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by一夜盛夏小说_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完本在线阅读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by一夜盛夏小说_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完本在线阅读

2019-10-07 13:09:08作者:一夜盛夏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的主角是沈星晚南宫弋,作者:一夜盛夏,为您提供一夜盛夏写的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小说在线阅读,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小说讲述了::把刀给我用一下吧她的阿弋,终究是成了别人的将军。南宫弋让人带着她去见了沈氏,几个时辰前还光鲜的沈氏,此刻像是失去了精魂一般,一身狼藉跟死尸一般的躺在角落里的地上。不远处,是沈府的其他女眷,此刻她们身上的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by一夜盛夏小说_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完本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一夜盛夏创作的新书,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沈星晚南宫弋小说在线阅读:

第5章:沈府已经灭亡,你只能依靠我

泪眼惺忪中,沈星晚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的轮廓变得模糊,好像再也找不到曾经那个少年郎的模样。

她哭了,没有发出声音,只有唇角偶尔抑不住的发出的低声抽噎。

他来救她了,到底还是来救她了。

南宫弋看着地上衣不蔽体的少女,沉默着解下身后的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

晚晚。他轻声唤。

她哽咽着点头。

她以为,他是带她走的。

她以为,他终究还是记得往日情分的。

然而,那双曾经对她诉说过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的削薄唇瓣,今日再吐出的话语却让她脊背发凉,他说:晚晚,三日后我要挂帅出征,西凉国的守将功高卓著用兵如神,是天盛最难以匹敌的敌手,你帮我去杀了他好不好?

为为什么?她一只胳膊被废,能动弹的只有一只手,她抹了下眼角的泪水。

晚晚。如同多年前的温柔,你会帮我的,对吗?常年握兵器的手带着粗粝的触感慢慢的抚上她面颊,我好不容易才走到今时今日的位置,杀了西凉寒,在这乱世,我们才能有一夕安宁。

她不懂他的雄心伟业,不明白他的皇图霸业,她就是一个闺阁小女,所期盼的不过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为什么是我?

他漆黑不见底的眼眸,如同幽深的海水,直淹的让人无处喘息,因为西凉寒,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美人,他会喜欢你,直到你把匕首插进他胸膛的那一刻。

我不

晚晚,沈府已经灭亡,你只能依靠我。他冰寒的声音截断她拒绝的话,除非你想要在这军营里做一辈子的军妓。

跟她说这么多干什么,她如果不去,本公主现在就让人轮了她。赫连玉掀开帐篷,逼人的艳丽面容透着高高在上的倨傲。

马鞭在空中甩打出响声,不过是个军妓罢了,你不答应,本公主有的是办法找出了跟你差不多的女人替代,天盛国地广人多,不缺的就是美女,至于你一个妓女,也配在本公主和将军面前说出一个不字?!

赫连玉一口一个军妓,一句一个妓女,将沈星晚的尊严毫不顾忌的踩在脚下,碾压成尘。

形势比人强,沈星晚这一刻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她闭了闭眼睛,紧咬着唇瓣的贝齿尝到了浓重的血腥味,我去。

她慢慢的睁开眼睛,里面一片虚无,如果说非要找出些什么的话,大概这一片虚无中,只有一个他,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赫连玉神情不耐,尤其不喜欢她看向南宫弋的眼神,这是她一眼看上的驸马,一个妓女也配肖想吗?!

什么要求?这话是南宫弋问的。

沈星晚慢慢的坐起身,用他的披风遮盖住裸露在外的身体,我要你在我走后,想办法消除我弟弟的奴籍。

南宫弋在短暂的犹豫后,点头,可以。

这件事情虽然有些难办,但是稍加运作,也不是不可能。

沈星晚闭了闭眼睛,还有

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将军看上你去刺杀,你应该感到荣幸,还在这里讨价还价?赫连玉啪一鞭子抽在她身上。

沈星晚的身形随之踉跄了一下,目光却一直定格在南宫弋的脸上,我想最后见一面我母亲,给我准备一件干净的衣服。

这对南宫弋来说,不过是一个口令的事情。

南宫弋看了她一眼,依旧还是那么无波无澜,听不出任何感情的话,可以。

阿弋赫连玉有些不满的跺了一下脚。

南宫弋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于对待沈星晚的冰冷,他对赫连玉说话的时候,声音是温和的,听话。

赫连玉虽然还是不满,但是却没有在说什么,她对南宫弋的话,还是听的。

沈星晚看着眼前不论是身份还是样貌都十分般配的两人,涩然的笑了笑,所以是真的没有可能了啊。

第6章:把刀给我用一下吧

她的阿弋,终究是成了别人的将军。

南宫弋让人带着她去见了沈氏,几个时辰前还光鲜的沈氏,此刻像是失去了精魂一般,一身狼藉跟死尸一般的躺在角落里的地上。

不远处,是沈府的其他女眷,此刻她们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头发散乱,帐篷内不时有哭泣声传来。

