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最强阔少by九尊猴小说_最强阔少完本在线阅读

最强阔少by九尊猴小说_最强阔少完本在线阅读

2019-10-07 13:40:22作者:九尊猴

《最强阔少》的主角是江逐流柳沫烟,作者:九尊猴,为您提供九尊猴写的最强阔少小说在线阅读,最强阔少小说讲述了:拯救人质江逐流顿时眉头大皱,正要出声反驳。但是月湾却抢险一步开口。"没问题。"自家少爷的心思她肯定明白。今天来到这里,主要目的还是安全救出为了地上那丫头。看着月湾投过来的眼神,江逐流心中微微一暖。这丫头肯定是想留下来盯着雷大彪,防止他做

最强阔少by九尊猴小说_最强阔少完本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九尊猴创作的新书,最强阔少江逐流柳沫烟小说在线阅读:

第五章一万块的桌子

小钱而已,以后你请我吃顿饭就行了。

江逐流摇了摇头,这点小钱他还真没放在心上。

先前这小妮子没有被张伟的金钱诱惑到,江逐流对她也满是好感。

就在两人还在讨价还价的时候,柳沫烟突然脸色慌张的跑了过来。

江逐流,我有些事要先走一下,后面几天可能没法照顾你了。

听到柳沫烟的话,江逐流楞了一下。

这是发生了什么,这么匆忙。

但是不管江逐流怎么询问,柳沫烟都是一个劲摇头,什么话都不说。

最终无奈之下,柳沫烟一把抓住放在桌上的小包,直接飞奔出门外。

月湾见状,拿起电话准备安排人去追,但是却被江逐流摇摇头拦住。

既然她不想说你把她拦下来也没啥用。

毕竟是别人私事,江逐流逼着问也不太好。

但是考虑到柳沫烟那焦急的样子,江逐流心中又有些担忧。

这小丫头毕竟救了自己一命。

最终,江逐流叹了口气。

去调查一下柳沫烟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月湾乖巧一笑。

自家主人性格她也是很了解。

刀子嘴,豆腐心。

说不管别人,最后还是放心不下。

于是一番交代之下,一大串资料很快传到江逐流手机上。

父亲是个赌徒?现在她要去赌场赎人?

看着手机中的资料,江逐流心中了一些猜测。

真是傻丫头。

江逐流一阵焦急。

那些赌场都是什么人,一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柳沫烟一个小丫头,过去了能有什么好果子?

情急之下,文安连衣服都来不及换。

走,去北郊赌场。

少爷,要不要安排一下保镖。

作为豪门大少,江逐流也是有着自己的保镖团队。

来不及了,我们现走,让他们赶快跟上。

江逐流十分头疼,一挥手拉着月湾就跑。

如今柳沫烟已经走了有一会了,江逐流真怕她出事。

银色雷文顿上,江逐流打开副驾驶坐了上去。

月湾熟练地坐在驾驶位上,两人安全带系好戴上头盔。

飚车,以最快速度赶到。

江家对于月湾这种贴身秘书的训练是全方位的,所以月湾也是一名优秀的赛车手。

飙车这个技能,关键时候可是能够保命的。

月湾在江逐流坐稳后,毫不犹豫一脚把刹车踩到底。

雷文顿优秀性能顿时表现出来,它在月湾的驾驶下如同一道银色闪电穿越在城市道路间。

喇叭长鸣,一路上江逐流也不知道强行穿过了多少红灯。

最终,北郊一个偏僻的建筑旁,雷文顿缓缓停下了车。

少爷,就是这里了。

下车后,月湾并没有什么反应,毕竟她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不过江逐流就不同了,一阵阵呕吐感不断从他胃部传来。

先前在城市街道中,月湾都把车速飙到了上百公里。

要知道,那可是江南市中心。

各种急转弯漂移,这让江逐流差点上天。

花了好大的工夫,最终在月湾不断按摩下,江逐流终于把强烈的呕吐感给压了下去。

这就是北郊赌场吗?呕。

是的,资料显示这里的主人叫做雷大彪。

大彪?好俗气的名字。

江逐流笑了笑,便带着月湾走了进去。

三开二,五点小,出豹,出豹。

江逐流刚推开门,便听到扑面而来的呼喊。

来新人咯!

