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 > 杀手王妃逃婚去(若莞烟奥鹰)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杀手王妃逃婚去(若莞烟奥鹰)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2019-10-08 11:18:18作者:崔钰

主人公叫若莞烟奥鹰的书名叫《杀手王妃逃婚去》,杀手王妃逃婚去(若莞烟奥鹰)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它的作者是崔钰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鸡皮疙瘩若莞烟撑起身体,这马车的门什么时候打开了?她忍住快要瓜分自己屁股的疼痛,快速环顾四周惊讶的人群后斜瞪了奥鹰一眼,想也别想就知道她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她挺起脊椎,刻做优雅的整理起脸颊两侧的长发。

杀手王妃逃婚去(若莞烟奥鹰)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主人公叫若莞烟奥鹰的书名叫《杀手王妃逃婚去》,杀手王妃逃婚去(若莞烟奥鹰)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它的作者是崔钰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第008章 鸡皮疙瘩

若莞烟撑起身体,这马车的门什么时候打开了?她忍住快要瓜分自己屁股的疼痛,快速环顾四周惊讶的人群后斜瞪了奥鹰一眼,想也别想就知道她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她挺起脊椎,刻做优雅的整理起脸颊两侧的长发。

是啊!还好我够强壮,才没被你摔死。

就算是狗吃屎也要有形象,更何况是在奥鹰脸上看到那憋笑的神情,她就知道他是故意要整她,她露出腼腆撒娇的浅笑说。

把你尊贵的手拿开,免得我想砍了他。

听到她的话,奥鹰反倒笑的更开,他收回双手弯下腰在若莞烟耳边说。

好,反正我也只是做做样子,老实说,我也挺想剁了你那老是爱反抗的双手。

说完,琥珀色清澈的眼眸看向站在皇宫大门前的人,众人赶紧恭敬一笑后纷纷转过身去,他们早就耳闻风流倜傥的奥鹰将军为了一位平民女子拒绝皇上的指婚,因此皆是万分期待要见见这位奇女子,但就算如此,仍旧对于王妃之位要由平民女子担任仍颇有微词,不过就这场景看来,这女子给他们的第1眼印象就已大打折扣,想必等会宫宴开始后这女子更会糗态百出。

在若莞烟恨得牙痒痒的凶狠目光下,奥鹰依旧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他向前几步绕过若莞烟后说。

啊,已经到了皇宫了,不过伤脑筋吶万一有人不配合说不定奉银会扣的更凶了,特别是赖在地上不肯走路的人。

谁说我赖在地上了。

若莞烟整个人弹了起来,瞪着奥鹰背影的眼光足以杀死一票手无寸铁的人,她迅速整理凌乱的衣裳,知道自己这回合输的彻底,也只能暂时任他宰割了。

奥鹰大哥。

这时一位风度翩翩的黑衣男子向她们走来,若莞烟定睛一瞧,男子温润的面容散发出非比寻常的贵气。

奥轩?你不是在边偃城吗?是什么风把你给吹回来了?

奥鹰轻拍名叫奥轩男子的肩,一手拉过在他身后满脸不爽的若莞烟。

这位就是让你拒绝皇上赐婚的女子?

奥轩上下起打量若莞烟,随即意会的笑了出来。

果然有倾国倾城之姿,这下我看姊姊也不得不服了。

奥轩对着若莞烟点了下头,他是奥鹰的表弟,也是灵翔公主的亲弟弟,年仅十六岁的他因天资聪颖,才届独立之年便分派到位于索洛国最东边的边偃城担任城督,城督是一城之长,管理整个城的大小事,而边偃城是索洛国贵族子女习文练武的地方,索洛国贵族的子女八岁起便要送到边偃城独立生活,直到十二岁那年才能返家,因此担认边偃城城督之人定要有过人之处。

也是,她早就该有这样的体认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听到奥鹰不知羞耻加厚脸皮的回答,若莞烟不禁白了他一眼。

