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从龙套开始修仙by左乙小说_从龙套开始修仙完本在线阅读

从龙套开始修仙by左乙小说_从龙套开始修仙完本在线阅读

2019-10-08 11:18:18作者:左乙

《从龙套开始修仙》的主角是林昊王茜,作者:左乙,为您提供左乙写的从龙套开始修仙小说在线阅读,从龙套开始修仙小说讲述了:比武招亲林梓聪问得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当对方说出"杀人"两个字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都漏了一拍。从林昊的话语中,他感觉不到任何的玩笑成分。"杀,杀谁?""跟着前面那辆车。"林昊没有回答,自顾说道:"不要跟得太近。"

从龙套开始修仙by左乙小说_从龙套开始修仙完本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左乙创作的新书,从龙套开始修仙林昊王茜小说在线阅读:

第五章儿时的梦想

林昊语气平淡,但是心中却掠过一丝杀意。很多时候,他都习惯,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居然被你发现了。

林梓聪叹了口气,他一直自诩聪明,记忆力观察力都远超常人,没想到今天遇到对手了。一个会回,就把自己斩于马下。

前面的铺垫全都白做了。

好吧,我承认了,我接近你的目的是因为我崇拜你,想要和你交朋友。

林昊淡淡道:你刚才还说我的是新来的,应该第一次见我,所以,你崇拜我什么?

大哥,我服了,求你收了神通,不要再这样了。

林梓聪差点没哭出来。

其实,《猛龙过江》剧组招人的时候,我看到你了,后来,又传出荀兆坤被一个龙套给打了,所以我断定,那个人应该就是你你不用问我为什么推断那个人是你,因为我看得出来,你是个高手,而高手都是有个性的,说实话,像荀兆坤这样的娘炮,我早就想揍他了,没想到却让昊哥你拔得头筹,小弟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

林昊打断道:说了这么多,你不渴吗?

不渴,林梓聪就跟洪水开闸似的,滔滔不绝,唾液四溅:说起小鲜肉,我不得不提一下现在的娱乐圈,也不知现在的人都怎么了,不看演技看颜值,似乎只要长得好看,就可以当明星,明明一个男的,化妆化的跟女的一样的,还有那么多人喜欢,明明没有什么作品,却搞得自己很牛叉似的

我,林梓聪,注定是要成为拯救娱乐圈的伟大演员哦哦,霍格,嫩干肾嚒

林昊掐着林梓聪的下巴:刚才风大,我看看你的舌头闪到没有。

我说真的。

林梓聪揉着自己的下巴,有些不满:梦想总归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就算不能实现,做做梦不过分吧。

这胖子,真是个人才。通过刚才的接触,林昊感受到,对方的体内没有任何力量波动。应该只是个普通人。

嘿嘿,昊哥,你是不是练过啊。

林梓聪凑了上来,涎着脸。

一般来说,胖子是一种自带萌之属性的生物,但是林昊却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猥琐。和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林昊觑了他一眼:你说呢,荀兆坤都被我干晕了。

牛逼!

林梓聪伸出大拇指。

随即又是嘿嘿一笑:昊哥,冒昧的问一下,你和跆拳道黑带比起来,哪个厉害。

林昊想了一下:以我现在的实力,只能打十个黑带,不能再多了。

厉害了我的哥。

打十个黑带,你怎么不上天呢。

虽然有吹嘘的成分,但是林梓聪估摸着以林昊的武力值打一个黑带应该没问题。

嘿嘿嘿嘿,林梓聪搓着手,讨好道:你看你这么厉害,能不能教我武功,我可以给学费的。

林昊问道:你学武功是为了什么?

强身健体,保护自己你不会告诉我什么学武很苦,需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吧。我知道,一般小说里,不想教人武功的都是用的这个套路。

林昊:你想多了,我决定收你为徒。

真的?

林梓聪大喜,纳头就拜: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林昊及时托着林梓聪:磕头就不用了,以你的资质,以后也不会有太大出息,我收你为徒完全是冲着学费去的。

林梓聪滞了一下,嘴角的肌肉抽了抽,欲哭无泪。

扎心了啊。

大哥,咱能不能不要这么实诚,委婉点行不行,给点面子行不行。

师父,你这话说得太伤人了,勤能补拙,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的。

林昊:你准备给多少钱?