看门的一身吆喝,一群人目光顿时看了过来。

呦,看来又是个小肥鸡。

一众输红眼的人看向江逐流的眼神如同看向待宰的羔羊一般。

在赌博圈子里,新人那是最容易坑到钱的。

江逐流眉头皱了皱,他并不喜欢这种场所。

你们老板在哪?

看到江逐流皱眉,月湾便懂事的站了出来。

哇哦,好正点的妞。

由于江逐流体形高大,所以来人第一时间没有看到被遮住身影的月湾。

不过月湾说完话,一片吹口哨的声音响起。

这些人哪里见过这么靓的妞。

月湾看着那些不安分的眼睛,顿时满是厌恶。

接着她单手下挥,以一个凌厉的速度狠狠地批在桌子上。

只见那桌子挨了月湾纤纤玉手的一掌后瞬间四分五裂。

在场的人顿时被吓了一跳。

这小姑娘,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怎么手上工夫这么厉害。

是个狠人。

不过就在这时,二楼突然传来了一阵鼓掌声。

不错,好身手,不过这个桌子我是花了一万块买来的,今天你要赔了才能走。

一万块的桌子?

围观的人嘴角抽搐一番。

你怎么不去抢。

江逐流寻声看去,只见一个满脸横肉的花臂男从二楼楼梯走了下来。

相比起其他人还有些遮掩的眼神,花臂男打量起月湾就有些肆无忌惮。

好靓的妞。

看着月湾高耸的大白兔,花臂男舔了舔嘴唇说道。

这就是雷大彪。

月湾凑到江逐流耳边轻声说道。

江逐流点了点头,先前给他的资料里有面前这个人照片。

雷老板这桌子莫不是金子造的?要赔这么多。

雷大彪听到江逐流的话后顿时大笑起来:

这桌子虽然不是金子造的,但我雷某人面子可是金子打造的。

这丫头打碎的可不是一张桌子,而是我雷某人的面子啊。

江逐流不断扫视着雷大彪身后,但是并没有见到他想见的人。

柳沫烟人呢?他是不是来你这了。

没有看到柳沫烟让江逐流心中十分焦急,所以也没心情陪雷大彪扯犊子了。

柳沫烟?原来你是找这丫头的。

雷大彪恍然。

他父亲欠了我三百万赌资,如今把她拿来抵债了。

果然如此。

江逐流一怒。

来的时候他就猜测到这个情况。

真是个傻丫头。

不过江逐流也有些庆幸,还好自己来了。

交出人吧,不然一小时内你这赌场会被夷为平地。

江逐流语气淡漠。

面前这雷大彪等级还不如张伟,让他没有一点戏弄的兴趣。

如今江逐流只想赶快带走柳沫烟。

不过雷大彪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顿时猖狂大笑起来。

一小时夷为平地?我告诉你,就是天王老子来了到我雷大彪这里也得给我跪下。

雷大彪手下小弟也纷纷大笑,面前这个年轻人真是大言不惭。

北郊赌场可是出了名的黑网点,这雷大彪也是北郊一哥,手下小弟那可是三位数。

不仅如此,这人在官面上也有人,所以几次扫黑都没能把他搞下来。

这种地头蛇级别的人物,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威胁了?

简直是可笑至极!

