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阴生人by奈何x小说_阴生人完本在线阅读

阴生人by奈何x小说_阴生人完本在线阅读

2019-10-07 13:45:34作者:奈何x

《阴生人》的主角是陈述陈三千,作者:奈何x,为您提供奈何x写的阴生人小说在线阅读,阴生人小说讲述了:其中的联系看到眼前的一幕,我瞬间就瞪大了眼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按照常理来说,他们都已经被烧成这样了,应该是已经死透了。可是看眼下这形势,他们两个人,身上被烧焦的皮肤,竟然在渐渐地剥落下来。我见过蛇蜕皮时候的场景,跟现在很像,所以我的心里,顿时就生出

阴生人by奈何x小说_阴生人完本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奈何x创作的新书,阴生人陈述陈三千小说在线阅读:

第005章死人睁眼

我虽然心里很奇怪,但也没有问出来,只是在旁边仔细地观察着。

村长似乎也没发现我的异样,又有些着急地说:这谁知道呢,昨天大家伙都急着去找成国,就把这事给忘了,今天才发现尸体没了。

胡胖子皱眉一想,然后才说:先过去看看再说。

村长听了,也是赶紧点头,便转过身去,领着胡胖子就往祠堂那边走。

我生怕是又出了什么事情,所以也赶紧跟在他们后面,想要过去看看。

昨夜的一场大火过后,祠堂已经变成了废墟,甚至就连空气里面,都弥漫着一股焦糊的味道。

村长领着胡胖子走过去,指着地上两个烧焦的架子说:就是这里,昨天晚上那两具尸体就摆在这里。

担架上还有些黑灰,隐约能看出来是个人形。

胡胖子便皱眉问:难道没有其他人看到吗?

村长又摇了摇头,叹息着说:大家都没注意,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胡胖子并没有说话,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也没有想明白。

这不过就是两具烧焦的尸体,都已经快没人形了,就算是把它们偷走,又能有什么用。

可如果不是被偷走了,难不成还是它们站起来之后,自己离开了?

我心里生出这样的念头,便低下头去,担架的周围看过去。

可是我这么一看,却瞬间就愣住了,感觉有些胆寒,就连寒毛都快要立起来了。

我伸手拉了一把胡胖子,然后才伸手指着地上,有些颤抖地开口说:你你快看地上

胡胖子似乎是有些奇怪,不过他还是低下头,朝着我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不过他看了之后,也像是被吓了一跳,瞬间就骂了一句:我去,难不成烧成这样还能诈尸吗?

只见在担架周围的地上,隐隐约约还能够看到,有黑色的木屑落在地上,看起来就正好是脚印的形状。

因为落下的黑炭很少,所以我们必须要非常仔细去看,才能够发现那些脚印。

这些痕迹正好形成了两排整齐的脚印,也不知道是通往什么地方的。

我和胡胖子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都看出了一丝惊惧跟不可思议。

村长的脸色都有些惨白,急忙问:胡先生,这这可怎么办啊?

要不你先回去,我再看看。胡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显然也是知道,眼前的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应付。

村长也是叹了口气,又叮嘱胡胖子,要是有什么发现,一定要过去通知他一声。

等村长走了,胡胖子这才冲我说:小哥,走,咱们跟着脚印去看看。

虽然这件事处处透着怪异,不过我寻思着,这青天白日的,总不可能还出事了。

所以我便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胡胖子一起,跟着地上的脚印,想看看究竟通向哪里。

不过我们走了一会儿,地上的痕迹就越来越浅,最后就完全消失了。

胡胖子皱了皱眉,便说:这什么痕迹都没了,我们还上哪去找?

我没理会他的抱怨,而是抬头朝着前面看了过去。

但是我这么一看,却愣了一下,就赶紧开口说:前面那不是葛成国家吗?