人家毕竟也是公主好吗?他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子,帅归帅,心可黑的不得了。

奥轩只是笑了笑,温和有礼的气质让人感受到他的谦逊。

姊姊爱慕大哥已久,这段时日情绪难免有些起伏,等会宫宴上见到了这位女子想必她会有些激动,到时还请大哥别太搭理她。

不会的,我自有分寸。

奥鹰低头看了若莞烟一眼,如阳光和煦的微笑在他脸上荡了开来,他补充说。

就怕有人会比她更激动。

夜晚,花树围绕的皇宫后花园被两侧黄金烛台照的如白昼般亮,庭院的广场上木桌、木椅整齐向着主位排成马蹄形,悠扬的乐舞在众人的寒喧问候声中展开,有人礼貌性的相互问候,有人放松的朗朗对谈,亦有人独自安静的坐在位置上,在有人搭理时才礼貌性的回应,而若莞烟便是最佳代表,单手撑在下颚一脸无趣的环顾四周,原本以为这皇宫里应该有许多新奇的玩意,没想到这里竟然跟清代宫庭的摆设。

格局一模一样,除了人的衣着及长相不同,不然她一定以为自己回到了现在的北京故宫博物院,她无聊的拨弄起桌上的瓜子,她的夫君果真不适合娶妻,一带她坐定位后便消遥去了,不过他大将军的消遥法还真特别,是被一群女人给‵卷′走的,啧~~她开始怀疑他大将军的战绩是累积在女人身上...

想象起那张帅脸露出淫乱的笑容,手持长鞭对着一群衣着曝露且不停扭动挣扎的女人大吼到

妳们这些不自量力的战俘,看我索洛国奥鹰大将军怎么折磨妳们,哈哈哈哈,看我的旋风击臀鞭。

马上一股恶心的颤栗感窜进她背脊中,她打了个哆嗦说。

一堆女人你也吃的下,小心精尽人亡,老娘可没力气背你回去说。

你说谁?

当然是恶心的奥鹰大色若莞烟回头一瞧,脸上肌肉差点没吓到抽筋。

嘿嘿...帅气的奥鹰大将军

她心虚个什么劲啊!若莞烟暗地骂了自己一声,但脸上却摆出亲切可人的笑容,毕竟这个人是她的债权人,可得罪不起。

奥鹰挑起眉看着若莞烟,这小子是使了什么魔力,一进宫后众人在他面前说的都是这个‵假女人′,第一次他费尽脣舌要安抚那些崇拜自己的女人,也第一次要滔滔不决的在一堆好奇的男人面前详尽介绍,但这主角却极度不专业的摆出一付我好无聊我想赶快离开的表情,竟还在走到她身后时听到那诅咒自己精尽人亡的话语,再这样下去就算自己可以免除娶妃的命运,但也铁定会换来怕妻将军的封号,这可是他最忌讳的事,他轻声的说。

若莞烟,演什么就该像什么!

接着,他立刻提高音量,转换口气慎重说道。

莞烟,这位是灵翔公主。

知道知道啦!

若莞烟无声的回应,乖乖的顺着奥鹰眼神,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他身侧的清秀女子,听到奥鹰介绍自己,女子得意的昂起下巴,精致脸蛋在烛火的照映下显的粉嫩透光,但那双棕眸却散出格格不入的骄傲气焰,发髻上闪闪发亮的珠光坠饰配上丝绸质料的粉色长裙〞〞不折不扣被宠坏的娇娇女,是若莞烟对她的第一眼印象。

公主。

正开口回礼的若莞烟被奥鹰一把拉到身边,一个琅呛就撞进他的胸膛,但奥鹰随即稳住她玲珑有致的身躯,稳稳靠在自己身侧说。

这是我的王妃,若莞烟。

奥鹰的话就像检测的红外线,逼的灵翔公主瞳孔逐渐放大,连额间的肌肤都紧绷了起来。

若莞烟看着这人精彩的脸部魔术,不用听她说话,就可以知道这女人已经在心里把她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一遍。

奥鹰,就是这个女人?要脸蛋没脸蛋,说身材没身材。

尖锐的话语让若莞烟抬眼一瞪,杀手也是要靠脸跟身材吃饭的好吗?虽然不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美,但也还有几分姿色,她看这女人才是真的眼瞎加脑残。

若莞烟正在心底咒骂这个没眼光的女人时,奥鹰伸出手撷起她的下巴,用着充满笑意的声音说。

是喔!我到今天都没还发现他脸蛋有这样的缺点,至于身材看来我可要花一些时间好好研究研究。

研究?