我告诉你,今天要是不把一万块留下这女娃也要被拿来抵债。

雷大彪是个色胚,此时魂都快被月湾勾走了。

周围小弟听到后也是一阵哄笑,各种污言秽语调戏起来月湾。

看到这个情景,江逐流反而冷静了下来。

月湾,把身上钱都给他。

江逐流给月湾打了个眼色。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柳沫烟,确保她的安全。

至于现在给雷大彪的钱?到时候会让他百倍千倍的吐出来。

接到江逐流命令,月湾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火红的钞票丢在桌上。

嘶--

由于距离过远,雷大彪看不出来具体是多少钱。

但根据厚度来推算,五六万怎么也有了。

由于这次出来比较匆忙,月湾并没有带多少现金。

一群赌徒眼睛顿时红了。

金钱面前一切秩序都是狗屁。

雷大彪见状,连忙一挥手。

小弟们接到命令纷纷冲上前去,用身体为雷大彪铺了条路。

不错,不错。

手中不停翻点,雷大彪十分沉迷这钞票的气息。

这些钱,够赔你的桌子了吗。

江逐流不断打量着周围,试图找出柳沫烟位置。

勉勉强强吧。

雷大彪鼻孔朝上,冷哼了一声。

那我朋友呢,我现在要赎人。

赎人啊。

雷大彪眼珠一转。

现在涨价了,五百万。

行,但我要先看到人。

不管雷大彪开多少钱江逐流都会一口答应。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看到柳沫烟。

成。

自己的地盘,雷大彪自然不怕江逐流搞出什么幺蛾子。

于是他一挥手,在一众小弟簇拥下带着江逐流大摇大摆的离开。

昏暗的地下室。

江逐流?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江逐流刚进去,就看到柳沫烟在替一个中年男子擦着脸上鲜血。

这小妮子脸上还挂着泪痕,看来才哭过没多久。

听到柳沫烟的话,江逐流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怎么,不来等着你被卖去洗浴中心?

虽然江逐流面色凶恶,但柳沫烟却心头一暖。

她知道江逐流是在关心她。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他们只是说让我来把我爸领走。

柳沫烟有点委屈,感觉又要哭下来了。

看到这个样子,江逐流一阵头疼。

他最不会哄女人了。

不过这时,雷大彪打断了两人的调情。

怎么样,这下人也见到了,五百万可以拿出来了吧。

雷大彪已经认定江逐流就是个小肥鸡,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宰一顿。

江逐流这才想起似乎还有事情还没搞定。

我没有现金。

看着雷大彪虎视眈眈的样子,江逐流摊了摊手笑道。

没钱?看来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以为我雷大彪是善男信女。

雷大彪冷笑一声,接着一挥手。

顿时一群小弟挥着棒子要打人。

你们做什么?不是说好的只欠三万块。

柳沫烟被吓了一跳,连忙冲过来护住江逐流。

月湾也向前一步,把江逐流护在身后。

三万块?那是你死鬼老爸借的钱,到你来的时候已经翻成了三百万。

刚才这小子的马子把我桌子砸坏了,又拂了我雷某人的颜面,如今连本带利你们要拿出五百万才行。

五百万?你怎么不去抢?

柳沫烟顿时大怒。

刚来的时候,自己父亲说欠了三万块,柳沫烟想着自己家里凑一凑怎么也够了。

没想到竟然一眨眼就变成了五百万。

对啊,我就是在抢啊。

雷大彪邪邪一笑。

可你又奈我和?在北郊,我雷大彪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行了。

江逐流挥了挥手,打断雷大彪的表演。

我说我没现金,又没说我没钱。

这附近最近的银行在哪,我去取钱给你。

见到江逐流这么爽快答应下来,雷大彪竟然一阵错愕。

你小子该不会是想骗过我然后趁机开溜吧。

我这朋友还在你手中呢,怎么开溜。

江逐流两眼一翻,他都还没把柳沫烟带出去呢。

再次狐疑的打量一番江逐流,最终雷大彪想到先前楼下江逐流掏钱阔气的样子,还是点了点头。

行,不过你这个朋友也要在这压着。

雷大彪指的正是陪同江逐流来的月湾!

第六章拯救人质

江逐流顿时眉头大皱,正要出声反驳。

但是月湾却抢险一步开口。

没问题。

自家少爷的心思她肯定明白。

今天来到这里,主要目的还是安全救出为了地上那丫头。

看着月湾投过来的眼神,江逐流心中微微一暖。

这丫头肯定是想留下来盯着雷大彪,防止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这样也行,不过在我回来之前你不能碰她们一根头发。

那是自然,我可不会跟钱过不去。

雷大彪顿时哈哈大笑。

虽然这两女都是人间绝色,但相比起来还是钱更重要。

有了钱,什么样的妞找不到?