我和胡胖子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都有些惊讶。

难不成这两具焦尸,其实是回家了吗?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顿时从我心底升起,幸亏这还是大白天,要不然的话,也实在是太恐怖了。

但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奇怪,所以我也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想要进去一探究竟。

胡胖子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俩也是一拍即合,就摸索着去了葛成国家里。

他们家是气派的三层小洋房,整个村子里,也就只有这么一栋,毕竟要不是有钱人,谁会建这么大的房子。

胡胖子的手脚倒是非常利索,三下五除二,就把门锁给打了开来。

因为这屋子不小,所以我们俩只能分开行动,我负责一楼,而胡胖子则是去二楼搜索。

但是我找了一圈,都不过是起居室和厨房之类的,看起来非常普通,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在这是,胡胖子却忽然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口,连声喘息着冲我说:小哥,你你快上来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发现,我也没有耽搁,赶紧跑了上去,问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胡胖子也没有说话,拉着我就往走廊深处走,在尽头那里,开着一扇小门,还从里面透出了微弱的光来。

我跟着胡胖子走了进去,但是看到里面的一幕,我瞬间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这个房间很小,我放眼望去,看到的就是摆在里面的祭台。

祭台上摆着祭品,还点着两根白色蜡烛,不过并没有灵牌。

供奉在上面的,是一个镶着金边的红色匣子,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中,显得异常诡异。

而且更加让我惊讶的是,在祠堂门口消失的两具尸体,竟然真的在这里!

但是他们两个的姿势很奇怪,都弯曲着小腿,跪在地上,正对着前面的祭台。

看到眼前这诡异的一幕,我瞬间就有些头皮发麻,便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胖子也骂道:我哪里知道,还真是见鬼了,难不成他们是自己跑过来下跪的吗?

我摇了摇头,心想他们的尸体本来就已经产生了尸僵,又被火烧成了焦尸,想要让他们的膝盖弯曲成这样,可没有那么容易。

但不管怎样,我都还是先跟胡胖子走了进去。

虽然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让我跟两具焦尸相处,实在是让我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胡胖子到处看了一眼,忽然问我说:小哥,你听说过养小鬼没有?

这事儿我倒是听三叔说过,不过说起这些的时候,三叔总是满脸不屑,还说什么这都是歪门邪道,最后只会害人害己。

我也不知道胡胖子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个,便不动声色地问:怎么了?

可胡胖子却是一脸的神秘兮兮,朝着我凑了过来,小声说:你说这个葛成国突然发家,该不会就是因为养了小鬼吧?

应该不会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是紧紧地皱紧了眉头。

我听说养小鬼是很邪门的事情,这祭台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有供着什么小鬼。

胡胖子却言之凿凿地说:他都死三个老婆了,要不是被反噬了,哪能这样。

我摇了摇头,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胡胖子见了,便捋了捋袖子,直接走过去说:行,那咱们也别猜了,直接打开来看看,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他走到祭台的旁边,似乎是想要把那个红色的匣子给打开。

但这个匣子非常古怪,我总觉得可能会出什么事,所以也有些不太放心,想要过去阻止他。

可是我还没有说话,这个黑乎乎的房间里面,忽然传来了一些轻微的怪响。

那声音很轻,我听在耳朵里面,好像是什么东西剥落下来的声音。

我还在发愣,胡胖子却忽然喊了一句:小哥,你快看!

胡胖子脸色惨白,正伸手指着旁边的两具尸体。

我也是顺着他的指尖看了过去,只见那两具焦尸跪在地上,而他们脸上的焦炭,竟然开始在慢慢地剥落下来。

我瞬间就屏住了呼吸,死死地盯着他们。

那焦炭层层落下,我惊讶地发现,在焦炭的底下,他们的肌肤,竟然跟正常人的没有区别。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个的眼睛,竟然猛地睁开了

第006章其中的联系

看到眼前的一幕,我瞬间就瞪大了眼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按照常理来说,他们都已经被烧成这样了,应该是已经死透了。

可是看眼下这形势,他们两个人,身上被烧焦的皮肤,竟然在渐渐地剥落下来。

我见过蛇蜕皮时候的场景,跟现在很像,所以我的心里,顿时就生出了一种疯狂的想法。

他们两个,可能要醒过来了!

我感觉有些不妙,急忙冲着胡胖子说:赶紧走!

胡胖子也不含糊,一把将桌上的匣子抱在了怀里,就拔腿跑出了小黑屋。

我朝着他看了一眼,便有些无语地埋怨他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拿这个。

胡胖子却将匣子抱紧了,又说:你等着看吧,这里面肯定有鬼。

我也没有继续跟他争下去,只想着赶紧先离开这里,毕竟那两具焦尸,实在是太过渗人了。

我们两个顺着楼梯跑了下去,可是下去之后,却瞬间就愣在了那里。

因为我们两个下了楼梯,竟然没有到一楼,看周围的场景,我们好像还是在二楼。

我们对视了一眼,又朝着下面跑了下去,可是重复了好几遍,却怎么都是二楼。

胡胖子似乎是有些不信邪,又伸手朝着上面一指,便说:我们上去!