现在的林昊不但要改善生活,承担起家庭中一个男人的责任,还要购买药材,所以,他急需要钱。

一般好点的跆拳道收费300,每周三节课,一个月就是12节课,总共3600,师父你这么厉害,我一个月给你5000怎么样?

5000一个月。

林昊想了一下,貌似王茜上班一个月也才七八千。

行!

师父,加个微信呗,我把学费转给你。

林昊掏出手机,两人加完好友之后,林梓聪直接发过来一个转账。

林昊看到金额,愣了一下:怎么这么多?

林梓聪笑道:现在交学费都是按年交的啊。

望着林梓聪笑得牙花子都露出的样子,林昊心中微微感动。

师父,你看这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去吃饭吧。我请客。百味人生,走起!林梓聪豪爽的说道。

你很有钱吗?

能随手转账六万的人,家底应该是有一些的。不过,林梓聪未免也太热情些。

还行吧,林梓聪特别低调:我家也就几个公司,有几套别墅,几辆豪车,然后就没有了。

滴滴!

随着林梓聪解锁,一辆黑色的捷达,灯光闪了两下。

不过,我爸跟我说财不能外漏,要我低调,有钱人就这样。

林梓聪跟个狗腿子似的,帮林昊拉开副驾,等他坐进去之后,自己才来到主驾。

转向灯,挂挡,鸣喇叭,左右看,松手刹,起步

林昊发现林梓聪进了车之后,跟换了个人似的,面色严肃,嘴里还念念有词。

等车上路,平稳行驶之后。

林梓聪目视前方,说道:师父,你不是觉得我开车很古板?

安全第一。

林昊淡淡回了一句。

其实我以前开车很猛,起步都将油门踩到底,后来跟人赛车,弯道漂移,把自己甩出去了,车子打了十几转

车内气氛一时有些凝重。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林昊安慰道:你看,你这不就遇到我了吗?

林梓聪哈哈一笑:师父你说得对,你就是我的贵人。

饭店就在前面,一会儿就到了。

林梓聪开车很稳,全路时速基本上没有超过60。不超车,不抢灯,不按喇叭。

林昊循声看去,就看到前面偌大的百味人生的牌子,忽然,他目光一凝,就在刚刚,他看到一个男的,将一个女的,扶进了一辆轿车后座。

以他的见识,第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女的应该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

大中午的就喝高了?

这个念头从他脑中一闪而过。

只是这个女的无论是背影还是身上的衣服,看着都很眼熟。

林昊想了一下,掏出手机,给王茜打了个电话。

彩信铃声响起,不过就是没人接。

他的眼睛则死死的盯着那辆车,看到那个男的,拿出一个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手机,对方似乎摁了一下,随即手机被挂断。

顿时,一股阴冷暴虐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林梓聪猛地感觉车里一凉,心中还疑惑,自己冷气打得也不是很低啊,然后就听到一个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响了起来。

掉头!

大哥,旁边是双黄线,你让我怎么调头?

眼看着那辆奔驰开过来,和捷达擦身而过,林昊全身的杀意,忽然如同火山一样,全都喷发出来。

那一瞬间,林梓聪感觉心跳加快,呼吸不畅,浑身开始打颤,甚至于连方向盘都有些抓不稳了。

好在,这种感觉如一阵风似的,来得快,去的也快。

掉头。

林昊语气平淡,但是其中蕴含的杀机,却让林梓聪打了个寒颤。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觉得这个时候的林昊好可怕。

咬了咬牙,林梓聪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最终化作坚定,一番操作后,捷达一个摆尾,强行掉头!

师父,我们这是干啥去?

杀人!

第六章比武招亲

林梓聪问得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当对方说出杀人两个字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都漏了一拍。

从林昊的话语中,他感觉不到任何的玩笑成分。

杀,杀谁?

跟着前面那辆车。

林昊没有回答,自顾说道:不要跟得太近。

林昊不说,林梓聪也不敢再问,车内的气氛一时间仿佛凝固了。

忽然,就听到林昊说道:你杀过人没有。

林梓聪吓了一跳:没,没有。

等你杀过一个人,我就正式收你为弟子。

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林昊不再说话,只是盯着前面的车尾,眼中幽光闪闪。

林梓聪被林昊的话震惊了。

他想问林昊,他们是属于什么门派,为什么入门的仪式,竟然是杀人。这可是法治社会啊,杀人是犯法的。

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林梓聪不敢分心,专心致志的开车。

他哪里知道,在天启大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成为林昊门下弟子,然而,林昊收弟子,讲究一个眼缘,然后信口出一个题目,只要对方完成,那么便可以正式加入他的门下,所以他们下的弟子,有屠过龙的,也有偷过大帝的内衣

而林梓聪得到的题目,却是最简单的,只要杀个人就行。

这要是让那些人知道,不知道要嫉妒成什么样子。

陈世玉通过后视镜,不时的看一眼,那个趴在后座上的女人,心情激荡,难以自已。

得手了!自己得手了!