江逐流点了点头,这才离去。

他对月湾的身手还是比较放心的,最起码自保没什么问题。

如今的主要任务就是拖延时间,等着江家那边的保镖团赶到。

按照时间估计,应该快了。

城郊赌场旁边,花旗银行贵宾通道。

这里的宾客都西装革履,而江逐流却还穿着医院里的病号服。

但江逐流却没有在乎这些,此时他正急着去取钱。

毕竟月湾和柳沫烟都在等着他过去呢。

先生您好,请出示你的会员卡。

贵宾接待窗口,一位穿着职业服的女子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江逐流问道。

如果不是职业需要,陈月都不想理眼前这个男人。

一身病号服,上面甚至还破了两个洞。

搞的让人还以为是精神病院出来的一样。

而江逐流却毫不在意她鄙夷的眼神,这三年里他白眼受的还少了吗。

不过这接待贵宾的地方就是上档次,这迎宾小姐都这么好看。

一身性感黑丝,但是又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截洁白的大腿,胸口蕾丝领不经意间露出大片雪白。

我来取点钱。

取钱?你有银行卡吗。

陈月嘴角露出不屑地笑容。

卡?我忘带了。

抱歉先生,没有卡我们这里是不能取款的。

而且根据我们公司的规定,只有一次性存款超过十万才能在我们这里开通贵宾业务。

如果需要取钱,请您前往普通大厅。

如今陈月已经确定江逐流就是叼丝大学生来贵宾通道长见识的,于是脸上的表情都懒得掩饰了。

或者先生您能开出两百万以上的资产证明,也可以获得我们银行一张最低层次的会员卡。

如果不行的话,还请先生您离开这里。

陈月已经下了逐客令,她常年接待的都是身价上千万的大顾客,所以此时站在江逐流旁边有着一股浓浓的优越感。

江逐流眉头一皱,开口道:

我记得花旗银行的会员是可以验证瞳孔取钱的,现在给我取五百万出来。

听到江逐流的话,陈月再也不掩饰自己的鄙夷与厌恶了。

瞳孔验证取款?哈哈哈,那可是最尊贵的顶级钻石会员才有的特权。

你个穷逼是从哪知道的消息,就跑这里来装B。连消息都不打探清楚。

快点滚吧,只有外面那群土包子取钱的地方才是你的去处。

花旗银行确实有瞳孔取钱的特殊渠道,而江逐流来到这里就是想采用这个方式。

没想到面前这个女人竟然狗眼看人低,把自己给拦住了。

想到赌场里的两女,江逐流顿时急的一巴掌拍到桌子上。

你们经理呢,赶紧给我开启瞳孔验证,不然我把你们这个银行都拆了。

这巨大的巴掌声吓了所有人一大跳,vip房里其他会员已经面色不满的看向这边。

陈月顿时慌了起来。

这些可都是银行尊贵的客户,哪一个都不能得罪。

想到这,她对面前这个穷小子更加厌恶。

我警告你,赶紧给我离开,这里不是你这种下等人能来的地方。

如果你再不走,我就要打电话喊保安了。

现在陈月只想赶紧把面前这个穷酸神经病撵走,不然万一因为他得罪了某个客人这罪过陈月自己可承担不起。

江逐流被面前这个势利眼女人气的两眼直翻。

就在他准备大闹一下这个银行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少爷,我们到了,您在哪里。

江逐流顿时大喜。

正主来了。

报下位置后,江逐流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算你还识相。

看着江逐流离去的背影,陈月冷笑一声。

她以为江逐流是心虚离开了。

花旗银行门口。

少爷!

大约有七八个人,在为首的一个西装男带领下恭恭敬敬的给江逐流行礼。

怎么就你们几个人?

江逐流眉头顿时大皱。

少爷,由于家族分部离这里比较远,他们开车过来要花费的时间比较长。

所以我先带了几个兄弟坐直升机赶来,大部队还在后面车队里。

说话的是领头人,江逐流也认识。

他曾经的贴身保镖,王勇。

这几个人战斗力怎么样。

少爷,你不要看我带的人少,但他们曾经各个都是兵王级别的人物。

说到这,王勇给其中一人打了个眼色。

那人点了点头,走到银行旁边巨大的石狮子前单手劈了过去。

轰。

那以吨为单位的石狮子,竟然被这一掌从中间劈开了巨大的裂缝。

这些人有着野兽般的敏捷意识,又接受了江家的基因改造,如果在普通人看来,他们各个都是超人级别。

普通小混混呢,一个大概能打几个。

听到江逐流的问话,王勇顿时裂开嘴笑了起来。

以一挡百。

江逐流点了点头,还不错。

先用这几个人打头阵,大部队来了再踏平那个赌场。

那现在跟我去取钱。

在思考一番后,江逐流决定还是先带着钱。

不管怎么说,先把人质救出来。

于是陈月又看到了刚才才离开的江逐流。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你怎么又来了,我说了这里不是你这种土鳖来的地方。

陈月顿时不耐烦地冲着江逐流怒吼。

这个人怎么阴魂不散啊。

江逐流没有说话,只是打了个响指。

王勇顿时秒懂,冲过去隔着柜台一把揪住陈月的头发。

救命,救命啊!杀人了!抢劫银行了!