灵翔公主的声音整整高了八度,也盖去了庭院中喧哗的人声,只剩要停又不敢停的笛声和动作逐渐慢格的舞者装作没事继续表演下去。

奥鹰点了点头,琥珀眼眸依旧看着若莞烟,宠溺却又洒脱的神情和与带双关的话语差点没让若莞烟给窒息,害她不得不提醒说。

大哥我知道苦主就在前方,但也别演的太恶心。

若莞烟硬是从嘴里吐出只有奥鹰听见的声音,但奥鹰继续保持杀死人不偿命的表情低声说

放心,再怎么恶心我也不会忘记你也是有带把的。

奥鹰。

灵翔的嗔怒声介入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对她来说,这两人现在正在她面前妳浓我浓、甜言蜜语,她大步一跨就要拉开躲在她情郎怀中的女人。

灵翔,她是我未来的王妃。

奥鹰迅速的搂住若莞烟侧身退了一步,再次向她声明。

这刺耳宣告让扑空的灵翔立刻转身骂到。

这个平民女人她不配。

无视于众人眼光,灵翔大声说出在场贵族心中的疑虑,说起这个皇上表妹灵翔公主的拗脾气,谁不知道都是被奥太后给宠坏的,奥太后虽然生下了皇上奥龙、奥鹰将军两兄弟,但因为膝下无女加上灵翔公主的母亲早逝,灵翔公主自小便在奥太后身边长大,和沉稳聪明的弟弟奥轩比起来,灵翔公主的娇纵坏脾气早声名远播,就算是想攀亲附贵的公子哥也不敢提这门亲事,原本大家心想这个战场上无坚不摧,沙场下却屌儿啷当的将军才是灵翔公主的克星,反正一个火爆公主加上性格轻浮却爱好打杀的奥鹰将军应是绝配,没想到半途杀出了程咬金,看来这下宫庭里的八卦广播站可有忙了,首先,便是热腾腾的现场直播Live秀。

身份如此低贱的女人怎么可以配上皇室贵族,连在用膳房扫地她都没资格,更何况是天皇血脉,配的上你的只有我,听到没有只有我。

妳要就给妳啊。

若莞烟无声的做出口型,目光虽落在眼前跋扈的女人身上,但却注意着周遭人们的反应,这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是她最瞧不起的,如果有人出钱要封了她的嘴,她若莞烟绝对二话不说迅速的完成任务。

妳..妳说什么...

灵翔公主伸出手指向若莞烟,看着她露出无辜的表情加上斜躺在奥鹰臂膀的样子,让她恨不得一刀砍掉若宛烟的头。

莞烟,你有话跟灵翔公主说?奥鹰低下头似笑非笑的说到。

没有,妾身不敢逾矩,妾身只是一介平民哪有资格跟高高在上的公主谈话,妾身反而要感谢能够从公主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这让妾身受宠若惊。

话说完了,若莞烟也感觉自己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第009章 不会客气

也是奥鹰亲暱的搂紧若莞烟的细腰,对于她装出的贤淑感到非常满意。

奥鹰,太后和皇大哥是不会答应你的婚事的。

灵翔的口气突然软了下来,这若莞烟肯定是个难缠的角色,听到她的讥笑还可以故意在众人面前装谦虚,以为这样就可以迎得大家和奥鹰的赞赏嘛?她绝对不会让这个叫若莞烟的女人如愿的。

那也要我说了算奥鹰利落的回到,想要拿太后和皇上压他是不可能的。

皇太后、皇上驾到。

身后传来侍者的传唤声,在场的众人马上转身低头等着二人的到来,灵翔公主不甘的脚一跺,闷哼一声后回到离奥鹰不远处的位置上,尽管头低着但愤恨的眼神始终停在若莞烟身上。

若莞烟侧头一看,趁众人注意力都在即将入场的人时,对她摆出了一张鬼脸,并偷偷朝她比了个拳头。

有胆妳就跟我抢啊!

她缓缓且无声的对气到瞳孔再次放大的灵翔做出完美到不行的口型,要不是灵翔身边的侍女反应快,在皇上即将走到她们面前时拉住准备爆冲而出的灵翔,若莞烟铁定会在她冲出的那一刻,射出暗器让她当场跌个狗吃屎,好让她知道侮辱她的脸蛋加身材、看不起她平民身份的后果。

