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你赐我满身风雨by唐颖小小说_你赐我满身风雨完本在线阅读

你赐我满身风雨by唐颖小小说_你赐我满身风雨完本在线阅读

2019-10-07 13:19:33作者:唐颖小

《你赐我满身风雨》的主角是林温暖陆政慎,作者:唐颖小,为您提供唐颖小写的你赐我满身风雨小说在线阅读,你赐我满身风雨小说讲述了::不合适回去的路上,陆政慎仰头靠在椅背,浑身散发着浓重的酒气。林温暖开着车窗,也散不掉那气味。车子遇到红灯停下来,八十秒的等待时间,耳边是他深一下浅一下的呼吸,总觉得这呼吸就在她的耳边,带着那炙热的温度。她侧头看过去,他闭着

你赐我满身风雨by唐颖小小说_你赐我满身风雨完本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唐颖小创作的新书,你赐我满身风雨林温暖陆政慎小说在线阅读:

第5章:借酒行凶

林温暖没有防备,被他一下拉了过去,下意识攥进了他的手,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服,踉跄两步,直直撞在了他的身前。

陆政慎不退反进,长臂从她身边横过去,关上了她身后的门。

两人的距离变得很近,她整个人几乎被他圈在了怀里。

鼻间,全是他身上的气味。

她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背脊贴住门板,抬眼看他。

他的手仍搭在门把上没有即可松开,垂眼看她,说:配一下。

什么?她都有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费了半天劲,原是这目的。

带的女伴不舒服先走了,都是朋友,一起吃个饭。他打商量,态度倒是好的。

我,我不合适。她现下的样子确实不合适,这般金碧辉煌的场面,一个个光鲜亮丽,独独她素颜素衣的,被衬的像个乞丐一样,我这样,会给你丢脸。

不会,你这样很漂亮。

'漂亮'两个字,炸的林温暖眼皮猛地跳了下,抬起眼,像看怪物一样看向他。

两人目光相对,他的眼睛里闪着的是温热的光,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

她与陆政慎结婚三年,见面的次数不多,除了正经事儿,他们之间从未聊过其他任何话题。

他懒得说,她自也不会费口舌,去跟他套近乎。

在她的印象里,陆政慎是个很冷漠的人,话非常少,就算是对他自己的母亲也是冷淡而又疏离的人,若不是那些时不时冒出来的花边新闻,还有他养在凤山的女人,她甚至怀疑这人有情感障碍。

现下看来,她是真的一点都不了解这个男人。

她看着他发愣,眼睛跟玻璃珠一样透亮,看着男人心头微动,他伸手轻拍了下她的额头,她下意识的仰头,后脑勺撞在门板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五官迅速皱成一团,瞧着她这模样,他不禁低笑了起来。

林温暖揉着脑袋,定神看过去,有刹那的愣神,这人笑起来,杀伤力有点大啊,左边脸颊上露出的浅浅的酒窝,竟然有点儿可爱。

她很快收回视线,眸子转动,惊慌下用力踩了他一脚,你笑什么,支票给我,我要走了!

她伸出手,很快又缩了回去,把手背在了身后,眼里多了防备,像只小奶猫。

他们都说我老婆是所有男人的理想型,听话又温顺,从昨天到今天,你可拒绝我两次了。

是他们说的,又不是我说的。

不让你喝酒。

两人掩在这里说悄悄话,成功引起了饭桌上的人的注意,一个穿着暗红色衬衣的男人,转过头来,冲着两人喊话,陆政慎嘛呢?!就这么躲门背后,抱着人家说悄悄话,这来的是谁啊?是SZ不?带过来给咱们介绍一下啊!

陆政慎闻声,深看了她一眼,原抵在门上的手放下,顺势搭在她肩膀上,软着语气,听话。

那人这么一喊,所有人的目光都往这边看过来,这样的场合,林温暖是不好落他面子的。

绕了这么个圈子,故意将她弄到这边,她本就是不情愿的。

可现下,不情愿也只能情愿了。

陆政慎揽着她,走到饭桌前,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她的身上,仔细打量着。

林温暖上班大多数时候都是素颜,除非晚上有特别的聚餐活动,才会稍微上一点妆。所幸,她五官长得好,皮肤又生的白嫩,即便素着一张脸,与在座莺莺燕燕也能刚上一刚。

陆政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她是第一次参与到这般场合,陆政慎带着正房太太出来吃饭,这是多大的新闻啊。

董瑞卿眼睛瞪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那大眼睛一直盯着林温暖,像是要把她一层层扒开来,仔仔细细的研究一番似得。

落座后,她倒也不别扭,拿了筷子,就开始吃。有人过来跟她搭话,她也回的很得体。

董瑞卿端着酒杯,挤到她身边来,说:SZ,久仰大名,今天能见到你真人,正当时出水芙蓉,怪不得陆政慎不肯带你出来。你这皮肤真的是白,近看更是透白。

陆政慎侧向她坐着,一只手搭在她的椅背上,目光望过去,只一眼,董瑞卿缩了脖子,哈哈哈笑着,举起杯子。

SZ,我跟陆政慎多年朋友了,今天是我女朋友生日,给我个面子,喝一杯?

