将靳府中所有下人统计了遍,一个人闷在房间里暗自琢磨。

靳府中三十多岁的男人有两位,一个是靳老太太院里干重活的,不过是个瘸子,一个是管家安叔的儿子,在靳府中住着,却是在外教学的。

姜棠捏着那张统计了靳府下人的名单,望着窗外枯枝白雪,手中名单渐渐被她攥成了一团。

第006章他根本不是靳家的下人

夜晚,姜棠呆坐在床边,房内没有点灯,只有冷寂月光透过窗片片照进空荡房间。

说来奇怪,每当夜幕降临,她院里便断了电,连根蜡烛也领不到,以致于那人可以肆无忌惮地摸进她的房间,还不必担心被她看到真容。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听说你在找我?低沉冷冽的嗓音在门口响起。

夜色正浓,姜棠早就做好了他来的准备,不咸不淡地抬头望去。

那人长身立于门口,月光如霜打在他一侧肩头,他口中咬着根烟,头戴一顶黑色礼帽,大半张脸隐在帽檐下,香烟一点橙光只映出了他的唇。

姜棠没有回话,看了他一眼,便将视线收回,管家儿子和老太太院里的人明显都不是他。

那人已然习惯姜棠的冷漠,不咸不淡地嗤了声,抬腿大步进了房。

修长手指挑起姜棠下巴,月光下她的轮廓从表面看至少很柔和,他眯起双眼,双指利落地摘去口中烟,忍不住俯身在她唇角亲了一下。

哒,突然亮起一束光。

光线来得猝不及防,姜棠望着面前的人,失望一下如冷水浇到头顶。

你根本不是靳家的下人!她面色愠怒,秀气的眉也紧紧蹙起。

面前这男人仍保持着俯身吻她的姿势,一张脸深挺有度,轮廓有棱有角,那冷幽双目内深不见底,向外溢着浓浓威压,一眼便知他是常居高位发号施令的上位者。

此刻他紧绷着脸,薄唇紧抿,酝着层层怒气,目光深锐而凌厉地盯着敢直视他的她。

不错,你很有胆量啊。他唇角缓缓扬起,笑意却越发寒凉。

他捏着她下巴的手逐渐用力,一字一句皆像冰刃般凌迟着她,后怕如毒蛇般爬上姜棠的脊背,她浑身止不住地发冷打颤。

你、你到底是谁

男人冷冷地嗤笑了声,依旧是不屑回答姜棠的话,夺过她手中的手电筒关掉,欺身将她压进了榻中。

姜棠奋力挣扎,却无济于事,她发了狠一口咬住他宽厚的肩,牙齿清晰地刺进了他皮肉里。

鲜血顺着他肩膀汩汩流下,他只声未吭,却首次变狠了索取方式。

待他完事,姜棠已昏死过去。

临走时,他站在榻边,指尖轻柔地抚过她红肿的唇瓣,那唇角仍沾着他肩头的血,他眷恋地来回摩擦了两三下。

棠棠,我们来日方长。

又是几天,离年三十越发近,姜棠伺候完杜佩云起身,正打算回院子补觉,忽然被安叔拦了住。

大少奶奶,姜老爷携府上姨娘来看您,如今正在前堂候着,您可去瞧瞧?安叔说话规中规矩,并未因姜棠是寡妇而瞧不起。

他再有权也是仆人,心里掂得清楚,不然也不能稳坐了管家这把椅。

姜万清如今带姨娘来靳府,姜棠按自个意愿还真不想见,她已不喜这两人,所以三天回门时靳家未提她也未开口说。

但于理,她该去见一见。

前堂中,姜万清穿着浅灰色斜襟长袍,坐在侧座面色焦急地等着,年过四十他仍未见发福,身型反而消瘦了些,旁边跟着穿旗袍烫着时髦卷发的婉姨娘。

姜棠出门一般不带扶翠,一个人踏进了前堂,姜万清看到她后迫不及待地起身,婉姨娘更是脸色一喜。

棠棠你来了,你听姨娘给你解释,姨娘跟你父亲都没想到,靳善宗他他突然就没了,我们当初想着靳家是名门望族,都是为了你好才打昏了你婉姨娘抓着姜棠臂弯,话一说完便掩面而泣。