我跟在他的后面跑上楼梯,也是放眼一看,我们却还是在二楼,始终被困在这里,根本就离不开。

我看了看周围,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就吞着口水问:我们该不会是碰上鬼打墙了吧?

胡胖子便愤愤地说:这青天白日的,还能见鬼不成,走,我们过去看看。

看他还想要作死,我就忍不住了,骂道:你还有脸说,肯定是你拿了别人的东西,我们才会被困在这里。

我拿啥了

胡胖子刚一说完,就低下头,看向了自己手里的匣子,小声念叨着:不会真有这么邪乎吧

我们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走廊的那头,却忽然传来了咯咯咯咯的怪响,让人听起来非常难受。

我顺着怪声看了过去,却猛然看见,一只焦黑的手,忽然按在了门框上,发出了咚的一声。

看到这么一幕,我瞬间就深吸了一口气,心想难不成他们两个,真的活过来了吗?

还不等我多想,胡胖子忽然把那个匣子塞进我怀里,便冲着我喊:你赶紧走,我来对付他们。

我有些焦急地说:刚才我们不是试过了吗,我怎么走啊?

胡胖子却说:你别管那么多,赶紧走!

虽然我不太明白胡胖子的意思,但是我往那边一看,就发现一条焦黑的手臂,已经从里面伸了出来。

胡胖子伸手推了我一把,又说:小哥,你赶紧走,回家去等我,记住,千万不要打开匣子!

这个时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咬了咬牙,转身就顺着楼梯冲了下去。

可是这次,我竟然真的下了一楼,虽然不知道楼上情况如何,但我也没有多留,直接跑到了屋子的外面。

我喘了口气,又扭头看了一眼,只觉得这整栋洋房,都好像被一层阴气笼罩着,显得鬼气森森。

记着刚才胡胖子跟我说的话,我就先回了家,把怀里的匣子放在桌上,打算等胡胖子回来了,再处理这个匣子的事情。

但是我这一等,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眼看着外面已经天黑了,但胡胖子却还没回来,我就不由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出事了。

想到他是为了保护我,才会独自一个人留在这里,我的心里,就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愧疚感。

可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卧室的窗户外面,又传来了咚咚咚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外面敲窗户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我也是猛地一怔,心想难不成是那个女人又来了吗?

村子里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似乎都跟那个女人有关。

所以现在我也不怕了,就壮着胆子,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我倒是想要看看,那天天天晚上神神秘秘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这时候义愤填膺,也没觉得还安排,只是走到窗户外面,只见黑漆漆的一片,根本就不见什么人影。

而且窗户上,并没有多出来新的血痕。

我心里有些奇怪,但又忽然感觉有些不妙,赶紧跑回去一看,只见桌上的匣子还是好好地摆在那里。

本来我还以为是调虎离山,但见匣子没有出事,便松了口气,朝着桌子那里走了过去。

只是我刚刚走到桌边,却忽然感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身后有人,而我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一种惊悚的感觉,顿时就传遍我的全身,甚至让我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而且我的身体,也不知道为什么,完全僵在了那里,竟然没法动静。

你倒是也没有让我失望,果然把它拿到手了。

清冷的声音,从我的脑后传来。

果然是她!

这声音我绝对不会忘记,之前来找三叔的人,就是她!

我顿时就咬紧了牙关,有些愤怒地骂道:我告诉过你了,三叔他不在,你为什么还要杀人?

哦?

她应了一句,可是这样的反应,却让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话。

她只是冷哼一声,又问我说:陈三千躲起来之前,没叮嘱过你什么吗?

关你什么事?我愤愤地回答。

那女人便说:的确跟我没有关系,你去把匣子打开。

见她居然还要指使我,我就更加生气,说什么都不肯动,还说: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去!

你要是不乖乖听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她的声音低沉了不少,隐隐还带着一丝杀气,让我感觉有些不妙。

但是之前胡胖子叮嘱我,在他回来之前,绝对不能打开匣子。

而且我也能感觉到,这匣子里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怎么会让我来打开匣子,而不亲自动手呢。

见我不说话,那女人忽然又说:难道你真的不想知道你爹的下落吗?