剧痛之下,陈月疯狂挣扎着。

在这同时她还按下了警铃。

顿时银行一片大乱。

Vip房的所有人纷纷慌张逃离这里。

怎么回事,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好好说,我们不要冲动。

银行的警卫队听到警铃顿时跑了过来,看到还揪着陈月头发的王勇劝道。

王勇并没有理会他。

这个世上,他只听江逐流的命令。

江逐流总了过去,拍了拍喊话人的肩膀。

你是这里的负责人?

是的,我是张嵩林,是这里的经理。

这是你手下的人吗?能不能让他先放手,这影响太坏了。

张经理也看出王勇似乎不是抢劫银行,而是眼前这人的手下。

这个人狗眼看人低,我替你教训一下。

是是是,教训的好,回头我也要好好教训她一下。

张经理自然是连忙呼应。

他现在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自己辖内的事按下去。

不然曝光了之后,他这个经理也要倒霉。

江逐流冲着王勇点了点头。

接到江逐流的命令后,王勇顿时手一松,把陈月如同丢垃圾一般丢走。

怎么回事?

张经理连忙跑了过去,询问起了陈月。

陈月不敢隐瞒,连忙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都说了出来。

真是糊涂啊!

张经理听到后,气急败坏的踹了一脚在陈月身上。

今天差点被这个蠢女人害死。

像江逐流这种出门随随便便就可以带一群保镖的人,那能是连个会员都没的人?

我这就去给你验证瞳孔取款。

张经理连忙对江逐流点头哈腰,如同迎接祖宗一般把他带入最尊贵的包厢。

坐倒在沙发后,江逐流便对着瞳孔扫描仪照了一下,很快他的身份信息便被识别。

张经理一看,被吓得两腿一阵发软,差点给尿裤子。

江,江少爷。

这个人竟然是江家江少爷!

张经理虽然是个小人物,但由于他舅舅是个高管,所以也知道一些上流社会的辛秘。

江家,正是花旗银行在民间最大的股东!

不过江逐流却没有什么装B的想法。

没办法,对手等级太低了。

随便找了个塑料袋装了五百万后,江逐流把袋子丢给王勇便离开了这里。

江少爷,那个营业员怎么办?

在江逐流走的时候,张经理突然想到什么请示道。

陈月一听,顿时被吓得花容失色。

她不知道江逐流的身份,但看自己老大的样子也知道这是个绝对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江逐流斜眼看去,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我似乎说过,要把这里给砸了。

不过这里的产业和我也算是有些关系,砸了有点可惜。

这样吧,今天由你来砸。

说完,江逐流一个眼神。

顿时周围人就懂了,精明的小弟跑过去拿了个拖把棍子递给陈月。

你把这块防弹玻璃给砸碎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了。

陈月看了看那足有十厘米厚的防弹玻璃,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这要砸到哪一年。

对了,砸坏之后记得买个新的赔上。

说完,江逐流便带着手下小弟们浩浩荡荡的前往北郊赌场。

那里才是主战场。

至于陈月,等级太低了。

就算是被我们江少爷踩那你也要有资格才行!

第七章月湾的实力

江逐流带着一群人赶到了赌场,赌场里面的人都盯着江逐流看。

江逐流问道:你们老板呢?