林温暖正想说话,陆政慎手臂伸过来,拿了董瑞卿手里的酒,说:我太太不喝酒,我替她了。

他直接一口喝下。

董瑞卿一顿,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紧接着,就啊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看他的眼神,似是起了什么坏主意。

喝完酒,回到自己位置上,跟旁边人耳语起来。

陆政慎不甚在意,拿了手边的湿巾,擦了下嘴。

林温暖看他一眼,想了想,靠过去,与他坐的近了些,低声说:葡萄酒我还是可以喝的,我看着他那个样子,一会指不定要来灌你。

他视线落在前面,拿筷子,夹了跟青瓜来吃,笑言:关心我?

我只是不想照顾醉汉。

他嘴角一勾,只拿余光看了她一眼,并未多言。

林温暖猜的没错,这董瑞卿似乎是跟另外几个串通好了,这酒一杯杯的过来,并不直接攻陆政慎,而是隔山打牛,拿林温暖开头。

一个个,把话说的贼好听,叫人推拒不得。

陆政慎也不推脱,一杯杯的喝下去。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气氛倒是热的不行,只林温暖看着瘆得慌。

不知是第几杯,她想抢在陆政慎前面去拿,这手才刚伸出去,就被他扣住。他的掌心滚烫,贴在她皮肤上,似有一个小火球窜进她身体里。

她这手腕怎么能细成这样,陆政慎想,这般捏着,稍用力些,估计得断了吧。

林温暖说:你别喝了。

他整个人靠过去,一只手捏着酒杯,手臂压在她的身上,低头,凑到她的耳旁,说:欠我个人情。

她扭头,两人太近了,她的鼻尖擦到了他的脸颊,她惊的想退,可他却快一步,抬手压住了她的肩膀,垂眼看她,很快就让你还给我。

那一日,林温暖旁的什么也不记得,只记得他呼出来的浓烈酒气和炙热的温度。

她没喝酒,却好像也要醉了。

还未散场,陆政慎因为喝多了,由林温暖扶着先回去了。

他们前脚刚走,董瑞卿就去卫生间吐了。

他的女朋友一边带钻石手表,一边说:今天三少有点怪啊,平日里怎么搞都灌不进,今天喝的倒是痛快啊,都喝醉了。

梁淳:喝醉吗?我看他是想借酒行凶才是。

啊?这话什么意思?行谁的凶?他陆政慎还需要这么绕着弯子下手的?

第6章:不合适

回去的路上,陆政慎仰头靠在椅背,浑身散发着浓重的酒气。

林温暖开着车窗,也散不掉那气味。

车子遇到红灯停下来,八十秒的等待时间,耳边是他深一下浅一下的呼吸,总觉得这呼吸就在她的耳边,带着那炙热的温度。

她侧头看过去,他闭着眼,双手自然垂在两边,脑袋倾斜向一侧,眉头略微蹙着,看起来好似是真的喝醉了一样。

可她总觉得,他这样的人,不至于到这般地步。

酒桌上,那些人就跟打鸡血一样的灌他,好似是逮着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脸,想从这张脸上看出点端倪来。

红灯跳转的瞬间,车子启动,他倏然睁开了眼睛。

夜色里,那双眼黑亮的惊人。

几秒,林温暖才反应过来,却并未转开视线,只继续看着他,问:难受么?

他只稍稍扶正了自己的脑袋,抬手揉了揉眉心,反问:你说呢。

她想起刚才酒桌上他的话,我没让你替我挡酒。

是么。他轻哼,侧目看向窗外。

林温暖瞧他没有任何反应,内心焦灼起来,生怕他听不明白,犹豫再三,还是直接说出来,我没有欠你人情。

嗬。他只发出低笑,很快就被风吹散。

他的手指拨了下按钮,两边的车窗缓慢上升,很快耳边就清净了。

回到南山,陆政慎下车的时候步子还稳,走了几步,人就靠到了林温暖的身上。她不免在心里腹诽,刚才她让司机把他背进去,他还说自己没事,走的很稳。

这才走了几步,就不行了!

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成心的!