什么?听她这么一问,我的脑子里,瞬间就嗡的一声。

她便继续对我说:你难道没有想过,你爹其实没有死,只是失踪了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就连身体都在颤抖,有些不可思议地开口:你的意思是,在这个匣子里,有我爹的线索吗?

葛成国,陈寸山,生产队,红匣子,难道你还想不通其中的联系吗?那女人冷冷地说。

这一瞬间,我整个脑子,都像是乱成了一团浆糊。

我爹和葛成国,以前都是生产队里的,我爹跟着生产队失踪了,而葛成国离开生产队,却忽然发了家。

而且一切,似乎真的跟葛成国家里供着的这个匣子有关系。

如果葛成国是靠着这个匣子发的家,而这个匣子,又是从生产队那里弄来的,这里面或许真的存在跟我爹有关的线索。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我爹的下落,困扰我这么多年的问题,似乎就要在这一刻,解开谜底的真相了。

还不快去!那女人站在我身后,又冷冷地催了一句。

她这声音就像是有魔性一般,我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又朝着前面走了两步。

我的脑子里面一片火热,好像连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胡胖子之前对我的叮嘱,也完全被我抛在了脑后。

此时此刻,我只想解开当年的秘密,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想。

我深吸了一口气,就慢慢地伸出手,按住了桌上的匣子,想要将它打开。

第007章大对头

我的双手都有些颤抖,可是就在我按住那匣子的时候,我却忽然听见,一阵呼呼的风声,从外面吹了进来。

这一瞬间,我脊背都是一凉。

但我也是马上清醒了过来,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匣子,心想自己刚才到底是怎么了。

但是我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过来,肯定是这个女人蛊惑了我,才会让我一时之间没控制住自己。

外面的风似乎是很大,大门还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阵阵阴风直往我脖子里面钻,简直就是冷得渗人。

就在这时,那女人却忽然冷声说:他果然还是来了。

我有些听不明白,便开口问:什么人?

当然是要你命的人。她的语气冰冷。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是暗自在心里嘀咕了起来,心想要我命的,分明就是她这个女人。

见我没有说话,她又继续说:你如果老实把陈三千的下落告诉我,我有办法能让你逃过一劫。

虽然她这么说了,但我却还是闷哼一声,没好气地说:我跟你说过了,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你倒是有骨气,但你可别后悔。那女人冷声说完,忽然就抽回了自己的手。

这个时候,我才感觉自己的身体,总算是恢复了知觉。

身体才刚刚恢复控制,我就赶紧转过身,朝着后面看了过去。

只是我身后空荡荡的,根本就看不见半个人影,更不要说是什么女人。

我觉得有些奇怪,又想起刚才那个女人对我说的话。

她说有人想要我的命,这句话总让我瘆得慌,忽然就想起了当年那个相师的话。

他曾经说我活不过十六岁,现在算算,离我十六岁的生日,已经没多少天了。

我的身体有些发冷,不由攥紧了拳头,心想难不成真的有人想要杀我吗?

但是我正在想着,屋子外面却忽然传来了怪声,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外面。

我皱了皱眉,有些警惕地摸到门口,就见一个硕大的人影正躺在院子里面。

而且我定睛一看,就发现躺在那里的人,竟然是胡胖子。

胖子!

我有些着急,跑过去喊了一句。

但是胡胖子躺在地上,满身都是血,而且脸色惨白,紧闭着眼睛,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我连着叫了他好几声,但见他没有任何的反应,也不由着急了起来。

甚至在胡胖子的胳膊上,还有好几道黑印子,好像就是跟焦尸搏斗之后,在身上留下的焦炭痕迹。

但是他现在已经昏迷了,我也没法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也只能先扶着他,想着先把他送回去再说。

不过胡胖子的体型,比我都快大了一倍,压在我的肩膀上,就像是一座山似的,我就连走路都有些困难。

所以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算是把他送回了屋子里面。

可我看着昏迷不醒的胡胖子,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转身跑了出去。

我们村子偏僻,也没有卫生所,村子里有谁生了病,都是去找刘大夫。

他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赤脚大夫,据说年轻的时候,还跟老中医学过,还算是有点本事。