立刻有个小弟进去将雷大彪叫了出来,雷大彪一脸阴森的望着江逐流和他带来的人。

江逐流一使眼色,王勇将装着五百万的塑料袋丢在了桌子上。

江逐流道:钱够了,给我放人。

雷大彪眼睛微眯着,看着桌子上的五百万,想不到江逐流真的拿着五百万来赎人了,但是,现在雷大彪并不准备放人,钱他想要,人他也想要留下。

江逐流看着雷大彪,似乎已经看出来雷大彪想要做什么。就问道:我的两个女朋友呢?你叫她们出来。

雷大彪心想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就算江逐流他们带来了几个人,也不能在这里掀起风浪,就吩咐手下曲江柳沫烟和月湾带了出来。

柳沫烟和月湾被带到了江逐流的面前,柳沫烟看了一眼江逐流,再看了桌子上那塑料袋装着的五百万块钱,眼睛里面充满了一种惊诧,他想不到江逐流为了解救她,真的拿着五百万过来了。

雷大彪看柳沫烟含情脉脉的看着江逐流心中不爽,就说道:江逐流,你的五百万我留下了,你可以走人了。

雷大彪的话让江逐流脸色一冷,江逐流知道雷大彪这是想要吃定自己了,钱留下,人也不准备放走,还让江逐流马上离开,这是想要让自己当冤大头啊。

江逐流眼睛紧盯着雷大彪,雷大彪只是北郊的一个小有名气的流氓头目,在江逐流面前他只是一个渣滓,江逐流怎么可能让雷大彪这样的踩自己。

江逐流一挥手,示意王勇他们做事。

这个时候月湾却先动了,刚才雷大彪想要轻薄柳沫烟和月湾,月湾早就想要教训他了。

月湾作为江逐流最信任的女人,也是江逐流身边武功最高的人。此时她也是真的怒了,上去就挥出一巴掌,朝着雷大彪的脸上打了过去。

雷大彪身边也有几个打手,这几个打手都是雷大彪花重金,从杀手榜上买来的。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那几个打手都不能放任月湾伤害雷大彪,立刻朝着月湾扑了过来。

江逐流却阻止了王勇他们,他知道月湾的实力,也知道此时的月湾已经怒极了。

月湾此时已经和雷大彪的那几个打手缠斗在一起。

那几个杀手中,有一个叫做邰胜德的,邰胜德是泰拳高手,在泰国是家喻户晓的散打明星,雷大彪最器重邰胜德,所以邰胜德想要在雷大彪面前立功,对着月湾攻击的时候,就更加卖力。

月湾是一个神秘的人,没人知道他的武功是谁教的,但是在杀手榜上,月湾可是排名第一的人物。在月湾眼里,邰胜德的泰拳,只是小儿科的把戏。

邰胜德立功心切,一拳就朝着月湾的面门,轰了过来。这一招有个名堂,叫做疾风暴拳。

月湾却动都没动,邰胜德的拳头距离月湾越来越近,正在邰胜德和其他的几个打手,以为,这一次邰胜德一定能一拳将月湾打成重伤,月湾却轻飘飘的挥出了自己的拳头。

月湾的眼力真准,他会出去的拳头居然镇哪个好击打在了邰胜德轰过来的拳头上,两个拳头撞击在一起,邰胜德立刻再也站不住,身子向后面连退了十几步。

邰胜德被月湾这一拳打的重伤,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此时已经移位了,雷大彪和其他的几个打手都愣住了,要知道邰胜德是雷大彪身边最厉害的打手,现在连邰胜德都被月湾打伤了,那说明月湾的实力,雷大彪身边的人,根本就不是对手。

雷大彪脸上此时已经冒出汗滴,唐想起了自己刚才还冒犯了月湾,如果不是月湾还不想对付他,恐怕那个时候,自己的老命都会被月湾轻易取走。

雷大彪将自己的打手都叫了回去,然后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们都走吧,我这里不留你们了。

江逐流对着月湾笑了笑,然后看着雷大彪:貌似是你先撕毁协议的,今天我要砸了你的赌场,让你在也不能去害人。

江逐流说完,冲着王勇等人一挥手,王勇等人也不含糊,立刻开始动手打砸起来,立刻整个赌场里面所有的设施,都成为了王勇他们打砸的目标。

赌场里面响起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不一会,这座金碧辉煌的赌场,就已经被砸的只剩下一片狼藉了。

雷大彪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他根本不敢让自己的人上去阻止,因为他知道自己身边的人在人家眼里,连狗都不如。

