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秦云歌楚琰侯门夫人好妩媚免费阅读-侯门夫人好妩媚全文无弹窗

秦云歌楚琰侯门夫人好妩媚免费阅读-侯门夫人好妩媚全文无弹窗

2019-10-08 11:16:37作者:且为东风住

秦云歌楚琰《侯门夫人好妩媚》免费阅读全文,秦云歌楚琰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侯门夫人好妩媚无弹窗在线阅读,小说《侯门夫人好妩媚》全文简介:上一世,侯门嫡女却被退婚,沦落嫁入商人妇,助渣男上青云。却落入被毒哑弄瘫被弃,庶妹登堂入室,受尽折磨而死!涅槃重生,她步步算计,惩恶奴,毁庶妹,撕开那些虚伪的嘴脸,剖开她们的心肝...

秦云歌楚琰侯门夫人好妩媚免费阅读-侯门夫人好妩媚全文无弹窗

秦云歌楚琰《侯门夫人好妩媚》免费阅读全文,秦云歌楚琰是小说主角,这里为您提供侯门夫人好妩媚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暗流涌动

  第十四章

  楚琰将他拉了回来,淡声道:等你大了,再说娶媳妇的事吧,衣裳都脏了,先跟宫人回去,换套衣裳再过来,今个是德妃娘娘的寿宴,可别太失了规矩。

  小六绷着脸,却还是乖乖的应下了,老老实实的跟着的宫人回去了,楚修突然一拍后脑勺,神色急切道:瞧我这记性,三哥,父皇召见我们呢,赶紧去御书房,好像是淮东水利的事。

  恩。

  他起身,朝秦云歌看了一眼,之后才随楚修一起匆忙走了,秦云歌浅笑着,捏了一块云枣糕放进嘴里,有些酸又有些甜,上一世,她不过是远远的见过楚琰一眼,那时他已贵为帝王。

  那是一场宫宴上,她的二妹进宫后之久便得了宠幸,她那时似乎还丢了丑,被文云浩大骂了一顿,心底怨恨之极,身为商人妇,被人看不起不说,地位也低旁人三分,安宁侯府因她的二妹而昌荣,却以她蒙羞!

  而她那时心底却想着,只要文云浩爱她,感激她,一切便都值得,所以她向父亲为他求的个一官半职,之后呢?之后他真的有出息了,一步步向上爬,最后却将她一个侯府嫡女踩在了脚底!

  心乱了,她将那负面情绪逼了下去,指甲掐着手心,逼迫自个清醒一些,眼下还有件十分重要的事要做,她得阻止秦云薇作死,她可以出丑,但一定不能影响到德妃与四皇子!

  寿宴已经开始,就设在了朝霞殿中,宾客多为贵妇淑女,将礼物呈上之后,又说了几句恭祝的话来,德妃心情甚好,皇上很给面子,就坐在一旁,由此可见其恩宠。

  而这时,有宫人禀告,说太后派了女官送贺礼来,众人看去,便看见一仙姿绰约的女子缓缓而来,容貌极盛,一颦一笑颇具风情,似仙宫月娥,旁人看的都忍不住屏息。

  她走进,对皇上与德妃行了个礼,恭声道:皇上娘娘万福,微臣奉太后旨意送来贺礼,祝德妃娘娘金安。

  多谢太后娘娘垂爱。

  德妃笑着应下,秦云秀将贺礼送上之后便较为自持的退到一边,于席位上入坐,她正好坐在秦云歌身旁,侧头看了她一眼,清贵而自持了说了一声:大姐也来了,甚好。

  二妹看起来气色不错,看来宫内确实养人。

  秦云秀浅笑一声,手挽了挽云鬓,低声道:若大姐羡慕,自可向太后说去,也可在她身边伺候,不过太后要不要你,那就另说了。

  秦云歌听出了她嘲讽的意思,却并未发怒,唇色微抿着,淡声回应:我不似二妹,对做一只笼中鸟这么热衷,二妹深得太后怜爱,以后必定贵不可言,我又怎敢跟二妹你争宠呢?