很显然这些人,都已经完成了身为军妓的第一步。

沈星晚穿着最朴素的衣衫,在沈府覆灭之前,连下人穿的都比这好,但是此刻却显得难得可贵。

她的脚步声传来,数到空洞的视线朝着她望了过来,她们看着她身上穿着的衣服,眼神中有嫉妒,有不甘,还有羡慕。

这些,沈星晚都看在眼里,但是却统统都当作什么都没看见。

她径直走到沈氏的跟前,然而席地而坐。

沈氏僵硬的眼珠动了动,身下是一片污秽,杀杀了我。

原来,被人羞辱是这么难以接受的吗?沈星晚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只有离她最近的沈氏可以听到,你是我的亲生母亲。

她说:我尊敬你,听从你,孝敬你,可是你为什么要把我送到沈东和的床上?你当时到底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原本死气沉沉的沈氏闻言,却蓦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她,是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是个扫把星,是你,是你把厄运带到沈家的,是你,是因为!

沈氏突然坐起,将她扑倒,然后死死的钳制住她的脖子,我早该杀了你,早该杀了你。

沈星晚被她掐的呼吸不过来,想要去掰她的手指,但是却没能做到。

周围的女眷熟视无睹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刚才还在哭泣的女人们,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她们好像巴不得亲眼看到有人死在自己面前。

那道士说得对,你就是个祸害,你的亲生父亲就是为了救你而死,你现在又害沈府家破人亡,都是因为你去死,去死!

沈星晚被她掐的眼泪都出来了,窒息感袭来,死亡离她是那么的近。

把他们拉开。南宫弋沉冷的声音从帐篷口传来。

士兵应声将陷入疯狂的沈氏拉开,沈星晚咳嗽着捂着自己的喉咙,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一双黑色的皮靴出现在她的眼前,在她略带希翼,猜想他是不是还念着旧情的时候,他说,你现在还不能死。

他救她,只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

沈星晚慢慢的停止了咳嗽,站起身,一旁被士兵压在地上的沈氏还在不停的咒骂着,说她是扫把星,是灾星,谁跟她靠近都会倒霉。

所以,这就是她的母亲,对她抱有这么深怨念的女人,是她的母亲。

难怪,不管她怎努力的讨她的欢心,都没用。

难怪,她可以把自己送上沈东和的床,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恨她。

可她这一团糟,被唾弃,被羞辱,被利用的一声,又该怨谁?恨谁呢?

阿弋,把刀给我用一下吧。她忽然说。

放肆,将军的名讳也是你可以随意称呼的?!一名士兵扬手便给了她一巴掌。

沈星晚的耳朵嗡嗡鸣响,她伸手揩了一下嘴角的血丝,原来,连这个名字,她都已经没有称呼的资格了。

是了,他现在是高高在上的大将军,而她不过是一个军妓,当然是,没有资格的。

将军。她跪在地上,将姿态摆在了至低至低的位置。

第7章:救命不要别碰我!

砰。一柄匕首,丢到她面前。

沈星晚敛着眉目,做着最恭敬的姿态,将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多谢将军。

她低眉顺目的站起身,终于摆正了一回自己的位置,没有再像曾经那样做了千万次一样的,直接去看他的脸。

她握着匕首的鞘,一手拔出,转身,一步一步的朝着一旁走去。

沈府的女眷们看着她手中的匕首,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退,神情紧张的互相依偎在一起。

但沈星晚走向的,根本就不是她们。

她的目的是沈氏。

我的母亲,不该是个军妓,所以我成全你,亲手送你上路。她笑着,眼泪却流了下来。

沈氏停止了挣扎,也停止了咒骂。

这或许是她多年以来第一次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在不知不觉中原来已经长这么大了。

她是她的亲生女儿,但是她却一直没有好好的看过她,也从来没有将她努力讨自己欢心的模样看在眼里。

她一直,都只是把她当做一个灾星,一个会带来厄运的灾星。

沈星晚的手,在抖,一直再抖,她在怕,很怕

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告诉自己,看不见,就不用怕了。

看不见,就不用怕了

匕首锋利的,带着寒光的,指向沈氏,噗嗤匕首刺破皮肤,扎进血肉。

沈星晚脊背随之僵硬,脖子梗着,一种难以诉说的情感从心口一直蔓延到了嗓子眼儿。

弑母,是什么感觉?

亲手杀掉自己的至亲,是什么滋味?

沈星晚会告诉你,什么感觉都没有,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眼前却是刺目的红,手上是粘稠的血。

母亲她唤了一声。

沈氏似乎是想要回答,或是想要说些什么的,可是张口的瞬间,嘴角涌动的却全部都是血,浓稠的血。

沈氏咽气很快,好像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钳制着她的士兵,嫌晦气的松开了手,沈氏就直接倒在了地上,血染红了一片的地面。

沈星晚蹲下身,然后慢慢的靠在她的身前,像是婴儿一般的模样,她想向自己的母亲,寻求一个温暖的庇护。

可是,现实却正好相反,她给了沈氏成全,可谁又来成全她?