终于蛙泳他们打砸的已经很过瘾了,江逐流轻喝一声,将王勇他们叫回来了。

江逐流冷笑着望着雷大彪,说道:今天只是给以小小的惩戒,今后你不许再开赌场了,否则,我的人来一次,就砸一次。

雷大彪那里敢顶嘴,只是一个劲的对着江逐流点头。

江逐流走到柳沫烟身边带着柳沫烟朝着赌场外面走去,月湾和王勇则保护者柳沫烟的父亲,跟在江逐流的身后,也次第走出了赌场。

柳沫烟此时心里如同小鹿乱撞,他想不到江逐流居然这么厉害,他身边的人也都很厉害,连著名的雷老虎雷大彪的北郊赌场都给砸了,这让柳沫烟心里面对江逐流非常的佩服。

江逐流看见柳沫烟永痕佩服的眼神盯着自己,心中也很爽,心想柳沫烟这小丫头,不会将自己当成神一样来崇拜吧。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江逐流就想带着柳沫烟回家。

柳沫烟很关心自己的父亲,他走到那个中年男人身边,想要问问父亲现在怎么样。

中年男人忽然表情激动地走到了江逐流面前,说道:江少爷,我知道你是好人,我家女儿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她很乖巧懂事的,不如你就将他收了吧?

父亲的话让柳沫烟脸色一红,不会她的确对江逐流很有好感,江逐流不但将他们从赌场救出来,而且还砸了雷大彪的北郊赌场,这样的英雄壮举,让柳沫烟心里面已经将江逐流当成神一样来崇拜。

江逐流心中也很喜欢柳沫烟,这小丫头长得就跟仙女一样,让人看一眼,浑身都麻酥酥的,所以江逐流一听柳沫烟父亲的话,就顺水推舟的点了点头,此时他们正一起朝着柳沫烟的家里面走。

江逐流带着一群人来到了柳沫烟的家的面前,只见柳沫烟的家只是两间矮矮的草房,草房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已经破败不堪,看得出来,柳沫烟一直是和父亲住在这两间草房里面的。

江逐流已经对立面有什么摆设不感兴趣了,他知道里面也一定没有什么大的部件,想不到柳沫烟这样水灵的女生,平时居然是住在这样又破又旧的房子里面的,江逐流心里面也不禁有些心疼起来。

江逐流将王勇叫到身边,吩咐了他几句之后,就对着柳沫烟说道:沫烟,我们先去吃饭吧?

柳沫烟正尴尬的站在那里,她知道自己的家这么破烂不堪,有些丢脸,江逐流一说要离开这里,去吃饭,柳沫烟就立刻答应了。

江逐流让王勇带着柳沫烟的父亲去了另一个地方安置,自己则带着柳沫烟还有月湾两个女人朝着城里的另一片区域走去。

江逐流在家族试炼那段时间,一直在城里面到处流浪,他对于整个华南城是无比熟悉,他知道哪里的大酒店最豪华,哪里的饭菜最好吃,所以他直接带着柳沫烟和月湾两位美女,朝着华南市东京街走去。

三个人不一会已经来到了东京街,这东京街是华南市最豪华的一条街道,华南城最有名气的大酒店几乎都坐落在这条东京街上。

江逐流带着柳沫烟和月湾来到了一个叫做隆盛阁的酒店面前,江逐流温柔的对着柳沫烟说道:这里的大闸蟹非常的好吃,我今天给你压惊,就在这里吃大闸蟹吧?

柳沫烟没有意见,就点了点头。

江逐流带着柳沫烟还有月湾走进了隆盛阁,对这里江逐流好像早已轻车熟路,她带着柳沫烟和月湾走到了三楼最顶级的包房里面,然后微笑着对柳沫烟还有月湾说道:你们过去都没有机会吃隆盛阁的大闸蟹吧?要知道隆盛阁的大闸蟹都是从法国用飞机运送过来的,保证个个新鲜,个个都是蟹黄饱满。

柳沫烟过去那里来过这么豪华的酒店吃饭,此时早已经被这座酒店奢华的装饰惊呆了,他知道如果不是认识了江逐流,自己就算活一辈子,也没有机会来到这样这话的地方吃饭。

此时,柳沫烟忽然轻声的对着月湾说道:江少爷真的很有钱吗,这样的地方,一顿饭恐怕都要好几万呢啊。

月湾对着柳沫烟轻轻一笑,并没回答柳沫烟的问话,。月湾只是江家派来保护江逐流的人,他并不用帮助江逐流泡妞,所以他一直都是沉默寡言,很少和柳沫烟交流。

▲《最强阔少》完整版已有,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