她这泣又有几分真,姜棠懒得去思考,任凭婉姨娘抓着她的胳膊哭,她抬眼看向那个中年男人。

姜万清接触到姜棠漠然的目光,脸色微僵,不自然地扯了下唇角。

棠棠,这些时日可还好?他嗓音略低并沧桑,笑得拘谨又愧疚。

姜棠瞧着他,不好。

前堂无他人,安叔识趣离开,姜棠坐在堂内另一侧,与对面的姜万清和婉姨娘相对。

姜棠怨姜万清,姜万清深知这一点,但为了姜家的未来,就算姜棠怨得恨不能杀了他这爹,他也得来。

如今,他便是来谈姜家未来了。

早前,靳老太太说只要你嫁,靳家便帮助咱们姜家在长安城内东山再起,只是这大半个月过去了,她那边仍未传来半点消息,你可否替为父打探下?

姜棠闻言,讽刺地笑了。

她慢悠悠地将手中茶杯放下,心是凉的,仍笑着看向姜万清,我克死了靳家的长房长孙,你觉得她还能帮姜家东山再起?

姜万清噎住,这

靳善宗的病早已无药可医,与其说是姜棠克死的,倒不如说是他的命到了时候,姜棠运气不好偏偏撞上了。

婉姨娘在旁边听着,不甘地插嘴道:怎么说咱们人也嫁了,总不能吃了这个闷亏,靳家若是不帮忙,咱们就和离,凭什么要白给他守一辈子寡?

若是靳家愿意帮忙呢?姜棠反问,目光中流转着冷意。

愿意帮忙那就守了呗,你爹养了你十八年,用你来换姜家辉煌的将来,也值了。婉姨娘脱口而出。

姜棠冷冷地凝着她,不言语。

姜万清不由瞪了婉姨娘一眼,婉姨娘见姜棠目光冷飕飕的,这才惊觉失言,连忙拿绢帕捂住了嘴。

姜棠淡淡地从婉姨娘身上收回视线,对这个胸大无脑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姨娘,她倒不大反感,就是她那张破嘴经常气得她心口发堵。

父亲觉得呢?姜棠看向姜万清,神色淡淡不显露情绪。

姜万清沉默了两秒,垂下脑袋,为难地长叹了口气。

好半晌,他忽然抬起头,目光坚定地看着姜棠,牙一咬,噗通一声双膝跪地,重重地朝姜棠磕了个响头。

第007章后面几天怕是没安生日子过了

婉姨娘吓得眉心一跳,连忙跟着跪地扶住姜万清,老爷你这是做什么?棠棠是小辈,使不得啊!

姜棠张着嘴,惊愕地看着面前跪地的姜万清,好半晌没找回思绪。

姜万清起了皱纹的眼角泛着泪,目光为难又执着,哽着嗓子道:棠棠,你知道你爷爷一直想咱们姜家重回长安城,这是他的遗愿

婉姨娘见姜万清如此,眼眶也泛了红,噙着泪看向姜棠,棠棠,你就帮帮咱家

婉姨娘说了什么姜棠听不见,姜棠望着姜万清眼角的水渍,望着他跪地的双膝,小脸麻麻木木的,目光怔怔的,甚至忘了眨眼。

半晌,她忽然笑了。

笑容好看,却泛着阵阵凄苦,她抿着唇,勾着唇角,眼中闪着泪光,那父亲您可知道,我也想姑苏城外的雪,长安城内的雪太不自由了。

姜万清听出姜棠话中含义,望着她噙泪的双目,愧疚地低下了脑袋。

黄昏时分,姜棠一个人去了靳老太太的院子,经安叔通报后,却得来靳老太太不想见她的消息。

不见,那她便在外面等。

安叔见她如此,又去通报,房内立即传来靳老太太的怒喝声:那就让她等!跪着等!我倒要看看她的心能有几分诚!