  对于她的伶牙俐齿,秦云秀略显诧异,眼底浮光的微动,倒是不像之前那么蠢笨了,不过却还未将她放在心上,她自然贵不可言,太后待她甚好,之后要嫁什么人,还不是看她心意?莫说王公贵族,就是皇子她也嫁的!

  这会儿,晋王与四皇子六皇子已上前来恭贺,并送上贺礼,皇上笑眯眯道:小六,过来,你给德妃送了什么贺礼?

  小六直接扑倒了皇上的怀里,揪着他的衣裳,扬头看他说:小六刻了个小人,本来想送给德妃娘娘的,可是有人跟我说木雕不值钱,要换个,所以下人给我找了个玉来,我看那玉也没什么稀罕的,还不如我的木雕。

  皇上眼底暗光闪过,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给一旁的太监总管德顺一个眼色,德顺心底了然,稍后得去查查,到底是谁给六皇子出主意,六皇子母妃早逝,如今放在丽妃那养着,皇上却尤为怜惜他。

  让他将那木雕拿了出来,看起来就是一块普通的木头,只雕刻出个轮廓,刀法十分稚嫩,隐约看出是个女人,德妃看了一眼,一脸惊喜的模样:

  小六实在太厉害了,这是小六的心意,本宫别的不要,就要这个。

  小六高兴极了,得意的说:父皇,德妃娘娘很喜欢呢,小六是不是很厉害,我要讨赏。

  皇上赞许的看了德妃一眼,不管真心还是假意,她算是甚懂君心之人,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问:哦?你要什么赏赐?

  我今天碰到了的漂亮姐姐,可温柔了,我想要那个姐姐。

  姐姐?哪一位?

  小六从他怀里跳了下来,朝人群中走去,从中拉出一个女人,大声而得意道:就是她,父皇,我就要这个姐姐陪我。

  秦云歌被拉出来,颇觉尴尬,尤其当皇上看过来之时,后背一阵发凉,她能感觉那犹如实质一般的锐利,上辈子根本就没有这一茬,她也没碰到过这位六皇子,就连她表哥也对她不怎么理会,之后又被秦云薇牵扯,十分的狼狈不堪。

  现在,她压力也并不轻,皇上生性多疑,若是觉得她有什么企图,就算是德妃娘娘也未必能保住她。

  原来是安宁侯的女儿,小六说想让你陪她,朕问你,你可愿意进宫?

  众人皆看她,楚琰却皱起了眉头,被皇上注意,对她而言未必是好事,他对小六十分宠溺,若真的入宫,宫内尔虞我诈,她就跟个活靶子似的。

  秦云歌微微抬起了头,朗声道:不,臣女并不愿意。

  不愿意?小六,听到没,人家嫌弃你呢。

  皇上这一句似玩笑的话,却给秦云歌莫大的压力,她冷汗都快要出来了,小六瘪了瘪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放开了她的手,走到了楚琰身边,他俯身抱起了他,他将头窝在他的怀里,竟是闹脾气了。

  秦云歌皱着眉头,想哄,却又不是好时机,皇上有些哭笑不得,只是为了试探这个秦云歌而已,毕竟她得了小六的青眼,他得看看是不是有企图,试探的差不多了,小六却伤心了,而另他有些吃味的是,他宁愿抱着老三撒娇,也不愿意抱他,真是个白眼狼,白疼爱他了。

  老三,好好哄着小六。他说了一句。

  是,儿臣遵旨。楚琰淡声应下,恪守着君臣之礼,六位皇子之中,他出身最低微,也最不受看重。

  皇上挥了挥手,寿宴继续,秦云歌也退入了宴会之中,却发现秦云秀盯着楚琰看了半响,心底了然,她这位眼界甚高的二妹这会已经看上了楚琰?