她扶着他,输了密码进门,将他弄到沙发上。

去敲蒋妈的房门,还没走到门口,陆政慎给了答案,蒋妈回老家看孙子了,下午给我请假了。

她停下脚步,回头,他正好抬眼看过来。

他这是在笑么?

林温暖用力眨了下眼睛,再睁开时,他已经转开了头,横躺在沙发上了。

她在原地站了会,呼出口气,转身去了厨房,给他煮解酒汤。

半小时后,她才慢吞吞端着解酒汤出去。

原以为这人喝那么多,肯定得睡觉,磨蹭那么久,就等着他自己睡着。

可出来一瞧,这人坐在落地窗边的懒人沙发上,正抽着烟。

那沙发,是她在网上买回来的。她记得,一周前还听到他让蒋妈把这沙发给扔掉。

她走过去。

他几乎是平躺在上面,仰着头,嘴里叼着烟,长腿交叠,双手抱臂。

睁眼,正好就瞧见她端着解酒汤站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拿掉嘴里的烟,正想说话,她却先开了口。

她弯身把解酒汤放在旁边的茶几上,一边说:你喝了那么多酒的情况下,要孩子是不合适的。

陆政慎一顿,一只手支起身子。

她继续道:下药也是不可以的,更重要的是,我这几天快来例假了,就算你费心思成功了,也是无用功。

她聘聘婷婷的站在旁边,坦坦然然的看着他。

第7章:你亲自监督我

她此时忍着笑,略有些得意的样子,竟然有些可爱。

陆政慎想自己真的是喝多了,喝的眼睛也花,脑子也不好使了。

两人对视着,林温暖也不避开,蒋妈不在,这屋子里也就他们两个人,既然是两个人,也就没什么不能讲的。

说完要说的话,她准备回房间休息。

陆政慎也没拦着,捏捏眉心,拿起那碗解酒汤,喝了口,说:那我戒酒戒烟,等你过了安全期,咱们再要。

谁答应了?她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你刚才不是跟我商量着要孩子的事儿么?你是妇产科医生,这方面一定比我了解,我全部依你。他转过头,一脸认真,眼底隐忍着的笑意,有那么点熟悉,我按照你说的做,明后天我会让人把我的东西都搬过来,你亲自监督我。

林温暖一时语塞,一肚子脏话,一个字都没蹦出来。

她真是给气笑了,真当是人生处处都是坑,说句话都得仔细斟酌了,才不至于落个空子给人钻。

陆政慎咳了几声,喝多了,喉咙不太舒服,他喝下半碗解酒汤,就把碗阁下了。起身扯掉脖子上的领带,走到她面前,我头有些晕,你帮我放下洗澡水。

他拍拍她的肩,去了主卧。

结婚这三年,陆政慎大多时候都自己住,只例行公事一样每周末回来住一天。这屋子里,属于他的东西,很少。

林温暖都给他收拾在了二楼的一间客房里。

他现在直接跑主卧,是要干嘛!

她赶忙过去,陆政慎跟失忆了一样,双手叉腰,站在衣柜前,似乎想从她的一堆衣服里,寻找属于他的物件。

你的房间在二楼。林温暖站在门口,温馨提示。

哦,好像是。他一脸恍然,关上衣柜的门,退后几步,坐在了她的床上,明天你抽点时间把东西拿下来,我跟我妈商量了,等蒋妈回来,她会监督我们办事。

他把枕头垫在身后,闭目,这顿酒,虽不至于让他醉倒,但也令人难受。

林温暖站在门口,没有怼他,现下这个情况,她就当他是喝醉酒的人,胡言乱语,一句话都做不了数。

她也不管他了,伸手关了房间门。

折腾了一天,她早就累了,简单洗漱后,她就去楼上的客房睡下了。

明明这人回来的次数不多,蒋妈清扫的也勤快,可这房间,这被子,这里头的一切,都充满了陆政慎的气息。

她感觉那股热气还在耳边,闹的她心烦。

夜半,她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的时候,恍惚感觉到房门被人推开,身边的位置塌下去,她转过身子,脑袋抵住了个东西,她伸手摸了摸,捏了捏,还挺结实。

她实在也困的不行了,脑子稀里糊涂,也想不到那么多,就这么睡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林温暖就醒了过来。

她感觉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让她喘不过气来,终是难受的醒了过来。睁眼,室内很暗,视线不是很清晰。

不过她这会,真实的感觉到胸口上有东西压着,并且,注意到耳边有人的呼吸声。

她当即脑子就彻底清醒了,猛地推开压在身上的那只手臂,迅速下床,拿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打开灯,而后立刻将手里的烟灰缸砸了过去。

▲《你赐我满身风雨》完整版已有,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