听到这话,姜棠紧紧地捏住了手中绢帕,一咬牙,噗通屈膝跪地。

安叔退出房间,正要将老太太的话转达姜棠,一转身就见姜棠已跪在地面,脸色微不可察地凝了下。

他一字未说,又回屋去复命了。

从黄昏到半夜,从夕阳到月光,从微凉到刺骨寒冷,姜棠脊背挺得笔直,跪在寂静又空荡的大院中。

脑袋里回荡的,尽是姜万清和婉姨娘双目含泪,朝她下跪的画面。

他们是料定了她孝顺,用大忌来逼她,不惜牺牲掉她的余生,连她的尊严与骨子里的高傲也要毁掉。

她若不从便是不孝。

忽然身后传来沉沉的脚步声--

那步伐不紧不慢,似悠然散步,又似有备而来,他好像永远那么沉着冷静,做什么皆是不慌不忙的。

我道你今晚去了哪,不在房里好好待着,跑这破院受虐来了?

他在她身边停下,双手随意地插在裤兜里,高大身影笼罩住了她跪着的瘦弱身躯,一大一小在清冷月色中形成了鲜明对比。

姜棠听见他的声音,唇惊讶地微张,瞪着他,又慌乱地看了眼四周。

嗤男人似是被她惊慌的表情取悦,竟然笑了。

姜棠见他还有胆子笑,秀眉紧紧蹙起,你来这里做什么?

自然是找你,不然这漫漫长夜的,你让我一个人怎么过?

他语声低沉有力,又生得神采英拔,却偏生要说不着调的话,说完竟又意犹未尽的从裤兜中伸出手,轻佻地在姜棠脸上捏了把。

啧,脸蛋儿真嫩。

姜棠心中一慌,连忙偏开脑袋打掉他的手,压低声音警告:你疯了吗,这是老太太的院子。

若被人看了听了去,他或许能逃过一劫,她必死无疑。

老太太的院子怎么了?这么晚还能有人来?你以为都跟你的院子一样?他嗤了声,语声颇不在意。

姜棠心中升起一股屈辱,她的院子不干净,还不是他闹的。

你走她紧咬着唇,咬牙挤出的声音染了抹哽色。

他神情倏忽一沉。

冷冷地瞥着姜棠,他再开口,语气泛着深沉冷意,宛若下命令般低声呵斥:跟我回去。

姜棠噙着泪瞪了他一眼,不回他话,挺直脊背看向靳老太太的房门。

姜棠,我让你跟我回去!他语气骤然加重,夹了一股子狠劲。

姜棠心尖莫名一颤,狠狠地闭了下眼,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蓦然胳膊被大掌攥住,他力道大的手指恨不得镶进她血肉里。

我他妈让你跟我回去,你听不见?他眯眼凝着月光下姜棠带着泪痕的小脸,下颚线绷得更紧,目光越发深锐骇人。

你够了!姜棠终于也忍不下去了,她拼尽全力推开他,双目含泪瞪着他,压着声音发狠:跟你回去做什么?被你睡?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你想做的那些肮脏事我是没办法阻止也反抗不了,但请你不要打扰到我正常的生活好吗?

他抓着她胳膊的身形刹那凝住,目光凌厉地盯着她,双眼中写满了阴沉,浑身散发出骇人恐怖的气息。

我管得宽?我做的事肮脏?我打扰到了你?他阴测测地反问,每问一句,神情便黑沉一分。

姜棠怔了怔,竟不敢跟他逼人地目光对视,闭着眼睛看向别处。

行!他怒极反笑,甩手狠狠地丢了姜棠的胳膊,算你有种,你就在这跪,跪死你得了!

他利落转身,大步离开。

姜棠没有回头去看,接触次数不多,但她已摸透那人的脾气,他发起火来有多恐怖她清楚地知道,后面几天怕是没安生日子过了。

月色下,姜棠疲惫不堪地合了下双眼,深吸了口气,缓缓吁出去。

忽然脖间一痛,有重物狠狠地打在她后脖般,她还来不及回头看,视线被黑暗侵袭,遽然失去了意识。

▲《寂寞画鸳鸯》完整版已有,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