  可如今圣眷正浓的却是四皇子,大皇子与二皇子正斗的激烈,各自都暗自建立的自己势力,楚琰虽封了王,却是个闲散富贵王而已,偶尔跟着四皇子办事,足见皇上对其多么的不待见,她这个二妹是个十分聪明的人,这会若说看上,似乎有些不可能。

  再朝左边看了一眼,竟发现秦云薇竟然不见了!不过之前已故意叫人看着她,她就算想闹出什么幺蛾子也不是那么容易,起了个身,寻了个由头便朝暗处退去。

  朝霞殿甚大,四处挂着灯笼,却依旧显得有些昏暗,秦云歌立于暗处,不多时便有一宫女过来禀告:

  表小姐,如你所料,那女人借喝多了酒去了厢房,只是.....

  只是什么?

  四皇子似乎也有些酒醉,被人扶了下去。

  秦云歌眼色一冷,叫她附耳过来,低声道:将这事跟娘娘禀告一声,要快!娘娘会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是的,表小姐。

  前世秦云薇为了攀上楚修,竟勾着他上了床,被德妃皇上发现,皇上震怒,骂其行为不检,如此便失了帝心,也失去了夺嫡的可能!

  后楚修力证是秦云薇算计了他,宁愿出家也不娶她,秦云薇没嫁成,沦为了笑柄,却将她也牵连了,庶女本就没资格进宫,她是她带进来的,德妃便因此迁怒于她,两人这才生了嫌隙!

  以德妃的手段,断不可能任由这种事情发生,于母妃寿宴上,与一侯府庶女无媒苟合,这对楚修来说,会毁了他!

  小玉侧耳对德妃说了一声,德妃脸色极冷,转而便吩咐刘姑姑办事了,眼色却甚为凌厉的扫了一眼,那些个宫妃与阮氏,到底谁才是幕后操纵者?是谁想出这个法子,利用秦云薇想毁了她的修儿?!

  秦云歌心知,这事德妃会妥善处理,暗松了口气,心一空,便走远处了些,行至偏僻处,她似乎听到了一阵声响,悄悄靠近,却看见甚为不堪的一幕,她瞪大眼屏息着,听着那娇喘声,秦云歌头皮发麻,却又不敢走,在宫廷之内,做出这种苟且的事,简直是胆大包天,黑暗中,她看不到人影,却能听到声音,不是秦云薇,可那女人是谁,那男人又是谁?!

  让你做的事,怎么样了?

  死鬼,都这会了,还有空问人家这个,真是的。

  叫声压抑了些,秦云歌却听得清楚,那男人又说:

  小心肝,乖,那人死了,我才能光明正大的要你,办好了这事,你要什么,我都应你。

  说好了,到时可别反悔。那女人娇笑一声,两人越发激烈了起来,秦云歌惊的手脚都发凉了,可退又退不得,突然脚上一凉,一条蛇从她脚上爬了过去!

  她下意识便要惊叫出声,才张开口,嘴巴却被紧紧的捂住了,她惊骇,下意识便要挣扎,那人却在她耳边轻说了一声:别动,是我。

  楚琰?他怎么会在这?

第十五章入局

  饶是她心底有不少疑问,她也不敢开口,她似被抱在怀中,而那边声响也越发大了些,让人羞耻之极,听着那种声响,两人却靠着这么近,秦云歌连耳根子都红了!

  楚琰也没说话,却嗅着她身上的淡香,神色清明,眼底似有暗光,那边终于算是结束了,好似又说了几句话,之后那两人便穿好衣服便走了,秦云歌的脚有些发软,松了口气之后,连忙挣脱了他的怀抱,后退了几步,低声逼问:你怎么到这来了?

  楚琰浅笑一声问:我还没问你呢,竟跑到这来听墙角,怎么样,好听吗?

  秦云歌羞的耳朵根子都红了,冷哼了一声,转身便要走,楚琰却一把将她拉住:这会出去不怕被人看见,被人怀疑?

  跟你在一起更会让人怀疑!

  真是个白眼狼,若不是我,你已经被人发现,然后顺便被杀人灭口了。

  秦云歌的脸色僵住了,还真如他所说,这次又算是他救了她,这人以后会是帝王之尊,又是个心狠手辣记仇的主,她是脑子抽了,所以才在他面前叫嚣?

  这么一想,所有的火气就都被压抑下去了,闷哼了一声道:多谢晋王,不过我还有事,能不能让我先走?

  有事,什么事?