皇上、皇母亲,灵翔有事秉告。

灵翔那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唤醒了正陶醉在眼前一堆俊男的若莞烟,瞥了灵翔那张嚣张跋扈的脸后,若莞烟又转头看向才刚坐上主位的黑衣男子,男子身上的黑衣长袍绣有奔腾翱翔的龙形,用金色丝线缠绕出的龙显得威严且高贵,但在若莞烟认真又专业的杀手眼光看来,让这件衣服耀眼的不是那金边龙形图腾,而是衣服的主人,如月光洒下的银色发丝静静地自男人肩颈沿躺到腰际,英挺的五官造就了一张英气焕发的面容,当那男子出现时,她一度以为身旁的奥鹰老板改行去做皇帝了,可仔细瞧去,皇上毕竟是皇上,那双相同棕色的眼眸里完全少了奥鹰的潇洒(不,严格来说应该是轻浮与无赖),反而像静止的水面般平静,但隐隐散出的威严与掌握全局的自信彷彿是湖面上氰萦的水气,如此模糊却又真实存在,真不愧是皇上。

但最让她看到痴傻的则是站在皇上身后一排的白衣男子,她从来没看过面无表情还可以那么迷人的,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出生于杀手世家有关,习惯了冷冰冰的眼神和了无生气的目光,反倒认为这样才可以显出一个人的迷人之处,而这些应该就是皇上的随护了吧!天啊!连随护都是精挑细选过,不但气势过人,连脸蛋也精美过人,看来她要改变一下志向,考虑跟他们混熟后说服他们加入她的美男杀手经济公司,也就是美男影幻者经济公司,这可是她老娘刚刚发下的心愿,与其天天待在好色老板旁边还不如自立自强找个正正当当的行业做。

首先,要先拉拢影幻者们的凶残老板—玄仓幻,别看他一脸冷静淡然的模样,拥有绝杀暴冲脾气让他说变就变,挑筋见血简直就是家常便饭,要不是听这好色老板形容,她压根不相信玄仓幻竟然是影幻者的老大,但要怎么样才能说服他改行不再效命于奥鹰呢?而且还要可以让自己在筹组经济公司时仍保有这份演老婆的工作?她可不希望在她短短的有限生命里少赚一毛钱。

说到底,她的公司人事布局还可以这么做

代言人代表集团的形象,因此让这位皇上当代言人,这可是千年不变的完美招牌啊!

而玄仓幻当招待过滤客人,因为他笑起来如清风抚面使人陶醉心怡,但敏锐度极高的他一见不对劲就可以杀人放血兼送客。

再来就是一堆影幻者任恩客挑选,价钱愈高挑的影幻者就愈帅,当然,这只负责帮恩客杀人,若是需要加码特别服务。

嘻嘻嘻,她若莞烟经营的公司王牌当然非好色奥鹰是也,代言人是他老哥,招待身兼影幻者老大更曾是他的手下,哇,论地位、论无赖、虽然他的武功能力自己还不太了解,但光看玄仓幻和他对决都那么认真,用头发想也知道他一定有过人之处,所以当家金牌花旦一定得是他。

若.莞.烟若莞烟。

奥鹰的声音悠悠传到她的耳中,但此刻下定决心要建立事业第2春的若莞烟却是漫不经心,兀自沉浸在自己的公司蓝图当中,还不时因为自己的天才构思而痴痴傻笑,完全忘记了她现在身处在庄重、严谨的场合。

奥鹰纳闷又不耐的看着她,这小鬼脑袋现在又再打什么主意了,黑不溜丢的大眼若有所思,红嫩的双唇时而噘起,时而抿起,还不时来个窃笑,不是说好要专心一点吗?!不过这小子也真是会装,现在的‵她′就像个却傻不溜丢的少女,自以为没人注意自己,竟不知她的一举一动早已落入那些目光早就紧盯着她的男男女女们,不用说女人们的眼神当然是满满的嫉妒,而男人们.却是满满的羡慕与渴望

哼!幸好这只是场戏,要是她真的是自己的女人,他绝对会把她的脸给扳过来,因为这些人都没资格,也没那个命可以直视她,奥鹰下意识的向她吼到。

若莞烟。

震耳欲聋的叫声硬生生撞进若莞烟的耳膜里,强烈的耳鸣逼的自己整个人跳了起来,当耳鸣一消失,她马上狠狠的转头瞪向罪魁祸首,完全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出口便是一篇精彩的文章。

奥鹰老板你是要吼死我吗?我告诉你我这对耳朵可不是10元小店买来的玩具,这可是经过杀手特殊训练的耳朵,方圆百里内一点动静老娘只要有心都可以听到,虽然己经好一阵子没用了,但请你也怜香惜玉,轻声细语。