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但是除了去找他之外,我也不知道能找谁了。

我到了刘大夫家,可是远远一看,却发现他家里居然还亮着灯。

刘大夫已经上了年纪,所以平日都睡得很早,今天都这个点了,他居然还不睡,所以我也有些奇怪。

可是我正打算过去,却忽然看到在另外一边,有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走了过来,摸进了刘大夫的家里。

见到了那个人的样子,我瞬间就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来的人,竟然会是村长。

都这么晚了,村长一个人,悄悄摸摸地到了刘大夫家里,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所以我心里有些好奇,也没敢吭声,轻声走到了屋子旁边,把耳朵贴在了门板上。

周围静悄悄的,里面顿时就传出了两个人交谈的声音。

唉,真是没想到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始终还是逃不过这一劫。

说话的是村长,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说话的语气,也多少都显得有些憔悴。

刘大夫又开口问:难道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吗?

村长便叹息道:除非有那个人在,可惜他已经

说到这里,村长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刘大夫也跟着长叹了一声。

听他们这么说,我也皱了皱眉,感觉有些奇怪,听村长话里的意思,村子里果然是出事了,而且他显然是知道些什么。

至于他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就让我更加疑惑了,心想他说的人,难不成是我三叔吗?

三叔什么时候走不好,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离开,不由让我怀疑,三叔是故意躲了起来。

我正在想着,就听见里面的刘大夫又说话了:当年那件事,大家都脱不了干系,如果再不想办法,难道整个村子都要

实在不行的话,就牺牲他一个人,救整个村子。村长忽然沉声说了一句,直接打断了刘大夫的话。

刘大夫便压低了声音,有些狐疑地说:可是陈述他

听到刘大夫忽然说起我的名字,我也是忽然怔了一下,心想他怎么会突然提起我。

而村长刚才说的,难道是想要牺牲我吗?

因为我心里有些震惊,所以也没有注意,不小心碰到了门板上,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但屋子里面的村长,却显得非常警惕,听见动静之后,就猛地喊了一句:是谁!

我听见屋里传来了脚步声,似乎是村长正朝着门口过来。

所以我也生怕会被他发现,赶紧转过身,朝着旁边跑了过去,躲在了墙壁的后面。

村长跑了出来,一脸警惕地到处看着,刘大夫也过来问:村长,是不是你听错了?

但村长却说:肯定有人在外面偷听,我去前面看看。

见村长急匆匆地离开了,我也是松了口气。

不过看他如此地警惕,我也是暗自寻思,看来这件事情,的确没有那么简单,要不然的话,村长也不会这么在意偷听的人。

我正打算先回去再说,可是还没离开,却忽然看见刘大夫走了过来,正在墙角那边看着我。

被他这么盯着,我也是怔了怔,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刘大夫却冲着我使了个眼色,又说:愣着干什么,跟我进来。

他说完之后,就转过了身,朝着屋子里面过去了。

刘大夫的举动,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更是惊疑不定,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跟上去。

不过我转念一想,胡胖子现在情况不明,还得找刘大夫帮忙,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

等我进了屋子里,刘大夫就过去把门给关了起来,然后才转过来问我:刚才我们说的话,你全都听见了?

刘大夫看着我,脸色却显得有些古怪,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能低下了头,就小声说:听到一点

我一边说着,就有些警惕地往后面退了一步,刚才刘大夫跟村长说的话,分明就是想要对我不利,所以我也不敢放松警惕。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刘大夫便对我说:我如果想对你不利的话,就不会叫你进来了。

但我还是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就问:刚才你和村长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什么人想要对我们不利?

可是我这么一问之后,刘大夫却摇了摇头,又说:我也不知道。

真的?我看着他,有些不相信。

刘大夫便说:我只知道,那是一个我们应付不了的大对头。

刘大夫跟我说了半天,却完全像是没说一样,所以我也是紧皱着眉头,心想他跟我说这些,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对于刘大夫的话,我也不敢完全相信,所以我也是一脸警惕,又问了一句:那为什么我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事?

刘大夫正想要说话,门外却传来一阵砰砰的声音,似乎是有人非常急促地在外面敲门。

我们都没应声,便听见村长在外面,有些焦急地喊了一句:刘大夫,你快出来,又出事了!

▲《阴生人》完整版已有,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