作为一名海归,又是高等学府毕业,陈世玉受过的教育要超过80%的人,但他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就是看中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得到。正是凭着这个执念,他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自从进公司的第一天,他就看中王茜了。

人美,心善,简直就是华夏女人的典范,虽然对方已经有家室了,但是他并不介意,主动发起进攻。

送花,请客吃饭不过对方都拒绝了。

这让他很受挫。

同时更加坚定了他追求王茜的决心。

如此在乎家庭,严于律己的人,正是他苦苦追寻的好女人。

只不过,他英俊的外貌,倜傥的身姿,以及良好的家庭背景,似乎在王茜的面前失去了它们本来应该有的作用。

不过,陈世玉并没有就此放弃,他找到了张筱雅。

了解一个女人,就去找她的闺蜜,很快,他就和张筱雅达成了共识,并且在他的利诱下,对方很快就制定了针对王茜的一系列计划。

第一步,请客吃饭。

很多女生,都会把晚上单独吃饭,理解为约会,然后就免不了想到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心生警惕,除非对那个约自己的男人有意思,否则,这样的请客吃饭,有50%的几率折戬沉沙。

张筱雅就是针对这一点,让陈世玉退而求其次,邀请王茜吃午饭,让她放松警惕。

而且,她让陈世玉连自己一起邀请,则是为了进一步打消王茜的顾虑,让她觉得这只是一个单纯无害的吃饭。

然后就是第二步,喝酒放药。

张筱雅明确告诉陈世玉,王茜是一个十分传统的女人,她不会离婚,更不可能婚内出轨,所以想要得到她,就需要使用一些特别的方法。

大白天的,人心会放松,下意识觉得自己是安全的,也愿意相信身边的朋友,所以张筱雅劝王茜喝酒,王茜虽然不情愿,但是最终还是同意了。

等王茜喝了放了药的酒,就到了大功告成,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嘿嘿。

陈世玉眼睛放光,忍不住又将油门往下踩了几分,迫不及待的他,根本没注意到,他的车后面跟着一个尾巴。

很快,陈世玉来到一家宾馆门口。

呵呵,我女朋友喝多了,我带她过来休息一下。

陈世玉解释的时候,面带笑容,语气温和,看得前台的女的,芳心一阵乱颤,嫉妒的扫了一眼人事不知的王茜。

房间在3楼,3106。

陈世玉进屋之后,将王茜放在床上,自己则脱了衣服,进卫生间洗澡。

生活需要仪式感。

虽然他现在巴不得立刻将王茜就地正法,但是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一遍的。

他倒不担心王茜会突然醒来,他用的这个药,可是花了大价钱,从国外托人夹带进来的,只要指甲盖那么大一点,就可以药翻一头大象。

当然了,人身上,肯定不能用那么多,虽然只是手指上沾的薄薄的一层,却足够王茜昏睡起码三个小时了。

哎,你干什么?

林昊进了宾馆,直接就往里冲,前台看到,喊了一声。

从后面赶来的林梓聪气喘吁吁的喊道:小姐姐,我兄弟他肚子疼,憋得难受,借这儿卫生间一用。

前台眉头拧起:我这儿又不是公共厕所,赶紧让他给我出来,要拉去外面拉。

哎,小姐姐,你看这样行吗,我开个钟点房,你也别让我兄弟出去拉了,他这会儿估计已经拉出来了。

前台一听顿时眉开眼笑:没问题,就按照你说的办。

哦,对了,我刚才看到有个男的架着一个女的进来,他们去了哪个房间?

林梓聪一边办手续,一边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前台顿时警惕的看着他:你问这个做什么?

林梓聪招了招手,示意前台靠近一点,但是前台抱着膀子,杵得跟个电线杠子似的,不为所动,林梓聪没办法,只好自己靠近,压低声音说道:不瞒你说,其实我是私家侦探,受雇于刚才那个男人的老婆。

前台顿时激动了,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你的意思是,刚才男的包小三,哼,我一看那个女的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这都是什么神逻辑。

林梓聪懒得和他掰扯这些,直接拿出一张红票子:房间号。

前台:我们这是正规的宾馆,有保护客人隐私的义务。

林梓聪再抽出一张红票子。

前台:你这是在侮辱我吗?