这一回嘴,让奥鹰剑眉一挑,讽刺的回道。

那我的耳朵就该被轰炸吗?你信不信现在一堆女人正用怨灵的眼神紧盯着你,我带你来这可不是来欣赏她们怨毒的眼神。

又气又恼的若莞烟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有灵感想到可以怎么一夜致富,却被他活生生打断,最扯的是还真有一堆女人不要命的敢瞪自己,她想都不想就大声反驳。

你懂不懂,我正在思考。

原本想要继续辩驳,但奥鹰丢来一个低温警告的眼神,彷彿再提醒她‵想不干毁约了吗?′,让她马上又把话给吞回去。

当下,矫情的微笑就像张面具迅速的覆在某人的脸上,四川变脸绝招出现在第四度空间的索洛国,只见俏丽可人的若莞烟扬起银铃般声音说。

真对不住臣妾失礼了还请将军息怒,臣妾只是一时心烦走神,忘了该有的仪态了,臣妾只是担心万一应对不得体,让将军没了面子,况且将军日理万机如此劳累,返家后必定要想清闲度日,因此身边怎可缺少可让将军在外开心、在家放心的好王妃呢?由此可知,莞烟要努力、尽力的当一个慎思熟虑、全心一意的王妃。

说完,奥鹰想的正和大家一样,要不是从头到尾看着眼前的女人由走神到爆怒再转为温驯的少女,恐怕大家还以为是自己精神错乱了,他扬起差点抽绪的嘴角,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人变脸绝招绝对连玄仓幻都自叹弗如了,不是遥不可及,可惜玄仓幻本人不在,不然他肯定拼了老命也要把若莞烟绑架回去当关门弟子。

好,说的好。

与现场气氛格格不入的掌声啪啪啪的响起,众人先是愣了一下,发现竟是皇上的掌声时,马上群起跟进,庭院中顿时热络了起来。

哪里哪里这是应该的。

只见若莞烟腼腆的举起手,不好意思的向大家行礼,看到这画面的奥鹰不禁伸出左手抵在额间,哭笑不得的瞄了一眼若莞烟,这小子该说他傻还是蠢呢?

妳叫若莞烟是吗?

黑衣男子举手一扬,掌声霎时停止,他饶富兴趣的看向奥鹰身旁的女子,认真说起来那张清美秀丽的脸和奥鹰简直搭不上边,他一直以为奥鹰应该要配上像灵翔一样看来贵气娇艷的女人,不过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弟除了打战,任何事都打不破他那爱怎样就怎样的原则,会不会是因为要逃避娶灵翔情急之下找了个女人应急,毕竟以这女人的相貌和口才恐怕早就在适婚贵族男子中引起骚动,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还名不见经传?

回皇上,小女子叫若莞烟没错。

啊!她给皇上的第1印象看来不错,接下去可要再接再励才行,不过她刚刚应该没有激怒奥鹰吧!若莞烟别过脸看了奥鹰一眼,读不出他那琥珀色眼眸里的情绪,他只是慵懒的靠回椅背,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嗯,听说妳出生于若家庄是吧!

此话一出,台下引起了一阵骚动,莫过是皇上直接点出了这女子出生于平民中的贫民身份。

皇大哥,这女人的身份确实低贱,想想奥鹰将军也是平定蓝月国和烈赤国的功臣,连蓝月国的死魅术师和烈赤国的烈焰兽族都要畏惧将军三分,如果让天下人知道我们奥鹰将军的子嗣竟然非贵族之血统,恐怕就换蓝月国和烈赤国在战场上对将军鄙夷三分了。

灵翔抓住机会想要制造皇上对若莞烟的偏见。

妳当你在卖种猪还是牛排吗?

若莞烟不屑的回了一句,不过刻意压低的声音还是让奥鹰听的清清楚楚,当奥鹰好奇的猜解那再度冒出的新名词意义时,若莞烟突然猛一回头对着他问。

死魅术师和烈焰兽族是什么东西?

这东西能赚钱吗?如果可以她一定要想尽办法纳入她公司麾下。

皇大哥你瞧,这女人竟然连死魅术师和烈焰兽族都不知道,哼!连将军在外和谁争斗搏命都不知道的女人还想当王妃?

灵翔刺耳的声音再次窜进若莞烟的脑袋里,她深吸了一口气,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7-2019 www.444w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444wan安卓下载 版权所有

444wan游戏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