  反正是私事,总不能让别人看到我们这样吧。

  这样?这样是哪样?黑暗中,他的声音略显轻佻了些,而不远处似乎有人走了过来,他还不撒手,秦云歌又惊又怒,低头狠狠咬了他一口,她发誓,她咬的牙都疼了,甚至舌间能尝到腥味,他竟还不放手!

  秦云歌后知后觉自己干了什么蠢事,赶紧松开了口,楚琰这才放开了她,却贴着她脖子,一字一句道:你咬了我一口,欠我的,先记下了。

  之后,他人骤然消失在了原地,秦云歌身子一僵,朝四周看了看,真走了?心底暗暗决定,一定要离他远一些!

  她抬脚刚要走,颈部突然一疼,整个人倒了下去,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该死的楚琰,竟然敢下黑手!

  清醒的时候,人是在床上,她骤然惊醒,可身边竟还睡了个陌生男人!一地的衣裳,被算计了,她立即反应过来,这跟前世完全不一样,

  之前,她特意嘱咐了人盯着秦云薇,人是盯着了,事情却发生了变化,竟然是她被算计了,而身边那人,正是朝霞宫内的侍卫!

  这丑事若传出去,她这辈子是彻底毁了,比被别人退婚更为不堪!

  原来就算重生了,也并不代表万能,前世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她能制止别人,却忍不防让自己也入了局!

  那侍卫见她醒来,脸上划过一丝愧疚,却低声道:秦小姐,抱歉,卑职也是不得已。

  秦云歌身上只着中衣,身子酸软,想要起身却被他拽住了手,她反手拔下簪子抵在脖间,冷声道:你敢拦我,我立即自杀,旁人会以为是你要侮辱我,我才自尽,不仅你死,你的家人也会跟着陪葬!

  那侍卫还真就松开了手,秦云歌下了软榻,颤抖着手将衣服捡起来一件件穿上,她盯着门外,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若带人过来,不就正好?

  就算穿好了衣物也没用,任由谁看都觉得我们是在这幽会,秦小姐的名声会受损,我一个小小侍卫,要么死,要么娶你,而我若死了,小姐这辈子也嫁不出了,就算您父亲是安宁侯,为了掩人耳目,也会放过我,让我娶你,小姐,你放心,我虽只是个九品带刀侍卫,却身家清白,我会娶你。

  听他说完,秦云歌冷笑一声,眼底划过一丝暗芒!又是个花言巧语的人,这样的手笔实在是太熟悉,是阮氏,还是秦云薇?又或者是那个仙女般的好二妹?

  她拿着那尖锐的簪子逼近,在他诧异的眼神之后,将簪子抵在了他的脖间,他眼底划过一丝讥讽,好似在说,像她这样的娇弱女子,是不敢杀人的。

  秦小姐,奉劝你还是多想想,我是武官,想对付你轻而易举,我不想伤你,你听,脚步声渐近,已经有人来了。

  她眼底暗芒划过,心一狠,竟真的朝他颈部之处刺去!

  过后不久,德妃与其他宫妃以及一干众夫人站在门外,她的神色十分复杂,一旁有个宫女一脸急切道:娘娘,奴婢看着秦大小姐朝这来了,之前不是又听到了惊叫声吗?秦大小姐肯定出事了,快进去看看吧。

  其他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思,以担忧为名假意一定要开门看看,德妃冷瞥了那宫女一眼,冷声道:你既然听到惊叫声,可以唤宫女太监来,为何一定要将我们请过来,你又是安了什么心思?

  那名宫女被训斥的有些难堪,也知她若得罪德妃下场定会很惨,却咬了咬牙,手抵在门上,突然一推,将门给推开了,而里面,空无一人!

  德妃神色微缓,冷哼一声道:不是说云歌在这吗?人呢?

  应该在这的啊,怎么会不见了呢?娘娘,赶紧派人四处查查,奴婢怕秦大小姐真的出事了。

  德妃狠狠瞪了她一眼,一字一句道:本宫自然会查,不过,就为你一句话,惊动了这么多位夫人,你该当何罪?

▲《侯门夫人好妩媚》完整版已有~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