林梓聪又抽出一张红票子。

前台:你再这样,我就要生气了。

林梓聪叹了口气:既然这样,我也就不为难你了

话还没说完,他就感觉手中一空,前台将三张红票子抓在手里,连声道:不为难不为难,他们就住在3106,如果你想要进去抓奸拍照的话,我可以给你房卡,五百块!

太贵了。我这一单,也就一千多块,都给你了,我喝西北风去啊。

前台犹豫了一下:那再给我三百,不能再少了。

两百。

成交!

似乎生怕林梓聪反悔,前台递给他一张卡:用完了记得还回来。

林梓聪觉得自己正是太机智了,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不但要到了房间号,还拿到了万能房卡。

拿出手机,给林昊打了个电话:师父,我拿到房卡了,房间号3106。

话语中,满满的邀功之意。

我已经在房间里了。

啥?

林梓聪怔了一下,然后就听到电话被挂断了。

3106房间。

林昊看着躺在床上,衣衫完整的王茜,心底松了口气,还好,自己赶得及时,否则,就算将对方千刀万剐,也难解心头之恨。

在自己没来之前,这个女人受了太多的苦和委屈,但是自己来了,那他就绝对不会让她再收半点委屈和伤害!

浴室的门打开,穿着浴袍的陈世玉,一边擦着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看到屋子里多出来一个陌生人,他怔了一下:你是谁?谁让你进来,出去!

林昊裂开嘴,露出一个森然的微笑:你想怎么死?

第七章活宝姐弟

就凭你?

陈世玉不屑的看着瘦弱的林昊。自己常年健身,身上都是腱子肉,别说一个林昊,就算再来一个,他也有信心放倒。

忽然,眼前黑影一闪,一瞬间的功夫,林昊就来到陈世玉跟前。

对待敌人,林昊从来都是做得多,说得少。

好快的速度!

陈世玉心中一惊,下一秒,他就感觉腹部一疼,接着,他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不会动的靶子,任由对方的拳头打在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方每一下打在自己的身上,他都感觉仿佛有一股电流导进他的体内。

砰!

最后一拳,打在陈世玉的脑袋上,对方直接扑到在地上,昏了过去。

林梓聪手持万能房卡,打开门的一瞬间,就看到陈世玉扑倒在地上,接着,他就迎上了林昊的眼睛。

好可怕的眼神!

林梓聪下意识退了两步,随后意识到,对方是自己师父,自己怕什么。

他赶紧进来,返身把门关上。

望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陈世玉,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低声道:他,死了吗?

从自己上来,到进门,也就一分多钟的样子,林昊就把人放倒了,这效率,无怪乎,他说自己能放倒十个黑带。

还有一个口气。

林梓聪松了口气,没死就好。

之前,林昊说杀人,他真的以为对方会杀人。

还好,对方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不然,这场子可不好收拾。

现在怎么办?

走人。

林昊来到床跟前,将王茜抱起来,就要朝门口走去。

等一等,师父,林梓聪为难道:咱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是不是不太好。

林昊默默的看着他:那你说怎么办?人又没死,你怕什么?

林梓聪恍然大悟,自己之前,完全被林昊的气势给吓住了,下意识把自己当成了嫌疑犯,刚才,他还在脑子里规划,该如何避过摄像头,消灭痕迹

最终林昊抱着王茜,在林梓聪的掩护下,离开了宾馆。

回到车上,林梓聪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心有余悸,今天这经历,实在是太刺激了,他一度以为自己刚拜的师父是个杀手。

不过好在,难以控制的局面并没有出现。

林梓聪发动车子,忽然,就听到坐在后排的林昊说道:今天的事,谢谢了。

要不是林梓聪带他去吃饭,他又怎么会撞见王茜被人带走的那一幕。望着躺在自己怀里,睡得跟孩子一样的女人,林昊温柔的笑了笑。

作为百变魔帝,他错爱了一个女人。

但是目前作为一个凡人,怀里这个女人,却是值得自己用一辈子去守护的。

嘿嘿,这是说的哪的话,你是我师父,我给你办事,那是应该的。

林梓聪逐渐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林昊默然。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说道:你真的想学武功。

当然了!