沈星晚亲手埋葬了沈氏,这个从来没有给过她几天温暖的母亲,没有人帮她,她便用手刨,用木头戳,从日暮到黄昏再到天彻底的黑下来,她挖了整整一夜,这才在天即将要亮起来的时候,勉强挖出了一个用于埋葬的坑。

她的手,出了血,平素里的纤纤玉手此刻伤痕累累,再不复最初的模样。

可她全然没有在意,她将沈氏的尸体拖了进去,最后给她擦了擦嘴角的血,将旁边的土盖在了她的身上。

当最后的一捧土埋完,沈星晚跪趴在坟前,埋头痛哭,压抑的哭声在黎明前,显得格外的刺耳而清晰。

娘她哽咽着,呼唤着,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她等来了那个少年的功成名就,他给她带来的不是十里红妆,而是满门覆灭和亲人的离世?

又为什么?你会因为一个神棍道士的两句话,就断定自己的亲生女儿是祸害,十多年来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换不回你的一个笑脸?

我说是谁大清早的就在这里鬼叫,果然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听说昨天你亲手杀了自己的母亲?赫连玉身上披着南宫弋的大衣,嫌恶的看着跪趴在地上的沈星晚面前,你可真是够心狠的。

赫连玉将脚踩在沈星晚的身上,拍了拍自己鞋子上不小心染上的灰尘。

沈星晚再如何的懂得收敛,可是说到底也不过是才十六岁的年纪,她忍受不住这样的羞辱,尤其是在南宫弋面前。

她猛然起身,踩在她肩上的赫连玉没有防备,直接踉跄的倒在了地上。

赫连玉怒极,扬起不离身的鞭子便朝着沈星晚抽了下去,沈星晚被抽打的在地上直打滚,南宫弋垂在一侧的手掌握了握,下一刻陡然伸手拦下了赫连玉的鞭子,你再这么打下去,她会死的。

你还说不是在心疼她。赫连玉摔下手中的鞭子,吼道。

南宫弋大掌按了按眉心的位置。

将军,陈军事邀请前去有事相商。陈军事是南宫弋手下的第一谋将,每次找他前去,势必都是有急事,南宫弋顿了顿,前面带路。

临走前,他又看了眼地上伤痕累累的沈星晚,对赫连玉说道:不要再对她动手,我们留着她还有用处,两天后西凉寒就会乔装经过边境,今天我会让人把她送走。

赫连玉眼睛转了转,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胡乱的点了点头,你去忙,我知道轻重。

她答应的爽快,南宫弋心底却隐隐有些不安,就好像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但是陈军事那边的事情又耽误不得,便又嘱咐了两句后,转身离开。

临走之前,又不放心的安排了一名士兵远远的看着,有什么事情好第一时间通知他。

来人。赫连玉扬声一呼,叫来一小队巡查的士兵。

或许是冥冥之中感觉到了什么,被鞭打的浑身是伤的沈星晚睁开了眼睛。

赫连玉嘴角扬起一抹冰冷嘲弄的弧度,看向她的模样就像是看待蝼蚁,她将脚重新踩在她的肩上,并且狠狠的碾压,敢推我?你倒是再给本公主推一个试试?!

砰一脚揣在沈星晚的心窝处,指着她说道,这个女人,赏给你们了,可千万不要给本公主弄死了,本公主留着她还有用处。

沈星晚捂着胸口的位置,还不及反应身上的疼,就因为她这一句话就猛然跌入了冰窖,不你不能这么做!将军将军他留着我还有用处你不能这么做,他不会同意的。

早晚是个别人玩弄的玩物,送给西凉寒之前,好好伺候伺候我们天盛国的儿郎才是你该做的!赫连玉涂着艳丽蔻丹的手一挥,动手,玩一个军妓就不用手下留情了,留口气就行。

随着她的一声令下,士兵们迅速的解下了腰带,朝着沈星晚扑了上去。

被南宫弋留下的士兵见到这局面,连忙跑去了军师的账中。

不不要救命!

南宫弋救我!

救命不要别碰我!

把她的嘴巴给我堵了,刺耳。赫连玉掏了掏耳朵,竟然让人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做起了旁观者。

唔唔唔唔沈星晚不断的求饶挣扎,但是却连话都喊不出,眼泪很快沾湿了面颊。

将军不好了,出事了,公主公主她让一小队士兵去强占那个姑娘。士兵匆匆跑进账中,看到南宫弋后急忙喊出了声。

几名军师不明白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南宫弋听到这话后顿时脸色大变,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完整版已有,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