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薇目前还没有合适的肾源在线阅读_阿薇目前还没有合适的肾源最新章节_ 年十三著

    时间:2022-05-14 10:30:46    作者: 年十三    来源:zsy

    小说简介:提供 年十三作品萧薇墨时湛最新章节,萧薇墨时湛无弹窗,更新萧薇墨时湛速度第一,请各位书友加入收藏。阿薇目前还没有合适的肾源给我们带来了一个这样的故事:里的血液因为这些话全部僵住,我又听见那抹甜美的声音说道:&ldq...

    阿薇目前还没有合适的肾源在线阅读_阿薇目前还没有合适的肾源最新章节_ 年十三著

    第14章找陈然予报仇

    我忽而清楚,无论我是不是能凑的那两百八十四万都无所谓,他们要的就只是我。

    我被他们绑着上了车。

    而萧荆仍旧晕倒在地上。

    这儿时常有保安巡逻,所以我没有过多的担忧,再看看身侧的人,个个都凶神恶煞的,在桐城与我过不去的人好像就陈然予。

    这些肯定是她的人吧?! 她就像当年那样又绑架了我。

    我突然心生恐惧,噩梦中那些拳头一下一下砸在我耳朵上、眼睛上的场景又再现! 我突然崩溃大叫,身侧的人突然不耐烦的一拳头砸在我的脸上,“闭嘴,臭婆娘!” 疼痛剧烈,却抵不过心底的恐惧。

    我疯狂大叫,像个疯子似的,“不要打我眼睛!我想要看见颜色!也不想成为聋子!” “这疯婆娘在说什么?” “不清楚,再给她一脚。

    ” “还没打她怎么就吐血了?!” 车子突然被逼停,车上的人还来不及惊慌的时候就被众人包围,然后有个男人阔步的从中走出,我突然安静的瞧着他的面孔。

    我喃喃的喊着,“墨时谌。

    ” “你瞧瞧你,满脸的血。

    ” 他是在说这句话吗? 好像是,可我又有些不确定。

    因为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温柔宠溺。

    他上车将我拥进怀里,我依偎在他的胸膛上闻着他的清冽气息,我喊着,“时谌。

    ” 男人给了我回应,“我在这里。

    ” “是梦吧?”我问。

    四年前,他没有救到我。

    四年后,他出现的这般及时。

    我小心翼翼,害怕又不确定的问:“他们是想打我吗?就像四年前那样打我!时谌,我悄悄给你说啊,其实我一直过的很苦的。

    ” 男人诧异的喊着,“萧薇。

    ” 再然后我晕倒在了他的怀里。

    隐隐约约之中我似乎听见有人说,“墨先生,太太当年被绑匪打的不成样,这应该成了她的阴影,所以刚瞧着精神上有些恍惚。

    ” “她是因为害怕导致的精神恍惚?” 男人问的很轻,似乎也很温柔。

    “应该是,太太的精神不太稳定。

    ” 男人忽而沉默,隔了许久许久,我似乎听见又有人说:“阮晋,我有些看不懂她。

    ” “先生为何这样说?” “我感觉她在瞒着我什么。

    ” …… 我醒时是在一张大床上,这个床令我很熟悉,我缓了半天才想起是我和墨时谌离婚之前住的别墅,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紧张的转过身看见正逆着光的男人。

    他的眼神里透着疑惑。

    我看见他灰暗的嘴皮张合道:“听不见我喊你?” 我摇摇脑袋解释说:“没缓过神。

    ” 一个聋子怎么听得见身后的声音? 我想起昨晚的事,印象太过模糊,但我清楚是他救了我,我实在说不出感激,我妈是因为车祸意外去世的,但是他也有推脱不了的责任,我起身,想要快速的离开这儿。

    “去哪儿?” 我没说话,起身离开。

    快到门口时我转过身盯着他。

    我听见他冷漠的表情问:“怎么像个聋子似的?萧薇,我现在说话你都不听了是吗?” 曾经他都是在我面前说话。

    我听得见,永远都听得见。

    可现在我背对着他。

    我沉默,迅速的下楼。

    刚到门口阮晋便拦住了我。

    “墨太太,这是你的东西对吗?” 他摊开的掌心里是一对耳机。

    我昨晚下楼戴着的,刚刚醒的时候却没在,我以为弄丢了,却没想到在阮晋这儿。

    我接过戴在耳朵上说了句谢谢。

    我心里担忧萧荆,打车回公寓,并不见他人,但冰箱上面留了一张雾色的小纸条。

    “薇儿,一定等着哥哥。

    ” 萧荆在黑市找肾。

    可是萧家破产他又没钱。

    而且还被骗了那么一大笔钱。

    他因为我过得很糟糕。

    而我就是罪魁祸首。

    我不死,萧荆永远都要为我奔波。

    想到这我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心。

    我之前警告过陈然予别惹我,没想到她昨晚竟然又绑架我,这事肯定是她做的!! 除了她我想不到其他人。

    我拿起手机点了外卖,又喝了医生给开的药,身体这才有一些力气,我穿上我那件银色的羽绒服带上我的雕刻刀离开了公寓。

    我是学画画的,也学雕刻。

    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画家。

    我一直想画出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可画了多年就只有那一抹弯腰蹲在墙角的背影。

    以及墙角处的那簇蔷薇花。

    我画不出他的模样。

    只有遥遥相望停留在最初的美好。

    我上了网约车之后戴上了口罩,我并不清楚陈然予的下落,但是有墨时谌的地方定有陈然予,我在车上给阮晋发了微信消息。

    结婚四年,自然加了他助理的微信。

    阮晋回我,“墨太太,先生在应酬。

    ” 默了默,我问:“陈然予呢?” “先生就是在与陈家应酬。

    ” “给我个地址。

    ” 阮晋好就好在听话。

    我收到地址之后让司机赶往那边,我找到他们那一楼层的包间之后在门口守着。

    里面谈笑欢声。

    而外面冷清的可怕。

    不过我没有听见墨时谌的声音。

    在一阵吵闹中我似乎听见有人提议,“时谌啊,你离了婚,有没有考虑和然予复合?” 我清清楚楚听见墨时谌用他父亲做着借口道:“先不着急,我还没有说服我父亲。

    ” 那人着急,“可你父亲只认萧薇。

    ” 墨时谌没有说话,没一会儿陈然予起身说道:“我先去洗手间,有什么事待会说。

    ” 包间的门被打开,陈然予匆匆的离开。

    我悄悄地跟上听见她在哭,随后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喂,他压根没有想过娶我。

    ” 墨时谌没有说过不娶她。

    只是说还没有说服他父亲。

    这点委屈竟然也值得她哭。

    她还真是被墨时谌宠过了份。

    宠的一点委屈都无法忍受。

    一句话都能胡思乱想。

    陈然予同电话里的那个人抱怨了几句便起身补妆,我揣紧手中的雕刻刀向她走近。

    在她仰头补口红的时候我从后面将刀搁在她的脖子上,冷笑问道:“我之前警告过你什么?我是不是说过别惹一个要死的疯子?” “啊啊啊啊,萧薇!!!”

    关键字:

    阿薇目前还没有合适的肾源小说
    444文学网猜你喜欢