林梓聪毫不犹豫的说道:你不知道,我有个姐姐,可凶残了,整天就知道欺负我,拿我当沙袋打除了成为伟大的演员,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成为比我姐还要厉害的高手,然后一雪前耻!

之前,林梓聪并没有说这些。

经过这件事,他和林昊之间的关系倒是拉近了不少。

想打败你姐,那还不简单,明天开始,我会教你武功。一个月之内,保证你把你姐摁在地上摩擦。

真的?

林梓聪大喜,他做梦都想把他姐摁在地上摩擦。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可提前跟你说好了,如果你打败你姐之后,不想练武了,那么钱我是不会退给你的。

王茜醒来的时候,看见头顶熟悉的天花板和吊灯,有些发蒙,然后她想起来,自己在吃饭,喝了点酒,然后就醉了。自己的酒量有那么差么?

只是醒来之后,为什么会在自己床上?

她爬起来,走出卧室,一眼就看到,正是厨房里忙碌的林昊,对方系这围裙,正在做饭。

望着他忙碌的样子,王茜忽然觉得有点幸福,自己所追求的不就是这样的生活么。

你醒了?

林昊抬头,微微一笑。

看来,林昊是真的变了。他笑起来的摸样,和自己记忆中的一样,只不过褪去了青涩,变得更加成熟。

嗯。

肚子饿了吧,饭一会儿就好。你先看会儿电视,或者干点别的。

我来帮你吧。

以前都是她做饭,现在闲下来,还真有不习惯。

不用,我已经都弄得差不多了。

王茜也没坚持,走到沙发跟前,从包里取出手机,刚打开,就看到几个电话,和几十条微信。

除了公司群的消息,张筱雅给自己发了十几条信息。

茜茜,怎么样了?

茜茜,你不要怪我,我也是为了你好,你那个老公根本配不上你,陈世玉年少多金,人长得又帅,跟着他你才会得到幸福。

我知道你苦,我也只能用这个办法帮助你。

真心希望你们能在一起。

看到这儿,王茜的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直视如己出的朋友,竟然出卖了自己。

你为了我好,就把我推给一个我并不喜欢的男人?

你觉得他能给我幸福,那你又知道,我所追求的幸福是什么!

你凭什么自作主张的干预我的人生?!

你怎么了?

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王茜抬起头,就看到林昊那双温暖而又明亮的眼睛,这一刻,她终于忍不住扑进对方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过了一会儿,王茜推开林昊,脸颊微红。这一会儿的功夫,林昊的胸口就被她哭湿了。

不过,她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自己喝醉了,为什么醒来会在出租屋里。

哦,我中午的时候,刚好从百味人生门口路过,看到你被一个男的扶着,似乎喝醉了,我就过去把你带回来了,不能喝酒咱以后就别喝,酒不是什么好东西

谢谢。

赶紧吃饭吧,一会儿菜都凉了。

夜晚的西川,有些地方,比白天更热闹。

比如说,酒吧一条街。

在一家名叫缪斯的酒吧里,陈世玉坐在柜台上,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闷酒,心中郁闷之极,就差临门一脚了,结果莫名其妙就蹦出一个人来搅局。

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啊。

他甚至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一想到这个,他就更憋屈了,就仿佛心里有一团火,却怎么也发不出来。

已经有不少女的上前搭讪,不过都被他给赶走了。现在自己,哪有心情想那些事。

帅哥,一个人喝闷酒呢?

走开,别来烦我!

已经喝了不知道多少杯的陈世玉,感觉那团火,似乎越来越旺盛了。他难受,想要嘶吼,但是这些他都办不到。

他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

呼。

一口烟喷在脸上,对方笑道:还真是一个暴躁的小哥哥呢。

你说谁暴躁?

陈世玉猛地睁开眼睛,眼睛里满是血丝,似乎还泛着微微的红光。

你这眼神,是要吃了我吗?

不知死活的女人,一再挑逗,然而,她却不知道,这些话停在陈世玉的耳朵里,就是挑衅。

血液沸腾,内火燃烧!

陈世玉的眼睛里的理智,一点点消散,眼看着对方把脖子凑过来,嘴里还说道来啊,来吃我啊,陈世玉终于受不了,抱着对方的脖子,一口就咬了下去。

凄厉的惨叫,响彻在酒吧里,却被震耳欲聋的DJ声给盖了下去。

▲《从龙套开始修仙》完整版已有,精彩内容不容错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